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女时代

小锅

前几天刷微博,看见韩庚晒了自己和沈昌珉的合影,我眼含着热泪(……),把照片发给曾经的大学室友——

“快看,我们少女时期的男神多年后再次合体了!”

“啧啧,我家昌珉欧巴还是很帅呀,只是脸好像变得有点儿不一样了。”

“不过也正常,毕竟年纪也上来了嘛!我理解的!”

我“噼里啪啦”地发了一长段话过去,独自沉浸在自我感动的氛围中。

一分钟后,室友冷漠地回复我:“你看仔细点儿,这个是金在中。”

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的好友群里有个传统节目,大家聊着聊着会突然开始发对方的老照片,差不多都是学生时期的黑历史。

比如,骨瘦如柴(……)的丐胖,胸前别着一朵大红花,像个新郎一样。他说,这是他初中时候的照片……真没想到他初中时就已经一脸沧桑。

比如,戴着牙套的朵爷。那个时候她还叫“牙套朵”,每次饭后都要像个中年大叔一样,慢悠悠地剔牙套。

最惨不忍睹的照片,还是我的。

我大学的时候,是个“非主流”少女,顶着一个“爆炸头”,头上别一排五颜六色的发夹,涂着黑色的指甲油,整个人就是个行走的调色盘,却自以为走在潮流的尖端。

那个时候,朵爷她们专业的摄影课开始了,她买了一个小小的胶片机,阳光正好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学校后面的徐特立公园里拍照。

她唯一的模特就是我,她还把所有的照片都洗出来了,珍藏在床底。

后来有一次搬家的时候,我看见她拿出了那沓照片,直接就跪下了。

我当场发下“毒誓”,我会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珍惜她、爱护她,永远不说她的坏话。然后求她快把这些照片打入冷宫,一辈子不要拿出来见人。

现在微博上常常收到小读者的私信,问我怎么才能学会化妆。

我想了想,我开始学化妆,應该是大一的时候吧。

因为是传媒学校的学生,学校里来来往往的女生大部分都浓妆艳抹的,令我心生向往(……),回寝室下载了好多台湾的美妆节目,边看边学。

一开始总会走弯路的。我也画过毛毛虫一样的眉毛,眼屎一样闪闪发光的卧蚕,或者绿色的眼影……还为了黏好一只假睫毛,在寝室里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后来我开服装店卖衣服,周围的店主也是这样打扮的,导致我觉得画这种妆才是真正美少女该有的样子。

直到后来服装店倒闭,来这里当编辑。

我本以为编辑部是那种,人人都画着精致的妆,手里端着一杯星巴克咖啡谈工作的地方,结果来了一看——每个人都素面朝天,额头上还泛着油光。

这群不化妆的人,后来还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妖姨妈妆”。

以至于很多跑来公司玩儿的读者,都特地来看我的妆到底有多浓。

哎呀,其实说句公道话吧,我妆前妆后的差别,还真的蛮大的。

(满意了吧。)

现在有个形容女孩子的词,叫“少女感”,它无关年龄和外表,只要你有一颗不想长大和变老的心,依然对世界抱有幻想,对未来充满好奇,从不缺乏活力。

“少女”这个词,本身就是自带柔光,闪闪发亮的呀。

赞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