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非晚:一件事与一生

林桑榆,90后射手座,喜欢大海,信仰高山。祈望写下的每个字恰好有人喜欢。

《惟有光阴不可轻》《惟有光阴不可轻2》已全国上市,最新长篇小说《一千零一夜》现全国震撼上市!

有段时间,微博上出现了很多类似于“我的前任是XX”“认真你就输了”……诸如此类的ID。

你们可能不知道,微博上还曾悄无声息地出现过一个ID名叫:不想留学的设计生不是好作者。

但是,创建那个ID的人不是我,而是当初读书时代的某个暗黑系朋友。

这位朋友每逢与我一起认识了新的朋友,首先给我打出的标签是:作家。在我三令五申要求改正以后,她很乖巧地听进去了,从此后我的介绍语变为三个字:出过书。

当时我们系有一个教设计的华人男老师,私下聊天时询问我们对未来的打算,我没敢发声。

如果我说觉得维持现状也挺好,一定会显得特别没追求。如果我说出自己的追求,那可能又会显得白日做梦天马行空。

就在我思考着要怎样回答问题的时候,人群里悠悠传来这位朋友的声音。

“老师,她的梦想是打算一辈子出书。”

這位华人男老师欣赏地看着我,一边叫我的英文名字,一边用别扭的中文音调问:“完全看不出来啊,作品有面世过吗?是以集结成册的形式吗?”

我紧张地捏着手:“算……是吧。”

他更有兴趣了:“中国那句古话叫什么?后生可畏,对。那你集结的作品一定很多,什么时候可以送一本给我?”

我想了想床头的几本小说,觉得送一本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好的,老师。”

“书的风格是什么样的呢?古典欧式?美式乡村?地中海?”

我蒙了三秒回:“狗血式。”

男老师不太明白,直到小伙伴们热情地解释,对方才知我出的并不是画册而是小说,遂尴尬却直白地问我:“那为什么学设计了呢?”

上帝作证,那瞬间,我很想温柔地骂一句脏话。

学设计和写小说冲突吗?

谁规定学设计的就不该写小说了?

还是规定了只有就读文学系的才能写几本东西呢?

其实我知道他真正的意思,他最初的那句“看不出来”,是因为平常我交的设计作业并算不上出彩。而他说“为什么学设计了呢”,意思是你有那写小说的时间,为什么不多花心思在专业上。

但人生中一定有些事情是你从来没有想过,可一旦开始却根本停不下来的啊。

而在我所有不开心的时间里,只有这堆苍白的文字陪着我。

讲到这儿,我又想起了那些在初、高中时被收缴的图书杂志,其中不乏现在捧在你们手里的《花火》。

我甚至腹黑地觉得,它们此刻应该安放在班主任女儿的抽屉里,偷偷指着其中某本书或杂志说:“总有一天,我要出现在这个地方……”

反正这事儿我的确干过很多次。

反正我努力实现了当日的豪言。

虽然当初决定去异国,更多是抱着“生活中的所有一切都让人审美疲劳,所以我要去离群索居”的心态,但真正离群索居以后,也不见得有多么开心。

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拼爹拼娘的喧嚣环境。

好在还有什么东西陪伴我走过那段煎熬时光。它们忠贞不渝,永不言腻。

就像有句老话说:在孤独时候陪在身边的朋友,你在狂欢时刻未必想得起。但你知道,它一直都在。只要想见,随时拿起。

文字对我来讲就是这样的朋友,也是我一旦开始就根本停不下来的那件事,更是未来我垂垂老矣,被人问及“这辈子都做过什么”的时刻,可以在三秒钟内陈述完毕的答案。

“写过数不清的故事,尽管只让为数不多的人流了眼泪。”

一句话就解释了一生,真是大气有范儿的一件事。endprint

赞 (3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