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的小笨熊

烧饼酱

1

“所以,我们要响应‘健康校园活动的号召,积极报名教职工运动会的项目。凡是参加该活动的人,年度考核都会有加分。”岳于斯合上笔记本电脑,抬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茶歇时间,大家可以思考一下自己想参加的项目,一会儿报给我。”

坐在左晗玥身边的小丁被那深邃目光里的笑意电得一抖,拉住她的袖子,低声道:“快陪我出去冷静一下,岳主任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本校导演系系主任岳于斯的确有着一张顶好看的脸,更不用说笼罩在他身上的某电影节最佳导演的光环,更让这个天才青年拥有无可匹敌的魅力,也难怪他去年能空降到导演系当领导。

左晗玥耸了耸肩,陪小丁走到天井庭院里透气,惆怅地想:还是别犯花痴了,岳主任和自己能有什么关系?还是想想报什么项目吧。

忽然,手机“叮”的一声进来一条新提示:您关注的电台节目有更新。

左晗玥顿时兴奋起来,她一边在小丁的催促下重新往会议室走,一边查看菠萝FM的热播电台——《月亮给你读情诗》,每天早上十点准时自动更新。

“月亮”这个昵称听上去像个可爱的女主播,但其实是个声音低沉磁性到会让耳朵“怀孕”的男人。自从他在著名音频类软件菠萝FM上开设电台,声控粉丝们便源源不断地拥入,左晗玥也是其中之一。

她生性腼腆,交友很少,至于男朋友,更是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如果不是因为在校成绩优秀,导师偏爱,说不定连留下来当新生班辅导员的机会都没有。对于她来说,月亮主播就像个虚拟的男朋友,能够在寂寞的生活中带给她久违的心动和快乐。

“左老师要报什么项目呢?”看着最新音频下的评论,左晗玥不知不觉排队到了岳于斯面前。

蓦然抬头看见那张温柔的笑脸,左晗玥的心便不受控制地怦怦跳了起来。如果说月亮大大的声音俘获了她的耳朵,那么岳于斯的脸绝对是她最喜欢的那一款,五官线条柔和,眉眼天生含笑,自带温和的气质。

“我、我想报借物赛跑。”跟其他项目相比,这是唯一一个不需要和他人合作的,即使搞砸,影响也会小一些。

岳于斯朝她微微一笑,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动,在纸上的“借物赛跑”一栏上写下“左晗玥”三个字。铁画银钩般的字迹,第一次让左晗玥觉得自己的名字还挺好看的。她呆住的同时,写完字的岳于斯又朝她微微一笑,目光移到她的手机屏幕上,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

报名完毕,精力充沛的年轻系主任又建议道:“趁着大家都在,咱们去练练全员集体项目吧。”

集体项目就是拔河,左晗玥害怕和异性接触,便找了两个女老师中间的位置插进去,刚松了口气,就见调好绳子的岳于斯走过来,气定神闲地把手放到她的手边。

“加油,别紧张。”尽管他站到了她身后,却完全没有减弱那强势的气息,反而让左晗玥感觉脖子上都痒痒的。

是错觉吧?岳主任应该不会没事儿对着别人的脖子吹气……

“一、二、三!”

一群人第一次合作,难免配合不默契,刚拉了两下,对面就有人绳子脱手,带动着前面的人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向后倒过来。一想到后面是岳主任,左晗玥就下意识地扭转身体往斜后方倒去,心想总不能把岳于斯压个正着吧?

她艰难地调整好角度,闭上眼等待臀部着地的痛楚,谁知等来的却是腰间被一双手紧紧握住的火热触感。

“左老师,没事儿吧?”

左晗玥一回头,只见岳于斯正一脸淡然地躺在地上,双手抬起,好像在对她举高高一样。而她本来想弯腰撑住地面的手,正放在对方一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对不起!”她一下蹦起来,没脸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待下去,慌忙捂脸逃走。

怎么办,岳于斯會不会以为她想骚扰他?

2

晚上回到教师宿舍,左晗玥翻来覆去,绝望得想辞职。她完全不敢想象,自己和异性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居然会这么尴尬。更何况,还是跟岳于斯那样耀眼的人。

左晗玥把头埋在枕头里,难过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点开了《月亮给你读情诗》。

“我该怎样来爱你,让我计数这些方式。我爱你,直到我的灵魂所能触及的深度、广度和高度。在我视线之外,摸索着,存在的极致和优雅的思想……”

“这首《我该怎样来爱你》,献给一直关注我的你们。”

仿佛情人般的低语,让左晗玥的心情逐渐缓和下来。她一边唾弃自己只能在二次元找安慰的无力,一边像个追星的小粉丝一样在节目下面留言:

晗玥玥玥:谢谢月亮大人!今天的情诗好好听,晚安!

人都有两面,网上的左晗玥和其他粉丝无异,都是元气满满、活泼开朗的小女生模样。只是精神层面交流的话,她可以顺利褪去羞涩怯懦的外表。

情诗电台的每个音频,留言都数以千计。或许是上天有心给她一颗安慰糖,左晗玥刚放下手机,就发现月亮大大竟然给她回复了!

“晚安,做个好梦,玥玥。”

留言和回复很快被众人点赞置顶,评论里有好几百个来蹭喜气的,甚至连左晗玥自己的号都多了十几个友情关注。

伴着男神的声音进入睡梦,左晗玥得以迎来一个精神奕奕的清晨。不过,办公室里,等待着她的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左老师,其他同学都还好,就是程夏同学,先前被校园论坛票选为校草,引来了很多人围观。他本来性格就冷漠又暴躁,现在更是和谁都相处不好。” 到办公室来找她的是新生班的班长,目的是汇报同学们的日常动态。

这是左晗玥入职以来带的第一个班,她自然重视,翻了下课表,当即赶到了目前正在上新生专业课的大教室。

程夏就坐在倒数第二排,正在低声和身边的同学争论着什么。左晗玥担心他真如班长所说,会跟同学吵架,忙坐到最后一排,身体前倾,想要听听他们究竟在争什么。

“你说得不对,这部影片明明用了三个长镜头……”

犹如洁白的羽毛轻轻地在心尖上抚摸,程夏性感的低音瞬间戳中了左晗玥的软肋,莫名让她想起菠萝FM里的月亮主播。一时之间,她竟忘记了本来目的,侧趴在桌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忽然,门口出现一个颀长的身影,岳于斯歪头疑惑地望着她,薄唇做了个口型问:左老师,你怎么了?

“我不是故意要偷听学生谈话的。”教学楼二层的自习咖啡室里,左晗玥端着岳于斯给她买的焦糖玛奇朵,低头嗫嚅着解释。因为心虚,她不知不觉就被岳主任拉到这里来谈心了,以往遇见他,她都是吓得立刻遁走的。

“没关系。”岳于斯说话的语气总是很温柔,“那个叫程夏的学生,你很关注他?”

“没有!”左晗玥猛地抬起头来,头一回正经地和岳于斯对视,蓦地撞进令人心悸的深邃目光中。

“只是因为班长提醒我,他有交友问题,我才来现场考察一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她语速极快地解释完毕,接着像是有鬼在后面追着一样,匆匆站起来,说,“那我就不打扰了,岳主任,非常抱歉。”

虽然也许有点儿失礼,可她根本没办法近距离和岳于斯相处,心怦怦跳得好像要蹦出嗓子眼。

“不打扰,我有件事想请左老师帮忙。”

3

左晗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岳于斯的时候,他刚携《猎金》参加电影节归来,最佳导演的名头如雷贯耳。听说他要接任系主任的位置,同届的好多年轻老师们都去他的第一场讲座围观。

只有左晗玥,因为天生耳根子软好说话,被领导派去迎接新同学,还傻乎乎地套着熊本熊的装束,在九月的艳阳下焐得满头大汗。其实她也是想去的,看新闻报道时她就被青年才俊岳导的脸所俘获,即使只是吃瓜群众,她也想看看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是什么模样。

于是,她趁着午饭时间,仗着迎新吉祥物的身份,外院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偷偷跑到了讲厅外。

讲厅是学校新建的,有一扇高档的旋转门。然而左晗玥这个临时上阵的熊本熊还没有习惯自己的体型,跟在一个同学身后,以为自己也能顺利通过,谁料她那沉重的头套刚好卡在门上,急得她都快掉眼泪了。

透过眼睛的部分看出去,外面经过的学生都被她四肢扑腾挣扎的样子逗得乐不可支,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想要作为现实版熊本熊的表情包素材。

后来一个身形颀长的人走近,左晗玥只能看见他线条优美的下巴,还有那一闪而过,准确摸到应急按钮的手。

“你还好吗?”男人牵着头晕眼花的她来到讲厅侧面僻静的花坛处,伸手摘下了她的头套。那一刹那,不止左晗玥失语了,仿佛连风声都瞬间静止。

所谓照片不能体现本人万分之一的风华,说的应该就是岳于斯含笑的眉眼和薄唇。

几秒的呆滞后,头上的汗水如下雨般滴到她的脖颈上。左晗玥顿时面红耳赤,不用照镜子,她都能想象到自己现在发丝散乱、满头大汗的样子有多糟糕!

她抱着头,下意识地转身想走,那只笨笨的熊爪却被岳于斯紧紧抓住。

“帮我个忙行吗?”

十分钟后,左晗玥穿着自己被阳光晒干的衣裤,手牵一只笨重却柔软的熊爪,走在校园的主干道上。她从此有了一个甜蜜的秘密——即使不起眼如她,也曾帮那样美好的人躲避过粉丝的围追堵截,也曾隔着厚厚的布偶装和他执手走过。

岳于斯的忙,她是一百个愿意帮的。

一周后,左晗玥和岳于斯并肩坐在系里特意辟出的试镜间里,脑袋里充斥着喜悦,又仿佛落不到实处的眩晕。

“真是要谢谢你。初版剧本我看过了,很不错。这次试镜男主角,就用你编剧的眼光来看看谁适合这个剧本。”左晗玥其实是学文学编剧出身的,只是导演系当初恰好招辅导员,她不想进入复杂的社会环境工作,才留了校。没想到,要为校庆拍青春献礼片的岳导竟然会邀请她来做编剧。

岳于斯帮她倒了杯茶。蒸腾的热气冒出来,微微抹淡了身边那抹鲜明的气息,左晗玥这才抬起头来,望向正在排队的候选人。

与此同时,岳于斯也“咦”了一声,问:“程夏不是导演系的吗?”

兴许是因为程夏的声音太像月亮主播,左晗玥没怎么思考便维护道:“大学填志愿有很多意外的,说不定程夏其实是想学表演系呢……我觉得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气氛似乎骤然冷了下来,岳于斯没有说话,左晗玥慌乱起来,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发表一次自己的看法,谁知道会惹得他不高兴。

“对不起……”

“我没有怪你。”岳于斯弯起了嘴角,莫名地,竟抬手抚了抚她的发顶,看向她的眼眸里盛着一汪温柔,“就是觉得,你很软。”

很、很软!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左晗玥的脸一下红了个透,赶忙低下头试图掩饰。岳于斯说好话的时候,声音也苏到让人腿软。

4

很快試镜开始,程夏的表演居然相当惊艳,他本人的人设也符合剧本中学霸男神的形象,获得评委们的一致认可。

回家以前,左晗玥戴起耳机,准备先把月亮大大今日的更新听完再出办公室。然而今天的节目,有些奇怪:

“各位听众大家好,今天月亮有一点儿不开心。我以前一直以为我的心上人也在暗恋我,可现在看来,她好像对其他人产生了兴趣。所以,今天的音频,可能会有些伤感。”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在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我的耳边长久地想着你温柔的声音……”

仅仅听着耳机里流出的词句,左晗玥就好似一同沉入了那份爱而不得的心情中。她走出办公室,怅惘地扯下耳机,回复道:月亮大大,你的诗真的念到了我的心坎上,只不过我心里的人那个人太过优秀,让我连喜欢都不敢想。

“叮——”

月亮回复了你:是谁?

左晗玥“啪”地按下锁屏。这让她怎么回答?如果是虚幻的、难以触摸的男神,那显然就是月亮大大;可要说在现实世界中对谁有不可言说的想法,那个人,在网上说了也没用吧……他那么出名,只会惹麻烦而已。

或许是为了惩罚她的三心二意,校园里忽然响起的广播声竟和她在电台里听见的别无二致:大家好,今天的晚间曲目,献给大家一首情歌——《告白气球》,希望我喜欢的人能听见。”

怎么会这样?

月亮大大的声音怎么会出现在这所大学里,难道……他真的就是程夏?!

左晗玥在菠萝FM上的ID是“晗玥玥玥”,而大一新生班上的每个学生都知道她的名字。她无法不去怀疑程夏已经知道自己是谁的可能,这下更不敢回复那句“是谁”了。

岳于斯指导的校庆宣传片开拍的那天,左晗玥受邀去现场。可是只要一想到月亮大大和岳于斯都在那片操场上,她就害怕得连围栏都不敢踏入。

现下正在拍男女主角在操场上恋爱的戏份,左晗玥和岳导的小粉丝们一起扒在铁丝网外面,竖着耳朵偷听现场工作人员的交谈声。

“左老师!”坐在摄影监视器前的岳于斯拿着剧本朝外围走过来,在一众粉丝的吸气声中,含笑问她,“怎么不进来?”

“我就是来……随便看看。”面对这个一举一动都吸引自己视线的男人,左晗玥的腿不听使唤地往外挪,可她还没说出再见,岳于斯的助理就吭哧吭哧地跑过来,道:“左老师,岳导让我带你进去。”

导演系系主任并非岳于斯的主要职业,学校请他来坐镇也不是要他专心搞教育工作的,相反,他一年有一半时间都在外面导戏,只偶尔回来开会。眼前这个助理,就是岳于斯工作室的一员,平时接触的都是明星,左晗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放心,你可是我的编剧呢,进来吧。”岳于斯忽然又道。

我的?

他的笑容令周围的粉丝都如沐春风,偏偏左晗玥看着,觉得身上有点儿凉飕飕的,头一次感觉到他身上不同于“温柔”的气质,似乎她不答应,就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

“快到我这边来。”他的笑容又深了几分,眸子里却沉沉的,深不见底。

5

场内的程夏演得认真,左晗玥想到自己作为班导也没怎么关心过人家,更重要的是,爱护偶像是粉丝的职责啊!于是,一段戏份结束后,她主动上去送了瓶水。

程夏有点儿诧异,说:“谢谢左老师。”

“没关系,以后要多跟同学交流啊。”

两人寒暄了几句,左晗玥重新找回教育工作者的自信,回头却发现岳于斯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视线直直地落在她和程夏身上,半晌,才移向女主角。

“你刚刚的情绪表现得不对。”

左晗玥还是头一回见到岳于斯冷酷的模样,那位大三的表演系美女被岳导这么一说,顿时抬不起头来。偏偏这时候岳于斯还把战火引到无辜的左晗玥身上来:“左老师,这个本子是你写的,你说说,女主角这时候应该是什么情绪?”

“她和男主角是姐弟恋,又不如男主角那样,在各方面都十分优秀,所以在陷入甜蜜的恋爱中时,会不由自主地带上惆怅和自卑的情绪。”左晗玥低头说得很羞耻,当初岳于斯在跟她描述自己想要的故事时,她就觉得这个女主角有点儿自己的影子,还偷偷想过岳主任是不是在嘲笑自己呢。

后来想一想,大名鼎鼎的岳导应该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事儿吧?

听完她的话,岳于斯神情复杂地思索了一会儿,道:“左老师说得对,小姑娘,你不要光陷在对程夏的花痴中出不来,想想自己的人设。我看,让左老师给你示范一下好了。”

啊?左晗玥有点儿傻气地张了张嘴,难得地直视岳于斯。她怎么觉得,他的话里透着几分恶趣味呢?

程夏朝她走过来,十分敬业地抬手去拉她:“那么老师,拜托了。”

“等等。”修长的手臂凌空拦下了伸过来的手掌,岳于斯接替他牵起左晗玥的手,笑得人畜无害,“我来和左老师对戏吧,这个剧本是我们俩一起讨论出来的。”

他们肩并肩躺在足球场上,看天空中云卷云舒,飞鸟缓缓滑过。

“学姐,你还记不记得,我刚开学时去参加广播站的面试,学长们都嘲笑我,说我一个导演系的,在播音主持系的主播们面前秀技术,简直是班门弄斧,连面试的机会都不想给我。是你,当时明明很胆小,却仍然站出来为我说话,让他们不要以专业取人,求他们给我个机会。”

岳于斯就躺在自己身边,言语间呼出的热气暧昧地萦绕着,左晗玥顺着怦怦的心跳声,结结巴巴地背出台词:“那、那是应该的。”

周围的人却窃窃私语起来:“岳导说的话,好像跟剧本上不太一样啊……”

“呵呵,你总是这样,因为觉得理所应当而看轻自己。不过,这也很可爱,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你。”

这句倒是跟台词一模一样。听到岳于斯的告白,尽管知道不是真的,左晗玥却忍不住沉浸其中,喜悦又小心翼翼地轻声回答:“我也喜欢你。”

岳于斯低头,轻轻地贴上她的脸颊,相觸的肌肤间弥漫着青草的芳香。众人被他们之间暧昧又纯情的气氛所感染,屏息看着。

“看见了吗?各部门就位,我们正式拍一次。”

魔咒解除,左晗玥从沉醉的水底浮出,按了按心口,跟岳于斯告别,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操场时,身后那无比灼热的视线。

从学校东边走到西边,逐渐冷静下来后,左晗玥慢慢回忆起和岳于斯对戏时,对方擅自改台词的古怪举动。原本是男主角加入篮球队的剧情,怎么就成广播站了?

两个占据她心神的人都牵扯其中,好似有魔力一般,左晗玥不由自主地往校园媒体中心走去。

6

“左老师,好久不见啊。”陌生的年轻站长朝左晗玥礼貌地微笑。

可是,他们之前……有见过吗?

左晗玥诧异不已,站长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当年拿过中学生写作比赛大奖,不是保送我们学校的文学编剧专业吗?那会儿你跟着保送生队伍一起来参观校园,恰巧遇见广播站选拨……”

原来岳于斯临时改动的台词,竟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左晗玥的确生性胆小,但在遇到原则问题时,也会站出来说话。只不过每一回,她都会立刻逃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生怕话题主角来找自己寒暄。

广播站那次也一样,她替那位早已记不清面貌的学长说过话之后,便匆匆离开现场。而她根本不知道,后来的发展会是岳于斯做过一年主播后,深深迷上了亲身投入声音表演的愉悦感,以至于荒废了导演系的学业,白白蹉跎了许久,还因此延毕一年。

在校园和新人导演中沉寂许久之后,他才奋起直追,重新拾起当年的梦想。

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给岳于斯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左晗玥恍恍惚惚地沉默许久,才问:“抱歉,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您。站长老师,那天点播《告白气球》的人,是大一导演系的程夏同学吗?”

站长神秘地笑笑:“这是个人隐私,我们一向保密的哦。”

左晗玥点点头,泄气地走出广播站,尽管没有问到月亮主播究竟是不是程夏,但她已经不怎么在乎了,也不想再去电台上听情诗。

那毕竟是虚幻接触不到的人,可是岳于斯……左晗玥忽然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在乎这个人,这个在她封闭的生活中,总是给予她温暖和心动的人。

教职工运动会那天,新生班的班长特意组织同学来给导演系的老师们加油,程夏也在其中。也许是为了投桃报李,他特地给左晗玥准备了一瓶水。

“谢谢啊。”左晗玥正准备接过,却发现斜刺里另一只手伸出来,同样拿着一瓶矿泉水。

岳于斯瞥了一眼程夏,竟把这年轻人吓得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缩回了手。

“程同学,给我吧,你回啦啦队去给老师们加油。”

左晗玥手足无措地接过水瓶喝了一口,险些被呛到。

岳于斯嘴角上翘,但莫名的,左晗玥感觉他脸上并没有笑意:“左老师,这样说可能有点儿逾越,不过,跟学生谈恋爱之前还是要慎重考虑的。”

“没,我没有这个意思!”她慌忙摆手,却迎来他更进一步地追问——

“哦?我怎么觉得左老师对程夏同学格外不同呢?”

她犹豫着道:“这个,是有特殊原因……”

岳于斯轻笑出声:“是吗,那你悄悄告诉我怎么样?”

说着,他微微低头,将耳朵凑近她。看着就很软,左晗玥差点儿忍不住一口咬上去。她自己的耳朵早就红了,说出来的话也嗫嚅到近乎无声:“其实,程夏同学是我在网上关注的一个电台主播,算是偶像一样,没有其他意思……”

岳于斯愣在原地,渐渐地,眼中似有星火慢慢绽放,他望着左晗玥慌张跑向跑道就位的背影,终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呵呵,小笨熊,还是在我手心里。”

7

借物赛跑,規则是跑到半程时停下抽签,拿回签中提及的物品才能继续跑到终点。当天,左晗玥抽到的物品是玫瑰花,她在场外仔细搜寻了一番,惊讶地发现,全场只有岳于斯一个人捧着一束玫瑰。

在竞赛气氛的感染下,她鼓足勇气跑到岳于斯面前,把签纸展现给他看。

“想要我送你玫瑰花?”

这么说,意义就完全不同了。左晗玥险些以为人前彬彬有礼的岳于斯是在逗弄自己。

“不会的,请您不要误会,是任务物品。”

岳于斯忽然把玫瑰花藏到身后,笑容中带着一抹狡黠:“可你把我喊大了一辈,我不高兴了哦。”

左晗玥傻眼了:“岳主任,岳导……”

接收到岳于斯不赞同的眼神,她忙改口道:“岳大大!”

一不留神就喊出了粉圈的称呼!周围的人都被逗乐,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人起哄道:“在一起!在一起!”

“来,给你。”岳于斯终于放了她一马,左晗玥接过玫瑰花就跑,途中怀疑人生地想:这不该会是对她耽误他导演生涯的另类报复吧?

她心乱如麻地跑到终点,本以为终于可以解脱,谁知道终点的学生志愿者竟摆了摆手,拒绝她递过去的玫瑰花。

“这位老师,借物赛跑的规定是要物归原主哦。”

左晗玥环视四周,却并未发现岳于斯的身影。

学生指指花朵中冒出来的硬纸片一角,提醒道:“这里可能有提示。”

请将这束玫瑰花送给我喜欢的人,地址:表演系大楼401教室——是岳于斯的笔迹。

“老师,您、您怎么哭了……”

左晗玥咬着唇摇摇头,犹如行尸走肉般朝表演系大楼走去。她的暗恋似乎就要结束了,她拼命告诉自己,岳于斯应该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

“是啊,不可能的……他、他不会这么残忍,如果知道的话,不会让我把花送给他喜欢的人……”

电梯停住时,左晗玥终于把自己哄麻木了,如同行尸走肉般走向401教室。表演系大楼有很多种类的教室,室内布置都是根据学生表演课需要来的,常常变化。

推开401的门,里面竟然空无一人,甚至连四壁都徒然空置,只是正中央立着一个巨大的等身镜,花纹繁复,犹如西方童话里的魔镜。

她疑惑地走过去,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捧着玫瑰花的寂寥身影。

“镜子啊镜子,告诉我,谁是我最喜欢的人?”

“啪——”玫瑰花掉在地上,左晗玥难以置信地看向镜子里,出现在她身后的男人露出一个堪称愉悦的微笑,发出来的声音令左晗玥小腿肚都在打战:“谢谢你,把花送到了我喜欢的人手里。”

岳于斯上前一步,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玫瑰,重新捧到她面前,“不过,她好像有点儿紧张和惊讶。没关系,无论被放开多少次,我都会一如既往地,重新送回给她。”

左晗玥的思维已经停滞了,她还没从那忽然跳跃到现实中的声音中回过神来,脑海中的弦一颤一颤地试图接上线:“月月月……”

岳于斯低头靠近她:“月什么?是月亮大大,还是岳大大?”

左晗玥猛地抬头注视着他,被逼到极限的脑子几乎爆炸,出口的话也委屈巴巴的:“我觉得,你就是在逗我!”

8

“噗——”岳于斯游刃有余的形象终于保持不住了,他以拳抵唇,一串低沉悦耳的笑声蹦出,连玫瑰花瓣都掉了一地。

他这样笑起来,简直更像是直播时与粉丝互动的月亮主播了。该说声优都是怪物吗?她竟然完全没听出来!

“你早就知道我是你的粉丝?”带着无比强烈的羞耻感,左晗玥问出这话时都不敢去看岳于斯的表情。

他卻强迫她抬头,捏住她的下巴,方才残留的笑意还凝在他的嘴角:“我知道,只是恨自己知道得太晚。我的朋友应该已经告诉你,你在我记忆里存留的时间,远比你对我的关注要久。”

左晗玥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算总账了吗?

她收起泪意,战战兢兢地道:“你如果是怪我蹉跎了你的大学生涯,我可以跟你说对不起,但是……”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喜欢你?”岳于斯慢慢放开她的下巴,双手握住她的肩,可这反问般的告白听在左晗玥耳里宛如石破天惊一般。而她的下一个动作,差点儿让岳于斯背过气去。

只见左晗玥缓缓地点了点头,迟疑地道:“我们平时的接触,好像也不太多……”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有多优秀、多耀眼,而是在不经意间,你就撞进了我的视线里。你总是不懂拒绝别人,傻乎乎地答应任何请求,明明常常偷看我,却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甚至一见我就跑,可爱得像只受惊的兔子,哦不,熊本熊。”

还在说那段黑历史!

左晗玥一摆手:“别说了,那些,那些都像是黑点,根本不是——呲!”

她低头一看,自己挥动的食指碰到了玫瑰刺,瞬间就出血了。急得岳于斯瞬间把刚才说要送给她的玫瑰往后一扔:“还是这么笨。”

他又在用主播声线说话,低到近似于耳语般的埋怨声,蛊惑人心地飘入她的耳朵里。在她还毫无防备的时候,食指便被含入了温暖的口中。丝丝电流顺着指尖的神经直传心脏,左晗玥心中乱撞的小鹿在叫喊:他是真的喜欢我吧?否则不会这样……这样……

结束止血的岳导却捧着她的手,歪头问:“那你是更喜欢月亮主播呢,还是岳于斯呢?”

“什么?”左晗玥甚至忘记了收回手,“你们不是同一个人吗?”

“嗯。”岳于斯弯唇一笑,“那你敢说你没有犹豫过?”

电光石火间,左晗玥竟然福至心灵地将所有事情联系起了一切!这个腹黑的人,还骗她悄悄说出了误认为程夏的月亮主播的事,现在压根儿是在报复!

她气鼓鼓地大步往外走:“该去参加拔河比赛了!”

岳于斯在她身后摇摇头:“脾气见长,不过……是好事儿。”

拔河比赛赢的那一刻,岳主任表示自己真的很努力,当所有人都因为惯性往后倒去时,他还能集中注意力把左晗玥捞到一边,再次使出排练时的“举高高”大法,让她完美地避过多米诺骨牌似的倾倒。

这份臂力,让一些吃瓜群众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被放下来时,或许是被围观得麻木了,左晗玥豁出去般主动圈住了岳于斯的脖子,低声不好意思地说:“我更喜欢岳于斯。因为他……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

不行了,说完这句话,她羞耻得简直想要原地爆炸!

岳于斯见她落地又想跑,快如闪电般地把人抓住。

“要走一起走。”

左晗玥认输。好嘛,以后都……一起走了。

赞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