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熊不容易

上期回顾:铃铛跟风锦解决完耳中人的案子,回到了八字村,却意外发现村民的头上都顶着一个鱼缸……铃铛为了救鲛人兄弟,被龙族的符咒击昏,而风锦却发现了变回真身的一种方法,只要铃铛昏倒,他就能变回那个英俊潇洒的上仙……

这边还没开战,天边又有东西冲破雨帘,直往龙人中间冲去。速度快又急,来不及看清,众人慌忙闪开。

红葛收势不住,一头扎入沙滩中。无数青藤直直地扎入地下,像千支利箭刺入地底,瞬间筑起树林,阻隔了龙人的视线。

风锦受到冲撞,头昏眼花,想从已经晕倒的红葛“藤林”出去,可根本掰不开,一时被困,出不去了。

铃铛只看见红葛来了,没瞧见被“藤林”遮挡得严严实实、瞧不见半点皮毛的黑白兽。

龙人以为这是那凡人道士伺机逃走所施的障眼法,也不再迟疑,提了刀戟绕过“藤林”,与他们厮打。

鲛人虽天生媚相,却与柔弱的外貌相反,十分骁勇善战,龙人虽多,却也占不了便宜。铃铛宝剑在手,对付龙人也有经验,一时三人击得龙人后退。

可这终究是海边,岸上有异动,不多久就惊动了海底龙族。

铃铛知道久战不利,想带着呆瓜兄弟离开,但龙人难缠,她无法逃离。

她蹙眉后退,从怀中拿出符纸,准备起迷雾,趁乱带走他们。可她拿出符纸,却发现符纸早已因大雨滂沱而湿透。她愣神瞬间,只听面前一声怒吼,大感不妙。她提剑去挡,可龙尾扫来,击中心口,痛得她腾飞而起,重重地摔在地上,脑袋磕到了岩石,痛晕过去。

那还被困在“藤林”中的风锦不敢撕咬藤条,怕伤了这红葛妖,可浑圆的身子根本出不去。

风锦正想着怎么出去,忽然那被夹在藤条中的熊掌不觉束缚,空荡得能抽回来,来不及多想为什么又变回了人身,瞬间化为清风,穿过“藤林”往外冲去。

外面已成战场,雨中不见硝烟,却戾气不减,十分吓人。

凡人气息易寻,弹指间,风锦已看见铃铛。龙人刀戟凶煞,往她的心口刺去。刀尖未至,忽然一阵狂风袭来,连人带刀,一起被席卷推开,不能往前。她抬头看去,前面男子一身银白长袍,似白玉般俊美,与鲛人的阴柔全然不同,更多了几分英气,却又不会显得凌厉。其周身神力,气势凌人,一时龙人惊诧,不敢轻举妄动。

鲛人兄弟也察觉到这突然静止的异样,回头看去,就看见了那陌生的男子,而铃铛在他的怀中,昏迷不醒。

风锦不知何时又会变回熊猫,和龙人的恩怨现在不解决,这粗俗姑娘日后肯定还会遭殃。罢了,看在她分自己一半烤鸭,还要给自己造房子的分上,就当是还人情,他说道:“你们夺这对鲛人兄弟的父母性命在先,如今又对他们三人紧追不放,未免理亏了吧。”

为首的龙人说道:“鲛人与我们龙族有万年的恩怨,我们不动手,他们就会对我们动手。这凡人帮他们,那就是与我们为敌。我们龙族也是神族,与上神同阵营,难道上神要为了这凡人与我们翻脸?”

风锦懒懒地道:“鲛人和龙族都不是只有好战的恶人,你们不问清楚就动手,冤冤相报,这才是两族万年交恶的原因。这鲛人我要带走,这凡人我也要护着,有什么事,让你们的龙太子来跟我说。”

听他提龙太子,龙人确信他与龙宫有私交,否则,他提到的肯定就是龙王。现在龙王老迈,许多事都交给太子处理,知道的人并不多。

迟疑之下,龙人这才带兵离开,重回大海,去禀报龙太子。

鲛人见这人三言两语就把盛气凌人的龙人说退,转而面向他,三分警惕三分猜忌,还有四分担心。

风锦将手指覆在鈴铛的额头,见鲛人要冲来,笑笑:“我如果要杀她,就不用等到现在了。你们担心是对的,但可别因为冲动耽误了救人的时机。”

鲛人这才顿下脚步,却依旧警惕。

无怪乎说鲛人天生多疑,天性狡诈。后者他不知,但前者他是领略到了。但连鲛人都能相信她,甚至为了不连累她而与龙人对战,由此可以看出,他们间的信任,非他可以想象。

指尖如有灵泉在她额头散开,白光以指尖为中心,圈圈散开,如花海遇风,四周倾倒。

“呼……”铃铛梦呓一声,缓缓睁眼,摸后脑勺,“疼。”

风锦见她醒来,又下意识地站直站正。哼,这回见了他,她该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了吧。

铃铛挣扎下来,身子还有些晃。见那呆瓜兄弟直愣愣地瞧来,她怒道:“你们两个笨蛋,还不快跟我回去!”她又回身,踮脚抬手捏那圆乎乎的脸,“你也是,不好好待在家里,来这做什么,想变成熊猫团子吗?”

风锦眼睛扑闪扑闪,心觉不对,捧着她的脸低头往她眼里一瞧,又映出一头黑白胖子的身影。

“哦,不……”

第四章 嘿,龟丞相

回去的途中,风锦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总是变来变去。仔细一想,他发现好像每次她晕倒失去意识时,他就会恢复真身。她一醒,他就又变成熊。他两眼一眯,缓缓地抬起熊掌,准备打晕她看看。

铃铛察觉背后有异,狐疑地回头看去,就见那熊掌鬼鬼祟祟似要往自己的脖子劈来,脸一黑:“干吗?”

风锦立刻收回熊掌,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

“你想揍我。”

“没有。”

“你刚才就是想揍我……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风锦不敢看,将视线挪到上方。

“为什么不看?你果然心里有鬼。”

好像也是,不看就可疑了,于是,他将视线投到她的脸上,不料,她哼哼:“一说为什么不看,你就看了,你心里真有鬼。”

“……”她还讲不讲道理了!

回到家里,铃铛取下腰间葫芦,朝水井抖了抖。从葫芦里滚出两个绿色影子,扑通跳入水中。

见呆瓜兄弟落水,铃铛抬手在井口画了一个圈,将出口封住,这才拿着葫芦去了墙角,又抖了抖,将还晕晕乎乎的红葛倒在地上,用泥土盖好。

做完这些,她才回房里找药涂抹撞伤的后脑勺,奈何瞧不见,药洒了几次都偏了。忽然药瓶被人拿走,一会儿那药洒在她的头上,又清凉又疼。endprint

风锦瞧着她脑袋上的大包,说道:“别人是脑袋上有鱼,你是脑袋上有肉包子。”

铃铛痛得咝咝倒抽冷气,拽紧手里的葫芦,问道:“刚才我晕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龙人走了?”

“打不过就跑了。”鲛人兄弟没有揭穿风锦的身份,风锦也不想说出真相。而且依照她的脾气,他要是说了,不让她亲眼看见,肯定要被捏脸。如此吃力不讨好,他不如不说。

铃铛头疼得很,也没多想。

雨不停,又下了一个晚上。地上的水坑积满水,石头都裸露于地表,被冲刷得光亮。

清冽的雨水中,又飘来大海的气味。沉睡中的风锦动了动鼻子,微微一嗅,立刻起身往外走。刚出房门,就见晦暗的天空隐有金光闪现,他拿起放置在屋檐下的伞准备出去,那井边跳上两团绿色的影子。

风锦见他们直直地看来,轻嘘一声,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从断壁残垣走出去,看着弯弯曲曲的村道,感应到脚底下的烂泥触感,风锦又哆嗦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痛慢吞吞地走下山,往村外走去。

路上偶遇村人,纷纷与他打招呼。

风锦看着他们头上的锦鲤,发现比之前更大了。

出了村外,风锦往大河走去。那海腥味愈发重,冲入鼻中,让几天以来就吃了一顿饭的风锦想到了鱼。

风锦越想越饿,以至于看见那立在岸边的龙人时,也禁不住用看食物的眼神往他身上盯。

他目光灼灼,看得龙四满脸黑线,蹙眉上下打量他,最后扑哧一声,笑道:“老友,你怎么变成这个熊样了?”

风锦眼神一斜:“哦,觉得自己太俊美、太妖孽了,换个其他模样免得凡人驻足围观闹出大乱子。”

“……”这么厚脸皮的人,龙四也是头一回见了,他收起调侃,“听说你插手我族和鲛人一族的事,这可不像你会做的事。”

“恰好碰上了而已。”风锦撑着大伞,雨落在伞上,成珠滚落,“那鲛人兄弟的父母被你们所杀,如今委身于井中,一旦露面,就被你们追杀。”

“哦?有这种事?”龙四扶额,“我这几年接管龙宫事务,去了不少糟粕,和鲛人一族的关系也有所缓解。这件事应该是发生在我接管之前,还需要调查清楚。”

有好友担保,风锦点头,又道:“还有一事,想请你顺手解决。”

“什么事?”

“你们因此事给一个凡人姑娘下了咒,也一并解了吧。”

“哎呀呀。”龙四感慨道,“我还以为你变了熊样就会收敛了,谁想,如今连凡人姑娘也不放过。”

风锦握住伞柄,飞转一圈,雨珠瞬时飞溅,溅了龙四一脸。

龙四的脸更黑了,冷冷地说道:“说吧,是什么咒。”

“寄生咒。”

龙四嗤笑:“别开玩笑,我们怎么可能给个……”他一顿,“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女道士吧?”

“对。”见他面色略有迟疑,风锦问道,“不能解?”

“这倒不是……”龙四说道,“你说的鲛人的事,我已经忘了,但这女道士的事,我却还记得清楚。我们每年与鲛人之战不下百次,但唯独那一次惊动了龙宫。”

“是因为铃铛的事?”

“铃铛?那女道士的名字吗?”见他点头,龙四才继续说道,“嗯。五年前,丞相禀报发生了一件怪事,有个凡人女子怎么杀都不死,死而复生,反复十余次,发现她是不死之身。但她维护鲛人,犯我龙族威严,不能轻易放过,因此,给她下了寄生咒,让她入水一次便死一次,永世不忘死亡之痛。”

風锦暗暗诧异,不死之身?铃铛是凡人之躯,有魂魄、有肉身,但竟然会与凡人不同,他道:“难怪你们会给一个凡人姑娘下寄生咒。”

对给凡人下这种咒术的事,龙四提起也有些难堪,实在不像龙神对普通人该做的事:“既然是误会,这咒术我会解开。对了,还有一件事,每次她死后复活,似乎都会忘记自己死过一回,只当自己是昏迷了。”

风锦蹙眉细思,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我还有事在身,先回去。对了,如何解除寄生咒?”

“先让她服下这紫色水珠,再由我亲自解除。”

见他两眼一弯,憨实的熊脸露出狡黠,龙四转身就要走,可已经来不及,被他一把抓住,硬生生往那八字村拖去。

“喂!本太子可是很忙的!”

“自家造的孽,迟早是要还的。”

“……”

风锦把龙四拖进村,爬上半山腰,还没进院子,就听见里面有妖物碎碎念的声音。

风锦顿住步子,要将龙四藏起来,可还没来得及动手,龙四已经从一个俊俏男子变成一条小白蛇。

风锦眨眨眼,小白龙变小白蛇了?不管了,先带进去吧。

红葛晕了一晚,刚刚醒过来,一身无力,瘫在架子上诉说昨日凶险。小小和呆瓜兄弟在下面听着她说故事,见那白老熊进来,小小提了长袍就往后躲。

风锦没有逗留,直接进了铃铛的房间。

铃铛还没有醒来,脑袋疼了一晚,凌晨才睡下,这会儿正沉睡着呢。床边深陷,床像是倾倒一侧,迫使她过来。她微微睁眼看去,就见那白老熊拎了一条白蛇放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咝。小白蛇红色的芯子一吐,铃铛彻底从梦中清醒。

“啊——”

啪啪啪。

三拳三脚过后,风锦和龙四被拍倒在地,半死不活。

龙四:“……要不这诅咒还是不要解了吧,我觉得她诅咒缠身也完全不影响武力值。”

风锦:“好啊……我没意见。”

铃铛哆哆嗦嗦地跳到桌上,拿了茶壶指着那在说话的蛇,舌头都不利索了:“把他丢出去,丢出去。”

“不能丢。”风锦坐起身,捏起小白蛇,晃了晃。可龙四毫无反应,他又晃了晃,龙四还是没变身。他又使劲地晃、晃、晃。

龙四:“……我想吐。”

风锦:“……”endprint

铃铛声音颤抖着嘶喊:“丢、出、去!”

再不丢,估计她就要把风锦给生吞活剥了,风锦衡量了一下性命和友谊,甩手一扔,将龙四丢了出去。

龙四:“……”绝交吧!

铃铛探头看了一眼,才颤抖着身子去关门,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拍了熊脑袋一掌,哭腔满满:“下次不许带蛇进来,否则,我把你下锅。”

“那不是蛇。”

“那是什么?难道是人吗?是美男子吗?你当我瞎吗?”

她连连发问,风锦无言以对。她一定是朵奇葩,否则,怎么一近她的身就会发生这种怪事,美男变成熊,龙太子变成小白蛇。

他朝她伸出手掌,那紫色水珠仍旧晶亮:“刚出门,其他灵兽给的,说可以治你后脑勺的肉包。”

铃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那水珠色泽明亮,看久了,生出几分迷离来。等她不知不觉地低头咬住吞入腹内,她才回过神来,刚才怎么好像被什么引诱了。水珠入腹中,也没异样,她就没在意,倒是觉得清清凉凉,渐渐舒服起来。

“村姑,我跟你说件事。”

“说吧。”

“你昨天晕倒的时候,龙人说你是不死之身,以前就是因为夺不走你的性命,所以才下了寄生咒。”

意料之中的惊讶并没有出现,铃铛反倒坦然地说道:“我听青城叔说过这件事,我小时候死过两三回,又莫名地活过来了。”

“……难怪你有胆量惹龙族的人。难道八字村的人都是这样?”

“我应该是个例外。”

“这就对了。”风锦说道,“那头上游鱼的事我细想了一下,大致有个猜想。之所以灵兽和你,还有我头上没有鱼,而村民、猫狗,甚至鸡鸭鹅和蟋蟀蚊虫头上都有鱼,只有一个原因,我们是不死之身,他们却是活物。”

“那为什么不死之身的头上会没有鱼?”

“因为无命可夺。”

铃铛愣了愣,稍揣摩了一会儿,吃惊道:“那就是说,村里的人会死?可为什么会死?”

风锦也不解,怎么独独针对八字村?

他蹙眉:“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鱼,而不是其他东西,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暗喻?”

屋外雨声淅沥,从屋檐滚落,落入泥土之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像是理顺了纷乱的思绪,铃铛抬头看着他:“难道……跟水有关?”

“水?”风锦蹙眉微想,倒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鱼存活的第一要素就是水。不过,以水如何奪人性命?无非就是让人溺水而亡。可八字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想淹没整个村,绝非易事。

他恍然大悟:“洪水。”

铃铛摆手:“我们这儿从来不发洪水,每年旱季,我们这儿的河在县里都是第一个干,根本没涝灾的可能。”

风锦说道:“可是,你不是说,村外那条河,今年水势比往年要凶、要多吗?”

他这么一提醒,铃铛也在意起来:“等雨势小了,我去上游看看。你也一起去吧。”

一想到要踩一路烂泥,风锦就觉得脚麻,瞪眼:“为什么要拉上我?”

铃铛拍拍他的肩头,意味深长道:“你个子高,又不怕水,到了水深的地方可以背我,背一次,减免你一枚铜钱哦。”

风锦瞥她一眼,真是贼兮兮的,算盘打得太好了:“才一枚?”

“那你伸手说多少吧。”

风锦下意识地伸出两个手掌,还没说话,一个白净的巴掌往上一拍,语调爽快轻松:“好,十指,就少十枚铜钱吧。”

“……”她脸皮能再厚点吗?

铃铛欣然拿了门外的伞去跟村里的人借米。她出了院子,撑起伞,看看一直没有放晴的天空。这鬼天气,难道真的跟洪水有关?可好端端的,要淹他们八字村做什么?她摇摇头,不得其解,决定先去找村长,顺便向他借米、借钉子吧。

风锦已经拖了竹子出来,坐在干燥的屋檐下啃竹子。他还没啃完一根,被扔远的龙四总算是爬回来了。

龙四在湿润的泥地上拖出一条蜿蜒的小沟渠,吐着芯子两眼赤红,满腔怒火,要找风锦算账。

不料,他还没爬进院子,就被红葛瞧见。她弯身细看,见是铃铛最怕的蛇,想也没想就一脚踹飞。

“啊——”

惨叫声混在雨声中,风锦抬了抬头,刚才是不是龙四在叫?看了看,没有瞧见他,风锦就没在意。

又被踹飞的龙四一心想离开这鬼地方回龙宫,可到了村口,却被石头阻拦,怎么都出不去。没有办法,他只好折回,回去时正好看见那女道士往回走,便缠在她的脚上。

铃铛浑然不知,一肩扛米袋,一只手撑伞。回到家里,她就去做饭了。龙四也趁机下来,迅速爬到风锦的身边:“村口被大石挡住,出不去。”

“你没恢复真身跑到海边去的话,不怕被龟丞相他们当成蛇妖抓起来?”

转念一想在理,龙四说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愿意维持这副模样了,因为根本没办法恢复。幸好有一点值得高兴。”

风锦问道:“哪点?”

龙四吐吐芯子:“本太子比你好看多了。”

稳坐九重天第一美男宝座、千年不变的风锦挑了挑眼,探头:“铃铛,铃铛……村姑?”

正拿着锅铲要炒菜的铃铛不耐烦地从厨房探出脑袋:“干吗?”

风锦指了指旁边:“那条丑得不行的蛇又回来了。”

铃铛:“……”

龙四脸一抽,好,要死一起死,休想置身事外。他狠狠地吐了吐芯子:“我和这个胖子是朋友,它带我进来的。”

风锦:“……”

顿时,锅碗瓢盆乱飞,砸得院子鸡犬不宁,生灵惨叫。

被揍了一顿的风锦和龙四捂着脸蹲在屋门口,只觉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寄生咒解了一半,剩下一半不解了吧。”

风锦恨恨地道:“不要解了,最好把解掉的一半也弄回去。”endprint

龙四瞅了瞅里面:“这村姑有蹊跷。”

“嗯。”风锦早就察觉了,但那蹊跷到底是什么,他也没查清楚。下回恢复真身,他不要急着英雄救美,抓紧时间查探真相才对。

第二天雨势没有变小,反倒下得更大了。铃铛抓紧时间修竹屋,跟那白老熊睡一块儿还好,但是那白蛇也跟在一旁,吓得她一晚没睡好,做了半宿噩梦。再这么下去,她非得精神崩溃不可。

到了下午,青城提了一只鸡过来,进院子就察觉到多了一股陌生气息,想必又是收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

“青城叔。”铃铛把手上的锤子交给白老熊,小跑过去。

红葛藤条交织成伞,为她遮挡雨水。

青城将手中的油纸包递给她:“你爱吃的烤鸡。”

“谢谢青城叔。”

铃铛接过,青城又道:“我回来的时候外面有龙族的人在四处游走。”

八字村非普通村落,生灵顾忌多多。铃铛思忖他们是来找自己算账的,记在心里,准备等他走了,再去看看,免得他担心。

青城要走时才看见那白蛇,见他赤红的双眼锐利无比,不过,虽红,但无戾气,模样纯良无害,果然铃铛又收留了妖物。他没有多问,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等青城走了,铃铛将烤鸡放进屋里,才又去修竹屋。

风锦敲敲钉子,问道:“铃铛啊,问你件事。”

“问吧。”

“你爹娘呢?”

“不知道。”铃铛拿起一根竹子比量了一下长度,“这半山腰的房子早就没人住了,后来有一天这里传出婴儿的哭声,正好被上山采药的人发现。然后,婴儿就吃百家饭长大,直到五年前,才住到这儿。那婴儿是我,采药人就是青城叔。”

“哦……”风锦摸摸她的头,“不要难过。”

“……我难过什么。”铃铛弯弯嘴角,“虽然不知道我爹娘是谁,但整个村的人都当我是自家女儿,什么好吃的都给我,谁家哥哥姐姐欺负了我,都会帮我揍回去。可惜,一晃十多年,长大了就不能好好吃闲饭,得自力更生了,可惜啊!”

完全没办法好好关心她,风锦看看她,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但有所变化的神情却是掩饰不了的。看着,他又摸了摸她的头。

他温厚的掌覆在铃铛的头上,压得她微微低头。她挑拣好竹子,准备去外面见见龙族的人。去水井旁洗手时,见呆瓜兄弟又跳上来,她伸手掸了一下:“不要出来,否则,你们就真的是辜负我的苦心了。”

刚起身,她就见那白老熊伸手,拎着蛇尾巴一脸严肃地说道:“带他去,你……”

鈴铛惊慌后退,哆嗦道:“你找打吗!别靠近我!再靠近,我就把你红烧了。”

见她头也不回地夺路而逃,风锦又看看龙四,不带他去的话,等会儿真要被龙族的人误会了吧。

没有办法,风锦只好强忍湿润的泥土带来的不适,在后面追赶。

铃铛怕龙人入村,乘着葫芦疾行到村外,果然看见龙人在外游荡。她跳下葫芦,手摁住长剑,确保一旦开战,能够立即拔剑。

龙人见有人从那巨石出来,气氛陡然不同,变得紧张肃杀。

铃铛认出一两个,正是那天和她交过手的。她扫了一眼,问道:“私事就私下解决,杀到我们村口来做什么。”

数十龙人中,一人慢慢从后往前,身材矮小,满脸皱纹,花白胡须几乎垂到地上。他轻咳一声:“在下龙宫龟丞相,今日来,不是追究姑娘的责任,只是有一事要问。”

对方客气,铃铛也客气起来:“什么事?”

“姑娘可见过我们太子?”

“没有。”

“那日太子说要来八字村找故人,可一去至今未回,杳无音信。”

铃铛仔细想了想:“没有,而且我们这里住的都是凡人,也没听说谁认识龙太子。”

龟丞相皱眉,旁边一人附耳低声说了几句,他又道:“听说在海边交战时,有个俊美的年轻人出现,击退我们族人,还说让我们太子去见他,听语气像是故人。”

铃铛对此完全没印象,难道是在她晕倒后有个美男子来救她?为什么偏偏是在她晕倒的时候!十八年来半朵桃花都没见过,好不容易来了一朵,竟然是在她昏迷之时,老天爷,你也太薄待我了吧。

龟丞相见她脸上神情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痛苦,禁不住问道:“姑娘可想起来了?”

“没有。”铃铛无奈道,“我既想不起什么俊美的年轻人,也没见过你们太子。”

龟丞相脸色终于一变,语气顿时变得凶狠起来:“好你个妖道,我好声好气地跟你说话,可你竟然多次敷衍。那男子救的是你,太子要来的地方也是八字村,而且,你如果没有见过我们太子,为什么身上会有紫水晶?可你一问三不知,装什么糊涂。”

铃铛感觉莫名其妙:“我的确不知道,要不,我回去帮你们问问?”

“你进去了,哪里有再出来的道理!来人,将她拿下,押回龙宫。”

铃铛哼了一声,她都乐意跑腿了,他们却狗咬吕洞宾。只是,龙人数量实在太多,真要对付起来十分棘手。见他们一拥而上,铃铛转身要逃,可奈何对方人多势众,突然一个巨大的乌龟壳扔过来,将她砸得晕乎乎的。

……

等风锦拎着龙四跑到村口时,入口一片狼藉,已经不见铃铛的踪影。

龙四看看地上的鳞片,嗅嗅空气中残留的海水味,吐吐芯子:“看来是被我族的人抓走了。”

忽然腔内一热,他瞬间恢复真身,再往前看去,正被好友牢牢地抱住,是真真正正的公主抱。

两人:“……”

风锦一脸嫌弃,急忙把他丢了出去。

龙四翻转一圈,站定步子,瞧瞧他又看看自己:“怎么恢复了?难道是因为出了这村子的缘故?”

“不是。”风锦往远处看去,目光微敛,“估计是她又晕了。”

一个上神,一个龙太子,竟然被一个凡人束缚了灵力,怎么想都觉得蹊跷。

龙四百思不得其解,风锦没空多想,往龙宫疾行,免得等会儿铃铛又清醒过来,他们一熊一蛇就没办法顺利入海了。endprint

到了海边,因雨未停歇,大海仍旧一片昏暗,透着诡异的气息。

两人没多想,步入水中,掌上只觉海水寒凉,半身已没入海水之中,忽然刺溜一变,又变了回去!

龙四身子短小,在水中奋力扑腾,顿时呛了一大口水,大呼:“救命啊!”

风锦伸掌把他捞起,晃了晃,他立刻吐出水来。

堂堂龙宫太子差点被水溺死,说出去还能不能好好做龙王了!龙四满心悲痛,再看好友,浑身湿透,然后……像狗一样甩了甩身。

……他心里好像莫名地不悲伤了。

风锦抖完水才反应过来,蹲在海里捂脸痛哭:“我竟然又像狗一样甩毛。”

海面的晦暗,完全比不过两人心中的阴霾。

……

龙宫在海底,铃铛被困在水球之中带往龙宫,意识稍稍恢复时,一簇簇绚丽的珊瑚掠过眼前,偶有大鱼游过,足有一人长,鱼嘴之大足以一口将她吞下。

铃铛看得有点饿……

越往下游,光线就越明亮,那巨大无比的海鱼已经不见踪影,唯有虾兵蟹将把守两边,开出一条宽敞大道。坐在水球中的铃铛饶有兴致地看着左右两边,神态轻松得连龟丞相都觉得不痛快。

龟丞相怒道:“休要以为你是不死之身,我们就没有法子让你说出太子的下落。凡人之躯,不死也会疼,看你如何能受得了。”

铃铛只当没听见,只要不死,就有逃出去的希望,只是,希望村人不要找到她,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要开战了。

不过,那乌龟说自己身上有紫水晶,那是什么东西?她摸了摸心口,忽然想起那白老熊给自己吞食的紫色水珠。

她稍稍坐直了身,那东西该不会就是所谓的紫水晶吧……

那是白老熊从龙太子那里拿来的?可他一头四体不勤、还没半点法力的熊怎么能从龙人手里拿到这个宝贝。不对,龟丞相还说龙太子是去找一个美男子,白老熊是美男子?

念头刚起,那又憨又傻的熊脑袋就出现在铃铛的脑海里。随即,她自我释怀地哈哈一笑,怎么可能!他要是美男子,她就是绝世妖姬了。

此时,风锦和龙四还在琢磨怎么去龙宫不被水淹死。他们试着扑腾入水几次,都差点被水给淹了。

试了几次,龙四筋疲力尽:“回不回得了龙宫是一回事,回了家能不能被认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要是被族人当成蛇妖,我去了只会更坏事。”

“只要铃铛被打晕,一切都会明了。”

“对哦……”龙四又叹气,“今天玉帝请客,宫里没什么人,大将也都被请去了,只有个胆小怕事的龟丞相,只怕行事更加小心谨慎。”

风锦低眉一想,笑笑:“龙神跟蛇妖向来不和,我倒是想到一个能进龙宫的好法子。”

龙四已经盘起身子坐在他的肩膀,靠近他的耳朵说:“说。”

海底龙宫碧瓦朱甍,金碧辉煌,光照夺人,将四周海水都照得通亮。里面丹楹刻桷,飞阁流丹,比铃铛见过的任何一幢建筑都要富贵,金子、珠玉仿佛不要钱般,看得她心跳加快。

要是能搬一条柱子回去卖了,她还捉什么妖,还抓什么怪呀。

“报——”殿外虾兵急报进殿,高声道,“禀丞相,外面有蛇妖作乱,扬言要取太子项上龙头。”

龟丞相不屑道:“小小蛇妖也敢闹事,让人打走。”

“已经被一只熊妖捉住,还说知道太子的下落。”

龟丞相一听,这才让虾兵开路请那只熊妖进来。

正在试图戳破水球的铃铛闻声抬头,白老熊?他竟然能跑到这儿来救她,她顿觉感动,回去之后一定要给他买只烤鸭,再熬一锅香喷喷的米饭犒劳。她站起身往外看去,水球也随着她的身形改变而变大变高。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那白老熊从外面进来,掌中紧紧地抓着一条白蛇。许是握的力道太紧,白蛇半死不活地吐着芯子。

风锦路过水球时看了铃铛一眼,见她正眨着两只大眼看向自己,精神抖擞得很。

龟丞相见果然有蛇妖,不疑有他,要去接那蛇妖,谁想风锦熊掌一抬,竟不给他。他皱眉:“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风锦笑笑:“这蛇妖十分狡猾,怕它咬了你。”

龟丞相冷笑一声:“我看不是他狡猾,是你狡猾。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跟在这女道士身边的妖孽,让你进来,就是为了将你们一网打尽。”

原本还蔫着的龙四抬头,怒道:“龜丞相,你什么时候聪明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聪明个什么劲儿!”

被喷了一脸的龟丞相感觉莫名其妙,他做错什么啦?而且这蛇妖凭什么骂他?龙太子都舍不得骂他!

风锦见此计不成,立刻退身钻入铃铛的水球之中。

铃铛差点晕过去:“水球只能进不能出,你跑进来做什么?”

“用火焰咒能破除。”风锦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把她拍晕,等他们变身回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他抬起熊掌,往铃铛的脖子拍去。

掌起掌落,铃铛痛得哼了一声,风锦也嗷了一声,手骨发抖:“你脖子长那么硬干吗?”

他揍她,他还敢凶她。她差点没跟他决斗,只是局势紧张,暂时不跟他计较。她双手合十,定身沉气,念起火焰咒。瞬间每个咒语都化身为丈余长的火焰,大力砸向大殿四处,威力震天,烧灭水球,火光乱窜,砸得虾兵蟹将尖叫乱逃,砸得宫殿摇摇欲坠,砸得龙四的心都碎了。

下期预告:铃铛身上的咒语被解除以后,不再怕水,她跟着白老熊还是龙四一起查到了八字村下暴雨及锦鲤的真相……可是,铃铛在这个过程中被水淹死了?风锦觉得特别无奈,只好用摇身一变化成灵魄去找人开后门救铃铛了。endprint

赞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