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酥似宝(三)

上期回顾:秦言找人调查唐酥,并找来刷子对唐酥的公司暗中做手脚,逼迫唐酥来找自己,欲擒故纵的把戏里秦言撩拨和享受与唐酥的交战,秦言的母亲薛氏放心不下,与唐酥见面,却没想到唐酥对秦言没有半点儿兴趣……

薛氏不相信地看唐酥,不放心,道:“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的话,可以开口。”

唐酥道:“阿姨您真是太善良了,眼下我的确有一件事儿需要您帮忙。”她说着飞快地从包包地翻出一张名片来,递给薛氏,道,“这是我的公司,因为某些原因,我公众号都被查封了,您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我。”

捏着她的名片,薛氏看一眼,蓝鲸广告传媒,她道:“网络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夫人,您真是太善良了。”她感激地道谢,“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带着唐小果去祸害秦家的,唐小果和秦家,绝对没有半点儿关系,我会尽快地给唐小果找一个爸的。”

闻言,薛氏很难再怀疑她的诚意,她想起今日的娱乐头条来,如果唐酥和苏淮在一起了,她这样着急地同秦家撇清关系,倒是合情合理的。

陆家嘴,黑色的轿车将唐酥送到了公司楼下,她弯腰一再道谢,作别了薛氏,目送黑色的轿车离开,她转身上楼。

上了七楼,公司门口挤满了人,有记者有粉丝,还有同一栋大厦里瞧热闹的。远远地,唐酥停下来,转身拐进了卫生间,躲在卫生间里给小编打电话,问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

电话里,小编在一堆的粉丝包围里拼命地挤出去,一边挤一边回:“唐酥姐你可千万别回来,公司门口堵满了人,一群粉丝说要找你算账。”

“好的好的,公司里就辛苦你们了,年底给你们包红包。”她道谢,挂断了电话,坐在马桶上三秒钟的发呆,站起身来离开。

像做贼一样,出了公司她拦了的士去到唐小果的学校,已经是中午两点钟,幼儿园快放学了,校门口卖饼的卖面的卖糖的陆续推着摊子过来,她挨个吃过去,实惠又好吃,吃完东西坐在学校外面的花坛边看手机打发时间,校门口是陆续前来的家长,大家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侃,直到放学铃声响起,孩子蜂拥而出。

唐酥站起来,站在门口等唐小果,远远地瞧见人群里走出来的唐小果,他跟在班主任后面,乖巧地背着小书包,忽然看见了她,高兴得挥手一声大叫:“妈咪。”

唐酥笑着朝他走过去,忽然,人群里冲出一个女人来,不顾一切地冲向唐小果,疯了一样飞快地将他抓起来,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疯狂地叫:“我要见苏淮,我要见苏淮。”

“哇啊——妈妈——”

幼儿园里,小朋友们吓得哇哇大哭起来,老师们慌忙护着小孩后退,班主任吓得脸都白了,急忙道:“有什么话好好说,姑娘,你先把孩子放了。”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叫苏淮来见我,他欺骗了我的感情,他始乱终弃,他抛弃了我,他不要我了,叫他来见我。”女人哭着跟个疯子一样大叫,挥舞着手里的匕首抱着唐小果后退。

唐酥吓得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几秒钟的脑中一片空白,飞快地走过去,举着双手道:“你先不要激动,你想要见苏淮,你先放了孩子,我跟他换,你挟持我一样能够见到苏淮。”

女人认出了唐酥来,立即失控地一声尖叫,手里的匕首指向了唐酥,道:“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被苏淮抛弃了,你这该死的女人。”

见她将目标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唐酥继续道:“对,都是因为我,我跟苏淮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跟他情投意合,情比金坚,我们之间的感情,又怎么可能是旁人能够拆得开的。”

女人彻底被激怒了,双手握住了匕首朝着唐酥冲过去,尖叫道:“胡说,你胡说,我跟他才是情投意合情比金坚的,他是属于我的。”

四周的人吓得一声尖叫,女人持刀朝着唐酥冲过去,唐酥侧身躲开,抓住她持刀的手,一个过肩摔,将人摔倒在地,踢开了刀,将人摁在地上,扭头对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道:“麻烦帮我报个警。”

很快地,警察赶了过来,唐酥和唐小果也一同去了派出所做口供。警察局里,女人哭哭啼啼地控訴苏淮的始乱终弃,从苏淮出道到现在,她陪伴了他整整五年,虽然她的付出他全然不知,可是作为他坚实的后盾,他演的每一部电视剧她都有看,他做的每一场活动她都有支持,她甚至为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后援团,叫护苏宝。

“噗——”旁边,喝茶压惊的唐酥一口水喷出来,强忍着笑意慌忙擦拭被喷了一桌子的水,道,“抱歉抱歉,你们继续。”

笔录做到最后,女人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和故意伤人罪被拘留,唐酥带着唐小果从派出所里出来,派出所门口,叶琳开车而来,小小的轿车开得飞快,一个急刹车停下来,开门飞快地跑下来,一把抓住了唐酥,紧张地问:“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受伤?”

唐酥没想到叶琳会来得这么快,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叶琳这才想起什么来,一拍脑袋说:“快走,再不走等记者来了就走不了了。”说着,她拉着唐酥和唐小果上车离开。

唐酥勇斗脑残粉的视频在微博和各大网站疯传,视频传到了秦言手里,会议室里,他拿着手机,看着里面的视频,会议室里是正在讲解的项目组长。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垂眸看视频里将人一个过肩摔摔趴在地上的唐酥,然后回放。

她说,她和苏淮,情投意合,情比金坚。

好一个情投意合,情比金坚。

他目光凉凉地看着视频里的唐酥,一遍一遍地回放,嘴角一声冷笑溢出。

旁边,感觉到一股冷气的文森扭头,看见BOSS嘴角的冷笑,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手机里的视频,狐疑地歪头:BOSS最近对这个姓唐的女人,很上心呀。

晚上七点半,长达四个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薛氏又命人给文森打来电话,督促他盯着秦言,提醒他今日该回家了。

接完薛氏的电话,文森走进办公室里,敲门进去,秦言埋头查阅着邮件,头也不抬地问:“什么事儿?”

文森道:“秦总,时候不早了,夫人还在家中等您。”

“嗯。”他应一声,关了邮箱站起来,转身穿上衣服。

回家的路上,文森开着车,抬头看一眼后视镜里翻着手机邮件的秦言,说:“秦总,唐酥那边,网站已经解禁了,听说是夫人找人去处理的。”

他的母亲插手了?

后车座上,秦言手机收起来,抬眸看向前面。

也就是说,他的父亲,终于按捺不住了。

凛冬的上海夜晚极冷,秦言坐在黑色的轿车里驶入紫玉山庄,别墅门口一如从前地薛氏拥着裘衣翘首等候,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一次,她身边还站了一个人,乔薇。

乔薇穿着正红色的呢子大衣,如墨的长发倾斜而下,脸上涂着薄薄的妆容,朱红的唇微扬,目光灼灼地看着驶入的轿车,直到轿车停下,车门打开,她踩着黑色的皮靴走过去,望着秦言,道:“阿言。”

“嗯。”秦言应一声,踩着结冰的地面朝着薛氏走过去。

薛氏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饿不饿?今天乔薇主厨,可惜你爸不在家,不然他一定会很高兴。”

乔薇笑起来,跟在后面,踩着高跟鞋跟着走进去。

明亮的屋子里,灯光璀璨,薛氏挽着秦言进饭厅入座,三个人坐下来,刘姐忙着上菜,一共十道菜,装盘装得极为讲究,一看就是出自乔薇的手。

乔薇做饭,无论是色香味都力求完美,一如她做人做事,十分的事情绝不做到九分,也正是这样的性格,令她在秦家能拥有无法取代的地位。

秦义康与薛氏看乔薇,就像看未来的媳妇一样,从工作能力到为人处世,她的每一样,他们都分外欢喜。

她是他们为秦言定制的未婚妻,她处处都好,样样都棒,可是偏偏秦言,无动于衷。

饭桌上,乔薇优雅地笑着,给秦言夹菜,道:“听阿姨说,你最近经常出差,难得在家吃饭,多吃点儿。”

他淡淡地应一声,抬眸問薛氏,道:“听说你去找唐酥了。”

薛氏笑一声,道:“是啊,原本是想看一看这些年她过得好不好,结果反而还羡慕起她来,看样子,她的日子过很不错。”

乔薇含笑道:“听说,她要和苏淮结婚了。”

他吃饭的筷子停下来,目光寒若秋水,淡淡地问:“是吗?”

乔薇笑着说:“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是叫人意想不到的,比如苏淮居然成了个一线影星,比如唐酥居然还活着,但她和苏淮在一起这件事儿,却不叫人觉得意外,我记得当初在唐酥同你交往的时候,劈腿的对象似乎就是他,苏淮,是吗?”

她说着,黑色的眼眸如一汪深潭,静静地注视着他,他平静的脸上不见一丝表情,没有回答,吃饭。

薛氏打破着僵硬的气氛,说:“吃饭的时候就不要提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吃吧,饭菜都要凉了。”

“多吃点儿,阿言。”乔薇笑着,将天妇罗夹进他的碗里,笑吟吟地看着秦言面无表情地夹起它,“咔嚓”一声,咬碎。

吃完饭,刘姐开始收拾打扫卫生,乔薇陪着薛氏坐在客厅里喝茶,秦言进了书房,继续处理邮件。

楼下电视机的声音很大,两人聊天的声音也不小,他坐在书房里,薛氏的笑声时不时地传来,两人不知说了什么,乔薇笑着娇嗔一声:“阿姨。”

这时,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秦义康的声音传来:“乔薇来啦。”

“秦叔叔好。”乔薇礼貌的声音响起。

书房里,秦言面无表情地听着楼下的声音,拿起手机,打开了唐酥的公众号,浏览里面的文章。

唐酥的公众号里,除了一些八卦新闻就是一些没有营养的鸡汤文,做这种东西,能赚多少钱?

在看到一篇关于明星婚外出轨的新闻时,稿子的结尾处加上了小编的看法,小编表示,似这种背叛婚姻劈腿的行为,不仅对不起女方,更对不起孩子,小编呼吁,作为明星偶像,请起一个好的榜样作用,把好风向标,还社会一个积极向上的良好风气。

他扶着下巴,垂眸凝视着新闻,点评:听说,贵公司的主编打算挟子劈腿,始乱终弃。

这时,书房门被打开,秦义康走了进来,见他坐在书桌前看着手机,于是皱眉,道:“乔薇来了,为什么不下去陪陪她?”

他面无表情地锁屏手机,道:“秦家的人,什么时候成了三陪了?”

“你说什么?”秦义康气得一声怒喝。

这时身后乔薇走过来,笑着说:“秦叔叔,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过几天是家父的生日,还请务必赏光。”

“一定,路上小心,让司机送你回去。”面对乔薇,秦义康脸色缓和下来,点头道。

“好的,谢谢秦叔叔。”乔薇说着,抬头对秦言微笑道,“阿言,我回去了,过几天见。”说完,她挥挥手,含笑离开。

秦义康目送乔薇离开,站在楼上,看着乔薇走出大门,直到听到轿车离开的声音,他转身进书房,黑着脸坐下去,说:“你母亲已经和姓唐的那个女人交过锋了,是个厉害的角色,不图钱不图名,闷不吭声的人咬起人来,才是最疼的。”

秦言抬眸,看坐在自己面前的父亲,凉声道:“就算是咬人的老虎,父亲也有办法叫它开不了口,不是吗?”

从小到大,有什么问题是他的父亲解决不了的?他能为他扫清一切障碍,不动神色地,叫他以他满意的方式发展,他能为他解决一切麻烦,包括那些他不曾知道的麻烦。

如果不是遇见了唐酥,他恐怕至死也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已经可以打酱油了的儿子。

他的父亲,还是一如当初地喜欢掌控,从前他尚年幼,许多事情都不懂,所以无论他为他做了什么,他都毫不知情,可是当真相分崩,呈现在眼前的,是触目惊心后的胆寒。

秦义康皱眉,问:“你是在怪我多管闲事吗?”

“不敢。”他面无表情地垂眸,温顺一如往昔。

秦义康一声冷哼,站起身来,道:“我不希望听到任何一个有损秦家形象的新闻,唐酥也好,唐小果也罢,绝不能成为秦家的丑闻,明白吗?”

“明白。”他安静的眸中没有半点温度。

秦义康满意地“嗯”一声,转身离开。

翌日清晨,早上八点钟,凛冬的太阳灿烂地铺了一地,高耸的办公大楼里,透过透明的窗户,掷入狭小的办公室里。暖气蒸腾的办公桌前,唐酥一脸呆滞地将被刷爆的留言区往下拉,一夜不见,她的公众号人气暴涨,这一次没有作弊没有陷害,有的,是一条引爆全场的留言:听说贵公司主编打算挟子劈腿,始乱终弃。

苏淮事件已经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在这节骨眼上,居然有人在她的文章下留言,将箭头直指她和唐小果。她的公司,另辟蹊径地要爆红了?

挟子劈腿?始乱终弃?

下面跟着追问的是一群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有记者有粉丝,还有原本就为数不多的读者。

“唐酥姐唐酥姐,咱们的读者用户量达到十二万啦!”门外,握着手里的小编兴奋地跑进来大叫。

她被吓了一跳,安抚受惊的心说:“我知道,不要大惊小怪,赶紧更新。”

“是。”小编说着,斗志昂扬。

唐酥眯眼盯着引爆评论区的ID:QY。有种不祥的预感。

打开了微信,她尝试着添加了秦言的手机号,在通讯簿里找到了对方的微信名称:QY。

QY,秦言,果然是他。

她小脸顿时黑下来,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过去骂人,可是转念一想,那人从来都是刀枪不入,口才上面,她不是对方的对手,且骂人一句并不能伤他半分,两兵交战,一针,就得见血。

冷静下来一想,她收起手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起来,回复:有吗?本公司都不知道的事情,作为东城集团的脑中,您是怎么知道的?

一言既出,评论区下面掀起了滔天的巨浪。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多,时间和空间挡不住一颗颗八卦的心。

很快地,有人将唐酥与秦言的那些陈年旧事挖了出来,大胆的猜测在网上展开,甚至有人将唐小果与秦言联系到了一起,有好事者专门开了分析贴,将秦言和唐小果的照片摆在了一起,一大一小的两人,不用亲子鉴定证明,要多相似有多相似,就连眉间不屑的神情,也是如出一辙。

互联网时代,键盘之上真相夹杂在流言之中,明明是苏淮与唐酥之间的绯闻,加上一个秦言,事情开始朝着无法掌控的趋势发展。

下午一点钟,吃完午饭的唐酥从外面回来,手机忽然响起来,是叶琳。

“唐酥,苏淮出事儿了,网上有人把乔笙的死和苏淮编排在了一起,说苏淮是因为杀害了乔笙而被抓坐牢的,我联系不上苏淮,他经纪人手机直接关机了,现在怎么办?”电话里,叶琳焦急地问。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乔笙的死跟苏淮有什么关系?苏淮当年坐牢是因为打架误伤了人,又跟乔笙有什么关系?”她顿时急了,作为一个整日里编故事排新闻的媒体主编,她比谁都清楚互联网时代,流言对一个明星的杀伤力有多大。

叶琳说:“唐酥,你有沒有想过,其实苏淮也好乔笙也罢,当年的那些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能够将这些事情编排在一起的,必然是对那些事情极为了解的人。”

叶琳的话说到这里停下来,点到为止不说破,当年的那些事情,了如指掌的是参与了其中的那些故人,比如她,唐酥,苏淮,比如秦言。

握着手机,唐酥脑子里是几秒钟的抽空,五年前的那一幕又在眼前闪过,那时候,探监房里隔着厚厚的防暴玻璃,宛如困兽的苏淮红着眼睛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将他送进来的人,是秦言。

她喜欢上的那个人,从来就不是善类。

挂断了电话,她转身疾步出去,下了楼,拦了的士直奔东城集团大厦。

而与此同时,恒亚集团CEO办公室里,秦言身着黑色的西装马甲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头发整齐地往后梳起,面前是一套上好的紫砂茶具,他挽着袖子,优雅地冲着茶,道:“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中国人之爱茶,早已深入骨子,喝茶就像做人,急不得,燥不得,讲究的是一个火候,而这一点,作为晚辈,秦言远不及陈总。马来西亚的清水项目,陈总打算怎么办?”

秦言的来访陈远心知肚明,马来西亚的项目他们报出的价格已经是极限了,可是鲁本公司却迟迟不肯签约,陈远以为这中间是秦言做了手脚,鲁本公司抱着抬价的心态吊着他们不肯松手,如果价格再抬高下去,项目的预算将会超支,超出了公司的承受范围,这个项目很有可能就拿不下来了。

陈远笑着道:“我们怎么办,还得看秦总你打算怎么办呀。”

一杯茶冲好,秦言垂眸,端着茶杯递过去,道:“不如,你我合作。”

一个人的天下,怎可能与他人分食。

陈远接过茶杯,漫不经心地道:“哦,你说说看,怎么个合作法。”

秦言身后,文森将合作方案递了上去,五十多岁的陈远戴上眼镜,低头细细地看起来。

暖气中的房间里温度宛如炎夏,秦言垂眸淡然地调着茶,单手松了松领口,端着茶杯站起身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楼下川流不息的长街,金色的阳光明媚灿烂,可是他比谁都清楚,凛冬的阳光,没有温度。

同陈远的谈话一直持续到晚上六点多,离开时陈远热情地邀请他下楼一起用餐,他穿上黑色的大衣,微笑道:“改日吧,今日还有事情。”

“好,那就改日吧,秦义康能有你这样的儿子,应该是他的骄傲啊。”陈远由衷地感慨道。

对于这样的赞美,秦言礼貌地笑了笑,告辞转身离开。

从恒亚公司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然天黑,黑色的轿车如一头敏捷的猎豹跃入长街,感觉四肢有些乏力的秦言躺在后座上闭目养神,文森看一眼后视镜里的他,问:“BOSS,直接回家吗?”

他闭着眼睛,疲惫的应一声:“先回公司。”

“是。”文森应一声,驱车朝着公司的方向而去。

东城集团大厦的门外,唐酥裹紧了羽绒服低头耐心地等待着,公司的人告诉她,秦言出去了,她找不到秦言,也不找不到苏淮,只能呆在这里守株待兔。

从中午等到了天黑,她穿着墨绿色的羽绒服,低头坐在门口的花圃边缘发呆,黑色的轿车忽然驶来,她被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惊醒,抬头看过去,迅速的站起身来。

黑色的轿车在前面停下来,文森开门下车,飞快地往秦言打开了车门,他踩着黑色的皮鞋下车,站起身来,感觉头有些晕乎,身体有些发热,似乎是发烧了。

他朝着公司里面走去,身后唐酥疾步跑过来,叫住了他:“秦言。”

他停下来,扭头,见到她,他疲惫的脸色缓和了些,道:“到我办公室来。”说着,他扭头走进去。

唐酥跟在他身后,一路上抿唇不语,心事沉沉,虽然说无凭无据地她不该这样地怀疑一个人,可是苏淮出了事儿,她第一个能够想到的,只有秦言。

电梯里,她与秦言并肩而立,他修长的身体挺拔,表情平静地看着紧闭的电梯门,脸色却有些苍白,低头咳嗽两声,一抬头,电梯门被打开,他领着她去自己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他脱掉外套转身去倒水,问:“找我有什么事?”

她说:“有人在网上发帖,将苏淮和乔笙的死强行地扯在了一起,这件事情,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他给她递水的手收了回去,喝一口,冷漠地抬眸看她,道:“你怀疑我?”

她心虚地避开他的眼睛,看向别处,说:“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苏淮好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希望因为那些陈年旧事,毁了他的前程。”

他叹一口气,觉得讽刺,凉声道:“唐酥,从前现在,你的心,始终都只在苏淮一个人的身上,你说你喜欢我,可你真的有喜欢过我吗?哪怕一次,你真的将我放在心上过吗?”

她望着他,回答以沉默。

他一口,将杯中的热水饮尽,仿佛不知滚烫一样,手中杯子掷入垃圾桶中,坐下来,面无表情的脸耽视她,道:“言归正传吧,唐酥,你和苏淮办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办到,苏淮的危机我可以帮他解决,但我们须得谈一谈。”

谈什么?

唐酥黯然地低头,难过的情绪有些难忍,低声问:“谈什么?”

他和她之间,还有什么是可谈的吗?

他说:“不谈情,我们谈谈钱。”

几秒钟的晃神,她抬头,他说:“四百万,我帮他解决所有的麻烦。”

她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天文数字,问:“泰币?”

他说:“人民币。”

四百万,人民币?

她皱眉沉思着歪头,问:“你这算不算趁火打劫?”

他改口:“五百万。”

她急忙举手,连声说:“好好好,四百万就四百万,但我得先问问苏淮。”

他抬手看一眼时间,说:“我给你十个小时的时间,明天早上六点钟,想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她急忙掏出手机,问:“你电话号码是多少?”

他伸手:“手机给我。”

她把手机递过去,接过她的手机,不等她开口,他熟练地解开了她的手机密码,冰冷的眼中悄然染上了一抹暖意,203612,是他和她的生日组合,读书的那会,她将所有的密码都换成了这个数字,告诉他,如果有一天她死掉了,就拿着她的银行卡和密码,去把钱全部取出来,那是她留给他的遗产。

打开她手机的黑名单,在里面果然找到了他的号码,他将号码存入她的手机,若无其事地递给她。

“想明白了给我打电话。”他说着,重重地咳嗽起来,咳得苍白的脸泛红。

她皱眉,疑惑地看他。

他感冒了?

他淡漠地站起身来,去取外套,道:“我还没吃晚饭,陪我吃晚饭。”

看了眼时间,她皱眉,略微的沉思,抬头说:“好。”

他松了松眉,拎着外套带她出去。

出了公司,他驅车带她离开,选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带她进去。

料理店里,都是一些生冷的东西,他拿着菜单,几乎将菜单里所有的东西都点了一遍。

生鱼片,刺身,寿司,冰镇鲜贝,帝王蟹,炭烧,油炸,清酒,应有尽有。

她默默地看着那些端上来的菜,感慨,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在吃饭呀,是在找死。

明明是一个感冒的人,却尽吃一些生冷刺激性的东西。

他垂眸解着蟹腿,剪开了肉,将蟹腿肉递给她。

“谢谢。”接过蟹腿,她低头心不在焉地咬一口。

忽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她下意识地看过去,亮起的屏幕里跳出“乔薇”两个字来,她愣了愣,旋即收回目光。

他拿起手机看一眼,皱眉,说:“我出去接个电话。”他说着,站起身来走出去。

她咬着蟹腿扭头看他走出去的背影,思绪一阵恍惚,从前,也是这般,乔薇一个电话,他便能从她身边离开。那时候,秦义康说,恋爱不分对象,可是婚姻却讲究门当户对,论身家论地位,她没有一样比得过乔薇,唯一能比的,是一颗她所谓的真心,可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就是人的真心呀。

门外面,他低声同乔薇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咳嗽起来。

她的真心,从来都是最廉价的。

可那却是她能给他的全部啊。

她站起身来,穿越过他的背后,走出去,出了包间来到柜台前,对走来的服务员道:“可以煮一壶生姜可乐给北极风包间的客人送过去吗?”

服务员道:“可以的,小姐。”

她想了想,道:“顺便再点一碗清粥,谢谢。”她说着,掏出了银行卡,道,“先买单吧。”

付完账,她推门出去,已经是晚上十点钟,路上行人不多,她站在路边,拦一辆的士,上车回家。

包厢门口,秦言打完电话回来,房间里空无一人,她走了?

他皱眉,坐下来,捏着手机想要给她打电话,可是看着手机屏幕,他陷入沉思中,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无论何种境地他都从来未曾害怕过,可是现在,面对唐酥,他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瞻前顾后,思前想后。

这时,门外服务员端着煮好的生姜可乐和粥进来进来,端在桌上,他道:“我并没点这个。”

服务员笑着说:“这是刚刚离开的那位小姐点的,请您慢用。”

他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生姜可乐和清粥,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喝一口,味道不错。

十点钟的长街,昏黄的街灯不断地后退,的士车里,唐酥再次拨打了苏淮的手机,还是无法接通,她于是给他的手机QQ微信留言,她不知道苏淮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他打算怎么办,好的绯闻能够造就一个明星,而坏的流言足以摧毁他的全部。

她正发着信息,一个陌生的号码呼入打过来,接通电话,电话里苏淮一如从前的调笑声传来,道:“怎么啦,小老婆,担心我啦?”

听到他一如从前的声音,她松了口气,说:“你没事儿吧?为什么手机一直关机?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有多担心?”

他说:“抱歉啦,这几天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为了避免狗仔队的追踪所以我换了手机,以后打这个号码找我。”说着他停下来,安慰她,“网上的那些事情你不必在意。”

她说:“一连串两个负面消息,你消化得掉吗?秦言说,他有办法帮你解决所有的麻烦,只是……”

电话那端,他打断了她的话,问:“你去找秦言了?”

她应一声,说:“他说他可以帮你解决麻烦。”

一声凉笑,苏淮道:“麻烦是他制造的,他当然知道怎么解决了。”

下期预告:接机口处,乔薇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与秦言并肩而立,远远地乔父从出口处走出来,他穿着黑色的大衣,身边是跟随的助理,见到秦言,他眼神变得柔和起来,秦乔两家的婚约是已定的事实,秦言与乔薇的关系只差一纸婚书的约定,在乔父看来,秦言便是他乔家未来的女婿。

赞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