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初阳

东尽欢

上期内容回顾:资深狗仔初阳,拍到了一系列明星八卦照片后,不幸被抓包,情急之下以“追求男神”为由,向莫峻言表白了。

初阳端了满满两大盘东西回来,王先亮已经走了,剩下莫峻言一个人坐在桌边,初阳蹙眉:他怎么还在这儿?不去跟人喝酒吗?

初阳只好把一盘食物递给他:“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每一样夹了点。”

其实是厨师手艺太棒,样样食物做得诱人,初阳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每道菜都没放过,反正莫峻言都不会吃。

哪知莫峻言拿起筷子,初阳眼睁睁地看着生鱼片消失在他的嘴中:“你真吃啊?这是我拿的。”

“不可以吗?”莫峻言見她如此意外,问,“难道这不是为我准备的?”

“不,不……”察觉到自己说错话,初阳赶紧纠正,“我意外,是因为太高兴了。男神你俊美无俦、才智双全,我这样无才无貌,不敢奢求你的垂青,所以觉得意外。”

她貌似现在对肉麻的情话已经驾轻就熟。

莫峻言略略皱眉,说一句:“胡青忙去了,所以将就一下。”

“我懂,我懂。”初阳点头,她就是用来将就的。

初阳还没忘记正事,她早就发现这派对非比寻常,歌星影星来了不少。音乐声渐小,台上灯光暗下,再亮起时,一名长腿帅哥站在聚光灯中央。

初阳眼睛一亮,那帅哥是歌手徐磊,她的真男神欸!

王先亮果然大手笔。

第一次近距离听徐磊唱歌,初阳幸福得快要晕倒,她快速地掏出手机,将镜头对准台上的徐磊,忽然听到有人问:“你在干什么?”

那人语气略有不满,初阳回头,见莫峻言脸色微沉,似暗夜笼着淡淡的轻雾。

初阳有脑子,她没被关起来,全依仗莫峻言的面子。财神爷自然不能得罪,她说:“拍徐磊唱歌。”顿了顿,她又改口,“好吧,我说实话,我就是想借着拍徐磊的名义,待会儿偷偷把摄像头调换,然后把你拍进去。”

“无聊。”莫峻言简短地回复道,语气倒不是太冷。

初阳乖顺地收了手机:“你不愿意就算了。”

初阳回头瞄了一眼徐磊,非常遗憾,不能拍你的视频了。就算拍下来,她也只能将其存放在硬盘中自我欣赏,若是将其卖出去,太惹眼,王先亮未必不会猜到是她所为。

和王先亮作对,初阳嫌命太长。

游艇上明星众多,初阳心痒难耐,她能向他们要签名吗?卖签名的话,她就不用担心。

初阳从包里找出小本子和笔,不忘向莫峻言请示:“这里有好多我喜欢的明星,我能去要个签名吗?”她信誓旦旦地表忠心,“我只跟女星要签名。男星我都不喜欢,他们比不过你。”

莫峻言抬了抬眼皮:“与我无关。”

虽然与许多男星擦肩而过,但派对邀请的女星多,初阳要了十几个签名,算一算,接下来两个月的生活费不用愁了。

游艇于下午靠岸,码头早有一排排汽车等待迎接自己的主人。初阳在码头上握着手机佯装自拍,快速地拍了几张明星照,都下船了,就算照片发到网上,王先亮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说不定是哪个狗仔埋伏在这儿。

回到家,初阳把照片导出来,发了两张给范主编,范主编惊讶:“你混上船了?”

初阳:“没有,我在码头守株待兔。”

“这是个私人码头,你怎么混进去的?”

“山人自有妙计。”初阳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我们还是来谈谈价钱。”

新迅娱乐一向出价爽快,初阳眉开眼笑,睡觉时,嘴角依然高高地上扬,莫峻言果然是财神爷。

下次见到他,初阳一定要好好感谢。

第二章 谁虚情遮掩?谁泥足深陷?

一大早,初阳就接到林居然的电话:“我一同事的朋友新开了家餐厅,装修搞完了,现在准备制作菜谱,想找摄影师给菜肴拍摄照片,问我认不认识搞摄影的,我就想到了你。这活你接不接?”

“当然接。”有钱赚就行。

“那我把电话号码发给你,你跟对方联系。”

初阳打了电话过去,对方请她去店里商谈。

店铺地址位于某购物中心五楼,初阳带着相机过去,拍了几张碗和碟的照片给老板看效果,老板对她的拍摄技术挺满意,商谈好价钱,约好下周一去拍照。

从店铺出来时间还早,初阳准备在购物中心逛逛,下了楼,眼睛随意地乱瞟,瞟到电梯口出来一个男人,不就是莫峻言吗?

莫峻言也看见了她,目光微妙。

“好巧。”初阳打招呼。

莫峻言似信非信:“是吗?”

怕他误会,初阳赶紧解释:“这次真的是巧合,我绝对没有跟踪你。”她举了举胸前挂着的相机,“我今天来这里接活,五楼即将开业的‘小渔湾——就现在还用装修板围起来的那家,他们请我去给菜拍照片。”

莫峻言问:“你是摄影师?”

“对。”初阳的目光在莫峻言的身上流连,他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模特,宽肩窄腰,五官立体,脸部轮廓线条却无比柔和,几缕黑色短发自然地垂落在额前,拍黑白照,效果出来肯定美美的。

初阳两眼放光:“要不然,你让我拍几张?”

这种垂涎的表情……算了,她那点心思,他又不是不知道。

莫峻言转过脸,语气毫无起伏地说:“你喜欢我什么?”

她根本不喜欢他好不好?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想了想道:“外貌。”

那时候在会所初阳用目光把众人扫了一圈,莫峻言鹤立鸡群,挺拔的身材,漂亮的眼睛……这么俊美的男人,完全符合让她一见钟情的要求,她看着他:“你知道你有多英俊吗?”

他不做模特真的很可惜。

莫峻言的目光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掠过,隐隐有不屑:“肤浅。”

说完,他转身就走。

初阳在他的身后喊:“你不是没给我了解内在的机会吗?”endprint

莫峻言不理会她,继续大步朝前走,可他走到商场门口停了下来,眼睛望着外面,眉头微微蹙起。

明明之前还晴空万里,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大如豆,莫峻言的车停在露天停车场,虽然不远,但冒着这么大的雨跑过去,恐怕要淋成落汤鸡。

“没带伞?”初阳站在他的身边道,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拿出一把雨伞,“幸好我带了。我送你过去?”

莫峻言目不斜视,用沉默表示拒绝。

初阳已经被打击得习惯了,把伞递过去:“你自己用吧。”她调笑地加了一句,“我乐于助人,也是有内在美的。”

莫峻言看着她,目露疑惑。

初阳瞄他的衣服:“这么贵的西服得干洗吧,淋湿了就报废了。再说,淋成落汤鸡有损你的形象。”

她就不同了,风吹日晒什么没经历过,身上最值钱的就是相机,不过,相机有包包护着,应该不会被淋到。

莫峻言还是没接伞。

初阳知道他的顾虑,说道:“放心啦,我不会缠着你,伞就当送给你了,不会借着拿回伞的名义再去骚扰你。”她兀自嘟囔,“我也不想惹人厌烦。”

初阳直接把伞塞给他,一个箭步冲进雨中。

莫峻言反应过来时,初阳已经跑出十多米远。

“喂……”莫峻言喊她,她脚步不停,用双手护好相机包,疾步朝地铁站跑去。

豆大的雨点落在地面,整个世界笼罩在白茫茫的水雾中,莫峻言望着初阳越来越小的身影,心头纷乱如麻,这到底算什么?

算偿还莫峻言的人情吧,初阳几次用他当挡箭牌,总得感谢一下。

初阳进入地铁站时浑身湿透,雨水顺着发梢、衣角流下,她拧了拧衣服上的水,心想,以后自己和莫峻言就桥归桥路归路,希望自己不会再有需要他帮忙的时候。

初阳继续从事着狗仔这份很有“钱途”的工作,脖子上挂着相机,就算去买件衣服,眼睛也不忘乱瞄,希望能捕捉到某位名人的身影。

这日,初阳骑着她的电动车等红绿灯,旁边停着一辆丰田埃尔法,这种高端豪华MPV常被改装用来当明星的保姆车,她多看了两眼,车内之人正在关窗户,透过它正在不断缩小的窗户缝,初阳隐约看到一个美女的身影。

那个身影有点熟悉,似乎是演员孙亦雪,初阳不敢确定。

但狗仔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何况孙亦雪最近出演的几部玄幻剧收视率火爆,她眼神清澈,楚楚动人,有“小仙女”之称。

绿灯亮起,车辆开始移动,初阳追着保姆车跑。

正值下班高峰,感谢这城市拥挤的交通,不然,初阳的二轮电动车不可能追得上四个轮子的丰田埃尔法。

那辆保姆车最后停在一家五星级餐厅的门前,美女从车上下来,身着淡蓝色的长裙,飘逸灵动,的确是小仙女孙亦雪。

不过,等初阳举起相机,小仙女已经迈入餐廳,身影消失不见了。

这家餐厅生意火爆,要提前预约,初阳进不去。

没关系,孙亦雪吃完饭总得出来,到时候她抓拍两张。

马路对面是滨江公园,公园有长椅,初阳把电动车停在旁边,坐在椅子上装长镜头,时不时地瞄一眼那家五星级餐厅。

与餐厅毗邻的是一幢商业楼,每层楼都挂着广告牌。傍晚风大,三楼某家旅店的广告牌似乎没钉牢固,被风扯得摇摇欲坠。初阳盯着广告牌,看这风向,它若是被吹掉下来,八成会掉在五星级餐厅的门前。

希望它不要砸到客人。初阳寻思着要不要去跟餐厅的保安说一声,见一辆宾利轿车驶向餐厅,车子在门口停下,司机何左下来恭谨地打开后座车门,莫峻言走了出下来。

他没急着进餐厅,站在车旁跟何左交代着什么。

“喂……”初阳大声喊他,“莫峻言,你赶紧进去啊!”

莫峻言看见了初阳,何左也侧过身来看她,这女的又追来了?

“你不要站在那里,快点进去。”初阳拢着双手大声朝他喊。

他们之间隔了一条马路,车辆嘈杂,莫峻言知道她在跟他说话,但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走开一点。”初阳向他指了指上面。

莫峻言看看天,又看看初阳:“你说什么?”

他站在原地不动。

风越来越大,那广告牌晃得越来越厉害,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初阳顾不上红灯,直接横穿马路。莫峻言忍不住咒骂:“你不要命了!”

初阳跑过来,连话都没说,拽着莫峻言就往餐厅里面拖。

“喂,你动什么手……”何左大步上前,准备替老板扯开初阳。

砰——

一丈宽的广告牌轰然掉下,正好落在他们之前站立的地方。

昂贵的宾利后半部被压在广告牌下。

莫峻言和何左刚好避开,大惊失色。

餐厅员工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查看,现场有点混乱。

“还好没砸到人。”初阳想想仍旧后怕,埋怨道,“叫你们走开,你们反而站着不动。”

原来她是来提醒自己。莫峻言回过神来,心上像有一团小火苗,暖暖的:“谢谢。”

“不客气。”

“你怎么在这儿?”

初阳总不能说她在跟踪孙亦雪,随手指了指对面:“在滨江公园拍照。”她看了看莫峻言,“你在这里订了位置?”

莫峻言点头。

初阳想混进餐厅拍孙亦雪,问:“你可以请我吃饭吗?”

莫峻言有点为难,何左赶紧替他解围:“初小姐,刚才感谢你跑过来提醒我们,莫总今晚有约,要不,我请你吃饭?地方随你挑。”

知道何左又误会自己纠缠莫峻言,初阳摆了摆手:“算了,你还是处理车子的事吧。”至于她,可以在外面守株待兔。

莫峻言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我的确应该感谢你……”

“那你让我拍几张?”初阳是摄影师,而莫峻言是天生的模特,她不觉技痒蠢蠢欲动,怕被拒绝,她还加上理由,“我把你的照片放在电脑里,也省得我总来找你。”endprint

但她的请求仍被无情地拒绝:“不行。”

初阳觉得没劲,大概在对方眼里,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

初阳讪讪地告辞:“那我不打扰你吃饭。”她跟对方挥了挥手,“再见。”

她转身就走,莫峻言在后面说:“要不,晚一点我请你吃饭……”

“你不用管我。”初阳头也不回地道,“我说过,我不想惹你烦。”

他还真以为她死皮赖脸地缠着他吗?她索性跑起来,人行横道正好亮起绿灯,她快步穿过马路。

初阳当然没走远,她还在滨江公园,坐在长椅上目光不断地瞄向对面的餐厅,有警察过来,叫了人把广告牌清理掉。莫峻言的宾利车有破损,拖车过来拖走,何左一直在处理此事,后来又招呼一辆劳斯莱斯停下。

那车应该也是莫峻言的。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吃顿饭也要在五星级餐厅。

说起吃饭,初阳已是饥肠辘辘。

孙亦雪应该不会这么早出来,但初阳不敢离开,拿出手机准备叫外卖。这附近有家寿司外卖店,她看网友评价不错,赶紧下单。

她的寿司于半个小时后被送过来,卖家还送了芥末和酱油。城市霓虹闪烁,她坐在椅子上,一边吃,一边注意着对面,一心二用自然容易出差错,挤芥末时全挤在了手上。

初阳翻找纸巾,刚随便擦过,就见对面餐厅有客人出来,可不就是小仙女吗?

初阳赶紧放下东西拿相机。

对焦,选角度,咦,走在小仙女身边的男人似乎是莫峻言。这厮是来约会的?

约会的对象是小仙女?

下门前的一两级台阶时,莫峻言挽上了小仙女的手臂。

何左已经把劳斯莱斯开到餐厅前,女士优先,何左把后排右侧车门打开,小仙女身姿优雅地坐进去。

何左再绕到左边,为莫峻言拉开车门,顺便低声说:“那个初阳一直没走。”

“在哪儿?”莫峻言问。

“马路对面。她在拿相机拍你。”何左把初阳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待会儿要找人把相机拿过来吗?”

“随她。”

莫峻言坐进车内。

初阳不断地按下快门,她已经想好新闻标题——小仙女名花有主,对方是商界富豪。好吧,如果媒体不收莫峻言的照片,那她就把标题拟为:孙亦雪五星级餐厅就餐,淡蓝长裙仙气十足。

初阳正得意,一阵风吹来,沙子进了眼睛。她抬手就揉,忽然哭了出来:“怎么忘了手刚才碰过芥末?”

双眼辣得生疼,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流。

好痛,初阳慌忙找餐巾纸。

对面,何左已经将汽车缓缓开出,他打算汇入车流,但主干道车太多,他不得不踩着刹车等待,左右张望了一下,注意到了路边的初阳。

她好像在哭,哭得好伤心。

她肯定是看到莫峻言和孫亦雪在一起,心碎了。

何左从后视镜中瞄了瞄莫峻言,莫峻言微微侧着脸,眼睛也在看马路对面。

车子汇入车流,不过要在前方掉头,掉头回来从初阳身边经过时,何左多看了两眼,她的确在哭,她微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相机被扔在一边。

路上行人来往不停,初阳形单影只,显得尤为孤寂。

车子从初阳的身边飞驰而过。

快到下一个路口时,何左听到后面有人开口:“靠边,停车。何左,你送孙小姐回去。”莫峻言又朝孙亦雪道,“孙小姐,很抱歉,我有点事要处理。”

初阳发誓她再也不吃芥末,眼睛火辣辣的,难受得要命。

“你别哭了。”莫峻言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边。

“说得轻巧,难受的又不是你。”初阳泪眼婆娑地看他,又觉得奇怪,“你怎么回来了?小仙女呢?”

莫峻言知道她说的是孙亦雪:“何左送她回去了。”

“你俩挺般配,郎才女貌。”初阳说话时眼泪仍止不住向外涌,“她真的很漂亮,不然怎么叫小仙女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看她双眼红肿如小核桃,莫峻言解释,“我公司有款产品最近请她代言,结果拍摄广告时,她受伤了。这事公司有责任,我就请她吃顿饭,顺便谈谈赔偿问题。然后,她说她的车子有异响,我就只好让她上了我的车。”

“我都看见你拉她的手。”

“下台阶时她差点摔倒,我顺手扶她一把。”

初阳似信不信:“你们真没在一起?”

“没有。”

初阳还以为自己挖到猛料,也罢,反正媒体不收莫峻言的照片。她拿过纸巾继续擦眼泪:“我得去趟洗手间。”

她用水洗洗,也许好得快一点。

最近的洗手间在马路对面那家五星级餐厅里,莫峻言把初阳带了进去,他在餐厅门口等她。她从洗手间出来时,多瞄了餐厅几眼,五星级餐厅果然是有钱人的最爱,坐在靠走廊位置的是某男演员和他的儿子,她摸出手机快速地拍了两张。

怕被人发现,她连脖子上的单反都没敢用,也没敢在餐厅停留太久。

今晚算是收获颇丰,既有小仙女的长裙飘飘照,又有某男星的亲子照,初阳心情雀跃,走向门口时脚步轻快,眉眼带笑。

莫峻言不敢与她对视,赶紧转开视线:“走吧。”

初阳与他并肩走出餐厅:“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带我进餐厅。”不然,初阳怎么能拍到某男星的亲子照呢。

“这是在没话找话吗?”

“那谢谢你丰富了我的……”丰富了我的钱包,但初阳不能这么说,改口道,“丰富了我的人生。”

莫峻言黑眸微动,他想到一个问题,朝初阳伸出手:“把相机给我,我看看你今天拍了什么。”

初阳才不给他,用双手护着相机:“没什么。”

“你拍了我是不是?”

初阳点头,谁让他跟小仙女并肩出门?

“那我有权利查看。”endprint

莫峻言拿过相机,一张一张地查看存储卡里的照片,眉头微蹙。初阳看他的手指挪到删除键,心头在滴血,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别。”

照片要是被删掉了,她大半天就白忙活了。

初阳叫出来:“我就这么几张照片,你删了,叫我怎么办?”

莫峻言的目光落在她紧扣住他的手上,神色难辨。

“照片对我真的很重要。”初阳要还房贷,房子很贵,利息很高啊!

她快哭了:“我不是你,很多事可以不在乎,给我留点念想,行不行?放心,你的照片我绝对不乱给别人。”

大不了她把莫峻言P掉,只留下小仙女。她的PS技术相当精湛,她信誓旦旦地说:“你相信我,真的不会把你的照片传出去……”

不就几张他的照片吗?她居然在乎成这样。莫峻言松了手:“随你吧。”

初阳立即抢过相机,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不知是被感染,抑或有其他情绪,莫峻言也弯起嘴角,风势变小,温柔地拂过他的鬓角,凉爽惬意,似乎连夜晚都变得迷人了。

“你的车是不是被何左开走了?”初阳问。

莫峻言点头。

“你急着回去吗?”

“该回去了,明早要飞去美国谈生意,还有些东西要准备。”但莫峻言一点也不着急,还有兴致跟初阳聊天,“如果谈得顺利的话,周六就能回来。”

初阳道:“既然你赶时间,那我送你回去?”

莫峻言点头:“好。”

“你等我。”初阳说,“我把车开过来。”

莫峻言又弯了弯嘴角。

不一会儿,一辆小电动车驶到他的面前,初阳拍着后座:“上来啊。”

莫峻言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

初阳憋笑憋到内伤,她当然知道莫峻言不会上她的车,心想:让你平时高高在上,讓你意图删我的照片,这种看美男吃瘪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初阳热情地招呼他:“三百六十度全景天窗,自然风多向对流,电动驱使,环保无污染……这个季节骑车最舒服。”

莫峻言转过脸:“不用了。”

“来嘛……”

“你自己回去吧。”

“这样啊。”初阳巴不得赶紧回家把照片卖掉,脸上却做出恋恋不舍的表情,“那,那……我先走了。”

回去后,初阳果然把莫峻言P了个干干净净,联系媒体,把照片卖个好价钱。一阵忙碌,又到深夜,手机响起,是席文发了短信过来,发的是一串乱七八糟的符号。

初阳回复:“什么意思?”

“就是看看你这个时间睡了没?看来,你又在熬夜。”

席文开了电脑,二人开始视频通话,他依旧是十分阳光的样子,说道:“论文写得差不多了,下个月我就回国,有什么需要我带的?”

“把你自己带上就行,别行李回来了,人没回来。”

席文是个路痴,大学里的宿舍楼样子都差不多,有次两人准备去逛公园,约好在初阳的宿舍楼下等。初阳下楼后没看见他的影子,等了好久,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你在哪儿呢?”

“我在找你的宿舍楼,是十二栋,对不对?我再问问别人。”

“你是不是迷路了?”

“谁叫学校的宿舍楼排得跟迷宫似的。”

初阳:“喂,你在这学校都住了快四年了。”

“我从不去女生宿舍楼。”

最后还是初阳让他原地不动,她去找的他。

逛完公园,吃了晚饭才回学校,席文说要送初阳回宿舍,初阳赶紧拒绝:“别,我怕你送完我,找不到回自己宿舍的路。”

“没事,找得到通向你心里的路不就成了。”

……

如今,他在大洋彼岸,与她相隔万里,遥远得像是另一个世界。细细数来,两人在一起的这几年,聚少离多,倒是为通信事业做了不少贡献。林居然常说,这哪是恋爱,分明是养了个手机宠物。

初阳却乐在其中,两人视频通话了一会儿,初阳真的困了,哈欠连天,席文催促道:“这么困就不聊了,早点睡。”

“没关系啦,反正我又不用早起。”

“睡得好才不容易变老。”席文说,“再说,我快回来了。还有一个多月,等我。”

他快回来了就好。初阳昏昏沉沉地扑向了大床。

初阳醒来时上午已经过去一半了,她倒了杯牛奶,又从冰箱里拿出几片吐司。

端着早餐来到餐桌边,她顺便把平板电脑打开,登上QQ。她加入了不少明星的后援会,别小看这些后援会,他们与官方有联系,她有时能得到一些关于明星行踪的小消息。

有个QQ群闪烁得厉害,是歌星徐磊的粉丝群,初阳很快翻看到重点,徐磊即将来东津市做广告宣传,他乘坐的是周六的飞机,航班到达时间是下午四点十分。

初阳猜测这是官方故意透露的消息,期待粉丝去接机。

到场的肯定有记者,但不是说初阳没机会赚钱,这种情况,拼的就是运气和摄影技术,如果她比其他记者拍摄的照片更好,比如,拍到正面照,或者抓拍到某些角度,娱乐媒体照样会出钱买她的照片。

周六,初阳提着相机赶赴机场。航班延迟了,下午五点钟仍未抵达东津市,一众粉丝和记者在接机处翘首以待。初阳也伸长脖子张望,不知还要等多久才能见到徐磊。这时,她却见到王先亮从机场出来,身后跟着助理和保镖一众人。

“哟,这不是初阳吗?”王先亮饶有兴趣地出声,他摘了墨镜,目光落在初阳胸前的相机上,“你拿相机做什么?”

“我是摄影师。”初阳解释,希望他不要往狗仔的方向想。

“准备拍什么?”

“拍我的男神。”初阳一直喜欢徐磊,他人长得帅,歌唱得好,也不靠绯闻炒作,还喜欢做慈善,捐了不少钱给山区建小学,是当之无愧的男神。

“你居然知道莫总今天从美国回来。”王先亮显然误会了,“不过,这会儿他大概已经坐上车了。他的航班抵达时间比我早二十分钟。”endprint

初阳不知道他怎么扯到莫峻言的头上,只听他继续道:“他不走这条通道,他是VVIP,你在这里肯定碰不到他。”

初阳略有疑问:“王少难道不是VVIP?”

“但我得给狗仔们一点机会。”

不同于莫峻言的低调,作为东津四少之首的王先亮常上新闻,他还开了个人微博,常在上面炮轰某家公司或艺人,又加上他过硬的身家,圈养粉丝八百万,堪称网红。

果然有记者悄悄地把镜头对了过来,王先亮可不想和初阳一起上新闻,他说道:“你跟我来。”

王先亮大步朝前走,他身后的保镖示意初阳跟上,外面有车接他,是引人注目的加长林肯。

宽敞的车厢内,王先亮在跟助理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车子开出几公里后,初阳终于忍不住了,怯怯地打断他:“王少,你叫我上来有什么事吗?”

“送你回去。”王先亮说。

“可我不想回去!”

“那你要去哪儿?”

干吗这么热情?初阳还等着拍男神徐磊的照片,她道:“我来机场是为了接……接……一朋友。”

“不是等莫总吗?”谁不知道她喜欢莫峻言?

她骑虎难下,干笑道:“顺便碰碰运气。”

“可惜,你今天运气不好。”

“你能不能让司机把车往边上停一下?我要赶回机场。”

王先亮大方道:“送你好了。”又加上一句,“不过,这里是单行道,得绕一圈。”

徐磊的航班不会到了吧?初阳心急如焚,但也没办法,下去打车的话更慢。

王先亮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喂,郭大少,晚上一起吃饭。我在海王阁订了位置,莫总会来……当然有美女助阵,那个演戏的郑秀儿、路菲菲,还有个网红,叫什么来着……反正你只管来就行……七点哦,来晚了就罚酒。”

初阳竖起耳朵听着,郑秀儿、路菲菲等人今晚七点会去海王阁跟王先亮一起吃饭。

因为是单行道,车子绕了一大圈才回到机场,徐磊的航班尚未抵达,但粉丝们已经把出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初阳挤不进去,拍照的有利位置也被其他人占据。

不久后,徐磊的航班终于抵达,他从通道出来时,粉丝们变得疯狂而激动,不要命地追着跑,初阳怕被人挤坏相机,不敢用力挤,结果直接被挤出人群。

徐磊在机场停留的时间很短,他走后,初阳查看拍摄的照片,因拍摄角度太差,照片上根本看不清他的人影,媒体定不会出钱。

初阳郁闷极了,都怪王先亮把自己弄走,白白失去了早已占据的有利位置。

初阳转念一想,没拍到徐磊,那只好去拍王先亮,还有跟他一起吃饭的艺人——郑秀儿、路菲菲……她一看时间,得赶紧了,于是跑步出了机场。

无奈运气不好,初阳乘坐的出租车半路抛锚,傍晚本就不好打车,等她打到车再赶赴海王阁已是晚上七点半,餐厅前的停车场停了数辆豪车,王先亮那辆加长林肯格外引人注目。

看来,对方已在餐厅内把酒言欢,艺人们也应该在里面。

没关系,初阳决定等他们出来。她在对面广告牌后埋伏好,眼睛盯着进出海王阁的客人。快晚上九点时,有客人陆陆续续地从餐厅出来,她手持相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

她一副专注凝神的样子,如同等待突击的士兵。

王先亮等人酒足饭饱,向莫峻言提议:“不如待会儿找个地方打牌。”

莫峻言兴致缺缺:“你们去吧,今天坐飞机有点累了。”

王先亮状似无意地提起:“今天我出机场时碰见那个初阳了。”

莫峻言没吱声。

“她在等你。”王先亮抬头看莫峻言,饶有兴趣地问,“她怎么知道你今天从美国回来?”

莫峻言略有意外,似乎上次他跟她说过要去美国,周六回来。

“不过,这回她的运气没那么好,你都走了,她还在机场。”王先亮感慨一声,“我有点被感动了,所以,我给郭大少打电话时没有避着她。”

莫峻言看他:“什么意思?”

“她知道我们今晚在这里吃饭。”王先亮慢条斯理地道,“现在,她就在外面等你。”外面有他的人盯着哪,早就发现初阳了。

“王先亮,你是不是很无聊?”莫峻言连声音都提高了。

王先亮故意放消息给初阳,还不是因为上次在游艇,莫峻言没有赶她走,他以为莫峻言对她有点兴趣,想做个顺水人情。

王先亮摊了摊手:“你不喜欢的话,我叫人把她打发走。”

王先亮招手叫助理,正准备说事,只听莫峻言道:“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王先亮神色微变,朝助理挥了挥手。

饭后,几个人一起离开,迈出海王阁的大门时,王先亮朝对面的广告牌指了指:“她在那里。”

王先亮的助理身上有对讲机,听到最新消息马上给王先亮报告,王先亮低声对莫峻言道:“她在拿相机拍你。”

莫峻言扶额:“把她叫过来。”

初阳正举着相机找角度,她看到了莫峻言和王先亮等人,心里振奋,正在尋觅那几个艺人的身影,不料有人在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姐。”

初阳吓得差点跳起来。

“刚才叫你,你没听见。”那人朝对面示意,“王少请你过去。”

初阳犹疑地看着对方:“你找错人了吧?”

“没有错,王少找的人就是你,初小姐。”

初阳心头咯噔一下,大叫不好,试探着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可她走不掉,又过来一个高大的猛男把她的路一堵,她知道自己被人发现了,只好硬着头皮朝对面走过去。

“我就猜今晚你会等在海王阁外。”王先亮笑得风骚,他的目光落在初阳脖子上的相机,“你拍到了什么?”

初阳结巴:“没……没……拍你。”

“我当然知道你只拍莫总。”

难道自己狗仔的身份还没暴露?初阳不吭声,只听王先亮又道:“莫总可不是随便给人拍的。”

“你不是要找个地方打牌吗?”莫峻言开口,他看着王先亮,不咸不淡地道,“已经不早了。”

莫峻言的事,莫峻言要自己处理,王先亮不想再凑热闹,其他人也识趣,纷纷告辞,剩下莫峻言和初阳面面相觑。

餐厅的霓虹大招牌不断变换灯光,红绿蓝的光晕落在二人身上,莫峻言往旁边走了几步,身姿挺拔,侧过脸看她:“你上次不是拍了吗?”

“这个……可是……”初阳低着头看脚尖,努力找理由,“我想要更多。”

“贪心不足。”莫峻言评价道。

初阳不吱声,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她在他面前也是没脸没皮的形象。

“理由。”

“什么?”初阳抬头看莫峻言。

“这么做的理由。”

“你知道的。”

莫峻言十分认真地问:“我知道什么?”

装什么傻?初阳懒洋洋地道:“你知道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

“是啊。”初阳已经回答得很顺口。

莫峻言沉默几秒,缓缓地挪开视线,声音似流水:“那我们交往吧。”

“啊?”初阳张大了嘴,讶异地看着莫峻言。

(未完待续)

下期内容预告:

莫峻言突如其来一句话——“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们从今天开始交往”。

话语像一道晴天霹雳,让初阳骑虎难下,她是接受呢,还是不接受呢?敬请期待下期精彩内容。endprint

赞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