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作奉献一切!

读者朋友都知道我们B组是不讲情面的,一旦组里同事发生什么蠢事,我们都会大肆嘲笑上几天几夜。除了“反正都能怪琴子”,大家又渐渐把锅推向了工作。

昨晚去吃饭,叉妹在车里摸黑抹口红,结果她第一次没有涂歪!叉妹欣喜地认为一定是盲涂让人更谨慎,于是夏沅建议她以后都可以关灯擦口红。走在后面的我很疑惑:为什么要关灯?闭眼不就行了吗……她们俩恍然大悟,着急辩解:我们以前不是这样的!都是编辑工作消耗了太多脑细胞!我不为所动。

直到今天早上……我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要闭眼?不照镜子不就行了吗……啊!都怪工作消耗了太多脑细胞!

读者问卷 张辉映:林桑榆有多高?

夏沅:交稿的时候两米八,不交稿……一米一!(林桑榆:晚交两天稿,就被夏沅封杀了!哎……)

读者问卷 张颖:想问夏皇后是不是编辑部的老大?感觉大家更怕夏皇后!

张美丽:不是,皇后只是因为……凶!哇,她现在可不得了了,都敢对朵爷动手了!但她其实并打我们不赢,毕竟在云南,我可是把她打得连苍山都没能上去……(皇后:我那明明是摔的!)

读者问卷 雷坨:想问问所有的编编(小明除外)有没有想趁小明不注意的时候对那个记录了你们“罪责”的小本本“毁尸灭迹”?

叉叉:我们光明正大,一身正气,根本没人怕小明的小本本好吗!(自从上次朵爷大声地在办公室里念出本子上的内容后,我们组已经在公司无地自容了……)

读者问卷 何宜芳:大美丽和夏皇后一起出门旅游,为什么只有大美丽晒黑了……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惊天秘密吗?

夏沅:我能说这是……“报应”……吗?我们俩当时刚到丽江,张美丽暗戳戳地对我说:“哇,皇后,我们是这座古城里最白的两个人哎!”于是三天后,她黑得像条泥鳅……

新浪微博 顾家笙小妹:想问一下夏沅,如果有一天……叉妹和张美丽一同掉进水里,你救谁?或者会对她们说什么?

朵爷:夏沅跳下去会死吧!

夏沅:张美丽也在水里?那不用救,以美丽现在的长胖速度,掉水里水会全部溢出来,叉妹跟着水流就出来了……(微笑)

(朋友们,夏沅根本就不会游泳!)

读者问卷 徐鑫晔:最近编辑部是集体失恋了吗?悲剧结尾的文那么多,伤心……

张美丽:(咆哮)@全体作者,你们看一看!看一看群众的呼声!我们不美吗!不可爱吗!不值得你们写点甜甜的故事来吗?!你们的编辑没有男朋友还没有钱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还总给我们交虐心的故事!

新浪微博 Dear-淮桑老阿姨:提问编辑部,我有“选择困难症”——购物的时候,同时看到两样喜欢的东西会特别纠结到底买哪一样好,买了这个又觉得抱有遗憾,买了那个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特别纠结……请问编辑部的大大们有跟我一样的咩?

王小明:我懂……所以我以前经常有好几件同款不同色的衬衫或短裙。但是现在我改了,我每次买东西前都斟酌再三,只选最合适的那一个,因为我成长了,更因为……贫穷使我理智!

读者问卷 马娅飞:编辑部里谁敢素颜出门?

叉叉:问题应该改成:編辑部里谁不辞辛苦天天化妆出门?那我投夏沅!她是一个精致女孩!每当回到家她开始卸妆的时候,我都要大吃一惊:你今天居然化了妆?(夏沅:那是因为你太直男了!)还有小明,她的“眼影妆”带动了编辑部的潮流,她就是“花火”的弄潮儿!素颜出门的当然是我和张美丽……毕竟她天天迟到,而我……是个男的。(倔强)

本期的花粉来信就到这里啦!这期有读者朋友连问几个问题都非常好笑,但同一个人一期只能问一个问题……遗憾!我们下期再见!endprint

赞 (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