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来信

借你东北大棉袄,我有男朋友的外套

最近编辑部特别忙,每天看两百篇稿子,腰不疼了,气也不喘了。(墨子:不喘气的周周,你怎么了?)

有一天,我看到一篇稿子,男主叫“赵可爱”。然而,可爱的我并不想和可爱的男生谈恋爱啊!(小九:呵,女人。)

还有一篇稿子,女主叫“阿屎”,吓得我赶紧放下鸡腿,一直看到最后一个字,我才重新啃起已经冷掉了的鸡腿,这才发现原来女主叫“阿犀”,哦,刚刚我的眼睛一定是被什么糊住了。

审稿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每个写稿子的小天使也都非常可爱!那么,你給我们投稿了吗?

【花粉】西瓜星的喵哥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朋友突然不理我,最后沦落到删好友的地步了,我感觉特别苦恼。最熟悉的陌生人啊,也不过如此。本来高三压力就大,我身体不好,经常请假,老师看我的眼神令我恐惧,考试的成绩令我害怕。我现在不敢上学,害怕上学。我不喜欢与别人交流,恐惧社交、恐惧上学。我该怎么办?

小九:跟九哥做朋友,九哥一辈子不删好友。

鹿昭夏(特派小编):身边都是肤白貌美、人高腿长的学霸,作为学渣的我好像也恐惧上学了。

周周:肤白貌美,是说我吗?

小九:人高腿长,一定是说我。

墨子:看着楼上不要脸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喵哥心里有没有开心一些?

【花粉】笼中月

我现在读高二了,我好像总是不经意间就得罪了某个人。而且,我不懂得怎样安慰人,和同学的关系好像总是不够和谐,我很想有一个初中时那样的知心朋友,能一起笑、一起疯、一起朝着各自的目标前进。但我发现高中同学好像都不太愿意主动去交朋友,大多数都是为了自己上大学的梦想而奋斗,总喜欢给自己增加压力。我偶尔会叫室友一起去公园玩,他们都会拒绝我,以要上各种补习班为理由。所以,在我看来,上高中真的很累,我身心俱疲。请问各位小编也有这种感受吗?

周周:好遥远的高中啊,毕竟我才三岁,你们看,幼儿园的车来接我了,不说了,再见。

墨子:呸!

猫空:呸!

颜小二:呸!不过,言归正传,你的同学们为了理想而奋斗这点是没有错的。你可以将这当成是一种氛围,激励自己融入到这样的学习中,努力考取好成绩,上了大学再跟高中同学续前缘,这才是皆大欢喜!

【花粉】柃子

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彷徨。青春到底是什么样的?该努力还是随心肆意?好像真的无解。我已经过了花季,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年龄,错过了早恋,就只剩下晚婚的权利。我想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我妈一个巴掌把我拍醒,冲着我叹息摇头,说:“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我想谈个男朋友,我爸皱着眉、扁着嘴说:“现在还这么小,谈这些事还早。”天!我到底是小还是老?给我个准话啊!

沐沐:这不是在说我吗?抱住单身的自己瑟瑟发抖。

墨子:借你东北大棉袄,我有男朋友的外套。

小九:帅的人青春不迷茫,帅的人青春不彷徨。

颜小二:学习楼上的不要脸,从此没有尴尬的年龄。

赞 (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