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神大人求别吃

安酒酒

简介:长右山上长了一株丑萝卜,她不仅不自知,还一心想要泡食神。食神看着她表示,嗯,清蒸或者油炸,他都会做得很好吃!

标题:

1.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2.原来是个重口味

3.食神的危机

4.我的空降男神

5.仙界减肥汤

6.能潜规则吗?

7.你的手只有我能摸

8.五百年前的真相

9.给你一个爱的奖励

1.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清晨醒来,我蹲在坑里,一如往日一般恣意地拨了拨头顶上的两片叶子,抬起傲娇的小头颅睥睨了一下周围的一切生物,心情大好。

左边的小灵芝无奈地对着我抚了抚额:“如果痴心妄想是一种病,那你已经药石无医!”

右边的小人参翻了翻眼皮对着我睨了一眼:“如果白日做梦是一种剑术,那你已经人剑合一!”

我回头朝他们撇嘴,轻哼一声:“庸俗,愚不可及!”

我在长右山活了五百年了,这五百年来,我都告诉自己以及整座山的生物,我是这长右山里最高贵的存在,我的身份他们都遥不可及。

虽然漫山的都是什么千年的灵芝、万年的人参,以及其他说不出的珍贵药材,而我只是一棵萝卜,还是一棵发育不良、面色蜡黄、满身褶子的丑萝卜。

但,这都不影响我是这长右山最高贵的存在,因为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嫁入仙界!

五百年来,我总做同一个梦。梦里,我的意中人,一身雪白,三千青丝,俊美无双,他踏着红色祥云而来,从天而降带我走。

旁边的何首乌劝道:“长右山虽然是座灵药山,生长的药材都十分珍贵,但也只在凡间,从这里出去,最好的药材也只是在凡间被物尽其用的同时名动九州,受万人敬仰。你还是实际一点吧。”

可我偏就不同了,我不想下地,我只想上天,我要上仙界!

萝卜要是没有梦想,那跟咸菜有什么区别!

我双手合十,低头祈祷:“食神大老爷啊,你快点让我的梦中情人来接我吧!”

为何要拜食神呢,三界有三界的规矩,三界生灵拜天地,拜玉皇大老爷,而我们食物,当然是要拜食神大老爷。

这五百年呢,我一直都万分虔诚地拜着食神大老爷,这世上我最相信、最敬仰的就是食神大老爷。想想食神大老爷那矮胖矮胖又和蔼可亲的样子,一看就很好说话,我许愿,他一定会帮我实现的。

这天,我许着第一千两百八十次的愿时,他真的就如梦里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他一身白衣,踏过红色祥云,双眼闪闪发光地看着我,深情款款地向我走来。

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的食神大老爷啊!我仰头摆出一个自认为最美最高贵的姿态,等待他向我伸出手的同时,准备迎接周围那些如暴风雨般艳羡的目光。

然后,我听见我的意中人说:“嗯,把你切丝裹上面粉煎炸,一定外酥里嫩!”

“……”我一愣,头顶的两片叶子猛地一緊,心里爆炸得像喷发的火焰山。

他不是来娶我的,他是来吃我的!

“天哪,地哪,食神大老爷啊,救命啊!”我撒腿就开始跑。

后面的白衣仙人忽地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嫌弃地说:“谁每天都叫我?没看见人家正忙着抓萝卜呢!”

我:“……”哇的一声,我想哭,我的梦想,我的信仰,都毁在了同一个男人手上!

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2.原来是个重口味

我瑟缩在冰凉凉的菜板上时,内心也是拔凉拔凉的。

四周各式各样的刀具明晃晃的,偌大的灶台上热着一锅冒烟的油,整个房间没有油烟反倒十分精致,因为有云雾缭绕着。我很快就发现,很明显这是个厨房,还是仙界上的。

食神悠闲地坐在一把椅子上,对着我阴森一笑。

旁边一把细长的菜刀自动地在石头上磨着,发出的声音让我心惊肉跳,我泪流满面地抱紧自己:“呜呜呜,你能不能别吃我!”

这就是我心心念念了五百年的心上人,这还是我日日敬仰的食神大老爷。

我一心一意地喜欢他,他却只想吃我!

“不行!”食神优哉游哉地摇着摇椅,淡淡地回答,然后打了一个响指,那把菜刀就缓慢地向我飞来。

“等一下,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不看后悔终生!”油锅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像是我剧烈的心跳声,我将心一横,急忙脱了外皮,露出勉强白嫩的肩膀,朝着他妖娆地抛了个媚眼。

直到现在,我都还相信天意,他是我的意中人,他会爱上我的,我使用美人计一定没错!

食神果然停了手,抬眼看了看,然后慢悠悠地说:“嗯,看来我之前判断有误,直接整个剥皮清蒸,应该更嫩。”

我:“……”去他二大爷的天意,他是真的只想吃我!

食神慵懒地伸着懒腰,眼也不抬了:“还有没有?没有的话,我直接动刀子了啊!”

我慌忙地左顾右盼,瞟到墙角的一片红色,慌忙大叫起来:“有啊!有啊!我还会变戏法!”

我跑到墙角,拿起地上红色的烧火衣服讪笑着抖了抖,反手披在身上:“你看!我一下子变成了胡萝卜,是不是很有趣啊!”

对面鸦雀无声。

“哈哈……哈……”我没敢看他,闭着眼,猛拍手掌,笑得一声比一声小,一次比一次难看。

好吧,我都不得不承认这个戏法冷到爆,他今天不吃我才怪了!

自己挖的坑,笑着也要跳,我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回头,却见食神此时紧紧地盯着我,眼睛里迸发出几丝惊艳的光来。

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灵光一闪,赶忙扒拉起旁边的一件灰色衣服,头上还插了两块生姜,朝着食神叫:“看!梅花鹿!”

果然,那货眼里的光更盛,隐藏不住地兴奋道:“再换个!换得好了,今天就不吃你了!”endprint

我晕,这都让我歪打正着了,这货有变装癖!

我一下子燃起希望,一套一套换得乐不可支,大把大把的食材往头上插,摆出各式各样的姿势,食神在一旁看得饶有趣味。

看着他开心了,我也很开心,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被吃了!

最后一套“猩猩装”结束时,食神心满意足地大手一挥:“好了,不吃你了,以后你就留在厨房给我打杂吧!”

我顿时心花怒放,欢呼雀跃,答应了一声后,屁颠屁颠地跑到转角的镜子前准备臭美。

从食神看我时那挡都挡不住的惊艳目光来看,恐怕这是我今生最美的时刻,我摆出一个最为撩人的姿态,望向镜子,然后一萝卜蹲惊恐万状地坐在了地上。

妈呀,这个上天下地都找不到的丑八怪是谁?!

3.食神的危机

食神说不吃我,让我在厨房给他打杂。

可我蹲在厨房里望穿秋水也没看见一个客人,这门前萧瑟的落叶,寒塘的秋水,让即使裹了七层变装服的我也从心里感到有点凄凉。

我撑着头,无所事事。

忽地,衣袖像被什么东西扯了扯,一团白色的不明物体,正发出惊悚的啜泣声。

我吓了一跳,掀开衣摆,就看见食神两眼泪汪汪地望着我:“嘤嘤嘤,小萝卜,我心里苦,但我不说。”

我一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勉强你。”

他顿时板起脸来,低沉着声音问道:“你是想进蒸笼吗?”

我心肝都一颤,急忙赔笑道:“你说,你一定要说。”

他瞬间就又恢复了那张泫然欲泣的脸:“玉帝连我这个月的俸禄都没发,我就要被饿死了!”

食神说,时代在召唤,仙界在进步。为响应时代的号召,外面的小摊小贩迅速崛起,外卖行业火爆,仙人们都订外卖,导致他这个仙界官方唯一指定的厨房生意惨淡,估计他不久后就要下岗了。

“所以,我才跋山涉水去寻一种最特别的食物,想在仙界大会上盛给玉帝,打赢这场翻身战,名声大噪,挽回生意。”

他夸我“特别”,夸得有点突然,我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我发现我没找到,但我发现了你——这世上最丑的萝卜。我想,既然没有最好的,那最丑的同样也能在仙界大会上一鸣惊人。”

我:“……”我想打人,你才最丑,你全家都最丑!

“我为了你,连我的前程都不要了。”说着,他极用力地用我的袖子擦了一大把鼻涕,然后收了所有表情,居高临下地瞪着我道,“所以,你还不快点滚去赚钱!”

我:“……是、是、是!”

“叮!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接收!”

我在仙界通信仪里听到这句话时,简直高兴得像个傻子。

没错,在我的劝说下,食神终于顺应潮流开了家外卖店。

这是我们三天来的第一单,我和食神格外认真地对待,他炒的菜味美量足,我腾云送餐争分夺秒。

开店前,我就给他规划过理想的宏图,我告诉他,看眼前外卖水涨船高的趋势,他厨艺又高超,开家外卖店,一出场必火爆,两个月一定重回餐饮界巅峰。

可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我斗志昂扬地出去,灰头土脸地回来。

食神看着我,还没来得及问原因,仙界通信仪里便传来声音:“您有十条差评,请尽快处理!”

我瘪嘴:“……”什么嘛,我这就送了一单,那人就给了十条差评!

我委屈巴巴地望着食神,其实,这也真的不怪我,因为人家投诉的原因是——我太丑了,丑得他完全没胃口吃饭。

这还不是食神的错。

去送外卖前,我看着那一身丑得清新脱俗的土鸡装,就委婉地征询过食神大人的意见:“要不,我打扮得稍微简单点,毕竟穿得太美会打击顾客的自信心。”

他却看着我欲取下装扮的手,冷眼一横,在我耳边阴森森地威胁道:“敢取下来一点,我就直接把你剥皮油炸!”

说着,他又朝我的脸上抹了三道煤灰,在头上插了两片土豆,看着不能更丑了,他脸上才阴转晴地笑开来,满意地感叹道:“这样就再美不过了!”

我:“……”这个重口味的变装癖!

4.我的空降男神

我又做那个梦了,梦里,天边一片火红,食神踏着红色祥云落在我的面前,对我伸出了手。

我起床,晃了晃脑袋,翻看外卖店里的评论,清一色的全是说我丑的差评,一句比一句狠,我不禁暗自神伤。

我虽然是个丑萝卜,可也还是个女孩子,也有爱美之心,内心也是脆弱的。

明明他应该是我的意中人,现在他却是伤我最深的人。

我越想越觉得郁闷,我得出去透透气。

走到一条僻静的小道上,我突然看见草地上有一座分外扎眼的小山,颜色发白,形状奇怪,总之,一看就属于特别丑的那种山。

我一看见它就觉得分外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立马选择蹲在它旁边自说自话地倒苦水,说得气愤了,一拳打在山壁上。

突然,一声嗲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哎哟声响起,然后整座小山都开始震动。我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那座山慢慢展开,伸出白花花的四肢,再冒出一個头。她转过满是横肉的脸,可怜兮兮地说:“连你也欺负人家啦!”

我:“……噗”这竟然是个仙女,还是个胖成球的仙女。

胖仙女说,她是仙界的八公主,因为太胖,向别人表白被拒,刚刚只是在抱紧她自己默默地流泪……

我:“……”

她说:“如果能让我瘦,即使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我忽地灵光一闪,商机啊!巨大的商机!

我立马清了清嗓子,以袖遮面,摆出一副高深莫测、世外高人的样子,对她一笑:“看来,真的是缘分,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大胖子,男神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后来,我自创了一种减肥汤,一个月迅速甩掉一百斤肥肉,人也美了,男神还回头倒追我!”endprint

我掩面狂笑:“今日,你我有缘,友情价只要九百九十九两,肥肉去无踪,男神追着你!”

可我低估了八公主的智商,她一脸怀疑地看着我:“我不太信,你让你的男神来证明一下。”

我:“……”怎么办,我从哪变一个男神出来……

忽地一个天旋地转,我被一个强有力的手臂带着转了一个圈,四周是轻柔的微风、是飘逸的发丝,我一下子扑进一个宽阔又好闻的怀抱里,扑通,心好像剧烈地跳了一下。

我抬头一看,竟是食神,他像梦里一般,对着我温柔一笑,深情款款地说:“笨蛋,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真正的喜欢是不看外表的,所以,我一直遮掩你的外表,为的就是让你看清我的真心。”

原来是这样,我愣愣地望着他,红着脸不知所措。

然后,我听见他贱兮兮地说:“这样可以了吧?九百九十九两放我手里,明天来取减肥汤。”

我:“……”无节操,不要脸,死变装癖!

5.仙界减肥汤

回厨房时,那货在前面得意地转着钱袋子,走得大摇大摆,我跟在后面,双眼却恨不得将他戳出个窟窿。

进门前,他突然一停,转过身,狡黠地一笑。

我手疾眼快地刹住车,同样的坑跳两次,那我就是蠢。

他却好像有点可惜的样子,故意走上前一步,将头低下来,讨好地抛了个媚眼:“还生气呢?”

色即是空,我低头不看他。

说着,他将钱袋在我的面前晃了晃:“钱我分你一半。”

我抬头,一脸的怀疑,这货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果不其然,他话锋一转,对着我抖了抖眉:“不过,你得先把你的发财大计告诉我,我们一起发大财呀!”

我翻了个鄙视的小白眼,顿时神气了起来,拿起灶底的烧火棍就在锅碗瓢盆里指点江山。

“叮!您有新的订单,请接收。”

“叮!叮!叮!”

食神听着仙界通信仪里响个不停的单机声音,笑得合不拢嘴。

灶炉里的火烧得正旺,锅里的汤正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我眼冒精光地蹲在旁边,估摸着煮得差不多了,便摇了摇头顶的叶子,撒上一层薄薄的自制萝卜粉,拍手道:“搞定!”

我将汤分盒装好,然后推了整个衣柜出来,站在食神的面前,捂嘴笑得像青楼里揽客的老鸨:“食神大人,您今天想看哪件变装啊!”

食神躺在摇椅上,眉毛一挑,指尖一动,从那些花花绿绿到不忍直视的衣服里,挑了一件闪瞎眼的破布。

我穿上,对着镜子,看了一身丑得不能再丑的野鸡装,笑得更加变态:“哦,嚯嚯,那我去送外卖了啊。”

是的,我们现在改做减肥汤了!

仙界现在以瘦为美,仙女们都巴不得瘦成竹竿,所以,我们主打快速、无须节食、无须运动的健康减肥方式。

事实证明,食神的审美和我自创的减肥汤,那简直是蜈蚣配蝎子,杜仲配牛膝,天造地设,地下无双。

我的减肥汤,效力威猛,食神给我的打扮丑得仙女胃口全无,又有八仙女这个活招牌到处替我们宣传,一下子就在仙界爆红起来。

八仙女再站在我的面前时,连我这个替她减肥的人都不敢相信,她曾经胖得像个球。

她一身粉色衣裙,如弱柳拂风地立在树下,仿佛风一吹就会飘走似的。

只是,汤喝得有点多,药效过猛了一点,她脸色微白,跑了好几趟茅厕。

但她依然泪眼婆娑,感激涕零地拉起我的手,说:“神医啊,良心商家,这简直是世间神药,我已经成功地和我男神在一起了!”然后,她拿出一串宝石项链表示,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我嘿嘿一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减肥汤是什么,都是我乱煮的。

然而,还没等我将项链接过来,横空多出来一只手将它夺走了。

我死死地盯着一边忙着送走八仙女,一边正抚摸着宝石项链的食神。

这货每次都从哪冒出来的?

他无比自然地把项链装进袖口,对着我笑得人畜无害:“我们家小萝卜好会替我赚钱哦!”

6.能潜规则吗?

减肥汤的生意火爆,我们半个月就赚了一万两,食神现在每天唯一的兴趣,就是在厨房里数银子。

那天,他兴高采烈地进屋,然后发出一阵响彻天际的鬼哭狼嚎:“谁挖了我的银子!”

我淡定地看着这一切,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食神的银子埋在他床底五尺深的地洞里,他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挖出来数一遍再埋进去,这只有他和我知道。

他披头散发地出来,举起一把锋利的菜刀横在我的面前:“说!你是想清蒸,还是油炸!”

我淡定地吐出嘴里的瓜子壳,轻蔑地给了他一句:“愚蠢,肤浅,鼠目寸光。”

要知道钱是要生钱的嘛,放在床底的地洞里除了生锈还占地方。

我告诉他,那笔钱即将用作代言费,而我作为出资人,将亲自招个最符合条件的流量代言人,到时钱滚钱,多得数不完!

我昂首,将手伸向远方:“我们的目标是——仙界首富!”

食神摸着下巴做沉思状:“嗯,说得很有道理。”然后,他转過头抱着我的胳膊,说,“可不可以内定?”他再停顿思索了一下,“潜规则也行。”

我:“……不行!”这个吝啬鬼……

虽然我说了不行,可那货完全当成耳旁风。

中午摆了仙宫满汉全席,他坐在一旁,夹了一片萝卜,亲自喂到我的嘴边:“来,我们可爱的小萝卜张嘴,吃了就长得像萝卜了。”

我刚要张开的嘴,就闭上了。

下午,他炖了一锅十全大补汤,端到我的面前,仔细地替我吹了又吹:“来,我们萌萌的小萝卜多喝点,特地为你熬的,喝了就不会秃得只剩两片叶子了。”

我瞪着他不说话,萝卜本来就只有两片叶子,好不好!

晚上似乎没什么动静,我上床睡觉。endprint

一掀开被子,我吓一跳,那货半开着里衣,妖娆地侧躺在床上,对着我轻轻一勾:“今晚我夜观星相,预测天气骤冷,你需要个人暖被窝。”

我拖着他就欲往外丢,吼道:“吝啬鬼,钱很快就会翻倍赚回来的,到时还可以娶无数个漂亮老婆,让她们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谁知那货突然就不动了,拉着我的手,将我反手拉了回来,一本正经地望着我:“我可不想给她们花,我只想给你花。”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钱,只是,留着的话,就是你以后吃穿不愁的保障。其实,我也不是很心疼钱,只是,不想看你跟别的小白脸好。”

怦怦,心跳方才好像失了节拍,我低头小半张脸沉在阴影里,脑海里突然冒出梦里见他时漫天的火烧云的画面。

“小样,又玩这招,我才不上当!”说着,我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

7.你的手只有我能摸

瑶池的五彩琉璃树下,挂着一条巨大的红色横幅:食神牌减肥汤。

下面搭了个简易的台子,前面排了一长条的队。

台上,我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朝着第二十五个试镜者挥了挥手,示意下一个。

那人很不服气地走了,台下议论纷纷。

说实话,刚刚过去的二十五个其实都挺不错的,我也不知怎么了,脑子里就一直晃荡着昨晚食神的面孔,感觉根本就看不进其他東西。

正想着,不远处一阵骚动,我抬眼一看,那人一身白衣,如此骚气地出场,不是食神还能是谁。

我一慌,赶忙低头,将刚刚被拒的那个试镜者叫回来,好让他挡着我:“那个谁,回来,回来,我再考虑考虑!”

那人却以为真的有希望,激动得一把握住我的手。

我尴尬地一笑,想抽出来,无奈他握得太紧,我想先躲过食神再说,却没想到,突然头顶一片黑影,食神黑着一张脸,一巴掌打掉那人握着我的手。

惊!按照刚才我目测的速度,他不可能那么快到这里的。

后面的队伍看见他,都十分不满地嚷嚷:“喂!插队啊!”

他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只看着我,像是赌气一样,一把将我拉起,再将我堵到台子的墙上,低头在我耳侧,轻轻说道:“你的手只有我能摸!”

下面方才还嚷嚷的人群,一瞬间鸦雀无声。

“!”我老脸顿时一红,浑身冒热气,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凑这么近跟我说话!

我两眼一翻,装晕。

我感觉被他打横抱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地朝台下走去。

感觉走了没多远,四周突然又嘈杂起来,我只听见有人尖着嗓子叫:“在那!她在那!”

“砸她!砸死她 !”

“黑心商家,就是喝了她家的减肥汤,我妹妹拉肚子拉到脱水了!”

啪的一声,有东西砸在我的脸上,破碎开,流出黏稠又腐臭的液体。

我猛地睁开眼,就看见食神一脸惊恐地看着前方。

我觉得能让他露出这样表情的一定是很恐怖的事。我急忙跳下来就准备跑,却是刚一动,就被一大群人团团围住,然后铺天盖地的臭鸡蛋、烂白菜纷纷朝我砸来。

食神一个转身,将我搂进怀里,替我挡着那些鸡蛋、白菜,身上没一块干净的地方。

他一边被砸得哼哼直叫,一边问我:“你在减肥汤里加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讪讪道:“……大把的泄药。”

其实,想想也知道,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什么都不干还想快速减肥。

不过,她们都是仙身,再强的泄药也只不过让她们多拉几天肚子,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我才敢销售的。

食神听了却是板了一张脸。

那些人砸完了,我拉着他迅速撤离。

可回来后,他一直都板着一张脸。

我毕竟做错了事,该乖一点,就一直在屋里面壁思过,想等过两天再去找他说话。

结果,第二天早上,禄存星君来时,食神一张脸沉得更厉害了,他俩时不时地悄悄说话,又看看我,看得我提心吊胆的,毕竟禄存星君是膳食司的,专抓我这种卖有问题的食品的进小黑屋的。

我看到最后食神像是极压抑地长吐了一口气,点点头,对禄存星君说:“那她就由你带走吧,最好能关多久就多久,最后即使不能出来也没关系了。”

我一怔,忽地心底发凉,这是昨天才说喜欢我的食神,今天他就因为我犯下一点错而主动把我推得远远的。

我恍惚了神色,也是,他本来就是那样冷血无情、阴险黑暗的人,五百年前我就知道的,如今却好笑地满怀期待。

我主动走到禄存星君的身后跟他踏出了门,临出门前回头对着食神冷笑出声。

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不要怪我。

8.五百年前的真相

禄存星君带我去的小黑屋,其实不太算小黑屋。

里面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就是不能出去。

我躺在床上,睡梦里,又梦到那整整梦了五百年的场景,那漫天的大火,将天地都染得血红,食神立在云上轻轻拂袖,我便翻身落入无尽的云层。

我猛地惊醒,起身拿起桌上的茶猛灌。突然一声清脆又清晰的开门声响起,我回过头去看,只见一道弱柳拂风的浅色身影,原来是八公主。

我微微皱了眉头,看着她的身体欲言又止,按理说,她现在是不能动了的。

她却什么都没发觉,朝我得意地摇了摇偷来的钥匙,说:“走吧,禄存不该关你那么久,我想,你应该有话要对食神说。”

我低头一笑,我确实有话要和食神说,不过,恐怕不是她想的那么美好。

仙界大牢里有些潮湿,我看见坐在地上有些狼狈的食神时,复杂的神色最后只化作冷冷一笑:“真巧!”

他却一脸的震惊与焦急,起身抓着栏杆:“谁带你来的,禄存呢!”

我没有回答他,仰头望着黑黝黝的牢顶:“五百年了,食神,灭族之仇,今日总要有个了断的。”endprint

是的,整整萦绕在我脑海里五百年的,不是梦,是记忆,他不是我的梦中情人,他是我的仇人。

我不是萝卜,我是独摇芝,外表与萝卜相似,自身磨成的粉,有毒,初致腹泻,后致全身麻痹。

按药效,那些喝了汤的仙女已经全部瘫痪了,食神才被抓进大牢。

那日,食神一把火灭了我全族,我侥幸从他手上逃脱时,望向他的那一眼,我记了整整五百年。

这五百年里,我无时无刻不想要报仇雪恨。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会来找我,所以,我便假装他是我命中注定的梦中情人,以此来接近他,再设计毒害仙女,将罪名嫁祸给他。

他低下头,眉头深蹙:“我都知道,你赶快走,这里危险。”

我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后面阴影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聲,轻轻笑开来:“你果然是那个被食神私自放走的独摇芝。”

八公主从阴影里走出来,耸了耸肩:“他可把你伪装得真好,我试了好几次,都没能识破。”

我震惊地看着食神,又回头看八公主,原来,她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是故意接近我,难怪她没事。

八公主薄唇轻启,一字一句地说:“五百年前,我爹发现独摇芝为魔物,立即下令灭族,整个仙界都留你不得!你被禄存带走的那天,仙女中毒的事就已经败露,今天该被惩罚的是你!”

食神颤抖着声音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对我大吼:“快跑啊!她会杀了你的!”

我用尽全力奔跑,眼泪无声地掉,原来他真的是在保护我,他是真的喜欢我,可我害了他,也害了自己。

砰的一声,我只记得后脑勺一痛,眼前一黑,食神的倒影在我眼里越来越模糊。

9.给你一个爱的奖励

我醒来时,画面出奇地诡异。

正派大男主食神和反派女二号十分和谐地坐在一起相互道谢。

我一头黑线。

食神还拉起刚醒来的我,要我也道谢:“八公主将我的仙骨换给了你,替你去除了骨子里的魔性。”

我怀疑地看着她,这又是什么套路?

八公主将眉一挑:“怎么,我的样子看着像坏女人吗?”

八公主说,她其实不是来杀我的,她接近我,只是想确定我的身份。她其实一直觉得当年她爹的做法有失妥当,凭着天书一纸记载,就武断地认为我们独摇芝是魔物,要灭族,对我们太残忍、太不公平。

于是,当她知道食神私自放走我时,她便一心想要补救当年的过错。那天她看见食神带上仙界的我,便觉得我是当年的独摇芝,于是,她来找我。

那天,在牢里,她是想替我和食神解除误会,却没想到被我俩当成了坏人。

八公主看着我说:“那些仙女我会找药司医治,但仙界是不会容你的。而食神替你顶了罪,留着只有死路一条,我将他从仙界除名,从此,你俩归隐山林,再也不要入仙界。”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两眼泪汪汪地望着食神,赞叹道:“她真是个大好人。”

食神将眉一挑:“难道我不好吗?我可是差点替你上了诛仙台,魂飞魄散的。”说着,他将手往脸颊上一指,“所以,还不快给点奖励!”

我用手指转着袖角,羞答答地朝他看了一眼,然后一个飞扑过去,两人纷纷向云层倒去。

四周是急速下落而吹起的风,是食神飞扬的三千青丝,我吧唧一声亲在了他的脸上。

从此,仙界再无独摇芝,而凡间只有快乐的小萝卜和她的俊俏相公。endprint

赞 (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