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老酒,敬老友

夏沅

我二十四岁生日那年,闺蜜杨小姐从上海来长沙。火车清晨七点到站,我因为定错了闹钟,只来得及洗把脸就着急忙慌地打车赶去火车站。

六点多的长沙天光微亮,出租车穿过大街小巷,早餐铺白烟袅袅,一派烟火气息。

我站在出站口,蜂拥的人潮往外涌,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拖着行李箱的她。明明是一夜的舟车劳顿,她整个人却神采奕奕。

印象中这是她第二次来长沙。巧的是,上一次她来这里也是和我一起。

那时候我们大学的公共教室后黑板上有一句特别文艺的话: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于是某堂选修课课后,我们俩一合计,决定来一场旅行。

旅行地是凤凰,她知道魅丽一直是我的梦想,所以特意把中转站定在了长沙,停留一天后再转车去吉首。

我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于是买票、定攻略这些琐事全由她一手操办。她那时刚学摄影,抱着个单反像宝贝似的,照片没拍几张,角度也着实清奇,最后留下來的只有寥寥数张。

于是当她这一次从行李箱里拿出单反,娴熟地调着光圈,指挥我凹各种造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毕业后天各一方的我们都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梦想,且都在为之努力着。

其实仔细算来,认识杨小姐还是在我十字开头的年纪。仗着青春伊始,信奉张扬的人生才是人生,整个人浮夸又矫情。

忘了是怎么熟悉起来的了,只记得突然某一天,身边多了一个意气相投的人。我看过的书她都知道,我喜欢的歌她总能哼出下一句,以至于后来我每每看到“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一句时,脑海里总是闪过她的脸。

也不是没有闹过别扭,闹得最凶的那一年,我们彼此拉黑了对方所有的联系方式。同一节选修课避之不及,两个人迎面碰见也形同陌路。

和好已是半年后的事情了。那天我从实习单位离了职,她陪着我在万达金街的二楼清吧坐到深夜。

我曾说过,那年冬天是我这些年里过得最不好的一年。生活不尽如人意,故人分道扬镳。

也是在那一天,我坐在她对面,告诉她毕业后一定要离开那座城市的决定。

半年后,我先她一步来了长沙。她处理完身边的琐事后,独自一人去了上海。

回想这些年里,我所有失意与得意的时刻,似乎都有她在身边。

我谈轰轰烈烈不靠谱的恋爱,我和很重要的人争吵决裂,最终分开。

我离开工作室告别过去,我来长沙面试重新开始。

我签下第一本书,我做出每一个决定,她总是在我身边。

我始终记得,那年在开封,我决定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身边的人大都劝我不要重蹈覆辙,唯独她陪我买票,再送我上车。

她说,别人总怕你撞了南墙没法回头,我却总担心你觉得人生留下了遗憾,所以,无论你想做任何事情,都大胆去做,我会一直在这里。

杨小姐,今年是我们认识的第六年。

旧人远远近近,好友来来去去,我们依旧心照情交。

真的真的,感谢你在我身边。endprint

赞 (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