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本仙“药丸”了

谢羲和

我是一条龙,最近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记不起自己的来历就算了,但是,前一刻被打得妈都不认,醒来就忘记打自己的人是谁,这就有点过分了!我战战兢兢地上岸找大夫看病,没想到这个大夫无比率直:“你已经死了,你不知道吗?”我、我不知道啊。

一 我要变身了!

近来,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

我只记得我是一条龙,生活在人类的地界,在一个小小的湖里,守一方水土。除此之外,我的记忆一片空白,还时常断片,终于,当我发现我身上多了好几处伤口,而我竟然想不起到底是谁打的我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深深地觉得,再这么下去,真的不行,我必须找个大夫给我抢救一下,于是,我乔装打扮了一下,上岸去看大夫。

仇栾是镇上新晋的一名頗有声望的大夫,我一路问人,寻到他的医馆的时候,他正端坐在木桌后面捣鼓药材。

我躲在门外,看着那俊美的侧颜,脸腾地一下红了,等一下他会不会拉我的手?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他长得这么好看,万一拉我的手的话,我可一定要把持住,不能流鼻血。

仇栾仿佛感应到我的存在,抬起头,直直地朝我看了过来,看到我,愣了一下,朝我招了招手。我扭扭捏捏地跑出去,站在他的面前。

他上下打量我两眼,问道:“为何躲在门后?”

他这么温柔,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羞涩地垂头看地面,踩了踩裙角。

“想、想看病。”

仇栾示意我坐:“什么症状?”

我想了想,道:“记性差,法力,啊,不,力气也有些不稳定,时有时无,感觉身体很虚。”

仇栾似乎从未听过这种症状,越听,脸上的神色就越凝重,到最后,眉头都快打成结了。

他伸出右手搭在了我的手腕上,号脉了片刻,满脸讶异地抬脸打量我两眼,然后捋了捋袖子,探过身来掀我的眼皮,轻啧一声:“奇怪。”

他的这一系列反应,让我原本还存着侥幸的心直直往下坠去:“大夫,我到底怎么了?得了什么绝症吗?”

仇栾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我,只是一脸探究地收紧搭在我腕上的手,被他指尖碰触的皮肤一阵酥麻,我盯着那如玉雕琢般的手,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是,还没来得及再开口,体内突然传来一股熟悉的力量流逝感。我脸色一变,大惊而起:“不好,我要变身了!”

我一把捂住屁股,起身就往外跑,刚跑到门槛处,耐不住尾巴噌地一下冒了出来,脚也变成了爪子,爪子一绊,扑通一声,我摔在了地上。

我懊恼地抬爪子捶地,最近控制法力的能力越来越差了,竟然连人体也维持不了,早不变,晚不变,偏偏这个时候变。

我趴在地上回头看仇栾,他眉头微蹙,面色微凝,一脸受到了冲击的样子。

他肯定是吓坏了。

我忙爬起来,啪嗒啪嗒地走到他的面前。

“既然你都发现了,我就老实和你说吧,其实我是一条龙。”看他神色微变,我忙补充道,“但是,你千万不要怕,我是一条好龙,我只是想来看病。”

我眼巴巴地解释了半晌,仇栾震惊的神色终于稍微平静下来,他扶着桌子,勉强开口道:“可是,你应该去看兽医啊!”

“……”

我想了半天,道:“兽医应该看不了我这种大型动物的病吧。”

我哀求了半晌,仇栾终于勉强同意帮我看病,犹犹豫豫地绕着我踱起了步,踱到我脖子旁边的时候,脚步一顿,一脸疑惑地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脖子。

“咦,你这片鳞片的颜色怎么这么诡异?”说着说着,他举起了什么东西,仰着头一边观察,一边喃喃,“嗯,好像比旁边的鳞片要淡上许多,形状也不大一样……”

“……”

我不敢置信地看看他手里的鳞片,再扭头看看我脖子上那空了一块的地方,整条龙如遭重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他把我的逆鳞给拔了……

仇栾拿着我的逆鳞,看了半晌,终于想起了什么,嘴角隐隐抽搐了一下,尴尬地转过头来看我。

“这是你的逆鳞?”

我的爪子抽搐了一下,呆呆地看着他,半晌,眼角流出两滴泪来,悲愤地朝他吼道:“你赔!”

二 你已经死了

这年头医生太可怕了,进门前我还只是一条法力不太稳定、记性有点差的龙,出门的时候我连逆鳞都没了。

我悲愤地冲他咆哮:“你这个庸医!现在怎么办?!”

仇栾的衣角、发丝被我吼得疯狂地随风摆动,但他不为所动,神色淡定地拉过我的爪子,把逆鳞放进去,安慰地拍了拍我的手:“别慌,在这里等我。”

他一边说,一边起身去药柜那边,捣鼓了片刻,手里端着一个瓷碗走了回来,我疑惑地凑过去看,那是一碗看起来黏稠的白色糊状东西。

仇栾认真地往我的逆鳞上涂抹了一点白色糨糊,再倾身过来,仔细地将逆鳞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按住。按了片刻后,他把脸凑过去朝我的逆鳞吹了几口气,退开观察了片刻,欣慰地拍了拍我的头:“好了。”

我怀疑地扭头仔细研究了一会,发现那片逆鳞严丝合缝地嵌在了原来的位置上,顿时深深地被他的医术所折服,我惊叹地看着他:“厉害!”

说着,我伸出爪子要去戳一戳,仇栾手疾眼快地一把抓住我的爪子,看着我,道:“你这个病啊……”

我立刻被他带跑了:“我这个病怎么了?”

仇栾顿了一下,一副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的样子,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紧张地看着他:“我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仇栾摇了摇头。

我松了一口气,只听他接道:“看你的脉象,你已经死了。”

“……”

我被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给镇住了,愣了半晌,脑中迅速回忆自己的人生轨迹,然后震惊地发现,我竟然没有底气反驳他。

我是十年前凭空出现在太湖的,没有人知道我的来历。

但是,自古以来,但凡有点来历的人物降世,天地必生异象,老白说看那一年天上地下发生的若干大事,我的来头必然小不了。

那一年是仙界极为动荡的一年,先是仙界大佬之一显佑宫宫主陨落,再是显佑宫少宫主堕仙成魔,引发了仙魔大战。仙魔两界死伤无数,魔君重伤逃逸,仙界到处派兵寻找其踪迹,天地间人心惶惶。

我就是在这么一个风雨飘摇的氛围下凭空出现在太湖的,老白说,当时见到我的时候,天上乌云翻涌,雷电交加,我浑身是血、软软地瘫在河滩上,看着就非常不好惹。看到这种情形,但凡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怀疑一下我的身份,但是,当时这里穷山恶水、消息闭塞,等魔君逃逸的消息传到这里,老白都已经照顾了我半个多月。他后知后觉地对我的身份产生了质疑,既怕得罪神仙爷爷,又怕惹怒魔族,纠结半日,最后决定悄悄地把我送回原地。可是,待他把昏迷的我原样摆回去没到两日,又传来了魔君已被诛杀的消息,而且被诛得很彻底,据说连个尸体都没给他留下。

出于良心的不安,老白又跑回去将我捡了回来,艰难地将我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老白是一条锦鲤,幻化成人形的时候颇为俊俏,为人比较跳脱,但是性子耿直,不大会说瞎话,所以,他这么跟我说,我也就这么信了。

现在被仇栾这么一说,我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我愣了半天,瑟瑟发抖地看着仇栾:“那我是什么?鬼吗?”

仇栾盯着我,半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骗你的。”

“……”

仇栾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把药丸子,一把拍在了我的面前。

“每日兑水服用,一日三次,无论是记性不好,还是法力不稳定,保管药到病除。”

三 药不能停

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总觉得,吃了仇栾给的药之后,无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健康都每况愈下,比方说,我之前虽然也偶尔控制不住法力变回原身,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跟人说着说着话就吐出一口血来,猝不及防就开始变身,上半身还是人,下半身竟然变成了龙,被人误会成女娲好几回了。我努力按捺了几天,状况却越来越严重,只好去找仇栾算账。为了壮胆,临行时,我还拖上了老白。

隆冬腊月,整个太湖已经被冰封。

刚出了湖面,我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坐在冰面上,我愣了一下,走近去看,赫然发现那个人正是仇栾。

仇栾正裹着一件披风,搬着一张小板凳坐在冰上,在冰面上凿了一个洞,然后端庄地拿出了一个钓竿放进了冰洞里。

我和老白撑着下巴看了他半晌,老白看了片刻,打着哈欠说:“我们在做什么?再不上的话,我回家睡觉了。”

我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狠狠地嘘了一声:“我看一下他要做什么。”

仇栾凝神看着冰洞,十分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他坐了一会,犹豫了一下,把鱼饵上的东西取下来,换成一块糕点,静坐了片刻,又把鱼线扯起来去换鱼饵。

眼看着他将这个动作重复了三四次,我觉得很赏心悦目,看得津津有味,老白却忍无可忍,随手捡了一块石块扔了过去,嘿了一声:“老兄,你在干什么?”

眼见那石块要打中仇栾的后脑勺,我大惊失色,一脚踹倒了老白:“你做什么?”

我再转头,惊恐地看向仇栾,仇栾好似后脑勺长了眼睛,在那块石块要打到他的一瞬间轻轻地偏了一下头,石块擦着他的鬓发飞了过去。

我愣了一下。

仇栾缓慢地转头看过来,看到我,再转眼看看老白,没有质问我们为何打他,也没有问老白是谁,很平常地开口:“怎么不出声?”

不知怎的,一看清那张脸,老白立刻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手上用劲非常大。我疑惑地转头看他,他并没有看我,视线死死地落在仇栾的那张脸上,眉头微皱,脸上的神情让人很是疑惑。

我吓了一跳:“做什么?”

仇栾倒是淡定得很,并不理会老白像针一样的视线,低头整理钓竿。

老白松开了我的手腕,摇了摇头:“没什么,看错了。”

随即,他拽着我就要往回走:“我要确定一件事,先跟我回去一趟。”

“啊?”我回头看看仇栾,有些依依不舍,“我是来看病的啊。”

老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仇栾朝我招了招手,我立刻甩开老白,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老白一脸阴森地白了我一眼,自己转身走了。

我喜滋滋地蹲在仇栾身边翻看他带来的东西,杂七杂八的,全是些零零碎碎的、一看就是哄小孩子的小玩意。

我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看着他:“钓鱼不是这样钓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风寒,仇栾掩嘴咳了几声,身体很虚弱的样子,边咳,边开始收钓竿:“我在钓你。”

我:“……”

这人脑子怕是有什么问题,我努力镇定道:“钓我做什么?”

仇栾变魔法般地从身后掏出一个药碗来:“喝药。”

“……”

脑中炸雷般想起舌尖上那让人崩溃的味道,我大惊失色,转身就要走,仇栾一把捏住我的手腕,往回扯:“跑什么。”

突然,他的手滑了下去。

他抬起了我的胳膊,看了半晌,有些不确定地抬头看我:“……你胳膊掉了。”

我蒙了片刻,呆呆地看着那只断臂,然后茫然地抬头看他:“为什么啊?”

仇栾拎着那只断臂,也一时无语:“不知道。”

愣了半晌,我道:“那你赶快给我粘上,像上次那样,快、快、快!”

仇栾脸色瞬间变得诡异,脸上微微扭曲了半晌,道:“那你得跟我回去,我又没带东西过来。”

我犹豫了半秒,立刻催促道:“那快走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总觉得仇栾的嘴角抽搐,好像是在強忍着笑意。

四 一个坏人

断了一条胳膊,形象大跌,我每天龟缩在仇栾的医馆里,混吃等死。

仇栾看着我,无奈地道:“你这叫医闹。”

我懒洋洋地从他手里扒拉出两颗糖往嘴里一抛。

“你活该。”

我再一瞅,隐隐看见他脖颈间露出几处伤痕,神色跟往常比起来也显得狼狈许多,我愣了一下:“你这伤哪里来的?”

仇栾笑道:“被狗挠的。”

仇栾一直不停地在熬着药,我以为是给我熬的,眼见他端着药碗起身,我正准备溜之大吉,却见他端着药碗朝屋子后面走去。

我好奇地跟了上去,就见他径直走到里屋的床前,弯腰开始捣鼓。我凑近一看,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脸圆圆的小女孩,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我蹲在床边研究了好一会,总觉得这张脸好像在哪看见过,但是,我的记忆一片空白,完全搜寻不到这个人的脸。

看他忙活来忙活去,不时探身过去打量她的神色,一会伸手戳戳她的脸,一会又将她的衣袖掀开,将她的胳膊拎起来对着灯光仔细查看,神情专注又温柔,忙了半天,连一眼都没看我。

我跟在他身后转了半晌,突然心生烦躁,而且随着他和那个女孩腻在一起的时间流逝,我越来越烦躁,急速地在他后面不停地转来转去。

仇栾转头看我这副样子,愣了一下,随即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脑门上:“做什么?”

这一巴掌来得太及时,我的脑袋瞬间清明,愣了半晌,看看他,再看看躺在床上的那个女孩,也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这是你老婆吗?”

仇栾道:“不是。”

“那她是谁?我看你很宝贝她的样子。”

仇栾侧过身来,一脸神秘地朝我眨了眨眼:“一个坏人。”他想了想,补充道,“可以说是非常坏非常坏的人。”

我怀疑地看着他:“比你还坏?”

他嗯了一声,道:“这人,仗着自己受宠,从小便飞扬跋扈,我忌惮她的身份,也不敢反抗,她便变本加厉,日益得寸进尺,不仅霸占我的住所,还欺凌我身边一众仆从……而我只能默默地承受这一切。”

“啊,这样吗,”我顿时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看着他,“那是我误会你了。”

他仿佛身陷哀伤的情绪不能自拔,深叹一口气,问我:“我惨不惨?”

我心疼地看着他:“你最惨了!”

他满意地嗯了一声:“那她可恶不可恶?”

我悲愤地道:“她最坏了!”

仇栾满意地拍了拍我的头:“好眼力。”

我们聊了这么大半晌,那女孩子竟然动都不动,我有些惊奇:“她怎么都不动的?”

“死了。”

我愣了一下,立刻汗毛直竖,扑过去紧紧地缠住仇栾。

“我怕!”

仇栾身体好似虚弱了不少,被我这么一扑,脚步踉跄了一下才站稳,脖子被我勒得不轻,立刻将双手伸过来紧紧地箍住我的手腕,无语片刻:“你不是龙吗?为什么还怕尸体。”

我有些惊悚地看着那个女孩子的尸体,犹豫着问道:“她怎么死的?”

仇栾皱眉想了片刻:“算是被我害死的。”

我噎了片刻,道:“我觉得她虽然很坏,但是罪不至死啊。”

他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所以,我很内疚啊。”

五 另一个坏人

虽然我和仇栾已经熟了起来,但是,说句公道话,仇栾的医术真的有些烂,在他这里治疗了这么久,我的失忆症不仅不见任何好转,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比如说,我有时一觉醒来,好几天就过去了,我以为我一觉睡了好几天,经别人提醒才知道中间这几天我一直在正常活动,只是,这几天的事情又被我忘了而已。

这就有点恐怖了。

我有些踌躇,不安地想找老白商量,没想到的是,老白先找到了我。

他颇为匆忙,见到我就吼道:“我想起来了!这个仇栾,我见过的。”

老白说,当年他得知我不是魔君之后,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去救我,只是,看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可能是没多久可活了。他以为,再找到我,我可能也已经死了,却没想到,我还像一条死狗般瘫软在海滩边,趴在那苟延残喘,和他刚见到我时的情形简直一樣,唯一的区别是,我身边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盘着腿坐在我的身边,旁边的沙地里插着一把剑,他单手成掌垂在我的脑袋上方,手心握着一团耀眼的光。

老白道:“后来,他身后跟上来了什么人,他便一挥手,做了个幻境,将你掩藏了起来,前去应付那些人。我便趁着他不在,上去把你拖走了。”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白,想到之前种种,越喝却让我的身体变得越差的药,无论是我的逆鳞,还是胳膊,都是经他手毁掉的,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冷汗一层层往外冒:“所以,你的意思是……”

老白道:“我不确定,但是,单看十年前那天他的举动,我觉得他想杀你!”

老白的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再回头,仇栾笑着站在门口。

老白脸色一白,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也许我的眼神太过防备,仇栾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面色渐渐沉了下去,直视了我一会,仿佛颇为无奈地伸出手掌。那白皙的手掌上凭空多出来一把剑,他叹气道:“又来,有完没完了?”

说着,他突然掉转剑尖,指向了我。

我惊恐地拽着老白就跑,过度的愤怒和恐惧让我越跑腿越软,仇栾一步步跟上来:“跑什么?”

还是那熟悉的、仿佛无奈至极的叹气声,但是,此时此刻,怎么听怎么恐怖。

我忍无可忍地回头冲他吼:“你要杀我?!”

“你的药,根本就是毒药。”

仇栾不远不近地跟在我的身后,非常淡定地回道:“想多了吧你。”

说着,那刚才还在几丈开外的身影突然已经逼近面前,我惊恐地朝后靠去。

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迅速膨胀,意识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头疼得像是快要爆炸,一股戾气在心中乱窜。

仇栾看着我的表情,好气又想笑的样子,狠狠一巴掌拍在我的脑门上,喝道:“蠢!”

啪的一声闷响在脑海中炸开,下一刻,我的视线忽然开始急速地后退,仇栾那修长的身影快速远去,我的视线迅速掉转,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我的魂魄正不受控制地快速后退。

耳边是巨大的轰隆声,一条十来丈长的巨大黑龙出水,庞大的身躯几乎遮天蔽日。仇栾手执一柄剑,微挪脚步,风卷起衣袍,那平日里看起来高挑的身形,此时和那巨大的黑龙比起来显得极为渺小。

我心里莫名地一慌,看着那身影,大声吼道:“仇栾!”

也许声音太撕心裂肺,这声喊叫竟然穿过震耳的水声,仇栾闻声,略偏头看了我一眼。

我努力想朝他的方向挣扎,下一瞬却被一股巨大的引力吸进了什么东西里,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再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头顶是熟悉的药庐,蒙了好一会儿,眼前才逐渐清明起来。

往事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六 我已经死了

仇栾没有骗我,我已经死了很久了。

我并不是这条湖里的龙,原本是天庭的小殿下,仇栾也并不是凡间的大夫,他是天上的神仙,和我爹同辈,是天庭一朵可观不可玩的高岭之花。

想起这一切的同时,我的脑海中几乎第一时间冒出我和仇栾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那时,我才十多岁,刚进学堂不久,从师父那学到了一点招水引火的小法術,开心得不得了,满天庭找人嘚瑟,正好碰见仇栾来找我爹商量事情,坐在我们家院子里。

我立刻被他的美色所征服,在他身后徘徊了半晌,暗暗捏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最后终于鼓起勇气上前搭讪。

我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结结巴巴地道:“帝、帝君。”

仇栾闻言回头,我当机立断地喷出一团火。

“帝君,你看我喷火……”

说着,我发现仇栾的头发被我燎了半截,顿时惊呆,呆愣地看着他。

仇栾低头看看自己卷曲的发尾,再抬起头看了看我,道:“我看起来好欺负吗?”

我张了张嘴:“不、不好欺负。”

他点了点头,摊开手掌,手上多出来一团火。

我惊恐地后退,仇栾看了半天我的神色,似乎觉得跟一个小孩子太计较并不好,于是又收起手掌,温声对我道:“滚。”

我盘腿坐在床上思索了半天,原来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我性格顽劣,故意欺负他,所以,之后我为了接近他做的一系列举动,都理所当然地被他理解为恶劣。

他竟然会认为我在欺负他。

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我做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喜欢他啊。

从第一次见面时的羞赧,到之后每一次鼓起勇气去搭讪,到得知他要去杀为了自己堕仙成魔的师兄,知道他即便能下手去杀,也绝不会轻易原谅自己,所以,我幼稚得觉得这件事我必须替他去做。

当时,我觉得这种行为简直风萧萧兮易水寒,悲壮得不得了,于是,我孤身一人去单挑魔君了。

大战几夜,魔君重伤,我则死得不能再死,魂魄离体,无所依附,就近附在了魔君的身上。魔君挣扎着逃到了这条湖中,重伤之下,意识开始陷入沉睡,于是,我霸占了这具身体长达十年之久。

而仇栾找到这里,接触之后才得知我的魂魄在魔君的尸体里,一时没有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一直滞留在此,一边替我做着身体,一边等待着时机。

直到最近,魔君的意识开始觉醒,与我的意识进行对抗,他时常占据这具身体,所以,我并不是失忆,而是失去了意识,数次醒来,仇栾都一副大战过一场的样子,身上屡现伤痕。

……

我抬起胳膊看看自己的身体,这正是一直以来躺在仇栾医馆里的那个小女孩,看样子是照着我的样子做的。

只是,是照着我小时候的样子做的。

“……”

他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

我起身一路狂奔,说是狂奔,可能在普通人的眼里,速度无异于闲庭漫步,这身体太过难用,我急得满头大汗,跌了几十跤之后才跑到之前的地方。

仇栾和魔君的大战已经告一段落,仇栾坐在礁石上,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一条巨大的奄奄一息的黑龙。

我愈发紧张了,走上前:“帝君。”

仇栾转过头看我,看到我的脸时,愣了一下,仿佛不太适应我突然换了一张脸孔和他说话:“想起来了?”

我紧张地捏着衣袖,点了点头:“嗯。”

“你的魂魄已经涣散了,无力维持这具尸体,所以,身体才会日渐腐烂,手臂和逆鳞才会如此轻易地脱落。你原本的身体我现在还没找到,只能就地给你做了一个容器。”

说着,他伸出手指捏着我的腮帮拧了一圈。

“我记得你就是长这样吧,矮冬瓜一个。”

我沉默片刻,还是开口道:“仇……仇栾叔叔,这是我小时候的样子,我现在长大了,不长这样了。”

仇栾:“……”

我羞愧地垂下头:“身体不大,好用。”

仇栾轻咳一声,非常体谅地放过了我,并没有以此来调笑我,可能也是他做的身体,所以他也没有脸来调笑,只是,开口的声音还是隐约能听出来一点笑意:“那你现在长什么样子?”

我伸出手,眼睁睁地看着那手臂用仿佛僵尸抬手的速度,缓慢地抬到了他的肩膀的位置比画了一下,仰脸看他,有些羞涩:“这么高了。”

仇栾垂眼看我片刻,突然轻笑一声。

“你紧张什么?”

我一慌:“什么?”

仇栾瞥了我一眼,道:“小屁孩。”

仿佛被蜜蜂蛰了一下心脏,我看着他的脸,心中一阵抽痛,突然鬼使神差地张口道:“你不要,再叫我,小孩子了!”

也许是语气太过大逆不道,仇栾诧异地看向我。

我一把捧住他的手,急切地往外吐字:“帝君,其实,一直以来,我都非常仰慕您!”

仇栾抽回了手,一巴掌捂住我的脸,将我的头推开。

七 死了,也甘愿!

经历过一场生死,我已经看穿,在爱情面前,脸皮这种东西,真的屁都不算。如果你想一个人回应你的感情,最最起码的,你得让他明白你对他的感情。

我盘腿坐在仇栾的面前,真诚地表白:“我对帝君您,是一见钟情。”

仇栾道:“闭嘴。”

我看着他的脸,从头发开始慢悠悠地夸起:“啊,帝君,您的头发,又滑又黑,您的眼睛,又黑又亮……您的嘴巴,又红又嫩,总之,每一样,我都很喜欢。我非常地喜欢您,帝君。”

仇栾眉尖抽搐,腿动了几下,看起来是非常艰难才忍住了要踹我的冲动。

我想了想,道:“况且,您那天还亲了我,您打算,赖账吗?”

闻言,仇栾一怔,终于愿意纡尊降贵地抬起那双眼看我。

我指了指嘴唇,道:“就是那天,老白也在,您以为,我睡……睡着了吧,亲了……好一会呢。”

仇栾出奇地没有反驳,又低头开始捣药。

我仔细研究他的神色,沉默了片刻,道:“为什么不反驳我,其实,您……根本……没亲我。”

仇栾:“……”

我惊喜地探身过去看他的脸:“您是……是不是知道老白亲了我,不想让……让我知道,所以才……不反驳的?”

“您是……吃醋了吗?”

仇栾站了起来,一脚把我踹翻在地。

我觉得我可能要开心死了,高兴得拖着还不算灵活的身体在地上缓慢地滚来滚去。

仇栾垂眼看了我片刻,突然叹了一口气:“没心没肺,命都快没了,在这傻乐什么呢。”

我喜滋滋地看着他。

“死了,也甘愿!”

仇栾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又挪开视线。

虽然我对仇栾有种盲目的崇拜,觉得他什么都好,但是,对于他做的这具身体,我真的无法昧着良心说好,因为真的太不好用了。

一来,行动滞缓,用起来仿佛身处一座石像内,有时候,我被仇栾踹倒在地,爬半天都爬不起来,他还在旁边笑个不停;二来,这身体还是我小时候的样子,有时候顶着这个稚嫩的外表,我都不好意思跟他告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时日一长,这非肉身的坏处就直接暴露出来,我时不时就来个头疼脑热,有的时候头疼起来简直想砸脑袋,还不如用魔君的身体。

而仇栾这个不靠谱的人,把行动不便的我丢在这个地方,连日来不知道在忙什么,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于是,当他再出現的时候,我一把拽住他的衣袖,非常不要脸地使用苦肉计挽留:“我,头疼!”

我认真地看他:“可能需要亲一亲,才能好。”

仇栾嘴角抽搐了一下,道:“你想得美。”

我看着他的脸,认真地骗他道:“真的疼!”

仇栾二话不说,再次对着我的额头狠狠地一拍,不知道他是不是带了泄愤的情绪在,这一巴掌拍得格外响亮,我被打得头脑一蒙,熟悉的魂魄抽离感再度袭来,我晕了过去。

八 你怎么还不吻我

再醒过来时,我已经身在天界,坐起身来扫了一圈四周,这正是我的家,只是,奇怪的是,身旁空无一人。我狐疑地下床,才发现动作无比舒畅。

我冲到镜子前一看,这正是我原来的身体。

我惊喜地冲出房门,就看见迎面就走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面目清俊。

他看到我,愣了一下,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直直地迎了过来,边打量我,边笑道:“你这个骗子,明明还是这么矮。”

我噎了片刻,疑惑地看他:“你是谁?”

他正好走到我的面前,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脸凑过来,疑惑地看着我:“又忘了?”

我看着他的脸,冥思苦想了一会,右手握拳砸进左手的掌心,做顿悟状:“啊!你是仇栾叔叔,仇栾叔叔好。”

仇栾愣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消散了一点,他伸手一把把我拎过去,单手搂在我的腰后。我羞红了脸,扭着身子试图挣脱:“我俩这么拉拉扯扯的,叫人看见了,不好吧。”

仇栾伸出手,一把托起我的下巴,把我拽过去,眉头微皱,垂眼仔细打量我的脸。

我踮着脚靠过去,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紧张地闭上了眼:“干、干吗?你、你想强吻我啊?我警告你,虽然你是长辈,但是,强迫女孩子也是不可饶恕的。我是不会因为你长得帅就原谅你的……咦,你怎么还不吻我?”

一般这种姿势,不就是要强吻吗?为什么我等了好半天,他还不动作?我疑惑地睁开眼看他。

他低头深深地看着我,脸离我那样近,鼻尖已经碰触到我的鼻尖,我几乎是瞬间就看清那双眼中淡下去的笑意。

我委屈地撇撇嘴。

什么嘛,我就是说说而已,又没有真的不让你吻,你没看到我的手都已经攀上了你的肩膀了吗?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为什么还这么看着我?我真的好怕怕。

我搂着他的脖子,羞涩地垂下眼:“你做什么呀,帝君?”

仇栾怔了一下,仿佛明白了什么,眸中笑意一闪,一把推开我,没好气地道:“你这臭小孩。”

我一愣,顿时有些蒙,一把拽住他的衣袖:“你不吻我了吗?”

仇栾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

他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侍者,她看到这一幕,似乎觉得奇怪,凑了过来,问道:“小殿下怎么了?”

仇栾道:“哦,没什么,失忆了。”

侍者震惊了:“失忆……怎么会失忆?!”

仇栾道:“不知道,可能是想逗我玩吧。”

我脚下一滑,稳了稳步伐,道:“帝君,我有事先走了。”

我刚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低咳声,我一惊,转头看去,就看到仇栾手握成拳抵住嘴唇,咳得正起劲。

我的脚步顿了一顿,有些担忧地看向他。

他咳得更厉害了,一副身体非常不适却又辛苦隐忍的样子。

侍者担心地道:“殿下,这些日子您劳心劳神地替小殿下寻找身体,又抽取自己的魂魄替她修补,就不要再出来乱跑了,回去休养些日子吧?”

我犹豫了一下,抬脚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你要不要回去休息啊?”

仇栾垂眼看了我一眼,对上那双眼睛,我的心顿时一软,拍了拍他的背,轻扶着他的胳膊把他往前带:“走啦,我送你回去。”

仇栾刚才还咳得像是要昏厥过去,下一瞬立刻好了,嗯了一声,走了两步,又叹了一口气。

“回来的第一时间我就来找你了,你却忘了我,唉,伤心。”

我犹豫不决地抬头看他:“这个,其实我……”

他突然笑出声,一脸已經洞察我内心所想的样子。

“好了,我喜欢你了。”

我愣了好半晌,脸渐渐烫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在说什么呀,人家听不懂。”

没想到我演得这么好,他竟然还能一眼看出我的意图来,真是可怕。

他诡异地一扯嘴角:“是吗?我还打算等你想起来了就带你去……”

我眼睛一亮:“去哪?”

他接道:“去凡间游玩。”

“是吗?!”我兴奋地一把拉住他的手就走,“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快带我去呀!”

番外:我的心,都喂了狗了!

仇栾找到那具残破到只能勉强认出她的脸的尸体时,整个人有些怔。

跟他记忆中的不同,女孩已经有了些成年的样子,四肢修长,面目俊秀又柔和,闭着眼睛的样子显得很安静。

作为一朵顶级高岭之花,仇栾身边一直狂蜂浪蝶不断,而这小孩无疑正是最狂浪的那一个,每天缠在他身边蹦蹦跳跳、叽叽喳喳,不停捣乱。

说实话,他真的……很烦。

所以,当小孩消失时,他难得地觉得清净,只是,与此同时,又传来他一直逃避的堕仙成魔的大师兄重伤逃逸的消息,他觉得有些奇怪。他追击百里,最后找到魔君的时候,一向狂躁的魔君却一直逃避与他对战,不愿伤害他。当时他才惊觉,这消失的小孩在魔君的身体里。

所以,那个时候,他明明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牺牲她一个,彻底诛灭魔君,保天地安宁,更何况,她只留下一点残魂而已,如果他身处她的境地,也会坦然选择和魔君同归于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提掌的时候,他脑海中又闪过那蹦蹦跳跳的身影,鬼使神差地选择收回手,最后瞒天过海,上报已经诛灭魔君。

……

然后,他就是费尽心力地找法子救回她,又是保魂,又是修补身体,这么多年的时间全耗在这件事上了,他也没觉得烦。

偶尔,当得不到回应时,她也会哭闹着说:“我的心,都喂了狗了!”

隐忍片刻,他还是忍不住踢了她一脚:“蠢!”

赞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