小姐姐,求抱抱

单阿囡

标题:压枝低、敬往事一杯酒、枝从远方来、庭中枝

简介:桑枝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小朋友,这个跻身娱乐圈一线、星途无限的大明星,竟然对她抱着这样一种心思。

桑烨的电话打来时,桑枝正在收拾行李。

他一向是咋咋呼呼的性子,电话一接通便“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末了,总结:“姐,你在国内的工作找好没?没找好就來我哥们儿这儿啊!”

桑枝歪着头夹住手机,手下不停,将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随口问:“你哪个哥们儿?”

“方庭敬啊!”桑烨义愤填膺地说道,“你都不知道那小子被黑得多惨。就因为公司给他新招的造型师为他的新剧设计了一个贼难看的造型,被全网嘲了!”

桑烨颠来倒去地说了一通,大意就是想让桑枝去方庭敬那儿工作的这段时间,力挽狂澜,把那孩子毁掉的形象挽救回来。

方庭敬和桑烨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也算是在桑枝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如今他出事了,桑烨着急无可厚非,只是没想到找上她了。

桑枝皱眉,停下手头的事跟他分析道:“庭敬自己都没来找我,说明他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你瞎操什么心?”

说实话,桑枝并不想牵扯进去,娱乐圈水太深,桑枝自认为蹚不了。

只是话音刚落,便听桑烨嘿嘿笑了两声,说:“姐,我要说是方庭敬托我来找你的,你信吗?”

她有些狐疑,问道:“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他不好意思啊!你看你都出国多少年了。”桑烨嚷嚷道。

大三那年桑枝去法国留学,到如今她确实已经在法国待了六年了。

这话让桑枝不由得想起四年前方庭敬刚出道那会儿。

那时他青涩懵懂的样子还是她所熟悉的、那个老喜欢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儿,不过随着他跻身一线,青涩便被成熟取代。有时桑枝看国内的综艺,瞧着方庭敬垂眸温柔浅笑的模样,就知道那个小朋友已经长大了。

长大到……令她有些陌生。

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桑枝也不好再拒绝,只得道:“我们先说好,等他找到下一任发型师,我就立马走人。”

“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桑烨很是激动,下一刻便听他扯着嗓子喊道,“方庭敬,我姐答应了,你快过来自己和她说!”桑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这两个小朋友联手给她下套呢!

不多时,电话被接起,一阵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语气轻快地同她打招呼:“桑枝姐,我是方庭敬。”

犹如流水击石般清朗,在桑枝听来,这嗓音称得上动听。陌生的感觉稍稍退去,她抿唇笑了笑,柔声回道:“我知道。庭敬,好久不见了。”

那头的人低笑一声,像是对桑枝还记得他这件事感到十分愉悦。过了会儿,他才又问:“你明天几点到,我去接你?”

因是多年未见,桑枝不自觉地带着些客气疏离,婉拒道:“不用了,你忙你的,桑烨会来接我。”

方庭敬似乎是顿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听他乖巧地回道:“那好,一路顺风,桑枝姐。”

直到挂了电话桑枝还是有些愣。方庭敬……怎么感觉这么听话?不知为什么,桑枝就是笃定,他不是客套,而是乖巧听话,就像是从前他在她面前的那股子乖巧劲儿一样。

桑枝不由得失笑,心中的陌生感霎时消解,起身正打算洗个澡休息,不想颜茴又来电话了。

颜茴是她的闺蜜,现在在国内做漫画师。

桑枝瞅着那大有不接便一直响下去的手机,抚额长叹一口气:都是她的祖宗啊!

果不其然,颜茴张嘴就问:“桑烨说你要进娱乐圈了?”

桑烨那个大嘴巴!桑枝抚额,纠正道:“是去帮忙。”

“都一样!”颜茴很是激动道,“你都不知道方庭敬最近有多火,随便切一个电视台,不是在放他的广告就是在放他演的剧。而且都说他不抽烟、不喝酒,是娱乐圈的乖宝宝。怎样,桑枝,有没有考虑近水楼台先得月?”

桑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道:“他比我小四岁啊!”

颜茴怂恿她,坏笑着说:“怕什么,年龄不是问题!”

“问题是你脑子不好使!国内现在都几点了,你的漫画还没更新?要不要我把你的地址爆出来,让你的读者给你寄一箱刀片?”

这就叫打蛇打七寸。颜茴果然干号一声,撂下一句“算你狠”,然后迅速挂了电话。

临睡前,桑枝想起了颜茴说的话,在心里嗤笑一声。什么年龄不是问题,想当年那小朋友期末考试考砸了,哭哭啼啼的,还是她看不过去拿糖哄好的。

方庭敬近期在乌镇拍戏,表示桑枝暂时不用过去,但是秉承着答应的事就要做到的原则,桑枝还是让方庭敬给她邮了一份剧本,打算先研究一下剧情,然后根据剧情来设计造型。

桑枝在国外养成了使用邮件交流的习惯,这几天和方庭敬联系也是用邮件,因此当方庭敬打来电话时,桑枝瞅着那联系人半天没回过神来。

“桑枝姐,”方庭敬的语气里含着小心翼翼,“我明天要回来参加一个综艺节目,后天回乌镇,你看,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们一起?”

回国也玩儿了几天了,该见的朋友都见了,桑枝很快就答应了。只是末了,她还是忍不住问:“你很怕我?”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哐当”一声,估计是不小心打翻了什么东西,很久,电话才被重新接起,方庭敬支支吾吾地道:“也不是,就是……好久没见你了。”

“所以怕我很凶?”桑枝忍不住失笑,低声说,“放心,我不会把哭鼻子的事跟你粉丝说的。”

男人的声音有些生无可恋,压着嗓音吼道:“桑枝姐,忘了那件事儿吧!”

电话最后在桑枝的一片欢笑声中挂断。

桑枝掐准了方庭敬收工的时间,去了化妆间,敲了敲门,没人应。她又敲了敲,那门应该是没关实,自己就开了。

一股烟味儿顺着门缝飘出来,桑枝敲门的手还没有放下,就站在门口,一脸呆愣地瞧着里面的人手忙脚乱地掐灭了烟,然后站定,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地看着她。endprint

桑枝回过神来,忙转身将门关严,末了,回头瞧着涨红着一张脸的方庭敬,正色道:“外界都说你不抽烟。”

方庭敬偷偷抬头觑她,像是怕她生气,低声解释道:“我、我平时都不抽。”

他这副模样让桑枝觉得自己可能管得太多了,于是放软了语气,又说:“我也不是管着你,只是你在外界的人设是这样的,要是哪一日被人爆料了,对你的影响不好。”这话一出,方庭敬原本通红的脸恢复过来,慢慢地还有变白的趋势。

桑枝还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便见和她相对而立的方庭敬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问她:“那……桑枝姐你觉得我抽烟对吗?”

问她干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抽就抽呗。桑枝觉得莫名其妙,不过瞅了他一眼,想着他小时候常和桑烨胡混,自己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于是换上一副和蔼的面孔,说:“当然不对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你以后还是别抽。”

她的表情明显让方庭敬的脸僵了僵,不过他很快恢复过来,敛眉垂首,语带愧疚道:“桑枝姐,我刚刚骗了你。”

“嗯?”

“其实我烟瘾很大,每天都要抽一两包。”

午后的光斜照入室,方庭敬便站在那团光晕里,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道:“所以桑枝姐,为了不让我被狗仔拍到,你以后管着我吧。”

到乌镇后正赶上梅雨季节,淅淅沥沥地下個没完,好在前半个月把该拍的室外戏都拍得差不多了,现在进度也不是很赶。

桑枝便一直窝在酒店里翻剧本,闲时跟方庭敬讨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问:“你前面已经拍了这么多场了,现在我贸然改变你的造型不会有什么影响吗?”

方庭敬坐在沙发对面,双膝并拢,像是听训的小朋友,答道:“没关系,再拍两场戏我这个角色的身份就会有所变化,那时造型也会跟着变。”

桑枝闻言,又低头专心致志地研究起剧本来。

谁料安静了没一会儿,对面的方庭敬突然开始哼唧起来。起先桑枝没搭理,后来那动静越来越大。她无奈地抬头看了一眼,瞧着他如坐针毡的模样,有些好笑,问他:“哪儿不舒服?”

方庭敬觑了她一眼,倾身凑近她,手搭在嘴边,跟做贼一样,悄声道:“桑枝姐,怎么办?我想抽烟。”

桑枝捏着剧本,无语了。之前方庭敬说他烟瘾大,但相处了几天,一次也没见他抽过,桑枝就没怎么当回事,这下发作起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了一下,试着建议道:“你要不嚼口香糖?”

方庭敬一脸不情愿,抬头瞄了桑枝几下,声音微不可察,说:“你亲亲我的话,我估计就不想抽了……”仿佛连风都静止了,桑枝翻剧本的手顿住,心里无比震惊。这小朋友刚刚说了什么?!

只是还不等桑枝抬头看见方庭敬快红透的脸,头顶的吊灯突然闪了两下,很是识相地熄了。

有工作人员进来解释,说是这几日天天下雨,东栅区这边的电力设施受了潮,短路了,现在正在抢修。

桑枝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决定不理会刚才他说的话。只是她起身正要去找蜡烛时,身边的沙发微微塌陷,带着炙热体温的身躯猛然向她靠近,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方庭敬的尾音有些颤,道:“桑枝姐,停电了。”

桑枝稍微挣了挣手,没挣开:“所以呢?”

“我、我怕黑……”

桑枝顿住,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怎么突然觉得这小子变得怪怪的?最后桑枝禁不住方庭敬的软磨硬泡,被他拐出了酒店。

晚时雨停了下来,西大街那边没有停电,方庭敬便一路拖着桑枝往西栅走。他的手宽大有力,轻轻松松就能完全箍住她的手腕,让她挣脱不得。桑枝瞧着隐在夜色中那个挺拔的身影,不知为何脸颊突然一热。她移开视线,干咳一声,问:“之前你在魔都不还挺怕我的,怎么到乌镇就不怕了?”

本来也就是打趣一下,调节气氛,谁知方庭敬突然便转过身,一脸认真道:“桑枝,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你。”临近西栅,街灯璀璨,闪烁的光洒在男人脸上,看上去竟是异样深情。

桑枝心里一慌,下意识地躲开他的目光,干巴巴地笑着,道:“小朋友别瞎喊,叫姐姐。”

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几秒,最后方庭敬耙了耙头发,看着有些烦躁,低声嘟囔了一句:“我才不是小朋友。”

到了西栅,人渐渐多了起来。刚才那气氛有些不对,桑枝没再和方庭敬说话,不过她知道,那小子一路上都在偷瞄她,似乎是在确认她的情绪。桑枝到底比他多吃了四年饭,她一边隐藏着情绪,一边也忍不住琢磨——他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

正当桑枝想得入神时,人群中有方庭敬的粉丝眼尖地发现了他,不多时便聚了过来,围着方庭敬不是要合照就是要签名。

乌镇傍河而居,人群推搡着,桑枝一个不注意,“扑通”一声栽到了河里。桑枝本来就不大会游泳,这下落得仓促,她着急之下,狠狠地呛了几口水,连最后是谁把她捞上来的都不知道。

只记得冰凉的嘴唇覆上一片温暖,甘甜的空气被渡进她灼热的胸腔,有谁拍着她的脸,满心焦急地叫着:“桑枝!”等桑枝艰难地睁开眼时,正对上方庭敬慌乱无措的眼睛。

后来她撑不住又晕过去前,脑子里还忍不住想——她又没死,那小朋友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桑枝在医院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护士过来检查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快要被打爆了。不过她什么时候调成了静音?桑枝一边嘀咕着,一边输入密码解锁查看记录,瞅着一堆未接来电,最后先选了给颜茴回电话。

颜茴秒接,上来就迫不及待嚷道:“桑枝你看微博,你火了!”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昨晚有谁把她从落水到被救的经过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

桑枝捂脸止不住叹气,问:“标题是不是‘一女子因见到偶像过于激动而落水?”对于国内的有些媒体,她已经不指望他们能查清真相,做真实可靠的报道了,标题够劲爆就行。endprint

“不是啊!”颜茴激动道,“是有人说方庭敬喜欢你啊!”

桑枝一愣,嗓子有些干涩道:“你瞎说什么呢!”

“什么叫我瞎说?你自己去网上看视频,从那小子不顾自身安危跳下水捞你,到最后颤抖着给你做人工呼吸,还有那一脸怕你醒不过来的悲痛模样!你要哪个阶段的都有,贴吧都盖起高楼了,就根据那个视频,一帧一帧地分析。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颜茴咳了两声,才一字一句地说,“你,桑枝,是他爱得不行的女人!”

桑枝被她说得有些心乱,敷衍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结果才安生两分钟,桑烨又打来了。

“姐,你和方庭敬怎么回事儿啊?连我队友都知道你俩有一腿!”

我可去你的有一腿吧!桑枝揉着眉心,压抑住心中莫名的燥郁,说:“我落水了,他救了我,就这么简单。你再多问一句,我就告诉颜茴当初她追的那个学长是被你搅黄的!”

“我——”不等桑烨再说,桑枝直接挂了电话,想了想,最后索性关了机。

那小子怎么会喜欢她呢?她整整大他四岁啊!用头发丝儿想也不可能啊,肯定是他们搞错了。桑枝努力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不过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用,下午方庭敬拍完戏来看她的时候,她还是浑身不自在。

方庭敬估计也感觉到了桑枝的窘迫,稍微坐了一下,便说要走。只是临走前,他一脸犹豫不决又小心翼翼的模样,直看得桑枝不忍心,先开口问:“有什么事儿?”

乌镇的七月不热,昨天落水后方庭敬也有些感冒,现下嗓音沙哑,含着几分嗡嗡鼻音,听着莫名地有磁性:“桑枝姐,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办个事儿?”

这事儿是与方庭敬的前任发型师相干。因那姑娘的男朋友把方庭敬的经纪人张建打了,现在张建正准备起诉他,那姑娘没有办法,便求到了方庭敬这里来。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他愿不愿意帮忙都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只是要她陪着去又是什么道理?

方庭敬看向她的眼睛里藏了几分躲闪,支吾道:“我、我曾经喜欢过她。”

事情一旦牵扯上感情,肯定会纠缠不清,方庭敬让桑枝在一旁看着,倒也不过分。桑枝略一迟疑,便答应了。只是她垂下头,心里浮起的那抹情绪,她也说不清是放松还是失落。

第二天他们约在了一个隐蔽清幽的咖啡店。

桑枝坐在方庭敬的右手边静静地喝着咖啡,她倒没有刻意去听他们谈了什么,只是最后方庭敬搅着小勺子,低头一脸落寞地跟那姑娘说着“我曾喜欢过你”时,桑枝的睫毛还是忍不住轻轻颤了颤。

昨天网上才铺天盖地传这个人喜欢她,结果今天就对着另一个姑娘失魂落魄。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微妙的情感,具体也说不清,就觉得浑身跟通了电似的,从头到脚都透着一点儿不舒服。

桑枝思绪有些飘,等回过神时,方庭敬正叫她:“桑枝姐?”

“嗯?”

“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喜欢她吗?”他枕在桌上,抬头看她时瞳仁明亮。

桑枝以为他想倾诉一下那些爱而不得的小心思,便顺口应道:“为什么?”

仿佛就在等桑枝问出这句话,方庭敬一改方才的落寞,眨了眨眼睛,露出几分脉脉深情,柔声道:“因为,她长得像你呀。”

所以这才是这小子今天叫她来的真正目的吗?电流瞬间汇聚,桑枝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她怔了半晌,对上方庭敬眼中的认真,许久,僵硬地别开头,问道:“你找好下任造型师了吗?”

方庭敬的经纪人是个厉害的角色,最开始对桑枝和方庭敬的那些传言他并不理会,等传言甚嚣尘上,越来越多人参与讨论后,他才在官博上发了一条声明,解释了一下桑枝的身份,顺带又宣传了一下新剧。

而这已经是五日后的事了。

这五日里,桑枝和方庭敬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往常,方庭敬待桑枝那叫一个宝贝,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如今他却像换了一个人,跟一毛头小子似的,铆足劲儿跟桑枝过不去。

就比如前两天,他刚好拍到捉蛇的戏份,为了追求真实度,剧组还真给他弄了一条无毒蛇来,当时方庭敬就嘚瑟了,拎着装蛇的竹筐便想去吓桑枝。

桑枝独自在国外生活多年,胆子怎么会小,当时她正在做手绘,面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竹筐,眉头都没皱一下,捏着铅笔就把那竹筐的盖子掀开了。

最后桑枝没被吓着,方庭敬倒是被顺着他的手往上爬的蛇吓坏了。

就这事儿,整个剧组现在还时不时地说出来乐一乐。

不过那之后,方庭敬又开始变着花样折腾桑枝。让桑枝端茶递水都是小的,但凡造型有一丝乱,他就非得吵着让桑枝重新给他弄过,既费时又费力,到最后,桑枝累着了,他自己也没好过到哪儿去。

连很少到片场的制片主任都看出了不对劲儿,这日特地跑来问桑枝,问:“你和方大明星闹别扭了?”

桑枝正在剧本上做着批注,听完眼皮子都未掀,淡淡道:“耍小孩子脾气而已,不用理他。”

可不就是小孩子脾气吗?成年人谁不是试探地前进,处心积虑地留着后路,只等失败后能从容退场。偏他直来直去,热烈得如同一把火般烧得她措手不及,只能狼狈地节节败退。

*

傍晚时分,拍摄结束,整個剧组收工。

桑枝虽然是方庭敬请来的外援,不过看到别人在忙着收拾,她也不好休息,见美工组的姑娘们在撤布景,便跑去想帮忙。

这布景搭得比较高,单靠三个妹子肯定撤不了,于是桑枝决定自己暂且在这里扶着,让另外两个妹子去叫人。只是桑枝没想到这布景会这么沉,另外两个妹子一撒手,她就觉得肩上一沉,顿时跟压了座泰山似的。

这布景因为占地较大,所以搭得比较远,桑枝顶着布景快要撑不住时,叫来帮忙的人还在老远的地方。

桑枝叹气,心里正想着今天被埋在布景下的结局是没跑了。可就在布景坍塌的一瞬间,她的眼前突然一暗,紧接着便被人牢牢地拥进了怀里。endprint

桑枝茫然地仰头,后背抵着方庭敬的胸膛,而方庭敬的后背正抵着那块巨大的布景板。

她能感觉到背后那个小朋友有力的心跳,而他炙热的体温正透过薄薄的衣衫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这样的靠近带着不容忽视的侵略性,让有些心慌的桑枝下意识地挣了挣。

不想这个动作一下子击中了小朋友敏感脆弱的心脏,桑枝觉得耳畔一热,身后的人伏在她的肩头,特委屈地问:“为什么不管是对你好,还是故意对你不好,你都无动于衷?”

桑枝哑然,突然有些想笑。这种喜欢别人就故意撩拨、欺负她的小学生举动,她早八百年前就体会过了,会有反应才怪。只是下一刻,便听方庭敬换了一种语气,无力而又悲伤地问:“桑枝姐,你真的、真的不能喜欢我吗?”

桑枝一顿,心突然揪了一秒……

接下来的时间里,桑枝可谓是处心积虑地躲着方庭敬,但凡遇到两人独处的场合,她就会找各种理由走开。偏偏颜茴还在那里带节奏,见天儿地打电话来骚扰,激动道:“桑枝,我觉得那个小朋友真的喜欢你!”

桑枝以前在电话里就这么叫方庭敬,搞得颜茴最后也跟着叫了。

她叹气,无力道:“你看见什么了你就觉得?”

“嘿嘿,你不知道,那小朋友的粉丝真有能耐,先不说前几天你俩相拥被压在布景板下的那照片了。就这几天,那些粉丝又去片场照了几张花絮,但凡不拍戏,照片里你家小朋友的视线都是黏在你身上的!”

午后的阳光有些炙热,桑枝拉低帽檐,低声叹了口气,神色变得认真起来,轻声道:“不说年纪的问题,就说如今这娱乐圈的氛围,诱惑这么多,他年纪又小,难保不是一时兴起。”

“你原来担心这个。”颜茴像是被她说服了,沉吟一会儿,恍然道,“说得也对,毕竟你都人老珠黄了。”

桑枝噎了半天,挤出一个字:“滚!”像是约好的一样,颜茴刚挂断,转眼桑烨就打来电话了。手机像是要炸开,桑烨在那头大声嚷道:“我就知道事情不简单!我昨儿个打电话问那小子了。姐,你猜他说什么?”

桑枝顿了顿,低咳一声,问:“他说什么?”

桑烨像是个点着的炮仗,噼里啪啦地说道:“他说他打小就喜欢你了!呵呵,打小?我把他当哥们儿,他却敢肖想我姐?不行,姐,你赶紧回来,谁知道那白眼狼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儿?”

桑枝张了张嘴,正想接话,不料十米开外的摄影组突然骚动起来。桑枝想起今天方庭敬有一场骑马戏要拍,心里一咯噔,还来不及细想,拔腿就往那儿跑过去了。

有围观的工作人员悄声议论道:“你说方大明星拍过那么多戏,以前也没见从马上摔下来过啊!”

桑枝停步,呼吸一错,突然有些慌乱起来。

有专业的救护人员上去处理,用担架抬着方庭敬出来时,正好路过站在路中间的桑枝。

手心忽然一暖,被谁牵住,桑枝低头,对上方庭敬汗涔涔的脸,听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说:“真的是我不小心,你别多想……”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往桑枝的心窝子一戳,顿时让她感觉又酸又涩。天是蓝的,云是软的,阳光也是金灿灿的,这一切都不会变,所以,她动心了又能怎么样呢?最坏的后果,也无非就是一拍两散,地球总归不会爆炸吧?

桑枝微微叹了一口气,弯腰,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方庭敬汗湿的发,轻声问:“疼吗?”

方庭敬反应也快,瞳仁一亮,像是无数簇烟火在他眼中炸开一样,偏语气是可怜兮兮的:“疼,可疼了。”

那天过后,桑枝毫无疑问又上了一次热搜榜。有些心大的粉丝嘻嘻哈哈地送着祝福,但更多的还是方庭敬的女友粉,铺天盖地问候了桑枝的祖宗十八代。

颜茴直接抱着手绘板从魔都杀过来,强制没收了桑枝的手机。

桑烨气得不行,但因为有比赛要打,一时脱不了身,只得每天一个电话骂方庭敬出气。更别提忙得焦头烂额出面辟谣的公关了。

到头来,竟然是桑枝最轻松,处理完邮件,就去菜市场买猪大骨给她的小朋友煲汤。

只是好景不长,半个月之后,桑枝收到了一个方形的快递盒子,一打开,里面一个恐怖玩偶滚了出来。

桑枝倒是没什么,以前出国学手艺,这种玩偶接触的也不少,哪国的都有,只是颜茴被吓得够呛,当下便给桑烨打电话哭诉。紧接着桑烨那小子转头就告诉了自家那对神仙眷侣一样的爹妈。

于是,当晚桑枝拎着保温瓶去给方庭敬送猪骨汤时,她妈妈的声音从方庭敬的手机里清清楚楚地传过来:“方先生,对不起,我和桑枝的父亲都不赞同你们在一起。”

桑枝低头给他盛了碗汤,趁他不注意,抢过手机,迅速而清晰地对电话那头的爹妈说:“我自己的事我自有主张,就不用您操心了,先挂了。”

只是抬头时,瞅见那孩子一双漆黑似幽潭的眸子看着她,里面不知埋了多少风暴,不由得叹气道:“别担心,我不怕这些的。”

好歹比他多活了四年,这点儿段位都招架不住的话,跟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怕。”沉默许久的方庭敬开口,眼中泛着几丝红,“你看,我都没有能力保护你……”

桑枝的父母目前在温哥华定居,之前他们便明确表示过希望方庭敬能劝桑枝去温哥华。

九月份的乌鎮已经开始变冷了,瑟瑟秋风从半开的车窗灌进来,让人忍不住打战。桑枝偏头瞧着抿唇一言不发的方庭敬,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去关车窗,柔声道:“别吹了,会生病的。”

“我有点儿闷……”方庭敬低头小声说。

这模样像是挨了教训的小狗,恹恹的没个精气神儿。桑枝抿唇笑,指了指路,说:“萧山机场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你下车透透气,就不闷了。”

前座的颜茴回头,一脸受不了的模样,直白道:“我估计下了车,他会更闷。”方庭敬一改往日对颜茴的客气,皱眉瞪了她一眼,脸上满是被戳中心事的窘迫。

桑枝歪着脑袋,气定闲神地问:“舍不得我?”方庭敬不接话,头埋得更低。endprint

桑枝又接道:“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要答应桑烨把我送回温哥华?”方庭敬这才有了反应,抬头想要辩解,喃喃道:“我不知道那些粉丝还会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我觉得你走了会比较好……”

“你看,是你觉得。”桑枝伸手去牵他,纖细的手贴住他宽厚温暖的掌心,“而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会更好。你知道,我一旦去了温哥华,我的父母可能不会再让我回来。”

仿佛只过了须臾,车便驶到了机场。见方庭敬又沉默着不回应,桑枝利索地打开车门下车,取票,拿行李一气呵成。只是最后过安检时,桑枝还是没忍住,冲着颜茴叹气,无奈道:“你看,跟小朋友谈恋爱多累,不该热血的时候热血,该热血的时候又偏偏犹豫不敢上前。”

颜茴眨巴着眼,狡黠道:“你要主动出击?”

“可不是嘛,喜欢上了能有什么办法。”桑枝先是低声咕哝了一句,而后扬声,一字一句道,“方庭敬,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放我走,我就不会再回来了。”

方庭敬就在她十步远的地方,听到她的话后手足无措得跟那天桑枝撞破他抽烟一样。

周围有人侧目,听到桑枝喊的那个名字,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颜茴在一旁抱着一包薯片吃,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模样。然后下一刻,便见一道挺拔的身影冲过去,将桑枝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闷声道:“不放你走了……”

八卦又被推向一个新高潮。只是这次桑枝无缘得见那些疯狂的粉丝们送给她的是什么了,因为乌镇的拍摄一结束,桑枝便被方庭敬打包带回了家里。桑烨很愤怒,只是在一个小时内打了二十通电话后,终于被方庭敬和桑枝双双拉黑。

方庭敬的公关团队也忙得焦头烂额,到最后应付不过来,索性也开始装死,不管谁来问,一律“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

渐渐地,也有一些粉丝冷静下来,想清楚了这个人谈恋爱跟她们没有关系后,理智地退出了这场征讨桑枝的大战中。但总有那么一些“键盘侠”,始终坚守在第一线,将桑枝黑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可黑了的时候,竟然将战火转移到了桑烨身上。

这从小就不安分的孩子黑料那叫多啊,桑枝一条条翻着那些恶毒的评论时,心里那股火还没来得及腾起,便见身边的方庭敬沉着脸握住她的手就照了一张照片。

起先桑枝还不懂他要干什么,结果半个小时之后,微博就因为那张牵手照炸了。

经纪人张建火速杀到了小俩口住的地方,拍着桌子气得险些背过气去,吼道:“你疯了吗?之前不是说好了,让你不要做任何回应,你这是在自毁前程!”

方庭敬“嗤”了一声,眼神里含着讥诮,嘲道:“当初我是信了你的邪,才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可最后我换来了什么?”不但没有平息舆论,反而一而再让身边的人被牵扯进来。

张建一噎,说不出话来,最后咬牙放狠话:“等着吧,等你跌下神坛你就知道后悔了!”

桑枝正好端着果盘从厨房里出来,听到这句话,偏头瞧着方庭敬,笑问:“小朋友,后悔吗?”

方庭敬一口咬住送到嘴边的苹果,伸手拉过她,圈在怀里,一脸满足道:“后悔没早点儿把你骗回家啊。”

桑枝愣了愣,准确抓住重点:“骗?”

方庭敬眨了眨眼,嘴角一挑,慢条斯理地回道:“不然你以为怎么正好你一回来我就缺造型师?小姐姐呀,你知不知道,我老早就惦记上你了。”

大概是对情爱尚还懵懵懂懂的时候,方庭敬只记得自己那天去学校领了期末成绩单,正一边抹眼泪,一边磨蹭着回家时,在半路上就遇见了桑枝。

那个年纪,有什么比考砸了更让人伤心呢?他哭得喘不上气,她却柔声安慰他,说:“比桑烨考得好多了。一次考试决定不了你以后的人生,你呀,以后会遇上比考试更难的事,难道你回回都要像今天这么哭?”

都是很浅显的道理,照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一碗毒鸡汤。可灿烂的阳光下,桑枝的眸光沉静温柔,就这么一下子看进了他的心里。

方庭敬双手一拢,将桑枝摁在他的胸口,眸光闪烁,藏着温柔和些许紧张,低声道:“听到我的心跳了吗?它永远只为你而动。”

桑枝忍不住笑:“你从哪儿学的这些情话?”

“遇到你,就无师自通了。”方庭敬沉声笑起来,胸膛微微颤动,“这些话我能说一辈子,那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及结婚的事。桑枝坐直身,看着方庭敬眼中满满的认真,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说:“你想清楚了,我比你大四岁,一旦跟我结婚,会影响你的前途,我也会吃醋,时时管着你,会黏人,会变成你所见过的那些平凡的妻子。”她顿了顿,又强调道,“你想清楚啊。”

方庭敬便笑起来,俯身在桑枝嘴上一啃,轮廓分明的脸上有酒窝闪现:“鬼知道我想这个想了有多久。”

从她出国再到归国,他抓心挠肺等了那么久,后来又绞尽脑汁哄得桑烨骗她过来,如今好不容易能将她绑在身边,他还需要想什么!

一枚钻戒套上桑枝的手,方庭敬低头吻在那枚戒指上,轻笑着道:“我乐意之至。”

星途?前程?哪个比得上她重要。

于是第二天一早,在民政局上班的那个点,众网友激动了,因为方大明星在前天反击了那些“键盘侠”后,终于又发微博了——

“我已经准备好,余生与你共度。”

下面配图,两本鲜红的结婚证。

不出半个小时,转发评论就过了十万。方庭敬抱着手机腻歪在桑枝身边,一条一条地翻看着那些评论,说祝福的就点个赞,开喷的就拉黑。弄了半天,他抬起头,有些委屈地问:“老婆,你为什么不转发?”

桑枝正在追剧,被方庭敬一打断,深知这个时候需要安抚小朋友,于是迅速掏出手机,点开微博,忽略后台成千上万的留言,特淡定地转发了他的微博,并配了一张月轮倒映在海面上的图。

方庭敬见目的达到,揽过她啃了一口,然后美滋滋去给她点赞。

大批粉丝瞬间到达战场。

“啧,真酸啊!”

“敬嫂一看就是文化人儿。”

“哎哟,我竟然秒懂了,语文老师快夸夸我。”

小朋友一脸茫然,将评论翻啊翻,直到看到某一条时,咧嘴笑弯了眼。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endprint

赞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