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公主抱,过节少吃点

都说每逢佳节胖三斤,对于我这种易胖体质的人来说,胖三斤算是很客气了,每次假期我的体重都是至少五斤起跳的。

这不正逢十一长假,我制定了一套详细的美食攻略,顺便去外地游玩,恨不得把大大小小每条巷子的小吃店都挖掘一遍。

连续几日的放纵后,我的腰围果然不负众望地粗了一圈,但由于没上过体重秤,我本人尚且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直到某一天我不小心受伤,不得不动用了四个人才把我抬起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是度完国庆假期准备返程的最后一天,我和男朋友刚吃完一顿丰盛的外卖,躺在旅馆的床上畅谈人生理想。

就当我想翻个身换个姿势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左腿咔嚓一下,僵住,膝盖不能动了。

我当即痛叫了一声。

男朋友被我吓了一跳,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的腿不能动了。”

男朋友一脸无措。

我以为只是普通抽筋,冷静地说:“等一下,让我缓一缓。”

结果,足足过了五分钟,我还是没缓过来,我渐渐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腿,但我能感觉到那里的形状是异常的。

我说:“帮我看一下我的腿。”

男朋友掀开被子,看了一眼后,神色更加凝重了。

他说我的膝盖滑到另一边去了,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

我懵懂地说:“这是什么意思?”

男朋友很着急,用手比画了半天也没说清楚。

我又痛又无奈。

总之,这不是抽筋忍一忍就能解决的事,我得马上去一趟医院。

可人生地不熟的,我一条腿又不能动,该怎么去医院呢?

要放在以往的言情小说里,男主角早就一个公主抱抱起女主,十万火急地往医院冲去了。

但这种姿勢不适用于我,一是因为我的左腿必须保持僵直的状态,稍微弯曲一下就会剧痛无比,给我一个公主抱,恐怕我会壮烈骨折;二是因为我体重飙升,哪个霸道总裁能抱得动我?

我跟男朋友商量过后,决定叫救护车。

想想,我还有点小激动,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呢……

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十分钟左右后就赶到了,男朋友下去接他们。

我一个人躺在房间的大床上,有点凄凉,不知道怎么开始悲观起来,胡思乱想。

我会不会是骨头脱臼?

万一是骨折了呢?

更严重的情况,万一骨头掰不回来了,会不会要永久截肢?

那我岂不是要从此半身不遂,成为一名残疾作者了?

会不会有报纸来采访我?

……

砰砰敲门声响起,男朋友带着人回来了。

走进来一名医生、一名护士,还有两个抬担架的壮汉。

医生给我做了初步检查,说我是髌骨错位,问我是怎么造成的。

男朋友解释说是不小心弄的。

医生不相信,说这个位置很牢固,除非遭受了极其暴力的行为才会导致骨头错位。

我跟男朋友面面相觑。

啊?暴力行为?没有啊……

护士和两个壮汉顿时齐齐地看向男朋友……那个眼神,戏多得一言难尽啊……

男朋友的表情也是相当无辜。

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我被送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抬担架时重头戏来了,那两个壮汉抬我非常吃力,脸上青筋暴起。

我在心中默默地想,不好意思,中午麻辣烫点多了……

最后,男朋友和护士都来搭了把手,才把我抬进电梯。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男朋友拨打120时,对方会事先询问是男患者还是女患者了。

如果是男患者,应该会多派两名人手……

那你们还不如直接问患者体重得了!女患者也分胖的和瘦的,好吗!

记得在构思《许你千斤萌》这部小说时,我也曾设想过两百斤重的女主中暑晕倒,七八个人齐心协力、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她送到医务室的场景。

没想到,这个情境还没被女主体验过,就先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真的是天道好轮回、报应饶过谁啊。

所幸,髌骨错位比我想象中乐观许多,到了医院,医生给我咔咔两下就把骨头复位了。

起初的十分钟里,我还痛得呼天抢地,十分钟后,我又能生龙活虎地下床走路了。

谢天谢地,没有骨折,更不用截肢。

比较悲剧的是,由于我从酒店出来时是直接从床上被抬走的,忘了带上鞋子。

回去的路上,男朋友只能把他的鞋子脱给我穿,他自己打赤脚。

一路上,我们接受了不少异样的眼神——穿着大鞋子的小脚女人,和光着脚丫的大脚男人。

然而,经历了虚惊一场的我们,照旧能搭着彼此的肩膀笑得傻呵呵,一路有说有笑地回去了。

不得不说,这次真的是一场记忆深刻的旅行。

回去该减肥了。

赞 (4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