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木而栖2(二)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木子喵喵

    前情回顾:于苏木作为“学宝”,魅力值不减,频频被表白。陆泽漆突然消失,学校流传着各种说法,于苏木的陆泽漆女朋友身份遭受质疑,深陷校园风波。室友徐茶落井下石,两人矛盾四起……

    一直坐在电脑面前的苏木似乎这才回过神,她一脸迷茫地看着七彩,渐渐感觉到腿上的湿凉感。她低头,看着全湿的衣服,再看向站在一旁的徐茶。

    只见徐茶双手举了举,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手滑了。”

    “噢。”苏木应了一声,起身走到衣柜处,拿了干净的衣服去了洗手间。

    七彩看向原地站着的徐茶,后者只是撇了撇嘴,看着苏木的背影用嘴型说了两个字:活该。

    并没有想要收拾地上的水和残渣,她心情很好地回到自己在位子上,开电脑,继续听歌。

    七彩叹息了一声,再一次主动去拿拖把,收拾善后。

    寝室里发生这种事已不是一两次,只要跟自己无关,归宁从不过问,也不会替七彩的任劳任怨打抱不平。

    而七彩已经习惯了这种善后处理,只要她出一份力能让寝室维持平和,也算一份功德。

    不一会儿,苏木已经换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

    正在拖地的七彩忙说:“苏木,你把衣服放绿色的桶里吧,刚好我有衣服要洗,可以帮你一起洗了。”

    “不用。”苏木直接将衣服丢进了洗衣机内,添了洗衣液,摁了开关,等洗衣机转动后,才走到洗手台上洗了手。

    七彩心里很诧异,明眼人都能看出刚刚徐茶是故意的。

    虽说苏木的脾气很好,但七彩很清楚,苏木并不是脾气好便能随意招惹,随意欺负的人。

    可徐茶故意把水倒在她身上,她居然如此平静,仿佛一点也不生气的模样,令七彩看不明白。

    徐茶心里头倒是挺得意的,看来失去陆学长的庇护,于苏木也不过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即使被人骑到了头顶上也不敢吭声。

    正在微信上跟朋友吹自己刚才做的“宏伟事迹”的徐茶在微信上打了一句话:真是个怂包!

    朋友:不会吧?我见过于苏木,她不是那么怂的人啊?

    徐茶:可事实证明她就是啊!而且是个大怂包!

    正欢快聊着天的徐茶忽然大叫了一声“啊”!

    伴随着她这声尖叫的,是从她头顶倾泻而下的冷水。

    被尖叫声吓了一跳的七彩抬头,便见苏木举着一盆刚接满的水,从上到下将坐着打字的徐茶淋了个结实。

    如果说刚刚徐茶的“一不小心”只是弄湿了苏木的下半身衣裤,而苏木的这一举动则是将徐茶淋成个落汤鸡,狼狈不已。

    徐茶虽然知道苏木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但也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

    徐茶只觉得一股火由下往上,她瞪着眼前的苏木,恶狠狠地责问:“于苏木!你干什么!”

    苏木将脸盆放回原处,抬了抬双手,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手滑了。”

    徐茶见她学自己的,连借口都找得一模一样,顿觉万分恼火,却不知从何发泄。

    微信里她的好友见她半天没回音,不停地问:徐茶?你人呢?于苏木是不是被你气哭了?人呢?徐茶?徐茶?

    “……”

    Part6

    “扑哧!”

    诡异的气氛中忽然传来一个笑声,只见归宁侧着身子,右手撑着脑袋,一副看热闹的神情。见她们三人看过来,她轻声笑了笑,毫不掩饰地说:“你们继续,我只是个看热闹的。”

    徐茶气得浑身颤抖,奈何无从发泄。表面上看归宁好像事不关己,在她认为,归宁、七彩她们俩跟苏木就是一伙的,她根本占不到一丝便宜!

    她一声不吭地抱着笔记本电脑,衣服没换便往外跑去。

    七彩担忧地问:“茶茶这样跑出去没事吗?”

    没有人回答她,寝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徐茶出了寝室后就往楼下跑,正好遇见一群上楼来参观201寝室陆学长女友于苏木的女学生。

    其中有两个是徐茶和苏木的同班同学,也是陆泽漆的迷妹,平日里在背后便不待见苏木,此时见徐茶这副狼狈的样子跑出来,顿觉有情况,便大声喊住她:“徐茶,徐茶,你这是怎么了?”

    其中一个眼明手快拦住了徐茶,满脸关心的模样:“你怎么弄成这样了?是不是被寝室里的人欺负了?”

    说完,跟另一个人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人便说:“是于苏木欺负你了吗?”

    不提也罢,这一提,徐茶顿觉万分委屈,泪水便控制不住地掉落下来。

    两人对视一眼,心想,这里头的情况还挺大。

    于是在半分钟时间内,两人已经脑补了各种“同寝室组团凌辱室友”“于苏木携带寝室其他两人以多欺少将室友逼出寝室”等剧情。

    在她们将脑补的剧情说出来后,徐茶并没有辩驳,只是一直低头掉眼泪,让人在同情之外更坚信她沉默便代表了默认。

    很快,“于苏木寝室欺凌室友”的传闻便在B大传开了。

    第二天。

    苏木上完上午的课程,正在教室收拾东西时,同班同学气喘吁吁地跑来说:“不得了了,出大事了,苏木你快出来看看!”

    被拉出教室门的苏木便见教室门外一群女生堵着教室门,拉着几条横幅,上面写着——

    “拒绝寝室暴利,从我做起!”

    “于苏木欺凌室友,人人得而诛之!”

    甚至有人将徐茶那天被泼水,浑身湿透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了横幅下面。

    此时正是下课时分,不少路過的学生都被吸引过来围观。

    其中不乏有人议论:“听说我们学校最近发生寝室欺凌室友事件,被告人是我们的校宝于苏木。”

    有人不信:“不是吧?看于苏木长得漂漂亮亮,挺乖巧的啊!”

    “蛇蝎美人听过吗?多少人表面上干干净净,背地里不知道多坏!”

    比起苏木的一脸平静,看热闹的人显得更加积极。有人跳出来问:“说是寝室欺凌,有什么证据吗?没证据可不能这样污蔑人。”endprint

    “就是呀!”人群中开始有人起哄,“没证据就说人家欺负人,你们这种行为不也是欺负人?”

    “谁说没证据!”这时,人群中忽然出现一个声音,便是那天在楼梯间拦住徐茶的两个女同学——刘佳和陈明。

    但见两人将徐茶带了出来,此时的徐茶早已没有在寝室时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气势,她垂着头,满腹委屈的模样。

    “这就是受于苏木等人欺凌的当事人本人!”刘佳和陈明一边一个扯起了徐茶的手腕,周围立刻发出了“嘶”声。

    只见徐茶的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痕青紫,有的像是抓伤,有的像是撞伤,十分可怖。

    “你们看到没?这就是证据!”刘佳愤愤不平,仿佛被抓伤的是她,“这就是大家口中所谓的校宝的杰作。于苏木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对待一个无辜的室友,能下这么狠的手。”

    面对她的指责,苏木只是沉默地看着,没有辩解也没否认。

    刘佳三人见她这样,便认为她被唬住了,三人对视一眼,刘佳继续说:“像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配跟陆学长在一起!”

    “我不得不有一个疑问,陆学长身边长期有一个如此恐怖的女人存在,他是否知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于苏木是否又对陆学长做过什么伤害他的事?”陈明谆谆诱导,“陆学长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在私底下着急,只有身为女友的于苏木毫不关心。大家试想一下,是不是于苏木知道什么内情,或者根本就是于苏木一手操办的!”

    不得不说,刘佳三人带了一波好节奏,人群中开始有人怀疑这种假设,也有人提出质疑:“可是于苏木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只有一个!”陈明信誓旦旦地说,“因为陆学长太优秀了,于苏木不想让别人觊觎陆学长!就像我们喜欢一个明星或者一部电视剧,都想要将他们藏起来,只有自己知道他们有多好。”说完,陈明看向众人:“你们想想,当你们发现一件心仪又有许多人觊觎的东西,难道你们不想藏起来?”

    “说得好像有点道理!”人群开始有人被带偏。

    “可传言说是陆学长主动追求的于苏木,没道理于苏木要将陆学长藏起来啊!”有人又开始质疑,“而且陆学长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藏得起来?”

    刘佳:“你都说是传言了,谁知道是不是于苏木死皮赖脸缠着我们的陆学长?再者,外人易防,身边人难防,陆学长怎么能知道于苏木是这种人?”

    于是,人群中再没人吭声。

    刘佳三人看向于苏木:“说了这么多,你一句都不辩解,是不是承认我们所说的都是真的!”

    这问题问出口,大家的眼神都齐刷刷地看向苏木。没人开口说话,都等着苏木否认或者承认。

    一段沉默后,苏木才懒懒地开口:“说完了?”

    刘佳:“说完了!”

    “哦!”苏木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

    刘佳三人目瞪口呆。

    陈明上前拦住她:“于苏木,你去哪儿!”

    苏木:“你们说完了,还需要我在这里看你们继续演?”

    陈明三人私底下想过于苏木的各种反应,无非是否认或者无话可说,毕竟她们的“证据”太充分,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平静。

    陈明十分气恼:“什么叫继续演?”

    苏木歪头想了想:“不然换个词,叫诽谤?不过这个词往重一点说属于犯罪,你确定你能接受?”

    陈明气急:“什么犯罪!于苏木,你别含血喷人!”

    苏木:“谁在含血喷人,你们心知肚明不是吗?”

    刘佳拉住陈明:“明明,别跟她一般见识,证据都摆在眼前,大家也都看见了,只有她一个人在掩耳盗铃罢了!”

    说完,她看向苏木:“于苏木,别扯那些有的没的,现在你只能做两件事,第一,向徐茶道歉;第二,说出陆学长在哪里!”

    苏木:“如果我不答应呢?”

    “不答应,那你今天就休想离开这里!”

    苏木笑了:“就凭你们几个,能拦得住我?”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苏木有两下子,大家都知道,一般人还真难制服了她。但这么难得的机会,她们岂能让苏木就这样跑了?

    徐茶灵机一动,站了出来,可怜巴巴地说:“苏木,看在大家是同学的分上,你道一句歉,我便算了。可你这么固执不认错,大家会怎么想你?难道你一点也不考虑以后在学校的处境吗?”

    第二章

    Part1

    “处境?”苏木犹豫了片刻,“好,既然你这么执着,我們便来聊聊。”

    见苏木开始配合起来,三人脸上都露出喜色。

    “首先,你们给我安插一个‘寝室暴力的罪名,受害者是徐茶,那么我想问徐茶,我怎么对你暴力了?”

    “这么明显的伤口你看不出来吗?”刘佳质问。

    “你确定是我伤的?”苏木反问。

    她的问句平淡,可听在三人耳中却有一种莫名的笃定,仿佛她不是没有证据,只是不想浪费时间与她们较真罢了。

    可伤痕在徐茶身上是实打实地存在,她有什么办法能证明这不是她弄上去的呢?

    想到这里,陈明理直气壮:“当然是你伤的,还能有假?”

    苏木:“你亲眼看见了?”

    这一问,就将陈明问住:“我……我没亲眼看见,但徐茶是这样说的!”

    “徐茶这样说你便信,那如果徐茶说是你伤的,你是不是也顺势承认了?”

    陈明:“……”

    眼见对方说不出话,苏木笑笑:“这样,你们不是总讲证据吗?我有个朋友是法医界的指纹鉴定专家,如果你们非得将事情弄清楚,我可以让她验验,看看徐茶手臂上伤痕的指纹都是谁的。”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点头皆称:“这是个好主意!”

    徐茶三人面色却各异。

    徐茶:“不用那么复杂,苏木,看在大家都是室友的分上,只要你跟我说声对不起,我便不跟你计较了,如果到时候验出来是你的指纹,岂不是很尴尬?”endprint

    “尴尬先不提。”苏木说,“但现在我想跟你们计较计较了。”

    与众人对峙的过程中,苏木一直都是风轻云淡的,那些人举着“反对寝室暴力”的横幅怎么都无法与她这样一个好看的女孩对上,令人很难相信她会是使用暴力欺负室友的那一方。现在她站出来直接说要“计较”了,围观的观众们便开始议论寝室暴力的真假性。

    刘佳三人见苏木几句话便让群众动摇了,有些迫不及待。

    “等什么指纹鉴定专家,我们等不及了。”刘佳说,“我们现在就要你一句道歉!”

    “你们确定要这样做?”

    忽然,学校广播里传来一个奇怪的聲音——

    “这样有用吗?于苏木可不是傻子,不是我们这样做,她便会承认这些伤痕是她造成的。”

    “那就逼她承认,再说,她承不承认有关系吗?徐茶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在自己手臂上自残,这么充足的证据,她能反驳吗?”

    “说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学校广播的声音传到了四面八方,连一些在篮球场上打球的学生也停下动作,听着广播里奇怪的对话。

    “哎,徐茶轻一点,好歹也是自己的手臂,做做样子就行。”

    “要做就做得干脆一点,这一次,我要的是于苏木身败名裂!”

    广播里的对话一出,刘佳、陈明和徐茶三人面色秒变,这显然是她们在进行陷害苏木计划时被录的音。

    可是谁录的音呢?居然能在学校广播里播放?

    听见这段录音的围观人群议论纷纷——

    “这录音不就是她们三人吗?原来那女生手上的伤是自残的?用自残的方式诬陷同寝室同学,是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你们是新生吧?”有个跟苏木的同级女学生说,“之前这个叫徐茶的就用过同样的方式诬陷于苏木,因为于苏木是陆学长的女朋友,所以她嫉妒了吧……”

    “学姐啊,你早知道是这样怎么不早站出来说话呀,就这样看着漂亮小姐姐被冤枉……”

    “我怎么知道经过那事之后,徐茶不知悔改,还会来这一招?不过你们以为你们漂亮的小姐姐是这么轻易被打败的人吗?你们没看到她自始至终都那么淡定,如果不是心里有谱,她能那么淡定吗?”

    “啊?也就是说漂亮小姐姐早就知道她们的计谋?难道这学校的广播便是她放的?”

    那学姐耸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悄无声息地驶进了人流当中。

    围观的人群不由自主地散开。

    商务车在教学楼的阶梯前停下,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带头穿着红色运动外套的大胖子隔老远便朝苏木招手:“Hi,小小苏,好久不见,有没有想你江梁小哥哥啊?”

    走在江梁身边的大男孩则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白了他一眼,俊朗的脸上一副不屑:“白痴!”

    认识他们的人皆一愣——

    这不是跟陆学长同一届同一班的江梁和周哲吗?

    陆学长消失的这段时间,他们同样失去了行踪。

    这次他们俩一起出现,难道……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静静地停在原地的黑色商务车。

    难道……消失一学期的陆学长也会从那个车里走出来吗?

    Part2

    江梁和周哲的出现,连一直情绪淡淡的苏木面上的表情也有所浮动。

    虽然陆泽漆没有出现,但苏木知道,江梁来了,周哲来了,一定是他的意思。

    不管这个学期他的消失带给她多少压力和负面情绪,只要最后他平安出现,一切都没有关系。

    江梁和周哲走到苏木身边,便有一股子强大的气场跟随而来。江梁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啧”了一声:“我们不在,你们就这样欺负我们小小苏?什么寝室暴力,我们小小苏看起来是那么暴力的人吗?就算是!凭我们小小苏的智慧,会让伤痕暴露得那么明显让人抓到把柄吗?即使要揍讨厌的人,我们也会用机智的手段,至少不能让人抓到把柄不是?”

    苏木想笑,这是什么逻辑啊。

    可那是江梁,是陆泽漆的人啊……即使他拿自己开玩笑,对她而言,也一点都不介意。

    “还有那些说小小苏把二哥关起来的人,你以为是关小猫小狗啊?一个大活人失踪了,没人管的?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脑子有限就抽空去买点脑子,别在这里秀智商了行不?”江梁挥了挥手,“看热闹的都散了散了吧!”

    眼见有人出面替苏木打抱不平,还是校园的两个风云人物,众人也觉得没了意思,该散的都散了。

    只有徐茶、刘佳,陈明三人,以及举着“反对校园暴力”横幅的几个女生没离开。

    江梁一看,笑了:“怎么?刚才校园广播打脸还不够,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说完,他看向那群举着横幅的女生:“校外请的?举横幅多少钱一小时啊?”

    徐茶、刘佳和陈明一怔,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

    举着横幅的几个女生顿时也觉得不好意思,收起横幅,小声对徐茶三人说:“老板,我们先溜了,尾款在微信上转账就行。”

    刘佳和陈明的脸色很难看,瞪着那个说话的女生,只想让她赶紧走。

    只有徐茶不甘心地瞪着于苏木:“于苏木,你不会一直这么幸运,每次有事都有人出面保你。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经历我这样的失败和狼狈,被所有人嘲笑!我等着那一天!”

    “哎你这人!”江梁手指着徐茶,一股子恼意,“我跟你讲,别以为你是妹子我就不会打你……”

    眼看便要动手,苏木拉住了他,说:“当然,没有谁的人生能一帆风顺,就算有一天我经历了失败和狼狈,那一定是我做错了,我会坦然面对,去解决,去改变,而不是一味地将错误推给别人!”

    徐茶还想说什么,被刘佳和陈明扯住:“够丢脸的了,快走吧!”

    尽管徐茶心底有无数个不甘心,在面对于苏木时,她总是显得力不从心。不管哪次,最开始她都站在上风,可最后总以失败而告终。endprint

    她不懂,为什么每个人都站在于苏木那边。

    对于苏木而言,她从不觉得每个人都站在自己这边,江梁和周哲是陆学长的好兄弟,站在她这边理所当然。可其他人呢?都带着看热闹的心情,无所谓站哪队。

    教室外最终只剩下苏木、周哲和江梁三人,苏木顿觉得周身都安静和舒朗了不少。

    她问江梁:“江学长、周学长,你们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帮你的。”江梁煞有介事地说。

    “所以……学校的广播是你们放的吗?”

    “这倒不是。”江梁说,“我们也不知道学校广播是谁的杰作,但显然看不惯这事的不止我们,还有就是……苏木,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得给你简略地讲一点正事。”

    从认识初始,江梁不正经的时候爱喊她小小苏,正经的时候便会喊她苏木。

    苏木大概已猜到江梁说的事与谁有关,心中难免紧张,面上却保持淡定,问:“你说。”

    “我知道二哥这么长时间没跟你联系,一定让你想了很多,也给你带来了不少压力,但请你一定要相信二哥。因为事发突然,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准备,直到现在,我们都在将事情的牵扯降低到最小……至于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们还不方便告诉你……”

    江梁还未说完,便被周哲打断:“简单一点说,这次发生的事可以告诉任何人,可就是不能告诉你。”

    周哲的性格一直是直爽型,虽然第一次与苏木见面,蘇木便将他治得不得不服帖,但周哲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在表面喜欢跟苏木怼,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苏木了解他的性格,也不计较:“所以,周学长能告诉我的是什么事?”

    “我能告诉你的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二哥在性格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事情他记得,有些事他忘记了。比如,他记得自己有一个一直在背地里监视他的亲兄长陆淮南,但不记得他已经交了一个叫于苏木的女朋友。”

    对于被“忘记”的自己,苏木并没有感到太惊讶。她问:“你所谓的陆学长在性格上发生的变化,是指陆学长的双重人格?”

    苏木的问句将两人问得一愣,不约而同齐声问:“你知道二哥有双重人格?”

    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陆学长他在哪儿?”

    周哲和江梁的眼神看向一直停在阶梯下的黑色商务车内。

    苏木明白了过来:“陆学长在车里?”

    “嗯。”周哲说,“你不必太介意,虽然他不记得和你交往过的这件事,但他应该记得你这个人。”

    “对的。”江梁忙说,“方才我们开车进来是直接去寝室的,可半路上二哥却让我们开到这边。我们把车开到人群边,才发现你在人群里。我们问他是不是想起了你是谁,他说你是英文系的于苏木,然后就没再多说什么。但二哥在车上看了你很久很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木看向黑色商务车,从外面根本看不到什么,但他们说他在里面……

    陆学长在里面。

    她平淡了许久的心慢慢开始紧张起来……

    那种剧烈的心跳声让她情不自禁咬了一下唇,想要平复,想要让自己保持淡定。

    她问:“我可以见他吗?”

    “当然。”江梁说,“二哥也想见你。虽然心理医生说二哥这种病会不定时忘记一些事或一些人,虽然我们之前问过二哥还记不记得你,他没吭声。但我始终觉得你在二哥心中是特别的,他并没有彻底忘记你。”

    “嗯。”苏木应了一声,双手在身侧握拳,松开,握拳,松开,连续几次平复了心情后,才朝黑色的商务车慢慢走去。

    原本控制好的心速,在越来越靠近的距离,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起来。

    原来,在不见面的漫长时间里,她是这么想念他。

    苏木走到这边,拉开了门,一个熟悉的侧影静静地坐在里面。

    她弯腰坐进了商务车。

    关上门,她松开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闭上眼,再睁开时,露出一个笑脸,对身边的人说:“你好,陆学长,我是于苏木。”

    苏木打了一声招呼,才发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他穿着灰色的针织衫,静静地坐着,长腿交叠,一副慵懒休闲的姿势,微侧头,黑眸如墨玉,深邃璀璨。

    在他的注视下,苏木又情不自禁地咬唇。她紧张了起来,不觉低下头,却看见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碰了碰她的唇:“别咬得太用力。”

    她抬头,便听到他说:“抱歉,苏苏,让你久等了。”

    嗓音低沉悦耳,如清泉流水,如轻敲美玉。

    下期预告:于苏木再次见到陆泽漆激动不已,陆泽漆虽然忘了很多事,可对她的宠爱丝毫不变。情敌成雯雯来势汹汹,于苏木觉得危机四伏……endprint

    赞 (15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