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去造人

顾蒙

简介:阿尔法星球面临严重男性荷尔蒙,为了星球的生态平衡发展,阿尔法星球的妹子们奉命穿越去了地球造人!

楔子

跟一个陌生的地球土著生孩子是一种什么体验?叶七七表示,压力好大!

阿尔法星球面临严重的男性资源匮乏危机,为了星球的生态平衡发展,阿尔法星球的妹子们开始一拨一拨地搭乘时光机,穿越去了地球。

没错,阿尔法妹子的使命,就是向本星系最杰出的星球——地球上的雄性借点儿资源。

与其他妹子不同,叶七七没有选择穿越去现代,她的目标是古代。作为一个研习了地球古代史的资深粉丝,她深刻地明白,一个好的家世背景有多么重要。只要她能够嫁入皇室,生下皇子,以后她的儿子就是下一任皇帝。等她的儿子长成之日,便是阿尔法星球雄起之时。毕竟,听说皇帝可是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呀!一想到以后整个皇朝的后代都是她阿尔法星人,她忍不住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一】

叶七七此次锁定的目标是大禹皇朝的大皇子慕容白。按照时光机的速度计算,此时离慕容白登基还有三天时间。根据史料记载,慕容白原本并不是皇位继承人,但谁也没料到,他竟然发动政变,只花了三天时间就顺利夺位。

叶七七的计划很简单,只要她在慕容白登基前助他一臂之力,那么,皇后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叶七七费尽心机,躲过皇宫的重重守卫,成功地跃进皇子的居所时,忍不住有些傻眼。

只见一个男子长身玉立,手执书卷站在海棠树下,眉头微蹙,却别有一番风韵。叶七七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史书上可没有说,慕容白竟然长得这么帅!只不过,旁边那个眉目跟他有七分相似的、正在使劲扒拉他裤腿的小糯米团子,是谁?

难道有人捷足先登,已经跟慕容白生了孩子?想到这里,叶七七顿时大惊,不行,事关自己的终生大计,必须得弄清楚。

叶七七急中生智,冲过去就跪在地上抱住“慕容白”的腿大哭起来。

“大殿下!我终于见到你了!”

但没过多久,她就被人一把推开,只见长相酷似“慕容白”的小糯米团子此刻正一脸愤怒地指着她怒斥:“你是何人?竟敢色胆包天玷污我皇叔!”

咦?皇叔!

叶七七大喜,也不计较糯米团子的怒气,反而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乖侄子,他是你皇叔,我可是你皇婶啊!”

糯米团子大概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一时间竟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反倒是从一开始就静默不言的某人,轻咳一声,淡淡地开口:“这位姑娘,看你打扮奇特,应该是从他国来的,想必也不知道,我大禹皇朝的规矩。”

“嗯?”叶七七不解,“什么规矩?”

“我大禹皇朝乃礼仪之邦,极重尊卑。”

“所以呢?”叶七七不耻下问。

男子抬眸,微微一笑,温暖如三月的春光:“所以,按你方才的言辞,若是要量刑的话,应当要处以极刑!”

叶七七噎住了。

为了不让自己来地球的第一天就在天牢里度过,叶七七绞尽脑汁地回想看过的苦情戏,试图把身世编得尽量凄惨些。

听完苦情电视剧女主身世详解后,“慕容白”沉默了良久,做了总结:“你的意思是,三殿下慕容白的生母淳贵妃出使西川时涉险,被你父亲所救,所以,与你母亲一起,为你们指腹为婚,你千里迢迢寻来,是希望能够兑现承诺?”

叶七七一边点头,一边暗叹:“不愧是皇子,概括起中心思想来就是强!”只是,她还有个疑惑,她分明记得,慕容白明明是大殿下啊,怎么眼前之人却说他是三皇子呢?

被称为“皇叔”的青衣男子脸色复杂,半晌,粲然一笑:“姑娘,我想你可能弄错了,白儿是三皇子,并非大皇子。”顿了顿,他又道,“最重要的是,在下并非慕容白,在下,八贤王慕容无敌。”

“什么?”叶七七大惊!

旁边始终充满警惕的小糯米团子,此刻神情纠结,万分不好意思地上前:“大婶,没想到你为了嫁给我,竟然不远千里跋山涉水而来,虽然我欣赏你的勇气,但是你大我这么多,我实在无法接受你!”顿了顿,小糯米团子又道,“大婶,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还是放弃吧!”

叶七七一脸不可置信:“你不会告诉我,你这个小糯米团子才是慕容白吧?”

“嗯!”两个面容过分相似的人同時点了点头。

望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糯米团子,叶七七终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她终于醒悟:自己竟然多穿越了十年!如果她没记错,出发前星球的长老好像说过,时光穿越机只能用两次,一次是选定目标,另外一次则是完成任务之后。眼下,除了想办法完成任务之外,她好像回不去了。

【二】

叶七七醒来的时候,是在慕容无敌的王府里。一想到自己刚刚哭着喊着要嫁给那个小糯米团子,她就很想去死一死。

不是慕容白,慕容无敌你早说呀,害得她丢尽了脸。慕容无敌真是白长了一张俊脸!

叶七七瞪圆了眼睛,看着好整以暇俯视她的慕容无敌,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牙一咬,她便对着慕容无敌那张完美的脸蛋用力地撞了过去……

可惜,人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慕容无敌只是轻轻地侧了侧身子,叶七七的脸蛋便和冷冰冰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不知是不是错觉,只听砰的一声,仿佛连地板都震了三下。

许是她的表情太过幽怨,慕容无敌终于动了,他从袖子里掏出手帕递过来:“莫不是姑娘见我侄儿太小,便移情别恋看上了在下,激动得连鼻血都流出来了,还是赶快擦一擦吧。”

叶七七闻言,愣了一下,犹豫着抬起手抹了一把鼻子,然后将手伸到他的眼前,呆呆地说:“我叫叶七七,我有点儿晕血,一会儿我倒下去的时候,劳烦接着我!”说完,她便直直地往他怀里栽了下去。

慕容无敌低头审视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终是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抱起叶七七大步朝卧室走去。endprint

他没有看见,怀中原本应该晕过去的女人,此刻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叶七七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多穿了十年,那么干脆改变目标好了,不论她嫁给谁,只要扶持她的夫君登上皇位,她一样能够实现自己的目的。当务之急,她要做的是,尽快选择新的目标,无疑,慕容无敌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叶七七此时被他环在胸口,双臂搁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温热的体温隔着衣服传来,叶七七觉得浑身就像是过了电一样,酥麻酥麻的。

她忍不住臉一红,略略低了低头,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她由于悬空,整个人都被扔到了床上。

要是这样还不醒的话,那也太假了。叶七七不得不忍着酸痛、故作惊讶地睁开眼:“咦,这是哪里?”

慕容无敌微微挑眉,突然上前双手环住她,俊俏的脸蛋越靠越近,近得她都能看清他睫毛的长短:“这是王府的客房,刚刚你晕倒了,我把你抱了进来,只是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把你摔出去落在了床上,抱歉。”

叶七七一张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她不自然地吞了吞口水:“没……没关系……”

慕容无敌的眸中浮现出笑意:“既然叶姑娘口口声声说同白儿指腹为婚,那就委屈姑娘暂且先在王府中住上几日。白儿的生母淳贵妃前几日回乡省亲了,待她归来,再请姑娘入宫觐见。倘若姑娘所言是真的,本王必会让姑娘得偿所愿。”

最后一句“得偿所愿”,他说得格外意味深长,叶七七有些心虚地抬头,正好撞上他充满玩味的目光,那神情像是在肆无忌惮地打量一件玩物,叶七七被他看得发毛,忍不住有些担忧:他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三】

叶七七在王府住了数日,初始还有些担心淳贵妃回来会揭穿她的谎言,谁知一连过了半个月,别说淳贵妃了,就连慕容无敌的影子,她都没有见到。

不行,她绝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一想到自己身上肩负的星球使命,她便不由自主地焦虑起来。想起以前在阿尔法星球上精心研读的地球话本子,她眼睛一亮,便让管家替她搜罗话本子去了。

慕容王府的管家办事就是利落,不到三天时间,便搜罗来了满满一大箱子的书籍,只是,他的脸色却颇为不自然。

叶七七随手翻了翻,满意地点了点头,顺便向管家投去一个鼓励加赞许的眼神。管家却仿佛被开水烫了一样,一蹦老远,恰好撞在了刚回府的慕容无敌身上。

“对不起,王爷,老奴该死,老奴该死……”眼看撞到了王爷,管家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赔罪。

叶七七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甜蜜蜜地笑着:“王爷万福。”

慕容无敌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道:“叶姑娘规矩倒是学得很快,想来是为了入宫觐见做准备吧!”

叶七七噎了一下,只得低低地应了:“是……是啊。”

慕容无敌点了点头,忽然瞥见她身后的大箱子,不禁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叶七七顿时有些慌乱,支支吾吾地解释:“这……这是管家给我找来解闷的野史。”

“哦?”慕容无敌用怀疑的目光望向战战兢兢的管家。

管家的一张脸先是红了,再是绿了,最后变为了紫色,接着,他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委屈地哭诉:“王爷,这不关老奴的事儿啊,老奴是按着叶姑娘给的书单去找的书。”

慕容无敌露出探究的眼神:“既然是野史,叶姑娘不妨送几本给本王,刚好本王最近十分清闲,也想找点儿乐子。”一边说着,他一边快步从箱子中抽走了几本厚厚的“野史”。

叶七七阻拦不及,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慕容无敌抽走了书并翻开,然后,一向风姿绰约的慕容王爷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绿了,黑了。

叶七七忍不住感叹,这变脸的功夫要是搁在阿尔法星球,都能开个戏院演变脸绝活了!

“《霸道王爷爱上我》?《我和当朝王爷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王妃晋升手札》?”慕容无敌冷笑两声,黑着脸一字一顿地读出书名,叶七七的眉头跳了跳,忍不住有些心虚。

“这就是你说的野史?”慕容无敌俯下身,一步一步将叶七七逼到墙角,他双手撑在她的耳边,直视着她的眼睛,道,“叶姑娘,难为你一番心意。”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抬眸迎上他逼人的目光,她的心顿时没出息地狂跳。看来,他是领悟她的心意了!想到这里,她脸上一红。

慕容无敌见状,暧昧地凑近她的耳垂,轻笑一声,接着道:“只不过,一来,白儿还小,二来,白儿是皇子,你应该读的是《霸道皇子爱上我》这种类的。至于这些,难道不是你买错书了?”

叶七七的笑僵在了脸上。

慕容无敌却不肯罢休,一边上下打量她,一边惋惜地摇头:“白儿说得没错,叶姑娘的智商的确堪忧啊。”

说罢,他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还不忘让人将她的箱子抬走,美其名曰:“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四】

原本想学习下话本子上的招数,谁知道出师未捷身先死,一箱子书都被慕容无敌收走了,叶七七快被自己蠢哭了。然而,阿尔法星人向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她在哭了数日后,整了整衣裳,准备再接再厉。

这一次,她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认真研读了管家淘来的话本子,还特地询问了王府里洗衣服的大妈。听说大妈的老公就是大妈自己主动追到手的,因此这位大妈十分有经验。

在叶七七对着王府里洗衣服的大妈念叨了第三十遍“慕容无敌”的时候,大妈终于不只顾着洗衣服,而是用十足的暧昧口吻说:“男人嘛,还是喜欢温柔美丽的姑娘。”顿了顿,大妈抬起头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叹气道,“你的长相一般,温柔嘛,你还可以学一学。”

虽说大妈的前半句话让叶七七很是不忿,不过后半句,她深以为然。

理清了上次的失败经历,叶七七虚心向大妈请教。两人一番耳语之后,叶七七满脸通红地愣在原地。

想起大妈临走前别有深意的笑容,叶七七握了握拳头,顿时觉得有了底气。endprint

挺了挺胸,她向着慕容无敌所在的方向袅袅婷婷地走过去。走到近前,她轻轻唤了一声:“慕容大哥……”

嗯,声音要轻,语态要柔,神态要媚。

慕容无敌目光呆滞地看了半晌,忽然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是怎么了?没烧坏脑子吧?”

叶七七也不恼,时刻谨记着大妈说的温柔、再温柔,于是,她掏出手绢,擦了擦脸上被慕容无敌摸出的汗,顺便抬起头对着他温柔地笑笑,笑得一丝寒意从慕容无敌的脊梁骨一直蹿到了心里。

“我……我只是觉得有点儿热。”说着,她便扯了扯本来就宽大的领口,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还故意往慕容无敌的身前凑了凑。

慕容无敌愣了一下,视线往下移了移,眸子里浮现出笑意:“叶姑娘以后每餐多吃点猪蹄,免得入宫之后被人说我王府亏待了你。”

“嗯?”叶七七不解。

慕容无敌的视线往她胸前扫了扫,凉凉地开口:“叶姑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点好的,容易发育不良。”

叶七七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一马平川”,郁闷地想捶床:“你可以去死吗?”

色诱失败,叶七七在房里郁闷了一晚上,突然灵光一闪,她想起出发前扫过几眼的《借种守则》上似乎有过这样一段话:“地球上的雄性资源只会将资源借给自己爱上的人,所以如果想成功借到优良的资源,那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对方爱上自己。”

可是,什么是爱呢?叶七七无措地想着。

【五】

这一日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艳阳高照,一树橙黄,慕容无敌穿着一身素色的长衫,就那样悠悠地笑着,将眉眼都笑成了一幅泼墨山水画。他亦步亦趋地走到她的面前,修长的手缠住她的腰,艳红的嘴唇眼看就要吻上来……

期待已久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叶七七忍不住有些激动,头一仰,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她捂住额头上的大包痛醒了,原来刚刚是个梦啊!只是,一想到刚刚梦中发生的情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面红耳赤,莫非……莫非自己喜欢上慕容无敌了?

叶七七是被管家请到书房的,房中,慕容无敌斜斜地靠在窗边喝粥,俊秀的眉,墨色的发,修长的身形,青衫翩翩。叶七七看得呆了,一时忘了收回视线,直到他轻咳了一声,似笑非笑地望过来,她才醒悟过来。

“叶姑娘这般如饥似渴地盯着我,我会误会的。”慕容无敌的嘴角闪过一丝戏谑。

叶七七的脸嗡地一下红了个通透,慕容无敌脸上的笑意更深:“看来,叶姑娘是真的饿了。来人,给叶姑娘也拿点儿点心来。”

叶七七老脸一红,羞愤得要死,原来,他说得如饥似渴是指吃饭啊。

她正尴尬间,慕容无敌忽然偏过头,神情是难得的严肃:“皇兄刚刚传来圣旨,命我去附近的几个山头剿匪。若叶姑娘之前所言当真,明日便收拾收拾,准备入宫吧。白儿派人传来消息,他的母妃不出三日便要回宫了。”

“什么!”叶七七闻言,心下一惊,什么救命之恩、指腹为婚都不过是她信口胡诌的,倘若她真入了宫,等淳贵妃回来,一定会被揭穿的!虽说身为一个外星人,就算在这个星球被处死,百年后也能在阿尔法星球重生!但,这样一来,她的任务就失败了!

慕容无敌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轻咳了一声,又道:“其实,若是叶姑娘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本王可以命人送你离开……”慕容无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地说出这样一番话,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没相信过她的话,只是觉得她好玩才留下她的。可是,如今淳贵妃就要回来了,一旦冒认皇亲的事情被揭穿,她恐怕会被处死吧!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的心就克制不住地难受……

“不,我不走,我也不进宫,我……我想跟你去剿匪!”叶七七难得聪明了一回,知晓若是再不抓住最后的机会,她就真的只能“死”回阿尔法星球了。

慕容无敌闻言挑了挑眉,像是有些苦恼,半晌,他别过头,对着叶七七道:“嗯,这样也好,反正本王一介文臣,没什么自保能力,叶姑娘同去,正好可以保护我。”

堂堂一个王爷,竟然手无缚鸡之力?叶七七稳了稳心神,才没从凳子上摔下去。

直到出城,叶七七看到慕容无敌率领的十几个老弱病残的守卫时,才明白他说的“保护他”是什么意思。

叶七七傻傻地看着眼前的队伍,呆呆地问:“王爷,你的兵马什么时候到啊?”

慕容无敌十分惬意地躺在马车上,优哉游哉地感叹:“已经到了啊,本王又不是武将,本朝有非武将不允许养私兵的条列,本王能挤出这么多人手就不错了!你可不要小看他们,这些可都是本王府中的精锐啊!”

叶七七默默无语。

春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她却觉得自己浑身都沐浴在冬日的寒风里,吹得心都冷了!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怨念,慕容无敌突然坐起身,一本正经地问:“七七姑娘,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叶七七愤恨地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哪儿能啊!奴家在府上叨扰了这些时日,自然是要报答王爷的,最好是以身相许……”

慕容无敌闻言,微微闭上双眸,悠闲地笑:“以身相许就不必了,只要叶姑娘遇到劫匪的时候,以命相许就行了。”

叶七七十分幽怨地看了慕容无敌一眼,无语。

【六】

叶七七第一次出门,慕容无敌难免要提点她几句。比如说,这次虽然是为了剿匪,难保不碰上几个胆大妄为的土匪。慕容无敌说,一般情况下,敢劫朝廷兵马的要么是穷凶极恶之徒,要么跟朝廷有深仇大恨,只是,不管哪一种,都不是他们能应付得了的。

叶七七闻言,忍不住一阵担忧:“我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慕容无敌幽幽地看了她一眼:“那可不一定。”

話音刚落,他们便瞧见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向他们逼近!

那是盗匪!

这个乌鸦嘴!叶七七抽出大刀,十分幽怨地看了慕容无敌一眼。

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虽然叶七七来地球的时间不长,但也知道挨了刀就要吐血的道理,是以,她看到,慕容无敌挨了劫匪一刀后果然很给面子地吐了一大口血。endprint

叶七七顿时大惊,立马对着马贼缴械投降:“好汉饶命!我家王爷上有八十老母、下有美女相伴,还请好汉放过我们!”

马贼在一瞬间愣住了,叶七七回头看了一眼,慕容无敌带来的队伍已经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当下,她毫不犹豫地一把扛起受伤的慕容无敌,背着他边砍边逃。

暮色四合之时,他们二人终于成功地摆脱了盗匪。叶七七回头看了一眼背上的慕容无敌,也不跑了,寻了个山洞暂且歇息。

灿灿火光中,只见慕容无敌面色苍白,咳嗽不止,又吐了一大口血。叶七七挨着他坐下,有些担忧地问:“王爷,你怎么老是吐血?”

慕容无敌看了她一眼,半天不说话,倏地幽幽地开口:“我是被你颠的!”

叶七七有些尴尬,一时间山洞中一片沉寂。

夜色渐深,月色朦胧中,慕容无敌的俊脸如莲花,笑颜胜星华,一袭白袍染了明艳的粉色,显得光彩动人。

叶七七咽了一口口水,明知此刻不是合适的时机,却还是忍不住问:“王爷,你有喜欢的人吗?”

慕容无敌看了她一眼,点头承认道:“有啊,你不是说……我有美女……相伴吗?”话音刚落,他便昏了过去。

叶七七心里五味杂陈,他刚刚看她的那一眼,让她觉得,莫非他喜欢的人是她?可是,她始终是个外星人,无论他有没有爱上她,一旦任务完成,她终究都要回到自己的星球,而那个地方,没有空气和水,他是绝对无法生存的。

叶七七纠结了半晌,跟他生出的孩子一定很好看吧?她暗忖,干脆心一横,有些笨拙地对着他的俊脸吻了下去。

意外的是,原本昏睡中的人似乎有所察觉,竟然出奇地配合,他的唇渐渐地由冰凉变得火热。初尝情爱滋味,叶七七不禁有些紧张。她一只手攀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不放。许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原本被动的人渐渐反客为主,吻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慕容无敌的吻技很好,良久,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她的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什么好顾忌了,干脆心一横,伸手去解他的衣袍。

叶七七红着脸,将手探进了他的衣衫中,冰凉的触感令他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双手无意识地搂住了她的腰。

身下之人似乎被她的热情感染,半昏半醒间,一个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洞中火光摇曳,一夜春宵。

这一夜,她终于得偿所愿,却身心疲惫。如果最终的结果注定是分离,那么,就当此刻是一场梦吧。

第二日天光渐亮的时候,叶七七走出洞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直到亲眼看着来人找到慕容无敌并救走他,她才略显仓皇地离开。

【七】

叶七七意识到自己怀孕,是在一个多月后。彼时,慕容无敌张贴了榜文,说是被她骗取了极为贵重的物什,要下令捉拿她。

叶七七很是不忿,虽说自己为了接近他编造了指腹为婚的借口,可最终自己除了同他一夜春宵之外,根本就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而且自己还救了他,但他竟然不念旧情要捉拿自己。

地球人果然心胸狭窄!

叶七七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让大夫给自己开了几服安胎的药。

“什么!几服安胎药竟然要十两银子!”拿到账单的叶七七大怒,万万没想到,在地球上怀孕竟然要花这么多钱!在阿尔法星球,一旦女性怀孕是可以无偿享受国家提供的各项福利的,什么怀孕奖励金、生育津贴、体检津贴、孕期津贴等等。再看看地球,啧啧,真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叶七七忍不住唏嘘不已,摸了摸兜里的钱袋子,正打算默默地把药包放回柜台上,冷不防从后面伸出一只手递出一锭银子:“这些全要了。”

叶七七回头,是慕容无敌。

糟糕,他莫不是前来捉拿自己的?叶七七心虚地低下头,暗自想着脱身的办法。

慕容无敌却不看她,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闲杂人等回避。这是要……收拾她?她的脑袋上冒出了汗,只得干笑一声,硬着头皮打招呼:“呵呵,王爷,真巧啊。”

慕容无敌邪魅地笑了:“不巧,知道你在这里,我特意赶过来的。”

呃,这话实在没法接。

像是怕她不明白,慕容无敌又好心地补充道:“打你一走进来,这家药铺的掌柜就认出你是告示上悬赏的人,为了拖住你,好向我告密,才特地给你开了十两银子的账单,毕竟悬赏的银两可比区区几块铜板来得多。”

这个奸商!叶七七一阵咬牙。

慕容无敌顿了顿,然后开口,直奔主题:“你怀孕了?是我的?”

叶七七心下一紧,回想起那夜山洞中他的话,淡淡地笑道:“王爷说笑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会是你的?”

慕容无敌倏忽变了脸色,一把拽住叶七七的胳膊,强行将她拽出药铺,带回了王府。

王府内院,叶七七同慕容无敌大眼瞪小眼地对峙许久。

慕容无敌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怒火滔天:“你说,孩子不是我的,那是谁的?除了我,你怎么还能有别人?”

叶七七淡淡地扭开头,硬着头皮道:“王爷可是糊涂了,我们从未有过肌肤之亲,怎么会有孩子呢?”

慕容无敌闻言,一双眼眸似乎要喷出火来:“你休想骗我!那夜在山洞中,我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原本我以为只是我的幻觉,可是,在我第二天晚上脱衣服的时候,发现手臂上的抓痕,分明是你和我……的时候抓的,我就知道那夜不是梦!”

叶七七大惊,那夜他分明高烧不止,竟然还会记得这些细节,想到当初自己热情似火地撲上去,一时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脸一红,又羞又恼。

慕容无敌见状,双手捧住她的脸,放缓了语气:“七七,你听我说……”

话音未落,耳边响起一阵撕破空气的声音,叶七七扭过头,只见一支羽箭冲着她快速而来。她想要闪避,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好闭上眼睛。下一刻,噗的一声,箭透入体的撕裂感袭来,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难道地球人的身体感觉不到痛?endprint

她好奇地睁开眼,却见原本站在她身后的慕容无敌不知何时挡在了她的身前,一支锋利的羽箭穿胸而过,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

慕容无敌扭过头,望着她凄惨一笑:“七七,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说完这句话,他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叶七七慌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慕容无敌竟然会为她挡箭!她想要过去抱住他,却忽然被人抓住,只见慕容白神色平淡地走到她的面前,小小的脸上满是说不出的高傲:“来人,把这个来历不明、攀附皇亲的女人给我抓起来!”

叶七七心里顿时一惊:“完了,露陷了!”

但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她此刻更关心的事,是慕容无敌的伤!慕容无敌受伤的地方是胸腔,她隐约记得,地球人的胸部最是脆弱,一旦受伤,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她现在自身难保,要怎么样才能救回他?

叶七七的视线落到了慕容白的身上,身为血统高贵的阿尔法星人,她头一次学会了低声下气:“我可以跟你走,但你皇叔是无辜的,请你一定要救他!”

慕容白的嘴角牵起一个微妙的笑,然后挥了挥手,让人把她关进了天牢。

【八】

叶七七在天牢里被关了好几日,身为阿尔法星最杰出的女青年,却连天牢都出不去,叶七七觉得自己十分丢脸。可是,除了羞愧当初没有好好学习之外,此刻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一日三次地变着法子呼唤牢头,试图打探到慕容无敌的状况。

她就这么反复折腾了几日之后,这一日,慕容白带着人来牢里提审她了:“大胆刁民,你冒充本殿下的未婚妻,妄图接近本殿下,是不是要造反?你受了何人指使?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糯米团子慕容白神色肃穆,脸上絲毫不见孩童般的天真烂漫。

叶七七则被他的喝斥给镇住了,她想了半天,也没领会慕容白的意思,但大致晓得自己的假身份怕是暴露了,只好坦白从宽道:“对不起,我的身份是假的,但我只是……只是爱慕八贤王已久,想要借机亲近他而已。”叶七七不可能招认自己外星人的身份,干脆灵机一动,承认自己看上了慕容无敌。

然而,糯米团子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板起脸,一本正经道:“可你之前明明说是本殿下的未婚妻。”

叶七七顿时噎了一下,然后反问道:“难道你希望我看上的是你?”

慕容白:“……”

恼羞成怒的慕容白没有再跟她废话,直接逼问道:“听说你怀孕了,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叶七七还想掩饰:“反正不是慕容无敌的,就当我……喜新厌旧吧。”

慕容白闻言,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挥手让众人都退下,只留下两个心腹,然后厉声说道:“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他都是皇叔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因为表情太过狠戾,慕容白俊俏的脸都变了形。

纵使叶七七再傻,此刻也看出有什么不对,顿时紧张地问他:“你、你、你……想干什么!”

慕容白朝我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猜,如果皇叔知道你肚子里的骨肉是他的,那么他在没法救你的情况下,会不会来劫狱呢?”

“你说什么!”叶七七惊恐地睁大眼睛。

慕容白冷笑着走了。

叶七七原本以为,慕容白不过是说说而已,慕容无敌是他的亲叔叔,无论如何,看在叔侄一场的分上,他都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可惜,阿尔法星人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太监过来传旨:“妖女叶七七,来历不明,攀附皇亲,谋害八贤王,居心叵测,其罪当诛,于三日后处斩,钦此。”

叶七七接到圣旨顿时傻了眼,她想问她什么时候谋害八贤王了,然而那太监根本不理她,将圣旨宣读完毕后,不等她谢恩,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叶七七顿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太监走后,慕容白小小的身影再次走了进来,他站在牢房门外,笑眯眯地看着她,然后说:“我其实还真想让你做我的皇婶呢!”说完这话,他拍了拍手,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铁甲勇士鱼贯而入,纷纷找了地方隐蔽起来,万事俱备,只等慕容无敌上钩。

“慕容无敌,你千万别犯傻,千万别来啊!”叶七七在心里无声地呐喊。

【九】

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叶七七越是怕慕容无敌来,他就越是要上赶着来送死。这不,圣旨宣布的当天晚上,慕容无敌就来了。

好在,他不是来劫狱的,而是贿赂了看守的太监,悄悄溜进来的。

“七七,你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慕容无敌一进来,就冲过去一把抱住叶七七,泪眼婆娑地说道。

抱了好一会儿,叶七七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再不……放手,我……就要……被你……勒死了!”

慕容无敌闻言愣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松开钳制叶七七的手,一脸自责无奈的表情:“对不起,七七,我刚刚太激动了……”

叶七七干咳了两声,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才摆了摆手,道:“王爷,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你就别为我费心了!”

慕容无敌闻言,一脸“我懂”的表情:“七七,白儿都告诉我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千真万确是我的,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们母子的,不会让你有事的!”

慕容白都快害死他了,他居然还叫别人“白儿”!叶七七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脑子一抽,说了一句:“不,我不用你救,你千万别来劫狱!”

慕容无敌闻言一愣,两只黝黑的眼睛里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光彩,他突然凑近两步,吧唧亲了叶七七一下,然后欣喜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还可以劫狱!”

“……”叶七七仿佛听见埋伏的士兵们雀跃不已的声音。

慕容无敌倒是十分有诚信,在圣旨下达后的第三天夜里,他穿着夜行衣,带着几个心腹就摸进了大牢,悄悄地打开了关押叶七七的牢房。

“七七,快出来,是我,我来救你了!”慕容无敌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叶七七,可是,他摸到的却不是她纤细的手,而是……endprint

“你要找到人在这里!”慕容白冷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慕容无敌顿时大惊。

下一刻,牢房里忽然火光大亮,叶七七被慕容白的人用刀挟持着,站在昏暗的角落里。慕容无敌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他沉下脸,指着手持兵刃的士兵,质问慕容白:“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七七,她可是你的皇婶!”

“呵,皇婶是吗?”慕容白冷笑,“我还真是要感谢她,若不是她,我亲爱的皇叔,你又怎么会犯下劫狱这种大罪!”

慕容无敌不敢置信地抬头:“你……设了陷阱来陷害我?为什么?”

“因为你威望太高,在朝中一呼百应!因为你战功卓著,军中有无数敬仰你的人,因为你……姓慕容!”慕容白说到这里,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向挟持叶七七的士兵示意,“动手!”

他相信,只要他杀了叶七七,慕容无敌必定会造反!

“皇兄!您再不出手,我的老婆和孩子就都没了!”慕容无敌见状,一边快步上前救下叶七七,一边连声大呼。

然后下一刻,异变陡生。

原本对慕容白俯首帖耳的甲兵们忽然倒戈,全都将手中的利刃指向慕容白,而后天牢门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慕容白呆呆地看着走进来的人影,腿一软,跪了下去:“父……父皇!”

“孽子,还不向你皇叔赔罪!”皇帝陛下怒气冲天地一甩衣袖,厉声呵斥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跟着慕容无敌有惊无险地回到王府后,叶七七仍旧百思不得其解,慕容无敌露出一个高深莫測的笑容,没有回答。

【十】

很久很久以后,直到叶七七已经成了八贤王妃,慕容无敌才告诉了她真相。

原来,慕容白小小年纪,性情却始终阴晴不定,心思深沉。皇帝陛下担心这样的皇子即位后会给百姓带来祸端,才请自己的亲弟弟慕容无敌帮忙,演了这样一出戏。而叶七七不过是误入了这场戏里而已。从一开始,慕容无敌就不认为她是什么奸细,毕竟,哪有这么笨的奸细呢!

慕容无敌想起当初他哄骗叶七七的情形:“七七,若是你走了,皇兄就会觉得我骗了他,说不定一怒之下就要砍掉我的脑袋!”

叶七七不信:“皇帝陛下都能跟你一起坑自己的儿子,还能不信你?”

“那可不好说,你没听过那句话吗——伴君如伴虎!”慕容无敌半真半假地说道。

叶七七顿时愣住了,见她没有拒绝,慕容无敌又说:“七七,我承认刚开始我只是想逗逗你,可是后来,我是真的爱上了你。在山洞的时候,你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就想跟你坦白,可是,我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虽然我当时昏迷了,但我不是完全没有感觉,我很高兴那时候你对我的热情似火。原本我想等我醒来,就向你坦诚我的感情,可是,等我醒来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你了。我以为你是害羞,不好意思见我,我却听闻你有了身孕,我是真的喜欢你……”

叶七七抬头,慕容无敌深情款款地看着她:“那日遇到劫匪,你一个姑娘居然能背着我健步如飞,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只问你一句,如果我不过问你的事儿,你愿意留下来吗?”

叶七七愕然,万万没想到,慕容无敌为了挽留她,居然愿意无视她的隐瞒。她半是感动半是心酸,沉默半晌,终于决定坦白:“其实我是外星人,我来这个星球,只是为了……”

慕容无敌突然伸手捂住她的嘴,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问:“如果你留下来,会付出什么代价?”

叶七七的心揪了一下,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慕容无敌握紧了她的手,又道:“七七,我这辈子唯一真心爱着的人,只有你,求你……别走,好吗?”

叶七七愕然抬头,她静默半晌,终于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不走!”不管有什么样的后果,就让我独自承担吧,叶七七在心里如是想着。

【十一】

最近,朝野内外都在传,说八贤王慕容无敌是个“妻管严”。自打娶了个来路不明的媳妇,他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眼看这老婆怀孕了不能侍寝,连个侍妾都不让找,真是大禹皇朝男人中的耻辱啊!

这厢,八贤王府中。

慕容无敌一边陪着叶七七赏花,一边同她闲话家常:“娘子,还有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你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字了吗?”

“咚咚锵?零零七……或者叫欢欢喜也行。”叶七七兴奋地接话。

呃,外星人的审美果然跟地球人不同。慕容无敌擦了把汗,决定自己做主:“不如就叫慕容柏吧?寓意他像松柏一样挺拔茁壮地成长。”

嗯,慕容柏,这个名字取得不错,她来地球这么久,慕容无敌倒是也教了她不少地球上的汉字文化,她满意地点头。

突然,脑海中快速地闪过一丝亮光,慕容柏?慕容白?等等,她漏掉了什么?在阿尔法文中,“白”和“柏”的写法是相同的!她想起自己当初来地球前查询的资料——

地球志大禹皇朝XX年,大皇子“慕容白”发动政变,只花了三天时间就顺利夺位。这个“慕容白”难道是“慕容柏”。对了,肯定是这样,因为慕容白是三皇子,根本不是大皇子!

这样看来,自己根本不是多穿越了十年,而是多穿越了五十年啊!

叶七七泪奔了。

她思索片刻,这样看来,自己的儿子就是未来的皇帝了?这么说的话,自己也算是变相地完成了星球任务吧?

沉浸在历史记录之中的某人自我安慰着。

(全文完)endprint

赞 (26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