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去往新鲜的春天

作者有话说:因为自己无意猜中了几次朋友的心事,在大家笑称我应该去算命的那一刻,女主的影子开始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于是便有了这个故事。写稿也有一年了,被退了二十多次稿后,感谢美丽把我从邮箱里翻出来,带着我成长。希望这个甜甜的故事能够被你们喜欢呀。我是君鸽,争取努力连刊的少女一枚,以后请多指教啦!

这个世上最宝贵的,都是要经过时光的打磨,才能熠熠闪烁。

01

在大学城区要论牛排,一定是“时差”西餐厅最受好评。香软不腻,口感松嫩。以至于夏繁花一周光顾一次,还能一口气吞掉六块豪华牛排。

苏绮就坐在夏繁花对面,望着自己这位正将柠檬片贴在两块牛排中间然后美滋滋地放进嘴里的一百六十斤的室友,心如刀割。

“我真是中了邪,居然和你这个神算子打赌!”苏绮用手撑着脑袋,望着桌上的空盘叹气——半个月的生活费啊!

一个星期前,大家正窝在寝室的床上讨论全校男神何鹤的光荣事迹,夏繁花一边打着手游,一边冷不丁来了一句:“何鹤要分手了。”

纵然夏繁花号称“A大神算子”,猜中过心理学系恶魔教授的口试题,还帮三个寝室抢上了最好过的网络课程,各种大事小事预测几乎次次成真,但,何鹤男神和洛杉校花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两人每天如胶似漆。分手?她苏绮才不信呢!

所以苏绮信誓旦旦地和夏繁花打了赌,如果何鹤分手,她便请夏繁花吃牛排。只是没想夏繁花能神到如此地步,一个星期后的今天,何鹤男神被校花残酷抛弃的头号新闻就传得全校沸沸扬扬。

“你到底是怎么提前知道的?”苏绮心痛完生活费,疑惑地问道。

“你猜?”夏繁花冲她眨了眨眼,用湿巾揩了揩冒着油光的嘴,余光却撇到了桂树下的一抹身影。

是何鹤。

纵然见过何鹤无数次,可这一刻,夏繁花的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那句话——玉树临风,宛若画中人。只是现在,那张白净的脸上再见不到往日惯有的温润笑容,只有黑眼圈和掩不住的落寞。

见她望了过来,何鹤疲倦地招了招手。

“夏夏。”他这样唤她,隔着玻璃窗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真切,但夏繁花还是分辨得出他的口型。

夏繁花和苏绮打了声招呼,站起来捋了捋自己翘起来的衣角,晃荡着自己庞大的身躯从座位上挤了出去。

“夏夏,洛杉要和我分手。”何鹤倒也不见外,直接开门见山和夏繁花说了此次来的目的,“他们都说你有办法,你能不能帮帮我?”

夏繁花瞪着眼,若不是脂肪堆积,让肥肉遮住了她那双眼睛,否则何鹤一定会看到她眼里正汹涌翻滚的情愫,悲切、落寞,还有……因为遇见他而带来的一抹欣喜。

“洛杉爱出风头、爱炫耀,你给她买点新款的大牌口红和化妆品,再去楼下唱首情歌试试。”夏繁花强忍住方寸间翻涌的万千情绪,面容平静地回答。来找她解决感情问题的人有太多太多,她最不希望何鹤来,却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天。

“谢谢你,夏夏。”何鹤万分感激地望着她,一双眼睛忽地就有了神。夏繁花摆摆手,抿嘴笑:“那明天来帮我搬招新用的展板吧!”

何鹤忙点头。看他一副欣喜若狂拼命说谢谢的模样,夏繁花的心里漫上了一丝苦涩。

没有人知道,如今这个英姿俊朗、眉眼清秀、人人爱慕着的何鹤男神,是她曾经高中三年的同桌。

也没有人知道,夏繁花喜欢何鹤。春夏秋冬,轮了整整三年。

02

何鹤失约了。

社团招新往操场搬展板的时候,何鹤没来。因为是心理社的社长,所以夏繁花自然成了搬运展板的头号代表人物。

她今天脾气很爆,扛着铁质展板从人群里杀出来的时候,周围的同学纷纷退开了一条路。

没人敢惹她,可偏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甩着一顶绿色军训帽,大摇大摆地朝着夏繁花走来。

彼时她正盯着手机上何鹤两分钟前发布的秀恩爱动态愣神,欲发火,却有人用手敲了敲桌子。

“学姐,听说……你很神?”夏繁花闻声抬头,看见的是一张菱棱角分明,黝黑到宛若抹了煤炭的新面孔。只见他咧着大嘴,一颗颗整齐的白牙在阳光下晃了又晃。月牙形状的小眼在这张颇为硬朗的脸上陡然没了踪迹。

夏繁花手托下巴,抿了抿殷红的唇。只听他继续道:“学姐你能说出我的名字,那我就带我们体院的男生自愿给心理社当苦力!”

免费苦力,不要白不要。夏繁花瞥了一眼男生在手里转动的帽子,又望了一眼他提溜着的一袋橙子,嘴角漫上一丝得意的笑。

“肖橙子。”她不冷不热地说,只见男生的嘴巴陡然张成一个圆形,大得能直接塞进去一个橙子。

“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我叫肖橙子?”

眼瞅着一个身高一米八几,浑身肌肉的男生猛然在原地蹦了起来,像只猴子似的溜到了夏繁花的面前,大家陡然发出一声爆笑。

哪有人能想到,这么一个高个子小鲜肉,居然会叫肖橙子。夏繁花得意地笑着,微微挑了下眉:“说话算数啊,学弟。”

只见肖橙子还傻愣在那里,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眨巴着一双圆而亮的眼睛,傻乎乎地盯着夏繁花。

只聽“扑通”一声后,肖橙子直愣愣地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抱拳冲着夏繁花河东狮吼了一声:“师父!请收下我这个徒儿吧!”

夏繁花吓得直接将铃声响起的手机丢了出去,未来得及反应,便见肖橙子一个健步从地上跳起,稳稳当当地接住手机,双手举着送了过来。

“从今往后,做牛做马我都是心理社的人,学姐的人了!”肖橙子高声喊着,也不知是被天气热昏了头,还是就真如此。夏繁花在那一刻,居然看到肖橙子眼里徐徐燃起了火花。

噼里啪啦,足以炸得夏繁花外焦里嫩。

03

收到何鹤的信息时,夏繁花正盯着学校贴吧里讨论她和肖橙子的帖子恶狠狠地啃着面包。endprint

手机一亮,她就瞥到一行:夏夏,谢谢你,没想到你的办法这么管用。

夏繁花嗤笑,关掉对话框,便立马在微博上瞅见了洛杉秀口红,外带秀牵手照的动态。

偶然听到洛杉和朋友吐槽何鹤不会买礼物,她便知洛杉爱慕虚荣。可为什么何鹤就是看不出来呢?

她看着两人亲密地互动,耳边却传来苏绮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呼:“繁花!你出名了!”

“我还不够出名的?”她摆手,无奈地苦笑。谁知苏绮却递过来一部手机,微信上是一家名为“瘦得美减肥公司”的公众号,首页封面上正是她那张油腻膨胀的脸。因为是仰角加背光,导致照片上的她看起来就像一大块注水的猪肉。

夏繁花被吓得陡然手一抖,连忙关掉界面。

何鹤。

她看见照片投递人那栏如是写着。

天干物燥,难免火气大。她仰着脑袋把脸对到头顶的电风扇,企图让燥热的风带走她抑郁的心情。

她是真的火了!这样想着,夏繁花揪着头发哀怨地大叫一声。与此同时,QQ界面一闪:橙子大魔王请求添加好友。

手一抖,她不偏不倚点成了“接受”。这下可好,夏繁花的哀号声刹那间传遍了整栋楼。

“师父,你好哇,我是肖橙子。”

只见电脑屏幕上,肖橙子的大脸忽而飘了起来。

“鬼才是你师父!可别乱喊!”夏繁花气恼着,自打她猜出他的名字,肖橙子就一个劲地缠上她,嚷嚷着要让她教自己洞察人心、料事如神的本领。

苏绮却笑眯眯地从身后探着脑袋冒出来。苏绮看着电脑屏幕上肖橙子的大名,顿时也惊得花容失色,最后拍了拍夏繁花的肩膀,摆出一副壮士珍重的模样,幽幽地说道:“惨了,被他盯上,你完了。”

她烦躁地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只能哀号着换衣服去上体育课。哪想刚站在篮球场集合,她就望见不远处一个飞奔的绿色身影,冲她兴奋地挥着手:“师父!你是不是上了减肥公司当代言阿!”

夏繁花惊得连忙抱头鼠窜,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可就是这么猫着腰在人群里窜来窜去时,她一脑袋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还没反应过来,她便看见自己的白色棒球衫上陡然湿了一片。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浓郁的蜂蜜柚子茶味。

因为衣服材质轻薄,被水这么一打湿,夏繁花的胸前便是一览无余了。

“夏夏……对……对不起!”夏繁花还未有反应,头顶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抬眼看去,站在自己眼前的正是何鹤与洛杉。

“有没有搞错,你没长眼睛吗?”洛杉拉过道歉的何鹤,冲着此时此刻狼狈不堪的夏繁花翻了个白眼。

上课铃声一响,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发现洛杉穿着的粉色上衣,和夏繁花的一模一样。

夏繁花抿唇嘲讽地笑着,别有深意的眼神落向了何鹤,又扫向了洛杉。可欲开口之际,却有人突然从她身后冒了出来,不声不响地给她披了一件绿色运动衫。

“分明是你自己故意泼我师父的!”肖橙子气势汹汹地将夏繁花拉到自己身后。方才他看得一清二楚,就是洛杉扯着何鹤的手,将蜂蜜柚子茶泼过去的。

夏繁花从来不是示弱的人,她抢过洛杉手里的杯子,冷不丁全数还了回去。何鹤大叫一声,连忙护住洛杉:“不就一件衣服吗,你至于吗!”

她望着何鹤,脸上的失落尽显无疑。可最后她还是冷着脸,不冷不热地说:“减肥公司的事我知道不是你,但希望你能管好洛杉。”

说罢,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人群。垂下头的那一刻,她忽然有些难过。明明是洛杉欺人太甚,何鹤却依旧护着她。

肖橙子看着她一副失魂落寞、伤心欲绝的模样,忽而灵机一动,掏出了手机。

04

体育课后,肖橙子强拉硬跩着夏繁花走进了一家火锅店。纵然她有一千万个犹豫,但在美食面前,她还是决定将悲痛化为力量。

将牛肉垒成一座小山高,五片一口往嘴里塞的时候,肖橙子就坐在她旁边,眨着一双乌黑锃亮的眼睛,好奇地问:“师父,你是不是喜欢何鹤学长啊?”

一时间,夏繁花险些把牛肉片从嘴里喷出来。若不是她仰着脑袋拼命喝了几杯温水,怕是牛肉残渣会成为肖橙子平头上的几朵花。

就像是最害怕被人知道的秘密正在被窃取一样,夏繁花缓过劲后转开了话题:“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料事如神的?”

肖橙子一听就来劲了,连连点头。只见夏繁花放下手里的筷子,朝着隔壁桌一对情侣看去,冲他使了个眼色:“光看表面,你能看出什么?”

他用手挠了挠后脑勺,咧着大嘴一笑:“很恩爱。”

“其实他们时常吵架,而女生正在琢磨着分手的理由。”夏繁花认认真真地说着,肖橙子正要反驳,只见女生突然“嗖”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冲着男生大吼了一句:“我们还是分手吧!”然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火锅店。

一时间,肖橙子惊得险些把下巴掉进火锅里。他五体投地地望着夏繁花,连声问:“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繁花摆摆手,夹了一筷子牛肉塞进嘴里,继续道:“方才点菜,女生想点的菜被男生全然驳回,可见男生平日十分霸道。而女生脸色铁青,并没有买账,说明女生也不是个温软的人。这样两个强硬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總会要吵架的。而后女生并没有答话,不仅避开了男生夹的所有食物,就连目光都有些闪躲,几次欲言又止,只有在拿起手机给人回消息时眼带笑意。”

肖橙子颇为震惊地盯着夏繁花,那些流言里有关她神乎其神的传说,在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

她不是凭空猜测的,她是凭着敏锐仔细的观察力,来洞察每一位来找自己咨询的同学。

夏繁花歪着脑袋轻轻笑着,冲肖橙子露出一个得意的神情,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国宝大熊猫正在冲饲养员撒娇似的。

见自己这个可爱爆棚的福娃学姐继而又恢复到自信满满的模样,肖橙子打心底里松了一口气。忽而想起什么,他连忙翻出手机,找到那个减肥公众号的页面,递给了她。endprint

方才他联系了公司的人,将洛杉婀娜多姿的照片换成了最新首页。且还用PS技术做了一张她胖时的模样,放在旁边进行对比。

而投稿人的姓名,肖橙子署上了“何鹤”。

夏繁花望着被P成胖子,肿得像猪头一样的洛杉,立马拍桌捧腹大笑:“学弟啊,你可真行!”

“开心了?开心了你就多吃点。”肖橙子也跟着她笑,随手将牛肉全然夹到她的盘子里。可视线一转,看到她身上那件沾了油腥的黑色棒球衫,他垂下脑袋抱着碟子往嘴里扒拉了几口蔬菜。

刚刚她避开了他的问题,那想必答案便是喜欢吧……

05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那日的牛肉火锅后,夏繁花收下了肖橙子这个徒弟。只是哪里想到,她却接连好几天都没看到肖橙子那张黝黑的脸。

有人打趣她说:“肖橙子也是三分钟热度,有了校花,转眼就望了师父!”

夏繁花一蒙,殊不知因为减肥公司新换的首页照片,洛杉校花的名号一落千丈。因为她误会了何鹤,两人闹了好几天别扭。又不知为何,洛杉对肖橙子产生了好感。

正想着,夏繁花收到了肖橙子发的消息:师父,快来篮球场。我要与何鹤一决高下!

尽管夏繁花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可当她冲到球场时,哨声已响,篮球腾空飞起。何鹤与肖橙子丝毫不管夏繁花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就那样开始了比赛。

她听到有人说:“肖橙子与何鹤,这可是校花之争啊!”

肖橙子是体育生,哪会输给何鹤呢?

耳边的议论声和欢呼声越大,夏繁花悬着的那颗心就越慌。她死死地盯着何鹤,祈求不该发生的事情不要发生。

有些事终究如不了她的愿,在何鹤倒地的那一刻,夏繁花拨开层层人群冲了过去。

她早已忘了周围一片的喧闹声有多刺耳,弯腰背起何鹤瘦小的身躯,朝着医务室跑去的那一刻,她仿佛回到了那个秋季。

高一那年,夏繁花还不是如今这个体重一百六的胖子。她瘦瘦高高的,看上去似个纸片人,大风一刮就没了踪迹。

因为自幼挑食,她一直体弱多病。以至于军训休息的口令刚要响起,便一头栽在了桂树下。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一个温暖有力的手将她抱起,不过一瞬,耳边竟全是风声。她只记得鼻尖扑来一阵洗衣液的清香,依稀迷蒙着睁开眼睛时,只有一个小小的少年站在她的病房里。

那双透亮的眸子她始终记得,就似一江秋水起伏着动人心弦。或许是因为他是她醒来后在病房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从那以后,夏繁花就牢牢记住了何鹤这个名字。

两人顺其自然地成为同桌后,她才知道,何鹤患有严重的哮喘。尽管他一直小心翼翼,却还是在家长会那日发了病。

所有人都被他扶着墙角脸色乌青的模样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夏繁花也是颤抖着手,喂他吃下缓解药。

看着他的面色渐渐恢复,夏繁花的心里猛然生出了要保护他的念头。她决心要让自己变得强壮,却忘了保护应该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做的事情。

高三那年,她成功变成夏胖子。她想,如果以后何鹤犯病,她就能背着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去医院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从她决心变胖起,她与何鹤就踏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这一去,便再难回头。

06

“师父,我错了!”肖橙子趴在医务室的玻璃门上拼命地喊着,夏繁花就像聋了一样,静静地用湿毛巾擦着何鹤的脸。

她眉心紧蹙的模样让站在门外的肖橙子望得心里发酸。几个小时前,他追着夏繁花一路跟来,却被她目光凛凛地怒吼了一句:“滚!”

他并不知何鹤有哮喘,如若知晓,断不会弄什么比赛。

好在何鹤抢救及时,并无大碍。他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便醒了过来。夏繁花心疼得要紧,连忙起身去倒温水。却不想何鹤那双透亮的眼睛望得她一时忘了说话。

“她……看见了吗?”良久,何鹤开了口。

夏繁花的鼻尖有些发酸,摇了摇脑袋:“没有。”

她知道何鹤在怕什么,他怕的不过是洛杉看见自己发病的样子会离自己远去。可夏繁花没有告诉何鹤,他发病的那一刻,洛杉也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若不是她怒斥赶走了洛杉,想必现在守在这里的便是洛杉了。叹了口气,夏繁花抬起眸子,心如刀割。

“夏夏,你还能再帮帮我吗?”

她望着何鹤,以沉默回答。

后来的几天里,何鹤追求夏繁花的八卦传遍了全校。夏繁花从福娃变天使,抱得男神归的消息成了心理系最火爆的聊天话题。

告白的场面轰轰烈烈,晚上的时候,他在她的宿舍楼下摆满了红烛。他站在人群里高声呐喊:“夏夏,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

看热闹的人开始吹口哨起哄,男神和胖子,这样的标配委实惹人注目。

夏繁花被人群簇拥在蜡烛的中心,低头看着灯芯闪烁起黄色的光芒,心里一阵苦涩,一阵欢喜。

她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呢?她不知道。这一刻,他漂亮的情话好听到让她觉得自己还沉睡在梦里。

“何鹤——”她欣喜地喊着,希望自己的声音压过起哄的人声,真真切切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可后面的话还未喊出。只听“轰隆”一声,人群右方冒出来一个灭火器,“刺啦”一下,便把她腳下的蜡烛全然扑灭了。

“我就说丑人多作怪嘛!就你?还想抢何鹤?”只见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洛杉两眼通红,冲过来扯住了夏繁花的领子。

何鹤看见洛杉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一丝欣喜。愣了几秒神,他连忙冲上来去拉洛杉。

夏繁花没有回击,她也不想回击。她就那样站在原地,任凭洛杉张牙舞爪地推搡自己。看着何鹤嘴角勾起的弧度,他对她比了个口型:“谢谢。”

哀莫大于心死。

夏繁花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晃神间,倒头摔倒在灭火器还未散去的白色泡沫里。

喧哗声戛然而止,她隐约听到何鹤对大哭不止的洛杉说:“我就知道!你一直都是在乎我的!”endprint

在乎。

又有谁来在乎她夏繁花呢?自始至终,她不过是他感情里的催化剂、利用品。

忽然有风轻起,翻转着桂树枝头的小叶,落向了她的眉心。她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见,只觉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握紧了自己的肩膀,将自己从地上拉起来。

就像坠入无人之境前的最后一次挣扎,她牢牢握紧了他的手。一件熟悉的绿色外套轻轻落在了她的头上,遮住她泪流满面的脸。

“别哭,他不值得你掉眼泪。”

07

在肖橙子的出租屋里,夏繁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肖橙子正在煮汤,见她光着脚,头发湿漉漉地傻站在客厅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你能不能做点正常的事?替他人作嫁衣,你还能再蠢点吗?”肖橙子埋怨着,用毛巾包住了夏繁花的脑袋,轻轻擦起了她的头发。

“谢谢。”夏繁花垂着眼睑,又想起在医院时何鹤祈求的模样,她听到他说:“拜托你了,夏夏,我真的很喜欢洛杉。”

纵然心知结果,可看到一根根蜡烛亮起,听到他柔情百种的情话,她还是没忍住动了情,动了心,动了一错就错的念头。哪怕她深知,这一步下去便是满盘皆输,全盘错落,也依然想着,倒不如就此当个糊涂人,飞蛾扑火。

可结果呢?结果是她被洛杉的灭火器浇灭了所有的幻梦,使她成了全校同学耻笑的话柄。

是她成就了何鹤与洛杉的美好姻缘。

如是想着,她的嘴角漫上一丝苦笑。见她一副落寞的神情,肖橙子不自主地蹙起了眉头。他想用手轻轻摸摸她的脑袋,抚抚她的脸颊,替她抹去一切不甘心,抹掉一切的伤疤。

片刻间,他又想起吃牛肉火锅那夜,夏繁花抱着啤酒瓶,呢喃着何鹤名字的模样。他趁着她醉酒,小心翼翼地探问:“如果我赢了何鹤,你会不会开心?”

夏繁花傻笑,放下酒瓶,晃晃悠悠地走近肖橙子。趁他坐在位子上,毫不猶豫地冲他俯下了身,用手轻轻勾住他的下巴:“你赢了,我当然开心。”

那不过是半梦半醒的醉话,他却当了真。不想那场比赛险些酿成大祸。

“肖橙子,你说什么才是值得呢?”夏繁花问着,视线却忽然模糊了起来。有水气腾冲,湿了她的眼眶。

肖橙子望着她,夜色笼罩,他看不清她的神情。许久,他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同她说:“我只知道,为他,你不值得。”

回到宿舍时,楼下的人群早已散了。夏繁花望着何鹤的电话号码,点了删除。

她想,从此以后,自己不会再傻了。

08

何鹤与洛杉和好了,为了避嫌,夏繁花请了长假,躲在寝室里闭关养神。

却不料没躲过肖橙子的软磨硬泡,在周末跟着他去了郊外那座寸草不生且荒凉无边的孤山。

杳无人烟,着实让夏繁花心生寒气。见她爬山满头大汗的模样,肖橙子丢下手里的帐篷,拆开湿巾朝着她走来:“今晚有月食,这里是最佳观月台。”

手刚覆上她的脑袋,夏繁花便猛地往后一跳,避开了他。“鬼话!”她撇着嘴怒斥,若不是方才在车的后备厢里看见了肖橙子带来的星空灯,想必她也会信了他。

她素来不爱拆穿,自然就真的等到了傍晚。看着夕阳从山头缓缓落下,她从肖橙子的手里接过了剥好的橙子。

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夏繁花没忍住打趣道:“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啊。”肖橙子有些迷然,忽地想起她一语猜中名字的事,连连追问:“对了,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你猜?”夏繁花抿起唇,小圆眼睛顿时陷进了脸上的肉里。她猛然想起,苏绮蹲在寝室里吐槽大一新生的那个晚上。

苏绮是体育系的班助,刚一开学,就在负责管理的班级里碰见一个惹祸精。

军训第一天就提溜着一袋剥好的橙子,藏在口袋偷吃。自我介绍时,他露着门牙,笑呵呵地介绍:“我叫肖橙子。”被一众同学当成了玩笑。

早在那时,他的大名便已经成了夏繁花寝室里时常聊起的话题。再加上苏绮对他形象生动地描述,第一次见面,很难不猜中他的名字。

夏繁花暗暗偷笑,望着肖橙子一脸疑惑的样子,一口吞掉橙子,拍了拍衣角落的灰尘:“说吧,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这个胖子的?”

肖橙子慌了神,瞪着一双锃亮的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既被窥探,倒不如学她故弄玄虚!肖橙子挑眉一笑,模范起夏繁花方才的口气,凑到她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你猜?”

心知自己被反将了一军,夏繁花伸手去打肖橙子的后背。只是视线落在肖橙子泛红的耳根时,她也不自觉地红了脸。

眼波流转,四目相对,肖橙子不好意思地轻声咳嗽了一下:“看见你鼓着腮帮子冲我笑,我就忍不住想捏住你的脸,亲你一口!”

话音刚落,肖橙子便飞速扭过头,双手一把捧住夏繁花圆鼓鼓的脸颊,飞快地亲了过去。

她只觉这座荒芜苍茫的孤山刹那间开了漫山遍野的野花。他们一起红着脸,眼睛笑成了弯月。

他轻轻打开藏在身后的星空灯,天际陡然亮起一片光辉。只见他目光潋滟,似是春风化开了池水,波澜起伏着,让她悄悄动了心。

09

在肖橙子的记忆里,第一次见到夏繁花,是在高三的那个冬天。他与一众伙伴挤在串串香大排档的店门口,望着锅里的红辣油直流口水。

刚准备开动,视线那么一转,就看见身旁那桌一个圆鼓鼓的女生,一手抓起十根肉串,拼命往嘴里塞。

那气吞山云的气势吓得肖橙子的嘴巴张成了“O”形。坐在身边的同学也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的天哪,那个阿姨怎么吃这么多!”

“阿姨?小屁孩们!我今年才上大一,你们就喊我阿姨?”夏繁花直接拎着酒瓶朝着他们这桌走过来。

那一天,是何鹤和洛杉在一起的日子。夏繁花黯然神伤,醉酒在外,却不料迷迷糊糊占了别人的座位,捞起了别人锅里的肉串。

她恰好一屁股挤在肖橙子的座位旁,整个人像个肉球似的靠在了他的身上。肖橙子盯着眼前这个满眼泪水,却拼命往嘴里塞食物的女生,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那天晚上,大家就那样稀里糊涂一起度过了一个冬夜。临走时,有同学想框夏繁花付钱。她摸了摸口袋,醉醺醺地抱住了肖橙子的胳膊:“弟弟,你帮帮我呗。”

肖橙子很想推开她,可低头的瞬间,他却看见她的脸颊、鼻尖通通泛着红。

不过片刻心软,他就鬼使神差地付了钱。后来散了场,他也没控制住自己的脚步,悄悄跟在了她的身后。

只是没走两步,夏繁花就卧倒在路边的长椅上。看她仰着脑袋,吸着鼻涕拼命往下吞眼泪的模样,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是……失恋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却不料她猛然扭过头,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号啕大哭。

那个晚上,他就陪着她坐在那里,听她絮絮叨叨讲了许多。那是他第一次明白“”一个人有多坚强就有多脆弱这句话其中的道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打起了瞌睡。隐约间,他觉得有人在自己身上披了一件衣服。猛然惊醒,却发觉身边的女孩早已没了踪影。

他摸摸自己身上盖着的羽绒服,却不想领口处藏着一张字条和一张百元大钞。

“谢谢你,醒来后快些回家吧。”

虽是一段特别的相逢,但肖橙子从未想过他们还会相遇。在A大看见她一个人搬着铁质展板,气喘吁吁地挤开人群时,他惊喜万分地朝着她走去。

她早已不记得他,他却依然记得那天夜里,她红着眼楚楚动人的模样。只是他又怎会料到,刻意地接近,换来的是他无可救药地喜欢上这个可爱的小胖子学姐。

因为见过她的脆弱和坚强,见过她的深情与聪慧,所以纵然她在别人眼里多么不值一文,她也成了开在他心上的一株桃树。

遇见她,分明是一场意外。但喜欢上她,从来都不会是意外。

他一直相信,这个世上最宝贵的,都是要经过时光的打磨,才能熠熠闪烁。而她,亦是如此。

编辑/张美丽endprint

赞 (1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