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月要:从设计师到品牌

  不拘泥于形式,任由创意天马行空般地迸发出来,不墨守成规,兼容并蓄,大胆想象,大胆革新,推崇原创,带着强烈的个性色彩,这正是王月要珠宝作品的鲜明风格。

  在中国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女娲炼石补天,璀璨的五色石注入了女神炙热的灵魂,发出彩虹般的炫丽光芒,传说那就是珠宝的起源。一块美丽的宝石需要在大地中默默地蕴藏数亿年,在今天才展露出其璀璨绝伦的光华,但在成为珠宝之前,还要经过无数次的雕琢和切割,这个过程是人类灵魂与宝石的融合,是设计师与宝石心灵的交流。

  蕴含天地之灵、万物之精的珠宝若再经过文化的浸染、升华,结果会怎样?有一句老话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在蜚声国际的台湾著名珠宝设计师、王月要国际珠宝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王月要手里,天马行空般地将中国结艺与镶嵌技法巧妙结合,既赋予了作品鲜明的时尚感,又承载着浓厚的中国风元素。

  在方寸珠宝之间,王月要自觉担当起中华文化传承的使命,矢志不渝。作品在设计题材上以吉祥涵义为主轴,运用的图案有牡丹、莲花、松树、游鱼、飞鸟、祥龙、瑞凤、福寿等,或是具有宗教涵意的弥勒、观音。方寸珠宝,大千世界。每一个作品皆根据宝石本身特性作搭配,使作品拥有丰富的张力,成为一幅风景画、一首田园诗或一篇抒情小品文,让收藏者在购买珠宝时,也同时收藏一段中国历史。

  三个结打遍天下

  衣着打扮之精致,饰品佩戴之考究,言谈举止之文雅-在我看来,王月要本人就是一个形象的“中国风”的代言,这样的一种气场与古色古香的办公室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就热衷于阅读中国文化、历史、地理等方面的书籍,这使得内心对中华文化有种本能的热爱。我很喜欢追求那些有文化代表性的东西,比如瓷器、花片、茶壶、图腾等。

  到34岁时爱上了中国结。那时候一个朋友教我做茶壶的编平结(壶盖与壶身连着的地方),然后我想这些也可以拿来做创意啊。于是,就把它运用到一些比较时尚的耳环、项链等饰品上。刚开始也只是自己喜好,佩戴之后身边的朋友都说‘哇,好漂亮哦’,我就非常得意地说,这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朋友们就说,你来设计卖给我们啊!我就是从这样的一个情境之下,开始去寻找一些材料,然后帮我周边的朋友做搭配,编戒指、耳环、项链、手链之类的。接着找了一个店面,开始做起首饰创意设计的生意,”王月要表示:“大概二十年前,在台湾中国结还局限于作为壁饰和装饰品,主要运用在节庆上。当时我就觉得中国结是我们祖宗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珍贵的传统记忆,这是非常珍贵的,一定要把它作更广泛的应用。那时我主要做的是3个结:纽扣结、绕圈和平结,然后再和各种饰品相互结合。朋友们都笑我是‘3个结打遍天下’。”

  “其实我是运用这3个结,加上自己的一些创意,研发出不一样的样式。譬如十字结是4条线,也就是鞭炮结。那么,既然有4条,为什么不能是5条、6条、7条、8条呢?所以我就做出8条的编法,非常漂亮。后来朋友又教我金刚结,通常金刚结都是用两条,我又衍生出4条、6条、8条的编法。所以,很多时候,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又激发出很多不同的编法。”

  如果说一位艺术家拥有某种别人无法复制、无法克隆、无法模仿的原生创作基因(或者说天赋),这种独特的基因从他/她的早期创作就能现出端倪。不拘泥于形式,任由创意天马行空般地迸发出来,不墨守成规,兼容并蓄,大胆想象,大胆革新,推崇原创,带着强烈的个性色彩,这正是王月要珠宝作品的鲜明风格,而这种风格早在王月要创作中国结艺术品时已经形成。

  王月要创作的中国结艺术品有了一定规模和影响力之后就去做展览,很多学习艺术品设计的年轻学生观展之后感到耳目一新,很受冲击,要拜她为师跟她学习这门艺术,于是,王月要就开始从事结艺创作教学。

  一个设计师品牌的成长

  在结艺创作和教学的这段职业生涯中,王月要最初只做编结,在材料的选购上还比较局限。在教了四年的结艺之后,就遇到了瓶颈。很多客户拿来很漂亮很名贵的材料,王月要不忍心破坏它的原始美,就做了改变,借助镶嵌工艺,再来结合结艺创作。就这样,顺理成章,也是不知不觉地,王月要进入了珠宝设计这个行业。

  “刚开始对很多的材料都不懂,在找材料的过程当中,才慢慢认识了蜜蜡、珊瑚、三彩和各种玉石等。相应地,我在教学的过程中,除了教学生们设计创意之外,也在教他们认识各种不同的宝石。结艺和镶嵌的确不太一样。在编结的过程当中,你自己是可以百分之百掌控的,配色不好、比例不理想等等,都还可以重来。镶嵌呢?可能我构思好了,画个图交给师傅,后续过程就掌控在师傅手上了,没办法从头再来,所以构思作品的过程中一定要认真、认真、再认真。”王月要认真地说。

  王月要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一般设计师都是先画图,接着去找材料,然后制作师傅按照一比一的图去制作。王月要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学画画的,并不擅长画图,最多只能画个草图,但她的弱点同时也变成了她的优点,正因为不会画图,所以她会和师傅进行非常充分的沟通,在这个过程中彼此要有很好的默契。所以帮她镶嵌的师傅,都是从一开始就要彼此磨合,培养默契。制作师傅除了有精湛的工艺之外,其实也有自己的创意,他们也是艺术家,所以王月要会听取师傅的意见或建议。没有一比一的图,反而造就了王月要另外一种设计风格。

  “加入镶嵌之后,慢慢地材料就会越买越高档,一开始可能做的是价值几千块的作品,现在可以做价值几百万元的作品,可以说是在不断成长,当然客户也是跟着你一直在成长的。而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也慢慢地培养出自己的品牌。我既享受成为一个设计师,也很高兴成为一个教学者。在教学中,我常常跟学生互动,所谓教学相长,我也从学生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回忆是愉快的,成长更是愉快的,设计师、老师、创业者-王月要享受着多重身份给她带来的满足感。

  “我常常跟员工讲,你们来做珠宝设计是一件非常高尚的职业,每天欣赏到的都是美的东西。我就觉得自己每天都生活在惊喜当中。买到一份好材料是惊喜;做完设计也是一份惊喜;跟师傅沟通好做出完美的作品又是惊喜;得到顾客的喜欢还是惊喜。每天都很开心,心灵永远是18岁,因为我每天都是生活在很愉悦的心境之下。”王月表示。

  文/杨卫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