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八号风球留下的一声叹息

六歌

作者有话说:之所以写这个故事,是因为“懂爱情的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是莎士比亚”这句话。我想我们都能明白,我们感受到这个现实世界其实远没有故事里的温柔和美好,但不圆满才正是人生常态。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像童话故事里的主角一样最终求仁得仁,但她如今才恍然醒悟,其实童话从不温柔,真正仁慈的,只是写童话的人。

楔子

夏末秋初的时候,钟意去了一趟G岛。

第八号风球来临时,她正坐在一家旅社的院子里看书,霎时间风大雨疾,钟意抱着书一路小跑回房间。

旅社已经有些年头,被大风一吹,屋顶上几片瓦片落下来砸在她身边。

她正跳着脚躲避,一个细长的绒布袋子自屋顶飘下来,蓦地落在她脚边。大概是因为被常年挂在屋顶,日晒雨淋,绒布袋子的外层已经破得不成样子。最里面的防水层也被晒得脆弱不堪,此时大风一吹,纷纷扬扬地飘散开来。

再接着,在那堆风化的绒布里吹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纸来。它滚动了几下,最后展开来歪歪斜斜贴在湿滑的地面上。

鐘意的眼尾匆忙扫过,然后再也挪不开眼睛。她呆在原地许久,最后弯腰捡起了那张纸。雨实在太大,纸上用来写字的蓝色墨水已经化开来,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宋煜的字。

钟意死死盯着那张纸,感觉自己的心此时也和它一样,湿漉漉、皱巴巴的,好像随时会被风吹散。

那上面写着两行字,上面一行是她的名字:钟意。

下面一行写着:我对你从没动心过。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因果轮回。正如那年被宋煜装在袋子里突然消失凭空的答案,终于在如今从天而降落在她面前。

那一瞬间,与宋煜有关的记忆,携风带雨匆匆而来。

钟意与宋煜第一次相遇是在高一军训结束后的开学第一天。

彼时她骑着自行车一路疾驰来到学校,看着校门就要在自己眼前关上,她一咬牙使劲蹬了一脚自行车。

也正是这一脚,让她的车把一歪,向着校门口的柱子笔直地撞去。

钟意吓呆了,竟忘了刹车。

眼看自行车离柱子只剩下一只手掌的距离,钟意十分没出息地闭上了眼睛。

但想象中的撞击还没有来临,钟意的自行车就停住了。她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男生。男生正双手握着她的自行车车把,让自行车保持平衡,替她避免了一场事故。

九月的阳光还很猛烈,即使是在早晨,那人站在阳光下,眉目间像被渡上了一层光。

钟意那时候正处于疯狂迷恋小说及电影中人物的年纪,在那一瞬间,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那句——“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她慌忙跳下车,正要张口对那个男生说声“谢谢”,没想到对方却先开口了。

他皱着眉头盯着有些狼狈的钟意,嘴上道:“这位同学,你以后能不能这么冒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伤害到别人!”说完,男生的手已经离开了钟意的车把。

钟意站得并不平稳,连退几步才控制好自行车。那一刻,她脑海的那句“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哗啦啦地碎裂了。

她抬起头正要反驳他,却赫然发现就在柱子边上不远处,正蹲着一个女生。她正在捡散落一地的文具。钟意不由得愣了愣,原来自己差点撞到她。

内疚感瞬间淹没了她,她看着那个女生,轻声道:“对不起,我没看见……”

“要是出了事,一句‘没看见就可以抵消一切吗?”钟意没说完,男生再度开口。

说完,他已经转身走到女生身边,弯腰替她捡起了文具。等东西收拾好,他伸手拿过女生的书包背在自己肩上,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倒是那个女生,她趁男生不注意,转过头来对着钟意,用口型说了句:“不好意思。”

钟意有些出神地想,她真好看。

然后铃声响起,钟意瞬间回过神来,就近放下自行车,匆匆往教室赶。

等她到了班级,才发现刚才那两个人居然和自己是同班同学,女生就坐在她前面的位子上,而那个男生,是她的同桌。

钟意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跟他打招呼:“我叫钟意。”男生却只是“嗯”了一声,便自顾自地翻开了课本。

前面的女生显然感受到了她的尴尬,转过身来笑着和她自我介绍:“同学你好,我叫沈亦安,刚才我们在校门口见过了。”然后她又指了指男生,“他叫宋煜。”钟意也笑了笑:“我叫钟意,刚才是我太冒失了。”

“没有关系,是宋煜太紧张了,他大概以为我反应迟钝到不会躲开吧。”沈亦安道。她说这话时看着宋煜的眼神里分明带着欣喜,但宋煜显然没有察觉,因为他头都没抬。

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钟意正在整理书包,沈亦安突然凑过来说:“钟意,放学后我要去练舞,你要不要一起来?”她表现得很友好,但钟意却望了一眼不远处已经提着书包等着的宋煜,有些犹豫地问:“可以吗?”

沈亦安笑嘻嘻的:“当然可以啊,我还巴不得多一个观众呢。”

她刚说完,那边的宋煜已经开始催促:“你们再不快点,舞蹈教室要关门了。”话音刚落,他已经走出了教室。

沈亦安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对钟意道:“我们得快点了。”钟意把最后一本书放进书包里,然后和沈亦安快步追上宋煜。

舞蹈教室里,钟意站在舞台下看沈亦安跟着音乐翩翩起舞,忍不住感叹:“真好看。”

“对不起。”钟意正沉浸在沈亦安的舞蹈里,却突然听见身边的宋煜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谁知宋煜又道:“对不起,早上是我态度太差了。”这回钟意听清楚了,他是在为校门口的事道歉。

她慌忙道:“没关系。”宋煜却是突然笑了:“我长得很凶神恶煞吗?你慌慌张张的。”

钟意觉得自己的脸红了,有些心虚想,希望他没有察觉。

她别过头却发现宋煜并没有看自己,他正直直地盯着舞台上的沈亦安看,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钟意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endprint

那是钟意和宋煜的第一年,初初相见,他是她眼中耀眼的少年,而他的目光停留在别人身上。

初夏来临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郊游。

约定时间是七点半出发,但钟意出门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一场大雨,她躲了躲雨出门就晚了,等她到的时候车已经开走了。她有些恼怒地踢了踢脚边的一颗石子,然后不知何时宋煜已经气喘吁吁得出现在了她身后。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钟意和宋煜已经非常熟悉了。

所以在看见她的瞬间,宋煜十分毒舌地道:“钟意,你真不愧为我们班的迟到小能手啊。”

钟意望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彼此彼此。”

好吧,宋煜其实早就知道了,钟意并不像她的外表一样像小白兔,他在她这里是讨不到便宜的。但如今车都走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赶去目的地。

宋煜在路边张望一番,想着如果有车,就打一辆车追上去。但街上偏偏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直到他看见她那辆停在路边的自行车,突然有了主意。

他指着自行车对钟意道:“钟意同学你有福了,你将享受到来着本人的自行车载送服务。”说着宋煜看了一眼钟意,又补充道,“那个地方我去过,自行车的话最多一个小时。”

钟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脸烧了起来,结结巴巴道:“可……可是我有点重……”

宋煜嘲笑她:“得了吧,就你那几斤肉,还怕我载不动你?你中午就吃那么一点饭,好几次我都看见你偷偷把饭菜倒掉……”说到这里,宋煜却突然住口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钟意却抬起头望了他一眼。

原来,宋煜也会偷偷观察她。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宋煜又道:“我就是想提醒你,浪费不是好习惯,你以后要多吃点。”说完,他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清了清嗓子道,“我们再不赶上去,他们可就要回来了。”

钟意抿着嘴笑了笑,然后迅速走到自行车旁,对着宋煜说:“那快走吧,听说那边有很多好玩的,错过了怪可惜的。”

宋煜也笑了,待钟意坐稳之后,轻轻松松就跳上了自行车,然后脚下一用力,自行车开始缓缓驶目的地。

路过江边的时候宋煜开始加快了速度,钟意坐在自行车后座双手攥紧了宋煜的衣角,江边的风吹过来,扬起了她的发丝。

她在明媚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里,抬头望见遥远的江面上跃起一道彩虹。她拽了拽了宋煜,对他兴奋地说:“快看,彩虹!”

宋煜也望了一眼,嘴上道:“真受不了你们女生,一道彩虹就能让你兴奋成这样?”骑车的速度却放慢了一点。

钟意和宋煜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大家已经在开会了。幸好A班排得比较靠后,他们放下自行车后就悄悄溜进了队伍里。沈亦安见他们一起出现,眼神有些不自然:“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我迟到了没赶上车,钟意有自行车,我们就一起过来了。”不等钟意开口,宋煜已经向沈亦安解释了来龙去脉。

动员会结束之后,同学们原地解散,傍晚的时候才集合。

本来宋煜是想让钟意坐车回去,他把她的自行车骑回去的。可沈亦安提醒宋煜:“但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你答应要去我家吃饭的。”

宋煜有些后知后覺:“对,今天是沈叔叔生日……”

“没关系的,我自己可以骑回去,现在天还没黑,路也好走。”看着宋煜脸上一闪而过的为难的神色,钟意赶忙说。

宋煜盯着她,再三确认:“你真的没问题?你认识回去的路吗?”

“放心吧路我认识,你们快走吧,车快开了。”钟意用力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你路上小心。”宋煜说。然后他和沈亦安一齐往校车的方向走去,他回头看了钟意好几次,最后还是上了车。

钟意是在无意中听到有人议论宋煜和沈亦安的——

“你知道吗?我和宋煜初中是同一个学校的,他和沈亦安每天都是一起上下学的。”

“真的吗?”

“而且我听说宋煜和沈亦安家隔得有点远,宋煜为了和沈亦安一起来学校,有时候都不吃早饭。”

听到这里,钟意往嘴里递包子的手顿了顿。

她看着手里的豆浆和包子良久,最后鬼使神差地将它们放到了宋煜的课桌抽屉里。她自我安慰道:“反正我最近胖了,就少吃点当减肥了。”

然后她这豆浆和包子一送就送了大半个学期。

宋煜开头也觉得奇怪,后来发现每天都有人往自己桌子里放早餐,又找不到人,不吃怪可惜的,也就每天都把它们吃掉。

只是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钟意却生病了。她夜里发了烧,等她醒过来已经迟到了。妈妈告诉她已经替她请了假,但钟意却说不想耽误学习,要去学校。

其实她当时心里想的是,如果她今天不去学校,那么宋煜今天就没有早餐吃了。她甚至忘了宋煜之所以不吃早餐,其实只是为了能够和沈亦安一起去学校。

路过校门口的早餐店的时候,她买了两个包子、一袋豆浆,匆匆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提着剩下的往学校里赶。

她到班级时,正赶上第一节课下课。刚踏进教室门口,就听见人说:“宋煜在医务室……”

她话听了一半,抬脚就往医务室里跑。

钟意发着烧,没跑几步就觉得脚步虚浮,等到了医务室,她已经开始大喘着气冒虚汗了。

她推开医务室的门,却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是沈亦安。宋煜正站在床边给沈亦安递水,她松了一口气。谁知气还没喘匀,就听宋煜对沈亦安说:“亦安,你以后不要每天给我送早餐了。你顾好自己,沈叔叔要是知道你在学校低血糖晕倒又该担心了。”

钟意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原来他以为每天为他送早餐的人是沈亦安。

沈亦安眼中的疑惑稍纵即逝,她语气里透着虚弱:“那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许不吃早餐。”

“我答应你。”宋煜回答沈亦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endprint

紧接着,钟意就看到宋煜向着门口走来。她往门后缩了缩,正准备离开,却被拿药回来的医务老师撞了个正着。

下一瞬间,宋煜已经看到了她,他问:“钟意?你怎么在这里?”

钟意拿着包子和豆浆的手往后躲了躲,努力保持平静:“我感冒了,来问老师拿点药吃。”

说着,她悄无声息地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身后的垃圾桶上,然后转身进了医务室。里面的沈亦安看见钟意进来,眼底的情绪复杂,半晌,她道:“钟意你不要紧吧?”钟意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她走之后,宋煜才看见了垃圾桶上的豆浆和包子。他盯着它们,双脚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

他伸手拿起包子和豆浆,上面好像还沾着一点钟意手心里的汗。垃圾桶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但他却像毫不在意一般,站在那里,一口一口将包子和豆浆吃了个干净。

只是不知为何,明明是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和甜腻的豆浆,他却觉得嘴里有点泛酸。

那是钟意和宋煜的第二年,他站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把她对他的心意一点一点吞进了胃里。但钟意却在医务室里,觉得眼睛要冒汗。

高中的最后一年,宋煜的课桌抽屉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早餐。

钟意的成绩比不上宋煜和沈亦安,所以在冲刺阶段变得更加用功。她几乎不再参与学习之外的活动,包括去看沈亦安跳舞。

宋煜有时候完成了作业见她皱着眉头思考题目便会帮她解惑。一开始钟意不想他帮忙,她说得义正词严:“现在你是可以帮我,可是高考的时候呢?高考的时候你能坐在我旁边给我讲题吗?”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会那样别扭,只是因为一个包子和一袋豆浆。

但宋煜却浑然不觉她的不满,耐心地讲完一道题之后,笑着提醒她:“那你就记住啊,没有人会一直教你,只有你自己记住它啊。”

钟意听得心里有些难过,脱口而出:“可是你会一直教沈亦安。”她的声音很小,又有些含糊,宋煜没有听清楚,问她说了什么,她却说:“我说这道题好难,我没听懂,你再讲一遍。”

于是宋煜就又讲了一遍。

最后一次模拟考结束之后,钟意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她问宋煜想考哪所大学。

宋煜还没回答,沈亦安已经回过了头,急急答道:“我們想去C大,C大的舞蹈系最出名。宋煜一早就说过,我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钟意看了一眼宋煜,彼时他正在解题,没有抬头,亦没有否认。

上完学校里的最后一节课,钟意和老师同学们沉浸在离别的悲伤里。她拿着同学录满班级地转,最后,她把同学录的最后一页递给了宋煜。

宋煜翻了翻前面同学们写的东西,大笔一挥,也写了几句祝福的话,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把同学录递还给钟意的时候,他突然问:“你准备考哪所大学?”钟意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愣了愣,才道:“ Z大。”Z大,听说Z大新校区刚建好,离C大不远。

宋煜不知为何突然笑了,他说:“祝你心想事成。”顿了顿,他又道,“我是不是没有和你讲过我和亦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关系好到……像兄妹。”

这下钟意彻底呆住了,她想起开学第一天宋煜对沈亦安的保护,原来是自己误会他们了吗?

过了好半天,钟意才拿着那本同学录结结巴巴地道:“那……那个,班主任还没写呢,我去让她写一下……”说完,她拔腿逃离。

细看之下,她的脸竟然有一点红。

宋煜笑得更欢了,他分明看见了第一页上班主任的大名。再说了,明明他写的是最后一页,她要拿什么再给班主任写?

成绩下来之后,宋煜和沈亦安如愿去了C大,钟意也很巧地被分配到了新校区。

报到那天,钟意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她一扭头,宋煜正站在自己身后。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然后说:“真的是你啊?”

钟意眼中也是一亮:“这么巧啊,不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用整理东西吗?”

宋煜脸上闪过一点不自然,下一刻却又一副“大发善心”的样子对钟意说:“我们男生哪像你们啊,有搬不完的东西,我是远远看见你的背影想来支援你一下。”说着,他已经伸手拿过了钟意手上最沉的一个箱子。

钟意笑着,边把手里各种塑料袋挂在他身上,边说:“那你今天就当一回苦力吧。”宋煜对她挂上的袋子来者不拒,最后他拖着她的箱子,挂着一身的袋子往她的宿舍门口走,活脱脱一个难民的样子,钟意恶作剧般地掏出手机,拍下了他的背影。

只是她刚拍好照片,宋煜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来接听,然后脸色就沉了下来。钟意透过电话听见那头沈亦安低低的哭声。她正要问怎么了,宋煜已经丢下了她的箱子和身上的袋子往校门口跑了,他边跑边说:“亦安家里出了点事我得去一趟,东西只能你自己搬了,小心点。”

说着,他已经跑远了。

钟意看着宋煜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像是为了验证她心中的预感是正确的,那之后宋煜整整一个月没有出现。钟意打他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联系到同样考到C大的高中同学,她才知道宋煜申请休学一学期,同样休学的还有沈亦安。

钟意不知道沈亦安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她知道一定很严重,严重到宋煜要寸步不离陪在她身边。

寒假回家的时候,钟意去找过宋煜。在他家路口那条窄巷子里,她看见宋煜和沈亦安并排坐在那个矮矮的露台上。她想走近去打个招呼,却看见沈亦安突然哭了起来,宋煜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最后,沈亦安头一歪,靠在了宋煜的肩膀上。

彼时夕阳刚刚落山,巷子边的路灯突然亮起来,钟意看着他们相互偎依的影子,怎么都迈不开步子。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相册里那张宋煜的背影,顿觉眼睛发涩。

大二开学第一天,宋煜回来了。他和沈亦安一起出现在C大门口时,钟意刚从车上下来。endprint

沈亦安见到她,笑着和她打招呼,非要约她晚上和他们一起吃饭。

大排档里,钟意和宋煜面对面坐着,沈亦安点完菜拿着三瓶饮料过来。

她看起来很开心,边把饮料递给钟意边说:“钟意,其实我今天约你吃饭是想跟你宣布一件事,毕竟我们三个从高中到现在也算是铁三角了。”

钟意接过她的饮料,配合着她,满脸八卦地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沈亦安喝了一口饮料,望了一眼宋煜,笑得温柔:“宋煜,曾经风靡一时的宋大帅哥被我收了!”她的语气里是满满的骄傲。

“砰!”钟意手一抖,手里的饮料瓶落了地,在她脚边炸开一朵花。

隔壁桌的人纷纷侧目,宋煜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细细检查了她的脚踝之后问她:“你没事吧?”

钟意使劲摇了摇头:“瓶子太滑了,没拿稳。”沈亦安也被吓了一跳,她拿了纸巾递给钟意,然后让宋煜再去给钟意拿瓶饮料。

宋煜起身去拿新的饮料,沈亦安挪了位子坐到钟意身边。她望着宋煜的背影,若有所指地对钟意说:“钟意你不知道吧?我和宋煜从小一起长大,我爸妈曾经救过他爸妈的命。”

钟意眼里的震惊表露无余,沈亦安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说:“那年我们两家去旅游,经过一个山区的时候遇上塌方,车翻了。我们的爸妈把我和他推出了车外,眼看车子要爆炸了,我爸妈又把坐在外边的宋煜的爸妈给推了出来。最后,我爸失去了一条腿,我妈再没回来。”说到这里,沈亦安顿了顿,许久后再开口时已经带了哭腔,“大学开学当天,我爸也走了。”

钟意心里猛地一颤,原来宋煜和沈亦安休学一个学期,是因为这件事。

“我本以为我从此将会无依无靠,但我没想到宋煜在这个时候答应了我的表白。”沈亦安的语气平静了许多。

看着拿着饮料的宋煜走来,沈亦安扭过头,盯着钟意的眼睛目光坚定。她说:“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告诉自己,从此以后没人能把宋煜从我身边抢走。”

钟意怔了怔,她的耳边响起宋煜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句“我是不是没有和你讲过我和亦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关系好到……像兄妹”。

可是,他到底还是走到了沈亦安的身边。

不知为何,钟意觉得自己喝的饮料有点不对劲。但她刚听了沈亦安说的那些话,又觉得口干舌燥。她猛喝了几口,呛着了。

宋煜伸手要拍她的背,却被她躲开。她自己在胸口顺了顺,说了句“没事”,然后又喝了几口饮料。到最后,宋煜和沈亦安的脸在她面前模糊起来,她舌头打结:“老……老板,你这个饮料是不是过期了……我头晕……”

老板火急火燎地过来,拿起瓶子仔细端详之后松了口气:“不好意思这小姐,这是我酿的果酒,你们拿错了。”

钟意显然是醉了,她从老板手里拿过瓶子不肯撒手:“还蛮好喝的……喝不出是酒……”然后她话没说完,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宋煜见状喊了她几声,她毫无反应。

沈亦安见状,走到钟意身旁扶着她起来,然后叫宋煜去拦出租车。可她没走几步就差点带着钟意跌倒。宋煜眼明手快扶住了她们,然后他说:“你去拦车吧,我把她背到路边。”

沈亦安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帮着钟意上了宋煜的背,她然后走到路口去拦车。

宋煜背着钟意往前走,被江边的风一吹,钟意的酒醒了三分。

她伏在他的背上,任由眼泪落下去,说出的话断断续续毫无章法:“宋煜……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吗?你说沈亦安和你像兄妹一样……为什么你最后还是去到了她身边?宋煜,四年了,你对我真的丝毫没有感觉吗……”

宋煜背着她,脖颈间有她滴落的眼泪。他知道她很难过,但他还是说:“钟意,我对你从来没有心动过。从前让你误会,真的很对不起。”

时隔多年,宋煜终于懂得为什么当日在医务室门口吃的包子会带着奇怪的酸味。原来那个味道并不是来自来他的味蕾,而是来自他心底的钟意。

C大和Z大组织毕业游的时候,是在离校前的最后一个月。

钟意本来不想去的,但室友怕她因为找工作的事忙傻了,硬是把她拉上。

夜晚的时候,他们坐在G岛的客栈里玩游戏。C大的学生会长在某个社交网站上看到一个适合集体玩的游戏,嚷嚷着要试一试。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人生艰难,往事不要再提。规则是在一张纸上写出一个最让自己后悔的谎言,然后把纸装起来永远封存。学生会长满脸忧愁,夸张地说:“就当是一种无声的倾诉吧。”

听完,大家纷纷嘲笑学生会会长幼稚,但手上却还是按照他说的写了起来。

钟意正在苦思冥想要写什么,不经意间抬起头,却发现隔壁桌的宋煜正盯着自己看。撞见她的目光,他不着痕迹地垂了眼。

写完后,大家决定在客栈的后院挖个坑,把那些秘密埋进去。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坑刚挖了一半,岛上就狂风大作,新闻上说是台风登陆了。紧接着客栈里突然跳闸了,然后人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钟意听出来,那是沈亦安的声音。

等到电闸被拉起,钟意被面前的景象吓呆了。桌上原本放着的一堆“谎言袋”已经所剩无几。而沈亦安此时正趴在宋煜身上,替他挡住了一条倒下来的石凳,她的脚踝正往外冒着血。

宋煜显然也吓坏了,抱起沈亦安就往外走。大家陪着他们在岛上的一家诊所简单地止了血。医生说沈亦安伤得很重,要去岛外的大医院。可台风正刮着,现在船根本开不了。

宋煜急得眼睛发红,挥拳砸在墙上。钟意走过去希望他冷静一点,他却突然像个孩子一样抱住了她,中了蛊一般自言自语:“怎么办?我答应过沈叔叔要好好照顾她的。怎么办?我们家已经欠了沈家那么多,我連她都保护不了……”

钟意扶上他背脊的手颤了颤,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挣扎着溺水的人,终于因为宋煜的这些话慢慢地沉入了水底。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风小了一点,船终于可以开了,但船不大,不能全体都去。

于是宋煜抱着依旧虚弱的沈亦安先上了船去医院,钟意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到了医院后,医生对沈亦安的伤口进行了清理,最后告知在病房外急得团团转的宋煜,他说:“病人的伤不影响以后的正常生活,但想要再跳舞可能会有些困难,要通过复健再看情况。”

病房里传来沈亦安的哭喊。宋煜看了钟意一眼,急忙进了病房。钟意站在门口看宋煜抱住了挣扎着哭喊的沈亦安,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让人安心。他说:“别怕亦安,我会陪着你的,直到你好起来。”

沈亦安逐渐平静下来,钟意默默退了一步。关上病房的门,她靠着墙壁一点点往下滑。恍惚间像是看到了那个缩在医务室门口的自己。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依旧站在门外。

钟意是在八号风球结束那天退的房。

她出了岛,突然很想回Z大看看。

坐在去Z大的出租车上,电台里主播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

电台里正在播的节目叫“为她而战”,是一个适合情侣参加的活动。最新一位打进电话的听众,因为信号问题,很久才和主播对上话。

彼时钟意正翻着一份文件,听到电台里听众的声音传来,她的手指僵了僵,那是宋煜的声音。

主播是个八卦的人,非常直接地问:“是为谁而战,老婆还是女朋友?”

电波里的声音停了停,然后才说:“为了我们的宝宝。”他的声音温柔稳重,听得钟意鼻子一酸。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像童话故事里的主角一样最终求仁得仁,但她如今才恍然醒悟。其实童话从不温柔,真正仁慈的,只是写童话的人。而如今的她对于宋煜来说,只是一个被遗忘的遗憾而已。

既然是遗憾,就再无完美的可能。endprint

赞 (4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