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2

从“喜欢你”到“嫁给你”

现已甜蜜上市!

编辑推荐:

做这一期杂志的时候,《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2》已经下了印厂。我想起第一部上市也是在冬天,真快,一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了。当你看到这些字,这本书已经如期上市。感谢这一年你们陪在我们身边,如果有什么祝福,欢迎大家写在《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2》随书赠送的“祝福卡”上寄到魅丽文化编辑部哦!

1.

夜里和老陈聊天,说起前几天在《知是清晨来》这本书里提到的一句海子的诗,“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我躺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被子,枕头上似乎有他的气息。

耳边传来他不疾不徐的声音。

他说:“我来人间一趟,我要看看容光。”

2.

收到QQ提示——

两年前,你和【隔壁老陈】成为好友,你们相识了七百三十一天。

我觉得不对劲,戳老陈:奇怪,我们哪里才认识两年啊,明明是念大三的时候,12月26号认识的啊!

片刻后,我又记了起来:哦对,我们吵架的时候删过好友!后来是重新加回来的!

我继续义愤填膺:对,是你去美国的时候把我拉黑了!

我气得要命:你居然把我拉黑了,你好大的胆子!

他一直没吭声。

我一个人唠叨着唠叨着,忽然间脑子一清醒,记起来了。

我:哦不,好像是我把你删了。因为吵架,我就把你全部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他:终于想起来了?【/微笑】

我:……

仿佛搬起石头,重重地砸向了自己的脚……

3.

去逛街时,为自己日益增长的体重感到头疼,拍了张照发给老陈。

我:都已经这么胖了T-T。

我:没P过的,原图。

我:真的胖成这个样子了……

他大概在忙工作,五分钟后才回复我。

他说:没关系,你多胖我都爱你。

呀,猝不及防的告白……

4.

睡前照例一通电话。

我心血来潮问他:“你还记得你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去机场接你的场景吗?”

他答:“早忘了,要不你跟我说说?”

我哼了一声,有点生气:“你的飞机晚点,我从十一点等到深夜两点,你才姗姗来迟……记起来了吗?”

他笑:“没有,继续说。”

“我当时抻长了脖子去看你,结果看见有个人,戴黑色棒球帽,穿花里胡哨的黑色卫衣,脖子上挂了个迷彩U形枕,笑得跟二傻子似的朝我走过来。我心想我又没等你,对我笑屁哦……这下总想起来了吧?”

“还是没有,你再说说看。”

“然后我瞪他一眼,结果一眼看过去,咦,那人就是你!你把行李车搁在那儿,忽然一把抱住我,害得我特别不好意思……”

“不是行李车。”他忽然出言纠正我。

我一愣:“啊?”

他在电话那头笑了,如数家珍:“我没推行李车,拎了两个行李箱,大的装行李,小的装给你买的礼物。我抱你的时候你左顾右盼,脸红得要命,还一个劲地煞风景,一会儿说什么要打电话去酒店让司机来接我们,一会儿说机场离酒店很近,一大堆杂七杂八的。”

我:“不是说不记得吗?”

他人在遙远的热带,声音却离我很近。

他说:“我全都记得,只怕你忘。”

高,会撩!

5.

大三时,老陈在美国带薪实习,我们分离四个月,就像《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第一部中讲的那样——饱经煎熬。

那时候的我还以为,经过那样漫长的分别后,我们就会度过寒冬,春暖花开。殊不知命运莫测,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会再次经历异地恋,并且这一次,不止隔着漫长的距离,还有来势汹汹的时间洪流。

毕业后,我保研来到北京,而他顺利进入国企,成为一名翻译。

他进的是国外事业部,需要去不同的国家出差,长时间待在那里跟进工程项目。

起初我们都很天真,讨论未来时,从不觉得异地和异国有多大差别,我在北京、他在成都和我在北京、他在国外两者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他选择的这份工作比起同期毕业的人来说,工资丰厚,待遇优渥,实在是机会难得。

我也会幽怨地拉着他的衣角:“怎么办啊,又是三年异地恋……”

可他笑着对我说:“异地恋也不要紧,总之今后就由我负责养你了。”

我又一下子松开了手,笑得像个傻子。

6.

分别是在三月。

我飞往北京,他比我晚一周出发,从成都飞雅加达,再转机,最后坐公司的包车抵达印尼一个偏远的城镇。

我初到北方,白日里忙忙碌碌地收拾寝室,报到注册,夜里就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和他视频。

他便拿着手机游荡在三层建筑的每一处角落。

“这是我们住的地方。

“这是厨房。

“这是浴室。

“这是下班回来之后的办公地点。”

镜头不断切换,略显陈旧的木质建筑和颇有异国情调的彩色装潢进入视野,让人眼花缭乱。在我觉得目不暇接之际,画面忽然停止,正中央出现他放大数倍的脸。

昏暗的光线里,他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冲我大大咧咧地笑。

“印尼豪华别墅游览完毕,满意请给五颗星,外加一个么么哒。”

我“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7.

有一个夜里,室友们都不在,我因读到某本书里的内容,回想起昔日和姑姑相处的场景,难以克制地泪流满面。endprint

老陈打来电话时,我正躲在被窝里哭得泣不成声。

他追问我哭的原因,良久我才断断续续地说:“I lost someone. Ive just thought of it.”

我只是一不小心想起自己失去了生命里至关重要的那个人。那种痛,终其一生回想起来都足以令人手足无措。

他在电话那端呼吸急促,很久都没有说话。

后来他终于开口,他说:“对不起,在这种时候也不能陪在你身边安慰你。如果我在就好了。”

我胡乱擦着眼泪说不要紧,只是一时伤春悲秋罢了。

很久很久,他翻来覆去依然是那一句:“如果我在就好了。”

他是那样不善言辞的人,这样简短的一句话足以令我想象到他此刻的无力。他又在责备自己了,又在埋怨自己不该出国了……

热泪滚滚,比上一刻更令人难耐。我想我懂他的痛,这一刻,在我为痛失至亲难过之际,遥远的异国他乡亦有人在为我的伤痛而难过。

我泪眼模糊地盯着屏幕,努力擦干眼泪:“没关系,知道你在为我的难过而难过,已经足够宽慰了。”

8.

我常想,如果我们没有异地恋,现在会是怎样的状况?

会不会避免了很多误会、很多争执,会不会常常见面、常常约会,又会不会不分南北在成都和北京之间飞来飞去,留下微博上、段子书里更多值得纪念的回忆?

我无数次躺在床上与他睡前通话,满怀歆羡地说起那些陪伴彼此共同度过的岁月——那些年里,我们牵着手逛操场,周末穿越大半个成都觅吃觅喝,寒冬盛夏风雨无阻地穿梭在两座城市之间,仿佛青春就该如此肆无忌惮地谈一场轰轰烈烈、风花雪月的恋爱。

后来呢?

后来我们长大了,我们奔赴不同的领域,为共同的人生做出不一样的牺牲。

我们早已将对方烙入自己的生命,可人生总是这样矛盾丛生,为了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又被迫分离。

当我惆怅地为失去过去拥有的一切叹气时,他就在电话那头安静地听着。

末了,他说:“那些都会有。”

“等我回来,我会牵着你再去母校逛一逛。我们不开车,挤地铁去吃吃喝喝。夏天也好,冬天也罢,只要你愿意,我陪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去逛街、轧马路、旅行,路边摊也吃,日料西餐也吃。”

最后一句:“只要是你,只要你愿意。”

編辑/夏沅endprint

赞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