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倾似我心(四)

长欢喜

上期预告:

叶槐序酒醉,孟和和时雨一起送他回家。时雨将叶槐序送至家门口就溜之大吉,留下孟和照顾叶槐序。孟和在叶槐序家过夜的消息被盛清清知道,盛清清调侃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叶槐序……

今天上午她们没有课,两个人又闹了一会儿,便自顾自地赶作业去了。

她们这段时间正在学maya建模。孟和先前那个人物模型还差脚部的关节没有搞好,因为下午上专业课的时候老师会检查,所以她只好打开电脑开始休整。

孟和一开始选择专业的时候,只觉得媒体啊、电视台啊什么的听着很唬人,而她也成功地被唬住了,在电话里跟孟爸孟妈打电话时还沾沾自喜地炫耀:“是新专业……现在可吃香了。老师说要划分专业的时候,别的同学还犹豫,我立马就拉着清清跟我一起选择了这个……”

而现在看来,她那时果然太过年少无知。

经过这三年的专业摧残,孟和私以为,建模以及后期这种活,实在不太适合女孩来做。又或者说,实在不适合她这种女孩来做。

否则,不是她将客户折腾至死,就是客户将她折腾至死。

等终于把人体关节全部做好时,已经到了可以吃午饭的时间了。孟和拿软件为她和盛清清分别点了份意式焗饭,便又窝回到椅子上,安静地装咸鱼。

外卖迟迟不来,她等得百无聊赖,又起身摸过手机,开始刷微博。没想到这一刷,竟然就刷出了个大八卦来。

阿呆:某《山河》剧组哦,结尾那段音乐直接用了叶槐序叶老师工作室新编的曲子,请问经过人家的允许了吗?要到授权了吗?

后面还跟了个“请《山河》剧组向叶槐序道歉”的话题。

这个阿呆所说的剧组,并不是正儿八经拍电视剧的剧组,而是一个广播剧的剧组。而广播剧,顾名思义,就是看不见脸,一群人用声音来演的剧。

好巧不巧,因为孟和的爸爸妈妈都是教美术的老师,而孟和又是美术生,所以虽然她在画画这方面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但绘画的技术倒还勉勉强强。前段时间她们上图案设计的课程时,她习惯性地将自己画的作业晒上了微博,不知怎么的就被这个《山河》剧组的策划看到了,对方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到她,央她帮忙画几张海报。

她那段时间正好闲着,又对广播剧这种东西感到有些新奇,就点头应下了。

而阿呆所说的那段音乐,她其实也是有点印象的。因为帮忙画海报,所以她也被策划拉进了剧组的群里。

他们这次要配的这一部剧是由一部民国背景的小说改编而来的,小说里男主角的身份是个特工,而他的掩护身份是一个留学归来的商人。当时他们急着发剧,可片尾的音乐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做,这可愁坏了剧组的策划。

孟和因为刚进群里,所以对这件事也就破天荒地上了点心。正当她想着他们会不会随便找一首歌勉强通过时,几天后,风萧萧却突然发了个文件到群里,说自己已经找到了帮手。至于帮手是谁,他并没有透露,而剧组里的大家也因为解决了难题都大松了一口气,一时都忘了去细问。

那段音乐孟和也听了,跟他们配的这个剧确实很搭,鼓点密集,丝竹绕耳,现代风格和古典风格融合得恰到好处,又很能够渲染出剧里那一段紧张的氛围。当时她还在想,风萧萧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大神,这会儿突然得知那段音乐其实是叶槐序作的,便觉得曲子这样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她顺着阿呆的微博往下翻评论,看到他在底下给别人回复说,之所以要追究剧组的责任,是因为这首曲子原本是还没有面世的,是叶槐序为自己工作室的歌手准备的新专辑里的曲子,可现在却被人盗了,并且还在他们之前发了出来,所以专辑里这一首歌便不能用了,以及为这首歌所做的所有准备也等于白忙活一场。至于阿呆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他则说是因为好朋友在叶老师的工作室上班,他听朋友说的。又有人问,为什么还没有面世的曲子风萧萧能拿到?阿呆含含糊糊,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那条微博底下的评论已经累计上千条,大家众说纷纭。孟和刷了一会儿,看得脑袋疼,正准备退出,忽然又想起她似乎还跟风萧萧在同一个群里。

思及此,她连忙登了QQ,将那个群从她的屏蔽列表里拉出来。一进去,果然看见大家正在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先前消息被屏蔽了,所以那个期间的记录孟和都看不见,只能从最近的几条开始看——

后期-年年:就是啊,别说我们是要过授权的,就算没申请过又怎么样?用他写的歌是给他面子。

男主-风萧萧:你们别担心,叶槐序不敢说什么的。

策划-淇水:那个叶槐序戏倒真是多事,不就一首曲子吗?还刷了水军让剧组给他道歉,至于吗!

后期-年年:至于啊,估计想炒作呗。看,现在目的不是达到了?

……

才看了几条,孟和就看不下去了。

因为和大家不熟,对这个圈子也不了解,所以她以前都没怎么关注过群里的消息,只在一开始进群的时候围觀过几次。那时候大家都还挺正常,平时也就吐吐槽、卖卖萌,没想到一发生事情,个人素质就显露无余。

这几个人的三观……怎么就有点畸形呢?

先不说那首歌是不是叶槐序自愿给他们用的,即便叶槐序是自愿的,那也是人家在帮他们,他们怎么半点感恩之心也没有,居然还在这里编排别人的不是?再说了,凭叶槐序那能力、长相、家世,还需要靠他们来炒作?简直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

孟和护短,用那句前几年很流行的话来讲——你可以说我不好,但你不能说我喜欢的人不好。

尽管她其实也是在前不久才发现自己对叶槐序是有那么一点好感的,甚至,她都没有完全弄清楚自己的感情。但仅仅是出于本能,她不喜欢听到别人说叶槐序不好。

尤其是在那些编排他的话语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情况下。

孟和感觉自己此刻的心火“噌噌”地往上冒。要是搁在以往,她可能就忍不住要敲击键盘,跟他们好好聊一聊三观的问题了。但她现在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也知道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还有可能激怒他们,导致他们说出更多不好听的话来攻击叶槐序。endprint

而且,她现在还没弄明白风萧萧说“叶槐序不敢说什么”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子,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其中的关节,最后只好颓然地放弃。又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心理,她气哄哄地点开了群资料,退群。

可光是退群,她还是觉得不过瘾,自己心里那股子闷气没处撒,憋得难受。她索性又打开微博客户端,发了条微博——

和风气暖:本人已退出《山河》剧组,请剧组之后不要再用我的画稿作为海报。恕我无法苟同某些人的三观。

孟和在微博里粉丝不多,也就一千来个,但许是今天《山河》剧组和叶槐序的事儿在二次元闹得挺凶,加之叶槐序本身就有好一群粉丝,她的微博刚发出去,就收到了不少回复——

粉丝1:所以不知一声就用叶老师的声音是真的咯?

粉丝2:感觉有内幕的样子……

粉丝3:阿和三观真正,不愧是我的女神。

……

孟和刷了一會儿评论,发现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正常人比较多,感觉心情好多了。这才看见剧组的策划在刚刚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

策划-淇水:阿和在吗?

策划-淇水:在的话回我一下。

策划-淇水:你微博是什么意思?

策划-淇水:剧组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落井下石。

孟和瞥了一眼,懒得和这人周旋,索性更新了个签名:道不同不相为谋。

而对于网上发生的这一切,正在B市开会的叶槐序直到晚上回到酒店时,才看到孟和发来的短信。

发件人:是你的和和

短信内容:叶槐序,你有没有给一个广播剧授权过一段音乐?

叶槐序盯着“是你的和和”那几个字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可能又是孟和那小姑娘干的好事。大概是那天晚上她在他喝醉了之后存的。他揉了一下额头,眼里浮起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淡淡的笑,手下却毫不留情地把备注改成了“孟和”,这才回过去:什么广播剧?什么音乐?

孟和的短信上午就发过去了,直到晚上才等到回复。她顿时一凛,说:把你QQ给我,我加你,然后把东西发给你。

消息发过去后,孟和才感觉这话有些不对劲。怎么看,都像是她在编借口想要套出叶槐序的QQ。也不知道叶槐序会怎么想?

不过叶槐序却是很快就将自己的QQ发了过来,孟和连忙加上,他的账号信息跟孟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基本上没怎么打理过的模样。头像是一张全白的图,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也没顾得上卖萌耍宝,孟和立马就将那个广播剧的链接发了过去,并问叶槐序:进度条拉到最后,这是您唱的吧?

叶槐序顺着孟和的话将进度条拉到了快结尾的地方,一松手就听到了。他皱了皱眉,给孟和回:是我这边的新曲子。

孟和就问:是你自愿拿给他们用的吗?

孟和紧接着又把阿呆的那条微博链接发给了叶槐序,可这一回叶槐序却好像又消失。她等了很久,叶槐序都没有再回过来。

她想了想,又说:那剧组里的人都不是好人,你可千万不要对他们手下留情啊。

这回叶槐序倒是很快就回了,就一个字: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孟和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想到风萧萧他们几个说叶槐序的话,她就觉得生气,凭什么她这样尊敬和喜欢的人,要被别人那么欺负,那么看轻啊?虽然……叶槐序看着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人。

孟和比叶槐序本人还着急: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算了吧?

叶槐序说:一群小孩子罢了。

孟和:……

孟和:就因为还是小孩子!所以才要及时纠正他们的三观!免得之后酿成大错!

又过了很久,叶槐序回:嗯。

孟和再次无言。

快到十一月了,空气里已经有了明显的凉意。孟和郁闷地用毯子裹住自己,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正在看剧的盛清清丢给她一个白眼:“你发什么疯?”

孟和说:“想不到叶槐序还有做白莲花的潜质。”

她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盛清清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她。

孟和滚了两圈后,忍不住,还是又拿出了手机,开始刷微博。她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关注叶槐序的微博,便又顺手点进了他的主页。才一进去,她就看到了他在几分钟前发的微博——

@叶槐序:的确是工作室的新歌,也的确是没有经过我同意的。原本我觉得不过是一群小孩子,年纪太小,做事没考虑到后果,加上我之前也准备了备用的曲子,所以损失也不算太大,故而不打算大张旗鼓地追究的。可有人跟我说,正因为是小孩子,所以才要尽早纠正他们的三观,免得以后酿成大错。嗯。所以,那几位小朋友,以后不要这样了。

孟和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简直快要把那几行字盯出个窟窿出来。原本她说那话,只是因为气不过,看不得叶槐序受这种委屈罢了,虽然这件事在他本人看来可能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就像追星的小孩子看不得自己的偶像受哪怕一点点白眼一样,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着的人,怎么能平白无故被人这样毫无道理地欺负?孟和就是忍不住想要为他讨回一点公道,她又自知自己其实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就在口头上泄泄愤。

没想到叶槐序真的听进去了,还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孟和的目光最终落在“有人跟我说”那一句上。她将手机一丢,又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甜化了……

目睹了她一晚上抽风好几次的盛清清听到声响,十分淡定地瞥她一眼,又转回去,继续看她的柏朝年。

好一会儿,孟和才让自己心里的悸动稍稍平复了些,她又拿起手机,点了右上角的关注。她原本想给他评论的,可又怕自己说话的语气太明显,叶槐序会认出她,只好强自忍着。没想到她正准备退出微博时,突然闪过来两个新消息提示。第一条是新粉丝提醒,粉丝名字:叶槐序。第二条则是叶槐序发来的私信:多谢。

和风气暖:叶老师,你知道我是谁了?endprint

正在另一座城市的葉槐序看到这条消息,正在泡茶的手微微一顿。

过了一会儿——

叶槐序: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和风气暖:……

孟和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也不动动脑子,一冲动就自爆马甲了呢?估计叶槐序说的感谢,只是感谢她之前在微博里帮自己讲话,甚至因为他而退出了剧组。可她倒好,竟然直接将自己的真实信息暴露给了他。想来刚刚他消失的那一会儿,就是去翻她的微博寻找证据去了吧?

孟和欲哭无泪。

不过叶槐序的这个微博一出来,原先还处于观望中的那些粉丝顿时就不乐意了,胸腔里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火,气势汹汹地去讨伐《山河》剧组。孟和刷了一会儿话题里大家的发言,觉得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便心满意足地睡去。

没想到,到了隔天,却还是出事了。

03.

这件事情具体是怎么闹起来的,孟和也搞不清楚,只知道她醒来登微博准备看看情况时,却刷到一堆一水儿指责叶槐序“白莲花”“不大度”的微博。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被黑得这么惨,孟和顿时就又没有办法淡定了。她很快就找出了大家这么说叶槐序的原因——据说那个风萧萧是叶槐序的堂弟,真名叫叶风,而广播剧里那首歌他是明明白白去找叶槐序本人要的,没想到叶槐序不认账就算了,居然还发了那样一条微博谴责他……总而言之,叶槐序是个又不讲诚信又小肚鸡肠的坏哥哥。众人纷纷表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槐序”,从此粉转黑。

孟和看得脑袋疼。

她今天上午有专业课,所以虽然她很想继续在微博里观察一会儿情况,顺便帮叶槐序反反黑,却还是不得不收起手机洗漱好去教室上课。

从宿舍区到她要上课的那栋教学楼,中间会经过一个画廊。那画廊大概是这两年新建的,跟周围一水儿的楼房不同。那是一栋独立的小院子,里面所有的房子都是瓦房,掩映在一片片绿色中间,就像是喧嚣都市里的世外桃源。

孟和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经常来这里面看画展。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叶槐序,除了叶槐序,还有一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

她走到那边时,他们刚从画廊里出来。两人都穿着一身运动服,叶槐序走在前面,男生走在后面。男生一直在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孟和看叶槐序的反应,似乎一点要搭理他的意思也没有。最后男生似乎是被激怒了,忽然快速往前走了两步,猛地抓住叶槐序的手臂,涨红了脸吼他:“你可别忘了当初我哥为了你都放弃了什么!”

大概是气急了,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很大,周围好几个学生都好奇地看着他们。叶槐序大概也注意到这种情况了,他的眼睛往周围扫视了一圈,看到孟和时,微微滞了一下,但很快就移开了目光。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抓住男生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地说:“小风,别闹了。”

他的声音其实很轻,原本孟和不应该能听见,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他的神情和口型,孟和莫名觉得,他说的就是这句话。

所以,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其实是风萧萧?风萧萧真的是叶槐序的堂弟?孟和的脑子里一瞬间冒出好几个念头来。只是还没等她细细地消化完这些信息的内容时,就被盛清清用力抓住了手腕:“快走啊,要迟到了!”

孟和又只好不情不愿地跟着盛清清快速离开现场。

到了晚上,孟和才接到叶槐序的电话。那时她正被盛清清拉着在一间Live house里听现场,周围满是重金属的声音混杂着人们的欢呼声。孟和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着叶槐序的名字,顿时就受宠若惊地接通了。等将手机贴近耳边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这边太吵了,她根本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于是匆匆跟他说了句“你等一下”,又朝盛清清摇了两下手机,就连忙拐进了旁边的洗手间里。

密闭的空间终于将那些嘈杂的声响都隔绝在外面,叶槐序见她这边终于清静了,问:“在酒吧?”

孟和含含糊糊“嗯”了两声,又觉得一个女孩深更半夜还在外面会不会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她心思百转,当过于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总不自觉地会将每一个细节都放大,分析其中的各个关节,生怕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会有所跌落。

纵然——或许从一开始,孟和在叶槐序心里就没有什么好形象。

“是盛清清喜欢的乐队来这边演出。”她无力地补充,“盛清清你知道吧?就我那个室友……”

叶槐序顿了片刻,似乎对她这一番画蛇添足的补充感到有些想笑,连空气里似乎都染了几分轻松的味道。

孟和也感受到了,心下一松,紧接着听到叶槐序说:“你把地址发给我。”

“啊?”

“啊什么。”叶槐序这下是真的笑了,似乎丝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语会对别人产生多大的影响似的,极为平淡地说,“我来接你。”

我来接你……

孟和忍不住又“啊”了一声。

叶槐序挑了挑眉:“还是说,你打算霸着我家的钥匙不给我?”

孟和:“……”

这究竟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孟和坐在酒吧门口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叶槐序就来了。由于孟和说她要先进去跟盛清清报备一声才能走,叶槐序只好将车子先停在旁边,边靠在椅背上假寐边等她。

等孟和进去时,正是鼓手的solo时间。其他几个队员纷纷摆着pose站在旁边,耍得一手好帅。整个现场鼓点密集,切切嘈嘈。孟和不由自主地踩着节拍走,重新挤进人群里。

盛清清对架子鼓不感兴趣,这会儿正举着手机自拍。孟和猝不及防地以一个特别丑的表情入镜,盛清清“扑哧”一声,摁了拍摄键。

反正从小到大,盛清清存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张丑照了,孟和对此早已经麻木。盛清清将手机收回到口袋里,这才转头看向欲言又止的孟和:“刚刚谁的电话?”

孟和莫名就有点儿心虚,含混不清地回:“叶槐序的。”想了想,又连忙补充,“他来拿钥匙。”endprint

说到這里,她又想到什么一般开始低头翻自己的包。那天从叶槐序家里出来后,她随手就把钥匙放在自己背包的夹层里了。这两天一直在忙,她也没有专门去找,到这会儿才想起要去找一找。

她把包翻了个底朝天,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时鼓手的solo已经结束,主唱对着麦克风讲着煽情的话,四下奇迹般地异常安静。

孟和没找到钥匙,一下子就慌了神,手足无措地将包翻了一遍又一遍。

盛清清也看出她的不对劲,压低了声音附到她耳边问:“怎么了?”

孟和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钥匙……找不到了……”

“你放哪里的啊?”

“就包里,我没动过……”

见孟和显然已经六神无主,盛清清只好拉着她走出人群,到旁边的休息区域坐下,这才扯过孟和的包,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五花八门的东西占了大半张桌子,唯独没有她们要找的那一把钥匙。

“可能是你拿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了。”盛清清见孟和着急,随口分析着钥匙不见的原因。

“但现在叶槐序就在门口等着呢……”

她们所坐的这一片休息区正对着门口,两旁是透明的玻璃,从门外是能看到这里的。

叶槐序靠在椅背上,从后视镜看到孟和和盛清清两个人不知在那里在翻找着什么。自己整整停了二十分钟,她却丝毫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他今天凌晨就坐了飞机从B市赶回来,因为到家时还很早,他想着孟和估计还在睡觉,就没过去找她拿钥匙,而是先去他的堂哥叶珉家休息了一会儿。叶珉最近不在家,家里就只有叔叔和叶风一个人。他原本过去是想要补觉的,没想到叶风看见他来,就气势汹汹地拿来一套运动服,非拉着他让他跟自己一起去跑步。

在叶槐序很小的时候,家里曾经着过一次大火,他因此落下了些小病根,有很长一段时间身体都特别差。那些天叶父经常拉着他一起跑步,锻炼身体。但叶槐序每每跑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隐隐还有些要晕过去的架势。以至于后来家里的人总爱拿当年的这些糗事来打趣他。

所以叶槐序琢磨着,叶风估计就是因为听说了这件往事,才故意来找他一起晨跑的,想给他个下马威,作为他在网上发那条微博的“教训”。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经过这些年的调理,叶槐序的身体早就没有问题了,于是拉着他从家里一直跑到叶槐序代课的大学,对方还一点要晕倒的症状都没有。叶风气不过,这才在画廊那边和叶槐序吵了起来。

要说叶槐序这个哥哥,可能也的确做得不是很称职。他只比叶风大一点点,从小到大两人也的确没少闹过矛盾,但要说欺负他,故意在网上黑他,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要说他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就算有,这种事情却也是他不屑于去做的。

但叶风最近可能再次进入了叛逆期,无论叶槐序怎么跟他讲道理他都不听,到最后竟然还直接告状告到了叶父那里。叶父平日里最疼这些小孩子,一听叶风说叶槐序欺负他,立马就把叶槐序召回到了家里。虽然叶父在后来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批评了叶风,并且嘱咐他赶紧去把网上那些不实言论给澄清了。但叶槐序却也实实在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折腾了一整天。

他昨晚没怎么睡,这会儿早就困得不行了,看到孟和还在那边磨叽,他顿时就觉得失去了耐心。于是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绕过喧闹的人群,走到孟和所在的那一片休息区。

下期预告:

孟和弄丢了叶槐序的家门钥匙,导致叶槐序大半夜站在家门口找开锁公司。“授权门”事件再升华,网上流出一段叶槐序同意授权的音频,一时之间,舆论声讨反指叶槐序……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2A)endprint

赞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