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意寄昭昭: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繁浅,八月狮子座,希望天暖时就瘦,写出的故事会有人喜欢。

青梅竹马文《此意寄昭昭》现已全国上市,新书《千千晚星》火热连载中。

今年十一假期,我们关系很好的七个人约定要见一面。

定了气温骤降的一天,大家即使裹着厚厚的毛衣外套也依然瑟瑟发抖,于是决定去吃火锅。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我们围坐一张大桌,感叹距离上一次见面居然已有两年之久。

好像十八岁以后时间就过得特别快,脱离了每天埋头苦读的日子,我们分列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即使要每到长假才能见一次面,也丝毫不觉得相隔甚久。

七个人里唯有老大一个男生,那时还在读高中,我们七个位子坐得近,性格又相投,于是开玩笑说我们是“七仙女”。虽然老大也曾极力反抗,但毕竟寡不敌众,他有段时间坚持我们应该是“王子和他的六个小矮人”,不过最后还是遭到我们的镇压,成了“大仙女”。

我的高中时期远没有现在这么“灵魂有趣”,那时候敏感、自卑、不起眼,这些朋友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高三那段异常艰苦的岁月,因为有他们的存在,留存了许多美好回忆。

老二過生日时已经进入高考倒计时的最后阶段,没想到老大这颗汉子心居然心细如发,最先提议给她准备一个生日惊喜。我们提前买好了蛋糕藏在教室外的储物橱里,这天晚自习之前,我们偷偷给全班同学发了卡片,请大家写上生日祝福。

现在看起来种种这些好像都有点傻气,可我想无论过去多少年,都难以磨灭。

从九点半放学等到十点钟,人群渐散,大哥假装虚心好学在教室里拖住老二,我们五个人蹲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把卡片一张连着一张粘到一起,又忙着打开蛋糕,点上生日蜡烛。晚风很疾,蜡烛大概被风吹灭了一半,但我们仍倔强地端了进去。

突然关上的灯,披着月色的夜晚,烛光,生日歌。

笑声,长长的祝福卡,满眼都是“友谊长久”和“金榜题名”。

她的眼泪“唰”地掉下来。

分吃完小小的蛋糕,我们抓来隔壁班的值日生帮我们拍了一张合照,照片上的每个人都笑得十分开心,一切都美妙得刚刚好。

这张照片后来成了老大取笑我们的利器:“啧啧啧——看看那时候你们胖的,差点把我从讲台上给挤下去。”

恭喜他,接下来我们就让他见识到了仙女的力量。

大四以后,我们这些人,有的准备考研,有的准备出国,有的开始着手找工作,在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路口,大家都在忙碌,联系渐少,待到生活渐趋稳定,再见面,已经两年过去。

可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时,每个人都褪去了稚气,变得成熟了许多。大家交流各自现在的生活,彼此之间没有半点生疏。

三两句话一过,大家就开始抢虾滑。在美食面前没有朋友,我伸着筷子,有理有据地说:“我有趣。”

两双筷子缩了回去。

“又可爱。”

老二已经敬畏地看着我。

“还漂亮。”

“都给你了。”

我有点高兴:“你们是不是被我说服了?”

“并不是,”老大冷静地给我分析,“我们只是想让你闭嘴。”

“……”

就算到了八十岁,我们大概也会是广场上既能斗舞也能斗嘴的姐妹花。

饭局接近尾声,坐在我旁边的老大突然跟我碰杯,说:“你新出的那本书我买了,打算送给女朋友的,还没等你有空签个名,现在已成前女友了。”

我十分惊讶:“你早说啊,我给你寄一本。”

“说什么说,”他摆手,正色道,“我这是默默地支持,要是跟你说了还叫默默?”

其他人也附和:“我们都要默默支持你,哪怕老掉牙了,也会是你最忠实的粉丝。”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有些什么从来都不会走远。

那么请让我们一起老掉牙吧。

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我们。

如同星子入眸,成为夜空最辽阔的不朽。endprint

赞 (1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