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你如同一个故人

哑树

作者有话说:是这样的,写这篇文的时候,媒体爆出《请回答1988》里饰演德善和正焕的演员在一起了,我当时激动得要把手机摔掉,这样阿泽不就属于我了吗,哈哈哈——正经点,看“1988”的时候非常心疼狗焕,身为弟弟却有担当,对德善一直都是默默付出,却错失了一个时机。所以我就写下这篇文,希望周冲能与心上的姑娘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另外,叉妹看出来惹,我非常开心,希望你们会喜欢。

遇到喜欢的人时,希望你拿出气势如虹的勇气。岁月淙淙,与心上的姑娘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001 令狐冲的小师妹

1992年,香港TVB上映了由金庸先生编著的《笑傲江湖》。林青霞主演的东方不败一袭红衣,长相清妍昳丽,英姿飒爽,再加上精湛的演技,红遍香港和内地。无论时隔多少年,依然是经典。

千禧年到来的时候,孟家宜一行人正窝在小伙伴家里重温这部经典武侠剧。孔雀蓝的窗帘被钩子拉成两片半月的形状,传来孟家宜妈妈中气十足的声音。

“孟家宜,快回家吃饭了。”孟妈妈的声音如洪钟。

孟家宜坐在郑云和家铺的柔软的垫子上,双手环抱着膝盖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画质不清晰的电视。周冲周大少支起一条腿,一只手臂随意地搁在膝盖上认真地看着电视。郑云和则低垂着眉眼专心地鼓捣手里的机器人。

窗外的蝉鸣声起,融化在一层透明的明黄色糖浆里,带着夏日的黏意。孟家宜听到妈妈的叫喊声,看了一眼在认真研究机器人的郑云和,阳光跳跃在他柔软的黑发上,镀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芒。

她用眼神示意周冲去把窗帘拉上以防妈妈过来念她,谁知周大少爷的下颌紧绷,显然是沉浸在剧情里。孟家宜的耐心只能维持三秒,随即她踢了一下周冲的脚,周大少耍帅的姿势瞬间瓦解。

“去帮忙拉一下窗帘,回来大大有赏。”孟家宜笑眯眯地说道。

周冲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却还是起身去拉好了窗帘。等他回来之后,接着看令狐冲如何与东方不败比剑。孟家宜伸出细嫩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难道你不想知道奖赏是什么吗?”

“不想。”周冲连眼神都吝于分给她。

孟家宜作势挥舞着拳头,故作严肃:“我最不喜欢你这种口是心非的人了,快点请求我。”

“求你。”周冲冷峻地盯着电视屏幕,脸上闪现无奈。

“这个奖赏就是允许你跟我一起参与角色扮演,让你当男主角令狐冲。”孟家宜一脸的勉为其难。说完,她就跑到郑云和的床上拿了他家的床单想要裹在身上。

周冲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嗤笑,声音清冷:“別把过家家说得这么好听,孟家宜,你多大了,现在已经是个初中生了。”

孟家宜低着头,鼓着脸一言不发。周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虽然齐耳的短发掩盖了孟家宜的表情,但他猜小丫头肯定是在腹诽自己。

气氛僵持不下,郑云和听到这边的动静,把手中的机器人放在一旁,声音温和:“家宜,我要参加。”

“好啊。”孟家宜开心起来,扭过头冲他傻乎乎地笑,脸上的苹果肌变得生动起来。可在分配角色上出现了问题,孟家宜在一众角色中出现了问题。

“岳灵珊、东方不败、任盈盈,你想要扮演哪个?”周冲冷不防提问。

孟家宜一脸为难:“我觉得自己都能驾驭,尤其是在美貌的匹配度上。”

“呵,我的眼睛还没瞎掉,阿姨怎么还不把你拎回家。”周冲作势抬手看了看腕表。孟家宜白他一眼,并不理会周冲,轻声细语地和郑云和说起话来。

周冲垂眼思索了一会儿:“你演岳林珊吧,台词比较好记,阿和演男主角。”说完,周冲就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看两人如何出演。

郑云和一直都没怎么看过电视剧,一会儿忘记肢体动作,一会儿忘记台词,惹得孟家宜直跳脚。倒是周冲把令狐冲的台词给记下了,十分有耐心地提醒郑云和。

天上云卷云舒,窗侧落进一阵淡淡的清风,让人好不惬意。周冲的眼里是淡淡的笑意,看着不远处的短发小姑娘。

为什么要让孟家宜演岳灵珊?

原因就是不管任盈盈再美,令狐冲也有他的小师妹——青梅竹马的岳灵珊。

002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周冲有一个特长,那就是纸飞机折得能飞出特别远。当孟家宜和郑云和两人惊讶于他这项天赋时,他只会捂着嘴让两人住口。周冲所擅长的或者说喜欢的东西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只会默默地去珍爱。

比如周冲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对孟家宜也是这样的感情,但他却不去表达。人的感情往往发生在一瞬间,可能是升学的某一天,老师让同学们做自我介绍时。

空气干燥且飘忽着细小的颗粒,女生鹅黄色的裙角飞扬。孟家宜走上讲台,声音清脆:“大家好,我叫孟家宜,取自《诗经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希望以后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孟家宜明明就是头小狮子,怎么可能宜室宜家。”她从以前的同学大声说道。他的话音刚落,整个教室哄堂大笑。孟家宜涨红了脸,紧紧地攥着衣衫,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冲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走向讲台,漆黑的眸子沉了沉,身上散发着的低气压让全班同学不自觉地安静下来。周少爷推着她下去,言简意赅地说:“我叫周冲,名字取自金庸小说里的令狐冲。”

台下不知谁发出细微的笑声,像是蝴蝶效应般,笑声越来越大。周冲毫不在意,一脸自得地走下了讲台。

他成功地帮助孟家宜转移了尴尬,小姑娘回过头来一脸的笑意:“你的名字好逗啊。”周冲做着试题的手一顿,掀起眼皮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其实他们三个人一起在荔枝巷长大,只不过孟家宜是后面搬进来的。因为住得近,三个人顺理成章地发展成了好朋友。荔枝巷不是因为这个小城盛产多肉蜜汁的荔枝而取名,而是传说巷子有段广为流传的佳话。女的小名叫荔枝,出身于富贵人家却心甘情愿跟着卖清水豆腐的人家,荔枝巷因此而得名。

郑云和从小就有研发机器人的天赋,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拿过省青少年杯了。endprint

冬天的时候,孟家宜起得比较晚,可她发现作息时间一向良好的周少爷总是能很碰巧地在院子外遇到要一起上学的周冲。至于郑云和,和他们不再上同一所学校。因为他一心扑在机器人上,他爸就给他报了一所特长学校,兼顾上文化课。

大冷天的,周冲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夹克,他挑眉看着将自己裹成无尾熊的孟家宜。周冲从书包里拿出一杯热牛奶塞到她怀里。

“周冲,其实你才是宜家宜室。”孟家宜的眼神澄澈,一脸戏谑。周冲单挎着一个背包,沉声道:“快点,上学要迟到了。”

冬日的冷风吹得周冲衣服的下摆猎猎作响,他迈开长腿走得很快,借此来掩饰自己发红的耳根。孟家宜还不知情,一边抱怨,一边只得认命地跟上。

003 能不能别做那根传送带

两人一起打闹着上学,周末三人就窝在沙发上看港台老电影的时间浅浅地划过。像是夏日里的一灌冻柠水,轻轻一口拉环,“砰”的一声,梦幻的气泡炸开,将他们带入高中。

孟家宜和周冲还在同一个班,依然是前后桌。每天放学后,周冲都习惯性地等着孟佳宜。看到她慢吞吞地做值日,将她手里的扫把抢过去的也是周冲。孟家宜坐在凳子上,嚼着口香糖,笑得眉眼弯弯:“谢谢我的田螺姑娘。”随即她的头上就挨了一个栗暴。

孟家宜发现自己对周冲有别样的情愫的时候还是因为学校那群犯花痴的女生。这天孟家宜正在教室里发作业本,就被人喊了出去。来人是一位穿着明显改短校服的女生,露出一双笔直的腿,她的声音清甜:“我叫卢莉,听说你和周冲是好朋友,能不能帮我递下信?”

不知怎么的,孟家宜心里闪过别样的感觉,为什么他们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就是好朋友,而不是其他关系呢?她不想过分探究这种情绪,故作轻松地接过来低声说:“好的。”

晚自习回家的时候,周冲一手扶着单车与孟家宜并排走在路上。疏星嵌在莹蓝的天空上,街边的霓虹灯闪着亮光。孟家宜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生,这才发现他的个头蹿得很高,留着短发,一对剑眉陇在漆黑的眼睛上,整个人看起来平稳又冷静。

“周冲,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孟家宜没头脑地问了一句。

周冲看了一眼神色认真的孟家宜,慢条斯理地说:“首先要温柔,你知道吗?就说话轻声细语的那种……”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家宜快速打断,气得连话都说反了:“要死啊你。”众所周知,孟家宜天生声音清亮,音色足,加上性格本身就是温柔型的,明显是周冲故意挤对她。

周冲也不接腔,嘴角是淡淡的笑意,一直看着小姑娘鬧。现在的孟家宜就像只奓毛的小狮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他们读高中的时候,学校的女生说周冲的长相像极了当红港台小生,冷淡的眉眼,带着一点痞气,她们纷纷私下拿到他的照片来私印台历。

孟家宜只负责传阅情书,从不把周冲的隐私传出去。有一天,周冲在教室里给她辅导习题的时候,门外的女生亲热地将孟家宜喊出去。

周冲看着她作势起身的动作,脸沉了下来,语气中带着微微的嘲讽:“孟家宜,你怎么这么爱当老好人,你能不能别做那根传送带?”

教室的半扇窗户打开,有光线晃进周冲深邃的眼睛,里面却藏着一股愠色。孟家宜近来发现自己对周冲暗恋的情愫已经够苦恼的了,被他这么一嘲讽,她的脾气也上来了:“是,您说得都对,懒得理你。”

004 他身上薄雪草的味道

两人就这么吵架了,孟家宜生气的时候就会跑到郑云和家里做作业。周末无聊的时候,孟家宜让郑云和教自己制作机器人,她一不小心就把机器人的一条腿给捏断了。

孟家宜一脸紧张的表情:“阿和,你说你的教练会不会骂死我?”郑云和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凑上前去听,孟家宜又重复了一遍。郑云和这才明白过来,温柔地摇了摇头。

“家宜,这周省里有一个acm(计算机程序比赛)大赛,你会来看我比赛吗?”郑云和扬起笑脸。阳光透过纱窗照在他几近透明的皮肤上,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的血管。

孟家宜探出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认真地问:“这个比赛对你很重要吗?”郑云和乖顺地点了点头,黑亮的眸子里含着期望。

“那好,最迟周五回复你,行吗?”孟家宜答道。

走在回家的那条小路上,月色皎洁,点点星光透过摇晃的绿叶落在地面的水坑里,似打碎的水银。孟家宜玩心一起,有板有眼地绕着水坑跳起了格子舞。她刚刚没有立马答应郑云和的原因就是在她没和周冲吵架之前,早就约好了周六一起去城北玩滑冰的。

两人吵架没两天,周冲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依旧站在家门口等她上学,还塞给她一袋牛奶,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拖油瓶。”

孟家宜看他一眼不接腔,依旧鼓着脸对他。

天与地连成银白的一个点,冬日的雪花一片一片地打着旋儿落下,沾到了周冲的眉毛上。周大少伸出纤长的手指捏了捏孟家宜冻得发红的耳朵,叹了一口气,解下自己系着的围巾俯身给孟家宜戴起来。

孟家宜不由得僵直身子,任由他身上散发着冷冽的薄雪草的味道袭来。周冲手指灵活地给她打了一个漂亮的结,看见厚实的围巾盖住她巴掌大的小脸只留下一双清亮的眸子,这才满意起来。

鬼使神差地,孟家宜冒出一句话来,鼻音浓重,显然是感冒了:“阿和这个星期六让我去看他的机器人比赛,可我们之前就约好了,你觉得我该去吗?”

孟家宜屏住呼吸等着他的回答,看到周冲这样处处关心自己,她就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去试探,想要证明自己的猜测。

远处的茫茫白雪覆盖在枯树、道路上,像是打翻了的牛奶罐。周冲望着不远处出神,良久,他的语气顿了顿:“去吧。”

听到这话,孟家宜眼底的光芒一寸一寸消失,她轻轻点头:“好。”

005 冰封的关系

以孟家宜这种鸵鸟性格,告别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的方法就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接着维持三剑客仗剑走天涯的关系。endprint

孟家宜照例与周冲一起上下学,却开始与他保持距离,不再与他没心没肺地打闹。周冲察觉到了什么,亦假装不知,只是有时相处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一些欲言又止。

两人一起在郑云和家里写作业的时候,孟家宜看郑云和在不停地拆卸机器人就为准备参加比赛的事。孟家宜心血来潮,打算让他放松一下,特地做了一首打油诗:“阿和征战必胜,惹得旧人哭。”

郑云和的耳朵里传来一阵耳鸣的声音,似海浪与远航的鸣笛声交织在一起,嘈杂无比。他笑笑,良久才回过头问:“家宜,你说什么?”

“我说……”孟家宜跑到他面前,双手靠在嘴边卷成喇叭状大声喊道。忽然,周冲用力攥住孟家宜的手,脸色沉了下来:“能不能别这么大声嚷嚷。”

孟家宜怔在原地,被他吼了这么一嗓子忘了挣扎,眼眶泛红。直到郑云和拉开周冲的手腕,温声说没关系,气氛这才缓和下来。

空气静默,周冲抿紧嘴唇不再说话,孟家宜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跑了出去。之后的日子里,两人陷入冷战中,都不想主动搭理对方。

省acm(计算机程序比赛)大赛的时候,孟家宜如约赶去了现场。会展中心是清一色海的颜色,一条憨态可掬的剑鱼似要冲出幕布。

会展上各摆着的一品红映着孟家宜紧张的神情。郑云和编写的机器人身形娇小,正与另一位参赛者对弈。郑云和编写的机器人除了基本控制结构稳定外,稳健性和抗扰性更强。毫无意外地,在这场比赛中,郑云和拔得头筹。

郑云和拿到奖杯的那一刻,表情平静,只有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泄露了他此时的好心情。谁知一下台,郑云和握着奖杯就冲上去给了孟家宜一个拥抱。他的脸靠在孟家宜的肩上,笑着说:“家宜,我做到了。”

“对,你做得很棒,不过你都多大的人了,还需要抱。”孟家宜不着痕迹地拉开彼此间的距离,虚晃着给了他一拳。

在不远处角落里的周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勾起无所谓的笑容。转身离开之际,他想起手里拎着的保温桶,里面装着驱寒保暖的桂圆红枣粥。

周冲俯身把保温桶递给了经过的随行人员,并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迈开长腿离开。厚厚的云层压着天空,有飞鸟盘旋而过。周冲着烟灰色的连帽衫,脊背挺直,像棵苍劲的青松,看起来有些寂寥的背影与灰茫的天色融为一体。

006 他手中的蓝色纸飞机

孟家宜十七岁生日的时候最想要的就是属于自己的一套乐高,创造属于自己的童话王国。可是在那个年代,却够孟家母女俩两个月的生活费。

孟女士听到她的这个愿望,正在切著西红柿的手停了下来:“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一样,我可没这个闲钱,就一碗长寿面,爱要不要。”

“我就是没爹、娘还不疼的小孩。”孟家宜低声嘟囔了一句。孟女士是个急脾气的人,一听到这话,不由分说地拿起桃木桌上架着的鸡毛掸子追着孟家宜跑。

整条荔枝巷都回荡着孟女士气急败坏的声音,夹着一半的苏州话和北城话:“小娘鱼,侬晓得我养你多辛苦伐,整天想着搞七捻三的物事。”

孟家宜没有方向地逃跑,正好一头撞上了出来扔垃圾的周冲。她顾不得揉撞上周冲的后背而发酸的鼻子,顺势躲到周冲后面,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衬衫:“快,帮我劝劝我妈。”

“阿冲,你别拦着,我今天非要教训她。”孟女士喘着粗气说道。倏忽,孟家宜从周冲身后小心地探出头来,看见孟女士挥舞着的鸡毛掸子又快速缩回去。她这一躲,鸡毛掸子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周冲身上。

周冲闷哼了一声,也不生气,拉着孟女士到不远处的槐树下交谈。不到五分钟,孟家宜就看见自己的孟女士眼眶泛红,白了她一眼后便回了家。

“走吧,拖油瓶。”周冲喊道,顺势把小姑娘拎回了家。

小姑娘拨开他的手,板着脸说:“你别理我,我们可是吵架了的。”

“对不起行了吧,嗯?”周冲一副磁性的嗓音,加上那拖长了的尾音让孟家宜一下子没了脾气。

周家父母都出去上班了不在家,室内装饰大方简洁,一只折耳猫窝在米色的沙发上盯着来人。孟家宜熟稔地摸了一下猫的脑袋后就跑进周冲的房间去了。

孟家宜推开房门,打开电视,习惯性地伸手一拿:“你家的水果糖怎么没有了?”

“在柜子里,自己去拿。”周冲抬了抬下巴示意。孟家宜拉开原木色的柜子一看,亮晶晶的珠光纸包裹着透明的水果糖。孟家宜撕开包装纸把糖丢进嘴里,心情慢慢变好起来。

后来她盘腿坐在干净的地板上与周冲讨论剧情,发现无人应声时扭过头到看到周少爷正在认真地折着他的纸飞机。

“你折这纸飞机有什么用?”孟家宜一脸疑惑。

周冲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不用几个步骤,水蓝色的纸在他手里经过下翻转变成了羽翼宽长的纸飞机。

“想折出一辆最佳的纸飞机拿去参赛。”周冲头也不抬地回答。

周冲接着给她科普,声线冷淡:“有一款纸飞机叫苏珊,是由约翰柯林斯制造的,超越了一名叫‘复仇者的纸飞机,能飞出70米,在空中停留约半分钟,这些对客机制造都是有帮助的。”

孟家宜这下连电视都不看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

007一杯敬岁月,一杯敬欢喜

一个星期后的早上,天空刚吐出一丝鱼肚白,浅黄的日光层叠在灰白的天际,散发出一种柔和。孟家宜推开朱红色的大门,睡眼惺忪地拿着拖把在门口扫雪。须臾,孟家宜惊讶得捂住嘴,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映入眼帘的是家门口的雪地上放着一套完整的乐高,是《海底两万里》衍生的经典版。大门的扣环里沾着白色的雪,孟家宜直接拿了一点雪粒往脸上冰,直得ȍ2*].QEȍ2*].相信自己不是处在梦境里。

“妈妈,我有一套自己的‘乐高了。”孟家宜冲屋里喊。

周大少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出来,哈欠连天地沉声斥道:“拖油瓶,一大早瞎嚷嚷什么呢?”endprint

“周冲,我有乐高了。”孟家宜一脸兴奋,眨巴着大眼睛问他,“是不是你送我的?”

谁知周少爷冷哼了一声,双手插兜回去了,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周冲走出几步距离还能听到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声音,他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

其实周冲为了在大赛上拿到奖金,连续熬了几夜折出最佳的纸飞机。他也因此身体疲累,比赛那天是顶着高烧去完成纸飞机的飞行的。

年少的时候大抵都是这样,只愿心上人笑,孤舟千山一人渡。

“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雪惊笋欲抽芽。”春天就这么悄声无息地来了,他们也即将升入紧张的高三。真正打算埋头独跨千军万马大桥时,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周冲和孟家宜还好,全心扑在文化课上就好了。不像郑云和,不仅要学习文化课,还要忙着编写程序让机器人获奖,他打算用这个特长来保送大学。

兴许是郑云和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了,他在一次中小型的比赛中失手,与冠军失之交臂。整个荔枝巷的人都不敢相信,纷纷议论天才和郑云和怎么可能会输。

郑云和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更加不爱言语了。周冲和孟家宜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他家。

两人推开门,发现郑云和双手抱膝,戴着黑色鸭舌帽垂眼不知在思考什么。

“喂,看我们带来了什么?”周冲虚踢了他一脚。

郑云和抬起头,勉强扯出一个笑容,眼神柔软:“是什么?”

“我买了你最爱的烧鸭饭和芬达,还有一些小零食。”孟家宜晃了晃手里的红色袋子。周冲也顺势接腔:“我还借来了碟片,黎明和曼玉女神主演的《甜蜜蜜》。”

他们看完电影后又跑到天台上谈天说地。三人喝着从小奶锅里温好的芬达互相碰杯,气泡炸出来的时候,众人相视一笑。

“阿和,没关系的,拿破仑征战的时候还输过几次呢,你这个没什么关系的,加油。”孟家宜躺在吊床上看着天空。

乌蓝的天空,星星似棋子般嵌在上方。长风刮过,侧耳仔细倾听还能听到落雪压弯松枝“啪”地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嗯,我会的。”郑云好释然地呼出一口白气。

夜色温柔,气氛轻松,他们三人从远方的风谈到理想的三旬,正是三人风华正茂时。

“都快来说说你们都有些什么梦想,”孟家宜的眼睛亮得像两颗星辰,“我先说,考取一所理想的大学,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

周冲看向远方,笑得漫不经心:“飞行器设计吧。”

“我的愿望是,希望我们三个人年年岁岁在一起,永遠常欢喜。”郑云和开口,眼里带着一丝光亮。

剩余的两人相视一看,郑重地道:“会的。”

后来的晚风开始变大,三人趁着时间敬了几杯可乐,然后大笑而归。一杯敬岁月,一杯敬梦想,一杯敬欢喜。可能大部分人的友谊是长大后回顾属于“当时已惘然”,而他们不是,在岁月长河中,三人还是知交相伴,珍惜彼此。

008 三次的错过

让一个小孩成长的方法就是经历失去,这是个无奈又不能避免的过程。人生的意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来的时候也只能接住。

周冲的爸爸被检查出癌症晚期的时候,周冲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许多,便得越发沉默起来。他一边要帮妈妈一起照顾病重的父亲,一边要顾学业,实在很辛苦。每次孟家宜见到他的脸上都是惫色,眼底黛青。孟家宜上前关心时,周冲会淡淡地挡开,然后匆匆离开。

后来,周爸爸只熬了两个月便离开了人世。那段时间周冲瘦得最厉害,五官凌厉得明显,身上空得仿佛只剩下一具骨架。周冲对于周围的关心都是置之一笑,只是变得更加努力起来。

高考倒计时一百天的日子,孟家宜独自一人上学,因为门口不再有那个瘦高的身影等她,之后再塞给她一瓶热牛奶。更不会有人一边一脸嫌弃地喊她拖油瓶,一边给她收拾烂摊子。因为周冲脚踩凉水,起得比她更早,两人的作息时间错过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考结束,当试卷像细碎的雪片从高楼落下时,意味着他们成了一个真正的大人。

高考放榜那天,孟家宜气喘吁吁地跑到周冲家喝水。周冲习惯性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水果糖丢给她,孟家宜看见他的这个动作,蓦地感到鼻子一酸。

“周冲,你……你会和我们报同一座城市吗?”孟家宜小心翼翼地试探。她没说我,而是找借口说了我们。

周冲拧了浓眉,眼神霎地黯淡下来,最终化为云淡风轻的表情:“我打算报飞行员。”

沾着湿气的风吹来,窗外的葡萄架上大片的绿色像涌动的波浪。孟家宜无心赏景,语气激动起来:“不是说好了一起的吗?你不是喜欢飞行器设计的吗?”

“我以前看过《中国国防生》,里面有一句说的是海陆空是注定要分手的,今天本来打算告白的,看来也没必要了。”孟家宜胡乱抹了眼泪,冲出了他的家门。

小姑娘的话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周冲呆站在原地,眼神是懊悔、痛恨、挣扎。可他终究还是闭上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少年的眼角滑落。

只可惜,有些事情孟家宜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她还没搬来荔枝巷之前,他和郑云和就是很好的兄弟了。小时候,在那一片,周冲是个孩子王,郑云和长着一张细白的脸总是跟在周大少爷身后,上树、捅鸟窝这些坏事全都干过了。

意外发生在除夕夜,周冲带着郑云和出去放烟花。他玩心一起,就拿了个炮往郑云和身上扔。谁知这小孩一时间吓得忘了躲,炮“轰隆”一声在他的耳边炸开,郑云和这才“哇”地哭出声。

之后郑云和被查出间歇性耳鸣,医生说这种病得看时间才能治愈,随时都会产生耳鸣,也有可能会治愈。那段时间郑云和窝在家里不愿出门,经他父亲带去看过心理医生后才有所好转。他走出家门对周冲说的第一句就是:“哥哥,我不怪你。”

随着后来年岁的增长,周冲第一时间就发现郑云和喜欢孟家宜,阿和只有在望向家宜的时候才会笑得更开心。他又怎么能亲手去斩断郑云和为数不多的快乐呢?endprint

周冲错过心上的姑娘三次,也是他人生中最无能为力的次数。

009 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

再后来,孟家宜去了南方的一座城市,终日花香满地的一座城。郑云和也去了最好的科技大学,至于周冲,每天在北京仰望着国旗不断地学习和训练。

好不容易等到三人都有时间相约的时候,郑云和却因为要参加比赛临时没能赶来。周冲和孟家宜碰面的时候都暗自打量对方的变化,各自都变得成熟了。其实他们私下都有在通信工具上联系,但绝口不提感情上的事。

孟家宜穿着一件羊驼色风衣,搭一双小靴子,束起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衬得整個人落落大方。还是她先大方地开口:“好久不见。”

“拖油瓶,好久不见。”周冲挽起衬衫的袖子,眼里闪烁着笑意。交谈中,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感情这方面。

暖黄色的灯光打下来,白色的蜡烛挑起暧昧汹涌的光,映着周冲冷峻的脸庞:“拖油瓶,怎么说呢,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喜欢到每天早上等你一起上学、给你热牛奶、讲习题,无论大小事都想陪在你身边。以前我错过了你三次,都是我胆怯地逃避,但我大学选择去当飞行员只是单纯地为了完成我爸的遗愿。早年他因为身体原因没能通过体检,那么就由我来完成好了。”

“我才不信‘海陆空的人在一起会分手之类的鬼话,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要拥有绝佳的勇气。,请原谅我这个迟来的告白,如果你愿意,就收下我原本打算高中毕业时送你的衬衫纽扣。”周冲勾起嘴角,声音里夹杂着紧张。

孟家宜看着他递过来的锦盒,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周冲探出手,动作轻柔地用指腹给她擦眼泪,声音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傻瓜,哭什么。”

“我愿意。”孟家宜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

END

周冲能有这份勇气其实有一小部分原因源自郑云和,他故意没来参加这场宴会,解释道:“其实当年你根本没必要自责,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也不会发现自己喜欢机器人。我是后来才发现家宜钟情于你的,哥,我们三个永远都是好朋友。”

《请回答1988》里有句让人印象深刻的台词:毫不迟疑的放弃和当机立断弄出了时机。那家伙更恳切,我应该鼓起更大的勇气,搞怪的不是红绿灯,是时机,是我数不清的犹豫。

遇到喜欢的人时,希望你拿出气势如虹的勇气。岁月淙淙,与心上的姑娘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编辑/叉叉endprint

赞 (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