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珍馐(一)

岑小沐

编辑推荐:皇帝得了厌食症,御膳房头都大了。身材矮小、四肢不勤的皇帝,跑到民间比武招亲,分分钟被打趴下。神秘细作表示很同情,做了盆黑暗料理就来请客,竟让皇帝惊为天人!

吃饱了的皇帝娶老婆,去洞房的竟然是替身?

替身皇帝:我也不想的。

逃跑皇帝:对天发誓我不是不举。

皇帝大婚当夜偷溜出宫,真相竟然是为了见男人?

真·男人杨子令:我也不想的。

见男人的皇帝:没想到他竟然在跟另一个男人喝酒!

另一个男人:我是有苦衷的!

在宫里等着入洞房的皇后:喂喂喂!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第一章 枇杷未黄何来酿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当众从高台上踢下来,下脚之重、之不留情、之鄙夷,简直一点都没把我放在眼里。十六年来这还是头一次,我不禁有些疑惑,他到底是凭什么?蠢吗?

“哪里来的小匹夫,毛都没长齐,还敢来比武招亲?”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冲出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鼻子骂,“要不要脸?一个大男人,竟然也敢来我家公子招亲的擂台,你好那龙阳之癖,也该滚远些,真是脏了我家公子的眼!”

说话间,方才一脚将我踢下台来的那蒙面公子已经又坐回白帘后头,隐约还能看见他将茶盏递到嘴边的模样,打了人居然还这么有闲情逸致去喝茶!

我挣扎着爬起来,瞿让从身后虚扶了我一把,我推开他的手,气得整个人都在哆嗦,指着那小厮道:“你、你……”

“你什么你!”小厮吵架的功力显然比我强,“还不快滚,是嫌我家公子下脚不够重,踢不死你是不是?”

“你……你大胆!谁知道打个架还搞什么招亲!正经人家的公子谁会出来搞比武招亲!”我这次真的是勃然大怒,可身后的瞿让并没有让我继续吵下去的意思,他一把把我扛起来就走,我在他肩上还对着那小厮骂骂咧咧,可围观群众显然对我更有微词。

“你看那人真是不要脸,一个大男人还敢来人家公子的比武招亲擂台……”

“武力强些也就罢了,才刚上去就被人踢下来……”

“要么怎么说世风日下呢……”

“要说还是大风气的问题,不是说官家也……”

“听说官家他也好龙阳之癖……”

瞿让扛着我走远了都还能听到他们討论的声音,我在瞿让背上不停挣扎,他最后还是将我放下来,我一看见他脸上遮着的那块布就想起方才踢我那人脸上也蒙着布,一想起那人就气不打一处来,瞬间迁怒道:“一个大男人成天蒙着面,娘们儿似的,还有没有点阳刚之气了!”

“不早了,该回去了。”瞿让的语气清冷而克制,虽然只提醒了我这么一句,我却从他脸上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里看到了不下三重深意。

——“我为何蒙面,难道你不清楚?”

——“这么大人了还瞎胡闹,不嫌丢脸?”

——“听见方才百姓都是如何在议论你的吗?”

如何议论我?呵,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这大晋国上下,议论我的人还少吗?何止是方才那点无知百姓?若是次次都要计较,满大晋的人也不够我杀的,流言嘛,止于智者。

不过眼下看来,我大晋国,有智的人已经不多了。

晋国自建国以来,在位的历届皇帝都有各自的奇葩史,有的惧内,有的好色,有的以生子为乐,一生生一窝,有的以染病为趣,不弄一身毛病死不甘心,有的每日虐大臣,有的每日虐宫妃,到德庆朝,能作死的都作死了,这让德庆帝很被动啊,不作显得很不合群,作又怕不幸步后尘也作死,真是为难。

不幸这位德庆帝,就是不才,区区在下我。

我这个皇帝当得很是窝囊,自打当这个皇帝以来,每日丑时不到便被以各种理由哄骗起来去早朝,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他们哄骗的法子却没有与时俱进,还成日里把我当小娃娃哄,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每日早朝我看着众臣们你来我往、字字珠玑地斗法、辩证,内心只有两个字想说,那就是——

退朝。

退朝退朝!

退朝退朝退朝!

无事退朝有事也退朝!

老子当个皇帝容易吗!我要睡觉!

问题就出在这睡觉上头。

瞿让是父皇从宫外找来的,从小同我一起长大,他原本的容貌就同我有七八分相似,后来还被拉去照着我的脸削骨什么的,每日与我同寝同食,用父皇的话说就是:生活习性接近,长得也就会越发相像。父皇在世的时候常念叨,说瞿让生来就是为了给我当替身的,当替身的意思就是好事轮不到他,有危险什么的就得第一个顶上去。

自从父皇驾鹤西去后,瞿让把这份职责执行得更加彻底了——他直接爬上了孤的龙床。理由是白日里有百官护驾,若是夜里有刺客怎么办?

好在他还有所顾忌,担心有小黄门无意间闯进来看见两个官家,会天下大乱,因此一直有蒙面的习惯。然而当国舅、我亲大舅哥舒达华他老人家带着在长春殿吵了一宿的百官们一起来请旨的时候,眼睁睁看着一个蒙着面的男人从孤的龙床上淡定地爬起来……

当下倒是各个心理素质都很过硬,可出了宫门就开始乱嚼舌根子!

“官家怎的好起龙阳了?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官家真的好重口味啊……竟然还让那人蒙面……”

“官家真的是……哎……”

这么多声音中,参知政事贾叙之的意见最大,他可不是背后嚼舌根子的性格,直接在朝堂上就跟孤杠起来了。先是将我大晋国有史以来所有有污点的帝王例子举了个遍,接下来又将他们最终的结局含沙射影了一番,就差指着孤的鼻子骂,说你是不是想作死了。

如今朝中最大的两股势力,其中之一就是贾叙之为代表的文官,另一股就是我大舅哥舒达华为代表的武官。只不过如今文臣专心干文臣该干的事,武臣却也在抢文臣的饭碗,这么一来就尴尬了。endprint

他们二人素来政见都是南辕北辙的,这次贾叙之骂孤,国舅自然要体现出他是见过世面的一面,于是只有他保持了克制和冷静,发起言来针砭时弊、一针见血。

他说:“官家也是时候该大婚了。”

大舅到底是过来人,他望向我的眼神里饱含深意。

好龙阳?那是你没见过漂亮小娘子,多见几个漂亮小娘子就知道这世间风华万种,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孤是那种见着漂亮小娘子就找不着北的官家吗?显然并不是啊!而且即便大舅真的开始替孤选妃了,依旧没有堵住朝臣们的悠悠之口——没有哪个正经人家的娘子愿意嫁给一个好龙阳之癖的人,哪怕入了后宫当皇后,那不也是个活寡妇吗!

好好一个少年天子,就这样被搞臭了名声,始作俑者瞿让还半点内疚之意都没有,我实在气不过才会孤身翻墙出宫散心的,谁知就是这样凑巧,一出宫就看到个比武擂台,这人嘛,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然要去找地方发泄啊,比武的时候把人揍得满地找牙岂不爽哉?

不得不说我真是随了我大舅,很傻很天真。天晓得怎么随便一个比武擂台都是在比武招亲,而且还是个男人在比武招亲!他功夫还那么好!

最重要的是,明明是偷偷孤身翻墙出宫的,到头来还是被瞿让捉回来。

我坐在案前和瞿让大眼瞪小眼。我朝他眨眼睛:“你每日这样看着孤,照镜子似的,不觉得烦吗?其实你可以多出去见见大好娘子……大好河山的,盯着孤没前途!”

瞿让不说话,冷冷地扔来一沓奏折。

“江南又闹旱灾了?”我随手翻着看了几眼,“孤看连着旱了挺长日子了,不是,瞿让你说这些大臣们怎么就知道跟孤哭穷?孤国库里还有银子吗?孤比他们都穷!每日来找孤有什么用!”

说话间小黄门将朝饭送来,我闻到味道就恶心反胃,嫌弃地将食盒推开,趴在桌上耍赖:“不想吃!”

瞿让扔来一件外衣:“那上朝。”

“……孤也不想上朝。”我继续趴在桌面上不肯动。

瞿让素来话少,眼神倒是十分犀利,他用眼神传递出的“那你是找打”的信息被我完全忽视,这次他就没什么耐心了,直接走过来提着我领子把我整个人都提溜起来。

我扒着桌子不肯从:“孤还没用朝饭呢!”

食盒递过来,直戳我脸。

“那吃。”

……实在是吃不下啊!

瞿让的耐心向来不好,今日同我周旋这么久已经是极限,见我还没有老实的意思,就直接上手过来扒我衣服了,这下把我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松口道:“放、放手!孤这就去更衣!孤自己来,自己来……”

最近江南旱灾的灾情已经十分严峻,据瞿让的情报,路有饿死殍已经是常态,但百官们上的折子里没有一个提到了灾情的严重性,兵部的来说因为江南旱灾影响到了军饷,将士们没饭吃了,要求拨款放粮;户部的表示国仓无粮可放,我们穷着呢;我大舅哥舒达华就更厉害了,他直接上书道:“老臣思虑江南旱灾,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不幸感染风寒,恐日日相对感染官家龙体,特来告假……”

孤国库里大部分的银钱和粮食都到了他老人家的府里,这时候哪哪儿都来找孤要钱粮,他倒好,还来告假!贾叙之这次虽然还对国舅很是不满,但更多是看孤笑话的意思,无论孤请他发言几次,永远是一言以蔽之:“全凭官家做主。”

孤倒是想做主!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下了早朝后我真是满肚子不高兴,上茶的小黄门因为茶水凉了几分被骂得狗血喷头,看着他们哆哆嗦嗦跑走的样子,我才终于觉得有几分解气。

瞿让小时候就说过我,这些小黄门也不容易,都是被家里卖进宫的,切了子孙根,本就不男不女、可怜得很,已经够身不由己了,何苦要同他们过不去?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捏着一颗黑子把玩,我当时听着觉得挺新鲜,质问他我不也是打出生起就被父皇用“太子”的身份给压着,一路压到了这龙椅上吗?要论身不由己,怕还轮不到那些小黄门们去卖惨。他听完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临走之前将他一直捏在手里的那颗黑子投进了案前那个画缸里,还顺便扫了一眼之前我同他对弈时藏棋子的地方……

经过一整晚的沉淀,昨日被那蒙面小公子踢到的胸口开始隐隐作痛,再加上朝廷上那摊子破事儿,现在满天下最可怜的莫过于孤了,谁还顾得上那几个小黄门!

夜里瞿让就拿着一盒跌打损伤膏来看我,小黄门早被我骂走了,他进来得很顺利。

我将药接过来,随口问道:“你这半日去做什么了?”

“吃饭。”他也不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将食盒推过来。

从小到大,这人的习惯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不懂变通。我不高兴地将食盒扫到一旁,抬头正准备骂他,就被迎面伸过来的一只手差点戳瞎双眼。

瞿让的掌心里躺著一张纸条。我接过来,一边打开一边问:“这又是什么?你是哑巴吗?多跟我说两句话你是不是会死啊?”

当然不会死,但他就是不说。

条子上写的是昨日比武招亲的那小公子的来历,瞿让亲自去查的人,最后居然只查到了他姓杨而已,查到了他姓杨还是因为人家很张扬地在城里添置了一幢宅子,宅子上明晃晃地挂着块匾,上头就写着“杨宅”二字。

我抬起头看着瞿让:“你去查他了?查他干什么?替孤报仇?”

他又朝我扔来一个纸团,我双手一捧接住打开来看,这次看完之后心情沉重了许多,瞿让还是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我。

“你看着孤又能怎么样?”我将纸条又团起来,刚想扔出去,想了想还是送到烛火上将它烧了,“国舅送了小黄门进来盯着孤,就算被揭发,他完全可以说是为了保护孤,身边总要有自己人,贾叙之那老家伙惯会见风使舵,料定孤不会将国舅如何,为表一视同仁,即便他送来的小黄门被孤发现,自然也是为了孤好,他二人斗了这么多年,到如今也没分出个胜负,就是因为孤不能让任何一方被斗下去,破坏三方平衡,你可明白?”

但瞿让才不会想明白这些,他关注的点在于:“所以你百般支开小黄门?”endprint

我耸耸肩,不然呢?难道我变态,喜欢虐待他们啊?瞿让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把被我用筷子搅得乱七八糟的饭菜重新装回了食盒里:“我会帮你。”

“怎么帮?”我斜眼看他,“就这么只打听到一个姓的帮我啊?”

他全然不将我语气中的调侃和嘲笑之意放在眼里,提起食盒就往外走。但我知道他不可能只因为要替我报仇而去查那个姓杨的小公子,而他亲自去查竟然也只查到一个人家公然亮出来的姓氏,这件事多少会给他点刺激,难免会做出些危险系数比较大的事来。

“站住!”我叫住瞿让,摸出腰间常戴的玉佩来朝他扔过去,“万事小心,若真被人发现了,只管将脸露出来,他们见到这块玉佩,自然会把你当成孤。”

瞿让接住,捏在手里犹豫了半天,期间还抽空去棋盘那边拿了颗黑子投进了画缸里,最后才勉强将它收在了怀中。

他犹豫的点我很清楚,即便再怎么同孤相像,他也只是个替身,如此公然顶替孤的身份,到底还是不妥。但若是论妥当,一开始就不该有他这么个替身,孤如今能用的人也就这一个了,还总这么一根筋,真是忍不住要为自己叹息一下,这皇位想要坐稳,还真是任重道远啊。

我又继续坐了会儿,思考了一下国事,最后想起来,我还有个上书称病、在家休养的大舅,作为一个乖巧又懂事的大侄子,当然得去探望探望。

国舅府十分气派,上次孤出宫来时,还只是金碧辉煌,这次来,规格已经不输给孤的宫殿了,哥舒大人真是……一点都不低调啊。

这次出宫也算是孤最高调的一次了,带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过来,但哥舒府上的人也都是见过世面的,孤被迎进来时有种仿佛重现了当初登基大典的错觉。

老管家出来老泪纵横地进行演出:“官家啊,您可来啦!我们大人昨夜咳血,差点就缓不过来了,还在声声唤着官家……”

我被这浮夸的演技惊得都起鸡皮疙瘩了,但还得配合他继续演出:“孤昨夜也是一夜难眠啊,今日早朝不见国舅,更是心慌难耐……”

不管他们的戏折子是怎么写的,总之孤这出戏还得按自己的劇情唱下去。

“孤唯恐亲眼见到国舅病容,两厢难过,”我抬起袖子假意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说三过相府而不入也不为过,今日终于登门,还是不忍相见。”

管家有点没听懂,陪着哭丧着脸和我对戏。我遥遥往里头瞄了一眼,国舅很是沉得住气。

于是我站起身来:“既然如此,孤就不去惹国舅伤心了,让他好好歇着罢,朝政自有贾卿打理,不必他老人家忧心。”

这话一出,老管家整个人都慌起来了,踉跄着上前追了两步:“官家……”

这次真是对不住了,该配合你的演出孤只能装作视而不见。我就这样大步带着人群走了出去。

国舅抱恙,即便我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装的,可这过场也必须走。但也只能走走过场而已,若是关心和爱护太过明显,又会引起旁人的不满。他不是想称病躲事儿吗?那尽管躲,只要他不怕在他称病期间,朝中大事皆由贾叙之做主就行。

但贾叙之跟我大舅比,有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致命弱点,那就是他并非皇亲国戚,关键时刻总是差了点什么,所以这些年来他总是在不停地试图往孤的后宫送他家闺女。

国舅在“官家好龙阳”一事上为了同他斗法,不惜提出孤该大婚了这件事,但他一定没想到,如今朝上能有资格入主中宫的,怕也只有贾府的娘子了。

贾叙之就在这儿等着呢!

如意算盘一个个打得都挺好,可他们都算漏了一件事,孤可不是糯米团子,任人揉搓的性格,兔子被逼急了也是要咬人的!

最近烦心事多,瞿让替我打听消息去了,一时半会儿也顾不上管我,国舅最近称病,想管也没机会管,就剩一个贾叙之,还成天只想着怎么把他女儿塞给我,听说最近一下了朝就关在府里给他两个女儿上皇后礼仪培训课,此时不偷溜出宫散散心,更待何时?

一出宫我就赶紧往上回那比武招亲的摊子跑,这次老子带足了银子出来的,再打不过就花钱雇人去群殴!我就不信报不了那一脚之仇!可没想到等我到了,那摊子倒是还在,但已经没什么人围观了,门庭很是冷落,这也不过才短短几日啊,何至于潦倒至此,都有点让人不忍心去砸场子了,我还在唏嘘感慨着,身后有人轻拍了一下我的肩。

我回头一看,一位青衣长衫的公子正摇扇朝我笑。这公子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那叫一个肤如凝脂、清秀动人啊!他头上戴着一顶款式颇为新颖的乌纱帽,身着皂罗衫,还束了角带,青衫内还绣有几朵小白花,整个人看上去精致又儒雅。

我没忍住,偷偷咽了口口水。

“这位兄台可是来瞧热闹的?”他的声音居然也这么婉转动人!

“不是……”我一个不留神咬到了舌头,赶紧又转口道,“是啊,听说这儿有位公子甚是古怪,身为男儿身,居然还摆起了擂台招亲……”

青衫公子笑了笑,道:“在下也是想来瞧瞧热闹,不想却已无热闹可瞧。”

热闹哪有你好看啊……我抱拳朝他一拱手,自我介绍道:“鄙姓言,单名一个颂字,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他将手上正摇着的扇子一收,执扇朝我拱手作揖:“在下沐易,言兄有礼。”

名字都这么好听!我张了张嘴,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沐易很快又道:“相请不如偶遇,既与言兄如此有缘在此相遇,不如去酒楼坐坐,畅聊一番?”

他看向我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话说多了几句像是累着了似的,脸颊都微微红起来,煞是好看,我一时间看呆了。

“言兄千万莫要误会,是在下唐突了,”他见我没回应,以为我觉得他太过主动,就解释了两句,“只不过听说那福瑞楼乃是历经三朝的老字号酒楼,还曾出过一位公主,想必也是有故事的,且这几日赶上他们店庆,据说是那位公主回宫的纪念日,还推出了几道新的菜式,若是言兄没有急事,可以去尝尝鲜。”

吃饭啊……我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你美你说什么都对!endprint

我赶紧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许久不曾这般咬文嚼字地同人说话了,在朝上同大臣们总是吵吵,同瞿让说起话来就更口无遮拦了,我其实不太习惯这突如其来的文雅,但是吧,沐易这个人就是有让人温柔、文雅起来的魔力。

等我和他在这传说中出过一位公主的福瑞楼雅间里坐下来时,我居然产生了一种“若是贾叙之那女儿同他一样美貌,娶了也挺好”的龌龊心思。

沐易对他那把扇子真是时时刻刻都不离手,我瞧着四月天还不是太热,他穿得也并不单薄,想来执扇也只是他这般文人雅士的习惯而已。

真是个好习惯啊,我不好总是盯着他看,目光就总是落在他时不时摇两下的扇面上。

“此间小菜倒还雅致,只是油盐略重了些,”沐易瞥了一眼我面前一点油星子都没有的碗碟,“可是不合言兄口味?”

“不饿而已,”我打了个哈哈将吃菜这事混过去,另起话头道,“看沐兄这身打扮,府上最近可是……”

说出口便觉得唐突了,赶紧将话吞回去。

沐易并不在意,只是低头看了看,很快又抬起头笑道:“言兄倒是心细,在下府中近日并无白事,只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每年至此,总要对先人纪念一番。”

这就是人家的家事了,问多了显得没有礼数,我赶紧端起酒杯来灌了一口,谁想这可不是我素日里喝的枇杷酿,劲道足得很,辣得我半日都没缓过来。

沐易轻笑一声,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有小二又来上菜,也不知是故意还是真不小心,脚下一个踉跄,手里端着的那盘冷碟直接扣在了我胸前。好在冷碟不烫,也没有油水,并不妨事,可那小二像是被吓着了,竟直接伸手过来想替我擦,眼瞅着就要碰到我胸口了……

我气沉丹田刚想将他呵斥走,就看到一个扇柄直接敲到了那小二的手背上,他“哎哟”一声,整个人都被敲打得弹出去。

“不妨事,你下去吧。”沐易虽出了手,语气还是很和蔼。

小二连连道歉着跑走了,沐易别开头不看我,嘴角还带了个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他就保持着这个不敢直视我的动作,从袖袋里掏出一方帕子递过来,我尴尬地接过来稍微擦了一下,心想一个大男人,总拿块帕子擦胸口会不会显得有点娘,但看沐易的打扮,又觉得他一定是个很注重仪表的人,我若是不擦,他是不是会觉得我太邋遢,这么一来这方帕子在我手里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福瑞楼的活动规模做得还挺大,沐易话不多,但时不时还是会跟我聊几句,我虽然很想多说,但怕给他造成聒噪的印象,于是一直憋着,最后我们一起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是脸红红的朝我拱手道别:“见言兄今日鲜少动筷,想来不合口味,若不嫌弃,下月初三乃是在下生辰,不如在下亲手下厨,看能否博得言兄一笑。”

他脸红的样子更加惹人怜爱……我情不自禁地点头,然后目送他远去的背影,托着下巴、眯起眼睛欣赏,待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拐角处,才意犹未尽地收回手,回转身准备走。

结果这一转身不打紧,我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这人胸膛之硬,差点把我鼻子都给撞歪了!

“格老子的,哪个不长眼的这么……”我捂着鼻子一抬头,就看到蒙着面、眼神平淡中带着隐藏的愤怒、身体僵硬的瞿让站在我面前,顿时所有话都被堵了回去,继续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那个……你怎么在这里啊?差事都办完了?”

他微微皱起眉头,双手还背在身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心虚起来,总感觉有一种……红杏出墙被抓包的窘迫感。

“那什么,瞿让啊,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吧……”

瞿让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就转身率先往前走了,但我就是觉得他在生气,这家伙本来就不爱吭声,一生起闷气来话就更少了,我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跟在他身后赔小心:“哎你吃饭了没有?福瑞楼今儿个有新菜式,要不我们先去……”

他一记眼神扫过来,我终于识相地闭了嘴。

瞿让的气性真不小,到了夜里,小黄门们被孤赶出去之后,他直接一脚踹开了孤的寝殿门。

孤本来窝在床上看奏折,这时候探出脑袋去看他:“你又抽风啦?”

他也不说话,径直走过来,用眼神示意孤往里头挪点儿,真是头痛……孤跟他讲道理:“你忘了上次被人来捉现场了吗?这样不太好……”

“嗯。”他平平应了一聲,然后见我还没有动作,就直接伸手将孤……和孤的被子一起抱起来往里头挪了挪,最后淡定地在孤身边躺下。

孤:“……”双手都被裹在被子里,想抬手扶额都没办法,只能无奈地叹口气了。

瞿让整个人躺得笔直,也并不想盖被子的样子,眼睛都不闭,瞪得又大又圆地盯着床顶,我侧躺着凑过去,从他的角度朝床顶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好看的啊。

我戳了戳他的胳膊:“说真的你怎么又来了?上次不是说好了,以后不一块儿睡了吗?孤都十六岁了!”

他伸手将散落在床基上的奏折捡起来,直接盖在我脸上。我伸手将奏折从脸上拿下来,心里也大约猜到他是因为什么在生气,就嬉皮笑脸地凑过去劝他:“你还当是小时候呢,见孤跟旁人亲近些就担心孤会被人给害了,更何况沐易根本都不知道孤的身份,没事的啊!”

跟他说了这么一番话,到最后也没等到个反应,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开口了的时候,他突然凑近来,吓了我一跳,他凑近来还不算,居然把鼻子都凑到我嘴上了,我将他往外头狠狠一推:“瞿让你少来劲啊!”

他也就顺势往后退了许多,然后皱起眉头问:“喝酒了?”

这……我赶紧哈口气出来自己闻闻,也没闻到多重的酒气啊,而且白日里喝完酒后回宫,我还特意多喝了几杯花茶,就为了盖住这酒气的,这都能闻出来?

“瞿让你属狗的啊?”

瞿让不属狗,准确地说根本不知道瞿让属什么,他连生辰都成谜,用我父皇的话说就是:天生为你而活。所以也怪不得他这么紧张,小时候我跟一个小黄门玩过家家,被父皇撞见,那次差点没要了一旁陪着的瞿让的命。想到这里我拍了拍瞿让的肩,试图安慰他:“你放心,我父皇都龙御归天那么多年了,如今这天下是孤说了算,没人敢再打你的!”endprint

“杨子令,”瞿让没理会我的話,猝不及防地丢了个名字出来,“这人要小心。”

我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杨子令……你是说那个比武招亲的?”

瞿让严肃点头。

这……事情就有意思了。

我原本对比武招亲那人并没有多上心,这次再次出宫也是奔着报仇去的,但瞿让从小是怎么长大的?他的危机嗅觉比谁都精准,如今朝中因赈灾银粮一事,人人躲懒避嫌,照理来说他现阶段应当以帮我查这个方向为先,可他偏偏揪住了杨子令不放,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可既然这人是杨子令,瞿让就一定想偏了,虽然不知道他选在这时候来比武招亲找存在感到底是想干什么,但我心里已经有数,至少不会是瞿让猜测的那样。

只不过他竟然踢的人竟然是我!我心中暗笑了一声,这下好玩儿了,仇也不急着报了,咱们来日方长。

“杨子令此人,你心中有数就好,此刻并不是抓住他不放的时候,顺着这根藤也摸不出大瓜来,孤心中自有分寸。”我把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倒是国舅称病这么久了,孤就这么一个舅舅了,其实他这些年待孤并不坏。”

瞿让没说什么,我也没指望他说什么,只是心中默默想着,杨子令究竟想干什么,现在又同朝中哪位大人扯上了关系,他选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在京城里大摆擂台,究竟是想做什么?

国舅抱恙这么久,朝里那几个大臣该闹的也闹得差不多了,眼下孤得找个合适的时机把梯子给他递过去,好把这尊大佛给请出山。

我还在细细想着该怎么递这梯子,突然眼前一黑,仿佛是被什么罩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何事了就被一拳猛地击中,那叫一个钻心的疼啊!

“这都不叫?”瞿让的声音有些奇怪,仿佛有些惊讶,又仿佛有些欣慰。

于是他接着又给孤来了一拳。好家伙,这次我没忍住,惊叫了一声:“啊!”

这次他总算满意,伸手将套在孤头上的长衫掀开,孤的眼睛都被打肿了,只能眯起来看他,他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

接着就听到小黄门和宫女们慌慌张张跑过来的脚步声。瞿让的剑法不错,轻功一般般,因此当众人都过来的时候,他只能一翻身将自己藏在孤的床上,还不忘掀开被子将自己盖住,孤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得很有些不解,小黄门冲进来时喊了一句:“官家……”

话还没说完就被孤打肿眼睛的新造型给惊到,脱口而出道:“来人啊!有刺客!官家受伤了!护驾!护驾!”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终于将另一只完好无伤的眼睛也眯起来,也终于明白过来瞿让的用意。国舅抱恙至今,孤为安抚他已经登门探望过一次,短期内是决计拉不下面子再去一次的,可那贾叙之眼看都要把他女儿给送进孤的后宫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如此看来,孤遭到刺杀如此严重之事,总该惊动国舅了吧?

这真是一把绝妙的梯子啊,孤巴巴给国舅送去,他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小编预告:皇帝被刺总算惊动久病告假的国舅爷,连夜赶进宫探视。二人聊起二十年前因通敌叛国被先帝下令满门抄斩的杨氏一族,神秘的“杨子令”再次出现……啥?该不是《西宫太子东宫妃》里的杨子令续命活到了《市井珍馐》吧!预知后事如何,且待下期。endprint

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