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湖风未识

阿列

诣行在长乐坊住了八天。客栈斜对面是座大宅子,朱门前常有来访的贵客,踩着下马石落地,整整衣冠,直背挺胸,在仆从的簇拥下神神气气地上台阶入大门。

尉迟府车来马往、权势依旧,三姑娘尉迟媛的死似乎是百八十年前的事,已无人再提起。明明不过是四年前的事,他们忘得真快。诣行一手握拳搭在窗棂上,眺望那座飞檐高阁。三姑娘生前最爱登阁吹笛,笛声随风断断续续地落到府墙外、落进行人耳中。当年诣行亦从尉迟府前经过,闻笛驻足,静立听了好久。

尉迟媛死得蹊跷,似被妖物吸干精血而亡,尸身干瘪可怖、旧容难辨。诣行查了四年,终于弄清了她的死因。今天是她的忌日,遥遥拜祭完便离开吧,他想,还要去找魔物的下落。

出神间,窗外“哗啦”一声不知掉下来个什么东西。诣行将手按在剑柄上退了一步,仔细一看,是个穿桃红襦裙的姑娘,倒挂在窗前笑嘻嘻地看他,如云的发髻摇摇欲坠,两只手柳条似的晃晃荡荡。

“诣行,拉我一把。”她伸长了手想抓住窗内人,诣行侧身躲开,冷冷地盯住她。

姑娘“咦”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红扑扑的脸:“我是风芽啊,不认得了?”

“我不曾见过你。但观你魂魄粹然无垢,不像邪物,应该不会害人,我不杀你,你速速离去。”

风芽愣了半晌,随后咯咯咯地笑开,拍着手道:“你果真不记得了。我不是邪物,是魔物,要杀人的,你还不快快收服我。”

“不像邪物,像个傻子。”诣行不和她纠缠,转身便走。风芽见他不搭理自己,只好努力抓住满是灰尘的窗框,腿上一松劲,整个人啪地摔在墙上。然后,她抱着窗框手脚并用,好不容易滚进房中,还未站稳又一阵风地扑向刚走到门边的诣行,脏兮兮的手死死抓住他的衣裳:“你要去哪儿?带上我!”

诣行从未被女子这样搂抱过,脸颊、耳根都烧得通红:“松手!”

风芽不松,反而挪着脚尖来到他面前,手依旧像金箍一样困着他。诣行刚要挣扎,风芽忽然松开手跳起来,捧着他的脸“啵唧”亲了下去。少年如受了惊吓的鸟兽般扑腾,一掌把风芽扇出好远。扇完他懵了片刻,又急急跑到面朝下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姑娘身边。

“风……风芽……”他懊恼地唤了一声,“抱歉……”

他的手伸出刚碰到风芽的身体,便被一把抓住。风芽抬起还流着鼻血的脸,两眼炯炯有神,屈膝爬起来凑近了道:“早就想亲你了,今日终于夙愿得偿。再来一口?”

还没亲到,她又被甩飞了。

诣行离开长乐坊的时候,风芽紧紧跟在他身侧,两只手牢牢抓着他左手的衣袖,目光一寸不离地盯在他脸上。她简直是个无赖,骂也骂不走,打又打不得。诣行头疼得不行,揉揉额道:“你别一直盯着我,旁人见了会觉得奇怪。”

“你不能丢下我。”风芽一双黑溜溜的眼瞪大了,仰着头,嘴微微嘟起,等着他回答。

诣行实在受不了行人的目光,咬牙道:“好……”

得了保证的风芽终于移开眼,好奇地东看西瞧——人间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新鲜的,连小摊的蒸笼冒出的白气都让她惊讶得张大了嘴。

“是雾气哎,里面蒸着龙吗?”

诣行看看她不知何时抱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皱眉想,傻里傻气的无赖。

路上恰遇上某家人送葬,白幡布在风中哗啦啦地飞,诣行拉着风芽让到一旁。风芽见他们哀哀地哭,问道:“他们怎么了?抬的大木箱子里装的什么?”

诣行看傻子似的看她,好一会儿才答:“他们的家人过世了,木箱子叫棺材,装的是遗体。”

风芽想了好一会儿,低头说:“你死的时候,我没有把你装棺材里……我想着你喜欢水,就把你沉湖了……”

诣行不搭理她。他常听不懂风芽在说什么,毕竟傻子说的话傻子才懂,他又不傻。

“你昨晚拜祭的那个人,当时也是躺在棺材里,由家人哭着抬走吗?”

诣行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嗯,她叫尉迟媛,我曾答应她去年冬日梅花开时娶她,可她没能等到……我查了很久,才知道她那死狀,应是被虞非剑杀害的。而虞非剑为荒南一条穷凶极恶的大白龙所有,我要去荒南为她报仇。”他认真地对风芽道,“你缠着我有何目的,我不计较,傻子做事一向没有缘由。只是荒南路远,其间千难万险,我虽修行二十载,遇上厉害的妖鬼亦是自身难保,到时可顾不上你。”

风芽和他对视半天,无比正经地说:“我不是傻子!”

诣行扶额,和这人说话好累。

“你忘了前事,我没忘,可就算我说了,你也只当我胡诌,是不是?”

“是。”诣行如实回答。

风芽的手从他的袖上缓缓滑落,又缓缓抬起抹了抹眼睛:“你找不到大白龙的,杀害尉迟媛的也不是大白龙。哪,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个能打听到真相的地方。”

诣行自然不想跟她走。但风芽没给他拒绝的机会,翻身跳到他背上,伸手摇摇一指:“往南,往南!”他被突然一压,不自觉地微微弯了腰,正想把这小傻子扯下来时,眼前的长街忽而腾起浓浓的白雾,行人与房屋渐渐消失,鼎沸的人声也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

片刻后,南边传来阵阵清脆悠远的铜铃声。

“往南走,诣行。”快要掉到地的风芽往上又爬了爬,抱住他的脖子,道,“此处道路埋着神火火种,我踩一脚就会死的。”

“你让我背着走,是要我替你送死?”

诣行虽这样说着,手还是探到了背后。白雾很大,脚下土地松软,诣行每走一步都极其小心。风芽骑在他背上,哈哈笑了两声:“翻身做主人咯!驾!诣行跑起来!驾!”

诣行想,要不把她摔下去、就地埋了吧。

铃声近了,雾越来越薄,诣行望见高大的青砖城墙时有些恍惚,这不是长安城的城门。

望楼上挂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灯笼,灯光所照之处,白雾如遇到明火的冰雪般化开。城门无人把守,门前立着一根竹棒,挑了面黄旗子,旗下一串铜铃无风自响。那是指引迷途人回城的引路旗。

进了城,走了好一段路,路上行人皆不似凡夫,长角长尾巴的、骑麒麟狂奔的、蹲在屋顶泼水化云的、浑身青绿有两层楼高的……诣行虽修行二十年,平日所见再古怪也不过一两只小妖小鬼,如今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心下有些焦虑,背上这小姑娘会不会把自己卖给某只妖怪?

风芽舒舒服服地趴在他背上,让他左拐右拐穿街过巷。街边彩楼灯火辉煌,欢声歌声慢慢悠悠飘满城中,有喝得醉醺醺的白衣女子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索性依偎在他胸前咿呀乱语,葱段般的手指在他脸上乱摸。诣行背着人,腾不出手阻止,只能闪躲。

风芽气极了,从他背上跳下,一掌推开那女子,吼道:“臭狐妖,滚开啊!不然我揍你!”

白衣女子吓得酒醒了大半,看到风芽眼中的怒气时身子一颤,连忙转身摇摇晃晃地跑了。

风芽两手叉着腰,气得嘴鼓鼓的。这座城住的大多是遭贬的神仙、求魔不成的鬼妖物怪,乱得很,她要看好诣行。诣行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问:“能下地了?”

风芽的气势瞬间熄灭,支支吾吾地道:“过了城门就能下地了……反正你以前也经常背我……”

诣行不说话,似乎是生气了。风芽低头去拉他的手,他任由她牵着。

过了坊门,两人来到一家门前挂着蓝色绸布的铺子前,掀帘而入,里头灯火暗淡,一只白耳大猿伏在柜上呼呼大睡。风芽低声对诣行道:“这是狌狌兽,知晓过去事。”说着,她屈指叩了叩木桌,喊醒睡得正香的狌狌。狌狌半睁开困倦的双眼,打了哈欠坐直身子,脑袋依旧耷拉着,眼皮也耷拉着,像个疲倦的老者。风芽从袖子里摸出一小坛酒,狌狌的眼立马圆了,用长指甲戳了戳坛子,从喉咙深处发出愉悦的咕噜声。

那是从荒东买来的上好果酒——这家铺子做生意不收钱、只收好酒。风芽指了指诣行道:“他想知道关于荒南那条大白龙的事,带着虞非剑的那条。”

狌狌抱着酒坛子,拍开封泥,狠狠地吸了口酒气,露出满足的神情。

它喝了一大口酒,请二位客人坐了,翘着腿慢条斯理地说起大白龙的过往。

大白龙原先住在奄寻山的奄寻湖中,众人不知他的名姓,便以山湖之名喊他“奄寻”,虞非剑和它是荒南众人心头恐惧与憎恨的对象。数百年来荒南无主,一团乱糟糟,奄寻不知何时也入了魔道,屠戮了不知多少生活在荒南的神鬼,最后被仇家联手杀死在荒海边,尸体被海水浸泡了半个多月,龙鳞被风吹日晒渐渐脱落,很长一段时间海边总能看到拾捡白花花龙鳞的孩童。

它的虞非剑不知去向。很久之后,有人在奄寻山见到过一个瘦弱的姑娘,拖着柄长剑艰难地行走在荒草间,后面跟着个鬼魅般阴气森森的男子,两人一直走到茫茫山岚中去。

诣行问:“那姑娘是奄寻的什么人吗?那男子是否是奄寻的魂魄?”

狌狌不过喝了两口酒就有些醉意,摇头晃脑地笑道:“不知道,不能说。我只能告诉客人无关紧要的过往之事,对未来有影响的过往,我不知道、不能说……”

诣行愈发觉得风芽是个傻子,被白白骗了一坛好酒。

奄寻确实是死了,不可能提着虞非剑千里迢迢跑到长乐坊去杀素不相识的尉迟媛。问起她的死因时,狌狌半合着眼告诉他们,虞非剑砍下了她的头颅,拿剑的是个女子,身着黄衣、脚穿一双绣着珍珠的翘头履。再多的,它便不肯说了。闻言,诣行讶异地低头去看风芽的鞋子,素白色的翘头履,点缀着朱红的珍珠。风芽气愤地挥拳:“不是我!”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忽而泄了气,垂着脑袋低声又说了一句,“拿剑的人不是我……”

走出铺子时,风芽情绪低落,有气无力地看着灯台上的一只大蝴蝶。诣行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声不吭。

“你很喜欢尉迟媛吗?”她问。

诣行有些意外地看着她道:“决意娶回家的人,当然是欢喜得不得了的姑娘。”

闻言,风芽像一株行将枯萎的树苗,倚靠在坊门上。她低眉垂眼,两手揪着衣摆,一半的身子都匿在自己的黑影中,深深叹了口气:“找到杀害尉迟媛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杀了他,把他也劈成两半。”

“就算是你的故友旧识?”

“若是我的故友舊识,那更加可恨。”诣行说这话时,语气冷冷,脸色平静。

“奄寻已经死了,凶手另有其人,你上哪儿找去?”

诣行不答,死死盯着她,盯得她往影子里又缩了缩。

“你这会儿不傻了,一句一句问得很有条理。”

风芽哼一声:“我本就不傻。”见诣行转身自顾自走了,忙追上去,“我带你去找虞非剑,找到拿虞非剑的人,就能报仇啦。”

到城门前,诣行停了脚步,看了看发呆的风芽,犹豫半晌,还是蹲下身去道:“上来。”

风芽乖乖地爬上去。不知为何,她觉得十分疲累,便把脸贴着诣行的右肩,闭上眼。诣行见她老半天没动静,侧头道:“风芽,你别睡,给我指指路。”

“往北一直走。”风芽微微睁眼,失神地看着愈来愈浓的雾,无精打采地唤道,“诣行。”

“嗯?”

“尉迟媛很好吗?”

“很好,端庄淑丽,性子安静温柔,擅吹笛,笛声不似人间所有,比九重天的仙乐还婉转动人。”

“你又没去过九重天。”她嘟囔一声,又闭上了眼。

风芽很快就打听到,虞非剑重新出现在荒南奄寻山。去荒南必须过荒海,可荒海不与人界相通,诣行到处询问前往的法子。他出门三天,风芽破天荒地没跟着。临行前,他本想道个别,看见风芽盘腿坐在榻上埋头捣鼓着一沓符纸,对他不理不睬,心想:这小傻子又发什么疯?最后,他留下句“我很快回来”,便走了。

回来时,诣行远远望见风芽蹲在门前哭,大吃一惊,急急忙忙跑过去,弯腰把她拉起来,问:“谁欺负你了?”

风芽“哇”的一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不肯撒手:“骗子!说好很快回来的!都三天了!”

她哭得厉害,诣行不好动粗,将她扒拉下来,只能手足无措地任她挂着。待她哭尽兴了、听得进话了,他才解释说,他只是去找往荒海的法子,可惜没找到。

第二日,天刚泛鱼肚白,风芽便将诣行拉到大江边。江边风大,她的一枝珠花没插好,被吹得歪歪斜斜地吊在发间,袖子呼啦啦地飞,不得不一手抓着袖边,一手探进袖中摸出前日画好的符纸。

“我只知晓这一种法子,先前试了三十六次才从荒海来到人间。”她说。

诣行暗忖,她是从荒海来的……

风芽手一扬,符纸一张张飞虫般散到空中,随着她念咒起法,又击水鹰隼似的刺入水下。江水翻涌不停,水下渐渐发出淡淡的青光,向远方流淌蔓延。风芽拉着诣行便要往水里跳,顺着光一直游,或许游到河对岸,或许游到荒海。

诣行及时拉住她,皱眉道:“我不会水。”

闻言,风芽瞪眼张嘴,呆了一会儿又捂着肚子大笑:“你怎么可能不会水。”

任她笑、任她拉拽,诣行就是不下江。江水如此急,会凫水的人下去十有八九都会丧命,何况他。风芽是傻子,不能跟着傻子做傻事。脚下青光越来越淡,风芽急了,抽出最后两张符,咬在嘴里吹口气,变成两条小船,小到一人坐都嫌窄。她上了其中一条,又催着诣行上另一条,追着渐行渐远的青光、冲开水波行去。

诣行把二十年来学的术法在脑中过了一遍,很遗憾地发现没有哪一种能在水中保命。

大江虽宽,终有江岸,可他们行了两个时辰,四周依旧是茫茫的水,前后都望不到边际。风芽笑嘻嘻地趴在船舷朝他挥手:“太好了,出人间了!没想到一次就成功了,我真棒!”

她说话时,诣行察觉到她在缓缓变矮,连忙直身细瞧,水线慢慢吞了她乘的小船。她很快也发现了,惊恐地站起身捧着裙摆,水已经漫过她的膝盖了。

她用的那张符纸是破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撑不住。

“风芽,跳过来!”诣行朝她张开双臂,是要接住她的姿势,“快跳过来!”

“我不会水……这里的水连鱼都吃……”风芽绝望了,任由绣了青鸟的长裙花一样浮在海面,脚下的船还在下沉,很快她也会死了,“诣行你快走,到了荒南,抢回虞非剑,虞非剑……”她未完的话被水冲回口中,一双手胡乱挣扎。挣扎间,她听到什么东西“扑通”入水的声响,而后身子被驼出水面。她趴在冰冷的鳞片上,嘴一鼓,吐出一条水柱。天光明朗,薄云如纱,白龙带着浑身滴水的姑娘掠过碧蓝的海水,长尾巴在水面拖出一条漫长的水花。

上岸后,化回人身的诣行把风芽轻放在一块巨石上。还未放稳,终于睁开眼的风芽一跃而起搂住诣行,脸蹭着他的脖子笑道:“你是龙啊,怎么可能不会水。”

诣行活了二十年,今日情急之下不顾一切跳水救风芽,才知道自己原是条龙。他有些茫然,握住风芽的肩,问:“你到底是谁?为何比我还清楚自己的身份?”

风芽圆圆的眼睛笑眯眯的:“我们以前天天腻在一块儿,要真算起来……唔,我算是你的旧友吧。”

“所以,你才帮我寻仇人?”

风芽点点头,又摇摇头,凑近诣行的脸,鼻尖几乎相碰:“不仅因为是旧识,还因为,我喜欢你呀。”

荒南依旧不太平,上岸后诣行一直想着心事,风芽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拍开,一言不发。

此时两人正好经过一片旷野,诣行索性停下来,幽幽地叹气。风芽见状又问:“想尉迟媛了吗?没事的,凡人魂魄须经轮回,等报了仇,你到地府去,问清她投在哪一户人家,再续前缘就行啦。”

诣行问:“我就是奄寻,对不对?”

风芽点头道:“对呀,你就是那条大白龙,当年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受伤昏迷的你从海边搬回奄寻湖。二十年前,你醒过来,便自个儿跑去了人间。”

“杀害尉迟媛的究竟是谁?”

风芽却脸色突变,哆哆嗦嗦地指向他身后:“蛟……”

“什么?”

诣行回头,望见漫天乌云般的蛟龙,箭矢一般朝两人冲来。他大吃一惊,想都没想便将风芽拉入怀中护住,风芽抓着他的衣襟道:“打他们啊……”

他只有二十年的修为而已,如何打得过?真是个傻子。诣行后背被咬了好几口,火辣辣地疼。风芽用力推开他,拼命往远处跑,想引开蛟龙,诣行又骂了句“傻子”,急忙追上去。

黑压压的蛟龙盖住两人,不一会儿,一道白光冲天而起,风芽骑着尾大的白龙直上云霄。

蛟龙穷追不舍,风芽抓着白龙的角,喊道:“往奄寻山飞!”

可诣行根本不记得奄寻山在哪儿。几条飞得快的蛟龙缠着他、撕咬着他的身子,他吼叫一声,摇动大尾巴扫开一波又一波的追兵,忽高忽低,时而穿云破风,时而低掠山岗,时而又钻进树林弄得满身枝叶,只顾胡乱地飞。

待甩开那团乌云时,他已遍体伤痕累累,精疲力尽地低吼一声,随后失了气力往下坠。

风芽始终抱着他。昏迷前,诣行听见她说:“和当年的情形真像。”

夜色褪去,四周景物慢慢有了颜色,诣行睁眼微微抬头,看见自己长长的身子盘成一圈,尾部的毛被风芽当成被子盖着。那傻子枕在自己身上,侧着脸睡得香甜,头发凌乱,衣裳也被压得皱巴巴的。他轻轻动了动身子,凑近了看风芽的脸,龙须拂到她脸上,她抬手挠了挠,翻身继续睡。

第一缕晨光落到白龙眼底,山影移动、百鸟扑飞,他化回人形,风芽依旧躺在怀中。

一只蛟从山间飞过,诣行一惊,忙抱起风芽往树下躲。颠簸中,风芽揉着眼醒了,迷迷糊糊地看他,迷迷糊糊地笑,迷迷糊糊地捧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诣行有些生气,将她扔到地上,拨开树枝看了看远去的蛟龙。好半天后回过头来,发现风芽依旧坐在地上。他于心不忍,弯腰检查她的腿。风芽缩回腿,扶着树吃力地站起来,岔开话道:“你还是识得回家的路的,这里是奄寻山,还记得吗?”

當然不记得了。树林另一边传来悠扬哀婉的笛声,风芽神色一顿,想了许久,才道:“诣行,你扶着我,我不大站得住……可能是昨日摔伤了哪里,不碍事,很快就好了。我把你的过往告诉你,一字一句都是真的,你要信我。说完我们便去见吹笛人。”

风芽的脸色很不好,诣行的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担忧地问:“你真没事?”

“没事。”她笑得欢,扶着他的手臂,缓缓说起前尘往事。

荒南还太平时,诣行在奄寻山过着不问世事的日子,每日悠闲地莳花弄草、饮茶垂钓,偶尔从山外来些小妖小怪求点小事,力所能及的他从不拒绝。那会儿他人缘也好,喜欢他的姑娘也多,奄寻湖边常有女子徘徊不去。被纠缠得不行的诣行对风芽说情事烦人,于是风芽只敢把对诣行的小心思藏好,生怕他知道后也厌烦自己。

后来荒南大乱,许多妖啊神啊趁乱吃小妖小鬼以求提升修为,认识诣行的妖鬼躲到奄寻山,追寻而来的闹事者个个凶神恶煞蛮不讲理,大多死于虞非剑下。于那些受他庇護而活命的妖鬼而言,他是大善人、大恩人;可于他剑下亡魂及他们的亲友而言,奄寻山的白龙是入了魔的疯子,无冤无仇地杀人。有时风芽会想,善恶是什么,善恶本是同一物,如何分得清?

再后来,诣行有了好多仇敌,其中有一个顶坏的叫衡摆,看上了虞非剑,心知明抢不过,便纠集了恨诣行入骨的各路鬼神,将他杀死在荒海边。

但好在呀,诣行早把内丹藏到了风芽身上,到底捡回了一条命。当日风芽虽然也受了重伤,勉强还能行走,把他扛了回来,沉入奄寻湖里,只等他养好了魂灵便能重归。

而风芽因伤睡了七百多年,醒来时发现诣行带着虞非剑去了凡间,也追了过去,追到尉迟府。尉迟媛死时她也在,衡摆拿虞非剑哗啦一下就砍掉了尉迟媛的头,鲜血噗噗噗地喷出来……

风芽说着,落了泪。诣行静静地听她讲、静静地看她哭。

“要知道你那么喜欢她,我拼死也要救她性命。”风芽吸吸鼻子,指着笛声飘来的方向,道,“吹笛人便是衡摆,去见他吧,讨回你的虞非剑。”

诣行应了声“好”,便扶着风芽要走。风芽却一步也迈不出去,眼泪啪嗒嗒地掉:“脚崴了,疼,走不动。”

诣行不去计较她何时崴了脚,在她面前蹲身道:“我背你。”

风芽爬上去,搂着他的脖子还是哭:“疼死我了。”

吹笛人一身青衣,不戴冠不束发,眉眼细长如柳叶,乍一看男女难辨。诣行见到他的第一眼,脑中一阵白光闪过,莫名地觉得眼熟。衡摆性子固执,诣行背着风芽在他身后站了许久,他非要把曲子吹完才回头。风芽有气无力地趴在诣行肩头翻了翻白眼。

“你终于回来了。旧伤未愈,又离开原身太久,撑不住了吧?”衡摆取下腰间长剑,往前一比划,“到我身边来。”

那把剑!诣行认得那剑,是四年前他亲手交给尉迟媛之物。尉迟媛死后他一心报仇,便将此物抛到了脑后,今日在衡摆手里看见,惊异不已。想起尉迟媛,他的怒火熊熊燃起,手背和腮边都泛起龙鳞,两眼发红,咬牙道:“是你杀了她!”

“谁?哦,是了,尉迟媛。”衡摆带着怜悯看他,“是我杀的,也是风芽杀的。”

闻言,诣行一怔。

“她的血染红了风芽的身子,事后风芽在溪水里泡了好几天。”衡摆弯着嘴角温和地笑,“对吧,风芽?”

“对。”风芽哭起来,“可是……可是……”

她话未说完,诣行已长啸一声化为龙身,将她狠狠甩了出去,随即与衡摆缠斗在一处。

风芽捂着疼痛不已的心口,声嘶力竭地喊:“诣行!”

衡摆轻而易举地避开诣行一次又一次毫无章法的攻击,踩着云头轻蔑地笑道:“你气什么?气尉迟媛的死?气风芽的欺骗?如今的你什么也不记得了,法力也丢了,跟个废物一样,还想着杀我?哦,忘了跟你说,死掉的尉迟媛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当年与你高阁吹笛、与你秉烛夜游的,是为了骗取虞非剑而借尉迟媛的身接近你的我。你眼睛瞪那么大作甚?”他一个翻身躲过诣行的血盆大口,“先前你一直带着的这柄剑,就是虞非剑,我得了剑后,顺手杀了那凡间女子而已,诣郎。”

最后两字震得白龙嘶吼不止,不顾一切地朝衡摆冲去。

衡摆见他中计,唇带微笑,举起虞非剑对准白龙的额心。

紧接着,山风卷起一圈圈的落叶,拂过泛着光的剑尖,剑身贯穿了挡在诣行面前的风芽。

白龙蜷身护住从云端下坠的姑娘,那个还对着他笑的小傻子,手指轻轻触到他的一片龙鳞,张嘴想说什么。却来不及了,她的身子渐渐透明,风一吹,便飘散无踪。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芽消失。当时见到尉迟媛的死状,也未曾如这般撕心裂肺的痛。诣行将身子缩成一团,心口似乎要炸开,风芽风芽,不过是个刚认识几个月的姑娘,怎么会比打算娶进门的尉迟媛还重要?

衡摆见他如虫蛇般蜷缩,好笑地眯起眼。虞非剑慢慢发出青蓝色的光,他握紧剑,高举,下一瞬就要劈开白龙。长剑发出悲鸣,明光乍起,冲破了衡摆设在剑身的符咒。衡摆的手一阵灼热,不由得松开剑柄,虞非剑便流星般落到诣行身边。

衡摆看着被烧掉皮的右手,喊道:“风芽!”

诣行心有感应,化回人形接了剑,剑气携着他的滔天怒气向衡摆刺去。衡摆刚躲开第一招,第二剑已在眨眼间砍进他的左肩。他痛哼一声,抽身欲逃,诣行急急追上,第三剑削去他背上一块肉。方才还神气得不行的衡摆,此刻已奄奄一息地摔在乱石间。诣行拖着剑缓缓走近,头顶天光忽被遮去,抬眼,发现是漫天蛟龙。

“哈哈哈哈哈,不是不报,你的仇人知你未死,又寻来了。”衡摆捂着肩上的伤,笑一声,呕出一口血。

蛟龙纠集成通天大柱,带着雷电朝奄寻山冲来。诣行因风芽的死半失了心智,跃上云头仰天笑道:“我便屠尽所有仇敌。”说着,举剑迎向蛟龙,身影瞬间湮灭在紫色的天雷中。

衡摆万没想到他会如此,惊声大叫:“住手!”

奄寻山的草木皆被雷电引燃,山川被照得萤火般一闪一闪,蛟龙接二连三地掉入谷中,被火烧成灰烬。衡摆扯着嗓子喊道:“诣行!住手!”

诣行听不见他的喊声,如同疯子般挥着虞非剑。皮骨断裂的声音刺激着他的杀戮欲望,他似乎真的成了魔。最后一条蛟龙落下,雷电息止,奄寻山火光冲天。诣行找到火海中的衡摆,拿剑的手有些抖,面上却是兴奋的神色:“如何?”

“如何?”衡摆望着虞非剑上的裂痕,讽刺地笑道,“剑要断了。”

“断便断了。”诣行抬手,“你的脖子也要断了。”

衡摆依旧笑:“最终害死风芽的人,是你。”

“啪”的一声,悬在半空的虞非剑裂成两截,断口处鲜血汩汩而出。衡摆拾起地上的残剑,道:“你害死了风芽……她的原身便是虞非劍……”

诣行记起风芽初初化成人形那会儿,爱蹦爱跳,把他屋中的摆件砸了大半。为此他发了火,将她骂哭,又赶到荒海边去反省。风芽为了几颗珍珠和荒海的几条蛟龙打起来,被打了个半死,诣行找来时,她手里攥着用命护住的珍珠,模模糊糊地说:“赔给你。”

诣行为了救她,便将内丹渡给了她。

起先到奄寻山惹事的是打过风芽的那些蛟龙,见风芽没死,也不讨要藏到此处的小妖小鬼了,揪着她的头发要把她炖萝卜吃。诣行听见哭声而来,把那些蛟龙全熬了汤。

他树敌愈来愈多,其中一个叫衡摆的看上了风芽,送了礼来表示愿与奄寻山冰释前嫌永结为好,差点也被下锅熬汤。衡摆气不过,暗中杀了许多无辜的人,嫁祸到诣行头上。彼时诣行的声名已不是太好,又因衡摆的栽赃,众人一致认为他已入了魔。

再后来,设计、诱杀。诣行再厉害,也是寡不敌众。风芽在他的保护下,虽也受了重伤,但到底保住了性命,拼尽气力把诣行背回了奄寻湖,又返回荒海边找自己的原身虞非剑。回山那日,她走路都摇晃不稳,拖着剑踉跄地行于荒草之间。衡摆一直跟随着她,她回头凶狠地瞪他,骂道:“滚出奄寻山!”

“诣行已经死了。”衡摆道,“你和我走吧。”

“我哪里还走得动。”风芽疲惫地说,“你滚出去。”

衡摆不肯滚。好在奄寻湖有诣行设下的妖障,外人进不来。她把原身插进岸边的土中,纵身入湖,游到诣行身边,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他,而后把内丹还了回去。

她连上岸的力气都没有了,昏迷在湖底,最后被淤泥掩盖。

诣行苏醒时尚是白龙之躯,一伸展就出了水,根本没在意泥下埋了个水嫩的姑娘。

诣行带着虞非剑去了人间,衡摆也追了去,借尉迟媛之身,骗走了虞非剑。他杀尉迟媛那夜,风芽恰好到来,和他抢剑时被封入原身,尉迟媛的血溅满了剑身,也染红了她的衣裙。

她等了四年才等到机会逃出,舍了原身去找诣行。可诣行不记得她了,他喜欢上了尉迟媛,他说要把杀害尉迟媛的人劈成两半。她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

一直到她死、到虞非剑断,诣行才记起往事。可是,都太迟了。

“她的伤一直没好,强撑着去找你,折腾了几个月,来到荒南时已是油尽灯枯。你以为凭一己之力杀万千之敌很了不起?虞非剑斩断蛟龙身躯时,你就没听到她喊疼的哭声?哈哈哈哈,你的仇敌死绝了,她也死透了,活不过来了……”衡摆箕坐大笑,“好好好,都得不到也好!”

突然,诣行从他手中夺回断剑。裂处鲜血仍旧流淌,他的衣袖被浸透。

“风芽……”他把剑收到怀中,转身离去。

自那之后,荒海上常见一条白龙,衔着一柄断剑到处询问重铸之法。它飞过荒南时,有孩童摸出昔日拾捡到的龙鳞,指着白龙对同伴道:“一样的颜色哎。”

赞 (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