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如斯千般好

风雅颂

作者有话说:很遗憾现在越来越少人喜欢下象棋了,很多国粹都在淡出我们的生活。慢吞吞去下一盘棋,似乎已经太消耗耐心了,但成长中的很多事,原本就要慢慢来,和棋局一样,要一步步走。我愿青春轰轰烈烈,更希望初心不温不火地保留。我在等一个人,与我品茶下棋,写慢悠悠的书信,让岁月在爱恋里,都能放慢脚步。

每颗棋子都有固定的章法,每个人也是一样,马注定不能跟着象走田字。

可是,即使这样,我也愿意在不得不遵循的章法里,绕一个大圈,到他身边。

章一

我最喜欢杨花了,飘在春日里,和着薄脆的阳光。六岁时下过一场杨花雨,那样的和煦在每个春天都历久弥新。

走廊的窗台上落着几朵纯白的杨花,又到了我最喜欢的季节,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何仲祺,你再不醒悟,就不用指望考大学了!”

声音刺耳极了,是从办公室里传来的。不记得何仲祺已是第几次被叫去谈话,但每次都会被教训到天黑。

“成天抱着一本《梅花谱》,对考大学有用吗?”

不知发生了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何仲祺忽然冲动地说:“你别碰我的《梅花谱》!”

我心上一紧,不由得上前一步,虚掩着的门顺势被我推开。

大家面面相觑,班主任的脸色难看得发青,手上拿着那本被翻得发旧的《梅花谱》。

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老师,那本《梅花谱》对他真的很重要,我会劝导何仲祺同学放弃象棋的,但请您把《梅花谱》还给他。”

最终,免不了一顿冗长的思想教育,班主任终究还是放过了我们俩。

何仲祺珍重地拿着《梅花谱》走出办公室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苏小雨,我没有再坚持象棋了,你不要乱说话。”

我登时为他难过起来,何仲祺像是掉入了迷宫。虽然他确实已经放弃了曾经的梦想,不再参加任何和象棋有关的比赛,但他分明還一遍遍回味着棋法战术,钻进《梅花谱》不肯出来。他分明还热爱着,却不肯承认,那得多痛苦。

回家的路上,何仲祺一句话也没有对我说,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有种莫名的疏离感。我始终不敢上前去与他并排。

说起何仲祺与象棋,知道他的人都难免有种伤仲永的感慨。但我知道,何仲祺和仲永不一样,他还是当初那个天才象棋手,只是他已经不肯再出手了。

这个年代已经没有几个人热爱象棋了,他一定很孤单吧?但又是怎样的执着,小小的棋盘,就好像是他的全部世界。

我见证过何仲祺最辉煌的时候,院子里的叔叔爷爷,像摆擂台一样排队等着与何仲祺切磋棋艺。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可就是赢不了一个八岁的孩童。

我也见证过他的衰落。因为象棋,何仲祺的爸妈离婚了,那天他没有哭,只是想出来透透气。正好有老大爷摆着小桌,象棋陷入僵局,拉着他来帮忙解围。但那盘棋,何仲祺输了。在大家的印象里,那是他第一次输,从此他再也不肯下棋。

有人说,人生如棋,何仲祺的人生成也象棋,败也象棋,就这样了。我不能认同这样的说法,却又找不到方法来反驳。就连我的好姐妹,也劝我不要再喜欢何仲祺。成绩不好呆头呆脑,还不爱说话,似乎他真的就是这样。

但就算如此,在不再喜欢他之前,至少去他的世界里看看啊,去那小小的棋盘世界里,看看让他痴迷的是什么。

我不经意抬起头,星星已经闪烁在我们头顶,和小时候看到的星空一样美丽。我心生感动,星星仿佛一尘不变地守候了好多年,守着我们欢欣又难过,再慢慢振作,起起伏伏。只是如今的何仲祺走路总是低着头,不肯抬头看了。

然而,我真的想再和他看同一片星空,聊一聊无法无天的梦想。

当我回过神来,我终于打破了沉寂。

我说:“仲祺,我想学下象棋。”

章二

那天晚上,何仲祺原本是没有答应教我下象棋的,但周末他还是把我叫去了他家里,摆好了棋盘。

他沉默着把棋子都布好,才说:“谢谢你那天帮我要回《梅花谱》,今天是以表感谢。”

我故意嘟了嘟嘴,心里却已经满足。

他甚至还沏好了茶,温热的茶散发着清香。何仲祺和那些把棋盘摆在大街小巷里的人们不一样,象棋在他心中一定无比崇高。

我问道:“所以,怎么下?”

“马走日,象走田,炮打一溜烟儿,車走一拐弯儿。”

我听得云里雾里,而何仲祺坦然地看着我,似乎已没有后文。

“就这样?”我诧异。

他认真地看着我,点了点头:“家父当年就是这么教我下棋的。”

什么嘛,我又不是像他一样的天才棋童。

“谁先将了对面,就算赢,另外,照将作输。”他说着,将“帅”上前走了一步,“该你了。”

就这样,我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盘象棋。

何仲祺的这一步“帅”让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但似乎对我并没有直接的威胁,便暂时不多虑。上“兵”,或者走“炮”或“马”?我思考了许久,想起小时候曾看过不少对局,都是“炮”先行,便把“炮”挪了几格。

接着,何仲祺又把“帅”挪回了原位。

我将“兵”上前一步,才意识到局势无比诡异。我已走了两颗棋,而何仲祺的棋盘仿佛纹丝未动。

“这是什么战术?”我被莫名的气场震慑到了。

“啊?”他漫不经心地抬起眼来,“还需要我再让你两步吗?”

我郁闷得差点翻过去,他也太不尊重对手的实力了!

我强撑着颜面,说:“好帅,好帅……”

“什么?”他微蹙了眉。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奇怪的话,连忙解释:“我是说,这步‘帅走得漂亮!”

虽然如此,不出十步棋,何仲祺就已经将我逼到无路可退。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破解之法,四面临敌,左右都是悬崖。何仲祺不慌不忙,也不将军我,任由我耗着时间。endprint

最后,我不得不低头承认:“我输了。”

“正常。”他说。

是啊,他是何仲祺啊,这一带的人没有一个能赢他的。除了那一天。

小小的一尺棋盘,几格挪步,局势仅能瞬息万变,一不留神就全军溃败。

我叹了口气,不甘心:“再来!”

他却不慌不忙一颗颗收拾起了棋子:“你不适合象棋,再来十局也是一样。”

我又气又难过,我又不是要成为象棋高手,我不在乎能否看清象棋的局势,但我想更明白他一点。

“你下得,我怎么就下不得!”

他淡淡地看着我,许久才慢慢说:“我也不会再下棋了。”

不是这样的,何仲祺必须振作起来,正视自己还热爱着的象棋,才能走出那个迷宫。

“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我说,“如果我能赢你一次,你就去参加象棋比赛,像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那场杨花雨,我在小院里第一次见到何仲祺,他为数不多的棋子,每一颗都至关重要,将对手的退路封死。我记得杨花落在他的棋盘上,纷纷扬扬,对手满头大汗,可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潇洒的游戏。他稚气的脸上是自信的笑容,周遭的人们都惊叹着拍手。

“无聊。”如今的何仲祺一听到比赛,眼神竟有些躲闪。

“试试看啊!”

“你赢不了我的。”

我忍了再三,却不得不说出一击制胜却伤他的话:“你是怕像那天一样输给别人吧,你是怕你真的已经从象棋天才的王位上跌落下来了吧!”

“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何仲祺忽然大声对我说。

我勇敢地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心底有些星星之火已经被我燎燃。

时光的流淌变得缓慢,沉默了很久后,他冷声道:“好啊,你不信,就试试看。”

何仲祺的眼神霎时变得凛冽,我不禁在心里哆嗦了一下。回来了,那个在棋盘上如同王者一样的何仲祺。

天知道,再次看到这样的他,我有多激动,突然多么想哭。

章三

我和何仲祺約在一个月后下棋,一局定胜负。

论天赋和经验,我根本没有胜算,想要赢他,只能另辟蹊径。我提议用我的棋盘,何仲祺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红子先行,我想到时候他一定会将红子让给我,于是我在棋盘和一些黑子底下贴了磁极。书到用时方恨少,还好那些物理课上我没有睡大觉。我打算之后再向何仲祺道歉,我也知道这样犯规对他来说不公平,但何仲祺不去参加比赛,不去势均力敌地对局,他就永远也找不到振作起来的出路。

无论如何我都要赢,我要让他重新开始下棋。

那天杨花开得特别好,像飘在春风里的雪花,积在何仲祺他们家的门前。他开门的时候,杨花又全部被扬起。我恍惚看见那年的杨花又扬扬洒洒落在何仲祺的棋盘上,那是庇佑着他的神明。

我跟着何仲祺进了门,沉寂的空气里有种莫名的压抑感。在何父离开前,这里不是这样的,那时总有人慕名而来,找何父论棋。

我不自觉地为着变迁叹了口气,而何仲祺已经沏好了茶。

他看起来信心满满,我认真地把棋盘摆好。

我重申道:“我们有约在先,可要说话算话呀。”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何仲祺看来,我是没有胜算的。

棋只走到第二步,何仲祺就察觉到不对。因为磁极的原因,有些棋子根本不能落在某些地方。

他生气地看着我:“小雨,你这么做好卑鄙。”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是,我一定要赢。

但或许是水平悬殊太大,即使我以这种方式废掉了何仲祺的很多棋子和战术,我依然占不到太多优势。

“开局运子,中局兑子,残局弃子。”他不紧不慢道,“无用的棋子,弃之。象棋的关键在于,把每一颗拥有的棋子都利用到极致。”

不愧是何仲祺,一番沉着的话语下来,我竟开始乱了阵脚。

何仲祺在发现我在棋盘上动了手脚以后,定是使出了全力应战。虽艰难险阻,但每一步棋都藏着杀意与野心。

正当我斟酌之时,他说:“七步之内,你输了。”

“什么?”我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他,我甚至还没有看出危机在哪里,“不可能,我肯定有办法赢你!”

“有,但你一定想不到。”他冷静极了,“不过你可以试试。”

我当然不能就此认输,也许何仲祺只是在吓唬我,故意消磨我的信心。

但是,到了第三步棋,我就彻底慌了。何仲祺绕过我在棋盘上设下的所有陷阱,步步紧逼,只取将首。

不得已,我难以相信,却不得不承认:“我输了……”

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到傍晚,窗台上的杨花染着夕阳的蜜色,茶也凉了大半。

“输很正常。”他一如既往轻松,“我们有约在先。”

这样都赢不了,难道我永远也没有能力帮何仲祺振作起来吗?

“小雨,一切都有它的生命周期,象棋大概到此为止了。”

当时我不明白何仲祺这句话的意思,只觉得他的语气比深秋的梧桐还要伤感。不久后,我终于明白了何仲祺的绝望。

章四

夏天过去时,我和何仲祺升入了高三。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在暗自学习象棋,越是入门,才越是明白我和何仲祺之间的差距,也许这辈子我都跨越不了。

但我还是要努力。只要都在象棋棋盘之上,就能找到破解之法。

考试与测试越来越频繁,何仲祺的成绩怎么也不见起色,他被老师请去办公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何母被请来了学校。第二天,我听说何仲祺请了假,而何母生气晕倒进了医院。我不知道那一晚何仲祺与何母发生了怎样的争执,但一定是与象棋有关的。我听到过流言,何父曾是象棋界有名的大师,后来玩象棋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逐渐不再关心象棋赛事。再后来,一些电脑象棋软件的计算能力完全碾压了人类,象棋似乎就要被人们抛弃了。何父自然也无人问津,但他就是不肯出去工作,抱着对象棋的执念,一遍遍研究着棋谱,总想有一天能够战胜电脑象棋软件。何母是厌倦了何父对时间和金钱无止境的消耗,才决定与他分开的。endprint

从此,象棋便成了何仲祺心里的一根刺。

是何仲祺主动来找的我,他说何母的身体状况不佳,后续调养也许需要很多医药费,他决定辍学去打工。

我怎么也无法接受,在棋盘之上潇洒如王的天才,竟会如此落寞。

“仲祺,你其实不想这样的吧。”我无比心痛,“你不想一生就这样算了,所以你才来找我,告诉我这些。”

他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反驳,我想我猜对了。

我说:“你希望得到支持,你还想继续下棋。”

许久,他还是绝望地摇了摇头:“我和妈妈都需要钱,象棋已经没有意义了。”

“比赛!象棋比赛是有奖金的!”我还是不想放弃。

“妈妈是不会同意我和爸爸一样,只会下棋的!”他忽然激动起来。

夏夜的晚风吹来,闻得见热浪与花香,是夏天的味道。春天已经过去太久了,杨花早就落了,那个稚气又帅气的天才棋童也长大了,而成长似乎注定是一场会偏离轨道的旅行。

“下棋时的你真的很好看。”我原想有一天心花怒放地把这句话说给他,却不料说得如此苍白。

夏风吹过之后,他说:“回家吧。”

各回各家,回到生命扎根的地方,有些事就此成为烙印,落下生命最初的折痕。

我莫名觉得很难过,独自在楼道里坐了很久才上去,虽然早知免不了受一顿训。无非又是告诫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考上名牌大学。

爸妈总说,我什么也不会,除了考大学还能怎么办。我很反感这样的教训,却又身不由己地服从,拼了命地做题。

原来我们都有逃不开的宿命啊。

章五

终究喜欢一个人是比学业更重要的事吧,不然我怎么会一边被学习压力压得喘不过气,一边还忍不住想着何仲祺。

似乎有些天没看见他了,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决定辍学去打工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哭很多天吧。

最近的一场考试,我实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我实在是太担心何仲祺了。

成绩出来后,爸爸妈妈火急火燎地跟我开起了家庭会议,提醒我形势的严重性,和我只有考大学这一座独木桥可走的悲惨现状。

有那么一瞬间,我好羡慕何仲祺,会下棋也好啊。

我想把这样的心情告诉他,让他明白,不是每个人都生来天赋异禀,我们总要找一条路来走,而每一条都不容易。

何仲祺见我愁眉苦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说:“有什么就说吧,多么丢人的事我也替你保密。”

我一下子就酸了鼻子,有些心里话不敢轻易说出口:“何仲祺,你能明白吗?我没那么大的雄心,也不想去考什么名牌大学,可是好像其他事我都不会做。”

说完,我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既然走了这条路,当然要全力以赴,只顾风雨兼程。

他没有安慰我,只是温柔地拍着我的后背,把肩膀借给我靠。

等我哭累了,他才说:“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作为交换。”他抬头看着夏日漫天闪烁的星空,“我除了下棋,好像也什么都不会了。所以我决定去下棋,参加比赛。”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忘了自己脸上还挂着泪珠。

他笑着伸出手来,替我擦掉泪珠:“好像我也别无选择啊。”

我一下子笑了出来,明明很无奈,却和他一起笑得很开心。

原来我们都没有选择啊。

但是,无论是哪条路,只要有人支持和相伴,都会有勇气走下去吧。

那晚,我们夸下了很多海口,他要继承父亲的心愿,终有一天战胜计算能力超强的象棋软件,而我要考上清华、北大,让所有人都仰慕。

我们都知道这些豪言壮志不可能实现。当时刚传来消息不久,阿法狗在围棋对战中打败了柯杰,人类如此局限,每个人更是那样渺小。未来逐渐可见,有人说时代越来越好,可对于成长来说,一眼就望见结局,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在那片久违的星空下,在最迷失信念的年纪,我们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北极星,许下好多约定。

“那就这样走下去吧,不到南墻不死心?”

“如果实现不了呢?”

“那就继续喽!”

“撞到头破血流呢?”

“头破血流算什么,不撞到南墙不死心。”

你见过那样清晰明亮的星光吗?我见过,在他眼里,在我心里,比太阳还耀眼。

章六

何仲祺刚开始参加比赛的时候,我总是想逃课去陪他比赛,给他加油。我亦喜欢看他取得胜利后与对手握手时自信的模样,然后我们会开开心心地去吃路边的烤串,喝橘子汽水。

起初何母不出意料地反对,但见何仲祺又开始风生水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一次,他在市里有一场比赛,对手是象棋界新晋的小将,比何仲祺年长几岁。他说他早就听说过这个人,一直想要见识一下,听说他们势均力敌,都是象棋天才。

我想要陪他去,去见证这场对决,但他比赛的当天,我还有模拟考试,何仲祺不准我这样胡闹。

他比赛时,我正好在答数学题,不知怎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他的声音:“马走日,象走田,炮打一溜烟儿,車走一拐弯儿。”是他当初教我的。然后,一阵莫名的失落感包围了我。

后来听说,那场棋,何仲祺前中期都占上风,中期互换兑子,优势却在中后期被蚕食,残局败势,最终他认输了。四十分钟的博弈,最后两人所剩的时间都不足三分钟。相当实力的抗衡,双方都全力以赴,输了才是最痛苦的。

我提前交了考卷,赶去赛场找他时,他一个人还坐在座椅上,放声大哭。我知道,他输了。

我走上前去安慰他:“仲祺,输很正常。”

他们俩都是很少输棋的人,将他们放在同一场对决中,只有观众会觉得精彩。其中的残忍只有当事人明白。

回去的路上,他问我考试如何,我泄气道:“出考场后才想起来,一道大题似乎解错了。”endprint

他点了点头:“嗯,我也解错了,原本是有机会赢的。”

无论是考试、比赛,还是人生,都没有真正悔棋的机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如果,和那么多不可更正的结果。

何仲祺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转过头来,严肃地看着我:“苏小雨,你别总是跟著来看我比赛了。”

我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我以为自己并没有妨碍到他。

“有人看着我比赛,我会很紧张的。”他解释道。

可是,我在的时候他全都赢了,今天我不在,他就惨败。我原以为如果我去给他加油,就不会这样了。

我鬼使神差地说:“马走日,象走田,炮打一溜烟儿,車走一拐弯儿。”

他顿了顿,认真地道:“对。”

每颗棋子都有固定的章法,每个人也是一样,马注定不能跟着象走田字。

可是,即使这样,我也愿意在不得不遵循的章法里,绕一个大圈,到他身边。

他说:“你有你的道路和目标,我们不是都约好了吗?去实现它吧,不要总跟在我身后。”

“仲祺,你是在赶我吗?是开始烦我、讨厌我了吗?”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

他和在那片星空下一样,轻轻替我擦去了眼泪,说:“小雨,我是个输不起的人,我甚至想要去挑战电脑的计算能力。但今天,我想我学到了一些事,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想明白。”

“等你想明白时,也许我就已经考上大学,去别的地方了,就再也不能看你比赛了。”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他温柔地笑起来:“不会的,你不是想学象棋吗?现在把象棋当竞技的人,全国也没有多少,只要都在棋盘之上,我们总会重逢的,那时我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他还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我却一直哭个不停。其实他的意思我都明白,他不希望我把心放在他那里,而忽略了自己的方向。他要全身心去下棋,我亦应该全身心去考取大学,谁也不让谁看见失败的模样,就都不会对彼此失望。

但是,我们一定会重逢的,对吗?

章七

高考成绩出来以后,我爸妈终究还是叹着气,面露愁容。

我依照他们的意思,考取了一本的大学,但他们总认为我还可以取得更高的分数,去更好的学校。

看见的总是高处,而脚却只能落在实地上。其实我无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总要分个高低胜负才行。

后来听说何仲祺时常要去外地参加各种重要的比赛,他遇见了不少棋界高手和前辈,也输了不少棋局。但不管多么胶着的比赛,他输了也不会再哭了,依然会友善地与对方握手。

我是从报纸上知道这些的,整个高三的暑假他忙得不见人影。他前后一共被登报报道过三次,大家逐渐又开始注意到他。甚至回学校时,老师还会说我们学校出了个象棋天才。我不禁感慨谢天谢地,老师当时放了我们一马,没有没收何仲祺的《梅花谱》。

何母依旧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亦会自嘲,说人工智能日益发达,人是不可能下棋赢过电脑的。象棋就早早惨败,围棋出师不利。何仲祺的天才不仅来自于天赋,他能够背出很多棋局,甚至默写出走棋的步骤。他熟悉棋盘上每一招一式的剑拔弩张,但人终此一生也不会下那么多盘棋,见识那么多棋谱,所以电脑总是会胜过我们。

听说何父后来放弃了战胜电脑象棋软件的想法,开始务实工作,开了家棋室,教小孩子下象棋。我想,他依然是将希望寄托在年轻一代身上的。万一出现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呢?反正人外总是有人,总是要怀着憧憬和希冀的。

何仲祺的象棋等级越评越高,他不是在练习就是在比赛。所以,当我坐着火车前去学校报到时,也并没有让他来送我。

好像一点也没有别离的哀愁,也不担心就此天各一方。我们说好的,一定还会重逢的,只要都在棋盘之上。

故而,我进入大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办了一个象棋俱乐部。

马走日,象走田,炮打一溜烟儿,車走一拐弯儿。这最基本的章法很多人都懂,但正儿八经去较量一场象棋的却没有几人。象棋作为千百年来的国粹,在慢慢被淘汰和遗忘。但我知道,依旧有人热爱着它,只要还有人信仰它,它就有复苏的生机。

终于,我还是遇见了对象棋感兴趣的人。闲来与朋友沏一壶茶,下一盘棋,多么雅致。

我亦学着何仲祺来训练自己,多多请教高手、常读棋谱、复盘总结,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再在棋盘上遇见何仲祺,那时我不想输。

我和俱乐部的人在学校的棋盘比赛中脱颖而出,在全市的比赛中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人对我们称赞不已,说国粹文化后继有人。我不禁想起何仲祺,我们都不过是业余爱好者,他才是象棋的守护使者。

有一天,我俱乐部里的干事急匆匆赶来,兴奋地告诉我,有位象棋大师要来拜访我们。

当我听到何仲祺的名字时,一下子笑了出来。

“他才不是什么大师,还差得远呢!”

距离我们的约定,他还差得远呢。

果然,见到面时,何仲祺也毫不客气:“我还以为只有在清华、北大才能见到你。”

“我考不上!”我坦白从宽。

他笑了起来:“好吧,我可能也下不赢电脑象棋软件了。”

“喂,这么轻易认输了?我研究生依然要以清华、北大为目标呢!”

“我觉得,只要能赢你,就够了。”他明朗的笑容和春风里和煦的杨花融为一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不甘示弱:“试试看?”

久违的对手,沏好的茶,干净的棋盘。我想起当年故意耍赖的棋局,只觉好笑得很。

他没有再让我,但我们似乎势均力敌。这让我不可思议,我不相信自己的进步会这么快。

末了,他有点遗憾地道:“我输了。”

的确,我的棋子已经将他的团团围住。

我喜出望外,却依旧难以置信:“你是不是在让我?”

他一如既往微笑:“你猜。”

那一瞬我有些恍惚,早已不见那个呆头呆脑没有自信的何仲祺了,连谦让都表现得滴水不漏。这样的自信与风度,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啊。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夏日的夜晚,星空之下我们夸下的海口,没有一个实现了。但就算如此,我们都已经成长了,是失败和独自应战的孤独教会了我们成长。看淡输赢,才能发现更多智慧。山外的山,人外的人,都是我们还能去探索的广阔天地。而那些约定下的海口,是永恒的北极星,时刻提醒我们不放弃,以及,有彼此在鼓励。

马走日,象走田,炮打一溜烟儿,車走一拐弯儿。我们都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但总有一天殊途同归,会在对局结束时相遇。

只要,我们都还在一个棋盘之上。

而这个盘棋上,我最大的胜算,就是有你。

编辑/王小明endprint

赞 (3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