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侍·小夜霜刃

我有一个梦

阴阳路上有一道界门,连通着人间去地府的黄泉路。

这是一条亡人路,能进不能出。只有每年七月十五那一天,界门才会打开,当年表现好的亡人可以申请烙一枚界符,去一趟人间。

但是界门只会打开三个时辰,无论你去到多远,去办的事情有多重要,都必须在那之前赶回来。妄图逗留在人间的,界门的神就会追着符烙找到你,轻则乱鞭三千,重则囚入地狱。

北夜就是负责追捕的夜门神,她今年刚刚上任。今日是头一次当中元节的差,虽然提前做足了准备,不免还是有些微的紧张。

但见通往人间的那一面巨石门下,站了个马尾高束、一身黑裙的女子。她双臂交叉,怀中抱着柄厚重的铁剑,身形窈窕,纤腰盈盈一握,然而脸上却戴了个青面獠牙的冰冷面具。

纵使那身姿令人浮想联翩,可她周身如侵冰霜的气势压下来,直慑得那些过关的亡人不住哆嗦。见亡人们都规规矩矩地排队出关,没人推搡也没人闹事,北夜暗自松了一口气。

消失了许多日的霜刃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旁,看了紧绷得像块石头的女子一眼,好笑道:“不必如此紧张,我在。”

他声音低沉好听,忽而响起在耳边,北夜眨了眨美丽的眼眸,面颊微微发热,颔首道:“知道了。”

霜刃是她的上峰,同时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一年前,她追随父母亲人的亡魂来到界门。一介凡人之身,却凭着些微薄的修士之力,硬生生扛过了半条阴阳路的攻击。倒在他面前时,她七窍出血,几欲爆裂而死,仅剩最后半口气。是他救了她的命,并找阎王批了个公文,令她得以神差的身份留在界门,同时追查害她父兄弟妹的真凶。

而在这之前,霜刃是界门唯一的守护神。有人说他已在这里数千年,也有人说他是个老怪物,活了几万年,是这天地间顶老的一个怪神仙。北夜不知他的真实年龄,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老,相反还生得风姿卓越,如虹似剑,实在令她难以抵抗和自制。

她感激他,同时也爱慕他。虽然这一年多以来,他与她碰面的时日并不多。但她仍然暗自下定了决心,待到查明满门被灭的真相,就向他告白。

无论他是否愿意接受,她都会留下来陪他,哪怕时间可能只有短短几十年。

名义上,她与他一样同为地府的神差,但其实她与他、甚是与黑白无常他们那种阴差也都是不一样的。虽然霜刃从未说起,但她隐约已有所觉。她如今还能存活于世,皆是因为霜刃给了她一些东西。至于具体是何物,她还没弄清楚。

霜刃只简单嘱咐了两句,就又消失了。

他近来神神秘秘,似在密谋准备着什么。北夜与他关系算不得亲厚,尽管心中好奇却也不敢多问,只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守好界门,绝不出纰漏给他添乱。

原以为这会是一个安静的七月十五,可到点儿的时候北夜发现,有个女亡人没有归来。距离界门关闭仅剩一刻钟,她立刻抱了那柄从凡间伴她闯至地府的铁剑,寻着界符而去。

少女如魅的黑影将将消失,一个五六岁模样的胖娃娃就现身在了界门旁,他声音软趴趴的,说话时板着一张小脸,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你准备得如何了?”

他身旁空无一人,话音落下半晌,才见界门朝着地府方向的石雕壁画上,隐隐浮出霜刃的影子来。

“快了,待她发作即可。”

胖娃娃正是这地府的阎王爷,别看他一脸乖巧无害,这地府怕也只有霜刃不会惧怕他了吧。显然,他对霜刃做的事情并不怎么赞同,闻言毫不避讳地撇了撇嘴道:“用如此珍贵的祖神之力喂养区区一个凡女,简直暴殄天物。”

石壁里的人不置可否,只嘱托他道:“我要闭关几日,恐无暇他顾,她不日便会发作,需得你照看一二。”

阎王内心不愿,又顾忌這老神仙辈分太高,只得皱着鼻子瘪嘴应下了。

早在他出生之前数千年,天地间就已经在流传着霜刃的传说。关于他的由来众说纷纭,但大部分的传说里,都说他独来独往,极少与人打交道。他有时候会化作一棵老藤树,扎根一方泥土,任枝绿叶黄;有时候会化作一束清风,随意流浪,颠簸入层层云中央;有时候会化作一块顽石,任由命运将其安放,长长久久地守护着半亩地方。

他初见他时,他的身边就已经带了个凡女,还不惜动用了自己的本源。那祖神之力,是三界众生梦寐难求的东西,却被他当人参一样用来吊一个凡人的命,实在可笑。

这老怪物大概是独自一人活着的时间太长了,被孤独逼疯了吧!胖娃娃阎王如是想。

北夜找到那女亡人时,她正跪坐在一口枯井旁,哭得泪流纵横。

一个男人抱着个脏兮兮的襁褓,在井口高高举起,脸上写满痛苦。有嘤嘤呀呀的啼哭声传出,仿佛在叫着“爹娘啊……爹娘啊……”

白无常谢必安适时出现在北夜身旁,轻叹道:“这女亡人我识得,她名唤云娘,那男人是她的丈夫。夫妻二人识于微时,相携扶持而来,日子渐渐富足。无奈男人念着个远房亲戚的美貌,想趁妻子怀孕时纳二房。云娘抵死反抗,无奈全家人并不在意她的看法,她便在小妾进门当天带着腹中胎儿,投了井。”

“这胎儿出生在阴阳路上,地府没有他的名录,人间也再无他的位置。若得机缘,或能如咱们的阎王爷一样,修得神位。若是不能,便只会得个焚魂炉底的下场。”

云娘追悔莫及,只道自己万不该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孩子。

北夜初当此差便遇到此等事,不免唏嘘。白无常用锁魂索捆了母子二人,慢悠悠地走了,夜空中回荡着他渐行渐远的唱魂曲,“此类悔何其少呀,此类恨又何其多……”

那唱腔凄凄颓靡,如利剑直击入亡人的魂心。北夜心结未了,不自觉泪糊满了眼,遭逢灭门时的凄惨情形显现在眼前。她原该与他们在一起的,抵不过弟妹的央求,便出门买糖果去了。她离开时,父亲与祖父在院中下棋,哥哥带着弟妹在玩闹,祖母、母亲和新嫂子在厨下忙碌,见她要出门还伸头出来嘱咐道:“快些回,马上便要吃饭了。”endprint

待她怀抱着那馨甜的糖果归来时,屋内血流成河,原本幸福圆满的九口之家,已成隔世。

她追着黑白无常的锁魂铃声而去,在阴阳路上被黄泉的威压逼迫得七窍崩血,内脏被挤压变形,几欲被碾成肉饼。最后,她紧紧握着那柄用来复仇的铁剑,倒在了界门边。

这些是她对自己在人间时,所保留下来的全部记忆。她不知真凶是谁,更不知他逃往了何处,只是脑海深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指引着她:留在界门边!追查真相!手刃仇人!

时辰一到,界门关闭,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沉寂。

在没有亡人经过时,没有风声,没有雨声,甚至没有呼吸声。界门横亘在阴阳路上,一面朝着凡间,一面朝着地府。与霜刃一样,北夜住在朝阳的那面壁画中,终年与他背靠着背。

她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灭门案待查,如果她没有恋慕上霜刃,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怕是不足十年就会孤独得疯掉吧!那霜刃呢,据说他总是守着一个地方数千年,会不会也有疯掉的那一天?

从外部看北夜是住在壁画中,实际上内部却是别有洞天。

霜刃为她造了一方小天地,里面有可供泛舟的莲池,有神兵云集的练武场,还有会自动送来新鲜饭菜的厨房。不过北夜仍然喜欢洗了手自己烧饭,因为这样会显得这里有一丝人气。

差事结束之后,北夜蜕下黑衣,换了件淡粉色的襦裙,马尾被放下来,垂髻于身后,鬓边斜插了一支白莹莹的珠花。今天是她的生辰,她做了长寿面,想让霜刃也尝一尝。

她听说他没有生日,私心就想把这一天也当做是他的生辰之日。

北夜在霜刃所住的壁画前徘徊了许久,终是没能去呼唤他。她看着面前冰冷的石雕壁画,不禁猜想:自己不过才住了一年,小天地里就亭台楼阁应有尽有了,他存活于世已有多年,怕是已经在里面造出成百上千的城池了吧。真想去他的城池里看看啊,定是雄伟非常得很呢!

北夜回到自己的小天地,独自吃完两碗长寿面,又去练武场练了一个时辰的剑,出了一身汗,方才觉得心情舒快许多。

温热的水泼洒在洁白的面庞上,水珠如有生命般划过那脂玉肌肤,女子姣好的身姿隐于蒸腾的雾气间,后腰处一枚铜钱大小的印记发出淡淡金光,后又迅速隐去。北夜并未觉察到这异象,只暗暗发誓,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邀请他与自己一起吃顿饭。

绞着湿发自盥洗间出来,北夜立刻就被梳妆台上一个陌生的盒子吸引了视线。她愣了一下,便快步走了过去。那只是个普通的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支普通的木钗。北夜握着那钗看了半天,上面还残留着打磨的痕迹,看起来是出自一个技艺生疏的人之手。

是霜刃送她的!他竟然知道!是了……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这是他为她造的小世界,这里面一花一草一木都由他而催生,每当她需要某样东西,它们便会自动出现在其中。这不是神话里万物皆有的极乐净土,这只是他为她打造的独立世界。

女子唇边卷起两圈小小的梨涡,空寂无人的小世界里,披散着湿发的少女怀抱着自己的生辰礼,在地上连滚了数圈,而后将头埋在臂弯里吃吃地笑出了声。那娇俏可人的姿态,终于有了几分将将成年的少女模样,将这黑压压沉厚厚的界门也染上了颜色。

次日,谢必安为她带来了一条线索。

她成为守门神后,最先认识的就是黑白无常夫妇。酬谢神明必安,犯罪之人无救,说的就是这对冤家。线索来自于一个老亡人,那亡人原是北夜一家的邻居,当日曾亲眼目睹了惨案,奈何他年事太高,无论如何向人叙说都被当做是浑说。直到死后在阴库司登记前生记忆,才被做记录的阴差发现。

北夜握着那亡人留下的眼珠,手不自觉地发颤。仓务阴差转告道:“老人说这些都是他亲眼所见,可身边的人都不信他。他将这右眼留给你,让你亲眼看看,也算完成了他这唯一的夙愿。”

北夜摧动神力注入眼珠中,熟悉的画面立刻出现在她的眼前。那日她出门离家后,院中一切如常,没有任何人发现,危险悄然逼近。凶手只露了个背面,他看起来非常强大,每抬一次手,她至亲的人便倒下一个。活生生的八条人命,只在几息间,便全被斩杀。

北夜僵如岩石地看完全过程,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悲痛和绝望,可喉中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库务阴差的呼唤声她听不见,满脸血泪她也感觉不到,她只能听见胸腔里如地狱之火般烈烈燃烧着的恨意在呼啸。尽管只是个背影,也已足够她认出他。那是她曾感激过、怜惜过,暗自决定守护一生的男人。

——霜刃!

北夜不信,但阴库司登记的是每个人生平亲见,做不出伪。她要立刻赶回界门,她要亲耳听到他的答案。出乎意料的是,当她赤红着双目赶回界门时,霜刃早已在那里等着她。他仍穿着早上见她时的那件长衫,还是她最喜欢的模样,如虹似剑、俊拔如松。

她将手中眼珠递给他,声音轻颤,暗含最后一丝希冀。

“我……今日……发现此物,恐因误会与你生隙,特来求证。”

霜刃伸手接过却并未打开,里面是何景象他无需查看便一清二楚。她如此快就发现了真相,这原非他的预设。虽然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他却总是希望能晚一些被她知道。

见他面色了然,北夜的心缓缓下沉,有些慌乱地催促道:“你快看看……我相信那只是……只是与你肖似……”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整个人如坠冰窟,眼前的事实如钝刀般在一下下割裂着她的神经,令她呼吸都变得困难。

霜刃沉吟半晌,才似做了个重大决定般长叹一息,而后抬起眼直面少女的质问。

“不必看了,是我。”

这短短几字,令钝刀化作针尖,瞬间刺透北夜的身体。她再也抑制不住,浑身不停地颤抖起来。视线因泪变得模糊,男人和界门都被染上了血色,脑中闪过亲人一个个倒下的画面,胸口揪痛作一团。她奋力压住颤抖不停的手,一寸一寸地将铁剑指向了他的眉心。

她想用力呐喊出声,想竭嘶底里地责问,可张嘴只听得如鋼铁拉锯般的嘶哑女声发出。endprint

“竟……是你!”

话音刚落,便是浓烈的剑气和杀意扑面而来。

霜刃看起来像有什么话要说,可终是什么也没说。他没有躲避北夜的攻击,也未驱动神力护体,任由她的剑刺在自己身上。她刺过来多少剑,他便承受了多少剑。

他们这些活了很长时间的神,身体里只剩了极少还在流动的血。而这极少的也是极珍贵的,寻常老神仙都爱惜非常,哪会如他这般任性地由人砍杀。莫说是觊觎已久的胖娃娃阎罗王,便是闻讯赶来的黑白无常也觉得可惜极了。

赤红的天空下,黑衫女子疯了般刺杀着她的仇人,而被刺的男人双目紧闭,未做任何阻拦和还击。他双拳紧握在身侧,唇边已有血迹缓缓溢出,原来也并不是没有痛觉的。这般大的动静,自是惊动了不少人,胖娃娃模样的阎王骑着无头异兽赶来,有心阻止却被黑无常拦住。

“终会有这一日,你拦不住。”胖阎王想想也对,他想拦纯粹是觉得霜刃在暴殄天物罢了,只要不伤到本源,他想流血就让他流去吧。

北夜受此巨创,又耗尽全力斩杀霜刃,只硬抗了三日就精疲力竭地倒下了。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夢里父母兄嫂仍是在院中,她拿了根瘦长的竹竿去捅树上的柿子,一捅一个准,弟妹在旁边高兴得直拍手。祖母扶着祖父从里屋走来,慈爱地笑道:“北夜,过了今日你便八岁了,可不能再皮了。”

母亲端了碗面招手唤她:“过来吃长寿面咯”。她开心地笑着想要跑过去,却觉得天旋地转,家里的房子、院中的树木,甚至空气都翻转扭曲,如坠入旋涡中。

她惊得大声一唤,便自那深渊中醒了过来。

现实是,她独自躺在石壁中的小天地里,周遭一切都是她熟悉的,铁剑安静地躺在身边。如果不是上面隐隐还透着血光,她险些就要当那些疯狂的画面是另一场梦了。

北夜存活的理由就是复仇,可面对这强大的敌人,她穷尽所有都无法将其手刃。她一面为嘲笑自己真心错付,一面又因无力复仇而绝望。

她再不愿住在他为她开辟的小天地里,也不再与他说一个字。她只沉默着,终日找寻能杀死他的方法。而霜刃也一反常态,只要她离开界门就总会跟着她。

起初,但凡他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北夜就会提剑砍杀上去,可他总是能轻松地避开。待察觉到北夜情绪即将失控时,他又会装模作样地让她砍上两刀。

如此几番,这种如同与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敌对,让北夜感到深深的愤怒和无力,只得将手边能抓到的一切物什砸向他,怒斥他:“滚!滚开,我不想再看到你!”

许是情绪过激或是其他,气急攻心时她被激得吐出好些血来。见状,纵是惯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霜刃也会露出慌乱之色。如是几次后,她外出霜刃虽还是会跟着她,但总会小心翼翼地隐匿身形,再不让她看见了。不过,那熟悉的气息,北夜依然能察觉到。

她开始陷入了极端复杂的情绪旋涡中,一面恨自己无法杀死他,另一面又庆幸自己没有办法杀死他。她为自己竟对这不共戴天的仇人生出情意和怜悯而感到耻辱和震惊,她怎么可以?!她愧对家人。

……

她原以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找寻杀死他的方法。可很快她便发现,自己生病了。她开始感觉到在阴阳路上难以呼吸,时常会陷入昏迷,无休止地重复那个全家人被杀前的梦。

渐渐地,那个梦变得越来越诡异。梦里,仍然有她的父母、祖父母、兄嫂和弟妹。

他们仍穿着那天的衣裳,做着相同的事,可他们的脸全都变成了一个人。她惊恐地发现,抱着她高举过头的人是霜刃,慈爱地笑着唤她去吃长寿面的人是霜刃,就连吵着要吃糖果的人也是霜刃。她混乱极了,在梦里疯狂地呼喊着父母和弟妹的名字,可脱口而出的也只有一个名字。

“霜刃……”

霜刃原是远古祖神的一柄石刀,祖神非常喜爱他,殒灭时给了他一丝祖神之力,令他苏醒并成了神。他没有野心,对那些令世人痴迷的权与势都毫无感觉。数万年过去了,那些长于他、幼于他的神们都相继僵化而亡,只有他,常年蹲守在一个地方,一蹲就是几千年。

他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没有什么喜爱的物与人,也没有什么想要追寻的目标。他总是孤独地守在一个地方,等待时间的消逝和万物的变迁。然而,他与世无争,不代表旁人不会觊觎他体内的宝物。那次想要来取他神力的人叫什么来着?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当时,他已在一处半山崖上蹲了几百年。崖下有一户小村落,住着几十户淳朴的人。村里有个叫北夜的小姑娘,被一个路过的散修开了灵根赠了几本剑意。

小姑娘很勤奋,每日都会爬上山崖来练剑。每每她来时,他便会睁开眼,看一看她。

她说,她的父母对她寄予厚望,她也希望自己能好好练功,让家人免于权贵的欺压;但是她也羡慕同村的小伙伴,他们能在一起玩耍嬉戏,欢笑声从村头传至了村尾。她即将年满八岁,手中那本剑意马上就要学完了,她有些迷茫。

霜刃虽是醒着的,可在小姑娘的眼中,只是一块爬满了荆棘藤条的青石。她将所有不能与旁人叙说的秘密都告诉了他,霜刃思考了些时日后,突然就生出了一种情绪。

他想,小姑娘的剑意就要学完了,他有一套书正适合她。如果能参与她这一生,似乎比蹲在这里看时光流逝要有意思一点呢。

就在他做出决定的那一天,那企图掠夺祖神之力的人找到了他。那人自未伤到他,可他驱动山石时,忘记了崖下的村落,忘记了那里的人类有多么脆弱和渺小。原本坚固的石崖崩塌,一夕之间就掩埋了整个村子,也包括那个小姑娘一家。

他跟着她的亡魂来到阴阳路的界门边,看着她的家人被阴差引入地府,而她因为身上有修士的机缘,被地府拒之门外。年幼的小姑娘怀中紧紧抱着她的铁剑,固执地蹲在界门前久久不肯离开。因为他的存在,地府的阴差并不敢强行驱逐她,可她不属于地府,也不可能再回去阳间,在阴阳路上停留的时间越长,渐渐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霜刃存世时间虽长,可大部分时候都在发呆,面对眼下状况几度无措。是娃娃脸的阎王给他出了个主意,只要他分取本源中的祖神之力给她,她便能随他一起以神的身份再活十年。endprint

于是,霜刃签了阎王的聘书,成为了界门的守护神。

那时,北夜只有八岁,而她此后所有的记忆,全部来自于霜刃为她创造的另一个小世界。当初遭逢巨变的小姑娘,哭泣着要找爹娘,他便幻化成她的爹娘;她忆起要给弟弟妹妹买糖果,他便为她变成了她的弟妹和糖果;她记得新嫂子刚刚过门,她还没能好好与其交谈心事,他便幻化成她的兄嫂与她秉烛长谈。

小姑娘遭逢家变之后,陪伴她成长的就一直是他。给予她慈爱与鼓励的是他、教导她剑术的是他、了解她心底小秘密的是他、与她嬉笑玩闹将欢笑传遍整条阴阳路的也是他。

他从不知,自己竟会这么多人类的事,直到他认识了她。

他从不知,独守了这天地无数年的自己疯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直到他认识了她。

北夜醒来时,阎罗王正坐在她身边。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福娃娃,绝不可能将他与凶神恶煞的阎王联想到一起去。

他摸了摸北夜的脸,笑眯眯地说:“你醒啦?”

北夜略有些蒙,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问:“我在哪里?我这是怎么了?”

阎王面上表情不变,一脸随意和平淡地说:“哦,霜刃在你体内留下的第一缕祖神之力即将耗尽,如果再不续力,你就要死啦。”

北夜不明白他的意思,也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阎王收起笑意,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我发现了一个杀死霜刃的办法哦,你想试试吗?”

闻言,北夜瞳孔骤扩,小阎王还在一旁诱导她:“霜刃就是个疯子,他活着的时间太长了,早已没了理智。”

北夜潜意识里觉得他说得不对,但是脑子不受控制地,逐渐勾画出一个活了太久心理变态的老怪物:以孽杀和折磨人为乐,杀了她的家人不夠,还要在她体内注入神力,妄图控制她。她像是被人用线牵引着,将霜刃想成了一个不堪的怪物,令她自己都不自觉地被惊骇。

不,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只是……太孤独了,想要一个人陪伴他。

可是,怎么能杀死她的家人,怎么能……

阎王稚嫩的声音犹在耳边:“他此时正在动用本源为你取力续命,脆弱得如同婴孩儿一般。你与他命运相连,是唯一能进入他小世界的人。”

“想想你的家人,是他害死了你全家,是他毁了你们的家。”

“去杀了他,去把剑刺入他的胸膛……”

正如阎王所说,当年他与人斗法,错手令山崖崩塌害死她全家乃至全村的人。而后他追悔莫及,动用体内祖神之力,为她续命十年。这十年来,那一丝神力渐渐被消耗,他已预感到不日便会殆尽,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为她再取第二次来续命。

然而,这祖神之力毕竟是他生命的本源,强行取出,对他而言也是一件极难和极危险的事。每取出一次,他便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期。当他恢复本形,意识离体,那些由他为她创造的小世界便会轰然崩塌,凭空消失。

这对于一直活在梦中的少女而言,打击绝不亚于她八岁那年所失去的。他需要给她一个结局和一个哪怕痛苦万分也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他原本计划好了一切,伪造一个灭门仇敌,令她一直追查下去,待他成功再为她续命后,就告诉她真相。不料还是被人做了手脚,令她提早窥得了半面真相。

这些日子,他每天跟着她,许多次都想与她说清楚。可每次话到嘴边,又都咽了回去。说什么呢?虽然过程和她以为的不太一样,但其实结果是相同的啊,她的家人确确实实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

北夜本就是这阴阳路上的一缕亡魂,被阎王控制简直轻而易举。她拖着那柄厚重的铁剑,一刻不停地来到界门前,毫不犹豫地闯入了他封印在壁画中的小世界里。

她的脑中只回荡着一句话,“……是他害死了你全家……去杀了他……杀了他……”

她曾幻想过无数次,霜刃的小世界里会是什么样子,她以为会有无边的城池和山川,会有瑰丽的星辰和大海。可入眼一片灰白,她从不曾想到过,他的世界里……只有一片迷茫的虚空,仿佛只是在时间的长河撕裂出了一条口子,里面除了漫无边际的孤寂,什么都没有。

霜刃此时就躺在那虚空中,仿佛没有了生息。北夜缓缓地走过去,许是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他艰难地睁开双眼,整个人看起来疲惫极了。

北夜想问他怎么了,张口却是阎王给她的使命:“祖神之力呢?”

霜刃想要对她笑笑,说别担心,他已替她取出。可他太疲倦了,他以为自己笑了,而在北夜眼里,他只是动了动嘴角而已。

这时,北夜才发现他的手中握着一颗透明的小石头,石心里包裹着一丝鲜红的血液,正在缓缓游动着。她将那小石头取出,握在手中还能感受到它的跳动和温度。

看着如此虚弱的霜刃,北夜心里也跟着难过极了。虽然在脑中强调着这是她不同戴天的仇人,可心根本不受控制,眼泪仿佛自己有生命一般扑簌滚落。

她已经隐约觉察出自己被阎王控制了,所作所为与所思所想全然不一样。看着面前仿佛就要陷入沉睡的霜刃,她终于意识到了手中之物对他的重要性,她想将那颗小石头还给他,可霜刃的手松开之后,就再也捏不紧。

她想的是去摸一摸他的脸颊,将他唤醒;做的却是高举起手,剑指着他的胸口就要刺下去。她感到惊恐而无措,可双手已经变得不似她自己的一般,后腰处的符文烙印再次显现,发出夺目的金光,烫得她整个人哆嗦不停。

脑海里的声音渐渐变成了胖娃娃小阎王的,“这是你的仇人,杀了他!杀了他!”

很快又变回她自己的,“不不,不是的,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你最爱的人!”

两股势力的拉锯几乎就要撕裂她的神经,悬在霜刃身上的剑尖依旧在不受控制地落下去。尽管这之前她曾刺过他无数剑他都能很快恢复,但北夜明白,此时这一剑若刺下去,他必死无疑。活了数万年如他,也是会被杀死的。只要想办法让他自动本源,趁他还在恢复前的休憩期,刺破心脏让所剩的半丝神力也流尽,他就会慢慢僵硬手脚,慢慢石化,慢慢失去温度和生命,最后变回他原始的模样。endprint

那小阎王看似天真无邪,实则也是个活了许多年的老怪物。能成为这地府的王者,岂会是个善茬。他不能直接加害于霜刃,可不代表不能利用这个在霜刃庇佑下多活了十年的亡魂女子。北夜在脑中不断地和小阎王做着斗争,剑尖被刺下去三分又被拉回来一分,可眼见着就要刺入霜刃的身体里,急得北夜控制不住地阵阵痛呼了起来。

“醒醒!你快醒醒!”

“赶紧给我醒过来!霜刃!”

“我……不想……让你死……”

随着自我意识的激烈反抗,她渐渐拉回了一些意识,看着仍陷入沉睡的男人,她唇边缓缓泛起笑意。是了,曾经找不到方法,杀他她不能;如今有办法了,杀他她依旧不能。而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就只有这个了。

脑中似有一根弦,砰然断裂,一瞬间她终于找回了意识。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原本指着霜刃的铁剑倒转剑尖,破败的剑身光影一闪,尽数没入了北夜自己的身体里。

就这样吧,她也终于能放下这口气,有脸面去见自己的家人了!只是,怕是来不及向他表达心意了……体内仅余的祖神之力终于耗光,她感觉到自己连呼吸都停止了,眼前走马观花一般放映着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

村里的老人总说,山崖上有一个石头神,立在那里守护了他们的村子数千年,如果拿一样宝贵的东西去换,石头神就能实现你一个愿望。年纪小小的少女不忍家人被有权势的地主欺压,愤然跑上山崖,对着那块被青苔和藤蔓覆盖的石头哭着许愿说。

“石头石头,我想要变得厉害,让那些坏人再不敢欺负爹娘。”

“如果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我愿意永远永远陪着你,好吗?”

微风吹拂过她的脸庞,也吹动石头身上的藤蔓沙沙作响,仿佛是达成了一个不得了的契约。

北夜再醒来时,人躺在黑白无常的屋子里。她急于知道霜刃的情况,欲起身却觉浑身剧痛,直直地摔回了床上。谢必安端了些颜色怪异的汤汁进来给她,见势说道:“你刚刚吸收了新的祖神之力,身体还处于排斥期,需要在床上再躺几日。”

北夜忙问:“他呢?”

谢必安神色略微僵,迟疑片刻道:“他没死,只不过连动两次本源,需要休憩一阵子。”

北夜这才长舒一口气,接过药汁喝了个干净。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霜刃要休憩的是那般长的一段时间。

体内注入了新的祖神之力,她终于忆起了父兄离世的真相,又听黑无常叙说了那许多她从未曾知道的事。原来,霜刃计划让她以门神的身份留在界门,一边追寻“灭门”真相,一边等他回来。只是,他忽略了祖神之力对所有修炼之人的诱惑。胖娃娃阎王刻意伪造证人,离间二人,让她剑指自己人。霜刃一直认为自己是害死她一家的元凶,因而也并未做过多解释。

那日他耗费全力为她取出神力,原本准备稍事休息再为她送去,熟料阎王掐准时机,以亡人身上特有的符烙控制住了她。

就在北夜拼着最后一丝意识,将剑刺入自己的身体后,始作俑者胖阎王便乘机夺走了她手中的祖神之力。待到霜刃自混沌中睁开眼来时,北夜已躺在一片血泊中,气息微弱。霜刃不顾黑白无常的反对,强行又取了一次神力,这才护住了她最后一息。

然而,连取两次本源对他耗损极大,他陷入了一段很长很长的休憩期。长到可能北夜将体内的神血再次耗尽,都不会醒来。

至于那胖娃娃阎王,费劲千辛获得了世间至宝,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吞下了肚,不料引起反噬,不僅没能功法大增,反而倒退了一大半,平白损失近万年修为。

阎王大受打击,暴走之下将那阴阳路上的界门炸得粉碎。自此以后,阴阳路上的界门便不在了。但是所有亡人都知道,阴阳路上仍然有一个连接两界的门,那门也不真是一扇门,只在那地界上立着一柄巨大的石刀,刀的身旁只影不离地守了个黑衣黑发的夜门神。

……

有的亡人说,一直到夜神死去,那石刀都没再醒过来。也有人说,早就醒了,二位辞去地府的神差,牵手云游去啦。但,传说终归只是传说罢了。endprint

赞 (3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