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饭票

许仙仙

简介:一顿食堂饭就能吊来一个男神?还是化工学霸?洛小雨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和男神朝夕相处的一天,只是随时随地都面临着小命不保的风险……洛小雨只是想好好谈场恋爱,不想天天生活在被泼硫酸的阴影下啊!

一 故人重来

云京化工厂有三宝,园子大,工资高,年遇白长得好。

洛小雨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穿上了化工服,今天是她实习的第一天。她元气满满地来到办公室喊了声:“报告!洛小雨!”结果,没有人搭理她……

洛小雨走进厂房,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住,拉得她几乎一个趔趄!

洛小雨回过头,只见一个浑身上下套着化工服的人如一团阴影一般笼罩着她……来者高傲地指着墙上的标志,洛小雨回头一看,只见墙上第一条便写着:严禁携带手机。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尴尬地笑笑,将手机放进门口的储物柜,看了这个浑身上下被化工服裹得严严实实、不辨男女的人,然后就要往里面走……

可是,下一秒,洛小雨又被他一把拉住了!

他指了指洛小雨那双上面有金属钉的潮鞋。

洛小雨的脸唰地一红……化工厂是严禁穿金属材料的鞋子的。她干笑一声,正要脱鞋套,身后的人透过化工服瓮声瓮气地问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是实习生,哈哈……”洛小雨尴尬道。

“哦,那你明天不用来了。”

洛小雨透过化工服,察觉到此人极度的鄙夷与冷淡。

“拜托,谁不都有第一次吗?!”洛小雨急了,“我在学校成绩很好的,从不挂科,我还得过一年奖学金……”

“你是校长的亲戚吧?”

洛小雨呆住了,招生办主任的确是她大舅妈……

“让你走,是为你好。”对方惜字如金,“否则,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洛小雨被噎得半个字都说不出,她气得不想理这个人,大跨步就要走进化工实验室的门,却连三步都没出,就听对方在她身后冷淡地说道:“耳环摘了,发卡摘了,包留下,腰带卸了,涤纶外套换掉……”

“然后,麻溜地滚出这里!”

洛小雨僵在门口,之后被这个穿着化工服的男人一把推了出去,大门砰的一声被牢牢地关上了……

“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一副臭脸啊!”洛小雨在门外怒道,然而,她余光一瞟,看见了门口贴着的门牌,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上面写着:B-25车间负责人,年遇白。

洛小雨颤了颤,刚刚他穿着一身化工服,全副武装连脸都遮得严严实实,难怪她没认出他来。

是了,年遇白,他们那届的传奇学长。他是洛小雨少年时代最美好的回忆,他们的故事却是一段无疾而终的过往。

文史出美女,理工出美男。洛小雨的大学作为理工大学,是出了名的美男扎堆之地,各色帅哥如同韭菜一般一茬更比一茬高。可年遇白即便在这如同韭菜般的帅哥堆里也是出类拔萃的。

他面目冷峻,眉眼清秀,永远一丝不苟地坐在第一排,与永远坐在最后的洛小雨简直是天差地别。

他不爱和别人说话,女孩子都对浑身冒凉风的他望而却步。洛小雨也就是平日里敢跪舔一下学长的绝世容颜,连搭讪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们本该没有交集,却在有一天,一块天大的馅饼落在了洛小雨的头上……

那天,洛小雨去食堂吃饭,去得晚了些,食堂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她突然发现前面站了个男孩,很尴尬的样子,僵持在那里。她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没带饭卡。

她很自然地就掏了饭卡给他,然后他诧异地回头。那一瞬间百花齐放,万紫千红……她才发现这是她人生中花得最值得的八块钱!

那是年遇白!他居然没带饭卡!

那是洛小雨人生中最紧张的一次!她和年遇白并排坐在一起,外人看来好似一对情侣……她用了比平时多三倍的时间吃着一个糖包,让自己的动作尽量看起来优雅一点。年遇白则低头大口吃饭,仿佛入定老僧……

“谢谢。”半晌之后,他红着脸轻声说。

洛小雨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然而表面上强装淡定,回了句:“應该的。”

“你有饭粒粘在脸上了……”年遇白说。

气氛霎时被破坏,洛小雨僵在原地,年遇白看着她那呆愣的表情和溜圆的眼睛,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然后,洛小雨也笑了。

气氛就不再那么僵硬,他俩有的没的地聊天,洛小雨是年遇白的师妹,他们学的是同一个专业,年遇白就要毕业了……他们说了很多,最后年遇白向她伸出了手……

洛小雨有点惶恐,幸福来得太快了,她有点不知所措。

“我,我……我们才吃了一顿饭,我觉得太唐突了……”

“不,你误会了。”年遇白面无表情道,“我没吃饱,饭卡借我……我还想再来一份”

洛小雨突然想打人。

那顿饭之后,她有了年遇白的QQ,年遇白说要请她吃饭,把这顿饭还回去。她当然乐意奉陪。那天她早上六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挑了很久的裙子,臭美了一整个早上才走出寝室楼,可是在刚走出来的时候,对方就给她发消息说临时有事,计划取消。

洛小雨僵硬地站在寝室楼下,头发被吹得很乱。她向远处一瞟,才看见了那样一幕。

年遇白匆匆走过,身边跟着个长相秀丽的姑娘,洛小雨定睛一看,那是化学系的系花宋烨。

她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删了年遇白的QQ。

男神的确美好,可惜不是她的,她没福分。

之后,她身体出了点状况,她一直有哮喘。她学校所在的城市太靠北,冬天太冷,对气管不好。于是那之后的一个星期,她就转校了 。

年遇白就成了她生命里一朵小小的浪花。

三年之后,她再回到这座城市实习。然而,回忆戛然而止,便是在这时,研究室的门突然被打开,男人将脸上的面罩摘下,露出山涧清泉般俊秀的容颜,一双凤眼如电光一般注视着她!endprint

洛小雨浑身一哆嗦……多少年了,这个人的这张脸,还有这眼神,她依旧抵抗不了。

“洛小雨。”年遇白轻声说。

他记得她!洛小雨瞬间有一种快要哭出来的感觉,所有难过都抛到九霄云外,她甚至觉得这辈子都没有白活!

“年……”

“走的时候把垃圾带走,你既然没什么价值,倒个垃圾总可以的。”年遇白拎着一袋子快生苍蝇的垃圾递给僵硬的她……

“你……还记得我的……名……”

年遇白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她胸口的工作牌上面写着洛小雨的名字,眼里闪过一丝可疑的恶作剧般的笑意。

“年遇白!你丫王八蛋!还老娘饭钱!”洛小雨终于爆发了!

谁知,年遇白居然拉开了化工服,将手伸进衣袋取出钱包,掏出了十六块钱……

“拿去。”他依旧面无表情。

“拿个屁!”洛小雨气得要奓毛,“我要连本带利!”

二 实习危机

真的是太恶劣了!

洛小雨拿着那十六块钱,气得浑身哆嗦。

他连当年欠她的零头都记得,却不记得洛小雨的名字。他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洛小雨火冒三丈,假如年遇白真成了带她的上司,那么他究竟会给她穿多少小鞋,弄多少坎,她想都不敢想!

倒是年遇白十分淡定,仿佛她就是个不怎么熟识的学妹而已。

第二天,实习生上培训课。洛小雨向老天祈求今天千万不要碰见年遇白,然而到了教室之后,她几乎要摔倒在地上……讲台上站的导师就是他老人家!

负责实习的指导教师含泪介绍年遇白的英勇事迹,从大学时全科A+,到工作时的爱岗敬业,无一不是小辈们学习的楷模。年遇白今天穿了藏蓝色的正装,帅气逼人。要不是台下大多是男生,此时该是一众花痴少女吸冷气的声音。

“今天的课,我们主要讲规范操作。”年遇白清了清嗓子冷声道,“化工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规范操作,严格遵守化工手册和你们所学的知识!因为所有化工事故的原因究其根本都是不规范操作!然而,在你们中间,居然还有人敢带着手机进化工厂!随便一个电火花,就能要了全厂人的性命!”

年遇白特地瞥了洛小雨一眼。

洛小雨羞愧地无地自容。

“今天是你们走向实践的第一课,我们就来看看不规范操作会有什么后果!”年遇白打开投影仪,放起了幻灯片……

“这个是烧杯没擦干净,乙醚燃烧导致这个人全身百分之四十五烧伤的……还有这个是操作不规范,引燃了兰尼镍,直接身亡的……嗯,这个浑身是血的是作死,将有机溶液直接倒入下水道,之后造成水管爆炸的……哦,这个就很惨了,这个是酸碱比例没调得当,反应釜发生喷料,被浓硫酸泼了全身的。”

洛小雨目瞪口呆地看着PPT上一个个不成人形的人躺在病床上。年遇白淡淡地道:“你们觉得自己有学历,很了不起是吗?然而我告诉你们,PPT上这些生不如死的,一个个学历都比你们高,甚至是名校的研究生和博士!”

“阎王爷收你们的时候,是不会看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他冷然地扫视台下!

“我们是游离在生死边缘的职业!我们唯一的护身符就是严格遵守和执行!如果你们始终没有这份觉悟的话,请赶紧离开这个岗位!”年遇白说。

“我不想看到你们中任何一个人死在工作岗位上……”他突然软下声音,颤抖道。

“你们是我的……学弟学妹啊!”

洛小雨羞愧地低下了头。

这堂课上得非常生动,没人睡觉或者溜走,因为PPT上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的同行。

下课后,她蹭到年遇白的身边。年遇白好整以暇地喝着茶水,看着窗外。

“对不起……”洛小雨说。

“没听清。”年遇白轻声道。

“对不起!”

“声音太小……”年遇白盖上茶水盖子。

“年遇白,你是不是耳朵聋了!”洛小雨咬牙。

“哼,中午跟我走。”年遇白斜她一眼。

“干吗?”洛小雨別扭道。

“还你利息。”年遇白说,“吃饭。”

年遇白带着洛小雨进了单位食堂。

“吃什么?”年遇白问。

“海参!鲍鱼!燕窝!”洛小雨愤愤地说。

然后,年遇白就不再理她,转过头自己点菜去了。

“为什么就走了。”半晌之后,年遇白将两份盒饭拿了过来。

洛小雨看着那两份饭,配菜两荤一素。她愣了愣,猛地想起了那次他没带饭卡,她请他吃饭,菜也是一道炒卷心菜和一道糖醋排骨,外加一道炒鱿鱼……和如今面前这些菜没有任何区别!

洛小雨有点震惊,这绝不可能是巧合!年遇白竟然连当年她请他吃的饭菜都记得!

“话说你当年为什么要走,还删了我的QQ和手机号码……”

洛小雨沉默了半晌,沉声道:“作为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你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就请女孩子吃饭吧?”

“谁告诉你,我是有女朋友的?”年遇白突然冷飕飕地问。

突然,年遇白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从来都是放外音的,因为化工厂噪音较大。手机里传出来一个极其甜美的女声:“遇白,你在干吗?”

“我在陪一个朋友吃饭。”他说。

洛小雨愣了愣,那声音她知道,那是她的学姐——宋烨。

“所以,你之所以走,是不是喝了哪门子醋?”年遇白接完电话,看着她调笑道。

洛小雨愣了一下,将饭碗啪地放在桌上!年遇白未曾见过奓毛的洛小雨,一时间有点愣怔,她怒道:“谁喝你这浑蛋的醋了?!”

明明那一天,是他找的她啊!

洛小雨冷哼一声,拎包就走,徒留年遇白一人呆愣地坐在食堂的大长椅上。

洛小雨越想越气,只觉得年遇白那个意味不明的笑简直就像是在嘲讽她一样!endprint

他毕竟是她这么多年都无法忘掉和释怀的人啊……

那两天,洛小雨一直避着年遇白,直到有一天,发生了意外。

那是厂子里例行进行管路检修,洛小雨跟着前辈去打下手。有一根管子因为老化,螺丝拧不开。当时她站的地方,和管道還是有一定距离的。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前辈拧螺丝的力度太大了,这条年久失修的老管道猛地裂开了一条口子,喷出一股子黑色的黏稠液体……她当时正对那根管子站着,液体正好溅到她的化工服上……她以为那是机油之类的东西,刚想伸手擦拭,却听见远处一声大喝!

“别动!”年遇白叫道。

紧接着,化工服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发黑扭曲,伴随着冒烟,一点点碳化,洛小雨脑子里嗡的一声,看到这样的现象,立刻明白了被喷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浓硫酸。

洛小雨瞬间慌了神,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年遇白已经抱着她跑到了水池工厂的水池边……

电光石火之间,年遇白冷然地命令:“脱!”

“什么?”洛小雨颤声问道。

“把你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

洛小雨反应过来,开始脱自己身上的化工服,这时候年遇白已经把高压水泵上连上了水管。

年遇白看见她才脱了件上衣,气得直咬牙,一把拽过她,手一用力便将她身上的衣服撕了下来!

“等等,你……”洛小雨瞬间脸红到发烫。

“你是想脱衣服,还是脱皮?”年遇白并没有停下动作,根本不允许洛小雨抵抗……

“内衣和内裤就……”她死死地捂住胸口最后一道防线。

“脱!你想活着,就全都脱下来!”

那一刻洛小雨有种想悬梁自尽的感觉……

最后她像个粽子一样被扒得干干净净……然而,当凉水冲到身上时,她瞬间觉察出了不对劲,整个身体奇异地发烫,皮肤诡异地滑腻……这是强酸腐蚀的后果,她没有想到后果居然会这样严重,也许再晚几秒,她真的会像年遇白所说的一样脱掉一层皮……她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只是,她脸烫得厉害,不知是被凉水冻的,还是因为害羞……

“浓硫酸溅到身上,除了腐蚀,更可怕的是它会带来很大的热量,如果现在不用大量水带走热量,你现在已经脱掉一层皮了!”年遇白冷声说。

“还要冲多久……”洛小雨在高压水枪下冻得哆嗦着问。

“没什么丢人的!”年遇白轻声道,“脸丢一丢没关系,命丢了就捡不回来了。”

这时,厂里的保安和负责人都听到了消息,纷纷往这里赶来……年遇白听见脚步声,脱下自己的化工服,往洛小雨身上一披,之后接着冲。

“等等,你刚才怎么不披啊?”洛小雨在水柱中默默地问……

年遇白没说话……

“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员伤亡?”负责人赶紧跑了过来焦急地问道。

只见年遇白潇洒地一扔水管子,一个天女散花,高压水枪喷了负责人一脸水……负责人擦眼睛的空当,年遇白将一脸发蒙的洛小雨一把打横抱起来,冷冷地说道:“我负责的车间,当然没有。”

三 升温

那之后,洛小雨发烧了整整一周,毕竟在水枪下冲了二十分钟,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年遇白带着鸡汤来看她,她羞得将脸埋在被子里,他冷哼一声,说道:“身材跟液晶电视似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洛小雨在被子里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她钻了出来,冷哼道:“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做点吃的孝敬我。”

“我这不是怕你讹上我吗……”年遇白盛了勺鸡汤道,“你说,我要是为了救你还要搭上我自己,这多么不值得。”洛小雨觉得有一根鸡骨头卡在了喉咙里,几乎要把她卡死……

“年遇白,请你从这间病房滚出去!”洛小雨崩溃道。

“怎么,我作为你的救命恩人,你还要撵我?”年遇白沉下了声音。

“你救我一条命是不假,但是,我怕你继续待在这里的话,我会被你气死……”洛小雨哆嗦着说。

“滚啦!”她伸出腿,想踢在年遇白的身上,可他一把接住她的脚!她一愣,下一秒她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被拖了出来!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年遇白突然沉着声音问道。

“你……会害怕?”洛小雨不可思议地望着年遇白。

“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那些幻灯片上的照片都是假的吗?你以为我那节课是上给谁看的?!你以为那些血肉模糊的人离你很远吗?你就一点责任心都没有么?!”年遇白握着洛小雨的肩膀,颤抖着问。

“我没有……”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当初你要走,你要删了我的QQ?!”年遇白哆嗦着问她,眼睛里尽是难过……

“宋烨不是你女朋友……”

“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年遇白怒道,“那一天是化学系毕业实习临时更改,宋烨是学生会会长!她现在是化工厂的技术负责人,很多项目需要我和她亲自洽谈……所以,我说你一天到晚在胡思乱想什么?!”年遇白气得发抖。

洛小雨尴尬地坐在床上,一口鸡汤憋在嘴里,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只觉得心里异常不是滋味。

“是不是你女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洛小雨哼哼。

“……好……这是你说的!”他头也不回地就要走出病房!

洛小雨的心猛地停了一拍,几乎是本能地,她伸手一把拉住年遇白的胳膊!

“你要做什么?”年遇白冷然地问道。

“你……不要走……”

“谁说我要走了?”年遇白恶劣地一笑:“我只是想上趟厕所……”

四 援救

洛小雨觉得,自己越发没法子直接面对年遇白,每次见到他之后就是脸红心跳、手脚无力。她把这事情告诉了闺密,中文系的闺密淡然地看着她道:“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endprint

“你发春了,对象是年遇白。”闺密说。

“滚!”洛小雨骂道。

年遇白的确是她少年时期憧憬的对象,可这么多年之后,她才发现,年遇白一直站在一个她无法触及的地方。

洛小雨拿着一个蒸发皿煮鱼丸,拿坩埚钳将鱼丸叉了起来,盯着丸子默默地感慨。

如果让年遇白知道她在实验室用酒精灯吃火锅,他非把她杀了不可。

突然砰的一声,整间实验室震动了一下……之后,大片的瓦片掉下来,洛小雨急忙跑出去,安全通道又是一阵晃动!她赶紧问路人怎么了,一个同事告诉她:“快跑,B区三楼锅炉爆炸了!”

洛小雨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B区三楼!那是年遇白的管辖范围啊!

“小雨,快走啊!你要去哪里啊?!”同事震惊地看着她发疯似的往相反的方向跑!

“你别管我……”她说。

年遇白。此时此刻,她那么迫切地想救他。

洛小雨将毛巾蘸湿捂住口鼻,在烟雾缭绕的走廊里猫腰前行。一路上她不知道被绊倒了多少次,磕了多少下,她一直在努力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可烟雾熏得她的眼睛越来越痛,就在她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时,一只手突然将她的眼睛死死地捂住!

年遇白吼道:“快把眼睛闭上!洛小雨,你来做什么?!”

“年遇白……”洛小雨颤颤巍巍地回身抱住他,“我来救你啊!我怕你出事……你还活着……”

年遇白的眼神一滞,随后身体微微地颤了颤。

“快走!这是全氟丙烷泄露!快走,小雨……”

惰性气体全氟丙烷,洛小雨想了起来,这种气体,可以致盲。

可要是年遇白能活着跑出来,她真的可以用所有东西交换,哪怕是生命。

前面突然走不过去了,年遇白咬牙,那是块塌下来的天花板挡住了大门。

这里是三楼,楼下停着辆面包车,车顶可以缓冲。年遇白抱紧了手里的洛小雨,洛小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轻轻地说道:“年遇白,你快走吧,你的命比我的重要多了……我……”

可是下一秒,年遇白紧紧地环住了她。

洛小雨微微一愣,仰起头,却是有微凉的嘴唇贴在了她的眼睛上。

“洛小雨,你就是个妖精。”年遇白颤声说。

“用尽各种方法让我牵肠挂肚,让我离不开你,让我放不了手。”

洛小雨失神地愣怔着。

“今天無论如何,我都要把你完好无损地带出去!”他说道,洛小雨眯起眼睛,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风。

“要……从楼上跳下去吗?”洛小雨轻声问。

“你怕不怕?”年遇白的声音那样温柔好听。

“You jump!I jump!”

在那一刻,她的心里忽然充满了勇气,再多的危险都不足为惧,因为她在那个人的怀里。

全氟丙烷的毒素需要进一步的治疗,洛小雨又重新回到了医院里。

她住院的这段日子,年遇白二十四孝般地照料她。他每天给她喂水喂饭,仿佛老佛爷身边的李莲英。

“今天吃什么?”她问。

“炖排骨,清蒸鲈鱼。”年遇白说,“两荤两素,从化学角度看很营养。”

“哇!真是年夜饭般的水准啊!”洛小雨咽了下口水,道。

年遇白抬起手,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真想跟这个人就这样一直待下去……洛小雨想。

他们之间只剩下一层窗户纸,同事见了他们这副样子都心领神会地抛下一个眼神绕道离开。

反正来日方长,她有足够的时间赖在年遇白的身边。她开心地想。

直到那一天,洛小雨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她的心一沉。

那是她的父母。

“小雨!你那边出什么事了?!”电话一头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

“妈,我没事……”她刚想撒个谎,那边紧接着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问道,“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见了?!”洛小雨呼吸一滞。

年遇白这时候从身后走了过来,他轻声问道:“小雨,出什么事了?”

洛小雨在认真地打电话,只听父母声音一沉道:“小雨,你是不是还瞒着爸妈交了男朋友?”

洛小雨浑身一颤,望着年遇白深棕色的瞳孔,用坚定的语气道:“是!又能怎样?”

下一秒,电话另一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洛小雨从来不曾和别人说过,她是洛氏重工集团的千金。所有的实习,不过是父母精心安排的给她继承家族企业的跳板。

她几乎能猜到,父母知道她经历了这么多危险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年遇白!”她死死地抱住了这个男人,年遇白一愣,旋即死死地回抱住她。

“我……”

“别说了,告白这种事,应该男人来说。”他摸着洛小雨的头发,柔声道,“我喜欢你。”

“可我想说……我想去上厕所……”洛小雨压抑住脸红心跳,充满恶意地说道。

年遇白一愣,扑哧一声笑出来,一把将她按在病床上,炽热的吻落下来,他笑着道:“小坏蛋……”

五 生变

第二天,洛小雨的父母就出现在了病房前。

他们甚至没和洛小雨商量一下,直接订了去德国的机票,要她去德国治眼睛。

“可是,妈!我眼睛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国内完全可以治愈啊!”洛小雨哀求。

“那怎么行!”洛小雨的妈妈怒道,“早知道你在国内会这样,我肯定不能让你冒这个险!我们已经在德国那边帮你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孩子,你过去之后,养养神,就去相亲……”

所有行程都已经安排完毕了,洛小雨心里一片冰凉。

她的眼睛好了大半,那天下着雨,她打着伞去找年遇白。

穿着化工服的年遇白静静地听完她说的一切之后,轻声问她:“所以你又要走了,是吗?”endprint

“不,我还会回来……我还会在化工厂工作……”

“不必了。”年遇白忽然道,“既然你要去德国,国内这边的实习只能作废。成绩作废,化工厂不会收你的。”

“凭什么!”洛小雨喊道,“只要我成绩足够优秀,我就可以留下来!谁都不能……”

“还不明白吗?你刚来几天就差点丢了条命?!”年遇白怒道,“你待在这里,根本就是个定时炸弹!我救你一次,我能救你一千次吗?化工厂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可是我……喜欢你啊!”洛小雨突然崩溃地哭道,“你不是说了要和我在一起吗?”

年遇白沉默了半晌之后,轻声道:“你父母,已经联系过我了。”

“他们说,你在德国那边,已经有男朋友了……”

“洛小雨,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化工服是种好衣服,它可以将人浑身上下遮挡得结结实实,就在洛小雨哭着跑出去的时候,她不知道,面具后的那个化工学霸,也掉了眼泪。

洛小雨在化工厂的仓库里呆坐了一下午。

阴雨连绵,就仿佛洛小雨此刻的心情一般晦暗。

她咬咬牙,终于又鼓起了勇气,她想找年遇白说清楚。可就在她踏出仓库的一刹那,她愣住了。

前面不远处一把伞下,走着两个人。她一眼便认出了一个人是年遇白,另一个是长发飘飘的宋烨。

洛小雨僵在原地。

这一幕和很久以前的那一幕重叠,场景是那样相似,这两个人看起来般配得很,比年遇白和洛小雨看起来更般配。

她就那樣呆呆地站在雨里,看着前方。

远处,宋烨用余光瞟着洛小雨,她轻声问年遇白:“不后悔吗?”

年遇白没有说话,眼里只剩破碎的感情与深不见底的痛苦,他自始至终都没忍心去看一眼。

“后悔了就回去,我怕你撑不住……”

“不,走了。”他轻声说。

洛小雨值得更好的生活。她不应该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冒险。无论在什么地方,年遇白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她可以幸福。

六 事故

那是实习的最后一天。

明天洛小雨就要坐飞机离开这里了。她本不想在这最后一天去化工厂,可她压抑不住想念,偷偷地溜了过去。那么想看那个人一眼。

洛小雨藏在小树林的后面,不远处,教导主任和厂长站在台上,笑着望着他们说道:“恭喜你们,你们的实习期要结束了。”

洛小雨四处张望,最后却满是失望,她看遍了四周,可是她最希望见到的那个人没有来现场。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化工厂的一草一木此刻都变得可爱无比。可今早爸爸那边打来电话说,家里那边一切都安排好了,从此她的人生就要安安分分地进入轨道。

不会再有什么违规操作,因为一切都是早已在轨道上设计好的。

突然,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所有人都听见了,之后纷纷站起来,向出事的一边看去!

“不好了……厂子里液氯罐泄露了,无关人员赶紧疏散!”有人大喊。

液氯……洛小雨脑子飞快地转起来,液氯和空气反应会产生氯气!然而氯气是有剧毒的!

“快,让实习生们先走!”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是年遇白!

“出事的是哪个车间?”他焦急地问负责人。

“是B-25车间……”洛小雨突然觉得自己心头一颤,那个车间里,有两桶硝酸甘油,俗称炸药!

她看向年遇白,显然他也知道了这件事,咬牙就要往那边冲……

可是有一个身影,冲在了他的前面。

“洛小雨!你回来!”年遇白大喊。

“那是我曾经工作的车间!”洛小雨大声说,“只要现在我还没有离厂,那它就是由我负责的!”年遇白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一愣,紧接着快跑两步,一把拉住了她!

“你做什么?!”洛小雨怒道。

“穿上化工服再进去!”年遇白将面罩套在她的脸上,轻声说,“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照顾好自己!”

洛小雨愣了愣,之后点点头!

车间大门里,在淡绿色的氯气围绕中,放着两个装着硝酸甘油的桶。

必须要快点把它们搬走,否则,整个厂子便要灰飞烟灭了!

即便戴着面罩,洛小雨依旧觉得自己的肺部很难受,可她依旧咬着牙冲了进去!

可是,没在车间站一会,洛小雨就觉得头晕脑胀,然而下一秒,她只觉得身上一重!

是年遇白。

他脱了自己的化工服,披在洛小雨的身上!

洛小雨震惊地看着他,紧接着他脱下了可以保命的面罩,罩在洛小雨的防毒面罩外面,如同一道坚实的墙壁一般……

她透过两层面罩,泪流满面地看着年遇白,只见他还是曾经的模样,仿佛一直都是那个帅气的学长,从未变过。

越来越多的实习生冲了上来,不到一会,硝酸甘油就被搬完了,洛小雨站在车间大门后,只觉得眼冒金星,咚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小雨,洛小雨!”年遇白将她抱出来,放到安全的地方。

年遇白将她的化工服和面罩扒下来,在她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她看见俯身吻下来的年遇白……人工呼吸。

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还算值得。年遇白的伤,比洛小雨要重得多。

他吸了过多氯气,还抱着洛小雨出来,走出车间之后,便一头栽倒了下去,直接被送进了医院的ICU。

年遇白的嗓子,被氯气毒哑了。

出院的那天,年遇白走到病房外,突然看见一群人拿着鲜花堵在他的面前,是那些化工厂的实习生们!

“年遇白!我们都被工厂留下来了!”突然,人群中蹿出一脸兴奋的洛小雨,紧紧地抱住他。他还没有说话,洛小雨便道:“除了精准的规范操作,还有的便是对工作的责任心和面对一切危险的勇气!厂长说,新一届毕业生的勇敢,让他刮目相看!”

“可……”年遇白垂下眼睛。

“我不要回去了!”洛小雨大声说,“因为这是我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成果!父母已经同意我来厂工作了!”

年遇白看着她,只觉眼前繁花似锦,万里春风。

“因为你的利息还没还啊,呵呵……当年的一顿饭,你可是欠了我这么多年……”洛小雨笑得奸诈。

“我还,以身相许。”

年遇白轻轻地吻在洛小雨的眉心。

万物生春。endprint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