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爱如燎原

风雅颂

作者有话说:本来是想写一个圆满的故事的,结果(又?)……我是个很念旧的人,同时我也是个很怕回忆的人,我时常觉得自己的青春虚度了。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相同的感觉,真像是一场大梦初醒,爱过的人和做过的梦,没有一个留下来。听起来很悲哀,却似乎并不妨碍我快乐地生活下去。这或许就是成长吧,仿佛什么也不曾真正得到,却越来越懂得珍惜,哪怕一丝一毫。

我也跟着开怀大笑,颇有武侠江湖里的豪情壮志。太阳好大,世界都光明敞亮,甚至照得我的双眼有些疼。

我才不是你的好哥们儿。

1

我喜欢沈祺勋是从高一入校军训时开始的,因为他勇敢,会爱护同学。

当时一个女生谎称生理期逃避训练,被前来视察的上校在小卖部逮了个正着。她手里正拿着刚买的冰激凌,上校让她在操场的站台上罚站,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硬生生把女孩骂哭了。沈祺勋挺身而出,说上校小题大做,伤女孩的自尊是不对的。

那一刻,我觉得冲上站台去的男孩太帅了,很快就到处打听他姓甚名谁。

不过上校在大太阳底下红了脸,火冒三丈,结果沈祺勋被罚站了一周的军姿,以及扫一个学期的落叶。

我想要接近他,便有事没事就去校园里那条两旁种满银杏树的路上走走,假装看书。

他扫地很不认真,金色的银杏叶被他的扫帚扬起又落下,簸箕里却是空空的。

“喂,你这样怎么扫得干净?不怕再被罚一个学期?”我这样问他时,已经是开学的第三个星期了。

“反正还会有树叶落下来。”他不紧不慢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还要每天都来扫?”

他大力挥舞着扫帚,银杏树叶纷纷飞舞,像许多金灿灿的蝴蝶。他说:“那你为什么每天都来?”

“我?”我霎时红了脸,总不能说是为了看他吧。

“我想找一片最好看的落叶做书签。”我随口撒了谎。

他不再挥舞扫帚,走过来坐在我的旁边:“你是几班的?”

“四班。”我以为我们这样就算认识了。

“和五班是隔壁班?那你帮我个忙好不好?”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我有点蒙,又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在书包里找了找,说:“你帮我把这个送给五班的宁西倩,我帮你找你想要的书签。”

相互帮助,合情合理,我一时找不到借口拒绝,东西就已经塞到了我手里,是俄罗斯套娃。

“谢谢啦!”他背起书包就要走。

“喂,沈祺勋!”我忍不住叫住他,“我……我叫陈以昭!”

他的身影消失以后,我的鼻子忽然一阵酸,直酸到了心底。我每天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认识他,可他甚至都来不及问我的姓名,就要我替他给别的女孩送东西。

明明我才遇见他,却好像已经失恋了一般难过。

2

我还是把俄罗斯套娃给那个叫宁西倩的女孩送了过去,原来她就是军训那天被上校罚站骂哭的女孩。

难道沈祺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了喜欢的人?

沈祺勋按照约定,给我找来一堆银杏叶,但并没有特别让我中意的。

他妥协:“行,我再给你找。宁西倩收到礼物有说什么吗?”

“她说谢谢。”我如实回答。

“没了?”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他总想打听她的事,与我说十句话,有七句都是与她相关的。我真的很苦恼,但为了和他有话可说,我竟鬼使神差地关注起了宁西倩,也逐渐成了沈祺勋非常重要的朋友。

“她家境不差,成绩优秀,一门心思学习。”我如实告诉沈祺勋这些,是希望他能断了念想。

而他却认真严肃地说:“那我也要好好学习,不能被落下!”

沈祺勋当真报了周末的辅导班,我哭笑不得,却也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报了班。

有一天,辅导班的老师出了一道很难的几何题,所有人都被难得焦头烂额,老师得意地笑,说下次上课时做出这道题的人有奖。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沈祺勋扫落叶,我就在一旁验算。

“不对不对!这里是直角,CE和AC在同一平面,先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直角三角形……”他时不时地跑过来跟我争论,结果我们俩谁都没算出来。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按了一下自動铅笔芯,飞快地画下了另一条辅助线。

但沈祺勋没有理会我,我下意识地抬起头,才看见宁西倩正往这边走来。

她巧笑倩兮道:“你是沈祺勋吧?早就该跟你说声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没事没事,小事。”他摆着手,眼睛笑得弯弯的。

铅笔芯一下子断在了纸上。他明明告诉我,那个俄罗斯套娃是他小时候亲戚从俄罗斯带回来送给他的,是他最珍贵的收藏品。

“刚才听到你们在讨论数学?”

“对啊,是这道题。”沈祺勋已经把我的笔记本拿到了宁西倩面前。

她借过我的自动铅笔,擦掉了我方才画上去的辅助线,又添了一条新的,然后一行行写下步骤。

她的字可真好看,在我龙飞凤舞的草稿之间,就像端好的小花。

“好了,这样就证明出来了。”她说。

沈祺勋惊讶不已,夸她聪明,她谦虚地解释只是正好见过这道题。

怎么办?我站在一旁和满地落叶一样低落,好像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

3

沈祺勋把工整的答案展示给老师时,老师欣慰地笑了,奖励了他一个封面很好看的笔记本,但粉红系实在是不适合男生用。

“要不送给我吧?”我凑过去问道。

“不行!”他当机立断,“这应该是宁西倩的,题是她做出来的。”

我吃醋,憋了半天却也只能说他小气,只好赌气不理他,到一旁去偷看小说。我心里七荤八素的,还时而不小心流下眼泪。endprint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我和沈祺勋都给补习班投资不少,成绩却没见涨。他总是听着听着课睡着,而我有看不完的言情小说。在我们俩都做不出家庭作业时,他就去请教宁西倩。

不过在那次以后沈祺勋又买了个一模一样的笔记本给我,漫不经心地说是提前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把它当了日记本。

有一次周末,沈祺勋竟然来我家楼底下等我。我见他骑着自行车兜兜转转好几圈,又从书包里拿出面包掰给流浪狗吃,狗狗吃饱后心满意足地在旁边的草坪上睡觉。他温暖的样子一下子让我的心里开出了小花。

我穿上新买的裙子,开心地跑下楼去。

但他见到我后却说:“嗨,今天我们逃课吧。”

“啊?”

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示意我坐到他的车后座上,我没有多问。我们与风一起启程。

我揪着他的衬衣,别扭极了,紧张得手心全是汗,却不敢抱住他的腰。

“要文理分科了,你学文还是学理?”他问我。

“文科吧,我又解不出数学题。你呢?”

他顿了顿:“我想学艺术。”

我好奇:“你会什么?唱歌、跳舞,还是画画?”

他半晌没有回答。

我问他:“我们要去哪里?”

“不知道。”

我一点也不心急,我从没想过能有幸坐在他的车后座上,走到哪里都像是愉快的旅行。

过了一会儿,他用随即就被风吹散的声音说:“我会唱歌,我想当歌手。”

“天哪,你是个梦想家!”我大叫。

这样的梦想或许每个人都曾有过,但实在是不切实际。到了高中的年纪,大家的目标都千篇一律是考大学。

他沉默了很久,默默地踩着脚踏板,载着我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流浪。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荒唐。”

他的声音竟带有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我一下子就心疼了,连忙反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成名以后可别忘了我!苟富贵,勿相忘!”

他大笑起来,说好哥们儿够义气,绝对不会忘了我。

我也跟着开怀大笑,颇有武侠江湖里的豪情壮志。太阳好大,世界都光明敞亮,甚至照得我的双眼有些疼。

我才不是你的好哥们儿。

后来他又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我聊起宁西倩,说她打算读理科;说她的生活一直四平八稳,让他无机可乘;说她换了天蓝色的头绳,束着马尾更好看了。

总听辅导班的老师说他粗心,谁知道他能够如此观察入微啊。

是我说有些渴了,他才停下来,去便利店买了柠檬茶给我,又给自己买了一瓶RIO。

隔壁正好有家吉他店,他神秘地叫我一同进去。

店员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起了吉他,而沈祺勋自顾自随手挑选了一把就弹了起来。

他唱的是周杰伦的《龙卷风》:“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没有你以后,我灵魂失控,黑云在降落,我被它拖着走……”

我听得痴了,觉得抱着吉他唱歌的沈祺勋好像会发光。

末了,他忽然问:“喂,你哭什么?”

我连忙摸了摸眼角,竟然真的有泪,一定是太喜欢他唱歌的样子,心里喜极,期望一生都有他弹吉他唱歌给我听。

我大声鼓掌,坦诚道:“好听哭了!”

他明朗地笑:“以后我要是开演唱会,一定请你来,坐最前排!”

“一言为定啊!”

4

沈祺勋和宁西倩真正有了进展,已是高二开学时的事情了。

那天隔壁班像是炸开了锅,宁西倩丢了两千块的学费,闹得人心惶惶,说学校出了小偷。

人人都看好自己的书包,打听着调查有没有进展,却没有人注意到,宁西倩躲起来哭了很久,而老师不得已还在催促她交学费。

她不敢告诉家里,虽然爸妈理应谅解她,但两千听起来不是个小数目,挨骂是肯定的,她又实在是脸皮薄。

很快,又听说沈祺勋帮她补齐了学费。大家都说,沈祺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这样慷慨解囊,他该不会是喜欢宁西倩吧。紧接着,沈祺勋军训时为宁西倩出头的事就又被翻了出来。

我听见身旁有人说,你看,这才叫深情啊。

我再也坐不住,别人只顾着嗅八卦的味道,而我知道,沈祺勛确实有一大笔钱,那是他存下来买吉他的,他想要一把最好的吉他。

我跑去他们班找他,一路都听见有人在讨论他们谁会先向谁表白。沈祺勋用情极深,也该到表白的时候了吧,但说不定宁西倩已经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呢?

沈祺勋,在你的心里,爱情比梦想更珍贵吗?

我在楼道里撞见了他,他咬着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是宁西倩买给他的,他说很甜,很好吃。

“我正要去找班主任调班,我打算去学文科。”

“你不弹吉他,不去做歌星了?”

隔了那么几秒,他才回了我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无所谓啊,先考大学,我那么有才华,还能被埋没了不成?”

“沈祺勋你还要不要脸?”我满脸嫌弃地揶揄他,心里却苦苦的。

他三天前还跟我说,这个时代出名要趁早,出不出名且不说,趁早总是要的吧。

那天放学后他去那条扫了一学期的路上徘徊了很久,即使后来不用扫落叶了,他也还是经常习惯性来这里散步。

他说:“以后我不会再来这里,宁西倩要开始住校了,不会再经过那边的路口了。”

原来他那样服软扫了一学期的落叶,只是因为她放学回家时会经过这边呀。

那天我们在银杏树下一直坐到月亮升起来,连星星都为我们沉默了。

好像就要失去什么东西似的,我们都莫名感伤。我们在树下一起演算过的题,至今也未必会做;我们一起谈论过的人生,至今也没有尝试;我们一起期盼过的梦想,至今也没有实现。endprint

我想做些什么来弥补,于是说:“我们各自许个愿好不好?埋在这里,等将来大学毕业了,再回来挖出来,看看实现了没有。”

我们各自在字条上写下了一段话,放进玻璃瓶里。怎样形容那样的喜悦呢?就好像埋下种子,六年为期,祈愿梦想都成真,爱恋也结果。至少在这六年里,我与他的人生都会以这种方式交织在一起。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晚的星星特别亮,银杏树叶在晚风中纷纷落下,都化成了蝴蝶。

其实没过几天,我就忍不住偷偷把那个玻璃瓶给挖了出来,看到他的字条上只写着“白痴”二字,又失落又生气。

平复心情以后,我把瓶子又埋了回去。我得沉住气,等六年以后再好好教训他。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他竟这样敷衍。

为了让这六年更加有意义,我决定用爷爷奶奶给我的压岁钱买一把吉他送给他,让他去追求他的梦想。

5

那时候还不是太明白,很多事未必能如愿以偿,哪管你多么煞费苦心。

我送沈祺勋的吉他并没能帮助他去追梦,反而成了他和爸妈闹翻脸,甚至是离家出走的导火索。因为他想写歌,想去街头唱歌,想出去闯,而他的家人只许他安坐在书桌前啃课本,即使他真的没有学习方面的天分。

那把吉他被他爸爸摔断了,沈祺勋也彻底火了,甩上门就走,连外套也没有多加一件。

他很难过地向我道歉,问我那把吉他多少钱,想要赔给我。

“不用不用,我每年压岁钱很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才好!”我撒了谎。

天知道,只有爷爷奶奶给我的零花钱不会被我爸妈没收,而那些钱都是从他们的养老金里抠出来的。我知道这都是他们对我的厚实的爱,所以从来不肯花。但我现在竟为了喜欢的男生将其挥霍一空。

沈祺勋为宁西倩付出时,也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原来沉重的情绪只能独自吞掉,才能给喜欢的人一个轻快的童话世界。

“真的很对不起。”他一遍遍地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只好一遍遍假装不在乎。

我内心真的想拜托他放过我,再别提这件事了,我很想去爷爷奶奶身边哭一场。

他的肩膀颤动了一下,大概是冻着了。我不自觉地脱口而出:“你冷吗?要不我把外套给你穿?”

“不合适吧。”他被我吓到。

好像也是,哪有女生把外套借给男生的?

我不禁红了脸,自己实在是太不矜持了。一下子没了话题,我们俩无言地沿着马路走,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影子一直靠得很近。

到了很晚的时候,沿路只剩下通宵的便利店还亮着灯,他忽然对我说:“我想去向宁西倩表白。”

“啊?”我愣在原地,腿脚有些发软,逐渐反应过来,除了假装不在乎,一时间再想不到其他应对之法,“哦,好啊,挺好的。”

他停下脚步,看着我的眼睛,眸子里有明明灭灭的星光。

听说喜欢这种东西,嘴上不说,眼睛也会泄密,所以我一直都避免直视他的眼睛,此刻也慌忙避开。

他说:“怎么突然觉得好热,我请你喝饮料?”

“好啊。”我对上他的视线,感觉仿佛有炽热从心底升起。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个晚上,很多事在我们心中起承转合,都走向了不可思议的方向。

他买了冰镇可乐,一人一瓶。

“干杯!”

易拉罐发出沉闷的碰撞声,那是想要大声呼喊却又不敢声张的青春。

6

让一些事变得意义非凡,时常是他人的期许。沈祺勋后来告诉我,他没有保护好我送他的吉他,就是辜负了我的期望。

也许是出于愧疚,他又开始一到秋天就去那条路上找银杏落叶给我。等他终于找来一片半绿半黄的落叶时,已经是高三的深秋了。

他好像已经没那么关心宁西倩了,或许是表白被拒绝了。我虽没有多问,心里却多少有些侥幸和窃喜。

多年以后,我才从他写的歌词里捕捉到蛛丝马迹。他根本就没去表白,他只是想看看我会如何反应。

他把银杏叶递给我,说:“以昭,要不我们考同一所大学?”

“省省吧,老师说你的成绩能不能考上大学都是个问题!”我有些恨铁不成钢,“争口气啊,沈祺勋同学!”

“考不上大学的话,我就去你待的城市做流浪歌手,你可要多接济我啊。”

他什么時候这么厚脸皮了。

我严肃地道:“首先,你连吉他都没有,这是流浪歌手的标准配置。”

他想了想,说:“面包会有的,自行车会有的,吉他也会有的。”

我白他一眼,又忍不住笑。

说真的,就算是让我跟他一起去流浪,我也是愿意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轻声说:“她也会有的。”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喜欢着宁西倩,但毕业后十有八九要各奔东西,到那时他一定会忘掉她的。

我最后一次见到宁西倩,是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一生从未遇见沈祺勋,也不希望那一天到来。

那天宁西倩搬家,我和沈祺勋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同去帮忙,大家还嬉笑着说起当初沈祺勋和宁西倩的往事。

沈祺勋大大方方的,往事随风而去,一笑了之。

那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宁西倩有很多玩具,每一样都是陪她长大的伙伴,她都舍不得丢,收拾了一大箱子。

我看见沈祺勋送给她的俄罗斯套娃待在角落里,好似被遗忘了。

我杵在原地,鼻子酸酸的。对沈祺勋来说,那可是他最珍贵的玩具啊。

沈祺勋抱着那个大木箱子出去,搬家的货车就等在楼下。

接着,我听见他的叫喊声,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冲到了大脑,紧张得快要失去理智,连忙跑出去看。

不知是谁在楼道间洒了水,沈祺勋滑倒了,大木箱子正好砸中他的手指。endprint

手指,他弹吉他的手指!

我拨打电话叫救护车时手都在颤抖,半天按不下键。我从没这么慌张过,连呼吸都没了节奏。好害怕啊,像梦想被砸碎,失去人生那样害怕。

我还要去听他的演唱会,他答应过让我坐最前排的,我在等着那一天啊。

到了医院我才稍微安心一点,也是这时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眼泪。

但听说沈祺勋的手指粉碎性骨折时,有那么一秒,我眼前一片漆黑。

宁西倩被吓得一直在哭,她的爸妈赶到了医院,听说沈祺勋是在帮自家的忙时受的伤,慷慨地付了大部分医药费。有好事的同学把沈祺勋军训时为她出头,和高二时替她垫学费的事情说了出来,她爸妈惊讶不已,却也只是一遍遍地说着感谢和抱歉。

除了“谢谢”和“对不起”,他们又还能做什么呢?像宁西倩一样,遇见任何事都只会哭吗?真是没用。

他们安慰沈祺勋,手指还是可以恢复的,可以写字、吃饭,不会影响生活,他不必担心太多。

是啊,可以拿起筷子生活下去,却有可能拿不起梦想和未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根本不懂沈祺勋心里是多么绝望。

他甚至还没拥有一把自己的吉他弹唱几下,他原本计划过两天就去买把吉他的。

那天晚上,沈祺勋把所有人都赶出了病房,包括我。没有人知道那一夜他想了什么,有没有哭,但第二天他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7

九月一到,我就得坐火车去大学报到了。

在那段时间里,他都在考虑复读的事情。

他无奈地说:“不上大学我还能干吗。”

不是说好的吗?他考不上大学就去做流浪歌手,在我所在的城市里。可是这些约定我都说不出口,也不敢说。我们都避免提起有关音乐、唱歌、吉他之类的话题。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如果复读了也没有考上呢?”

他微微抬眼,想了想,淡然地道:“继续考。”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沈祺勋那样厚脸皮,甚至他还那么有才华,才不会被埋没。他不是个会屈服的人,他应该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

那些幼小的萌芽还未开始生长,就已经在我们心中慢慢死掉了。

宁西倩没有再来过,慷慨过后总要避免麻烦以保护自己,这是人之常理,他们一家都与沈祺勋切断了联系。

她不再来,就好像青春真的过去了。我们都没有得到喜欢的人,也没有追到梦想,一无所有。

离开之前,我把俄罗斯套娃还给了沈祺勋。成长就是一路又舍又得,俄罗斯套娃对于宁西倩来说只是一件普通的礼物,搬家时会因为顾不上而放在角落里。但对我来说,它不一样。

于是我向宁西倩要了回来,我知道那是沈祺勋的宝物。

他丢失掉的宝物,我都想帮他找回来。

沈祺勋看到失而复得的玩具,眼眶竟隐隐有些泛红。那是他为她义无反顾的青春,都已经陈旧了。

他沉默良久,说:“以昭,我会不会一直都考不上大学?”

“考不上大学的话……”我忍了又忍,努力鼓起勇气,“考不上大学的话就去做流浪歌手,弹吉他、唱歌!”

我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因为再不说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接着,我们安静了很久。虽然艰难,但可以努力去正视这一切,就是好事。

他说:“医生说我很难再弹吉他了。”

“他没说不可能,而且你还有其他手指,还有另一只手,总会有办法的!”

每一句话他都回答得很难,思考得十分慎重。

“可能比从头来过还要难。”

我没有再劝他,这件事他比我思考得更加清楚,我说再多勉励的话,也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晚饭时,他努力试着用筷子,虽然笨拙,但还算是成功了。

然后,他打电话给他的爸妈,用近乎恳求的声音说:“我不想考大学,我想去弹吉他、唱歌,我真的想。”

我发誓,我真的想陪着他熬过这一切。

8

沈祺勋来北京找我时,已是两年后。

我去火车站接他时是晚上,人声和灯光都格外嘈杂。我有那么一瞬的恍惚,仿佛听见高中时他说会来我上大学的地方找我,一起流浪。

所以,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不自觉地傻笑了起来。

“以昭,你变漂亮了。”他的語气很温柔,让我有些不习惯。

“你的头发该剪啦,都快没型了!”我故作大大咧咧。

我陪他一同去找旅店安顿,一路聊着之后的打算。他想写歌,去一些酒吧驻唱,说不定会被人注意到。

他空闲的时候也会来我的学校找我,秋天时我们在校园里散步,银杏树叶落下来,他习惯性去抓了一片,递给我:“你看这片你喜欢吗?”

我已经没有用银杏树叶当书签了,他曾经送我的,每一片我都收藏了起来。

我说:“当初你每次给我银杏树叶时,都不忘打听别人的事情。”

我们已经很久没提起宁西倩的名字了,就像我们不再提年少时的爱与梦有多幼稚。

他有些难为情:“那些事我都快记不起了,我只记得给你找了很多银杏叶。”

最终被记得的,往往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细枝末节,而这些没有意义的小事,却让回忆意义非凡,栩栩如生。我已经记不得当初是如何辛苦地暗恋他,却记得那条满是银杏叶的路,原来那时我们曾那么靠近。

有时学校的社团演出,我会拉上他一同去观看,但每次到了弹唱节目,他都会有些坐立不安。

之后我才知道,沈祺勋被接二连三地辞退,他的手不似曾经那般灵活,总是会弹错吉他音。

直到有一天他来找我借钱,说他实在是没钱支付房租了,我才知道他沦落到了何种地步。

男孩真的不擅于这些低头的请求啊。

末了,他说:“你还记得吗,我曾说来你上大学的地方做流浪歌手,要你多接济我,是不是很讽刺啊?”endprint

我愣怔在原地,心里堵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如果我说“一点也不讽刺,从你说这句时,我就已经愿意陪你流浪了”,他会相信吗?

后来他减少了与我的联络,只在约好的时间按时还钱来。

我偷偷去听过沈祺勋唱歌,不仅是吉他技巧不如从前,他的歌声里好像也缺了些什么。

这不是我曾仰慕的沈祺勋。我喜欢的沈祺勋,在十六岁的时候,抱着吉他随意唱一曲《龙卷风》,都能让全世界的光聚过来。

在他的手指粉碎性骨折的同时,他的梦也粉碎了,还有自信。哪怕是重新拾起,也都是零零碎碎的。

9

大四时,我申报了出国留学的项目。

是不是很奇怪,我明明信誓旦旦想陪着他的。但越长大我就越害怕,也越妥协,反正身边的人都在放弃、妥协,一个人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坚持的。

因为,沈祺勋甚至跟我说起他想回家乡了,也许找一份简单的工作,也许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成长的可怕。

原来大人们曾劝导我们的话都是真的,不如安安稳稳地念书、工作,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够挺住不向生活妥协。这一路磕磕碰碰,会有飞来横祸砸碎梦想,会有世外高人抢走机会,也会看清自己还差太多……成长有一万种办法让我们放弃热血和信念。

我也要放弃了,过去的痕迹都找不到了。

我回到高中校园的那棵树下,找我们之前埋下的瓶子。我们约好长大后挖出来,看看心愿有没有实现。我的心愿是坐在第一排听他的演唱会,而他只写了“白痴”二字。

如今我竟然觉得他说得对,白痴。

可我拿着铲子挖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到那个瓶子。

算了,反正他大概也不记得这个瓶子的事了吧。

如回光返照一般,我不禁大哭了起来。

雅思、笔试,忙碌过各种考试后,大家想举办一个毕业晚会。听说我有沈祺勋这样一个朋友,就希望能卖他们一个面子,免费出场演唱。

“为什么是免费的?”我心里有些不痛快。

同学不以为意:“他的水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

我哑口无言,我知道啊,他好好唱歌的时候,会美好得发光。

但我还是邀请了他。

我瞒着沈祺勋,打算先将自己剩下来的奖学金作为出场费给他。因为准备留学,我的经济一时有些拮据。演出的钱不多,这让他有些生气。或许是因为没有自信,才变得无比敏感。

“陈以昭,你也和别人一样,觉得我弹不好吉他,唱不好歌吗?”他激动极了。

我百口莫辩,很多梦想像受了诅咒,最后都不得好结果。

“我要出国了,我想听你好好唱歌,就一次!”说完,我才发现自己的泪水已经滑落到了嘴角。我告诉沈祺勋我申请了出国留学,考试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也许我就快要离开了。

他惊讶地望着我,许久才说:“一路顺风。”

像是赌气的话,但他再也没有正视过我的眼睛,我想他心里可能也不好受。

可是我们谁都找不到理由停留,都在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走。

这一年看似就要成为我一生中最灰暗的岁月。

成绩出来后,我才知道生活没有底线,不介意讓你更难过一些。

在我最失落的时候,我听到了吉他声,从学校的广场传来。我下意识地想出去走走。

我没有想到会看到沈祺勋,他明明说过他是不会来唱歌的。他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对他最基本的尊重。

他远远地看见我,停下来冲我招手。

是他吗?已经跟我诀别的人,我告一段落的青春。

他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好像要说给全世界听:“我专门让人留了第一排的位子,你要坐过来吗?”

他唱的还是那首《龙卷风》,吉他弹得不如曾经那样流畅,最后索性停下来,只清唱。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没有吉他伴奏,但这正是十六岁那年我听见的歌声,又如同当时那样感动而泣。

他说:“有一天晚上,你陪着我在街上走了很久,甚至想把外套脱下来给我穿,我才明白你听我唱歌为什么会哭。”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后来我好奇,把一同埋下的许愿瓶提前挖了出来,你的心愿是坐在第一排听我的演唱会,不知道今天算不算?

“手指受伤时我好怕,我怕自己不能开演唱会了,更别说让你坐第一排。可是你为什么还要拉着我前进?”

他说着便笑起来:“实际上,到现在我也不能好好弹吉他。我清唱给你听,你还肯接受吗?”

听他说完,我已经抽泣得说不出话来。原来我一直在期待的并不是什么吉他歌手,而是追着梦想自信成长的他。

他说:“我原本打算等实现了你的心愿,就向你告白的。”

我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我也在等啊,等这个心愿实现,就坦白多年的心意。

我想,这才是我们青春最完美的句号。

他遗憾地道:“可是你就要走了。我唯一能做的是在你离开以前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成长会把我们抛出老远,丢失到一无所有。但有的时候,还可以落回原点。

最初,梦想或许并没有那么伟大,梦想只是——有一个舞台,有一个听众,就像现在这样,就能够感动整个世界。

他不知道的是,我也失败了,我的成绩差了一点,失去了出国的名额。

原来绊倒我们的,多数是石头,有时也会是宝物。失败竟一点也不令我失落,我仿佛找回了所有遗失的幸福。

失败没什么大不了,爱和梦想都幼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它们都实现。

编辑/王小明endprint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