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而栖2(一)

木子喵喵

《泽木而栖》第一部回顾:

陆泽漆十五岁那年不幸被人遗弃,却意外地被人贩子抓走,偶然遇到了同样被拐卖的十二岁女孩于苏木。他利用自己的智慧,背着伤痕累累的她逃出魔爪,然后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多年以后,她成了人人口中的“幸运”女神,他是学校的“腹黑”学霸,相见却不相识。

他们第一次见面大打出手,第二次见面同床共枕,第三次见面强势开撩,从此,她走上了一条“甜到爆”的被撩的路。

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她三番五次遭人暗算,他舍命相救。

“别怕,有我在,我会护你一世平安。”

直到致命情敌的出现,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他的身边无处可栖……

第一章 陆学长是否真实存在

Part1

“学姐,我喜欢你,请接受我的表白!”

孙嘉论表白的时候,于苏木正在电脑前认真地修改论文。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交论文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半。

中午十二点前,于苏木正在寝室用笔记本电脑认真地修改论文时,笔记本电脑忽然罢工。

没办法,她只能抱着资料骑车来到学校对面的网吧。

英语语言文学的外教是个严格的小老头,对论文要求十分苛刻,连她这个年年年级第一的课代表都不敢掉以轻心。

正在电脑前认真审查自己论文的苏木觉得有人在看自己。

她摘下隔音耳机,然后回头,便见周围十几双眼睛都望向了她。

寻常人多半会紧张,她却十分平静,只是淡淡地环视一圈,最终将视线落在面前捧着一束巨大的心形玫瑰花束的男孩身上,漂亮的眼睛中有一丝疑惑,随之了然。

此刻的孙嘉论很紧张,抱着花束的手控制不住地抖着,他甚至感觉不到身边的伙伴用手肘催促他赶紧说点什么,只觉得四周的人都不存在,眼中只有面前那个漂亮的女孩。

孙嘉论今年刚入学,英文专业大一新生。

当初满怀期待地入学,谁知不到半个月,因高考而在不同城市上大学的女友便劈腿与他分手,无论他如何挽回,女友都不再回头。

孙嘉论因此堕落了很长一段时间,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都逃课沉浸在网吧里玩游戏。他在游戏里取了个名叫“天夺人爱”,某天在吃完烧烤回学校的路上,心情不好而打伤了同校的学生。

那学生自然是气不过,非要学校给予他严重的处分。

偏偏那学生家里有些背景,学校碍于压力不得不开除他。

本以为这一次被开除定了,他却没想到当天碰巧在场的于苏木替他说了情。

那天,孙嘉论一直低着头,只记得最后抬头时,看见了她离开的背影。

后来,学校没有开除他,只给他记了个大过。

同寝室的同学知道后,直夸他:“大兄弟,你运气太好了,竟然有我们校的‘校宝给你说情。”

孙嘉论:“校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同学A说,“你还不知道?于苏木,我们B大的校宝,自带幸运属性的幸运女神,小姐姐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关键是,只要跟她接触过的人,都能沾上点好运气。”

同学B:“你没听过关于她的传说吗?据说,小姐姐想要做的事,只要说出来,第二天准能实现,不过,这其中夹杂着一点迷信的成分,但最关键的是,小姐姐的男朋友是我们大四即将毕业的陆泽漆学长。学校新建的图书馆知道吧?那就是陆学长捐的,所以,即使是校长,也要给小姐姐几分薄面。”

同学C:“再加上你打伤的那个人是小姐姐的‘迷弟,小姐姐出面,他当然不再抓着你不放了。”

因为这件事,孙嘉论彻底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

他开始打听于苏木的一切事,知道了她仿佛开了挂的人生,也知道了她和自己念的是相同的专业,只是,她比他高两届。她是个超级学霸,每周末晚上八点都会准时去英语角两小时。

他喜欢她安静淡然的性格,无论褒奖贬低,都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至于别人口中,于苏木传说中的男朋友,陆泽漆,大四即将毕业的学长,比于苏木还优秀的男人,反正孙嘉论从开学以来都没见过他出现,谁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人。

所以,他偷偷关注了于苏木一个半学期之后,终于打算告白。

于苏木看着眼前的学弟,微笑地说:“抱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拒绝理由,几乎不用考虑。

于苏木说完后,便关了电脑,拿起资料往门口走去。

“可是,学姐的男友从开学到现在都没出现过!”身后,孙嘉论大声地质疑,“我甚至怀疑陆泽漆这个人根本不存在,是不是学姐为了回避追求者虚构出来的人?”

于苏木一怔,似乎被他问住了,她晃了晃神,脚步停顿了半秒,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网吧。

Part2

于苏木的男友,陆泽漆,像是一个神话存在于B大。

但这个神话已经许久未出现,除了之前见过他的学生们,将他的优秀描绘得出神入化,新生已经开始怀疑在B大究竟有没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回寝室前,于苏木去食堂打包了一份午饭,慢慢踱回寝室,刚到楼下,便看见一群人聚在那儿。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转身要溜,结果,没走几步,就被喊住:“于同学!”

她闭上眼睛,在心里低咒了一声,转身,便看见林天琪朝她走来。

围观的路人自行散开一条道,在她的宿舍楼下,一輛法拉利旁边,林天琪用可蒙犬布成一颗巨大的心。

林天琪开心地走到于苏木的身边,对她说:“于同学,听说你喜欢可蒙犬,我特意找了两个训犬师让那些可蒙犬摆了一个心的造型,你可以从其中挑一只你喜欢的,当然,如果所有的你都喜欢,我就一并买下,我家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草地,可以帮你养着它们。”

林天琪便是那天孙嘉论醉酒打伤的学生。

如果说孙嘉论是因为于苏木帮过他一次才注意到她,那林天琪便是从开学的第一天开始疯狂地追求于苏木。

他比于苏木低两届,却从不唤她学姐,总是“于同学”地叫。

林天琪是个富二代,性格张扬,行事乖戾夸张,爱炫耀。

因为被他“喜欢”,向来爱安静的于苏木无不烦恼。

像今天这样在宿舍楼下表白,简直是每星期必出现的场景。

尽管于苏木无数次表示过自己有男友,不可能喜欢他,他却一点都不在乎,甚至放话:“只要不结婚,谁都有追求的权利。”

谁都知道于苏木脾气好,但这一次,她着实受不了了:“林天琪同学,我知道你喜欢我。但喜欢一个人是不去打扰,这句话你听过吗?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我希望你能停止。”

林天琪依旧笑嘻嘻着一张脸:“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不去打扰,可我也知道喜欢一个人就要努力追求,不追求怎么能得到?”

于苏木:“……”

林天琪:“于同学,你也别总拿自己有男朋友当借口,毕竟谁也没见过你的男朋友,何况,如果真的有这个人,那他作为男朋友,实在太配不上你了。在有这么多竞争对手时,他连站出来面对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男友,于同学,你倒不如趁早跟他分手好了。”

这么长时间,对于这种言论,于苏木总是一笑而过。

此刻,看着一脸傲娇的林天琪,她皱了皱眉:“首先,你没见过,不代表他不存在,眼界决定你能看到的风景;其次,就算他只是一个借口,只能证明你这个人毫无自知之明,你以每周在宿舍楼下弄这么大的场面为豪,在别人眼里,你其实不过是茶余饭后仅供观看的小丑。最后,我再说一次,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如果有下一次,后果自負。”

林天琪从没听女神对他一次性说这么多话,顿时愣在原地,反应过来之际,已见女神走进了宿舍,连背影都没留给他。

于苏木承认今天的心情被影响了。

回到201寝室,敷衍地吃了点饭,她便抱着被子去了天台。

今天的阳光很充足,天台上已经有不少学生晒的被子、床单,五颜六色、随风飘扬,空气中有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

在这缝隙之间,一个纤薄的身影悬坐在半人高的围栏上,她穿着白色的纱裙,裙摆随风飘扬,旁边放着几个啤酒罐子,其中一个被风吹到在地上,哐当一声,连带着将那人的坐姿也震得令人觉得危险。

于苏木将被子挂上晒衣杆后,走了过去。

似是熟人,于苏木已经习惯了那人那危险的坐姿,她倚在围栏边,望着那人看去的方向,正好能将方才她在楼下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于苏木将右手撑在栏杆上,鼓着腮帮子,感觉有些丢脸。

坐在围栏上的归宁,将一边未开的啤酒罐子递 给她。

于苏木接过,开了盖子,两人默契地碰了碰瓶身,仰头喝了一口。

“没耐心了?”归宁淡淡地问。

于苏木嗯了一声。

归宁便没说话。

如果说于苏木的话不多,归宁的话就更少。

两人都是B大校花级别的人物,又住在同一间寝室。

旁人看来,二者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一起,可偏偏两人相处得很好。

很好?

于苏木觉得谈不上。

她只是喜欢这种感觉,没有刻意讨好对方,总在偶然的时间相遇在一个场所,说几句话,可能是很普通地聊几句天气,也可能是说一个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两人听听便随风散去,不用担心谁会将谁的秘密泄露出去,因为两人都知道,彼此不是多事的人。

这样的关系很好,很舒服,如君子之交,云淡风轻,细水长流。

于苏木看了一会儿天空后,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

归宁抬眸看她,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外界说陆学长根本不存在这件事。”

Part3

本以为于苏木会和往常一样一笑而过,却不想,这一次她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眼神茫然地看着远方,慢慢地说:“有时候,我也怀疑陆学长并不存在。”

归宁:“嗯?”

于苏木望着她:“和陆学长交往的那一个学期,我时常觉得自己活在梦中。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因为他太过完美而觉得不真实。他应该是那种遥不可及的人,可他偏偏真实地存在在我的身边。”

归宁想,怎么会没爱过?

他爱的那个人啊,从始至终都那么遥远,从来不肯与她太过亲近。

“不过,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于苏木说,“也许他只是遇到了比较麻烦的事。”

归宁举了举手中的啤酒罐,向她示意:“希望如此。”

下午,于苏木去交论文。

整个班的人紧张兮兮地排队上前交论文。

去上过小老头的课的学生们,都知道小老头有个习惯,他每次检查论文,都会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让全班的学生一个一个上讲台听他点评,写得好的学生,他当场夸赞,写得不好的学生,他当场批评。

小老头身上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气场,令人只看一眼便心生畏惧。

所以,被他教过的学生没有不怕他的。

于苏木依然是第一个交论文的,所谓枪打出头鸟,如果第一个人论文写得不好被批评,后面被批评的人也便觉得没那么尴尬了。

可这一次,一如既往,小老头看完于苏木的论文后,点头赞扬了一番,并且特赦她可以提早出教室去自由活动。

剩下的学生们只能眼巴巴地羡慕。

于苏木走出教室,时间尚早,无处可去,她回了一趟公寓。

她一打开门,拖把便屁颠屁颠地跑出来迎接她。

公寓是陆学长的,拖把也是陆学长的,是一只长得像拖把的可蒙犬。

因为他养过,所以它变成了她的心头好。

于苏木弯下腰揉了揉拖把的脑袋,见它的食盆里空空的,便走到橱柜边,将狗粮取出来,倒了一点在食盆中。

拖把凑过来,嘎吱嘎吱地啃着狗粮。

于苏木蹲下身,看着拖把吃食物,半天才说:“拖把,你知道吗?每次只有来这里看见你,才能感觉陆学长是真实存在的。”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不自信,所以,她今天终于朝林天琪爆发了吧……

拖把不知人之愁,依旧嘎吱嘎吱吃得很欢。

于苏木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间公寓,是因为她发了一条朋友圈。

那时陆泽漆正在外地办事,和她打电话闲聊时,聊到回来一起吃饭。

于苏木总觉得外面的饭菜不那么健康,便提出:“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做给你吃吧。”

他说:“好。”

她说:“你喜欢吃什么?我提前准备好。”

他说:“不用提前准备。”然后,他补了一句,“不如,我们现在见面吧……”

电话那头,他的声音,清淡悠远。

于是,她被人送到了机场,看见了他。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当时那幅画面,巨大的机身,旋转的螺旋桨,呼啸的大风,机舱门打开,熟悉的身影从机舱内不急不慢地走下来,一切美好得如梦。

待他在她的面前站定,长身玉立,眸子漆黑如墨,她恍惚地问:“我们去哪?”

他问:“你想去哪?”

她说:“哪都可以。”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

“好。”他好脾气地应下,“我们回家吧。”

于是,她便来到了这间公寓,见到了陌生的拖把。

其实,那天,他们并没有太多时间相处,他一直在接电话,很忙。

她于心不忍,便说:“以后如果忙的话,不要这么累了。”

他漆黑的眼睛凝视着他,忽然说了句与之无关的话:“苏苏,照片我看到了。”

她才恍然想起自己发在朋友圈的那张日落晚霞的照片和那句诗……

他忽然俯身,靠近她的耳朵说:“你说,日长帘幕望黄昏,及至黄昏时候、转销魂。我怎能让你独自相思?”

她才猛然惊觉,本只是随意配上去的一句古人词,下一句竟然是:君还知道相思苦,怎忍抛奴去?

回过神来,于苏木看着已经吃完晚饭的拖把正在自己腿边撒娇,她揉了揉它翻身对着自己的肚皮,喃喃自语:“陆学长,你去哪了啊……我……”

好想你。

嗡嗡……

这时,耳边传来震动声,是她的手机有来电。

于苏木心头一悸,跑到玄关处,将方才搁在那的手机拿起,在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失落。

按下接听键,她说:“七彩?”

“苏木,苏木,你快来学校,出大事了!”

“嗯?”

“电话里跟你讲不清楚,你现在在哪啊?我去找你?”

“不用。”于苏木说,“十分鐘后,我会回学校。”

“啊!你千万别直接过来啊!”电话里的七彩语气很着急,“我现在就去学校北门等你,那边人比较少,你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千万别一个人进来!”

“……”

挂了电话后,于苏木点开手机短信,短信里有很多未读的信息,却没有一条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发来的。

将手机搁在一边,她跟拖把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才离开了公寓。

七彩和归宁一样,都是201寝室的成员,于苏木的同学。

和归宁的性格不一样,七彩性格胆小,容易将一件很小的事说得很严重,往往令人觉得夸大其词。她不擅长交际,却想跟身边的人做朋友,所以,总用讨好别人的方式,却不知道这样虽然能交到朋友,却只是表面上理所当然地享受她的好的朋友。

但,她心地不坏,于苏木并不排斥她,毕竟相识便是缘分,大家都有幸在同一间寝室住四年,能和平相处是最好的。

于苏木打车回到学校,快到学校前给七彩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的七彩依旧神神道道的,让她找一个人不多的地方等着。

不一会儿,于苏木便见七彩气喘吁吁地跑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苏木,快戴上这个!”

于苏木看着她手上的东西:“口罩?”

七彩一边连连点头,一边左顾右看,确定没人注意到这边,才说:“你戴上,我带你去个地方。”

Part4

归宁曾说于苏木和她是同一类人。

什么人?她们都爱做局外人,冷眼看着,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破。

“我只不过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我不感兴趣的事情上。”归宁曾说,“你呢,其实跟我一样罢了,只是,你对谁都好,却一直与人保持距离,从不交出真心。在你眼里,她们何曾不是尘埃般的存在?七彩给你的笔记,你会好心收下,转身却不知道将它随手丢到哪个角落。明知道徐茶是什么人,你不跟她计较,不过是觉得她不配你浪费时间去修理,在你眼里,她连做你敌人的资格都不够。你明知道,你这样会让七彩误会自己做的好事真的有用,会让徐茶继续自作聪明地错下去,可你选择不管不顾,因为她们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人,都跟你无关。”

徐茶是201寝室的最后一名成员,曾经因为嫉妒于苏木而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那些事,于苏木都了然于心,却从未戳破,甚至表面上还和徐茶仿佛很要好的样子。

归宁说得比较委婉,要她自己说,便是一个字——“假”。

别人只以为她脾气好,什么都不计较,却不知道那是因为她从未放在心上过。

说起来,她跟七彩挺像,都不擅长交际。

不同的是,七彩不擅长,却拼命地用讨好别人的方式让自己擅长起来。

而她则是,既然不擅长,便退避三舍。

于苏木跟着七彩来到校园,七彩看她戴起口罩后,似乎觉得还不够,便将她卫衣后面的帽子也给她戴上。

“七彩,你把我伪装成这样,是想去炸校长办公室吗?”于苏木跟在七彩身后,慢悠悠地开玩笑。

七彩看着她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担忧地说:“苏木,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不知道学校那群陆学长的‘迷妹都炸了?”

“嗯?”于苏木懒懒地应了一声,“炸了?”

“你自己看吧!”七彩指了指前面。

于苏木看去,才发现学校的宣传栏那边聚集了很多人。

七彩带着她穿过人群时,嘱咐她:“尽量低着头,可别被人认出来!”

好不容易挤到人前,她才看见宣传栏那里贴了一幅巨大的海报,海报上写着“寻找陆学长”。

“陆学长失踪了大半个学期,学校不管,我们不能不管!我们一定要把陆学长找出来,让那些新进来的学弟学妹看看,我们优秀的陆学长可不是编造出来的!就凭那个富二代纨绔子弟林天琪也敢抢陆学长的头衔?”

“就是!那些新生居然拿他跟陆学长比?简直是笑话!他连陆学长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海报下,陆泽漆的后援会长带着一群人在声援。

在这所学校,陆泽漆的人气鼎盛得犹如明星。

站在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陆泽漆的迷弟迷妹,当然也有路过的吃瓜群众。

吃瓜群众A忍不住好奇:“陆学长有女朋友啊,人家女朋友都不着急,你们着急什么?”

陆泽漆的迷妹A:“谁说那是陆学长的女朋友了?陆学长公开了吗?”

吃瓜群众B:“我可曾见过他们在学校轧操场。”

陆泽漆迷妹B:“一起走路就是女朋友了?那放学的时候,大家都一起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是不是大家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吃瓜群众A、B:“……”

七彩说,引起这场闹剧的源头是大一的新生评选出林天琪是B大最帅的男人,高年级的学姐们不开心了,觉得林天琪虽然长得还算过得去,但说是B大最帅的男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于是,在学校的论坛里,大一新生便和大二、大三、大四的学姐们吵了起来。

别看平常“陆迷”们沉默寡言,认真起来战斗力非凡。

大一新生很快便在论坛上败了下来,但他们颇有一股子不服输的气势,便开始质疑这个所谓的陆学长是否真实存在。

“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我们从没见过?”

有人直接甩出一张别人偷拍的陆泽漆的侧身照。

即使是被偷拍的侧身照,其俊朗的样子也让对方的气势弱了下来。

原本这件事便这样沉淀了下来,最近却又被人翻了出来,有人回复论坛的帖子:“我们要看的是真人,你们发一张侧身照就能证明陆学长真實存在?怕是在网上随便找的一张明星图片PS的吧?”

于是,论坛上又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最后的结局便是,除了大一新生之外,大家都开始寻找陆学长。

至于为什么七彩要于苏木乔装打扮,根据七彩的小道消息,陆学长的学妹们对于苏木十分不满意,一边不承认她是陆学长的女友,一边骂她这个女友当得不称职,一点都不关心陆学长。

“她们说,陆学长‘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你还如此平静,照样在学校里吃香的喝辣的、按时上课,她们觉得这很不正常。”七彩这样告诉于苏木。

“所以,我应该不吃不喝,每天失魂落魄、行尸走肉吗?”对于这种说法,于苏木嗤笑道。

虽然不用失魂落魄,但你也应该表现出一点小小的担心啊……七彩在心底偷偷地想。

回到寝室,于苏木打开电脑,浏览了学校论坛里的帖子,拉到下面时,看见了那张偷拍的侧身照。

照片的背景是大教室,陆泽漆被教授喊上台给学生讲解题目。

大概是秋天的傍晚拍的,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深色长裤,衬衫的袖子随性地挽起,露出白净有力的手臂。阳光恰巧从这个角度落在他的身上,余晖下的他与寻常对外人的冷淡生疏相比,平和了许多,双眸幽沉如水,温润生辉。

于苏木在这张照片前停留了很久,才继续往帖子下面翻去。

七彩在身后偷偷地看着,发生了这种事,于苏木太平静了,平静得连她都觉得于苏木根本就不在乎陆学长。

如果不是于苏木在看帖子的时候在陆学长的照片上停留了片刻,她简直要以为于苏木根本不爱陆学长。

她无法想象于苏木竟然能够如此平静,平静得过于冷漠,如果她能有陆学长那么优秀的男朋友,她一定会重视如命的。

“就是她,就是她,那个坐在电脑面前的……”

“穿蓝衣服的?”

“不是、不是,靠里边的那个。”

“你不会是个傻子吧,靠里边那个明显更好看啊!”

“哦哦,她就是于苏木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批又一批的女学生假装从201寝室路过,说话的内容都是如此。

除了寝室里纹丝不动、仿若没听见的于苏木和时不时往外看的七彩之外,归宁和徐茶都陆续回来了。

因为上学期徐茶陷害于苏木的事被曝光,徐茶搬出了寝室,偶尔学校查寝的时候会回来住一个晚上。

徐茶一回来,七彩只觉得整间寝室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又尴尬了起来。

Part5

其实,这只是七彩的错觉。

别说归宁这种冷漠的人对别人的事根本不关心,连于苏木都从没将徐茶那些小动作放在心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哪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的事?

徐茶呢?

她不爱来这寝室,更不想看见于苏木。

如果说上个学期的逃避能让她对于苏木的恨意渐渐平息,那么,最近发生的事,便又激起了她心中的恨。

她喜欢陆学长这件事,她从来不隐瞒。

为了能得到陆学长的喜欢,她的确做了不少陷害于苏木的事。

但最后陆学长喜欢的人还是于苏木,罢了,她放手了。

人生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她何必一直抓着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可现在算什么?陆学长大半个学期没来学校,整个人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作为女友的于苏木,竟然如此若无其事。

她每天正常上下课,去食堂吃一日三餐,一切如常便算了,竟然还惹出了那么多花边新闻,今天这个学弟向她表白,明天那个学弟在宿舍楼下对她示爱,她还要不要脸?

徐茶越想越气愤,偏偏不能发作,只能把动静故意弄得特别大,比如,拉椅子的声音,开电脑将音乐放大的声音……

仿佛制造一些杂音,她便能平复心中的不满。

可徐茶太小看了于苏木,她坐在电脑前,也不知道看什么看得入神,竟然是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

徐茶只觉心中一股怒火需要发泄,恰巧这时,外面又来了一群人假装路过实则来看于苏木的吃瓜群众。

徐茶噌的一声从椅子上坐起,走到门前,将门哐当一声用力关上。

再回到座位上时,她见归宁起身,走到她的电脑桌边,将她的电脑电源直接摁了。

整间寝室恢复了安静,徐茶瞪着眼前的女人:“你做什么?”

归宁眼神平淡:“你的声音太大了。”

“我声音大关你什么事?”

“你吵到我了。”

归宁淡淡地说完,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书。

徐茶心里一股怒火无从发泄,她知道自己不是归宁的对手,跟归宁怼下去,她只能自讨苦吃。

她没心情坐在位置上,起身走到寝室的水池边,拿了水盆接了一整盆水。

转身时,她停顿了片刻,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捧着水盆往自己的位置走去,路过于苏木的位置时,手一松。

下一秒——

水盆掉在地上,水花溅了于苏木一身。

“哎呀!”被大动静吓了一跳的七彩忙跑了过来,“苏木,你没事吧?”

下期预告:

室友徐茶借机找碴,于苏木强势反击,无奈陷入“寝室暴力”的旋涡,受到舆论的攻击,幸好陆泽漆及时出现,帮她解决危机。因为有双重人格,陆泽漆忘记了很多事,但是,永远不会忘记她是他的苏苏。

赞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