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君归童

婆娑果

楔子

叶桓再次见到乔染,是在两人分别一年后的武林大会上。

人群里,他与她擦肩而过,染了他的衣袖满是桂花糕的甜香。混乱之中,他脚下有些踉跄。乔染伸手将他扶起,用他最熟悉的声音轻声问道:“老伯,您没事吧?”

老伯,老伯……他笑着摇了摇头,拄着手中的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向远方。

叶桓想要离开洛城已是一年有余,纵他行得再慢,如今也该过了云江看到了江南烟雨。可他那本就不甚利落的腿脚似在洛城生了根,走了一年,也没能离开洛城一步。后来,不再自欺欺人的叶桓终于想明白了,只要阿染还在洛城,他便离不开这里。

他想再见阿染一面,纵然只是遥遥相望。可直至今日重逢,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已不仅仅是爱与不爱……她已不识他的身份,明明近在咫尺,却用陌生人的语气热情而客气地唤他“老伯”。叶桓理解乔染,因为不过一年的时光,他已老得不成人样,白发飘飘,满脸褶皱。既然他已不再是她记忆中的叶桓,那他也不必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叶桓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洛城。

他腿脚不便,才出发没多久,天色便暗了。被逼无奈,他只得临时寻一间客栈住下。夜幕时分,客栈的大堂内坐着许多人,气氛着实有些怪异。这里面有些人叶桓还是认得的,都是些武林盟的大人物。他们坐的位置形成一個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将一位紫衫姑娘包围其中。叶桓不愿多管闲事,自行去了楼上。

楼下终于还是打了起来,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却还是吵嚷了半晌。叶桓被吵得睡不着,顺着门缝扔下去一包毒粉,喧闹瞬间安静了下来。叶桓懒懒地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谁料不过一盏茶的工夫,竟有人突然将他的房门踹开。

刚刚在楼下被团团包围的紫衣姑娘双眸噙泪地站在他的门前,惨白的面色、瘦削的身材让她看起来单薄似芦苇。她提着剑,缓步走到叶桓的床边:“先生刚刚那包毒粉,想要毒死的人未免太多了些。”

叶桓佝偻着身子咳了咳:“你还活着,所以老夫这是从那些人的手中救了你。”

“那先生又为何要救我?”

“老夫未想救你,只是你们太吵,扰得老夫有些睡不着。”

姑娘叹了口气,突然哭笑不得地道:“师兄,一别数年,你这贪睡的毛病还是一如从前。”

叶桓呆怔半晌,这一声“师兄”终于让他想起她的身份。她叫许沐,是他的师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二十年多前,叶桓的家乡凤垣被大夏覆灭。彼时年仅七岁的叶桓侥幸逃得一命。后来,他为救流落大夏的皇族遗孤白染,孤身一人来到中原,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一路惨遭追杀晕倒在路边。若非恰巧路过的许沐救了他,只怕他早已命丧黄泉。

后来,叶桓顺势拜入药王谷门下,可他与许沐却没有因为当年的救命恩情使关系亲密些。许沐性子高傲,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她的剑法出类拔萃,医术更是高超。同门之中,无人能做得比她更好。所以,当叶桓出现时,许沐满心戒备。她处处被叶桓碾压,不过一年时间,便连自己首席弟子的位置都被抢走了。彼时,他略带挑衅地去唤她师妹,便是想要看一看她失败后恼羞成怒的模样。

谁料许沐虽被被气得涨红了脸,却还是毕恭毕敬地唤了他一声师兄。不知是这“师兄”二字太过顺嘴,还是许沐想出了什么报复的手段。总而言之,后来她突然变得不再高冷,日日黏在他的身边。她唤他师兄,向他请教医术剑法,谦卑且热情的态度让叶桓有些摸不着头绪。

那日,许沐生辰,谷中众人一并喝多了些。她鼓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软软地贴在叶桓身边,笑嘻嘻地道:“师兄,你真好看,你娶我好不好?”

叶桓笑了笑,想她一定是在开玩笑。

“你是唯一一个在医术和剑术上都能打败我的人,所以你必须娶我。”她眨了眨眼,笑得天真浪漫。叶桓抬手将她凑过来的脸拨到一边,而后将她的心意拒绝得干净彻底。他想她一定只是喝醉了,醉得根本就不知自己在说什么。

药王谷祖训,谷主之位传贤不传子。贤能者,留下,继任谷主,将药王谷发扬光大。其他弟子则要离开,以药王谷之名去济世救人。后来师父病重,依照祖训将谷主之位传给了叶桓,他自己的亲生女儿许沐则被逐出谷外。

临行前,许沐寻到叶桓,郑重地说道:“师兄,我会等你,等到你愿意娶我的那天。”

再后来,叶桓寻到了凤垣皇族唯一存活的孩子,乔染。可她却忘记了往事前尘,流落在中原一个小小的武林帮派中,做起了简简单单的江湖人。

因为想起当年被许沐救回药王谷的画面,为接近乔染的叶桓便也“晕倒”在乔染门前。

原本他只是想要守在她身旁,待时机成熟便重新拥护她为凤垣女君。可日子渐长,他对她的心思也变了样……他爱上了她。

再后来,乔染身中断魂香之毒,无药可医。叶桓毫不犹豫地将她体内的毒吸到了自己身体里,他开始提前衰老,白了发,皱了颜。那张昔日堪称艳压众青楼花魁的脸在一年之间老得似枯树,他不想乔染看到他这般模样而忧心,所以他走了。一个人孤零零地踏上流浪的路,可无论多努力,他就是走不远……他佝偻着老迈的身躯环绕洛城兜兜转转,只为再看她一眼。

他已习惯自己身为“老人”的身份,习惯被人喊成“老伯”亦或是“老不死的”。直到再遇许沐,他方想起自己也才二十几岁。他以为许沐是想借机羞辱自己,便笑着坦白道:“我这般模样,怕是不配让你再唤一声师兄……”

“我费尽周章寻你,不是想听你妄自菲薄的。”许沐沉声道,“我能解除你身上断魂香的毒,也就是说我能救你。当然,我不会白救的。我要你娶我,一别五年,我绝不会让你再次离开。”

世人皆道许沐当年救回叶桓是因为她天性善良,可彼时正逢战乱,路边伤者无数,她为何会在人群中只挑叶桓一人相救,还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明眸皓齿,五官精致。彼时年纪尚幼的许沐尚不知何为喜欢,只是舍不得生得这般俊秀的小哥哥命丧黄泉。endprint

许沐是在药王谷众人的追捧中长大的,她永远都是最优秀的那个。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她高傲的性子。所以,当比自己更优秀的叶桓出现时,她自然将他视为敌人。因为是敌人,所以要仔细观察。因为仔细观察,才发现他真的长得越来越好看……

犹记得那年曼陀罗花开,药王谷内花香弥漫,叶桓拎着酒壶斜倚在花丛中那棵桃花树上,自然垂下的大紅衣袖在微风中轻轻飘荡。他听到了她的脚步声,懒懒地回过头来,一双醉酒后分外清明的眸子夺了这满园花色的风光。世人皆道曼陀罗花开,美得妖冶魅惑。可若人们见了叶桓的笑意,便当知再美的花也比不过他的倾城一笑。

他挑起嘴角,懒懒地笑道:“你似乎很讨厌我?”

闻言,许沐皱起眉心。

“我也讨厌你。”他从树上跃下,缓步走到她的身边,“因为你被师父保护得太好,眼中的世界实在太过干净。”叶桓有了醉意,行为举止也终于有了少年人该有的模样。他突然出手掐了掐许沐的脸,“你也该笑一笑,才对得起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许沐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长得可没你好看。”

“我凤垣子民无论男女,生得都要比你们夏人好看些,这是月神的赏赐。”他凑近许沐,笑着眨了眨眼,“是你们羡慕不来的。”

许沐连忙推开他,而后落荒而逃。这是他第一次对她笑,那样近的距离,那样好看的笑意。他的笑,就这样烙在了她心里,一辈子挥之不去。

许沐想,她应该是一直都很喜欢叶桓的。可在那一天,她爱上了他。没有英雄救美的惊心动魄,亦没有青梅竹马的两情缱绻。她爱他,只是因为他生得好看。

可叶桓却拒绝了她鼓起勇气表达出的爱意。

他不爱她。所以,哪怕如今许沐以性命相挟,他还是摇首拒绝道:“对不起,许沐……”

“你闭嘴!”许沐出手捂住了叶桓的嘴,冷冷地注视着他浑浊的双眸,无言之间落下两行泪来,“娶不娶我是你的事,救不救你是我的事……我便不信待我将你医好后,你好意思不以身相许。”

叶桓想逃,却被许沐强行绑上了马车,拽回了她暂居的别院。

三个月的时间,他的早衰之症便好了大半。虽说那满头银发有些碍眼,可他如今恢复的相貌已足以让许沐撑着下巴在一旁花痴半晌。

叶桓将药饮下,忍不住问道:“你能解开断魂香之毒,说明天分该是比我高的。当年你又怎会轻易输给了我?”

“若是认真起来,我也不知你我之间谁输谁赢。可在最后的那场比试中。胜者,得以留下,败者必须离开。你赢了,留在了药王谷,想你时我总知该去往何处。若你输了,离开了药王谷,天涯海角,我该往何处寻你?”

闻言,叶桓呛了一口药汤,咳了半晌。他感叹道:“师妹,你原来不是这样的。”

原来的许沐究竟是什么样,其实叶桓也记不大清了,他只知道现在的许沐在江湖上人缘极其不好。那日重逢,她被武林盟众人围剿。而后在这儿共处的三个月里,又有无数武林正道追在她身后。他们嘴里嚷嚷着“替武林正道除害”,结果却没一个能打过许沐。单挑剑术不行,群攻抵不住许沐的毒术。可他们恒心依旧,前赴后继。也不知到底是要替天行道,还是变相寻死。

药王谷可同修医术与毒术,叶桓选择了医毒双修,可许沐却对用毒之人甚是不齿。她曾言自己的手是治病救人的,岂能去碰肮脏的毒物?她现在却日日与毒物为伍,杀人毫不手软。叶桓几经犹豫,终于还是问道:“你怎么得罪武林盟了,他们为何这般追着你不放?”

“我杀了新任武林盟主的儿子。”

“他轻薄了你?”

“他才八岁,怎么轻薄我?”许沐挑起嘴角,轻轻笑了笑,“杀了便是杀了,哪有什么借口。”

叶桓眉心微皱,不再言语。许沐笑了笑,也不再谈论此事。她望向窗外,轻声呢喃道:“十四了,月亮又要圆了。”

叶桓自诩非多管闲事之人,可他却因许沐如今的变化翻来覆去睡不着。隔壁许沐的房间恰巧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响,叶桓下意识地披好衣服赶过去。可站在她的门前时,那几番抬起的手又突然犹豫起来。既不爱她,那为何还要给她太多无谓的关心?

踌躇间,武林盟的人不知如何得知了许沐所在。以新任的武林盟主为首,迅速在她的房门外聚集。许沐听到声响后,自房内走出。月色下,她的脸色惨白得让人心疼。

叶桓记得还在药王谷时,有的师兄喜欢将药用的罂粟点燃吸食,他们说那种欲仙欲死的享受令人终身难忘。可事后他们便会精神萎靡,身形瘦削。就似许沐此时的模样。

她倚在门边,半眯着那灰白色的眸,不耐烦地道:“你们有完没完?”

“妖女,今夜月圆,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

“月圆还不回家赏月,来我这儿做什么?”许沐缓步走出,不着痕迹地将站在门外的叶桓挡在身后。她挽起袖子,拔出剑,虽看起来没什么力气,却莫名给人一种阴森之感,“要动手就快些,免得耽误我一会儿赏月。”

话音未落,她突然吐出一口鲜血。颤抖的双手再也握不住手上的剑,她浑身发抖地蜷缩在地。冷汗簌簌流下,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拉住叶桓的衣袖,无声地喊道:“师兄,快逃!”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沐终于睁开了眼。

她似置身于一处老旧的城隍庙中,周身环境陌生得让她胆战心惊。她挣扎着站起身子,大声呼喊着“师兄”。直到叶桓从外面走来,她才终于松了口气,重新瘫软在地。

“他们人呢?”

“跑了。”叶桓掰下一只鸡腿递进许沐手中,转而懒懒地坐在她的身边。他的白衣与这肮脏的破庙格格不入,可这些东西到了他手中,反倒平白衬托出一股子仙气来。

许沐痴痴地看着他,傻笑半晌后,才终于正色道:“师兄可有什么想问我?”

“没有。”叶桓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他说,“我的病已好了大半,不应再留下继续叨扰你。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你若觉得我碍眼,不再见我也行。”endprint

她爬起身子,用尽周身所有力气拽住他的袖口。

“你体内毒素未清,今日若走,怕是活不过一年。”

“生死有命,我本也未有过多强求。”

“师兄,我救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幼年救你,我六岁。如今我已经二十二岁,十六年,我对你的心思也不是未变,从喜欢变成了爱。我没有其他奢求,只是希望你能多看我两眼。我原想着你若是不娶我,便让你自生自灭。可看着你衰老后的样子,我突然明白,你爱谁都好,只要活着就行。”许沐咬着牙,忍着泪,一字一顿地祈求道,“师兄,我求求你留下,我不会逼你娶我,我只想要你好好活下去。”

叶桓一根接着一根缓缓掰开许沐的手指:“许沐,自师父离世那日起,你便已离开药王谷。你我同门情谊已断,所以你与我再无任何相关。换句话说,你是否喜欢我也与我无关。”

许沐冷声笑问:“那你喜欢乔染,是否也与她无关?”

“我喜欢她,自是与她无关。”

叶桓与许沐分别时,头发已基本变黑了。

谁料一月不到,他的头发便又白了。叶桓的心倒也十分平静,“生死有命”这四个字其实是他说给自己听的。可他还是没有离开洛城太远,他回了药王谷。在那片已经落满灰尘的医书中翻翻找找,他仍然不清楚许沐究竟得了什么病。他也弄不明白自己何要关心那个瘦成柴火棒的丫头。也许是因为她救自己一命,自己想报恩罢了。

兀自记得那夜月圆,他因体内残留着断魂香,内力受阻。只得借毒逼退对方,而后抱着许沐逃离现场。许沐很瘦,硌疼了他的骨头。他抱着她寻了一处城隍庙落脚,她在昏迷中不断呢喃着“师兄快逃”。破庙很冷,许沐的身子很凉。她下意识地钻进他的怀中,手缓缓攀上他的颈子。她的身体在下意识地吸收他的内力。她突然又推开了他,转而手脚并用地爬远。她自言自语地呢喃:“我不能再杀人了,师兄会嫌弃我的……”

叶桓莫名地觉得心疼,他本着医者仁心过去探她的脉象,谁料反被昏迷中的许沐紧紧抱住。而后,她突然吻上了他的唇,吻得他心慌气乱头晕脑胀。

他连忙推开了她,惊慌得像个被占了便宜的姑娘。

遥想数日前,许沐正忙着挖坑埋那些追杀她的武林正道,恰好被叶桓撞见。她也未加隐藏,坦言道:“我杀了这么多人,无颜再见药王谷的列祖列宗,自然也没有资格再叫你师兄。可我不介意以后唤你相公,或者夫君也行。”

叶桓轻轻碰了碰嘴,觉得自己再留下去早晚会被吃干抹净。所以,在许沐清醒后,他立马选择了离开,留下那些伤人的话只是不想她看出他是逃走的……

藥王谷的医书已被翻了个底朝天,却是一本有用的都没寻到。忙乱中,有人叩响了书房的门。他怕是许沐,皱着眉便要闪躲。好在来人是他昔日的部下,紫嫣。

紫嫣同他一般,也是凤垣旧人。为了打探大夏的情报,她不但在大夏开了一家美人云集的万春楼,还主办了江湖上炙手可热的《江湖周报》,是他手下最得力的情报贩子。只是如今他不再惦念复国之事,所以解除了与紫嫣的所有往来。如今她寻来这里,虽不知为何,但总比是许沐寻来要好得多。

紫嫣看了叶桓半晌,眼睛红了一圈。未等她伤春悲秋,叶桓率先问道:“你掌有江湖上最大的情报网,是否知晓药王谷前任谷主之女许沐为何会遭武林盟追杀?”

紫嫣点了点头,这种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她又怎会不知。近一年前,许沐突然转投魔教分支毒仙教门下,成了老毒仙的关门弟子。为讨老毒仙欢心,她抓了许多武林盟的人去练毒试药。大到华山派年近六十的老掌门,小到武林盟主那年仅八岁的幼子。新任武林盟主曾对天发誓,一定要让许沐血债血偿。奈何他们根本不是许沐的对手,所以这讨伐之举始终没有结果。后来,还是她手下的情报探子发现,许沐每逢月圆便要吸取他人内力,否则会极度虚弱。想来是练了什么邪门功夫走火入魔了。

“据我所知,许沐养了一种名唤牵丝的蛊,那蛊可将人体内的任何毒物全部拔除,她是公子的师妹,公子为何不去寻她要这牵丝蛊?也好彻底清干净身体里的毒。”

“牵丝蛊啊……倒是从未听她提起过。”

许是她怕彻底医好他,他便会离她而去吧。

叶桓笑了笑,他这师妹的心思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猜。

许沐为寻叶桓,活捉了一个《江湖周报》的探子。

她一路追到了药王谷。刚至门口,便遇见了老毒仙。

当年她为拜入老毒仙门下,隐姓埋名,还做了许多杀人放火的事。后来身份败露,老毒仙要取她的命又不舍她那自幼与药物打交道的好底子,便将她囚禁起来,并将毒仙教的镇教之宝“牵丝蛊”养在她的体内。后来许沐终于研出了断魂香的解毒之法,便偷跑下山,还一并带走了老毒仙的牵丝蛊。如今老毒仙追来,许沐自然是怕。

可她张口问的第一句话却是:“你见过叶桓了?”

“本座此番前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老毒仙故作高深地笑了笑,“叶桓如今毒入肺腑,只有你体内的牵丝蛊才能救他的命。”

闻言,许沐皱了皱眉。

“牵丝蛊是毒,可同时它也能解天下所有的毒。想我老毒仙一辈子用毒杀人,何时又救过人?这蛊于我已无用,留下也只会为本座平添污点,所以本座要毁了它。”

许沐转身便跑,许是怕连累叶桓,所以她没敢跑进药王谷。老毒仙紧追而来,谁料才行不过百步,突然有一个巨大的铁笼从天而降,紧接着便是数百支利箭破空而来!

许沐也顾不得看老毒仙是否已死,转身便绕回了谷中。她挨个屋子翻找叶桓,最后终于在书房寻到了他昏倒在地的身影。许沐凑上前去,唤了半晌,叶桓始终未曾醒来。

慌张之际,老毒仙竟已追来。他孤身一人且身受重伤,想来是谷外的陷阱已要了他所有手下的命,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他连医书都不顾了,一门心思想夺许沐的命。可他现下哪是许沐的对手?于是,他将目光对准毫无反击之力的叶桓。

许沐搭救不及,以她瘦弱的身躯挡住老毒仙一掌。救下叶桓后,她便反手一剑,杀了老毒仙!endprint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武林盟的人接踵而至。他们不仅得了药王谷的机关布防图,还毫发无损地寻到了书房。许沐情急之下只能将叶桓背入书房下的密室,接着在书房内洒满灯油与毒物。待敌人赶来后,她放了一把火。这武林盟众人也好,药王谷医书也罢,除却叶桓藏身的那处密室外,通通被烧了个干净。

一番折腾后,许沐疲惫不堪,可她第一反应便是急忙去探叶桓的脉。

叶桓渐渐醒转,有些虚弱地笑了笑:“阿染……你怎么又哭了?”

人在性命攸关之际,总会想起对自己最重要的人。譬如许沐在性命垂危时,总是能想起叶桓。可如今叶桓生死一线,想起的人却是乔染。许沐略显自嘲地笑了笑,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那漫山曼陀罗花开的月色下,醉酒后的叶桓拍着她的头,喃喃道:“我要寻的人,叫阿染。若她还平安活着,也该有你这般高了。”

那是许沐第一次在叶桓口中听到阿染两字。这世上能将一个名字念成一句情话的人,怕也只有叶桓。许沐咬着唇,将下唇咬出血印来。许是贪恋那一抹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温柔,她终于还是握住他的手,模仿着乔染的语调道:“叶桓,我等你快些好起来。”

叶桓知道守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许沐,可他还是故意将她喊成了阿染。

因为他不爱她,所以他必须将她推远。

得知药王谷被烧干净后,叶桓的脸足足黑了两天。他闲来无事便撑着下巴拎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许沐知道他是在心疼医书,想要重新默写出来,奈何脑子不太够用……看着叶桓愈发苦恼的神色,她觉得很是心疼,便默默给他剥了两斤核桃。

谁料叶桓看到后,脸更黑了。想他在书房内翻找一月有余,才终于寻到与许沐病症有些许相关的线索。正当他准备翻看之时,体内旧疾复发,竟就那般晕倒在地。待他再次醒来,药王谷已被一把大火化作灰烬。他回忆了许久也实在想不起一本自己没看过的书上究竟写了什么,脑袋着实疼得要命。可如今许沐却以为他脑子不好使,叶桓觉得自己自尊心很疼。

他倒提着笔,在桌面敲了敲,想说“我这般头疼还不都是为了你”。转念又觉此言太过暧昧,怕许沐误会什么。于是,他抓了一把核桃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望向窗外。

叶桓的病渐渐好了,许沐也变得活络起来。

春风拂槛的姑娘们请许沐去看病,当作报酬,许沐向她们请教了许多她们才会的本事。回家后,她在叶桓的晚饭中掺了催情药。未等他喝下,她已是脸红心跳。叶桓轻轻笑道:“就算我喝了药,中了招……可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对你负责任的人吗?”

他的确不会。叶桓能对这全天下所有人负责,唯独不会对她许沐负责。

那天,许沐喝得烂醉,她抓着叶桓的领子,鬼哭狼嚎地问道:“师兄,人家都说救命之恩该以身相许。我都救你两次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娶我!”

“许沐。”他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声音很柔和,“你还用这些多余的手段做什么,我不是已经被你用牵丝蛊留下了吗?”

许沐眨了眨眼,双眸突然清明一片。她问道:“你什么意思?”

“既然离开你我就会死,那倒不如就留下来。”叶桓转过头去,眼神飘忽地看向窗外,“老了两次后,我才知活着有多重要。”

“你是在怪我没有直接用牵丝蛊救你?”

叶桓笑了笑。许沐也突然笑了:“叶桓,我想我可能需要解释些什么。可仔细想想,你又不会在意,我又为什么还要解释呢?”

紫嫣再次寻来,带来了当朝皇后病重的消息。

而这当朝皇后,便是令叶桓心心念念的乔染。

遇见叶桓前,她已嫁给了夏皇沈文息。但是机缘巧合下,乔染流落江湖,失了记忆,这才遇见叶桓。他喜欢她,可她从来不是他的缘分。就像许沐喜欢叶桓,而她也不是叶桓的缘。

葉桓听闻此讯,当下便要前往皇城。许沐拦在他面前,拽牢了他的袖口:“你体内余毒未清,若再在路上颠簸,会死的。”

“无论如何,我都得再见她一面。”

“你会在她面前渐渐变老,让她看到你最可怜的模样……”她终于还是哭出声来,“纵是这样,你也要去吗?”

他笑了笑:“她是我的过往,我必须去见她。”

许沐咬了咬牙,问道:“我替你去,行吗?”

“我必须亲自去。”他笑得温柔,可那温柔的笑意落在许沐眼中却满是残忍与疏离。

空气静止了半晌,许沐擦干眼底的泪渍,拿出此生最温柔的语气软软地笑道:“你体内毒素未清,若在她面前便老了成什么样子?再留一天,我会彻底医好你。将你好好地送到她面前,也算了了我这一生的执念。”

她引出体内的牵丝蛊,吸出了他体内的余毒。然后,她换上自己最美的衣裳,画上最美的妆。她纤弱的身躯在微风中站得挺拔,像鹭鸶一样。她亲自将他送上马车,临行前轻轻抚摸着他的面庞问:“如果我病了,你也会这般着急吗?”

“你是医者,自能自医。”

许沐默默重复着这句话:“是啊,我是医者,自能自医。我是医者……所以我不需要你。”

乔染的病是因为体内断魂香的余毒未净,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施针,用药,不过一日的光景,她便已大好。乔染醒来后看到守在床边的叶桓,难掩兴奋地道:“叶桓,我就知道一定还能再见到你的。”

“有一个姑娘,一直陪在我的身旁。她生病我会觉得担忧,她靠近我会觉得开心。可我还是会将她推开,因为我始终觉得自己心底还有一个你。所以我一定要来见你,一是为了救你,二是为了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叶桓看了乔染半晌,轻声笑道,“阿染,以后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因为我寻到了一个真正需要我来保护的姑娘。”

她叫许沐,是他的小师妹。他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她喜欢他,可他却始终看不到她……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看不到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心。

之后,叶桓离开洛城,回到城外许沐的宅院中。院中的樱花开得有些落败,而一直照料它的女主人莫名地不见了踪影。叶桓找遍每间屋子,失落感渐渐传来。他轻叹了口气,看来此番要留下来等待的人是他了。endprint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叶桓再次踏上流浪的征程,此番,他是要去寻那个名唤许沐的姑娘。

途中,他无意间看到街上有人在贩卖紫嫣主办的《江湖周报》。众人看了,都忍不住感叹许沐姑娘的痴情。听了许沐的名字,叶桓呆怔在原地……撰写之人的文笔很好,好得让叶桓觉得自己似乎就站在许沐身边。他仿佛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入囹圄,却始终无法相救。

当年许沐为给他寻求解药,隐姓埋名拜入毒仙教门下。老毒仙在研制断魂香时,并没有研制它的解药。所以,得到其配方的许沐只能自己一点一点钻研。因为不知疗效,加上需要让老毒仙信任自己,所以她便抓了武林正道前来试药。每毒死一人,她都要在佛祖面前忏悔“这笔孽债因我而起,与叶桓无关”。

为了尽早见到成效,许沐后来将药试在自己身上。她的身子愈发虚弱,瘦得似柴火一般。后来老毒仙发现了她的身份,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已束手就擒。那一贯骄傲的姑娘在被抓后没有求死,她跪倒在老毒仙面前,求他告诉自己断魂香的解毒之法。她说:“我还有事未做,现在还不能死。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老毒仙一直想养牵丝蛊,而牵丝蛊必须以活人的身体为长大的器皿。那本是天下至毒之物,寻常人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唯有许沐这种自幼便与草药毒蛇打交道的人才能一试,所以他留下了许沐。而许沐却因先前试药伤了身体也没能受得住那牵丝蛊的毒性,她染上了怪病,每逢月圆之夜便得吸取旁人的内力来给自己续命。如若不然,便会疼得死去活来。

她怕叶桓嫌弃自己,再不敢吸取他人内力。周身剧痛,她便躲在房中,死死咬着棉被,不敢出声。故事尚未读完,叶桓便见到了迎面走来的紫嫣。

“这些是许沐告诉你的?”叶桓攥紧报刊,略显焦躁地问道,“她此时人在何处?”

紫嫣未正面回答他,而是轻轻苦笑道:“她一直未用牵丝蛊救你,是因为她想要活着陪在你身边。你第一次离开后,体内毒性复发,侵入肺腑。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能用药物救活你,便起了要用牵丝蛊的心思。所以,她才会为了嫁给你做出那些出格之举。后来你要去救乔染,她为了不让你在乔染面前暴露老态,终究还是引出了牵丝蛊。换言之……”

叶桓,她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只为送你去见你心爱的姑娘。

见他不语,紫嫣终于还是说出了故事的结局:“许沐她……死了。”

叶桓突然想起那日分别,她问自己,如果她病了,他是否也会像关心乔染那般替她着急。

他想她这般活蹦乱跳的,哪里像是会生病的模样?

被牵丝蛊反噬,受蛊虫噬咬而死。它们侵蚀着她的血肉,蚕食着她的内脏。她本该早早了断自己,免了那锥心刺骨的痛。可她却为送他最后一程……想想她面带笑意问自己“如果我病了,你也会这般着急吗?”的模样,叶桓突然大笑出声。

“你是医者,自能自医,我又怎会为你着急?”

笑着笑着他哭出了声,若是许沐还在,定会缠着他道:“师兄,你生得真好看,哭起来时竟也这般好看。”

尾声

许沐这一生为叶桓做了许多事,她记不得,也没算过。因为这都是她心甘情愿的,虽然辱没了药王谷的名声,虽然对不起父亲的侠名……

那日,许沐送走叶桓时,紫嫣也来了。

她的探子查出了牵丝蛊的真相,她来只是想要看看许沐爱叶桓,是否真的爱到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事实证明,她舍下了。为了叶桓,她没有一点犹疑。

紫嫣忍不住问她:“值吗?”

“在爱情里,没什么值不值的。”她抬起头来,笑得有些痛苦,有些疲累,“我是医者,却染了一手的鲜血。所以,走到这一步,是我活该。”

許沐死在了紫嫣的面前,尸骨无存,死得极惨。endprint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