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相信,你是幸运的那一个

王小明

新的一年要到了。前些时间我们组围坐在一起,聊到快要过去的2017,大家纷纷表示很倒霉。

我这两年最害怕的三件事情是手机、电脑出现故障,住所、工作临时变故,以及与身边人发生不快。

虽然本来就没有多么顺遂的人生,但遇到这三件事,往往还是很容易经历大型崩溃的。

加上不久前摔坏了腿,三件事之外又多了一个健康问题。

十七年的阳历生日那天,我回到离开一年半的长沙找工作,借住在一个表姐的单身公寓里。

说实话,结束上一份工作之后,我并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上一份工作里虽然也有一些值得留存的回忆,但总的来说并不开心。度过尤其痛苦的最后一个月,我打包行李回了家。

在远方城市度过的一年多里,曾经无论站着、坐着、走在路上,都会忽然难过大哭,还有焦虑到满头满脸皮肤过敏的日子。

工作其实并不只是一份职业,还包括因它变化的生活和人际关系。

到长沙的第一晚,地铁车厢里充斥着让人不快的槟榔味。我提着行李箱在市中心找正和朋友唱歌的表姐拿到钥匙,打车过去她住的地方,刚出发就在一个桥墩下面堵了快二十分钟。

当时已经快零点,却还有这么多人在外面快乐地过夜生活。我又烦闷,又莫名好笑——这就是长沙啊。

看到朵爷招人的微博之前,我已经在等一家还不错的公司的结果。

说还不错是因为这家公司在市中心的高端大楼里办公,隶属于有名的企业,工作内容和我之前做过的相差无几,待遇不错,有个负责人还是大我几届的学长。我以为这就是我能找到的最合适的了。

直到偶然刷到朵爷的微博。

去接旅游回来的表姐时,我一直在手机上编辑简历要注意的内容,附的一堆肉麻兮兮的话,有一半是在机场大厅里打出来的。

接到面试通知还没兴奋多久,第二天就打碎了水杯,水全泼进了电脑里,花了近一千块钱也没救回来硬盘,所有东西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在修理店默默抹了半小时眼泪,背着电脑胡乱走了一下午,觉得一切都怪自己不小心。

差不多的事情发生在六月份——一个月内我接连摔坏了几次手机,大笔大笔的钱花出去,坏事不断发生。

自责感会让人很辛苦,怀疑自己的智商和能力,甚至怪罪自己不够好运。面对已发生的事却还难以接受时,只好不停地想“如果当时……那么现在……”。

要说万幸,就是晚上和周末再难过,等到了公司,和组里的大家嘻嘻哈哈,听大家说几句意见,一切又变得没有那么难以忍受。接受已经发生的事情后,也能开始解决了。

最近我又遇上“住所临时变故”,并因此与人发生了短暂的不快。

对不在一起的家人和朋友都无法开口倾诉,却常常不管不顾地第一时间在花火B组的群里打上几百字来发泄,可真是一点都不像我。

我极怕被亲近的人讨厌,怕旁人对这种嫌隙的私事感到厌烦。

有好几次我都明显感觉到,我在改变了。

改变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情,是因為有人给了你足够的信任和安心。

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加入花火B组的前一天,我在那家“还不错”的公司上了一天班。

那边的人事催着我给答复,我在梦想和现实两者间选了先面对现实。

但现实真的好折磨人。我坐在“还不错”的公司里,焦灼地剥掉了大拇指上的指甲油。晚上打电话跟上司提了离职,告诉她我做好的策划方案都放在电脑桌面上。第二天我就跨越半个长沙向朵爷报到。

刚进组时我敏感又小心。每天早上提前两个多小时出门转公交车,晚上就跟着手机地图去找租房,和朋友打电话还会哭着去楼下便利店买纸巾。

周围的一切还很陌生,做决定后的不安又笼罩着我。有人质疑我的选择,就担心是否真的错了。毕竟我从未中过刮刮乐,连排队也总选到最慢的那一列。

那个时候正好看到了《夜航西飞》里的一段话:“未来藏在迷雾中,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

我把它抄了下来,直到现在我才相信,我确是幸运的那一个。endprint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