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千意(五)

语笑嫣然

内容简介:那是一道深埋在她心底的旧伤疤,她爱着的少年,是她的救赎,也是她的劫难。分开的第四年,一场车祸带他重新回到她的世界里。此时,他已经是娱乐圈里万人迷的当红偶像,而她身边也有了别人的陪伴……

第一章

佟千意的手指漫無目的地在点唱屏幕上滑动着,包间里音乐还在播,但没有人唱歌。池方城把话筒放在肚皮上,半瘫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跷着二郎腿嗑瓜子。她知道他有点不耐烦了,其实她也是。

包间里就他们俩,是个情侣间,亮粉色的墙纸充满了少女气息。

池方城吃掉最后一颗瓜子,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碎屑:“喂,宝宝,不唱了咱就去吃饭呗……饿了!”语气半是撒娇半是生气。

千意有点心不在焉:“你不是刚吃了瓜子吗?”

池方城指着电视屏幕:“那你刚还唱了《两生关》呢,怎么又点了?”千意回神般地看了看屏幕:“啊?是哦……”来唱歌是她提的,自封“绝世好男友”的池方城昨晚才陪朋友过生日唱到深夜三点,今天顶着熊猫眼又来了。整个下午他都没兴趣再唱,不过他也发现了,其实比他更没兴趣唱歌的是自己的女朋友佟千意。两个人在包间里待了快三个小时,千意只象征性地唱了几首,大多数时间她都在看门口。

“亲爱的……”池方城问,“你老往门口看,是还有人要来吗?又是那个超级电灯泡温灿雪?”

千意摇头说:“没有啊。”

池方城过来揽她的肩:“行啦,没人来那就走吧,我不想唱了。”

千意拉着他:“再唱一会儿吧?”

池方城的眼珠子骨碌一转,狡猾地凑近千意的脸:“别骗我了,你根本就没心思唱歌。你折腾了一下午,是不是贪这里够情调,想跟我玩亲亲啊?”他说着,眼睛一闭嘴巴一噘就亲了过来。

想玩亲亲的是他吧?!

千意有点不好意思,把头一低,池方城只亲到了她的鼻子。这时,包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千意赶紧推开池方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彻底和他拉开距离。

进来的是一个穿黑色上衣的年轻男人,穿球鞋、牛仔裤,戴一顶同为黑色的棒球帽,脸上还蒙着口罩,低调得仿佛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见他。但即便是这样,他的身高优势和不俗的气场也是遮不住的。

池方城有点生气:“走错门了吧你?”他再一看,突然发现对方很眼熟,吃了一惊,“宋峥屿?!”

来人摘下口罩,精雕细琢的五官映在室内的明光里,一双幽深的眼睛先是锁定了千意,带着些严肃和疏远。他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

他总算来了,她想,把池方城带到歌城耗了一下午,等的就是他。原本说好三点见的,他却迟到了两个小时。

池方城看宋峥屿冲千意点头,突然开了窍:“你知道他要来?你一下午老看门口还真的是在等人啊?!”

千意不无抱歉,温柔地说:“方城,其实宋峥屿是有点事情想问你。”

池方城眯了眯眼睛:“我说怎么明知道我昨晚才唱的歌,今天又来呢。”他朝宋峥屿翻了个白眼,一时还顾不上追究千意怎么会跟宋峥屿串谋,“要说的不是都在警察面前说清楚了吗,还问什么问?”

池方城有点大力地抓起千意的手想走,胸口却突然被一只手掌抵住。宋峥屿的头轻轻一歪,眼放冷光地看着他。

池方城一阵冷笑,低头指着宋峥屿的手:“拿开啊,不拿开我喊非礼了。大明星宋峥屿公然在KTV里非礼一个男人!”他舔了舔嘴唇,挑衅道,“你最近已经够红了,还想再红一点儿吗?”

宋峥屿的表情渐渐放松下来,有了一点笑容。

“只问你几个问题。”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点低沉。简洁的用语,微慢的语速,令他说的话约略带了些不可抗辩的威仪。

池方城下巴一抬:“问一个都不行!”这是池方城第三次见到宋峥屿,但由于前两次见面都闹得挺不愉快的,他已经把自己列入这位国内当红的万人迷小生的Anti(反对者)名单了。

宋峥屿不急不气,淡淡地说:“你会回答我的。”他说着,向池方城靠近一步,紧紧地盯着池方城的眼睛,就好像他自己的眼睛里伸出了两把锄头,要从对方的眼睛里挖出些什么来似的。

千意在一旁看着,抿着嘴没吭声。

池方城冷不丁觉得有点目眩神迷,感觉包间的墙壁像被分割成了一块一块的菱形,飘浮在空气里。宋峥屿勾唇一笑,一个字一个字咬着说:“你会如实地回答我问你的每一个问题的。”

池方城像是有点着了魔,幽幽地道:“是的。”

千意把手从池方城的手里抽出来,宋峥屿看了看她,态度恢复了刚进门时的礼貌和疏远,并且似乎还多了几分疲倦的温柔。

“谢谢你。”他说。

千意不冷不热地双手抱臂,似有防备:“有什么要问的就赶紧问吧。”

宋峥屿指挥池方城到沙发上坐下,池方城乖乖地坐了。他问:“你真的亲眼看见,车祸发生的时候我和范尔尔同时都在车里?”

池方城面无表情:“没有看见。”

宋峥屿顿时感到如释重负,千意却很失望地长吁一口气,两眼放空看着窗外。窗外的阳光没有刚才那么好了。

宋峥屿问:“那你为什么要对记者撒谎?”

池方城喃喃:“是我大哥教我这么说的,他要我配合他。”

宋峥屿说的那场车祸发生在一个月前。那是一个周日,为期两天的城郊温泉度假游结束,一辆黑色奥迪车内载着四人,欢快地行驶在安静的新郊公路上。开车的是池方城的哥哥池蔚州。

千意和池方城坐在后排,副驾驶位上坐着千意的同班同学兼最好的朋友温灿雪。

黑色奥迪撞上忽然从斜路冲出的白色奔驰车的时候,千意、方城还有灿雪都因为泡了太久的温泉感到疲软,正睡得昏天黑地。突然身体一震,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三个人都惊醒了。他们只感觉天旋地转,车子来了个侧后空翻,落地后又打了个旋儿,撞上了路边的护栏。

千意只觉得大脑里嗡嗡一片,心跳加速,看物体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她见灿雪趴在安全气囊上,已经昏迷过去。而身旁的池方城歪着脖子,额头抵着车窗的裂缝,也比她更早地失去了意识。endprint

前排只有司机位上的那个人还在发出一些动静,他好像在拉扯自己的安全带。千意想喊他,却觉得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最后,她也昏了过去。

伤得最重的是池蔚州,有内出血的迹象。千意他們还算幸运,都是外伤。

送医院后,千意和灿雪住一间病房,池家兄弟住另一间病房。千意去找池方城,扶着墙慢慢地走到他住的病房门口,却见里面有不少人,竟然全是记者。听了他们的对话,她才知道,跟他们撞上的那辆白色奔驰的车主竟然是宋峥屿。

作为国内影视圈的当红小生,宋峥屿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新闻价值的。而更有新闻价值的一件事,大家却不知道,那就是车祸当事人之一的佟千意和宋峥屿曾经是恋人的关系。听到他的名字,千意的双腿仿佛灌了铅,本来已经止了痛的伤口顿时痛得更加厉害。她站在病房外,没敢再往前走一步。

从记者们和池蔚州的对话中,千意得知,车祸是由于宋峥屿发现自己被记者跟踪,为了摆脱记者而违规行驶所致。这一点宋峥屿自己也承认了,并且第一时间就向受害者和公众致歉,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但问题的关键却不在这里,而在于那天跟踪宋峥屿的几名记者爆料,他们之所以紧追他不放,是因为他们抓到了一条大有价值的新闻:宋峥屿和国内一线小花范尔尔在城郊某别墅区私会。

记者潜伏在别墅区内的地下停车场,看着宋峥屿和范尔尔一前一后从电梯里出来,都坐上了宋峥屿的白色奔驰。但记者由于错估了方位,没有拍到足够清晰的照片,于是不死心地尾随,想找机会再拍两人同框的画面。开车途中,宋峥屿发现了记者,于是他开始加速并绕路想甩掉他们。

车祸就发生在宋峥屿刚刚和记者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

车祸发生以后,千意这边的人伤得比较重,而宋峥屿那边,车的损毁程度严重一些。人倒还好,宋峥屿只是撞伤了头,手指有骨折。宋峥屿自己主动报了警,交警很快就来了。而这时,先前被暂时甩开的记者也跟上来了。

记者在现场只看到了宋峥屿,却没有看见范尔尔,他们怀疑宋峥屿已经先把范尔尔送走了。但宋峥屿却告诉交警和记者,他是自己一个人驾车出来兜风的,车里并没有别的什么人。

不死心的记者觉得车祸的当事人一定看见了什么,因而追来了医院。还有一些别的记者也来了,还问了千意和灿雪,但她们当时都昏迷了,并没有看见对方车里的情况。车祸后只有池蔚州是清醒的,记者等到他的情况一稳定,便蜂拥而上,询问这个最关键的当事人。

千意听见池蔚州对记者说:“是的,宋峥屿的车里不止他一个人,副驾驶座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至于是不是范尔尔,我倒没有看清楚。不过在我失去意识前,我很确定看到他们俩都从车里下来了,宋峥屿拦了一辆过路的车,那个女孩坐上那辆车走了。”

事故路段是上个月才新开通的一条公路,监控还未启用,经过的车辆也很少,没有别的目击者。而且池蔚州车内的行车记录仪只拍到了一个侧冲过来的白色车头,并没有拍到对方车内的情况。所以事件双方各执一词,都成了没有影像数据辅证的自说自话。池蔚州的说法和记者统一,但范尔尔的经纪公司却连夜发表了声明,也称范尔尔和此次车祸事件无关。

千意看见那封声明时,已经是在她出院以后。

深夜的学校四人间寝室里,同屋的人都睡了,她开着一盏小夜灯,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字走神。

微博右侧栏的热门话题里,#宋峥屿车祸门#的阅读量已经达到了一亿。但千意点进话题,发现网友们在谈论的似乎并不是车祸本身,而是关于宋峥屿和范尔尔的关系。

大家都知道,范尔尔和宋峥屿曾因为饰演一对有缘无分的情侣而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还获得了当年的最佳情侣奖。很多观众入戏太深,都希望他们在幕后也能走到一起,但获奖之后,范尔尔却被记者拍到跟另一位当红小生卿轩约会。没过多久,卿轩便在记者会上公开承认,自己和范尔尔已经低调地交往半年多了。

如果宋峥屿和范尔尔真的被坐实在别墅私会,那就是出轨和第三者插足,两人的形象必然受损。而宋峥屿因为车祸事件已经饱受争议,如果再被揭发私生活不检点,无疑是雪上加霜。

千意拨动鼠标滑轮,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网友们的发言。正在这时,她的手机轻轻地震动了一下。

在瞬间亮起的屏幕上,她看到了宋峥屿的名字,心里猛地一揪。

分手四年,她没有换过号码,也没有把宋峥屿从通信录里删除。她没有想到,原来他也是。

宋峥屿在短信中写道:听说你出院了。

千意只是看了看,没有回复他。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来一条短信:我来医院看过你们,当时你睡着了。

千意的确听护士说起过这件事,可她还是没有回复他。

十分钟后屏幕再次亮起,宋峥屿说:虽然看起来我好像是有求于你才和你联系的,但我的确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帮我了。千意,能安排我和池家兄弟见一面吗?除了你,不能再有第五个人在场。

宋峥屿这样一强调,千意似乎猜到他想干什么。她有点烦躁地关掉了手机和电脑,爬到上铺,却怎么也睡不着,干瞪着两只眼睛对着天花板发呆。她又想起了四年前,在佟家别墅的大门口,颧骨瘀青的宋峥屿低头站在自己面前。她脸色苍白,咬牙切齿,一双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地瞪着他。

她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往后退一步……

她又推他,他又退一步……

她再推,他再退……

她感觉自己都快没力气了,突然两腿一软,蹲下去抱住膝盖,把脸埋进了双膝间。

宋峥屿静静地站着。

过了很久,千意幽幽地抬起头来。

“不要再来找我,我们俩完了。”她说。

那一刻,有一种粉身碎骨的绝望刻在了千意的肌肤纹理之中,哪怕此去经年,当时的感受只要一想起,永远都还能再次身受,痛入心髓。

这天夜里,千意失眠了。

第二天,她顶着熊猫眼从床上爬起来,删掉了宋峥屿的短信。endprint

她本来不打算搭理宋峥屿的,可是当她走到校门口,准备接返校的池方城的时候,却看见刚下车的池方城被两名记者围住。她听见他在抱怨记者:“你们这些人到底有完没完?都说了,是,是,白车冲过来以后,我跟我大哥都看見了,从车子里下来了两个人,有一男一女!”

千意的脚步忽然顿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见池方城应付记者。车祸发生的时候,她明明看见他比自己先昏迷的,他不可能看见宋峥屿下车之后的情形,可他为什么要对记者撒谎呢?!

池方城打发走记者,转身看见千意,扑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劫后余生,我们去吃火锅庆祝吧?”

自己的男朋友是一个万事都要用吃来解决的吃货,千意却有点高兴不起来:“我刚才听你跟记者说,你看见宋峥屿和范尔尔下车来了?什么时候啊?”池方城含糊地说:“不就发生车祸的时候嘛。”千意故意说:“哦,我跟灿雪一个被撞晕,一个被吓晕,什么都没看见,还是你们男生胆子大。”池方城摇头晃脑挺得意地说:“可不是嘛!那走呗,吃顿火锅给你壮个胆!”

……

那天晚上,千意回到寝室,考虑再三后给宋峥屿发了一条短信:你不能见池蔚州,我只安排你见池方城。

宋峥屿很快就回复了她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此刻的包间里,池方城浑浑噩噩地坐在沙发上,两眼放空平视前方。宋峥屿得知他是受了池蔚州的教唆,便问他:“你大哥为什么要你对记者撒谎?”池方城说:“我不知道,他只叫我照说,没告诉我原因。”

宋峥屿又问:“那你大哥有没有告诉你,他到底看……”话没说完,站在窗边的千意突然一声低呼:“啊!”

宋峥屿问:“怎么了?”

千意拉好窗帘,说:“外面有人偷拍!”

宋峥屿走到窗边,轻轻地挑开窗帘,只见窗外与房间等高的地方,一条连接这栋楼和对面楼的环形天桥上,一个手拿相机的人正脚踩栏杆对着他。见他出现,对方还炫耀般地冲他摇了摇手里的相机。

已经是熟脸了,是个专靠偷拍明星的私人行程来换点封口费的家伙,给点钱就可以打发走。

宋峥屿拉上窗帘,淡淡地说:“我出去处理一下,很快回来。”

“嗯。”

宋峥屿出去以后,千意又挑开了窗帘的一角,往窗外看了一会儿。见偷拍的人走到天桥底下,刚抽了两口烟,宋峥屿就出现了。两个人走到隐蔽的角落以后,她就看不见他们了。这时,门外的走廊里隐约传出一点嘈杂的声音,包间里的音响也不知怎么地发出一阵刺耳的电流声。千意觉得不对劲,打开门一看,有几个女人正抱着自己的包包和外套跌跌撞撞地在走廊里跑。

附近有个工作人员看到千意,慌张地过来喊她:“赶紧到楼下去,着火了!”

千意一听,转身喊池方城:“方城,着火了,我们得到楼下去。”

可沙发上的人依然呆坐着不动,面无表情,两眼失焦地平视前方,似乎根本听不到千意说的话。

千意突然感觉眼前光影乱换,回忆涌现,一切都有似曾相识之感!一眨眼,沙发上坐着的人好像就不是池方城了,而是她自己……

是四年前的佟千意……

宋峥屿打发走偷拍者,整理了一下口罩就准备回楼上,忽然看到从歌城大门里慌慌张张地跑出一些人。他觉得情势不对,抬头望了望,三楼的一个窗口正有浓烟冒出来。他随手拉住一个人问:“楼上怎么了?”

那人说:“听说着火了,我们是听见警钟跑出来的,具体情况不……”他话还没说完,眼睛一亮,“咦,你是宋峥屿吧?”

宋峥屿十分尴尬:“不是,你认错人了!”

那人笑了:“嘿!没错,你戴了口罩我也能认出你,宋峥屿!你是宋峥屿!”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八起卦来也挺有精气神的,扯着嗓门一喊“大家快看宋峥屿在这儿啊”,周围的人全掏出手机来。

宋峥屿没理这些人,而是穿过人群,冲进大堂,闷着头往楼上跑。

歌城经理是认识他的,看见他上楼,便在背后大喊:“峥屿,别上去了,上面危险!”宋峥屿仿佛根本听不见别人说什么,他的眼前也是光影乱换,回忆涌现,一切也有似曾相识之感。

他跑上二楼,歌城的走廊曲曲折折的,就像一座迷宫。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已经想不起去包间的路怎么走了。他犹如一头困兽,在迷宫里冲撞,感觉自己的心“怦怦”地跳,满手是汗。从通风口溢出来的浓烟渐渐迷了他的双眼,他感到举步维艰。

最后,他总算找到了包间,推开门一看,里面却是空的,原来千意和池方城已经离开了。

他猛然觉得心里悬着的一块巨石落了地。他又转身折回,跑到楼下,放眼一望,门外空地上的人比之前更多了,有从火场里跑出来的,也有前来看热闹的居民和路人。他不停地踮脚,在人群里穿梭寻找,终于看到了另外一个和他一样左顾右盼、满脸不安的人。两人视线一对,都有些愣怔。

火势并不大,消防员赶到以后,很快就将火扑灭了,没有人员伤亡。后来这件事情并没有上本地的社会新闻版,而是上了娱乐版,说的是宋峥屿在和朋友唱歌的时候,歌城发生了火灾。

歌城外的场面一度有点混乱,宋峥屿被人围观,没法再接近千意。最后还是歌城经理带保安出面,把他拉出人群,并送他上车离开。

宋峥屿走后,池方城渐渐回过神来。看着开到面前的一辆辆消防车,他脑子里开始像倒带似的闪过这个下午发生的事情……

晚饭之前,池家的花园里,池方城坐在太阳椅上,对站在他面前的一个穿黑色风衣、拄着拐棍的男人描述他下午的奇遇:“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完全不需要思考,也控制不住自己,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你说怪不怪……后来明明起火了,我竟然不跑,总觉得自己还得留着,等他回来同意了我才能走。大哥,要不是千意硬把我拉出去,我就算不成烤猪也要变熏肠了!”

千意站在客厅的后门口,看着在花园里交谈的两人。

穿黑风衣的男人二十六七岁的年级,气质卓然,一双狭长的凤眼总是似笑非笑,给人一种神秘不羁的感觉。他就是池方城的哥哥池蔚州。endprint

由于刚出院不久,伤势还没有痊愈,池蔚州目前还得借助拐棍行走。他用食指拨了拨眉头,那是他陷入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他说:“我看你可能是被催眠了。”

“催眠?那家伙还有这种本事?”池方城很生气,“大哥,那我在他面前把实话都给说了,对你有影响没?”

池蔚州自信地笑了笑:“没事,大哥知道怎么应付,你就当没见过他,没跟他说过那些话。还有,以后看到他,不要再跟他纠缠,不要给他机会再催眠你。”

池方城还是有点气不顺:“大哥,千意不会也被催眠了吧?要不然她干吗跟宋峥屿串通呢?”

提到千意,池蔚州的眼中勾起一抹意味深长:“她怎么解释的?”

池方城说:“她说宋峥屿找她谈咯,她也想知道真相,还能怎么解释?!”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两人还吵了一架。

“我的确没什么别的好解释了。”千意走过来。她看了看池蔚州:“蔚州哥哥,伯母说叫你们进去吃饭。”

池方城气鼓鼓地白了千意一眼,扭头先走了。

千意正要跟上,手机响了一声。她解锁一看,又是宋峥屿发来的短信:我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遍了。

她知道池蔚州还站在旁边,怕他看见,立刻锁了屏。池蔚州淡淡地说:“走吧,进去吃饭。”

千意跟池家的人已经来往一段时间了,长辈们对她都很亲切,但唯独池蔚州这个大哥,态度有点不冷不热,让人捉摸不透。所以只要跟池蔚州单独相处,她就会有点不自在。于是她只是冲他点了点头,一个人先回饭厅去了。池蔚州拄着拐棍,在后面慢慢地走着,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这天晚饭过后,宋峥屿忽然收到了千意回复的短信:明天中午十二点到君越酒店302号房找我,我有视频能证明你的清白。

回家的路上,千意想了很多。池蔚州猜得没错,宋峥屿的确催眠了池方城,可那并不是单纯的催眠。

宋峥屿可以在直视一个人的眼睛的几秒钟之内,不借助任何辅助物就将其催眠,指挥对方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且他只要说几句话,就可以迅速对一个人洗脑。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这是他的特异功能。这种特异功能并不是与生俱来,而是后天获得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目前也不得而知。

除了千意,没有人知道宋峥屿的这个秘密。

那天宋峥屿在短信里说他想见池家兄弟,千意就猜到了他可能想利用特异功能来查得真相。本来他在催眠套话以后,还应该在池方城清醒之前对他进行洗脑,强迫他忘记见过自己的,但那场火灾却把节奏给打乱了。

催眠的效力通常会持续半个小时到两个小时,周围的环境越稳定,就越是没有干扰,效力就越容易持久。

即便是歌城失火,大家都在逃命,可池方城依然陷在催眠状态,对外界感知麻木。如果不是千意强行拉他走,他还会一直发呆坐着不动。而环境的改变有助于被催眠的人更快清醒,所以离开包间以后,池方城的神志逐渐就恢复了。在催眠效力消失之前,宋峥屿如果没有再对那个人进行洗脑,强迫对方忘记,那个人就会慢慢回想起自己这段浑浑噩噩的经历。

而那种脑海里慢慢被填充的感觉,千意也体会过。

她疲倦地盯着车窗外那些倒退的光影,有大概几秒时间,她看到了一栋大楼上红色的十字架。

那是妙心医院的住院部大楼。

四年前,作为海山公寓火灾事故的受困者之一,千意被消防员从火场里救出来以后,就住在那栋大楼里。

同样是意外失火,无辜受困,歌城事件于她而言,就像昨日重现。

而四年前,在海山公寓大厦里,那个曾经承诺过绝对不会把特异功能用到她身上的宋峥屿对她说:“千意你先暂时不要报警,交给我去处理。我现在就去找他,你在家等我,等我回来我们再商量,好吗?”他看千意还是一副无法冷静的样子,便盯着她的眼睛,集中意念,用特异功能又再对她强调了一遍,“你记住,不要报警,等我回来!”

于是,本来坚持要报警的千意放下了电话,紧张的情绪在瞬间就舒缓下来。她鬼使神差地回答他:“好的,我等你。”

随后宋峥屿就离开了公寓,去找他們说的那个人。其间公寓却由于住户煤气泄漏,突发大火。火烧到家门口的时候,千意还神游太虚般地坐在沙发上,虽然闻到了浓烟和焦臭味,但她还是无动于衷,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逃命。因为宋峥屿催眠了她,她的大脑里只有一个想法:等他回来。

没过多久,整层楼都被火舌吞没了。

下期预告:千意怎么会想到呢?一直作为自己男朋友的哥哥而低调存在的池蔚州,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宋峥屿的宿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在此时打响了。池蔚州还很明确地告诉她,我不希望你和方城在一起。而理由是……endprint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