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桐慕晨风(四)

上期回顾:夏桐被陆晨风要求,必须围绕着他一个人工作,于是,夏桐每天的任务变成了守着老板睡觉和围观老板打游戏。夏桐被老板高超的游戏技巧所吸引,这才得知原来他是已经退役的职业电竞选手。面对网上对他的质疑与谩骂,夏桐撸起袖子,誓死维护自家老板。

吃饭的时候,夏桐一直闷闷不乐,专心致志地低头扒饭。她两三口就吃完了,放下碗说:“我吃好了,陆先生,您慢用。”

哟,小脾气上来了。

陆晨风也放下碗筷,沉声道:“坐下。”

“我把碗送去厨房。”夏桐低着头,声音闷闷的。

陆晨风挑眉:“我发工资,还是你发工资?”

“工资”两个字戳中夏桐的死穴,她是个有原则的人,她的原则就是老板是天、老板是地,老板顶天立地,说的话必须要听!

她一屁股坐回座位上,端正地聆听“圣训”。

“好像我说的话对你不是很管用。”陆晨风冷冷地道。

夏桐连连摇头:“开玩笑,您是我的衣食父母,陆先生您说的话都不管用,那谁说的话管用?”

“你还想不想干了?”

“老板、陆先生、陆哥,我错了,都是我的问题,让你费心了。”夏桐在心里流下两行悔恨的热泪,赶忙积极认错,自我检讨。

“你今年念大二是吗?”

“是的。”

“十九岁?”

“马上二十岁了。”夏桐忙解释道,想让自己显得成熟又可靠。

陆晨风一边剥虾,一边跟夏桐说话,眼睛的余光都没往她的身上瞥一下。她看着他,差点没把他看出个窟窿来。

剥好虾,陆晨风优雅地擦手,起身要走。夏桐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欸,这就结束了?

陆晨风把面前那一碗剥好的虾推到夏桐的面前。虽然他没说话,但是,夏桐看懂了他的意思。

“给我吃吗?”她惊讶地问。

“好好吃饭。”陆晨风的目光落在她的头顶,“长个。”

这是在说她矮吗?她几乎被气得吐血:“我这是还在发育。”

陆晨风道:“吃完来书房。”

夏桐缩了一下脖子,猛然想起来,今天是第三天,是她试用期的最后一天。

“对了。”陆晨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你刚刚叫我的那个称呼不错,以后就用它。”

刚刚的什么称呼?

夏桐想了一下,好像是——陆哥。

夏桐长这么大,还没这么紧张过,而现在站在陆晨风面前的这种紧张,比她高考时还要紧张。

陆晨风端坐在上方,见夏桐进来,拿出一份文件摆在她的面前。

陆晨风旋开钢笔的笔帽,一起递给她:“给。”

夏桐一头雾水,接过文件看清内容那一刻,不由得展开笑容:“陆先生,我一定好好干!”

“嗯?”陆晨风的尾音沉沉的,有些沙哑。

“陆……陆哥。”

这是一份为期两个月的劳动合同,夏桐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陆晨风不由得气闷:“你不仔细看一下合同内容就签?”他的指尖轻轻地敲打在酬劳的文字部分,“还有,我每个月付你多少钱,你知道吗?”她这个样子,真是被人卖了都要给人数钱,陆晨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明明是他招聘的生活助理,怎么他倒是反过来替这个助理操碎了心?

夏桐一本正经地说:“陆哥,你应该感到高兴。”

陆晨风不解:“嗯?”

“这说明我充分信任你,你应该为自己能得到我的充分信任感到骄傲,这是你的人格魅力。”

莫名其妙被发好人卡的陆晨风哭笑不得:“那我还要谢谢你。”

夏桐莞尔一笑,脸上毫无愧疚之色:“谢谢我就不用了,记得对我好点儿就行。谢谢老板,您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陆晨风怎么感觉她签完合同后,突然变硬气了呢。

“等等。”陆晨风继续说道,“你仔细看一下合同第二页的第三条。”

夏桐闻言仔细阅读,只见上面写着“乙方在为甲方工作期间,不得泄露甲方隐私,包括以任何形式告知、泄露、售卖甲方的任何信息……”

不怪陆晨风如此小心,他从前就吃过这方面的亏,若是身边的人要利用他,他自然防备不过来,现在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就是为了以后大家可以更好地共事。

夏桐晃了晃手里的合同:“您放心,管住嘴,我懂。”

为了欢迎夏桐的加入,管家特意让厨房添了一道她爱吃的菜,还为他们准备了起泡酒。

管家欣慰地看着认真吃饭的陆晨风,心里头轻松不少。跟姜医生交流陆晨风近况的时候,管家忍不住说:“夏桐这姑娘来之前,陆先生都是一个人吃饭,吃不了两口就说饱了。现在旁边多了一个夏桐,我看他连饭也能多吃几口,我看着高兴。”

这些话夏桐并没有听到。她把陆晨风看到网上的风言风语后的淡定表现,并且完全没有发病的事情和管家讲了。其实,她知道,不是管家真的能管住陆晨风,而是陆晨风不愿意让管家担心,对管家的要求一一照做,好让他安心罢了。她不禁想这两个人的感情真好。于是,陆晨风在家里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的电脑有网了,夏桐看见他将电脑连上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游戏界面,不愧是网瘾少年。

夏桐敲门进去,把药丸和水杯放在陆晨风的手边,恰好他一局团战没打完,她就在一旁观看。在遇见他之前,她连《英雄联盟》是个5V5的游戏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可以說对游戏的认识是一片空白。但是,她从背后看着专注于屏幕中的游戏的他,忽然可以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这样一个年轻男人疯狂,理由只有一个,他值得。

夏桐不知道,当初陆晨风开游戏直播的时候,他还没有上线,房间里面等待的人数就已经有几十万,他要是在直播里从游戏镜头切换到自己的脸,人流量更是呈指数增长,直播间的画面都会因为暴涨的观看人数卡到不行。

陆晨风做的游戏直播不多,但是他的名字本身就代表着流量,直播平台为了做一期他的游戏直播能抢破头,所以,除了每年的赛事,能够看到他打游戏,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此刻陆晨风没有开麦,手指在键盘上熟练又快速地移动,一边操作,一边还能利用间隙打字指挥,他手上操控的人物使出的每一个招式都精准地命中敌方。他的小号刚开始练,还没满级,这个只有二十级的小号连排位都不能打,这是他当初没什么事的时候建的小号,没想到他还有专心练小号的一天。

他现在只能先打匹配,并且使用的是最普通的寒冰射手,一开始的时候团里的辅助上单抱怨连连:“寒冰射手行不行啊,ADC(物理伤害输出)也太坑了,有你这种玩法吗?游走你懂吗?”直到他们看到敌方第一座水晶基地轰然被推,几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闭嘴。

一局结束之后,陆晨风看了一眼好友申请,随手点了通过。刚刚随机匹配的几个队友激动地找他:“大神,你太厉害了,带徒弟吗?大神求带。”

陆晨风言简意赅地道:“我不是大神,不收徒。”

“你肯定是大神的小号!别装了,求求你了,带带我吧。其实我是个女号,你带我,我跟你开视频。”一个三尺男儿在网上居然发“嘤嘤嘤,用小拳拳捶你的胸口”这种表情,他要不要脸?然而,陆晨风已经看穿了一切,然后果断下线了。

陆晨风看着屏幕,夏桐静静地看着他。等他抬头的时候,夏桐眼观鼻鼻观心,专心致志地看起手里的手机来,假装刚刚看着他出神的人不是自己。

陆晨风的嘴角不着痕迹地微微上扬。

夏桐相貌清丽,脸上只涂了一层清爽的面霜,青春就是她最好的化妆品。她抬起头的时候,修长的脖子如优雅的白天鹅,光线打在她的脸上,连最细微的小雀斑都清晰可见。她穿着白色T恤,搭配一条牛仔裙,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修饰,这么简单就已经很美好了。

陆晨风打趣她:“又在玩《贪吃蛇》?”

夏桐非常坚定地摇头,她已经放弃了《贪吃蛇》,转向《阴阳师》的怀抱:“不,我在抽卡。”

陆晨风只看了一眼,随口问:“哦,你抽到SSR卡了吗?”

夏桐捂住胸口,作为“非洲人民”,她拒绝回答这样扎心的问题。

尤琳这两天一直在纳闷,以前无论她给夏桐介绍什么游戏,夏桐都是嘴上说着有空试试,但是下次再问,她还是完全没有尝试过。这一回,夏桐居然主动问起有没有什么小游戏推荐,尤琳很惊讶,这里面肯定有情况,结果夏桐拿出做学术研究的精神回答她:“我就是去体验一下,看看游戏市场究竟是怎么回事。”

尤琳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那大小姐你是不是玩完之后,还要写一份报告啊?”

夏桐拽了一下自己的马尾:“完全可以啊,《论手游蓝海市场战略及对其股价影响》,是一个很好的课题。”

陆晨风看似随意地邀请她:“你要是对游戏感兴趣,可以来试试《英雄联盟》。”

夏桐连连摇头:“不用,不用。”她没好意思说,其实她已经悄悄试过下载《英雄联盟》,结果打开之后对着游戏界面胡乱点了半天,却一点也没看明白。这些人物要怎么使用?怎么才能升级?射手、法师、刺客,有区别吗?打野、开黑、SOLO(单挑),是外星语吗?她看得头疼,几乎哭着关上电脑。陆晨风现在跟她说试试这个游戏,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算了,还是别丢人现眼。

陆晨风没强求,见她无意于此,就没有再提。他拿起夏桐送来的水杯和药丸,修长的手指握着白色水杯,先把药送进口中,正要喝水的时候身体却晃了一下。

陆晨风现在对着电脑的时间已经少了很多,从前做专业训练的时候,一天封闭训练十多个小时是常事。可是,他没想到就算现在这样的强度,都会让他的身体受不了。他此刻手心盗汗,眩晕感阵阵袭来,渗出的冷汗把后背的衣服打湿,他集中精力想要抵御这种突如其来的不适,但是效果适得其反。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夏桐只是一个没看到,陆晨风就已经意识抽离摔倒在地,桌上的台灯和绿植因为他倒下时手臂带到键盘连接线,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夏桐的小心脏猛地漏跳一拍,冲过去就把陆晨风抱起来。

陆晨风好歹是个身高腿长的男人,不说身上有多少肉,只这个骨架子就不轻,但是夏桐就这么把陆晨风半搂半拽地抱起来,脸上毫无难色,轻松得就跟抱西瓜一样。

强烈的眩晕过后,陆晨风已经被夏桐放在沙发上。

夏桐看到陆晨风转醒,关切地问他:“你还好吗?”

陆晨风看着她,眼皮跳了两下:“你还是女人吗?”

他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他陆晨风,一个迷倒万千少女、走路带风的男子汉,会被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抱到沙发上,他一定是拿错了剧本。

夏桐笑得腼腆极了,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弯似月牙:“我的力气大了一点是吧?”

这何止是……一点?

陆晨风看着她一脸求夸奖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昏过去也不错。

经过这次昏倒以后,陆晨风重新制定了作息时间表,夏桐只问过一次:“陆哥,你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可能是陆晨风对夏桐温和久了,让她忘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一个多么严厉的人。即使他已经不得不退出属于他的战场,但正如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军,终此一生也不会放下手中的红缨长矛。对于自己的嗜睡症,他从来不说,一个字都没提过,但是谁知道他在心里怎么想。

陆晨风没有回答,只是异常平静地看着她:“类似的话,不要让我听见第二次,你出去吧。”

夏桐噤声,顿时不敢再提。

她觉得委屈,她只是表示一下关心,陆晨风也没必要这么冷脸吓人。她从他房里退出来之后心里闷闷的。

夏桐平时也喜欢上网,没事的时候还会剪辑视频放到某网站上,俗称UP主,所以,她的微博账号也有不少人关注。她忍不住发了一条微博,问道:“你们是不是都知道陆晨风?”她的微博后台瞬间就弹出一连串的评论提示。一想到平时她说点什么都没人理,一提到陆晨风就一个个都这么积极地响应,她的心情更差了。

“他不是退役了吗?你们还这么关注他。”她回复了其中一条评论。

对方打了一长串回话:“大大,你真的是完全不了解陆晨风。你知道陆晨风今年多大吗?二十三岁。你知道他们战队的平均年龄是多少吗?二十四岁。他的年龄比他们战队的平均年龄还要小,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消失,他一定会回来的。”

夏桐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整个人像是浸在寒冷刺骨的水里,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心脏。她想,陆晨风不懈怠的原因,应该也和他们一样吧,因为相信自己的游戏生涯不会就这样结束。

夏桐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了一天,陆晨风一直没有叫她,就连吃午饭的时候,他也没有露面。她一直想找机会和他说话,等到太阳西落的傍晚时分,她终于坐不住了。

她去敲陆晨风的书房门:“陆哥,我能进来吗?”

“进。”

夏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居然这么容易就让她进去了?总感觉陆晨风好像在等着她敲门似的。

果不其然,撞上陆晨风眼神的那一刻,夏桐体会出了来自老板内心的深深的谴责:我不喊你,你就不知道自己敲门进来?

夏桐赶紧亮出了她的撒手锏,紧着嗓子,声音甜到发腻地问他:“陆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遛貓?”

“好好说话。”陆晨风皱眉。

好吧……这个回答很有陆晨风的风格。

“喀喀,陆哥,我正准备去遛猫,你要不要一起去?”夏桐抱着猫,挥了挥它的小爪子,小橘猫配合地叫了一声喵。

“遛猫?”

只听说过遛狗的,没听说过遛猫的。猫的脾气这么骄傲,能乖乖地被拴着绳子到处走吗?想想也觉得绝无可能。

夏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牵猫绳,怀里抱着陆晨风家的猫:“你看,蛋蛋也说想要你一起去。”

“蛋蛋?”陆晨风面无表情的脸上写满了他内心的吐槽:什么鬼名字?

“不好听吗?”夏桐疑惑不解。小橘猫围着夏桐的腿打转,不停地用身子贴着她的小腿要抱抱。她赶忙弯腰把它抱在怀里,它这才满足地眯眼睛。

于是,她又问道:“可是,它很喜欢这个名字啊,是不是,蛋蛋?”

茶叶蛋无比配合地叫了一声喵。

陆晨风一阵头疼,他的猫整天对他摆出一副臭脸,就算他生病了,它也不懂得心疼主人,整天不是用爪子踩他的脸,就是从高的地方往他脸上跳,要么就是趁他睡着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他的脸上……他好不容易想要逗逗它,结果这只蠢猫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了,一副嫌弃的模样,不肯跟他玩。夏桐这才来几天?这只猫就整天美滋滋地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兴奋地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转。

他身为猫主人的尊严呢?!

陆晨风一阵胸闷气短,他要被气晕过去了。如果有一天他猝死了,一定是被这只蠢猫和夏桐气的。

“换个称呼。”陆晨风重复道。

“小短毛?”夏桐弱弱地道。

陆晨风的眉毛动了一下,不置可否。

结果,他错了,夏桐那清脆鲜嫩的嗓音在屋子里回荡着:“短短也很好听。”

夏桐这小姑娘是不是蠢?他觉得这个名字更刺耳,为什么不能叫长长,一定要叫短短?

名字还得继续改,必须改。他作为这个家的主人,作为发工资的金主,他的尊严何在?

“它有正经名字,它叫茶叶蛋。”陆晨风盖棺定论。

(下一期更精彩!)

猫空:恭喜完稿哟!这段艰辛的写稿时光里,你最想感谢哪些小伙伴的支持呢?再说说你最想得到的完稿奖励吧!

赏雨时节:谢谢我家读者,给我在微博上建了个后援会@2雨家的扫yellow小分队,时不时搞点事情,抽奖呀、话题讨论呀,超暖的,大家可以关注,我们一起玩,一起微笑。还有谢谢小高,各种支持我的工作,有百科全书在的安全感……你们懂。

最后,最重要的问题来了。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完稿了,要啥奖励是不是?我想不出,对于一个作者而言,还有什么是比所写的书大卖更好的奖励?读者喜欢、支持我、支持我的书,于我而言,就是我和我的故事,存在的最大价值和意义。比心心!

赞 (5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