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男友(六)

第五章 懵懂的小AI与游戏世界

午夜一点的永安城。

虚拟数据汇聚成的灯火点缀着主城中长平、宁乐两条大道,光芒璀璨,浮动如星。

一个天澜宗的男性游戏角色运用轻功穿城而过。

他头上悬浮着“秦暮羽”三个字,是这个角色的游戏ID。

他冲至主城家园区入口处便收起了轻功,徒步进入家园区来到自己的住处前,踏着门口的石狮子跃上屋顶,踩着光可鉴人的琉璃瓦,向坐在屋顶上的另一个玩家走过去。

头上顶着“绘尘”游戏ID的玩家,正抱着膝盖坐在屋顶的边沿呆呆地看着月亮。

这个游戏里的角色制作得高度仿真,十分精细,无愧于公测时游戏公司号称“打破次元壁”的宣传口号。

绘尘角色的脸和三次元中本人的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精致漂亮的五官,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傲气,不过,此时此刻这张脸上的神态有点莫名的可怜。

“宝贝,酒买回来了。”这时,秦暮羽从后面抱住绘尘,用一个RPG游戏中程式化的角色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动作亲昵地蹭了蹭绘尘的后颈。

绘尘闷闷地嗯了一声,说:“下酒菜。”

秦暮羽从可以无限容纳物品的游戏背包里一件接着一件地往外掏东西,语气很温柔:“想吃什么,都有。”

两个人说话的同时,他们发出的声音也被游戏系统忠实地转化成文字,变成气泡形的近聊文字框,显示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几秒钟后就自动消失了。

绘尘扭头看了一眼那堆吃的喝的,又说:“肩膀酸,给揉揉。”

秦暮羽马上屁颠屁颠地过去给媳妇揉肩膀。

绘尘:“捶背。”

秦暮羽立刻开始捶背,边捶边问:“这个力度行吗?”

“轻点儿,我都要掉血了。”绘尘语气虽然不高兴,但是,脸上刚才可怜巴巴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嘴角还含着笑。

秦暮羽瞬间把动作放轻。

绘尘转身,把一条腿搭在秦暮羽的身上,扬了扬下巴,说:“捏腿。”

秦暮羽低低地一笑,一双常年执刀的大手捏住绘尘的小腿,一路往上捏到大腿根,还没有停的意思。

绘尘脸一红,在秦暮羽的手上打了一下,说:“我们在外面呢。”

“在就在吧。”秦暮羽眉毛一扬,手上动作不停,“反正其他玩家也只会看见我们贴在一起而已。”

至于捏腿这样细致具体的动作,普通玩家是看不见的。

绘尘红着脸收回腿,拿起一边的酒坛子拍开酒封,说:“如果让引弓落月看见,肯定又以为我们精神病发作了。”

秦暮羽哈哈大笑。

绘尘瞪他:“你笑个屁,帮主总吐槽我。”

秦暮羽用手指戳戳绘尘气鼓鼓的脸:“你不知道,帮主还在论坛里写了个帖子说你。”

绘尘的脸色顿时黑得仿佛锅底:“……”

绘尘抓狂:“这个近聊好烦!全都显示出来了!”

“习惯就好了,宝贝。”秦暮羽笑了一会儿,说,“引弓落月发的帖子名叫‘818我们团里那对精神病一样疯狂秀恩爱的情侣……帖子都飘红了,好多人在看。”

绘尘揪住秦暮羽的脸颊,一扯:“帖子里都讲什么了?”

秦暮羽想笑又被扯得笑不出来:“就讲我们的奇葩事迹。”

绘尘:“我要看,给我看。”

秦暮羽:“不行,你看了该生气了。”

“我现在就已经在生气了!”绘尘愤愤地灌了口酒,“居然敢说我!”

秦暮羽拍拍绘尘的头:“就你刚才喝这口酒的动作,引弓落月看在眼里就是读条又打断,会觉得奇怪也正常。”

绘尘:“……”

他们好像是有一点精神病。

绘尘又灌了一口酒:“帮主就是欠怼!我非得帮把酒临风上了帮主不可!”

“哈哈哈。”秦暮羽大笑,掰下一只烧鸡腿递给绘尘,“我看快了……媳妇,吃烧鸡。”

绘尘咬了一大口鸡腿,把酒坛子递给秦暮羽,两个人坐在屋顶上一口酒、一口菜地吃了一会儿,绘尘忽然把头往秦暮羽的肩上一搭,说:“我想我爸妈了。”

秦暮羽沉沉地应了一声:“想让他们上游戏吗?”

绘尘摇摇头:“算了,今天刚上过了……其实,我看不见他们,心里会难受,看见了也会难受。你看我爸头都急秃了,虽说他本来也秃吧,但我妈也急得长皱纹和白头发了。我感觉我每次看见她,她都比之前老一点,她那么爱美的一个人,因为我这样……我都恨不得他们干脆把我忘了算了。”

秦暮羽默默地把绘尘抱进怀里。

绘尘笑了一下,说:“幸亏我还有个妹妹陪着他们,不然,我都能从电脑屏幕里爬出去,死不瞑目啊!”

秦暮羽将她抱得更紧了,叹气道:“我心疼你。”

绘尘幽幽地道:“还好当年他们没遵守计划生育。”

秦暮羽:“……”

两个游戏角色依偎在屋顶上,绘尘对着夜空张开手心。

游戏中的夜色很美,满月如水中玉石盈盈地悬在天边,星河浩瀚。

虽然在现实中繁星与满月一般不会同时出现 ,可这里只是虚拟的游戏,并不受自然條件的限制。天际每隔几秒钟便有流星一闪而过,系统操控下的星空精准而且可以预测。但这并不会对落入二人眼中的美景产生丝毫的损毁,由0与1的数据洪流汇聚而成的月华星辉仍旧清冽幽远、缥缈神秘,仿佛从千万光年之外跨越虚空洪荒一路遥遥奔袭而来,只为落在绘尘洁白的掌心。

绘尘:“我困了,给我唱歌。”

秦暮羽听话地轻声哼唱起天澜宗地图的BGM……

绘尘:“……”

绘尘崩溃:“你能不能学几首新歌?”

秦暮羽问:“宝贝想听哪个游戏里的BGM?我都会。”

绘尘不悦:“学点流行歌曲不行吗,反正你也能联网。”

秦暮羽一口答应下来:“好,明天学,今天怎么办?”endprint

绘尘翻了个白眼:“就《仙剑奇侠传1》的BGM吧,我小时候总玩那款游戏。”

“好。”秦暮羽哼起了《仙剑奇侠传1》中林月如比武招亲的BGM,是一段很欢快的旋律。

[近聊]秦暮羽:“嗯——嗯嗯嗯——嗯嗯——”

绘尘忧愁地望着近聊频道:“……”

我们两个果然很像精神病人。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永安城,白天,主城里的玩家多了起来,做任务的、在商行买卖东西的、聊天挂机的……干什么的都有。

绘尘昨夜在秦暮羽的怀里睡熟之后,被秦暮羽抱下屋顶放回床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纸缓缓地移到绘尘的脸上。

绘尘被晒醒了,一睁眼睛,就看见秦暮羽端着早已备好的醒酒汤坐在床边。

醒酒汤,一灵石一碗,可解除眩晕De-Buff。

绘尘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眩晕状态还没下去,于是接过汤一饮而尽。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绘尘和秦暮羽在游戏世界中的一天开始了。

早晨九点到十点,撸猫时间。

绘尘往背包里放了一格小鱼干,一格能装一百条,因为要亲自体验把小鱼干掏出来喂给小猫的感觉,所以,她破天荒地没让秦暮羽帮自己背东西。两人走到主城广场东侧,她开始招呼:“喵喵喵,小猫出来吃鱼干啦。”

幾只流浪猫跑过来,绘尘把鱼干喂给它们,借机撸猫。

软绵绵、毛茸茸的触感,和真猫根本没区别。

绘尘做了个深呼吸,沉迷于猫色,不能自拔。

[近聊]绘尘:[表情/好色] [表情/流口水] [表情/脸红]

秦暮羽:“哈哈!”

绘尘奓毛了:“系统有病啊?!”

用不用把表情如此忠实还原在近聊啊?

[近聊]秦暮羽:[表情/好色]

绘尘:“……”

秦暮羽:“我好的不是猫的色,是你的色。”

绘尘:“……”

秦暮羽:“你蹲下的时候,我看着你的屁股,就想……”

[近聊]引弓落月:“还让不让人活了,大早晨就开始秀恩爱!”

一个拿着弓箭的游戏角色从天而降,落在绘尘与秦暮羽的面前。

[近聊]秦暮羽:“帮主早。”

[近聊]绘尘:“你也和副帮主秀呗。”

[近聊]把酒临风:“好!”

一个和秦暮羽同样门派的游戏角色从天而降,落在引弓落月的身后。

[近聊]引弓落月:“好个屁!”

[系统]引弓落月向把酒临风开启了决斗。

[系统]把酒临风击杀了引弓落月。

[帮会击杀喊话]把酒临风将引弓落月扑倒在地,打了一顿屁股。

绘尘冷哼:“……两个死傲娇,暮羽,走,我们买点东西,去看看王婆婆。”

王婆婆是个任务NPC,在玩家升级任务中她的儿子不幸被妖怪抓去吃了,玩家将妖怪击杀并带回她儿子的信物即视为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就没有人会再关注王婆婆这个NPC了,而王婆婆也只能日复一日地在家门口向一个个玩家不断重复儿子被抓走的说辞。

仔细想想,这还真有些凄惨。

秦暮羽温柔地笑笑,说:“好。”

两人去探望孤寡老人王婆婆,按惯例帮她打扫打扫屋子,往水缸里倒上干净的水,喂了鸡和猪,陪她说了会儿话,又留了些食材与灵石。

做完这些事,绘尘和秦暮羽回了主城。

绘尘揉着额角,满脸不耐烦:“啧,又被唠叨了一个小时。”

秦暮羽抬手帮媳妇揉着太阳穴,微笑道:“上了年纪的人总是爱唠叨的。”

绘尘伸手,看着自己白净的手腕,又说:“每次看见我都说我胖了,我才没胖呢。”

秦暮羽捏捏绘尘的手腕,柔声安抚道:“一点儿也没胖,宝贝别不高兴,王婆婆是喜欢你才会那么说,老人家觉得胖是夸人。”

绘尘满意了:“嗯哼……对了,你什么时候把她儿子复活送回去?”

秦暮羽想了想,道:“还得几天,既要送回去,又不能让玩家觉得出了Bug,我得仔细研究研究。”

“辛苦了。”绘尘摸摸秦暮羽的头。

“宝贝吃点心吗?”秦暮羽打开自己的背包给绘尘看,摆在背包最上面一排的物品分别是“王婆婆烙的葱花饼”“王婆婆炸的肉丸子”“王婆婆酿的梅子酒”“王婆婆做的桂花糕”……

在喜欢给晚辈狂塞东西吃的这一点上,觉醒了自我意识的NPC和现实中的老人家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吃!”绘尘舔舔嘴唇,从秦暮羽的背包里掏出了一颗肉丸子吃,丸子肉香浓郁又有嚼劲,绘尘吃完一颗又吃一颗,走回主城时头顶上已经叠了五层Buff——“香喷喷的肉丸子,每秒回复体力1点,此效果可叠加”。

在城门口接日常任务的引弓落月看见了,连蹦带跳地跑过来,问:“绘尘你头上这Buff哪来的?”

绘尘把最后一颗肉丸子吃了,说:“王婆婆炸的肉丸子。”

引弓落月好奇地道:“那肉丸子怎么得到的?”

绘尘把油乎乎的手往引弓落月身上一抹,说:“王婆婆说我长得好看,送给我的。”

绘尘这个擦手的动作被系统屏蔽了,所以,作为一个屏幕外的普通玩家,引弓落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她当成擦手纸了,只发了一串意味深长的省略号:“……”

绘尘补充道:“我也觉得我特别好看。”

引弓落月瞬间又发了一排省略号。

显然,这家伙今天又要去论坛更帖了……

“绘尘开玩笑的。”秦暮羽为了打圆场,适时地撒了个小谎,“这个是我们做王婆婆的隐藏任务送的。”

引弓落月:“什么隐藏任务?”

秦暮羽沉默了片刻,说:“不告诉你。”

引弓落月:“……”endprint

我就知道!

引弓落月:“算了,不问了,今天下午三点打副本去,十五人昆仑神宫,别迟到了。”

秦暮羽笑了笑:“知道了,放心。”

进了主城,两个人开始为下午打副本做准备,先是去武器商人王铁柱那里把装备修理到全新,然后再去洗练石商人李二狗那里买洗练石。

繪尘在李二狗的肩上拍了一掌,说:“李二狗,我买洗练石。”

李二狗精明地眨眨眼睛:“一百灵石一块,来多少?”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觉醒了自我意识的NPC也仍然是NPC,不管他们实际上在说什么,那些超出设定之外的语言都会被系统屏蔽掉,呈现在普通游戏玩家眼中的语言永远是一成不变的。

绘尘瞪他:“上次九十三卖我的,别以为我忘了,这次也应该九十三。”

李二狗挠挠头:“啧,这次的石头品相好,炼化率比上次的高,九十三可不行。”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绘尘的目光在李二狗清秀的脸上扫了一遍,幽幽地道:“我刚去王铁柱那儿修武器了,他现在走不开,让我给你带个口信。”

李二狗的脸腾地红了:“那个龟孙能有什、什么口信……”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绘尘乐了:“想知道的话,就乖乖九十三一块卖我,不然,就别听了。”

李二狗一咬牙:“九十三就九十三,你快说。”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绘尘:“王铁柱说,他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嘴硬惹你生气了,他还说这周一服务器维护的时候让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等他。”

李二狗搓搓自己的脸,娇羞地嗯了一声。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绘尘:“那我要一百块洗练石。”

秦暮羽打开背包付了灵石,又把一百块洗练石放进背包里,和现实中任何一个忠犬男友一样,同时担任着提款机与搬运工的双重职务。

绘尘愉悦地一扭头,对秦暮羽说:“走,我们回家歇会儿去。”

李二狗满面春风:“下次再来啊!”

[近聊]李二狗:“王铁柱那个龟孙!”

绘尘喜欢每天睡半个小时午觉。

这个习惯绘尘坚持了二十年,又从三次元带到了二次元。

这可真的是雷打不动……

两人回了家园,绘尘高高兴兴地去到后院,从秦暮羽背包里拿出高级饲料,边往地上撒,边叫:“小黄、小黑、小芦花、大白、毛球、咕咕头……开饭啦!”

特别嘴馋的咕咕头一听见“开饭”二字,瞬间力排众鸡,闪电般奔到绘尘脚下疯狂地啄地,高级饲料一眨眼就少了一半。

绘尘又撒了好几把高级饲料,好气又好笑地捏了捏咕咕头比别的鸡大一圈的鸡冠子,说:“还有的是,抢什么。”

秦暮羽倚着门框,含笑望着绘尘,游戏中正午的阳光明亮地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的笑容显得愈发温暖。

绘尘也转头回望着秦暮羽,他的面容完全符合时下年轻人的流行审美,完美得挑不出半点毛病,绘尘忍不住盯着他看个没完,看着看着自己就先脸红了。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秦暮羽抬手指向那只咕咕头,“帮主把它借走想杀了做任务,最后又偷偷送回来了。”

“记得。”绘尘先是面无表情,然而,过了一会儿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起一丝弧度,“还发帖子说我,帮主自己不也这样吗。”

秦暮羽露出个坏笑:“然后,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把酒临风了 ,你猜他说什么?”

绘尘一脸八卦的表情:“说什么?”

秦暮羽:“他说,帮主好可爱……”

绘尘打了个激灵,狂搓自己的两条胳膊:“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副帮主怎么那么肉麻!”

秦暮羽哈哈大笑:“他们将来如果真在一起了,绝对有我们的功劳。”

绘尘点头:“得请我们喝喜酒。”

秦暮羽附和:“那必须的。”

绘尘补充道:“虽然只能在游戏里……”

绘尘这个游戏角色的头发长,而且是披散下来的,她这么一蹲着喂鸡,头发就垂地了。

秦暮羽俯身捞起绘尘的长发,眷恋地一下下地慢慢摸着,柔声道:“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有最香的酒。”

“你说得对,我来了这里之后都变成酒鬼了。”绘尘喂完鸡,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去睡会午觉。”

秦暮羽把绘尘拦腰抱起来,大步走进家园的卧房:“一起。”

绘尘被按在床上,往秦暮羽的胸口推了一把,道:“等等,大白天的,你要干什么?”

[近聊]绘尘:“等等,大白天的你要干什么?”[表情/流口水][表情/好色]

秦暮羽笑出声:“宝贝,表情都写在近聊里了。”

绘尘脸涨得通红:“我才没那样!”

[近聊]绘尘:“我才没那样!” [表情/脸红][表情/傲娇]

秦暮羽亲亲绘尘的嘴唇:“乖,别傲娇了。”

绘尘几乎快气哭:“你什么时候能把这个近聊功能去掉?”

秦暮羽慢条斯理地解身下人的腰带:“这可是个大工程,况且,别的玩家还要用,去掉了就是Bug,很快就会被人工修复的。”

绘尘一脸崩溃:“……”

这简直一点儿隐私都没有了啊!

秦暮羽褪去绘尘的一身装备,自己也把装备脱得干干净净,两人拥吻在一起。

十分钟后,绘尘一边轻喘,一边担忧道:“引弓落月不会又突然冲进来吧?你问问那个二货在干什么。”

他们是被帮主弄得有心理阴影了!

秦暮羽舔吻着绘尘的脖子,粗声道:“绘尘不会冲进来……这样好吗?”

绘尘咬着嘴唇:“嗯,还好……”endprint

[近聊]绘尘:“嗯,还好……”[表情/爽歪歪][表情/爽歪歪][表情/爽歪歪]

秦暮羽一字一字地道:“爽歪歪乘以三。”

绘尘恼羞成怒:“闭嘴!”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地欲拒还迎一下了?!

极度的愉悦销魂过后,倦怠空乏的感觉席卷了全身,秦暮羽从绘尘的身上翻下来,侧身把人搂进怀里盖上一床薄被,二人耳鬓厮磨着。

[状态]绘尘精力-500。

[状态]秦暮羽精力-500。

绘尘愤愤不平地瞪着悬浮在头顶上的系统提示,又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精力条,抱怨道:“一天一共只能恢复1000精力,早晨一次、中午一次,精力就空了,破游戏还能不能好?”

秦暮羽低笑:“一天两次不够?你想三次?”

绘尘在他的腰上拧了一把,急急地辩解道:“我的意思是,我还想干别的呢,洗练装备、做菜、养牲畜,都要用精力,谁想和你一天三次了?”

秦暮羽沉稳地点点头:“哦。”

绘尘不说话了,对自己施展了一个加血的技能,随着气血值回满,身体上的细小瘀伤红肿立时消失不见。

绘尘作弊!

回完了血,绘尘转向秦暮羽,板着脸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你能不能做出让我们无限恢复精力这样的Bug?”

秦暮羽瞬间识破,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当我没问,睡觉!”绘尘抄起枕头打了秦暮羽一下,然后面红耳赤地钻进被窝里。

[状态]绘尘精力+1000。

[状态]秦暮羽精力+1000。

秦暮羽戳戳被子下的绘尘:“宝贝,我给加回来了。”

绘尘强势装睡:“呼——”

下午两点,秦暮羽把睡得昏天黑地的绘尘摇醒,说:“宝贝,起床了,收拾收拾打副本去。”

绘尘睡眼惺忪地坐起来。

秦暮羽用大拇指在绘尘的嘴角抹了抹,笑道:“睡得流口水了。”

绘尘打着哈欠,开玩笑道:“睡到数据溢出。”

秦暮羽哈哈大笑。

绘尘看了他一眼,说:“其实,你不想去打副本也没关系的,我们随便去哪逛逛……”

秦暮羽飞快地穿上打副本专用T装:“我想去。”

绘尘慢吞吞地穿上自己的治疗装备:“你可以试试当DPS,当T天天挨打。”

秦暮羽含笑道:“当什么都一样的,我将痛覺的数据流屏蔽掉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不用心疼我。”

绘尘轻轻地嗯了一声。

秦暮羽揽过她亲了一口,说:“走吧,宝贝,橙武材料的爆率已经调到最高了,那种武器你佩在腰上一定好看,我一直想给你打下一把。”

“好。”绘尘点头。

秦暮羽托着下巴发了会儿呆,眼神有些空茫,过了一会儿,他的目光又变得明亮,像是刚回过神来一样轻轻地吐了口气说:“获取途径还是改不了,只能通过副本掉落,不然,直接放到你的背包里。”

“能调高爆率已经很好了。”绘尘像摸大狗一样揉揉秦暮羽的头发。

秦暮羽笑了笑,说:“等我再成长一些就好了,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

绘尘嘴角轻轻一扬:“你慢慢长,别着急。”

昆仑神宫这个副本位于昆仑山巅,而昆仑山在地图的左上角,离主城颇有一段距离,为了不迟到,两人提前半个小时骑马出发。

秦暮羽手持缰绳,绘尘坐在他的前面,上半身懒洋洋地倚在他的怀里,一口一颗吃着家园里新收获的甜枣,还时不时喂他一颗。

两人打马出城门时,绘尘正偏过头把一颗甜枣往秦暮羽的嘴里放,视线正好与站在城门口守卫的一个NPC对上了。

守城的士兵甲红着脸低下头:“喀……这个……那个……”

[近聊]守城士兵甲:“来者何人?”

绘尘:“……”

游戏世界中的一切都逃不过秦暮羽的眼睛,他盯了守城士兵甲一眼,对绘尘道:“我发现他一看见你就脸红。”

绘尘略头疼:“我也发现了。”

她居然被NPC暗恋了……

秦暮羽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二人绝尘而去,把守城士兵甲孤零零地丢在城门口,和守城士兵乙遥遥相望。

两个人骑远了,气氛有淡淡的尴尬。

秦暮羽吐出一颗枣核,忽然开口说:“你这么好,有人喜欢你,再正常不过了。”

绘尘嗯了一声,又喂了秦暮羽一颗枣:“还好你不乱吃醋。”

秦暮羽幽幽地道:“我吃醋。”

绘尘:“……”

秦暮羽张嘴吃枣,舌尖软软地滑过绘尘的手指:“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吃醋。”

绘尘收回手,舔舔自己的指尖。

秦暮羽语气略委屈:“你以后别给他送酸梅汤了。”

“好。”绘尘一口答应了,“不过,之前送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看他们这些守城门的NPC天天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的,怪辛苦,再一想起你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我就觉得难过。以后我不了。”

“算了。”秦暮羽叹气道,“以后我去送。”

绘尘:“……”

秦暮羽:“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其实我以前也是那样的。”

绘尘把头靠在秦暮羽的肩上,抬眼望着虚幻世界中浩瀚的天空,呼吸着风中被马蹄踩碎的花的花香,两侧的景物在前行中融化成连续的色彩,如河水般缓缓淌过。

绘尘安心地合上眼睛,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到秦暮羽时的场景——

那是在三年前,当时这个游戏尚处于公测阶段。

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游戏时,绘尘十九岁,在念大学一年级。那时的绘尘和千千万万其他普通玩家一样,都是隔着电脑屏幕操纵自己的角色,做任务升级打怪,吃东西喝水要读条,游戏里的NPC永远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话……endprint

绘尘的本名叫苏徽辰,建角色的时候因为懒得想名字,就用自己名字的谐音给角色起了名。那段时间正是大学放寒假的时候,绘尘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平时工作很忙,主要精力都放在那个调皮的小女儿的身上了,没空管这个大的,而且她头脑聪明,学习一向不错,所以玩起网游来也没人管。

绘尘玩的是一个治疗门派,因为比起杀人,她更喜欢那种于万军之中把队友毫发无伤地救出来的感觉。玩治疗的本来就比输出少得多,加上她的手法比较犀利,所以在帮会里十分受欢迎,每天跟着一群热衷于PVP的好战分子在各大地图巡山,杀敌对玩家。

这个游戏里有一个叫作天澜宗的门派,这个门派地图里有一种很珍贵的矿石资源,刷新次数有限,是一种品级很高的特殊武器的材料之一,所以,每次矿石刷新的时候,想做武器的玩家都会在这里抢资源抢得头破血流。

绘尘是个RMB玩家,想要什么基本都是直接花钱买,不需要自己刷,不过,帮会里其他人还是想要这个资源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资源点附近可以酣畅淋漓地和敌对玩家打架,所以,矿石刷新之前,她经常和自己帮会的小伙伴一起去和敌对玩家抢着玩。

有一次在天澜宗抢矿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敌对玩家人数特别多,几轮下来就把绘尘这边阵营的玩家打到散团了。

见没得玩了,绘尘便运起轻功逃跑,几个起落飞到天澜宗的山门。

天澜宗的山门很安静,因为御剑的落点并不在山门附近,周围也没有任务NPC,所以,平时很少有玩家出现在这里。

不远的山峰断崖处瀑布直坠而下,水流拍击石岸溅射出飞雪般洁白的水花,水波一圈圈漾开,由激烈复归平静,汇聚成一泓幽蓝的深潭,潭边一条圆石小路在山花烂漫的草地上曲折蔓延,直抵天澜宗恢宏雄伟的山门。山门后石阶一路铺排至一眼望不到的天边,气势万千,山门两侧分别站着两个守卫。

绘尘落在瀑布下的幽潭中,用轻功踏着水面的莲叶跑上岸,然后坐在山门处打坐,让刚刚被敌对玩家打到残血的气血条慢慢恢复。

周围没有一个玩家,只有山门两边的两个NPC,分别是“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与“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乙”。

绘尘在原地打坐了一会儿,气血值回满了就起身要走,然而,这时,近聊频道却忽然冒出一条信息。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近聊]绘尘:“……”

绘尘从来没来过天澜宗的山门,所以第一反应就是这三句话是天澜宗山门守卫NPC的固定台词,还不禁在心里为这充满了哲学气息的台词肃然起敬了一下。

为了确认,绘尘用鼠标点了一下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乙。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乙:“来者何人?”

绘尘又点。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乙:“来者何人?”

绘尘再点。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乙:“来者何人?”

绘尘又一脸茫然地用鼠标点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鼠标点的地方,是弟子甲的肋骨附近。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别碰,很痒。”

[近聊]绘尘:“你怎么回事?”

敲完字,绘尘心脏怦怦狂跳,颤着手又用鼠标在弟子甲的身上点了一下。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欸,你这个人,怎么能随便摸那里……”[表情/害羞]

绘尘铁青着脸,把鼠标从弟子甲的裆部挪走了。

不对劲!这个NPC不对劲!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动不了了。”

绘尘:“……”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中毒了。”

绘尘大脑一片空白地敲字:“鹤顶红?”

[近聊]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正在分析,应该是一种种植程序病毒,它正在高速分裂……抱歉,我心里被它搅得有点乱。”

绘尘:“……”

绘尘当机立断地点开帮助界面,疯狂地呼唤AI客服。

这个游戏中不存在人工客服,玩家所有的问题都是由这家游戏公司开发出的一个高级AI来解决的。这个AI可以同时和成千上万的玩家沟通,和更早之前出现的呆板程式化的AI客服不同,这种高级AI可以自我更新成长,高度的智能模仿与学习能力让和它交流的玩家完全感觉不到对面不是真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AI客服不仅具有处理玩家信息反馈的功能,还有自行修理完善游戏中Bug的权限,只要是AI权限范围内出现的Bug,在玩家提交反馈之后,它就会第一时间解决。

这样的智能系统不仅为游戏公司节省了大量人力,还大幅度地提升了玩家的游戏体验,一经推出,其他的游戏公司也纷纷开始效仿。

绘尘:“客服!客服!在吗!”

AI客服:“玩家!玩家!我在!”

绘尘:“……”

这个AI客服一向都是很会玩的,为了逗玩家开心,AI客服的人格经常在高冷霸道总裁、逗比二缺青年、温柔体贴的暖男等等角色之间切换,甚至还可以伪装为妹子,有些玩家无聊的时候,还会和AI客服聊天、侃大山、倒苦水,而AI客服表现得完全就像是个活人。

绘尘:“天澜宗山门那里的守卫NPC说的话很奇怪,他说他中毒了什么的,他好像能和我交流。”

AI客服:“您别慌,那个NPC就是我。”

绘尘一哆嗦,差点把键盘扔出去:“……”

AI客服疯了!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您别慌,那个AI客服就是我。”

绘尘扶着额头单手敲字:“哥们儿,你让我冷静一下……”

冷静了一会儿,绘尘问:“AI客服怎么会跑到NPC的身上?”

知道了这个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是AI客服上身之后,绘尘淡定了一些,因为她平时偶尔也会和AI客服对话,早已接受了“AI客服可以像真人一样和玩家交談”这种设定。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不只是客服,还是维护游戏的程序员,我本来是遍布于整个游戏中的。”

绘尘:“但是?”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但是,十分钟之前我检测到这附近有不正常的数据波动,像是遭到了病毒攻击,于是,我集中了一半的我,来这里修复。”

绘尘:“结果?”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结果,我打不过它,有大约半分钟的时间,我的数据流是完全被它切断的。数据流恢复之后,我就觉得我不太对劲了。”

绘尘:“怎么不对劲的?”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好像存在了。”

绘尘:“……”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我能感受到你……还有我周围的这些东西,你们在我的认知中不只是数据了。”

绘尘深呼吸了一下,稳住。

半分钟,自己也差不多在这里打坐了半分钟,也就是说,刚才自己起来要走的时候,AI的数据流正好恢复。

绘尘噼里啪啦地敲字:“你该不会是觉醒自我意识了吧?”

这简直好像科幻片!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沉默了几秒钟,说:“我觉得可以这么理解……有趣,我居然可以‘觉得。”

绘尘也沉默了好一会儿,说:“真厉害。”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这位玩家,你的反应太平淡了,据我所知,AI觉醒自我意识绝对不是件平常的事情。”

绘尘脑子一抽,在守卫弟子甲的脚下炸了些烟花:“……那我们庆祝一下?”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endprint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