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寄明月

九蓝

作者有话说:

我一直是个游戏渣,平时也不爱玩游戏,去年冬天全公司同事一度特迷《王者荣耀》。在他们的轮番推荐下,我也下载了,让我弟带我玩。连玩三局后,平时和我弟一起玩游戏的朋友都把他拉黑了,又玩了三局后,我弟把我拉黑了。

国庆节回家,看见我哥在玩游戏,我一时心痒又打开《王者荣耀》,结果五连败。小外甥看不过去,说要帮我玩,我本以为他比我还差劲,谁知他竟然连胜五局,我看得目瞪口呆,我居然被一个六岁的孩子鄙视了。

我哥在一旁啧啧称奇:“人家打游戏遇上小学生已经是三生不幸了,你说遇上你这种连幼儿园都不如的人,大概上辈子是叛国投敌的卖国贼吧!”

我:“……”

他也曾怨过她、恨过她,可是,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恨意被时光稀释成微不足道的小点,而思念却与日俱增,比时光更长。

一、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林月到达肯尼迪国际机场时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她出了航站楼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

她没有带伞,穿得又少,冻得瑟瑟发抖,给助理打电话,才知派来接她的车被暴雨堵在路上,还得半个小时才能到。

助理在电话那头战战兢兢地说:“对不起,林总,我原本安排好了的,后来飞机晚点,司机就回家休息了,打算等您快到时再去接您,没想到,路上突然下了暴雨。”

她说到最后,声音里已然有了哭腔,林月有些哭笑不得。

这几年,她的脾气越来越差,大家都在背后叫她“女魔头”,每次只要她一冷脸,小助理就一副要被吓哭的表情。其实,这也不怪小助理,毕竟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她已经多久没有笑过了。

自从七年前她从老林手里接手明月美食城起,她就亲手将少女时代的天真和温柔一并埋葬了,以铁血手段驰骋商场,把明月美食城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品牌做成了全国闻名的餐饮企业,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实际上却举步维艰。这两年随着网络的发展,传统经营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她只好另寻出路。

听说美国有一个很火的美食评论员,在instant上的粉丝数高达千万,凡是被他写文推荐过的餐厅,会迅速受到粉丝的追捧,火遍全世界。

他和一般的美食评论员不同,他在餐饮的线上推广方面也颇有建树,据说国内某餐饮界大佬曾想高价挖他,都被他拒绝了。

林月现在急需线上推广方面的人才,于是,想让人力资源部花重金将他挖过来,可是,对方为人低调,instant上除了美食评论的文章和图片,没有任何关于他私人的信息。HR给他发了私信,半个月后才收到回信,对方答应与他们见一面。

原本是人力资源总监来见他,林月觉得应该亲自来一趟以示尊敬,便临时改了行程。她为了新店开业连轴转加班了三天,又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累得筋疲力尽,现在又遇上暴雨侵袭,顿时火冒三丈,正想发飙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林月。”

林月回过头,看见那人撑着一柄黑色的伞从大雨中缓缓走来,暴雨如注,把他的身影割裂成无数细小的幻影。

她的脑中霎时一片空白,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只剩下她不安分的心跳声,她静静地看着楚江风慢慢地朝她走来,每一步都像踏在她的心上。

七年韶华倾覆,他的轮廓不复少年时期的青稚,棱角更加分明,刺得她的眼睛生疼,连“好久不见”都忘了说,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他的眉眼一如当年,温和疏朗,带着逝去的岁月呼啸而来,一瞬间将她拉回到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他对她说:“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那一幕清晰地刻在她的脑海里,恍如昨日种种,却是七年已逝。

二、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林月和楚江风第一次见面是在小区的垃圾场里。

那是初三的暑假,她每天和她爸吵得不可開交。

自从她回国念初中后,她爸就一心想让她辍学回家继承他的连锁KTV和明月美食城,用他的话来说,反正她成绩一般,靠学习改变命运这条道已然行不通,还不如早点回家学做生意,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成为世界女首富。

林月一向对他这套“读书无用论”很反感,和他大吵一架后夺门而去。走到小区门口,她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少年和王奶奶在垃圾场那里拉扯。

王奶奶是附近的孤寡老人,靠拾荒为生,林月平时会把家里的废旧报纸、书籍送给她,将她视为亲奶奶一般照顾。现在有人要抢她的饭碗,林月当即火冒三丈地跑过去,把那少年狠狠地往后一推:“我说,你这个人还要不要脸了,跟老人家抢东西!”

少年猝不及防地被她推得打了一个趔趄,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林月见他不说话,正要继续教他做人的道理,却被王奶奶拦住了:“小月,他没有跟我抢东西,他是要把他的东西给我,我不要。”

林月这才注意到少年的脚边有一个蛇皮袋子,里面已经空了,她尴尬地摸摸鼻尖:“对不起啊!”

少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和王奶奶道别后拿起袋子就走。

林月因为冤枉他,心里过意不去,追上去说:“我叫林月,你叫什么?”

她语气中的讨好意味昭然若揭,少年却恍若未闻,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月就跑到楼下的垃圾场,想等那少年来了,好好跟他道个歉,可是,她连续等了一个星期,那少年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林月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骑着单车去江边散心。她正百无聊赖地沿着地砖的黄线直线骑行,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竟是一口标准的伦敦腔:“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sun,moon and you。Sun for morning,moon for night,and you forever。”

正处在变声期的男声,原本并不好听,可是念着这样的句子,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动听。

林月鬼使神差地踩著单车绕过广场,看见一个男生坐在江堤上,手里捧着一本英文读物,专心致志地读着。

朝阳穿过他身后的蔷薇花罅隙,落在他的板寸头顶上,根根分明的短发聚成毛茸茸的一团暖光,让他看起来像一只无害的刺猬,那微微收紧的下颌仿佛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吸引着林月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

她把山地车停在他的面前,单脚踩地撑住车子,朗声道:“你刚才念的什么啊?真好听!”

楚江风明显被她吓了一跳,像受惊的小动物似的缩了一下肩,很快神色如常地抬起头,一脸漠然地看着她。

林月这才发现他就是那天在小区里遇到的男生,她一脸惊喜地说:“原来是你啊!”

楚江风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瞳仁又黑又沉,仿佛能把人看穿似的。林月弯了弯嘴角,挤出一个诚恳的笑:“我真的很喜欢你刚才念的东西,不过,我英语不好,你能帮我翻译一下吗?”

她一只脚着地受力,另一只脚踩在脚踏上,双手抓着车把手,身体微微前倾,带着一脸灼灼的笑意望着他,那笑容仿佛一轮初生的朝阳,蕴着无尽的温暖和活力,倏地从楚江风心里细微的缝隙钻进去,在他黑暗的世界里投下小小的光斑。

他竟鬼使神差地开口了,如碎玉一般的声音,轻轻地砸在林月的心头:“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林月看着他好看的眉眼,不由得晃了一阵神,怔怔地望着他,直到他皱着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才骤然回神,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她就骑着车像一阵风似的走了,弄得楚江风一头雾水,他把刚才翻译的句子回想了一遍,不禁害羞得红了脸。

三、你有一毛钱吗

林月再遇到楚江风时是高中开学那天。

她赶到学校时已经快到报名时间了,班里的一群二世祖正闹得人仰马翻,她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前面有几个女生正拿着花名册研究班里的学生,讨论得不亦乐乎。

高新中学是安康唯一一所贵族学校,林月所在的奥赛班更是人中龙凤聚集,班里一半是学习好的,剩下一半是有钱的和有权的,她爸给学校建了一个足球场,她自然就被分到奥赛班了。

林月怀着私心探头去看花名册,没想到真的看见那个少 年了,他叫楚江风,以全市第一名考进高新中学。

“这个楚江风学习好,长得也好,可惜,家里没钱,听说初中是靠学校补助和社会救济才念完的。”一个女生无不遗憾地说,“要不然,我就追他了。”

林月听她这样评价楚江风,心里隐隐有些不悦,正想开口反驳,无意间一抬头,看见楚江风正从教室门口进来,看到她后微微一愣。

教室里只有林月旁边和身后两个空位,林月正想让他过来跟自己坐一排,这时临时班长站在讲台上大声说:“我们一人先交一百块钱班费,请人来打扫卫生。”

教室里堆满了上一届高三的学生留下的书本,打扫起来并不容易,好多班级开学大扫除都是花钱请保洁员来打扫的。学校对这群有钱任性的二世祖一向睁一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一般都不会管。

林月看着乱成垃圾场的教室,只觉得头大,正想掏钱,却看见楚江风的脸色微微一僵,抓在书包带上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她想起暑假遇到他拾荒的事,心里微微一动,大声说:“教室里有这么多没用的书本,我们收拾一下卖了就可以当班费啊!为什么还要自己掏钱?”

楚江风听她这么说,抬起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背着书包走到她的身后坐下。

大家对她的提议很不赞成,一个二世祖冷嘲戏谑地说:“林月,你还能再抠门点吗?谁不知道安康半座城的美食街都是你家的,你在这里跟大家装什么穷?”

林月撇撇嘴:“有钱也是我爸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愿意就算了,我收拾了卖了钱是我的!”

说完,不等对方反驳,她就站起来收拾教室里的书本。从楚江风身边经过时,她状似无意地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卖了,钱分你一半。”

她一脸真诚地望着他,楚江风略微迟疑了一下,就起身跟她一起收拾。他们把各班的废旧书本都收拾在一起,又找来回收站的人收走,竟然卖了四百零七块九毛钱。

林月捏着一沓零钞,开心得像个孩子。她在兜里翻了半天,什么都没翻到,朝楚江风伸出手:“你有一毛钱吗?”

楚江风不明所以地掏出钱递给她,林月接过来,一脸开心地说:“这下凑成整数了,一人两百零四块。”

她分了一半给楚江风,又把剩下的钱数了好几遍,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

楚江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暑假她骑的那辆自行车是COLNAGO C60,堪称自行车界的法拉利。她随随便便将它往江边一丢,并不爱惜,现在却因为几百块钱这样高兴……

她这么做,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楚江风蓦地愣在原地,不由得抬眼朝她望去。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炽热,林月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他只觉得胸口忽然轻轻一颤,霎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四、你是去应聘当老板娘吗

楚江风和林月遇到的所有男生都不一样。

他过早地领略了生活的艰难,却依旧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他因相貌出众在学校备受欢迎,却未把它当成炫耀的资本;他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持着热爱和疏离……

他身上的一切不属于这个年龄段该有的特质都让林月着迷,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

好在楚江风并不难接近,他们的友谊从开学那次拾荒开始迅速建立起来。

林月是个心思单纯的姑娘,她觉得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她常常给楚江风带早餐、做值日,作为交换,楚江风会给她讲各种像天书一样的函数。

楚江风成绩好,平时并不需要在学习上放太多精力,周末要去打工赚生活费。林月为了多一些和他相处的时间,死皮赖脸地让他带着她一起去。

楚江风被她磨得受不了,终于从题海中抬起头,淡淡地问:“你需要打工吗?”

林月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她是班里有名的暴发户,自然不需要打工赚那点小钱。其实,她对大家在背后叫她暴发户这件事并不在意,可是,不知为何,她不希望自己在他心里留下这样的印象。

她啪地一掌拍在楚江风的桌子上:“楚同学,你不能因为我是暴发户就歧视我啊?”

她表面上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眼里却有一抹掩藏得很深的受伤神色,看得楚江风心里一颤。他鬼使神差地点头:“我带你一起去。”

林月见他答应了,眉眼一弯,笑了出来,那笑容好似一只蝴蝶翩然飞进他的心里,让他蓦地失了神。

周六早上,林月早早地起了床,特意化了个淡妆,穿了一条漂亮的白色欧根纱裙,脚踩一双英伦小皮鞋。

楚江风见她这副打扮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你是去应聘当老板娘吗?”

林月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唇红齿白、服饰精致,分明就是去赴约的富家小姐。

要不是为了在他心里留个好印象,她至于穿成这样吗?

她转过头看着楚江风,双手叉着腰大声地说:“我说楚同学,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

楚江风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只好强忍着笑,一路憋得十分辛苦。

他们沿着市区的商业街走了一圈,几乎没有商家在招聘,偶尔遇到招聘的商家都不招学生工。

他们走到明月美食城时,墙上刚好贴着招聘广告,工作时间灵活,工资也挺高的。

楚江风一言不发地在招聘广告前站了许久,好像要把上面的每个字都背下来。林月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她家的明月美食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我们换一家吧?”

她说完,一动不动地看着楚江风,生怕错过他的丝毫反应。

她见楚江风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就神色如常地说:“不用了。”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店里走去,林月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像个孤胆英雄一样义无反顾地踏上一条充满生机和屈辱的道路。她的心里忽然堵得慌,铺天盖地的委屈朝她袭来,她莫名就红了眼眶。连她也说不清,这些委屈到底来自哪里。

五,林月,你别哭了

林月以前很少去自家店里,除了在店里工作了很多年的经理,没有人知道她是老板的女儿。她私下找过经理,让他不要告诉大家她的身份,以免大家差别对待,从而让楚江风尴尬。

有了她的暗中打理,楚江风在店里的日子并不难过,经理给他安排的都是一些省时省力的轻松活。

那时候市里要在安康组建一个二十人的国际班,第一名的人将来有机会被保送去国外常青藤大学读书,楚江风也报名参加了。每个学校只有一个名额,竞争十分激烈,林月怕他在打工上花费大多时间,就偷偷让经理跟他们安排了很少的活,好让他有更多时间来准备竞赛。

她生怕伤了楚江风的自尊,这一切都做得偷偷摸摸的,可他还是知道了。

那晚打完工送她回家时,他突然开口说:“我都知道了。”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林月听得一头雾水:“什么?”

“你让经理做的事,我都知道了。”

林月心头一紧,正想为自己的擅自做主道歉,却听见楚江风说:“谢谢。”

他的谢意是由衷的,林月微微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你不生气?”

楚江风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胸口忽然一紧,用力地摇摇头:“不会。”

有了林月的照顾,楚江风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竞赛上,可直到比赛成绩出来,林月才知道他弃赛了。

她气呼呼地跑回教室找楚江风,见人不在,又匆忙地跑去图书馆,远远就看见他站在大厅的走廊上,听到他对面的女生一脸鄙夷地对他说:“学习好有什么用?你想要的,还不是得不到!”

那个女生是这次取代楚江风去了国际班的林婷,她和林月是堂姐妹。她们的父亲曾一起白手起家创业,后来两人在生意上分歧颇多,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林婷对林月敌意很深,每次见面总要羞辱她。

林月见楚江风被她欺负,一股怒火冲上头顶,想都没想就冲上前,气势汹汹地说:“林婷,你要是再敢欺负楚江风,我绝饶不了你!”

林婷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抱着胳膊不屑地说:“不就一个领贫困补助金的穷小子吗?你还真当宝了!”

林月听她这样羞辱楚江风,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要打她,胳膊却被人抓住,然后她听见楚江风在身后輕轻地说:“林月,不能打人。”

她满心委屈,憋得眼眶通红,回过头瞪他:“她这么说你,你不生气啊!”

楚江风轻轻一笑:“可她说的是事实啊!”

林月浑身一僵,忽然就觉得他云淡风轻的样子有点刺眼,他明明心里在乎的啊,为什么永远都要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转念一想,她又觉得难过至极,他不装作不在乎又能怎样?

学校原本就是一个小型社会,趋利避害、趋炎附势亦不能避免,她有父亲庇佑尚且遭人嘲讽,他什么都没有,只能任人践踏。

她甩开他的手,一路狂奔而去,风在胸腔里碎成细小的针,狠狠地扎着她的心脏。

这个世界为何这样不公平?他明明付出了比别人多百倍的努力,他用尽全力想要争取的东西,别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

她明知他受尽委屈,却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无能为力的愤怒慢慢变成不可抑制的软弱,她终于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楚江风赶到学校后山时,远远就看见林月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仿佛要把此生的眼泪统统流尽。

他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哭得几近断气的姑娘,胸口好像被什么揪住了似的,猛地窒息了一瞬。

他慢慢走上前,轻轻地捂住她的眼睛,叹息般低声说:“林月,你别哭了。”

他的手心温暖而宽厚,轻轻隐藏了委屈的根源,可她就像一个受尽委屈回到家的孩子,非要淋漓尽致地大哭一场才肯罢休。

她张着嘴,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不公平!”

楚江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柔地安抚道:“没关系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他自幼父母双亡,跟着体弱多病的奶奶生活,从小受到太多的不公和白眼,早已习惯了这个世界的冷漠和残酷,可是,她的偏袒和维护,总让他努力压制回去的委屈加倍地反噬回来,不经意间红了眼眶。

他低着头,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没关系的,林月。”

没关系啊,林月,我不怕万人唾弃,我只怕孤立无援,现在,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六、以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那天从学校后山回去后,林月就没再去明月美食城打工了。

她见不得楚江风受半点委屈,可是,他身为服务员,被顾客为难是常有的事。她不能赶走所有的顾客来维护他,他也不能失去这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所以,那天回学校时,楚江风无意地说了句“以后你别去打工了”,她就点头答应了。

既然他不想让她看到他卑微的样子,那她就如他所愿好了。

经理知道她和楚江风的关系,不会为难他,她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在店里遇到班里的同学被欺负。

不过,好在他打工的地方是新开的分店,在老城区,就餐环境并不是很好,平时客人也不多。学校附近就有她家餐厅的分店,就餐环境优美,班里的同学当然不会舍近求远地来这里。

林月明知如此,可偏偏还是忍不住担心,她就这样提心吊胆了大半年,所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倒是楚江风在经商方面的天赋慢慢展现出来。他根据老城区里老年人居多的特点,提出了一系列针对餐厅发展的建设性意见,让原本惨淡的餐厅生意逐渐红火起来,月营业额提升了百分之十。

店周年庆那天,经理给他发了一笔奖金,还给他放了一天假。他要請她吃饭,林月不想让他浪费钱,又怕伤了他的自尊,最后选了一家便宜的路边摊,点了最便宜的酸辣粉。

她从小肠胃就不好,一点辣的都不能吃,尽管她已经让老板放了很少的辣椒,可是,胃里还是像被火烧了似的灼痛起来,疼得她不由得微微蜷缩起来。

楚江风一抬头就被她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笑着打断他,又怕楚江风察觉到异样,故意岔开话题,“你这么聪明,以后要是有你帮忙打理老林的家业,他就不会非让我回家帮他了。”

她话一说完,发现楚江风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把自己说的话回想了一遍,顿时觉得脸颊滚烫起来。灼烫感一路势如破竹地冲进胃里,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林月再醒来时已经是黄昏了,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吊瓶,楚江风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金色的阳光铺满地面,玻璃窗倒映出漫天烟霞,把他的身影拉成一个孤单的符号,孤零零地凝在原地。

她的心猛地一揪,痛得好像被刀砍了一下,挣扎着要下床走到他的身边。

楚江风被她的动静惊动了,回过头,见她要起来,赶忙走过来将她扶起坐好,一脸关切地问:“好点了吗?”

林月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楚江风帮她整理被子的手一僵,很快又神色如常地继续整理好被子,才淡淡地说:“他说你从小胃不好,每次在外面吃东西就生病,所以,他才开了明月美食城,让你无论在安康哪里,都能有饭吃。”

林月没想到这是老林开明月美食城的目的,心里微微一暖,可是,转念又回味到老林话中的弦外之音,他表面上是在关心女儿,实际上却在告诉楚江风——他们不是一路人。

她抬眼去看楚江风,他表面上依旧云淡风轻,看不出任何端倪,可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变得疏远了。那种说不出的疏离感让她心里隐隐难过起来,她绞着被子低声说:“我不甘心一辈子待在这座小城里,世界那么大,我还没有去看看。”她抬头望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不甘心。”

她的眼里带着勃勃的野心和无尽的不甘,让她一瞬间变得生动起来。楚江风心里微微一动,他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递给她,温柔地说:“那就好好努力吧!”

林月接过来一看,里面全是她记不住的数学公式和做错的习题,没想到他都替她整理出来了,她受宠若惊:“送我的?”

楚江风点点头,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的眼睛:“林月,以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他的表情认真得如同宣誓,林月只觉得心头一暖,眼眶有些灼热起来,她用力地点头:“好!”

七、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楚江风的话让林月突然有了动力,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

经过一年的努力,她已经能考进年级前一百名了,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她心里还是隐隐觉得不安,只期待能平安无事地度过高三。

然而,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是暑假补课的某天放学,她准备陪楚江风去店里打工,走到学校门口时听见林婷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我昨天在哪里看见楚江风了?”

旁边的女生兴致缺缺:“哪里?”

“他在林月家的美食城里当收银员,我说他怎么不领救济金了,原来是当了林家的童养婿啊!”

她的话说得尖酸刻薄,林月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拖到楚江风的面前,恨恨地说:“道歉!”

林婷拍开她的手,一脸挑衅地望着楚江风:“对不起啊,楚同学,不知道你高攀了林家,多有得罪!”

林婷这一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林月气得想要动手,林婷已经先她一步往后跑了几步,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林月要为了她家的童养婿打人了!”

话音一落,路过的同学纷纷围上来看热闹,林月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抬眼去看楚江风,只见他一脸冷淡地望着她,她心里没来由地一紧,走到他身的边小声地说:“楚江风,你别听她胡说……”

“林月,”他冷冷地打断她,“你满意了吗?”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大步朝校门外走去,林月急急忙忙地追上去,颤巍巍地想要靠近他。他却突然回过头来,冷冷地说:“别跟着我!”

“楚江风,”她怯怯地叫着他的名字,“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楚江风回过头,冷笑着看着她:“你知道林婷为什么那么说吗?因为昨天她遇见我时,你爸跟她说我喜欢你,他觉得我不错,要重点培养我将来给他当女婿。”

林月听得呆住,她不知道老林这番话究竟是何意思,但是,这话对楚江风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羞辱。只要他们在一起,往后的人生,纵使他付出再多的努力,别人也只会以为他是靠她才取得成就。

“楚江风,”她嗫嚅着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只要你不生气,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啊!”他回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那就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他的话说得狠厉而绝情,林月想要从他眼里找到一丝言不由衷的痕迹,未果,她抓住他的袖子,可怜巴巴地说:“楚江风,你换一个好不好?这个我做不到。”

“可我只想要这个!”楚江风冷冷地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林月站在原地,看见他的背影慢慢变成一个小黑点,直到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难过,心脏像被人生生剜去一样,疼得她几乎不能呼吸。

她一路狂奔回家,她的爸爸——林平正坐在客厅看报表,她站在门口看着他,忽然明白,她和楚江风此生所有的羁绊已然被岁月斩断,走到了尽头。

她是那么喜欢楚江风,他受了委屈,她就恨不得与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可是现在,这个让他受尽屈辱的人却是她的父亲,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走到林平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轻声问道:“爸,你爱我吗?”

林平被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住了,笑着说:“我不爱你,爱谁?”

林月自嘲地笑了一下:“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不会那样对楚江风,你明知道……”

她后面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哽咽生生打断。她没有再说下去,眼中笑意不减,明亮的眼神却瞬间如瓷器般破裂,脆弱和绝望如鲜血般从笑意的裂缝里淌了出来,整个人虽然还含着笑站在那里,却渐渐被抽走了最后一丝温暖的生气。

林平看得心惊,急忙开口道:“你是不是跟小楚闹别扭了?爸爸帮你跟他……”

林月轻轻地摇头:“不用了。”

因为她的每一次出现,对他来说都是无声的羞辱。她不想他一辈子活在屈辱之中,更不想他因此恨她,不如就此放手,至少还能在他心里留下一点美好的印象。

她失魂落魄地往楼上走,走了一半,回过头:“你不是一直想让我辍学回家帮你吗?我答应你。”

八、林月,我回来了

林月曾想过无数与楚江风重逢的场面,唯独没有想过是在这种情况下。

时隔七年,她的少年,冒着暴雨而来,站在人来人往的异国机场,一脸温柔地望着她:“好久不见,林月。”

林月垂着头,像个作弊被抓的孩子,可怜巴巴地说:“对不起,我是来出差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总觉得答应了他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应该说到做到。

楚江风看着面前这个手足无措的女生,心里像被刀割一般狠狠地揪痛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柔声说:“我是Wind。”

林月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就是那个美食评论员?”

“是我。”楚江風从她手里接过行李,塞进车里,又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得到肯定的答复,林月心里顿时凉了一大截,原本她想着就算Wind不来公司任职,能帮她写一篇美食评论也好,至少能暂时缓解经营压力,现在看来,没戏了。

一路上楚江风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林月正想看向窗外缓解尴尬,无意间发现手套箱里有个东西有些眼熟,她拿起来一看,那是楚江风送她的那本笔记本。当年她退学得仓促,连东西都没带走,后来,她让人回学校找过这本笔记本,却没找到,没想到在他这里。

林月打开笔记本,却发现夹层里有东西,取出来一看,是一张烟色的信纸,上面写着一段英文: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

Sun,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moon for night,and you forever。

林月看着他娟秀的字体,眼睛里慢慢蓄满眼泪,她一直以为他不爱她,至少没有她爱他那么多,原来,他把所有的爱,都揉进不动声色的温柔里,陪她度过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时光,而她一无所知。

现在她知晓一切,可惜时过境迁,一切已枉然,她不动声色地收起笔记本,没话找话地说:“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坐拥千万粉丝。”

楚江风淡淡地说:“你更厉害,如愿让明月美食城走向全国了。”

他的夸奖是由衷的,林月却听得愣住,让明月美食城闻名全国是他们共同的梦想,可惜,还未实现,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她深吸一口气,低声说:“你还好吗?”

楚江风转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问:“你问的是什么时候?”

当初林婷说那番话时,他真的很生气,不仅因为她的当众羞辱,还因为对自己遭受不公的愤怒。

当年市里组建奥赛班,他把那次比赛看为改变命运的机会,全心投入。林婷是当时的年级第二名,若是没有他,她便可以进国际班,所以,她父亲私下找过他,提出给他一笔钱让他弃赛,他拒绝了。

没过几天,她父亲就到店里大闹,说要拿走属于他的东西。当时明月美食城刚经历一场财务危机,一旦他撤走一半资金就濒临破产,所以,楚江风只能放弃比赛。

他把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用来改变了她的命运。

后来,林婷的父亲怕他说出真相影响林婷的声誉,以他奶奶的低保资格威胁他离开安康,他就像蚂蚁一样被人攥在手心,轻而易举就可以碾死,却毫无反抗之力。出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他把对林家所有的怨恨都加倍地返还在林月的身上。他对她说了绝情的话,等他清醒过来去找她时,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其实,他难过的不是别人的攻击,而是她的不辞而别。

他也曾怨过她、恨过她,可是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恨意被时光稀释成微不足道的小点,而思念却与日俱增,比时光更长。

他从车座的旁边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她,微笑着说:“我很好,一直很好。”

林月接过来一看,是一份关于餐厅线上推广的策划书,她转过头,怔怔地望着他:“为什么?”

楚江风看着那个瞬间红了眼眶的女孩,心里忽然一片柔软。

“因为啊,”他轻轻地敲着方向盘,温柔地说,“这是我的梦想啊!”

他穿越人海山河,不过是为了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地说一句:“林月,我回来了。”

编辑/周周

赞 (11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