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心向明月

1.沈姜姜,你有感觉啊

沈姜姜坠马了。

当微博首页都是当红小花旦沈姜姜在录制真人秀时坠马,下身瘫痪,演艺生涯断送时,沈姜姜正在医院里撅着屁股,被经纪人琦琦按着接受医生的尾骨复位。

她的尾骨在参加一档真人秀的时候,因为她骑马时被受惊的马甩了出去,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时错位了。

当时一瞬间,尾骨处就传来惊天动地的巨痛,可是她的经纪人琦琦第一时间不是上来救她,而是拿出手机对着她四脚朝天的丑陋姿势狂拍。然后她熟练地找到手机列表里的几家知名娱乐新闻编辑,把照片发了过去,连新闻内容都想好了——当红小花旦沈姜姜拍真人秀时坠马,有可能就此瘫痪,演艺生涯终止云云。

沈姜姜真不知道除了琦琦,还有哪个经纪人会诅咒自己的艺人“就此瘫痪,演艺生涯中断”的。

琦琦发完短信,就哭丧着脸朝沈姜姜狂奔过去,扶起她向节目组人员吼:“快叫救护车啊!”

于是沈姜姜就被抬到医院里去了,而原本琦琦联系好的骨科大夫因为有事,临时换了他的得意弟子来给沈姜姜治療。

沈姜姜趴在病床上,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给她复位的医生长什么样,但是从琦琦兴奋的表现来看,应该是一个琦琦很感兴趣的男医生。

“医生,你看看她还有救吗?”琦琦担心地掰开沈姜姜的屁股看着眼前的俊美男人。沈姜姜有一种想死的心,想她一正当红的小花旦,平时拍什么露后背的戏都需要替身,如今却被经纪人掰开屁股等待医生的手动复位。

不想要脸了!沈姜姜头埋枕头里,还好没看见医生的脸,不然主动脑补那医生的脸与她的屁股,她一定会血逆流而上到脑门,暴毙而死。

“嗯。”

沈姜姜听到一声低醇的嗓音,浑身一颤儿,刚准备要扭过头,琦琦突然道:“沈姜姜你别给我乱动,医生要进去了。”

沈姜姜差点儿要爆粗口了,手动复位就手动复位吧,非要说得跟黄段子一样。她认命地撅着屁股,发誓再也不要接什么真人秀了,正在心里破口大骂时,医生忽然说了一声:“我要开始了。”

尾骨错位如果不严重,手动复位就好,这个手动复位的过程很不可描述,因为尾骨的位置就在屁股那里,需要大夫手动掰正错位的尾骨,就像接骨一般。

一想到这屋里有两个人正盯着她的尾骨,医生的手指还在她的那里,她整个人就像煮熟的虾米一样,白皙的皮肤瞬间染上淡淡的胭脂红。

“哎?沈姜姜,你有反应了啊,我以为你……”

“琦琦你给我闭嘴!嗷!”沈姜姜浑身一颤,但是很快痛感消失——她的尾骨回到原位了。

“好了。”淡漠的男声再度响起。这时琦琦连忙插话道:“医生,留个微信吧!你也知道,明星干这一行很容易出现什么跌打损伤,说不定以后还需要医生的帮忙。”见那男人眉眼清冷,便又说,“若是医生不方便的话,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也可以,下次我们就预约你。”

没有下次了!沈姜姜如同死鱼一般趴在床上。

“秦炎。”那男人吐出两个字,声音是说不出的低醇好听。

躺在病床上的沈姜姜一个激灵猛地扭头看去,那人身材修长,俊鼻薄唇,一双幽深的眼睛与她的正好对上,不是她日日夜夜诅咒的前男友秦炎还有谁!

2.重逢……KO

沈姜姜幻想过无数次跟秦炎重逢的场景,那一定是她风光靓丽、家喻户晓地站在他面前,睥睨着穷困潦倒的他乞求地跪在她跟前,拉着她的晚礼服求着她回到他的身边,而她高冷地一甩头,挽着什么小鲜肉头也不回地离开。

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那么羞耻地出现在他跟前,还被他走了“后门”。

重逢……沈姜姜完败。

伤筋动骨一百天,沈姜姜虽然伤的是最后的一根小小的尾骨,但还是留院休养观察了几天。

沈姜姜的手机大多时候都被琦琦收着,昨天琦琦要了秦炎的微信后,就自作主张地用沈姜姜的微信加了秦炎。她虽然口头上对着琦琦骂了一顿,怎么能把她这个大明星的微信给一个医生,但是沈姜姜一晚上趴在病床上盯着秦炎空荡荡的朋友圈,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琦琦从病房外进来,双手拎满东西。

“姜姜,你要这条裙子做什么啊?”琦琦将沈姜姜的一些生活用品拿了过来,手中还拎着一个路易威登的礼盒。

沈姜姜一听,连忙一个激灵扭过头,对着琦琦面目狰狞道:“快拿来!老娘要一雪前耻!”

秦炎已经看见她最尴尬的时刻,剩下的时间她一定要光鲜亮丽地站在他面前,哪怕是趴在病床上!

从洗手间里换了一条红裙出来,沈姜姜转了一个圈,背对着琦琦凹了一个造型道:“好看吗?”

琦琦“啧啧”两声,看着沈姜姜身上那条后背一直开到腰窝的深V裙,一脸八卦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昨天帮你正骨的秦医生了吧?”

“你滚。”沈姜姜一张俏脸立刻黑了下来,然后不屑道,“追我沈姜姜的男人多了去了,我看上他?笑话!”

沈姜姜一撩秀发,一边说一边转着圈,正准备优雅地趴到病床上时,琦琦忽然对着沈姜姜身后道:“秦医生来检查是吧?那我先出去了。”

沈姜姜浑身一抖,被自己的大长腿绊倒了,一头栽到病床上,闷哼一声捂住腰,该死的,她好像闪着腰了。

听着渐近的脚步声,沈姜姜一下仰起头,一捋秀发,侧过身背对着秦炎,单手杵着头,露出背部白皙的肌肤与诱人的曲线,看着跟前玻璃窗反射出的秦炎的影像哼哼道:“找我何事?”

“谁让你穿成这样的?”秦炎习惯性皱起眉,那是沈姜姜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我跟秦医生你很熟吗?秦医生你还想管我穿什么吗?我是明星,自然要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说着,沈姜姜另一只手还掐在腰上,显得背影更加妖娆动人。

身后的男人没了声音,沈姜姜心里犯起了嘀咕,莫非她刚才炮火开得有点儿大了?

“尾骨处还疼吗?”唰唰的落笔声不断响起,沈姜姜从玻璃窗上偷瞄秦炎一眼,哪晓得他也正在看她,她瞬间慌乱起来,只“哼哼”了两声表示回答。

“这里呢?”一只手摸上她的臀中间,沈姜姜浑身一僵,僵硬道:“没……”

“这里呢?”秦炎手移到了她的腰间一按,沈姜姜立刻号了一嗓子,整个人做投降状趴在床上,什么形象都没了。她本来因为拍戏,腰就一直不好,刚才又闪了,这会儿被他一按,眼泪都疼了出来。

秦炎眸光一敛,看着她腰间红起的一片,道:“你等我一下。”

还没待沈姜姜反应过来,秦炎就离开了,再回来时,手里拿着几张膏药。

那熟悉的膏药味让沈姜姜猛地扭过头尖叫道:“不要贴!”

秦炎凉凉地看向她,沈姜姜脖子一缩,有些害怕地软着声音吐出一个字:“丑。”她穿成这样就是为了他,现在他居然要往她风景迷人的背上贴膏药,那她还穿成这样干啥?

“你是要命,还是要漂亮。”秦炎眼尾一挑,道。

“要漂亮……”

话音刚落,沈姜姜就感受到自己腰上扒着两块东西,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秦炎,吐出一个字:“你!”

“穿病服,你也不丑。”秦炎凝视着沈姜姜道。

沈姜姜一愣。

琦琦進来时,沈姜姜正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笑得一脸荡漾,于是“啧啧”两声道:“这么开心?”

沈姜姜一记凛冽的眼神扫过去,琦琦立刻识相地闭嘴。她看了看沈姜姜道:“你别说,我还以为这秦医生长得那么好看,应该很风流,但是看他的朋友圈我翻到前年的都是一些关于医疗方面的东西,这年头……”

“什么?!前年?!”沈姜姜尖叫一声,拿出手机点开秦炎的微信,为什么她什么都看不到?!琦琦凑过去,看了看沈姜姜的手机屏幕,“咦”了一声:“他把你屏蔽了吗?”然后琦琦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沈姜姜。

沈姜姜快速地用琦琦的手机浏览完秦炎的朋友圈后,气得面目扭曲。他居然屏蔽她?亏她还大方地把自己的朋友圈对他开放了!

拉黑!沈姜姜心头只有这两个字。

3.沈姜姜,你可以出院了

穿着病服、戴着口罩的沈姜姜蹲在一群大妈中,听着谁家的儿子出轨了,又或者是谁家的媳妇被家暴了,心里一阵唏嘘,就算是剧本也不敢这么写啊。

“小姑娘你是来整容的吧?哟,现在的小姑娘啊,为了美,连命都不要了。我那个侄女前段时间割了一个双眼皮,结果贪图便宜,现在眼睛都闭不上了。”那大妈看到墙角里戴着口罩的沈姜姜,一副“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样”的嫌弃表情。

沈姜姜干笑两声,摸着自己脸上的口罩站起身迅速远离,害怕她们下一秒就会认出她来。

这几日琦琦帮她联系的那个老教授也回来了,所以沈姜姜一直都没看见秦炎的影子,无聊的她出来晃悠,偶尔听听社会新闻。

一看沈姜姜起身离开,刚才那个大妈摇摇头,道:“现在小姑娘都禁不起人说,你看看她的病服都穿成啥样了。”

大妈口中的“啥样”只不过是沈姜姜将病服穿成了斜肩装,就算是穿病服她也要穿出自己的风格。

沈姜姜漫无目的地晃着,突然听到背后一声“秦医生”,她一个激灵转过身,就看见身穿白大褂的秦炎停住脚步,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更衬得他目光深邃……斯文败类!

喊住他的是一个同样穿白大褂的女医生,沈姜姜一个激灵,就看见秦炎不知道跟那女医生说了什么,嘴角弯起,最后跟那女医生并排走了。

饶是她见了他这么多天,他都没有这样对她笑过。

“哟,你看晋医生又去找秦医生了。”女护士甲八卦道。

“你没听说过‘秦晋之好吗?”女护甲打趣道。

什么秦晋之好,沈姜姜面目扭曲,一扯自己的领口,露出自己性感的锁骨,怒气冲冲地跟了过去。

秦炎跟那晋医生在电梯前停住,因为距离远,沈姜姜并没有听见那个晋医生到底说了什么,不过那晋医生模样可爱,沈姜姜看得出来,秦炎很开心。

上学那会儿,他都是对其他女生“生人勿近”,现在他也会对另一个女人笑了。

电梯的门突然打开,眼瞅着秦炎跟那个晋医生要孤男寡女地共处一室,沈姜姜一个健步扑进秦炎的怀里,捂着心口道:“秦医生,我心口疼。”

她最近接了一部历史剧,出演西施,这“西子捧心”简直信手拈来。

“这……”晋医生愣愣地开口。

秦炎低头看了一眼怀中遮了大半张脸的女人,视线又移到她打开的领口,然后转向身边的人道:“这是我的病人。晋医生,你先上去吧。”

晋医生点点头,进了电梯。

当沈姜姜跟秦炎跟前的电梯和上时,沈姜姜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头枕着秦炎的胸膛,片刻享受。

“你不是心口疼吗?”

头顶传来男声低醇动听的声音,只是沈姜姜没时间去感受,立马从秦炎怀中出来干笑一声:“好像又不疼了,可能是我尾骨压迫神经,出现幻觉了。”

她步步倒退,恨不得立刻飞走。

“尾骨压迫神经?出现幻觉?”秦炎挑眉道,一步上前,高大的身影笼罩着沈姜姜。

沈姜姜咽了一口口水,他不会又要揍她吧?沈姜姜期期艾艾地道:“这、这里可是医院!”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沈姜姜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上学那会儿,她数学题不会就只知道抄答案,还美其名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秦炎知道后也是现在这种语气,抓着她抄了一百遍数学公式。

“医院?”秦炎的语气捉摸不定道,“医生管病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沈姜姜一时语塞,就瞅着秦炎的骨节分明的手就朝她袭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领口间却被人拢好。沈姜姜睁开眼睛低头,就看见秦炎将她的领口的纽扣全部扣好了。

“这里是医院,不是机场,没人拍你。”秦炎看着她道,漆黑的眼眸里情绪不明。

沈姜姜攥紧自己的领口,小声嘟囔着,他懂什么啊!

“沈姜姜,你可以出院了。”

秦炎的声音响在沈姜姜的头顶,她错愕地抬起头看着眉目淡漠的他,他让她走?

4.明星的生活也不如外表光鲜亮丽啊

沈姜姜最近狂发朋友圈,晒自拍、晒美食、晒剧组对她的关照以及粉丝送的礼物。虽然朋友圈里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但是这些只是想让一个人看到,那就是列表里像僵尸号一样的秦炎。

虽然口头上嚷嚷着要拉黑他,但是沈姜姜还是没有这么做,她以她的“宽宏大量”留着他,让他见识一下她幸福美满的日常生活!

距离她出院已经一个多月了,秦炎的朋友圈还是没有更新,也没有说找她问候一下她的尾骨有没有痛……

眼瞅着中秋节快要来了,沈姜姜的剧组给她放了半个月的假。不过沈姜姜天生是个死宅的人,尤其是成了明星以后,更让她一得空就窝在家里而不是出去玩儿。

琦琦打电话给她时,她正睡得昏天暗地。

“你最近怎么老是把去年游玩的朋友圈重发一遍啊?!”琦琦表示十分费解,“你要是还想去巴塞罗那你就去呗。”

“我这不是不出门就在朋友圈旧地重游了吗?”沈姜姜起床,她发这些无非是给秦炎看的。

“啧,没见过哪个明星像你这么懒的。对了,明天中秋节,别忘记在微博上给粉丝们送祝福。”琦琦提醒道。

“明天?!”沈姜姜脑中灵光一闪,那边琦琦正要训斥她是不是又忘记了,沈姜姜一把把电话挂断,翻出微信列表里的秦炎,开始琢磨着。

她要发一句祝福给他,而且这条祝福信息一定不能暴露是她刻意发给他的,要像是群发的!

沈姜姜琢磨了一晚上,终于在午夜零点发了简单的四个字“中秋快乐”过去。

然后她就盯着这条信息,一颗心敲锣打鼓地等着他的回复。

但是秦炎一直到第二天傍晚都没有回复,沈姜姜气到炸裂,她是谁?国民小花旦啊!他居然不回她信息,什么意思?!

沈姜姜气急败坏地扔了手机,从衣柜里拿出几件衣服,盛装打扮出门。她这三年来,除了过年,其他节假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挑一家高档餐厅,点个菜,发个微博,这个节日就算是过了。

一如往常,做好掩护的沈姜姜随便去了一家高档餐厅。上菜后,自拍才是重點,她对着镜头将自己跟菜拍了一张,然后又招来服务员帮她拿着手机,自己则两只手交握让服务员帮她拍一张特写。服务员见鬼一般看着面前的客人。拍完照后,沈姜姜开始编辑微博,按照琦琦所说给粉丝发节日祝福。想了想,她在朋友圈也编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

“跟闺蜜一起过中秋,也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发完后,她神清气爽地开始大快朵颐,自己的一只手就当是“闺蜜”的了。

她边吃边刷着手机,看着粉丝发的祝福跟微信里好友发的祝福。突然一条最新的消息置顶在列表第一,沈姜姜手一抖扔下叉子,连忙点开。

“中秋快乐。”

一模一样的四个字,让沈姜姜一险些热泪盈眶,三秒后又横眉冷对,他该不会是群发的吧?

沈姜姜想了想,回了两个字过去:“谢谢。”

这回秦炎回复的速度快多了:“跟闺蜜一起吃饭?”

沈姜姜看着这几个字,心中得意极了,他是不是一个人寂寞空虚冷呢?此刻需要她的关爱呢?

她勾起嘴角回复:“对的,你呢?”

就在沈姜姜盯着手机屏幕快望眼欲穿时,那边终于回了她一条:“我在相亲。”

“相亲?!”沈姜姜尖叫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脑袋里被炸得一片空白!餐厅里所有人看向她。

接着他又发了一条给她:“赶紧吃饭,别玩儿手机了,还有,坐下。”

似乎听见他冷冷清清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坐下”,沈姜姜愣了愣,然后猛地抬起头看向周围,果然,她的正对面,秦炎坐在那里也看着她,眼神揶揄,似乎在问:你的闺蜜呢?

沈姜姜的一张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

似乎秦炎的相亲并不顺利,对面的女孩很快就起身离开了。

“医生的生活看来很不尽如人意啊。”沈姜姜走到秦炎跟前酸道。

秦炎抬头看向她:“明星的生活也不如外表光鲜亮丽啊。”沈姜姜被噎到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气鼓鼓地看着秦炎。他的眼底忽然快速闪过一抹笑意,快到让她以为是自己眼花。

沈姜姜跟秦炎在路上并肩走着,沈姜姜打破平静故意道:“刚才那个女生我看着挺好的,怎么对方走了?”

秦炎眉头一皱:“我是替别人相亲。”

别人?沈姜姜的脸瞬间多云转晴,然后又道:“那你有女朋友了吗?”怕他误会,沈姜姜连忙又道,“我身边资源多,可以替你介绍一个?”

秦炎看着她沉默不语,沈姜姜有些尴尬地继续说道:“呃,我上次看到跟你一起聊天的那个女医生还不错,你们是在谈吗?”

“沈姜姜。”他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道,“你先脱单了,再来做媒婆吧。”

她先脱单?不好意思?她长得很像没脱单的人吗?!

5. 给我男朋友看一下腰椎

剧组给的假很快就过去了,沈姜姜一边拍着戏,一边与从罗马拍完电影回来的老友顾泽约吃饭。接下来她会与顾泽主演一部校园偶像剧,正好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拍拍照,提前为新戏预热一番。

顾泽是她出道后第一次独挑大梁出演女主角时的合作对象,也因为那部戏,让她跟顾泽一炮而红,成为最受年轻人追捧的情侣档。

当时她跟顾泽都是新人,公司为了让他们发展更好,就一直让他们以情侣档接综艺或者电视剧。网传他们俩已经在一起了,可他们只是私交很好的朋友。后来这两年顾泽离开了原先的经纪公司,他们这对儿荧屏情侣就没了后文。

如今他们俩又合拍一部戏,消息一传出,外界立刻轰动了。

如两家经纪公司预期的那样,打感情牌最能让粉丝内心激动。沈姜姜与顾泽的戏还没开拍,外面关于沈姜姜跟顾泽复合的消息就甚嚣尘上。

顾泽一边涮着火锅,一边看着沈姜姜道:“听说你前一阵子演艺生涯差点断送了,本来要看你最后一眼,蹭个热度,结果罗马那边的戏没有拍完。唉,现在倒是把我们的‘旧情炒热了,可把那些想追我的小姑娘伤透了心。”

“滚你的。”沈姜姜笑骂。

“什么骨科医生啊!医术那么好?这才多久你就生龙活虎,要不也推荐给我,我脊椎上次吊威亚出了一些毛病。”顾泽漫不经心地道,一口一块小肥牛。

沈姜姜眼前一亮,一拍大腿应道:“好啊!”

A市第一人民医院。

沈姜姜跟顾泽全副武装地出现在秦炎的办公室内,她已经提前跟秦炎打好招呼,会带一个朋友来看病。

一见到他,沈姜姜就摘下口罩,语气欢快地说:“秦炎,帮我男朋友看一下腰椎呗。”

“沈姜姜,我们还没有公布呢!”

“没事儿,没事儿,就因为熟人我才放心带你来的,他不会说的。”沈姜姜笑眯眯地在心里给顾泽点了个赞。

这两个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秦炎握着笔的手一顿,看向沈姜姜身边的人,嘴轻轻地抿起。

秦炎什么都没有说,按照流程开始给顾泽检查腰椎,反倒是沈姜姜一个劲儿地“心肝宝贝”地叫着顾泽,让他不要怕,把顾泽叫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死相!”沈姜姜一巴掌拍到顾泽背上,让他配合自己的演出。

秦炎拿过片子,斜睨两人一眼,才对着顾泽道:“可以起来了。”

顾泽立刻站起身,穿上外套。

秦炎上学那会儿视力很好,沈姜姜基本上没见过他戴眼镜,如今他脸上多了一副金丝眼镜,更显魅力。顾泽用手肘戳了她一下,让她不要走神,该关心关心他这个“男朋友”了。沈姜姜连忙回神道:“秦炎,我男朋友没事儿吧?”她故意将“男朋友”这三个字咬得格外清晰。

秦炎看了她一眼,道:“腰椎有一块骨头轻微凸出,若是及时治疗,再伤着,就会半身不遂。”

“啊?!”屋里面两人齐齐震惊叫出声。顾泽脸色一白:“很严重吗?!”

秦炎垂下头道:“演艺生涯中断吧。”

“啊!”顾泽又惨叫一声,就说不能来医院,这下什么病都有了!

沈姜姜也没想到会这样,她小心翼翼地看着秦炎道:“你确定?”

“现在做手術,在床上调养个一两年,应该就没问题了。”

“呃……躺个一两年他就过气了,有没有别的法子?”

顾泽在旁边狂点头。

“有。”秦炎眸子一沉。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俩分手。”秦炎的声音不大不小地落到沈姜姜心头,还没待沈姜姜回味其中滋味,顾泽就出卖她道:“我跟她根本不是情侣啊!”

秦炎没有诧异,而是看着顾泽道:“那就跟你的女朋友节制点儿。”

一句话,顾泽脸瞬间红了,场面一度很尴尬。他扭头跟沈姜姜道别,说:“我先走了。”说完,立刻脚底抹油跑了。

沈姜姜老脸也一红,倒不是因为秦炎的话,而是因为红秦炎看穿了她。

“关于你男朋友有女朋友这件事儿,你好像并不知道情?”秦炎挑眉看她,促狭之意十足。

沈姜姜一顿脚:“秦炎,你这个浑蛋!”不过……沈姜姜低下头细弱蚊蚋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秦炎抿嘴一笑:“你叫‘心肝宝贝的时候,余光可是一直看着我。”

沈姜姜的脸瞬间如火山喷发般,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沈姜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让我评价你的演技?嗯?”他的尾调微微上扬,带着三分蛊惑,七分意味不明。

她最爱的眉眼就这样直直地看透了她的心。

6.一纯属捏造,二已交给律师处理

沈姜姜觉得自己很没用,本来她这是一步步诱秦炎入坑的,结果当秦炎识破她的意图时,她自己先落荒而逃了。

当年她跟秦炎分手,只不过是因为年少时把未来想得太过于美好,最后却败给了残酷的现实。

因为好几次差点儿吃亏,秦炎不希望她踏足演艺圈,宁愿她什么都不干,他自己累一点儿去养她。而她不希望他在那时候的医院实习,因为她看得出来院长的女儿对他别有意图。

他们拼命证明自己的同时却要求对方更多,忽视了对方的心意,最后矛盾一触即发,分手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解脱。

她这三年来从未忘记过他,派人打听着他的消息,知道他来了A市,就只接在A市拍摄的电视剧。而摔下马去他所在的医院治疗,也是她授意琦琦的。她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他见面,怎么能不抓住?

后来知道他要相亲,马不停蹄地赶去,甚至想用假男朋友刺激他,可是当他真的问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时,她又害怕了,害怕这三年他对她的感情早就淡了,害怕他没有那么喜欢她了。

她也想过忘记他去找别人,但是分开后,千百个人似他,却终究不是他。

沈姜姜最近正心烦着,一条关于她跟顾泽去产检的消息惊爆了整个娱乐圈。

那组照片里面,沈姜姜跟顾泽全副武装地出现在医院,正是上次她跟顾泽去找秦炎时被拍的,只不过被娱记说成去产检。

沈姜姜原本以为这件事会慢慢平息下来,毕竟他们新戏开拍,大家都懂得这个炒作的套路。谁知道有人故意买水军黑她,说她跟顾泽不是去做产检而是去打胎,然后又扒出她刚出道那会儿,经纪人为了替她争取机会,带她赴饭局的照片,黑她人设已崩,跟圈内许多导演都有不正当的关系等。

事情从原本的情侣档——粉丝的春天到被带节奏开始狂骂沈姜姜,这一切只在一夜之间。

按照公司要求,沈姜姜发了一条微博:“一纯属捏造,二已交给律师处理。”配图附上给造谣者的律师函。

顾泽则转发了沈姜姜的那条微博。

《小暧昧》正常开始拍摄,因为是青春校园剧,所以拍摄地选在了A大。

这场戏是沈姜姜跟同学下课后在楼梯的转角遇见男主角顾泽,谁知道在下楼梯时,沈姜姜后面的一个群众演员狠狠地推了沈姜姜一把,嘶吼道:“贱女人,去死吧!”

沈姜姜下意识地扭过头护住自己的脸,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在场的导演、助理和顾泽都来不及反应,就看见沈姜姜整个人摔了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

場面一瞬间混乱起来,顾泽冲上去抱起沈姜姜,发现她的额头撞到了台阶,撞出一个大口子,鲜血不断渗出,双眸紧闭。

“顾泽,你怎么还护着这个贱女人!”那群演情绪激动,似乎是顾泽的私生饭。

“场助,将这个人拉住!这是哪里找来的群演啊?!”导演骂着场助,看着一拥而上的人大叫道,“还不快叫救护车!”

救护车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网络的传播速度,听闻沈姜姜被顾泽的狂热女粉推下楼梯后的娱乐记者闻风赶来,谁都想拿着第一手料。

秦炎也是琦琦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才知道沈姜姜的事情,琦琦在那边担心地哭出声,让他一定要确保沈姜姜没事儿。琦琦已经慌了,完全忘记了秦炎是骨科大夫而不是脑科大夫。

沈姜姜被送往医院时,巴掌大的小脸半边是血,因为失血过多虚弱地躺在担架上,秦炎看着触目惊心,内心是从没有过地慌乱。

7.沈姜姜,我养你啊

当沈姜姜醒来时,脑袋已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病床边上站着琦琦还有顾泽,见她醒了,顾泽松了口气,道:“你终于醒了,我还担心你这事儿要不要我搭上演艺生涯谢罪呢?”

还是熟悉的语气,沈姜姜缓了一会儿,刚要伸手摸自己晕乎乎的脑袋,琦琦大叫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碰,医生刚包扎好的。”

“我破相了吗?”沈姜姜试探性开口,自从当上明星后,她什么事情都是以脸为重。

琦琦犹豫了一下,开口说:“你别担心,医生说只会留下浅浅的疤,以后我们用遮瑕就好,再不济,我们去做个美容手术。”

“我还以为我会挂了呢?”

“哎哟!你可别乌鸦嘴了,呸呸呸!这件事可够我担心的了。”琦琦看着沈姜姜道,“不过你这事儿唯一的好处就是之前那些流言不攻自破,谁怀个孕从楼梯上滚下来孩子还没掉的?”

沈姜姜笑了笑。

“不过你知道最担心你的是谁吗?”琦琦一脸八卦道。

沈姜姜愣了愣,看到门口出现的那人。琦琦扭过头顺着沈姜姜的视线也看见了秦炎,她使了一个眼色给顾泽,顾泽就跟她出去了。

“头晕吗?”秦炎走到她跟前,将脖子上的听诊器挂在耳朵上,然后拿出另一头在沈姜姜的胸口探了探。

沈姜姜一僵,就听见秦炎喉咙一动开口道:“心跳有些快。”

她曾经最喜欢拿着他的听诊器趴在他的胸口听他的心跳,撩拨他的反应。

她抬头看向他,沙哑着声音道:“秦炎,从楼梯上摔下来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我的演艺生涯就此断了,该怎么办?”

她直直地看向他,毫不避讳,他们已经错过了三年,若是她再不戳破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层纸,怕是又会错过。

“沈姜姜。”他叫着她的名字,漆黑的眸子宛如浸在深潭中上好的宝石,“我在三年前就给过你答案。”

沈姜姜恍惚地想起当年刚出校门的他俩,某个睡不着的夜里在阳台吹风——

“若是我一直不火,一直跑龙套怎么办?”

“沈姜姜,我养你。”

沈姜姜眼眶一红,原来他早已给过她承诺。

“那你为什么在朋友圈屏蔽我!”

女人的脑回路总是让男人猝不及防。

秦炎看她一眼,道:“你的微信名叫什么?”

沈姜姜愣了愣,然后猛地一激灵,“嘿”了三声。

她的微信名叫——“杀死前任”!

秦炎番外

秦炎在与沈姜姜分手后的半年里患上了严重的胃病。那半年里他拼命工作,为的就是不让自己有机会去想她。不正常的作息,外加大量饮酒,让他的胃出了严重的问题。而就是那大半年的时间,沈姜姜红透了半边天,与顾泽组成荧幕情侣出双入对,出现在各大镜头前。

镜头前的沈姜姜总让他晃神,他曾以为会一直在他臂膀下躲藏的女孩终于证明了自己,可是他呢?他堕落、戾气,把自己折腾得完全不像自己。

他离开了沈姜姜一直让他离开的医院,来到了A市,慢慢地努力着。而沈姜姜依旧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他本以为这辈子两个人再无交集了,直到三年后的有一天,他被临时安排了一场手术。看见手术单上的名字,他怔怔地出神。

是命吗?是缘吗?

沈姜姜,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赞 (11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