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是个演技派

王木木

简介:刑侦科警花夏小白立志要成为犯罪心理专家沈一墨的女朋友,但是……什么?沈一墨居然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他杀了人,竟还把脏水泼给了她?

【一、连环杀人案】

开完会已经是下午四点半,队长老林一边收拾卷宗,一边说:“因为这次的两起案件性质恶劣,手法残忍,再加上凶手太过狡猾,上头决定把那位才回国的著名犯罪心理专家派给我们,大家都认识,他就是沈一墨。”

“沈一墨?”

为了半个月前那两起无名杀人案而经常熬夜,此刻正昏昏欲睡的夏小白顿时精神了。他神采奕奕地抬起头,连黑眼圈都显得神采飞扬:“师傅,真的是沈一墨沈大神要来吗?”

林队长一看到她,恍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小白啊,局子里明天有几个新人要来,你带一个,正好也给你打下手。”

“……”

神采奕奕的夏小白立刻又萎靡了:“师傅,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带新人……”

“你当新人时不也给我添过麻烦?虽然你很少添麻烦,但是,做人不能这么刻薄的,夏小拼。”

林队长为老不尊地嘻嘻一笑,夏小白按着额角的青筋:“您能别再喊我‘小拼吗?”

“你倒是有一天按时下班,不要这么拼啊?”林队长笑呵呵地拍拍她。

从一个月前开始,M市陆续发生了两起杀人案,被害人一男一女,死状一模一样,可见是同一个人犯的案,只是凶手很聪明,反偵察能力也强,警方到现在还没有头绪。

“啊,这要命的凶手,什么事情说不开,非要杀人呢?”

同事老李也是日夜不分地加班,抓着头发悲愤欲绝,正好一直给刑侦科送快餐的小哥小朱拎着晚饭进来了,老李垂头丧气地喊:“夏小拼吃饭了!”

一抬头看到夏小白已经换了常服,他忍不住惊奇地喊:“哟,我们夏小拼姑娘居然准备下班?”

夏小白呵呵地冷笑:“李师兄,你这种连暗恋对象都没有的直男,是不会懂我们这种有暗恋对象的女人此刻迫切地想回家洗头、洗澡、换衣服的心的。”

老李:“噗……”

小朱笑了:“夏警终于要谈恋爱了?”

因为前两起案件的被害人之一是小朱的女朋友,所以,他和刑侦科的警员们结识了,也因此刑侦科的快餐基本都在他家订,一来二去大家熟悉了,开个玩笑也无所谓。

老李神补刀:“她谈个鬼,暗恋人家七年了都没机会说。”

夏小白白了他一眼,步伐轻快地准备离开,结果脚还没踏出门,电话就此起彼伏地尖叫了起来。

“喂?什么?西郊河边又发生一起命案?”

小朱分快餐的动作一顿,同情地看着大家,老李号哭着出声:“天杀的啊!晚饭都不让人吃啊!”

【二、奇怪的新人老幺】

半个小时后,夏小白就和同事们一起出现在了西郊河边,果然又见到一名男性受害者,和前两起死者死状一样,显然是同一个凶手犯的案。

夏小白愤愤地抓了抓已经一周没洗的头发,弯腰从拉起的警戒线下进去了。

在现场一忙又是一晚上,天蒙蒙亮时,林队长买来了早点,吆喝大家先吃早饭。夏小白正将一张打印纸装进自封袋里,那张纸上赫然几个打印着的“来抓我啊”宋体字。

这种公然挑衅警方的行为,让一夜未眠的夏小白气得破口大骂:“小王八羔子狗杂碎,你别让老娘抓住你!”

“喀喀……”

身边传来尴尬的咳嗽声,夏小白一回头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五官俊秀立体,个子很高,也没穿警服,倒是一身西装革履,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夏小白皱了皱眉,没好气地问:“你就是新来的老幺?林队长让你跟着我的?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骂脏话的啊?”

她心情不好,口气自然不爽,新人哭笑不得,将手里的早点往她的面前递了递:“夏警,先吃早饭吧?”

“吃什么吃?没看到我们这么忙?”

夏小白顺手就把手里装着收集的证据的自封袋递过去,新人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见夏小白瞪他,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有一点洁癖,条件反射。”

夏小白顿时黑了脸,色厉内荏地批评他:“你有洁癖还干什么刑警?趁早改行去!”

她嗓门太大,正笑眯眯地走过来的林队长闻言倒吸一口凉气,小跑着就上前吼:“夏小拼,你干什么呢?你知不——”

“林队长,您好。”

新人打断林队长的话,调皮地向他眨眨眼,偷偷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夏小白懒得理会这个新人,转身往别的地方收集证据去了。

林队哭笑不得地问:“沈一墨,你怎么不告诉这个夏小拼你是谁?就由着她给你下马威啊?”

“没关系,我只是不知道七年前那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小姑娘,现在居然这么凶了。”

沈一墨感兴趣地看着夏小白的背影,笑着说:“林老,您不觉得她更可爱了吗?”

【三、他是我未来的男朋友】

收工回局子已经临近中午,夏小白疲惫地瘫坐在椅子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忍不住问林队长:“师傅,您不是说沈大神要来吗?他哪天来啊?”

林队长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沈一墨,笑而不语,沈一墨也笑了。

夏小白见不得沈一墨这副模样,忍不住训斥他:“你看你阴阳怪气的,还不如送快餐的小朱态度端正,人家每次来都虚心请教我们,一心想考进警局来惩奸除恶——别笑了,你知道你笑的这个沈大神他有多么了不起吗?”

沈一墨咳了两声:“嗯,我不知道,要不,夏警您告诉我?”

夏小白顿时来了精神,细数沈一墨的光荣史,什么最年轻的犯罪心理专家,什么曾仅凭伪装成受害者给罪犯录口供时捕捉到的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就锁定他才是罪犯,最终查出真相。

“还有啊,他曾一个星期就破了困扰警方三个多月的案件,可了不起了!”

夏小白说得眉飞色舞,仿佛吹嘘的这位是她自己似的。endprint

林队长背过身去,已经笑得抽筋,沈一墨也笑了:“夏警和沈一墨什么关系?”

夏小白噎了噎:“暂时没关系。”

沈一墨疑惑:“啊……那你为什么这么了解他?”

夏小白理直气壮地说:“他是我未来的男朋友,了解自己男朋友的光荣史很奇怪吗?”

“噗……”林队长捂着嘴巴憋笑憋得肋骨疼,见夏小白狐疑地看过来,他连连摇手,“你们聊,你们继续聊。”

沈一墨忍不住小声地嘀咕:“你怎么知道我未来就是你的男朋友……”

夏小白没听清,狐疑地瞪着他:“你说什么?”

“是这样的。”林队长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插嘴,“当年我们夏小拼实习时,曾被歹徒绑架过,还伤到了眼睛,差点儿失明,是那位沈大神凭借他的聪明睿智、冷静果决以及过人的判断能力——”

“喀喀。”

沈一墨忍不住咳嗽提醒林队长收敛一点,林队长继续道:“总之,沈大神协助警方把她救了出来,住院期间还每天给我们夏小拼做心理咨询。嗯,英雄救美,以身相报,应该的,要不是沈大神后来出国了,估计夏小拼早就追到人家了。”

沈一墨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夏小白挑了挑眉:“老幺,你什么反应,看不起我们以身相许的人?”

沈一墨连忙转移话题:“哪里哪里,不敢不敢——夏警,你有什么要忙的吗?我可以帮忙。”

夏小白不待见他,将一大堆文件丢给他:“把这些整理完。”

“这么多?你就这么欺负新人的?”

“嫌我欺负你啊?”

夏小白勾过他的肩膀,指着其他同事:“看到那边一二三四五个人了吗?明儿你就跟林队长哭,说你不想跟着我,然后从他们中间挑一个认作师父,以后我就欺负不到你了。”

沈一墨看着她勾在他肩膀上的胳膊,顿了顿,微微一笑:“哦,这样啊……”

【四、决定认你做师父】

结果夏小白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她一上班,林队长就带着沈一墨一本正经地告诉她:“我们老幺决定认你做师父了,夏小拼,你要好好带人家,别欺负他,知道吗?”

夏小白脚一崴:“孩子,你是欠虐吗?”

沈一墨手疾眼快地扶住她,笑道:“孩子?我可比你年纪大。”

夏小白嫌弃地瞪着笑得没心没肺的沈一墨,老李从会议室探个头出来喊:“物证分析报告出来了,开会了,开会了啊!”

沈一墨细心地扶着她:“师父,你先请。”

夏小白被他这一声温柔的“师父”喊得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嫌弃地推开他:“起开,我又没瘸。”

各种卷宗资料和照片摊满了会议室的桌子,老李指着大屏幕:“这次的死者是一名男性,三十二岁,已婚人士,和之前的三起案件一样,凶手这次还嚣张地留下了一张挑衅警方的A4纸。”

监控影像里,事发地点十分偏僻,附近的公路也鲜少有车经过,给警局送餐的小朱骑着摩托车从视频里经过,应该是为了抄近道给他们刑侦科送晚饭,可惜,他经过的时间是死者死亡之后……

夏小白皱着眉头,指节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的尸检报告和照片,她身边的沈一墨也微微皱眉,看着面前的现场照片,缓缓地开口:“对比前两起案件的照片,凶手的手法越来越娴熟,而且,看现场凌乱的情况,显而易见,他已经从容不迫。”

众人一齐看向他,除了林队长,个个目光古怪而诡异,夏小白忍不住提醒他:“你干什么呢?比你经验丰富的前辈在说话,你听着就好。”

沈一墨恍然,听话地哦了一声。

林队长摇摇手:“没关系,老幺,你繼续说说你的见解。”

夏小白惊讶地看向林队长,她身边的沈一墨还很乖巧地碰碰她:“师父,我说吗?”

夏小白有些蒙,点点头:“哦,你说。”

“之所以我们能一眼看出来,作案凶手是同一个人,是因为凶手的作案手法独特,个人特征十分明显,可正常来说,犯案罪犯应该是唯恐别人知道他犯了案,想方设法地遮掩才对。这个凶手却挑衅警方,行为可以说是狂妄自大。”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罪犯对他所犯的案子的归属权意识十分强烈,他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很认可,并且很得意。”

沈一墨陷入了思考,夏小白等了半天也没等他继续说下去,顿时没好气了:“你这说了跟没说似的。”

林队长在一边呵呵地发笑,夏小白嫌弃地丢开沈一墨,抬了抬下颌:“老李,一会儿你跟我去见死者家属。”

“凭什么?你都有小跟班了,还使唤我?我忙着呢。”

老李举双手拒绝,一边的沈一墨没眼力见地凑过来:“师父,我不忙,我跟你去。”

“……”

夏小白憋屈地带着沈一墨去见死者家属。

死者的妻子看起来很憔悴,大概是受到了惊吓,虽然对夏小白的问题有问必答,但神情很不安。

其间,沈一墨就满屋子乱转,还和家里的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夏小白恨不得揍他一顿,可看着他笑得那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一动,千年难得一回地想:算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如果你还想到什么,就打电话告诉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夏小白将名片递给家属,和孩子玩了半天的沈一墨终于走了过来,却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反而坐在沙发上,看着家属笑。

家属更加不安了,夏小白忍不住来推他,手却被沈一墨一把握住,强行拉着她也坐下。

他笑着问家属:“请问你和死者的感情如何?”

“挺好的。”家属勉强笑笑。

“是吗?可刚刚小朋友告诉我,爸爸很久不回家了,一回家就会和妈妈吵架。”沈一墨收敛了笑容,声音陡然变得严肃,“隐瞒和死者有关的重要信息也是犯罪。”

家属被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其实,其实我丈夫在外面出轨,那天我去世纪酒店捉奸,诅咒他去死,可我没想到,他第二天真的会死啊!”endprint

【五、别对我有非分之想】

直到沈一墨牵着夏小白的手将她带出来,她还一脸发蒙:“我晕,还有这种操作啊?”

沈一墨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不许说脏话。”

这么宠溺的语气、亲密的动作算什么……

夏小白脸一红,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顿时一个激灵,跳起来就一巴掌拍在沈一墨的后脑勺上:“臭小子,居然敢吃我豆腐,你师父我可是有夫之妇,不准对我有非分之想。”

她威胁性地挥挥拳头,然后心虚地转身就跑。

沈一墨捂着后脑勺在后面看着夏小白落荒而逃,忍不住弯起唇角,愉快地笑了。

回到警局,沈一墨立刻吩咐老李:“去调查一下前两起案件死者是不是也曾婚内出轨,还有,他们有没有去过这家世纪酒店。记得小心点,别打草惊蛇。”

老李惊呆了:“老幺,你看清楚,你使唤谁呢?”

沈一墨一愣,倒是忘記了自己现在还在装新人,而不是沈一墨。

他刚想解释一下,夏小白忽然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一拍桌子:“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话?”

沈一墨吓了一跳,老李也吓了一跳,连忙听话地去了。

夏小白哼了一声抬起头,就见沈一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脸一红,结结巴巴地换了话题:“那个,看不出来,你这么能干啊?”

沈一墨笑了笑:“没什么,主要我是学犯罪心理学的,比一般人要敏感一些。”

“这么巧,你也是学犯罪心理学的?”夏小白惊讶地打量他,若有所思,“我家沈大神也是……”

沈一墨挑了挑眉,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近,意味深长地问:“所以呢?”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沈一墨的手撑在了夏小白靠着的桌子两侧,然后看到这个若有所思的姑娘思索了半天之后,满脸崇拜地发花痴,道:“所以,你一个老幺都这么厉害,我的沈大神岂不是更厉害——等一下,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沈一墨心道不好,果然夏小白抓起他的两只胳膊就是一拧,趁他吃痛,她又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都让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了!”

夏小白跺跺脚往会议室去了,沈一墨被丢在椅子上,后脑勺疼,胳膊动一动也疼,他哭笑不得:“我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老李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拎着几袋炸鸡肋骨,气喘吁吁,一脸惊喜地道:“重大进展,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之前死去的一男一女,一个出轨,一个劈腿,而且都在那家世纪酒店被捉过奸!”他炸将鸡肋骨递给大家,“去问小朱女朋友的事情时小朱给的,他的店就在世纪酒店对面,现在兼卖煎炸货,让我带回来给你们尝尝。不是白尝的哈,他可是求我们一定要帮忙抓到那个凶手。”

“原来如此。”林队长恍然,“这种家丑,一般人都不肯主动说出来,所以我们才不知道凶手下手的对象有什么共同特征。”

沈一墨感慨:“这凶手原来是在为人民除害,难怪这么认可自己的行为。”

“为人民除害?你居然觉得这么变态的杀人手法是为人民除害?”夏小白惊呆了,“老幺,你该不会是有过这方面的伤痛吧?”

沈一墨:“……”

夏小白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乖,听师父一句劝,别乱想,免得成为凶手二号,有什么失败的爱情经历别憋在心里,告诉师父,师父开导你。”

林队长等人扑哧笑了。

沈一墨:“……师父,我们还是先分析凶手吧。”

林队长笑着看两人互动,问:“现在确定了几起案件的共同点,以及凶手寻找目标的地点,为防打草惊蛇,大家觉得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夏小白理所当然地说:“既然凶手暂时寻找目标的地点都是世纪酒店,杀害的都是出轨男女,很简单,我们找人演一对情侣,再去世纪酒店捉奸,不就可以引出凶手了吗?”

“嗯,这个主意不错。”老李笑嘻嘻地打趣,“我觉得夏小拼和老幺就挺合适的。”

夏小白抓起文件就想打人,文件还没拍在老李的身上,沈一墨居然赞同地点点头:“嗯,还有,为了逼真,不如师父你跟我同居谈恋爱吧?”

夏小白手里的文件一转拍在了他的脑袋上:“你想死吗?”

林队长笑呵呵地说:“这么危险又机密的事情,也不放心让别人做,我同意老李和老幺的提议。小白,你就当为人民服务吧。”

夏小白:“……”

【六、同居日常】

于是,两天后,夏小白黑着脸站在了一间出租屋的大门口:“以后我就要和你一起住在这鬼地方?”

沈一墨点评:“不错啊,一室一厅一卫,坐北朝南,阳光充足,环境还可以。”

“……”

夏小白忽然一个擒拿手将沈一墨抵在了墙壁上,可怜的沈一墨莫名其妙被扣住,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他很无辜:“师父,你这是干什么?”

“我警告你,我男朋友肯定是沈一墨,咱们两个是假装情侣,你要是敢对我假戏真做,我就把你的胳膊卸下来,听到没有?”

她比他矮,仰着头气势倒是凌人,沈一墨好脾气地直点头。

夏小白想想还不满意,威胁他:“你发誓,说夏小白是沈一墨的女朋友,你绝对不会挖墙脚,说!”

沈一墨一本正经地发誓:“夏小白是我的女朋友,我绝对——嗷!”

夏小白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你故意气我呢?是‘沈一墨的女朋友,不是你的!”

“是沈一墨的,沈一墨的……”

沈一墨觉得自己的脑袋再这么被她打下去,可能都要变笨了。

面前这个暴力女这才满意,表情得意扬扬的,他忍不住提醒她:“那个,师父,你能不能放开我了?”

顺着他的目光,夏小白才发现自己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夏天的衣服本来就薄,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衣料下灼人的体温……夏小白蒙了一下。

“喀喀,收拾,收拾一下屋子吧。”

夏小白放开他,低着头就往门外走,沈一墨疑惑地喊:“不是收拾屋子吗?”endprint

夏小白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我不是正要——”她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走错了方向,闭上嘴巴,干脆利落地钻进了房间,动作虽快,沈一墨也捕捉到了她瞬间涨红的脸。

“真可爱。”

他宠溺地一笑,伸手去摸自己的脑袋,却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沈一墨和夏小白正式住在了一起,然后,噩梦开始了……

当天晚上,夏小白一向洗完澡将脏衣服往篓子一丢就去睡觉,可沈一墨这个死洁癖,逼她把浴室的水渍擦得一干二净就算了,还逼她必须当晚就把脏衣服洗干净,绝不可以留到第二天洗,并且死不就范。

难得老幺强硬一次,夏小白为了抓罪犯,不能第一天就跟他闹分手,所以,她忍!

然后,第二天沈一墨在洗手间蹲厕时,夏小白就在外面玩命一样地砸门:“老幺,你给我出来!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

“……”

两人来上班时,看对方的表情仿佛看着杀父仇人。

林队长友情提醒:“你们可以多培养两天感情,不用这么快就上演分手戏的。”

“谁要跟他培养感情?”

夏小白生气地走了,沈一墨闷声不响地进了厕所,林队长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

两人磕磕绊绊同居演情侣这段时间,刑侦科暗中关注世纪酒店的人,可罪犯果然很狡猾,酒店从上到下几十个职员,却怎么看都看不出来哪个像凶手。

“累死我了……真想把世纪酒店的人都抓回来审问,凶手肯定就在那中间。”

夏小白洗完澡,穿着睡衣,敷着面膜满屋子游荡,反正沈一墨今晚被林队长借走了,回不回得来都是问题,她想怎样就怎样。

她搬着一沓文件准备坐下来处理时,屋里忽然一黑,她顿时僵住了!

沈一墨和林队长就连环杀人案谈了两个多小时,沈一墨拿起手机看时间时,却瞥见小区物业在微信群提醒大家今晚停电。

林队长疑惑地问:“怎么了?”

“家里停电了,夏小白一个人在家。”沈一墨收起手机,“林老,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林队长皱了皱眉:“虽然我相信你的判断力,但是……你让我再想想。”

沈一墨点点头,起身就打算走,林队长错愕地看着他:“不就停个电吗,你急着回去干吗,你不送我回家啊?”

沈一墨讨好地一笑:“林老,您自个儿叫车,小白以前失明过,她说她最讨厌黑暗了。”

林队长:“……撒狗粮的,给我滚!”

【七、又一个死者】

沈一墨急急忙忙赶回去,打开门就喊:“夏小白,你在哪儿?”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他看到小白趴在沙发的角落里,心中一颤。

他上前将她拉起来就用力地抱住:“小白不怕,我回来了。”

他不断安抚地拍着她的后背,将她抱得紧紧的,她挣扎不开:“老幺,你疯了?”

“我知道你怕黑,没关系的,小白,我回来了。”

沈一墨的嗓音都带着一丝颤抖,用力地抱住她,似乎打算将所有的安全感都给她一样。

夏小白想打人的动作就这么僵住了,呆呆地任男人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疼惜地抚着她的后背,只觉得心跳加速,绯色顺着耳根蔓延。

“那个,老幺。”她软了口气,“我不怕黑。”

“别逞强了,小白,你都怕得趴在地上了。”

“我趴在地上是因为手机不小心掉沙发下面了,我在捡!”

沈一墨僵住了。

夏小白面红耳赤地从他的怀里出来,然后他手机的光照在了她敷着面膜的脸上,然后——

“鬼啊!”

整个小区仿佛都听到沈一墨凄厉的惨叫声。

那晚之后,刑侦科的同事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那就是彼此嫌弃得仿佛宿世仇敌的夏小拼和新来的老幺,这段时间关系好了不止一点点。

“老幺,给你家夏小拼冲咖啡呢?”老李打趣。

夏小白走过来瞪了他一眼:“你很闲是不是?”

老李灰溜溜地跑了,沈一墨笑着将咖啡递过去,不小心碰到夏小白的指尖,夏小白脸一红,咳了咳,故作正经地接过杯子就走。

林队长满意地笑了:“我看差不多了,这两天你们两个去世纪酒店演一场戏吧?”

三天之后,夏小白整装出发,带着两个“姑姑”去捉奸,结果,她前脚进门,还没开始,一个女人忽然就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拿起手里的包就砸向他们。

“什么情况啊?”

夏小白惊呆了,沈一墨将她牢牢地护在怀中,任由所有的殴打都落在他的身上。她几次想还手,可他将她护得太严实,她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耳畔都是他有力的心跳声。

她感动地喃喃低唤:“老幺……”

那女人哭着指着沈一墨:“你怎么能这样可怕,你——”

“江芸,你别闹了!”

沈一墨猛地喝道,夏小白吓了一跳,沈一墨黑着脸将那个女人拽了出去,门口的围观群众太多,连对面送快餐的小朱都来看热闹,大概万万没想到对方是夏小白,他有些尴尬。

夏小白惊呆了:“老幺一直都脾气挺好的,这是怎么了?”

当晚沈一墨没有回来,夏小白辗转反侧,越想越气:“那女人该不会是老幺的女朋友吧?老幺该不会是一边谈恋爱,一边撩我吧?”

她愤怒得一夜没睡,本来打算第二天去质问老幺,结果天蒙蒙亮,她就接到林队长的电话:“又出现一个受害者,已确认身份,是一名叫江芸的女性……”

夏小白一颤,手机就掉在了地上。

【八、真凶竟是他】

死者已经被送去法医那儿,夏小白一进办公室就抓住沈一墨:“你昨晚去哪了?”

沈一墨任她抓着,冷静地说:“凶手不是我,你可以去看监控影像,我昨晚一直在世纪酒店。”

夏小白定定地看著他:“我会去看的。”endprint

她转身就走,不小心撞到了正端着物证盘子的老李,吓得老李惊呼:“祖宗,你小心点啊!”

一块老旧的怀表险些被甩出来,夏小白多看了一眼,没有注意到沈一墨的表情在看到那块怀表后,变得极其古怪。

当天晚上夏小白值班时,物证室忽然传来什么东西跌落的声音,她顿时一个激灵追出去,就看到一道黑影速度极快地跑了出去。

“站住!”

她按了报警器,自己就飞快地追了出去,可来人似乎十分了解警局的每一个出口和安保系统,眨眼就逃了出去。

夏小白穷追不舍,但大概是运气不太好,居然一脚踩空,掉进了下水道!

“该死。”她气得大骂。

“师父,你还好吗?”

下水道上方传来沈一墨担心的声音,她气急败坏:“好个屁,有人在老娘眼皮子底下闯进了物证室,老娘还把他追丢了,简直奇耻大辱。”

沈一墨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拉上来,被惊动的其他警察陆陆续续地追了过来。

夏小白全身都脏臭着,脚还崴了,大家默默地避开她三米远,只有沈一墨弯腰将她背了起来。

“你,你不是有洁癖吗?”

她一愣,沈一墨低语:“可是受伤的人是你啊。”

夏小白心中一动,咬了咬下唇:“江芸真的不是你杀的?”

“我看起来很像会犯罪的那种人吗?”

夏小白沉默了,半晌,她说:“我会抓住真凶给你出气的。”

沈一墨轻轻地笑了:“谢谢师父。”

躺在医院的床上,夏小白辗转着睡不着,物证室丢的是一块老怀表,老怀表为什么让凶手那么害怕,会暴露他的身份吗?

她索性不睡了,把林队长传给她的资料翻出来看,江芸的遇害手法和前面三个人一模一样,如果江芸也是死于那个连环杀手的手里,那么就意味着江芸出过轨。

夏小白想起老幺说凶手“为人民服务”的话,莫非是因为这个?

现场的照片被一页一页地翻过,老怀表、江芸的照片、世纪酒店、遇害人所在的老街区……

指尖忽然僵住,有什么東西自脑中掠过,仿佛激起一层涟漪,她颤着指尖翻回世纪酒店的照片,只见酒店后门,直通老街区前有一条没有安装摄像头的巷子。

所以,老幺不会被摄像头拍到……

所以,今天晚上偷怀表的人那么熟悉警局系统……

所以,老幺比所有人都要快地追上她……

……

她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

夏小白不顾医生的阻拦,一瘸一拐地回到出租房,闯进了沈一墨的房间,手指哆嗦地翻找着,果然在柜子最隐秘的角落找到了那块怀表。

“竟然,真的是你……”她瘫坐在地,头脑一片空白。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你为什么非要这么聪明呢?”

【九、她成了凶手】

夏小白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成了凶手。

沈一墨指认夏小白藏了怀表,被他当场抓住,并遗憾地表示,他万万没想到她会因为他喜欢江芸而受刺激,杀了这么多人,最后还杀了江芸。

审讯室里,夏小白笑了:“老李,你不觉得老幺的谎言漏洞百出吗?我是在前三起命案之后才认识他的,这件事全警局皆知。我就算为了他杀江芸,又凭什么为了他杀另外三个人?”

“小白,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老李痛心疾首,闭了闭眼睛:“你明明早就知道老幺是沈一墨,而你喜欢他很多年的事情众所周知。你知道他有了女朋友,就受了刺激,毕竟你曾因为被绑架而失明有过心理方面的毛病,一时冲动——”

“你放屁!”夏小白忽然一拍桌子怒吼,“你说老幺是谁?沈一墨?你放屁!沈一墨怎么会是他那样的……他,他不是……”

她语无伦次,绝望地哭着喊:“沈一墨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他一定是有苦衷的,你让他告诉我,他是不是被江芸伤害过啊?你让他自首,我等他,等他出来,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绝对不会伤害他!”

“……”

老李别过脸,头疼地抓了抓头发。

大街小巷的新闻都在播放连环杀手被捉拿归案的事件,证据确凿,凶手却死不认罪,一时间无人不知,议论纷纷。

老李再看到夏小白时,她冷静多了,丢下一句“见不到沈一墨,就不认罪”的话后,再也不开口。

警方没办法,商量之后,以夏小白生病为由,带她去医院。

一出警局,那些记者就像疯了一样涌上来,警方不得不出动大量人手维持秩序。

老李护着夏小白,忍不住问:“沈一墨都这样对你了,你这好不容易面对大众媒体,就没什么想说的?”

夏小白看都不看他一眼,老李不死心地拉住她:“小白,你就说吧,指控沈一墨怎么坑害你的,不然,你就这么吃哑巴亏,你是不是傻啊?”

夏小白用力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警车里。

沈一墨在一间看守严密的办公室里等她。

看到她时,他笑了笑:“听说你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面对大众媒体喊冤,都没有将我的恶行揭露出来?夏小白,你就这么喜欢我?”

夏小白定定地看着他,答非所问:“你真的是沈一墨?当年救了我,又给我做心理医生,帮我走出阴影,让我喜欢了七年的沈一墨?”

沈一墨怔了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我确实就是沈一墨。”

“沈一墨。”夏小白忽然朝他一笑,“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她的笑容太绚烂、太明媚,沈一墨不过恍惚一下,她就扑了上来。他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接住她,紧紧地护着,怀里的姑娘却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

【十、虐狗也要有底线】

“沈一墨,你当我傻是不是?你这样的人若是凶手,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粗心地丢怀表,愚蠢地偷怀表,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下水道救我,还住在世纪酒店,然后在酒店后门没安装摄像头的老街杀人……”endprint

沈一墨惊呆了。

夏小白又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沈一墨,我喜欢你,我了解你,我相信你,所以,我不会去想怎么诬赖你洗白自己,而是会去死命地想你没有犯罪的证据,然后站在你的面前,拿着这些证据,问你这个王八羔子为什么要跟老娘玩这一出?”

最后一句话,她吼得太过响亮,沈一墨目瞪口呆。

空气里一时只有夏小白带着哭腔的急促的喘息,沈一墨默默地捂住快被打肿了的后脑勺,张了张嘴:“其实,这件事情的主谋是林老,和我没关系——”

“小兔崽子,你把脏水往谁头上泼呢?”

旁边小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林队长气急败坏地跑出来:“明明是你那天晚上逼我的,你还诬赖我?”

夏小白将杀人一样的目光刺向小房间,老李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地走出来,最可怕的是,本应该死去的江芸居然也走了出来!

“你是人还是鬼?”

夏小白吓得一缩,正好缩在抱着她的沈一墨的怀里,后者立刻献殷勤:“小白,你别怕,那是我表姐,常年住在国外,才回来的。”

江芸尴尬地一笑:“是这样的,鉴于凶手十分狡猾,而你和阿墨又是警察,阿墨觉得你们演戏可能引不出凶手,但这个凶手的归属权意识特别强,他觉得自己杀那些人是在做好事,是他的功劳,可如果有人抢走了他的功劳呢,他会如何?”

林队长连忙插嘴:“不错,所以,沈一墨就想出了这个主意啊。他说让我们陪他演戏,让你成为罪犯,激怒真正的凶手,让他报复杀人。”

“可就算我激怒了凶手,他报复杀人了,你们又怎么知道他下一个目标是谁呢?”

“所以才会安排那么多记者,我本来希望你在媒体面前喊冤,指责我脚踏两条船,被江芸发现后,恼羞成怒杀了她,还伪装成连环杀人案,栽赃给你。”

沈一墨说:“当凶手发现我是个劈腿的渣男,还是让他的功劳被你冒领的罪魁祸首时,我自然就成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夏小白摇头:“可这样的话,你就有危险了。”

沈一墨笑了,眉眼间都是宠溺:“傻,我这样的人,一旦想给别人下圈套,别人还会有让我处于危险之地的机会吗?”

夏小白还是不放心:“可我担心你啊!”

“你们够了。”单身狗老李愤怒了,“有完没完啊,能不能严肃点儿啊,虐狗也要有底线吧?”

“……”

【十一、真相大白】

于是,夏小白在医院见过“渣男”沈一墨出来之后,就在所有的媒体聚焦之下,像泼妇一样声嘶力竭地大骂他的各种可耻行径,哭得稀里哗啦,演技爆表。

沈一墨目瞪口呆:“早知道她有这样的演技,当初就不必为了怕她演不好而瞒着她了,我还白挨了两巴掌!”

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凶手果然找上了沈一墨,而让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居然是送快餐的小朱……

老李垂头丧气:“他就住在世纪酒店旁边,目标人物基本都是在酒店找的,我一直以為他痴迷刑侦方面是想考上警校,惩奸除恶,没想到他是被女友劈腿后报复社会……”

“其实,第三起案件时我们差点就发现了,那天他借着给我们送快餐的名义,半路杀人,再继续将快餐送到了警察局,所以,监控视频才会显示他是受害人死亡之后才经过那里……”

“可,谁能想到受害人的家属会是凶手呢?”

大家都沉默了。

新闻得知第四个遇害人没死,一切只是一个圈套,而这个圈套是那位一直不曾露面的神秘犯罪心理专家沈一墨设下的,顿时炸了,一时间沸沸扬扬!

夏小白被无罪释放的那一天,沈一墨亲自来接她。

夏日的阳光好得不得了,夏小白向着朝她走过来的男人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夏小白,我喜欢你,喜欢了七年。我一直都想告诉你,并且问问你,沈先生,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沈一墨一本正经地配合她:“我愿意,夏小姐。”

夏小白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着扑进沈一墨的怀里,后者也微笑着抱住了她,怀里的姑娘很认真地说:“沈一墨,我真的很喜欢你。”

沈一墨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意味深长地道:“我早就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endprint

赞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