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故事:当时之念,今日应知

阿布

1

我的中学时代,是和姐姐一起共享过来的。

从小我们就共用一个房间,甚至很多衣服都共穿。书籍就不更用说了,姐姐比我高一年级,她用完的所有学习资料,最后我都会再用一遍。虽然这样相当“环保”,但我心里其实很不愿意。

小孩子都喜欢新的东西,谁又希望老是捡别人剩下的来用呢?

为此我曾经向爸爸抱怨过很多次,每次爸爸都很无奈地说:“你妈生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有的用干嘛还要浪费一次钱买一样的呢?”

我妈动过手术,身体落下病根,爸爸为了照顾妈妈的确很辛苦,尽管很失望,但我也没有再说什么。

直到有一天姐姐抢了我的《飞.魔幻》。

2

那时候班上开始流行看杂志,我是《飞.魔幻》的忠实粉丝,宁可不吃零食也要省下钱来买。

那一天,我拿着新买的《飞.魔幻》回家,正在房间里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突然就抽走了我手里的杂志。

“还给我,我还没看完!”我有点生气,我最讨厌在看书的时候被人打扰了。

但姐姐没有理我,她翻了翻杂志说:“《飞.魔幻》呐?这一期我正好没看,先给我看呗,你先写作业。”

我当然不干,这是我买的,凭什么还要给她先看?所以我准备抢回来,可是争抢中,杂志被撕成了两半。

我看着被撕破的杂志,想着自己整整缩减了两个星期的早餐钱才攒够一本杂志钱,委屈大爆发:“都是你,你赔我的杂志!你就是个强盗!我讨厌你!”

姐姐也是个暴脾气,上手就来掐我的耳朵,于是我和她打了起来。我们的打架声很快把爸爸妈妈惊动了。

他们上楼分开我们俩,狠狠地批评了我们一顿。我不服气,边哭边喊:“你们偏心!就因为姐姐比较大你们就疼她!什么都是她先穿她先用,我就不可以!我是你们亲生的吗?”

我的这番话彻底惹怒了爸爸,“啪”地一声,他打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却见他黑着一张脸数落我:“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3

后来,我和爸爸还有姐姐闹了很久的别扭。

姐姐将撕破的《飞.魔幻》用透明胶粘了起来还给了我,她向我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哎,总之以后东西可以给你先用好不好?你别生气了。”

妈妈也来劝,说都是她不好,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一直没有顾虑到我的感受。

我原谅了姐姐,也向妈妈承认了自己的任性,可是和爸爸,却始终多了一层隔膜,我总觉得他欠我一句道歉。

后来上高中,我选择了寄宿,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我们也搬家了,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

但搬家那一天我不在家,后来等我踏进自己的新房间,我发现书桌上有码得整整齐齐各式各样的书和杂志,其中包括《飞.魔幻》。我忽然愣了。

“你房間里所有东西都是爸爸亲手去挑的,包括这些书。”姐姐走进房间拍了拍我的肩,“他知道你喜欢看小说,还特意问我要了一个书单,我看着他戴着老花眼镜在书店一本本选的。老爸不是不疼你,只是当时经济条件的确不好,我又挺迟钝的,完全没有谦让意识。这几年老爸不容易,你不要再伤他的心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他是不在乎我的,可我发现我错了。

“吃饭了!”门外传来爸爸的声音,我推门而出,看到他日渐斑驳的双鬓,终是忍不住泪眼朦胧。

我想,是我欠他一句抱歉才对。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