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我不要面子的啊

安九凌

内容简介:林白白皮肤从小就黑,本以为能在沈凛那专业人士的帮助下皮肤就会变白,不料她的皮肤不仅毫无变白的迹象,反而还过敏地出了“疹子”!少年,你知不知道,毁掉一个女人的“漂亮脸蛋”是要负责的!

一、脑袋被课桌吃了

头被课桌抽屉卡住的瞬间,林白白是有点蒙的。

毕竟,“沈凛在教室外叫她,她吓得无处可逃,情急之下把头伸进课桌抽屉里躲着,却被卡住拔不出来”这种事情,不是头小的她林白白所能异常发挥的。

可如今,这个异常发生得太突然,林白白发蒙好一会儿,才在黑暗的抽屉里试着把头往外拔了拔。拔不出来,她不死心,又像拔萝卜似的又往外拔了几次,还是拔不出来。

桌子震动太厉害,坐在旁边认真画图的舍友终于抬起头看向在挣扎的林白白,眨巴着大眼、惊诧不已:“白白,你脑子被课桌吃了?”

“……”

舍友的视力和智力真是双高,还能想到这种梗。林白白在心里哀号一片,闷闷的、低沉的声音从抽屉里传出:“安筱,你给我闭嘴!快、快救我。”

抽屉里很黑,头拔不出来,林白白真的有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安筱不理,倏地转头向外边喊道:“沈凛学长,白白被课桌抽屉卡住脑袋,拔不出来了!”

林白白一惊,失声阻止,可已来不及,沈凛闻声走进教室。

安筱是在报复林白白上个星期不陪她逛街的仇。

本来林白白就是怕沈凛看到自己才把头插进去的,现在好了,她的脸都丢到太平洋了。

沉稳的脚步最后停在她的身侧,然后她听到手指敲打桌子的声音,对方似乎是想笑又憋住的样子,声线隐隐地抖着:“喀喀,林白白,你在练什么神功吗?”

“……是啊,想练一掌能拍死你的神功。”林白白翻了个白眼。

沈凛不理她,径直左右查看课桌。

林白白眼前虽然黑暗,但凭女人的第六感,她觉得沈凛是在研究帮她拔出脑袋的方法。

虽然躲他有些不厚道,但在生死攸关之际,他能想到救自己,这杯恩情酒,她林白白仰头喝下。

林白白挪了挪脑袋,忽然发现抽屉的底板破开一个小洞,外界的光亮借着洞闯进来,她感觉呼吸顺畅许多。

她凑上去,借着洞瞅到外边,惊喜地叫道:“沈凛,快过来,这里有个洞!”

沈凛弓身,爬到桌底下,凑上去,分明看到林白白在转动的、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林白白的眼睛紧贴洞口,以至于沈凛贴上来时,他的眼睫毛扑打在她的眼睫毛上,痒痒的。

她愣住,急忙错开身,苦着脸说道:“沈凛,你看看这洞口有没有什么玄机,快把我的头救出去啊。”

沈凛倒是不疾不徐,微蹙着眉头,眼中含有悲伤:“我真的让你害怕到宁愿躲进抽屉里,也不愿见我吗?”

是的,我是很怕你……整治我的黑脸手段。林白白暗想着,但她现在不能乱说,救头第一!

她尴尬地笑了几声:“怎么可能,纯属巧合,纯属巧合!”

“既然是巧合,那你就自己拔出来吧。”

“……我拔不出来!”她急忙喊道,哭丧着脸,“帮我……”

“这样啊……”沈凛离开洞口,蹲下,托着下巴沉思,不知道他在想怎么救她的头,还是在想怎么整她的头。

沈凛这男人最是阴晴不定,最喜欢捉弄她,她现在可是很怕他了。有他的地方,她必定会远离方圆几十里,恨不得永远都不要见到他。

但他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人,自从大一时认识他开始,她感觉自己的人生比自己的脸还要黑暗。

彼时,他那修长好看的手指托着下巴,嘴角忽地扬起一抹似笑非笑,淡淡道:“求我,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救你。”

“……”

沈凛,求你大爷!

林白白气得磨牙磨得咯咯响。她向来好面子,如此丧失自尊、丧失廉耻、丢尽脸面的要求……她竟然没办法不答应!

她清清喉咙,故意捏着嗓子,娇滴滴地求道:“沈凛学长,我求你,我求你了……”

林白白自认为撒娇卖萌的求人表情很是可爱、声音很是娇滴滴,结果,沈凛吐了!

最后,沈凛叫来了学校桌椅工匠,把课桌拆了,她的头才得以脱离困境。

自此,林白白在学校出名了。

二、黑皮肤请求拯救

林白白是大一报到时在学校食堂门口认识沈凛的。

沈凛是皮肤护理专业的大二学生,他新创立了皮肤护理协会,身为社长,便亲自去招揽新人充实协会。

招新牌上写着的招新文案,有着十足的打广告的感觉——

“你还在为自己的皮肤暗黄、皮肤黝黑、毛孔粗大、满脸粉刺、满脸痘印雀斑而发愁吗?你还在为自己的皮肤不白皙、不白嫩而忧虑吗?你还在为自己不好看而感到自卑吗?不用担心,不用焦虑,加入我们协会,我们保证让你的皮肤七天变得红润、三十天饱满又富有光泽,一年内回归滑嫩细腻!我们只收皮肤非常有特色的男女生,肤白貌美者勿扰,皮肤不好到不能出去见人者请扰!”

但一早上,牌子在风中凌乱,协会门前依旧一片凄凉。

林白白只是想去食堂吃饭,结果就被扑上来的沈凛抱住手臂,开启唾沫乱飞模式:“这位同学,看你面色黝黑,是不是总为自己的黑皮肤而烦恼啊?来吧,加入我们协会,我保证一年内让你变白!”

林白白全家人除了她,皮肤都是细嫩白皙有光泽。听说她爸爸的家族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个皮肤黑如非洲难民的小孩儿,一直延续到她这一代。这突变的基因没落到哥哥的身上,反倒是砸在了她的头上。她皮肤的那种黑色,犹如黑暗里的一块煤炭在黑夜中翱翔也能做到不被发现。青春期里爱美,她曾试过各种美白方法,吃过各种美白胶囊,可脸上的黑色素还是顽固得很,没有减少分毫,反而把臉弄得过敏了,从此,她不再敢尝试。

林白白半信半疑地瞅了瞅沈凛:“你这协会真的有这么厉害?”

“不、不,同学,你错了。”

“嗯?”

“不是协会厉害,而是人比较厉害。”说着,他挺直腰杆,手一伸,往那好像喷了什么固体胶的、油腻腻的头发上一抹,自以为很风流倜傥地向她眨了眨眼,“我是学皮肤护理专业的学长,你如果不信,去打听打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沈凛的名号!”

对方那字正腔圆的语调微微一提,结尾处再来个抑扬顿挫,真的把她说服了。

她嘴角一抽,瞪他一眼:“招摇撞骗!”说完,她转身离开。

他再次拽住她,神情没了刚才的嬉笑,撩起自己的衬衫衣袖,指着他那白里透红的手臂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经常护肤的效果。”

他这么说,林白白这才认真地观察起面前这位学长。

他身材瘦削挺拔,皮肤白皙细腻,浓眉深邃眼,五官长得很是俊逸。看他看得有些出神,林白白第一次被一个长得那么帅气的学长瞬间勾了魂,以至于她说出了一句特别煞风景的话:“学长,你有男朋友了吗?”

“……”

正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林白白因为对方长得帅、皮肤白就受到了蛊惑,就这么被沈凛骗进协会。说好听点,沈凛是她的皮肤护理师,说难听点,他就是把她当成试验品,来试验各种去除黑色素的护肤品!

一年了,他使尽各种方法,还是对她顽固的黑色素毫无办法。

林白白收回神思,摸了摸脑袋,感觉脑袋还在,便放下心来。

沈凛的声音很沮丧:“林白白,我的护肤技术真的让你如此失望吗?”

是的,一年的美白护理都无效果,也让她对各种美白护肤品的味道闻到就想吐。

沈凛几乎每天都会给她的皮肤上各种“颜料”,如今,她害怕到他一来找她,她就条件反射地拿生命开玩笑。刚刚就是最好的例子,她的脑袋差点就断送在抽屉里。

他那沮丧的声音,撞到她的心上,让她的心微微一颤。

“没有,都怪我的黑色素太顽强。沈凛,你看,一直没效果,要不,我们不要坚持护理下去了吧?”

该死,她怎么又退一步,又让他有向她迈近一步的机会。

闻言,他愤然:“不行,你这么黑下去,非洲部落酋长都能跟你媲美了。”

“……”

真是,有话好好说,为什么又侮辱她的人格。

三、你给我下楼来

虽然林白白的全部细胞都在反抗沈凛的跃跃欲试,但吃完中饭后,她还是被他拖去协会工作室做试验去了。

此时,林白白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沈凛倾身靠她很近,认真地在她的脸上涂抹着护肤品。

他靠她很近,气息轻轻拂在她的脸上。许是痒了,她倏地睁开双眼,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

他愣住,面色有些潮红,加上他皮肤白,更显得像是在发烧。

“欸?你怎么了?发烧了吗?”她侧头问道。

“……”她怕是一个傻子吧?沈凛赶紧把头扭向一边,在躲着她似的。

韩国护肤品还是有点能耐的,沈凛把它抹上林白白的脸上时,顿时传来一阵清凉感。

但在她脸上抹了一层后,沈凛的手顿住了。

他左右翻看包装,像是在极力辨识上面的韩文……

林白白心里起了一层疙瘩,她忘记了,沈凛根本看不懂韩文!那照这么说,涂多少量,他是胡乱来的?

NO!

“大哥,今天就到这儿吧。可能是这护肤品的原因,我现在感觉脸上隐隐作痛,好像……”她再不制止他那双手,她那放在非洲人中属于倾国倾城的小脸蛋可就要废了,她赶紧挡开他的手,“什么东西适量就行哈。”

“别担心,你的脸已经没有再黑的空间。”

“……”

“你曾经告诉我,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皮肤黝黑,像个男孩子似的。难道你就这么愿意放弃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男人或者成为一个连男生都不喜欢的女人吗?”沈凛那越来越靠近的脸颊,让她有点慌。

她慌忙用手抵在他的胸口,以免他再往前靠,情急之下喊道:“我以后嫁给一个白皮肤的男人,自然就改变基因了!”

她的话刚落下,就感觉沈凛周遭的温度骤降。他生气了吗?是因为她说去找一个白皮肤的男人?

往常他一生气就会在她的脸上动手,她看他这脸色难看的程度,恐怕是想对她动手了。

“嘿嘿嘿……”这突然安静的空气让人感到害怕,林白白赶紧出声想打破这份尴尬。

但他很快出声打断:“把你那口大齿给我收回去,笑得像个非洲难民似的……”

“……”

好的,林白白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她不能跟一个直男计较……但是——

“沈凛,我去你大……”那“爷”字还没吐出,她猛然接收到他那锋利的眼刀子射过来,赶紧噤声闭嘴,推开他,坐直腰杆,展现出一抹笑不露齿的温柔笑意。

现在她大二,而他已大三。估计大三的课程很少,沈凛这家伙几乎是每天都来找她护肤,这个过程对于她来说,是何等煎熬!

林白白拖着哀怨的背影回到宿舍,盯着镜子里比黑无常还黑的自己,这心,很痛!

沈凛那浑蛋,亏他的专业成绩在皮肤护理系数一数二,她的黑皮肤都护理一年了,还没效果,他真是愧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不行,不能任由他在她的脸上这么捯饬下去了,她必须想个办法。

她脑中灵光一闪,迅速滚下床,打开化妆包,找出鲜红的口红,一下一下地在脸上点着,点完,再用刷子刷了刷暗红色的眼影,在看似是红色的斑点下,画上淡淡的阴影。

等一切准备就绪后,她拿起镜子一看,不由得赞叹:“啧啧,我这手艺,不愧是以全省美术第十名的成绩考进这所名牌大学的励志girl,能把红疹子画得这般惟妙惟俏。”

她再找出缓解疲劳的滴眼液,往自己眼中滴了几滴,再重重地咳嗽几声清清喉咙,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沈凛的对话框,邀请他与自己视频聊天。

他很快就接通了。

“什么事?我正忙着呢。”他似乎在忙什么,没抬头看她。

她心里一阵暗爽,就开始自己的表演:“沈凛,你这个大浑蛋,我明明说了不要往我脸上涂那么多的韩国高级货,你偏偏不听,你抬头看看我的脸,都过敏成什么样子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眼药水哗啦啦地往外涌,倒真像是毁容后伤心欲绝的人。

沈凛身体顿了顿,这才抬起头向手机屏幕一看,在看到她那脸上满是红色疹子时,文件陡然从手中滑落,眼中满是慌乱和担心:“怎么回事?怎么会过敏成这个样子?”

看到林白白的脸上长满了红色疹子,且整张脸红通通的,疹子煞有往更大范围扩张的趋势。

抵抗敌人第一步,完成!

她用手轻轻地摸着脸,佯装疼得咝了一声:“你说,现在怎么办?我整张脸都毁了,这叫我如何出去见人,以后怎么嫁人?!”

沈凛忽然沉默起来,似在思考什么大事,瘦削修长的手指来回抚摸着下巴:“首先,在你脸不过敏的時候也很难嫁出去;其次,你这个过敏的样子……”

说着,他忽然往屏幕凑过来,仔细地瞧着她的脸。林白白生怕被他发现什么,自然中又带点慌乱地离屏幕远点,再拿起旁边的水杯灌下一杯水压压惊。

“干、干什么?我的脸都被你搞成这样了,你给我想想办法啊!”

“别急。”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似是看出了她那拙劣的手段,但并没有明说,“如果你嫁不出去,放心,我会勉为其难地娶了你。”

她愣怔了一下,诧异地看着他。

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意思?是在求婚,还是在告白?

有哪个男人会喜欢皮肤这么黑的她?何况那个人还是校内数一数二的大帅哥沈凛。

林白白认真地看着他:“谢谢你对我的后半生负责,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现在应该讨论就此停止一切护肤活动,把我的脸变回我喜欢的健康的黑色!”

“也好,看你这皮肤过敏成这个样子,那这段时间就先停止护肤活动,等你脸好了,再商议。”

砰的一声,她因为太激动把桌面上的空矿泉水瓶给打翻在地上。

她赶紧低身去拾起,没看到他一紧的眼睑和眸中轻微的嘲讽之色。

看她拾起瓶子并坐好,他再微微笑道:“你这脸过敏成这样,我还是不放心,你现在换好衣服下楼来,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

“啊?”她这一下去就得穿帮,“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什么丑样,我都见过了。”

“……”有时候,她特别想给他喂砒霜。

“快下楼来!”

“我不!”她就是吃定他不敢硬闯女生宿舍才敢这么胆大。

她这一脸“疹子”在屏幕上还能不被发现,但要是下去,她不用去医务室,以沈凛那看尽什么样坏皮肤的临床经验来看,肯定一下子就被他揭穿。

她最后拒绝了他的要求。

过了约莫十分钟后,她以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了,结果,宿管阿姨敲响了她宿舍的门。

“林白白在吗?皮肤护理专业的大三学生沈凛来找你,说是你发烧了,手机也打不通,你赶紧跟他去医务室看看,别烧坏了脑子!”宿管阿姨真是尽心尽责。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差点闪了腰,林白白还是直接拒绝了。

可最后还是架不住宿管阿姨连环灼热的“关心”,林白白在这炎热的夏天里穿了冬天的棉衣,慢吞吞地下了楼。

她选择穿棉衣并不是因为智商有问题,而是棉衣有帽子,她可以把自己的整张脸埋进去,这样应该就不容易被揭穿了。

但宿管阿姨就不这么想了,在看到她穿这么厚时,向她投去了“关爱被烧成智障”的眼神。

四、被拉去围着操场狂奔

沈凛就是一个来折磨她的人精,自从她踏进他护肤协会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没有自由,注定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他许是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了很久,她在漫不经心地走向他时,早已把头用帽子全部包住并拉了收缩绳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在他面前站定,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你……”他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想要说什么,踌躇了几下,“你,给我把帽子摘了。”

此时是夜间十点,女生楼下比较安静,她明显听到他磨牙发出的咯吱咯吱响的声音。

林白白曾经在微博上看过一句话,男生都是禁不住声音嗲嗲的女生诱惑的人,如果你惹对方生气了,选择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嗲着声音撒娇。

“凛凛……”林白白屁股一扭,轻轻地拽住他的手臂,一边摇晃,一边嗲着声音叫道。

“……”

她没有产生错觉!

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随着她声音的落下猛然一僵,他带着不解和疑惑的眼神投射在她的身上……看来有效果哦。

“人家脸上这过敏的症状很轻的啦,很快就好,不用劳烦去医务室了。”她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月色,嘟了嘟嘴,不满道,“何况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就不要麻烦医务室的老师了吧?”

带着一股浓浓台湾腔的嗲嗲的声音落下良久,她都没有听到沈凛有任何的回应。

她不由得抬眼看去,发现他……嗯,脸色很黑,在头顶橘黄色路灯的投射下,更显得如锅底般黑。

他深呼吸了几下,胸口起伏得有些厉害,凌厉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她,许是在忍受什么。

他觉得自己疯了,林白白的撒娇他竟然挺受用,但她这声音,他实在是不敢恭维。

林白白觉得撒娇有了效果,让他身体里的所有神经都出了反应,估计待会儿他就让她回宿舍好好休息。

过了许久,她才听到他低沉、似乎是在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过来:“神经啊你!”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怎么突然骂她,便被他反拽住手臂,拉到了靠近学生宿舍的大操场上。

林白白有些蒙,还没出声质问他在发什么疯时,他便看出了她的疑惑,冷眼向她这边轻轻瞟过来,道:“你今天的神经有点问题,今晚你跑个二十圈好好清醒一下。”顿了顿,他说,“你放心,我会陪着你跑。”

“凭什么!”

要知道操场的跑道一圈有八百米,二十圈就是一万六千米,他疯了不成。

“不跑也行,我现在就带你去医务室,医务室应该还没关门……”

“行、行,我跑!我跑还不行吗?”

就这样,她被他拉着连续跑了十圈,在她腿脚发软、汗如雨下时,虽然还没跑够二十圈,但她实在承受不住这强大的运动量,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穿着棉衣,还戴着帽子实在是闷得慌,林白白感觉此时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冒火,汗水淋漓。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时便下意识地把帽子给摘了,躺在草地上,气喘吁吁地摆手拒绝:“不……不要来了,我好累……”

沈凛没有理她,自顾自地跑了十圈后,才慢慢地走到她的头顶位置,低头看她。

他常年健身,这二十圈根本不在话下,只是气息微喘,反观她,简直是累成了一条废狗。

两人四目相对,应该是她的错觉,她似乎看到他眼中有无奈和……宠溺。

嗯,肯定是倒着的视线不美妙,才让她有这种感觉,因为她看到的是他的鼻孔……

彼时,他忽然失声笑开,嘴角带着一抹嘲讽:“林白白,这就是你说的皮肤过敏?”

“嗯?”她没反应过来。

当反应过来后,她迅速掏出手机打开照相机,发现她那伪装的红色疹子随着汗水的流下,都被晕染开来,被这么一擦后,一道道红色的擦痕如小花猫。

她倏然从地上站起来,腿不酸,腰也不累了,急忙道:“那个……天色已晚,妈妈告诉我不能跟男生在外面厮混,我先走了!”语毕,她便发疯似的逃了。

沈凛看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眸色越发深沉了几分。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这疹子是假的,结果还是因为担心她,把她叫下楼亲自确认后才放心。

他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喜欢林白白这种粗心大条的女生。而他所有喜欢的表示,她都觉得他只是把她当作好哥们,才会对她那么好。

——笨,她笨死了。

五、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林白白感觉自己在沈凛的面前丢尽了面子,又想到他心机竟然这般深沉,为了让她露出伪装疹子的“尾巴”,拉著她跑那么多圈,让她汗如雨下后谎言便不攻自破。

这男人真的太阴险了。她必须躲着他。

她这人比较懒,加上平时设计作业比较多就不怎么运动,昨晚被沈凛折腾得这么厉害,一早上她腿脚就痛得起不来床了。

好在今日没课,待在宿舍实在无聊,林白白掏出画纸练习画男性人体。当画到男性裸露在外的胸肌、腹肌什么的时候,宿舍门忽然被敲醒。

安筱去食堂给她带饭,她以为是安筱回来了,兴高采烈地单脚跳着去开门。

结果,一开门,她就看到衣服有些湿、拎着一盒饭站在门口的沈凛。

林白白向外一看,外面下雨了……不对,这是女生宿舍,他怎么上来的?!

“你、你、你怎么上来的?”她很紧张。

他淡淡地瞥她一眼,把饭盒递过去:“你不是因为脚痛不能去吃饭吗?我给你带了饭。”

他虽然面上神色淡然,但她总感觉有一种压迫感,她接饭盒的手都有点颤抖。

他视线在她发抖的手上定住了一会儿,仅仅是一会儿,她都感觉自己的手被烧了似的滚烫。

随后,他移开视线,抬眸看着她的眼睛,语声里带着一丝她没怎么感觉得到的无奈:“林白白,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为你护肤,那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协会里的成员,我也不会强迫你了。”说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林白白一时噎住,望着他那带着悲伤并渐渐消失的身影,感觉自己对于等待多时的这一天来临时,没有想象中让她开心。

后来,她听安筱说,沈凛是趁宿管阿姨不注意,闯上女生宿舍的,下楼时被宿管阿姨逮住,劈头盖脸地训了他三个小时。

就这样,她和沈凛不联系、不说话已经一个星期。

回归没有被沈凛折腾脸的日子,她的生活竟出奇地平静,但好像缺少了点什么,让她心情很烦躁,最后她还是忍受不了,跑去找他了。

他在协会的工作室,在她做好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的开场白,推开协会工作室的门时,忽然从里面走出一位娇柔美丽的女生——表演系的刘芊芊?!

“嗯,我这段时间会好好做下准备。”沈凛把刘芊芊送到门口,温柔地笑道。

刘芊芊笑容甜美:“好,很期待学长的演出哦。”话毕,她向沈凛点点头后,转身离开。

沈凛的视线轻轻地落在林白白的身上,并没有停留过久,便转身走进室内。

林白白傻愣在那儿,什么鬼?她已经黑到可以隐身的地步了?

她走到他的身后,像是自己被绿了,质问道:“你答应刘芊芊什么了?”

他正在收拾文件,因为弓着身子,背后的完美线条印在白色衬衫上,可真是致命的诱惑。

闻言,他顿住,回过头,深深地看着她。

他眸中有太多她不是很懂的情愫,深沉、内敛,而又像是在压抑着什么,她脑子不灵活,实在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忽然出声。

“……”怎么办,她又想骂他大爷了。

六、法海你不懂爱

沈凛最近好像很忙,问了协会里的学弟,林白白才知道他在排练《白蛇传》的话剧。学校一年一度的元旦晚会快来临,这是表演专业同学很忙的时候,他又不是表演专业的,他干吗答应刘芊芊的请求?

曾经听沈凛说,刘芊芊是他的初中同学,还曾经向他告白过……刘芊芊不会是想通过话剧对沈凛传达爱意吧?毕竟刘芊芊演白素贞,沈凛演肤白细嫩的许仙,在如此多的对手戏下,擦出爱情火花也不是不可能的!

沈凛这么好看的男人,即便不让她糟蹋,也不能便宜了刘芊芊那小贱人。

林白白迅速去找负责元旦晚会的老师,跟老师说要饰演法海时,差点把老师的那老花镜给惊得掉了。

“怎么可能?!法海是公的,你是母的,不能扮演性别跨越的法海!”老师顶了顶老花镜,脸色严肃地驳斥。

“老师,我们是新时代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要懂得创新,不能墨守成规!”

“……”

林白白最后被老师轰出了办公室。

基于林白白的无敌纠缠功,老师最后万分不情愿地答应下来,让她饰演不一样的“法海”。

沈凛毕竟是护肤专业的,化妆也是很厉害,林白白叫他帮她化妆,但他以他不会再碰她的脸为由,拒绝了她的请求,气得她想用法海的权杖打死他。

林白白一上场,观众猛然一大片倒吸一口气,沈凛狐疑地看向她,差点没给她跪下。

她红黄袈裟着身,戴着假的白透的胡须,脸上可能抹了世间的七色,调和后成了屎一般的颜色,而她那胡须非常长,倒像是中毒快身亡的圣诞老人。

沈凛揉着有些发疼的脑袋,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问道:“你怎么化成这副模样?”

“法海被揍了。”

“……”

林白白还在生气,把衣角从他的手中扯出,远离一些,不看他,站在一旁说着自己的台词。

虽然大家被林白白这夸张的妆容吓了一跳,但也快速反应过来融入表演中。

接近尾声的高潮时,林白白万万没有想到刘芊芊竟然忘记台词了。

高潮是白娘子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也是她和刘芊芊的对手戏。刘芊芊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台词,看刘芊芊紧张的样子,她竟然感觉有点爽。

本想看刘芊芊如何救场,不料沈凛最后英雄救美,急中生智地唱道:“法海,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

观众席好像有一大片人摔下椅子。

《白蛇传》话剧最终从悲剧变成了喜剧,而沈凛机智的救场,引得大家哄然大笑,最后赢得雷鸣般的掌声。

“你刚才怎么回事?怎么把妆化成那样?”结束后,沈凛在后台拉住林白白,看她这脸上乱七八糟的颜色,声音冷冽。

这么重要的场合,她怎么能任性呢?

他可以为刘芊芊救场,对她却只有凶,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她红着眼眶,甩开他的手:“沈凛,不管你对我是不是失望,但我大概已经知道你的选择了。”

她知道他的选择——即便他不属于刘芊芊,也不会属于她。

林白白离开了后台,他没有追上去,眼神透着暗淡和哀伤。

都是错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他的选择,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一直以来的选择都是她。

林白白告诉自己,再也不会去见沈凛,要是控制不住再去见他的话,她就戳瞎自己的狗眼!

很好,她好像要戳瞎自己的狗眼了。

因为元旦晚会沈凛的紧急救场很成功,借助放元旦的假期,凡是参加这次元旦晚会的人都被邀请去吃烧烤。

选择烧烤的地方是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山脚下,林白白也被邀请了,她怕自己遇到沈凛会无所适从,便拉着安筱陪同。

果然,在聚会上,她遇到了沈凛。

她控制住自己,没有戳瞎自己的狗眼,而是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就拉着安筱跑到湖边疏解心情去了。

“白白,你是不是最近跟沈凛学长闹别扭了?”安筱和她一同坐在湖边,望着天边的星星,问道。

“没,没有啊。”一说起沈凛这家伙,她就生气,但在安筱的面前,她还是要控制一下。

安筱冷哼一声:“没有?有本事就别捏橘子啊!”

她慌忙低头看去,发现她刚拿的一个小橘子在她控制怒气时被捏爆,汁水溅得满手都是。

沈凛一直都不明白林白白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是很明显地感觉到,她好像很害怕他,而他又控制不住不去靠近她,只能总是以给她护肤的理由去靠近她。

刘芊芊早就有了男朋友,初中时对他的告白也不过是一时玩笑而已。

“林白白好像误会了我们的关系,你不打算去解释一下吗?”刘芊芊与沈凛彼时来到湖边站定。

沈凛轻叹了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这种澄清的解释只能发生在男女朋友身上……”

刘芊芊有些诧异:“我一直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毕竟,沈凛对林白白的好就像是对待女朋友。

沈凛弯腰拾起一块石子,向湖面重重地抛去,摇头:“我对她的喜欢,就像这荡起涟漪的湖面,之所以没有出现波涛汹涌,只是因为她就像这条湖的深处,黑漆漆的,却一直不懂石子的挑逗……”

刘芊芊掩嘴笑开:“也就只有你能这么形容白白了。”

听到有脚步声向湖边传来,林白白和安筱早就转身躲进了旁边的草丛中,可没想到碰到如此让人抓狂的画面。虽然她们离得比较远,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林白白看到浅笑的刘芊芊,心中就满满的都是怒火。

旁边的安筱瞪她一眼,冷飕飕地道:“沈凛现在还是单身,你现在就去告白,一切不就解决了吗?”

此法甚妥!

安筱以为林白白听懂了她的意思,但事情的发展好像并不是随着她预测的方向进行的……

当下,林白白就从草丛中蹿出,煞有一种女战士上战场的感觉,雄赳赳、气昂昂地往沈凛的方向疾步走去。

沈凛背对着她,所以,林白白跑到他的面前,用屁股撞开刘芊芊后便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捧着他的脸,愤愤地告白:“沈凛,我喜欢你!”随后,她便重重地吻上了他的唇,他一脸发蒙。

面对突然出现的林白白、突然凶巴巴的告白、突然压上来的一直让他魂牵梦萦的唇……那一刻,沈凛整个人都呆掉了,以至于后来林白白凶巴巴地把他推进湖里,并愤恨地撂下一句话——“这就是你出去偷腥的后果”,转身离开,而冰凉的湖水刺激他的皮肤时,他才恍然回过神来扑棱着喊救命。

七、你一直不懂我的喜歡

告白后又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推进湖里,这种事情大概也就只有林白白这种女人才干得出来。

那天,林白白眼睛氤氲着雾气跑了,沈凛会游泳,但毕竟冬天水冷,上岸后,他的牙齿都在打战。

至于林白白为什么哭,可能是觉得沈凛喜欢刘芊芊,自己的告白不会有回应;而她为什么会把沈凛推进湖里,大概是因为吃醋和愤怒……

这后来的故事发展让安筱不忍直视,她心里想着:这失恋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沈凛因为那晚落湖导致发烧住院的消息,是安筱去食堂打饭,他舍友拉住她,在她的面前痛骂了一顿林白白后才知道的。

她从沈凛的舍友口中得到消息,刘芊芊已有男友,并且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沈凛。沈凛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林白白,可不管沈凛怎么对林白白好,她好像都体会不到那是喜欢。

这是多么劲爆的消息——安筱赶紧给林白白打了个电话。

当林白白来到病房时,沈凛此时正在睡觉。

看着他那虚弱的样子,林白白心里悲痛和后悔不已,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从被子里拿出他的手握住,打算来个号啕大哭时,忽然感觉在他的手里摸到了什么东西。

她掏出来一看,是一个小盒子,打开后,竟然是一枚戒指。

下一秒,原本还是虚弱不堪的人倏然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把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林白白,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喜欢刘芊芊,你不要再生气了。”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太像是生病有气无力的人,“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怎么就感觉不到?”

林白白有些蒙,反应过来后,心里很愧疚:“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把你推进湖中的,是我不对,要原谅,也是你原谅我。”

“难得你第一次这么懂事,那你把这枚戒指戴上,我就原谅你。”沈凛眼中一片狡黠。

林白白乖乖地戴上了戒指,真正成为了沈凛的女朋友。但安筱后来听说,那只是沈凛设的一场局,他根本只是小感冒,为了能跟林白白确定关系,便让他舍友给她透露风声。

再后来,这事儿不知怎的传进了林白白的耳朵里,当晚,沈凛就被林白白强制性要求跪在浴缸里,面缸思过。

赞 (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