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恋人

沈轻舟

1.

“沈工,这是上次那批人脸识别共享单车的销售数据。市场反馈特别好,咱们公司推出的这款共享单车简直是供不应求啊!”女秘书笑得像朵花,“请您在这边签字。”

埋首于一堆精密仪器间的男人这才抬起头来。他穿着白衬衣,领口的扣子解了三颗,露出里头光滑的小麦色皮肤来。因为炎热,衬衣袖子被他随意地挽起到了肘部,裸露在外的手臂意外地结实有力。他眼神沉稳、脸容肃穆,奈何头顶上不知怎的翘起了一撮头发,瞧着萌萌的。

唰唰两下签了名,沈培南就赶鸭子似的把女秘书赶走了。他是一名共享单车优化工程师,在这个全民爱好骑车的时代,共享单车的生意越做越好,他这个专业领域的工程师就每天忙成了狗。

他忙完,又是深夜十二点。

整个开发共享单车的园区空无一人。

沈培南向来是骑共享单车上下班的,但这会儿园区里的单车都被人骑走了,他正准备叫辆车,却突然听见前方拐角处传来啪的一声轻响。

“谁?”他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嚯,一辆粉红色的共享单车。

见左右无人,沈工程师暗道一声“天助我也”,跑过去就把自己的帅脸往车把手中间的识别屏上一凑。只听嘀的一声,人脸识别成功,车解锁了。

迈开长腿往上一跨,沈培南正要开蹬,却听得身下突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女声:“不要骑我,啊——啊——”

夜深人静,空旷的园区,凄惨的女声,一瞬间,沈培南脑海里各种女鬼翻腾。他吓得舌头打结,因而出口的话就变成了:“女、女妖精?”

“我不是妖精……我……我是古七七!”

沈培南:“昏过去?”

“古七七啦!”

是的,他没有听错,女声正是粉色共享单车发出的!

只见车把手中间方寸大小的识别屏一亮,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显现了出来。

沈培南的反应是——扑过去就抱住识别屏,两眼放光似饿狼:“你是人工智能?难道现在真有人把人工智能和共享单车结合起来了?!”他自己正在朝这个方向研究,但还没成功。不过,他听说已经有公司研究成功了,只是还没大量投入生产,这辆车又正好不是他们公司的产品,他便有了这样一个推测。只一瞬的工夫,他就有了要把这辆车藏起来研究的心。

“我是人!是人!”单车发出凄厉的喊声,把车子本身的警报系统都给震起来了,那效果简直是惊天动地,“我叫古七七!我是来给陆轩送饭的,但是一觉醒来就发现你要骑我!”

沈培南:“你是一辆车,我不骑你,骑谁?”

“你这个流氓!”

“什么人在那里?”听到动静,园区的保安赶过来了,“有小偷?!”

这真是一阵鸡飞狗跳。

2.

这是一处黑暗的房间,有风吹起窗簾,外头的零星月光便照了进来。点点月光爬上地板,照亮了孤零零地停在那里的一辆单车。突然,车把手的识别屏亮了,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从屏幕里浮了上来。

女人的脖子也上来了!

肩膀也上来了!

接着是手臂、腰……整个女人从屏幕里爬出来了!

正在这时,啪的一声灯光大亮,男人洪亮的声音刹那间驱散了屋子里的阴霾:“你居然可以爬出来?现在的人工智能都做到这种程度了?!”男人长腿一迈,来到了车边,他的手臂却径自从女人的胸口穿过了。

古七七瞬间双手抱胸:“啊——你这个色鬼!”

“嗯,这个全息投影和真人反应一样,厉害了。”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有水滴到古七七的手臂上,明明没有触感,她却觉得被烫到了一般,飞快地缩回手。她抬眼想瞪他,却……

共享单车谁骑不是骑,只要自己按规矩交钱就行。抱着这样的心理,沈大工程师就一路把车扛回了家,珍之重之地放进了自家的客厅。

心里惦记着那辆“出妖精”的车,沈培南洗完澡后松松地套了件浴袍就出来了。因而,此刻古七七抬头,就看见了他健硕的胸膛,顺着八块腹肌往下,是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古七七,你给我打住!她赶紧别过头去,重重地咳了两声:“再重申一遍!我是人,不是什么人工智能!”

将共享单车从园区扛回来,沈培南耗费了不少体力,这会儿疲惫的感觉泛上来,他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长腿在茶几上交叠,露出浴袍下结实的小腿。他一挑剑眉:“那就给我解释一下呗。”

提起这个,古七七的小脸就皱起来了,她皮肤白皙,梳着俏皮的马尾,一缕发丝调皮地自耳后掉出来,整个人的气质无辜又纯粹:“今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来共享单车产业园区给阿轩送饭,他在开会,我就在园区的亭子里等。突然,后脑勺一痛,我晕过去了,还……”她还险些被你骑!

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轻扣,沈培南侧着头,看向古七七的目光带了一抹好笑的意味:“这个理由……该让我怎么相信你,听起来真的很科幻小说啊。”

古七七下意识要反驳,可随即她又意识到,沈培南说得有道理。换位思考,如果这会儿是她在沙发上,而沈培南在共享单车里,她也一定觉得他是个神经病,没在园区就一脚把他踹飞已经算客气了。

“你真的不是人工智能觉醒,有了自己的意识?”说话间,沈培南已走到了古七七的身边。他身材高大,肩背宽阔,往那儿一站,就好似把娇小的古七七整个儿拢在怀里似的。

“我、我是人,我真的是人……”古七七话语坚定,气势却没一开始那么强了。因为她忽然意识到,哪怕她喊得再大声,身在共享单车里的她根本没办法证明自己!突如其来的恐慌席卷了她,要是、要是她变不回去了,她永远都是一辆共享单车了怎么办?!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克制不住就落了下来。

沈培南一愣,她的眼泪顺着清秀而苍白的脸颊流淌,无声无息地。一股陌生的怜惜感觉自他的心里升起,他下意识就抬手去替她抹眼泪。然而,他的手直直地自她的脸上穿过了,他的心里倏地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你干什么呀?”古七七抬起红通通的眼皮看他一眼,瓮声瓮气地说。

看着她灵动的眸子,沈培南突然觉得,相信她是人也没那么荒谬了。毕竟,哪有这样生动鲜活的人工智能。他说:“别哭了,我想我有办法。”

嗯?

3.

嘀的一声,电脑开启,沈大工程师修长白皙的十指在键盘上翻飞,嘴上则在查户口:“年龄,地址,出生日期……”

这里的“查户口”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古七七说自己是人,那么,上网查查有没有这么个人真实存在就可以了。

“查到了没,查到了没?”沈培南家的渣网速叫古七七急得跳脚。

“有了!”沈培南双手抱臂往椅背上一靠,“A大电子科技大学研一学生,古七七,二十五岁……”连照片也对上了,还真有这么个人啊!

“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我是人,是古七七!”激动之下,她整个人就往前扑,两条手臂自沈培南的肩头穿过,映照在电脑屏幕上的视觉效果便是,她自后头拥住了沈培南。沈培南一愣,心尖不可抑制地痒了一下。虽然如今的她只是全息投影,没有实体,但刚刚那一瞬,他仿佛能闻到自她身上发出的芬芳体香……

沈培南,你给我打住!你在想什么?

事实上,沈培南确实想多了,古七七不过是整个人越过沈培南扑在了电脑屏幕上。

“这是我的学校,我就住在这里!”这丫头丝毫没觉出眼下两人的姿势很尴尬呢。

沈培南咳了一声站起来,与她拉开了距离。直男的直觉告诉他,此女“危险”,应该远离。

给自己倒了杯水“压惊”,沈培南问:“所以呢?”

“嗯?”

“你想怎么做?或者说,你希望我怎么做?”

“当然是快报警啊!”古七七一脸“你好蠢”的样子。

“你觉得警察会相信你吗?”

“当然……”“相信”两个字,她却吐不出来了。

看着她傻住的样子,沈培南忽然觉得手痒,很想摸她的头发。当然,他克制住自己看:“中国是个崇尚科学的国家,警察办案更是讲证据的,况且,就算报你失踪,也要等四十八小时后警察才会受理。”

古七七不得不承认,这人的话很有道理。也就是说,她还要在那辆共享单车里待两天!“不……”她觉得难以容受,眼泪流得更凶了。

小小的她哭起来愈发显得柔弱,沈培南心中大男子的保护欲顿起,脱口就道:“你别哭,我会帮你的!”

古七七愣愣地抬头看他,一张脸哭成了小花猫,看起来惨兮兮的。

沈培南叹了一口气,走到她的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们可以这样……”

古七七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的身高只到男人的胸口,抬头便能看见他弧度优雅的下巴。他侧脸的曲线柔和,朝她望下来的目光真挚,他是真的在帮她出主意,心里忽而就有一股暖流蹿上来,这个才见面的男人,却让她觉得感动。

“不过,现在我们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沈培南坏坏地朝她勾勾手指。

“嗯?”

“睡觉。”

“……”

第二天早上。

沈培南迷迷糊糊地睁眼,就看见自己眼前悬了张放大的女人脸。

“啊——”

“啊——”

男人和女人同时惊叫出声,沈培南下意识地拿被子去扑,古七七被扑住了又穿过被子钻出来……

待二人双双冷静下来时,习惯裸睡的沈大工程师正将娇小的古七七整个儿抱在怀里,肢体交缠。虽然一方是个没有实体的,但看着怀里女孩儿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起来,他也感觉自己开始呼吸急促、脸红心跳了。

两人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同时退开。

“你、你干什么?”沈大工程师难得地结巴了。

古七七憋了憋没憋住,扯开嗓子大叫:“我、我肚子好饿!”

这……共享单车肚子饿了要咋整?

4.

哼哧——哼哧——哼哼哧——沈大工程師如往常一般骑共享单车上班。只不过,这天的车不大配合,一路都在念叨着:“呜呜呜,我不想被骑……”

沈培南:“不骑你,你要肚子饿啊。”古七七所在的这辆共享单车是动力型共享单车,人骑车踩踏板时的动力能发电,用以维持识别屏等车内部硬件的电力。古七七的意识在识别屏里,充电就等于是在吃东西了。如果不是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古七七怎么可能允许这个男人骑自己!

“一定要先去你公司吗?”古七七哼哼唧唧。

“是。”这是两人昨晚就说定的。既然古七七是在园区出事的,那他们就回事发现场调查看看,如果没线索,再去她学校看看。

十五分钟后。

吱——沈培南单脚触地,长腿一跨就下了车。他浓黑的眉毛皱起来:“怎么回事?”

此刻,园区门口堵满了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绝。

“听说凉亭那边的草堆里死人了!”

“早上清洁工发现了女尸!”

“女尸”二字一出,沈培南就看见识别屏上白光一闪,古七七迫不及待就要在光天化日下爬出来了!

沈培南赶紧安抚她:“你别怕,我先过去看看。要是真死人了,怎么会没警察来?”他边说,边拿修长的手指抚着屏幕里女孩儿的脸,古七七渐渐平静下来。

找了个僻静处把车子藏起来,沈培南匆匆地朝凉亭的方向去了。

“谁干的?”

“真是太缺德了!”

沈培南赶到凉亭那里时,一群人在议论纷纷。他很快从围观群众的口中弄清了事情的大概:今天早上,清洁工在凉亭那边的草堆里发现了一个女孩儿,一时间惊动了一群人。一个也在园区上班的青年发现女孩儿是自己的熟人,赶紧抱了人跑去医院。

“可惜,我赶去时,青年已经抱着女孩儿走了。”此刻,沈培南已回到了古七七的身边。

“那是我!那女孩儿说不定就是我!我昨天也是在凉亭……”识别屏里的古七七突然消了音,小脸愈发苍白,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她……还活着吗?”

她是個无忧无虑的可爱姑娘,她不该遭受这样的心惊肉跳。沈培南心中不知怎的就跳出了这样一句话,心里随之而起的,还有一种深深的怜惜。

他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这个受了苦的女孩儿好好地抱在怀里,轻声软语地安慰。“放心,我会帮你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现在好歹有了方向,我会帮你查出昏迷的女孩儿是不是你。”

沈培南是个重承诺的男人,他说了会帮忙,就一定会帮,哪怕这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

“你说七七啊,陆轩学长昨天帮她请假了,请了两个月呢。”说话的是古七七的大学室友,“七七应该在陆轩那儿吧。”

“多谢。”说话的自然是沈培南了。此时,他正长身玉立在校园的主干道上,手里推着一辆共享单车。是的,他带古七七来她的学校了。

“现在总放心了吧,你还活着。”选了个校园里的僻静处,沈培南冲着单车上的识别屏道。他已经查到那天抱走女孩儿的男青年就是陆轩,只是,这几天他始终联系不到陆轩这个人。如今又听说陆轩替古七七请了假,他推测那个女孩儿很有可能就是古七七。

识别屏一亮,里头的古七七慢吞吞地爬出来。

“谢谢你。”她由衷地道。她的眼睛红红的,哪怕没有实体,整个人看上去也憔悴得厉害。沈培南知道,晚上他看不见的时候,她就偷偷地窝在客厅里哭。

有心想叫她放松一下,他便席地而坐,朝她招招手:“来,跟我介绍一下你的学校。”

古七七无疑是爱着自己的学校的,她暂时忘却自己的烦恼,与沈培南并肩坐在一起,介绍起学校的各栋建筑、各条小路时,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

她脸上不施粉黛,侧脸却十分生动。有一缕调皮的发丝自耳后垂下来,随着她摇头晃脑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很是可爱。沈培南的心忽然变得很安静,这样看着她,听她说话,他感觉自己已从忙碌里抽离,有一种单纯的美好。

他放松地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她躺在地上也睡着了。点点阳光跳上她的小脸,衬得她的脸蛋愈发粉嫩。她的小嘴随着呼吸微微开合,漂亮得跟果冻似的。

他忍不住俯身,突然就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想要咬上那两片果冻。

两人间的距离近了,更近了……

5.

沈培南到底是没能亲上古七七,因为秘书突然打来电话,喊他去加班。

“我想骑你,可以吗?”沈培南对已然进到识别屏里的古七七道,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可怜,“你知道的,一路推你去公司,我怕耽误时间会被老板开除。”

古七七:“你对我这么好,你想骑,那就……骑吧。”

“太好了!”沈培南激动之下,一口亲上了识别屏,正好与里头的古七七嘴对嘴。

古七七:“!”

沈培南:“!”

“走、走了!”沈培南同手同脚地骑上车。

“好、好啊。”几乎是同一时间,识别屏里的古七七慌乱地拿手捂住脸。

若此刻的两人有工夫看一眼彼此,他们便能发现,对方的脸都爆红成了猪肝色。

沈培南是骑惯了共享单车的人,却从未像此刻这般骑得畅快。一想到古七七就在自己的身下,就和自己在一起,他的一颗心就止不住飞扬起来。

可惜,他的好心情没能维持多久。

按照惯例,沈培南是要一路骑车到办公楼下的,可这一回才到园区门口,他就吱的一声停了车,因为,他突然看见了前方的一个人。

“你好,请问,你是陆轩吗?”沈培南追上了前方的男人。

“我是。”对方转过身来,那是个英挺的男人,比沈培南矮了一点点。

陆轩也在园区上班,沈培南看过他的照片,因而刚刚那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知道古七七在哪里。”沈培南应该这么说的,可这句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他如何也说不出来。

在园区门口看见陆轩的那一刻,沈培南突然生出一种惶恐。如果他把古七七的事告诉了这个陆轩,她是不是就要离开他的身边?脑海里不期然就浮现了这些天她提到陆轩时的表情,满心的依赖,全然的信任。这个陆轩对她来说,一定很特别。甚至她被困在共享单车,也是因为陆轩。

沈培南记得她说过:“今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来共享单车产业园区给阿轩送饭,他在开会,我就在园区的亭子里等……”

陆轩,他是她的阿轩,他们……倏然间,沈培南觉得心中酸酸的,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气。身体先于脑子有了反应,趁车里的古七七没看见陆轩,他慌忙把共享单车藏好在路边,才上前见陆轩。

“你有什么事?”见沈培南持续走神,陆轩有些不耐烦了。

“没什么。”沈培南回神,他垂下了眸子,“我听说,前几天你在园区救了一个女孩子,她还好吗?”

“还好。”

沈培南最终没把古七七的事告诉陆轩,确定那个女孩还在医院休养,他就告别了陆轩。

他的心脏一缩一缩的,除了酸涩,更多的是一种浓浓的不舍。他不想古七七这么快离开他的身边。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脚步往共享单车的方向赶。

可待沈培南赶到藏车地时,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哪儿还有车的影子?!

6.

他并没有刷脸还车,还给车上了锁,这个角落又鲜少有人来,谁会推走车?

沈培南感到惶恐,他把她弄丢了!她甚至没有丝毫自保能力!如果她被那些没爱心的人骑到,而她又不小心一点让人发现了她,那些人会怎么对她呢?他突然不敢去想象!

冷静!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沈培南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环视四周,视线越过树丛时,忽然看见树上有个摄像头。

园区监控室。

镜头里,沈培南推着一辆粉色共享单车走来。

沈培南离开,单车孤零零地停在角落里。

突然,镜头前红光一闪,那是个穿着红裙的女人。女人走向了共享单车。

沈培南眼皮一跳,是她!

“李佳!”

前头的红衣女人一顿,停下了脚步。

沈培南几步跑上前,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摁住了车把手:“这车我还没还,你骑走了,我的钱可要扣光了。”

古七七从没觉得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这样好听。听到沈培南声音的那一刻,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得救了!她原本好好地停在角落里的,这个女人却突然不由分说就将她带走,这个女人甚至都没做刷脸这个动作!

这个女人一定是想不花钱骑车!古七七对她的印象差到了极点,可光天化日之下,她又不敢随便说话暴露自己的身份,幸好沈培南赶来了!

“阿南。”女人很是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沈培南看着她,欲言又止。半响,他才道:“我在园区上班。”

“太好了!我也是!”李佳笑起来,她是很美艳的那种女人,“那么,以后请多多指教了。”她朝沈培南伸出手。

她的五根纤纤手指涂着丹蔻,沈培南盯着她的手发起了呆。

“阿南?”

“嗯。”沈培南回神,两人的手一触即分开。

“這车停在角落里没还,我以为是有人忘还了,想推它去保安那儿。既然正主来了,就交给你了。”说完,李佳就先走了。

对方的背影都看不见了,沈培南还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个不停。

古七七心里莫名就有些不是滋味,声音就自识别屏里冒出来了:“你喜欢她啊?”

沈培南闻言就变色了:“说什么呢!”

古七七自动将他的反应理解成恼羞成怒了:“我说说怎么了!如果不是,你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沈培南猛地转过身去,两边的肩膀因急促呼吸而不住地耸动。

看来,还不止喜欢这么简单,那个李佳还让他受过情伤?这么一想,古七七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待平复好心情,沈培南方转身面对古七七:“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古七七:你刚刚不想跟我说话,我也不要跟你说话了!哼!

见古七七迟迟不说话,沈培南自己也是身心俱疲。他便也沉默下来,将共享单车带到了自己办公室内的专属操作间。

女秘书已经等在了那里:“沈工,大老板找你去邻省出差,挺急的,要马上走。”

古七七一下子惶恐起来,他走了,她要怎么办?更叫她难以接受的是,沈培南回复了秘书一句“我知道了”,就径自离开了操作间。他就这样走了,不管她了?!

幸而十分钟后,沈培南又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电瓶:“我给你接上外接电源,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会饿肚子。”

他还记挂着她,她心中一暖。可听他的口气,他还是要走?

深吸一口气,古七七问:“你……要去多久?”

“三天。”

“可不可以不要走?”古七七差点就要脱口这么说了,可同时她也意识到,她没有这个立场。他于她来说,不过是个想骑她的陌生人,收留她已是仁至义尽,她凭什么还要求他为了她而放弃工作?说了也是自取其辱,他肯定不会答应的。

“嗯,你快走吧,我一个人还自在呢。”自在个屁,她都快哭了。

沈培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三天后,沈培南出差归来。家都没来得及回,他就匆匆地赶来了办公室,却被秘书告知,那辆共享单车已经不在了。

7.

“抱歉啊,沈工,共享单车公司的人查到车在你这里,他们来收走了。车上有定位的,我瞒不住。他们还要你赔钱……”秘书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看见沈培南的脸色唰地一下白了。

“把他们的电话号码给我,快!”

“啊?哦!”因为从未见过沈培南如此失态,女秘书都被吓住了。

此刻的古七七在哪里呢?她当然还在那辆共享单车里。

那辆共享单车在哪里呢?

在一处工业厂房里,等待恢复出厂设置。

共享单车上的识别屏是决定整辆车性能的关键。不知是否古七七的意识加入的原因,检测员发现她所在的那辆单车识别屏有故障,修复不成功之下,他们就要将这辆车做恢复出厂设置处理了。

古七七也有想过要不干脆跳出去对检测员说“我是人”算了,但对上他们冷漠的脸庞,她觉得这些人肯定不会像沈培南那么好说话,他们十有八九会拿她去做实验,那样岂不是更糟糕?她迟迟无法决定要不要自曝身份,一拖再拖,就拖到了今天。

排在她前面的还有两辆车。

怎么办?她要死了吗?

“动作快点!干完了活,好吃饭。”一个工作人员从角落走过来,“我来帮你们。”他边说,边朝古七七这辆车伸过手来,嘀的一声按下了识别屏的某个按钮。

古七七瞬间觉得头痛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切割着她的身体。她试图跳出去,告诉他们“车里有人”,却已没了这个力气。

识别屏上跳出“恢复出厂设置”的按钮,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就要按下去。

就在这时——

“等一下!住手!”突然就有一道男声由远及近地传过来。

这道声音如此熟悉,熟悉到古七七都不禁支撑着眼皮睁开了眼。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发了疯似的朝她跑来。他衣衫凌乱,扬起的发丝却在空中甩出了一个叫她心悦的弧度。他就像一个大英雄,踩着七彩的祥云来救她了。

她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古七七又在沈家那间宽敞的客厅里了。

她从识别屏里冒出头,就对上了一双惊慌又欣喜的眼:“你醒了!太好了!”

男人明明可以坐姿潇洒地往沙发上一靠的,如今却搬了张小板凳坐在车边。见她冒出头来了,他展臂就抱了过来。当然,他抱住的只能是冰冷的车把手。可他浑不在意,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仿佛抱着的是他最心爱的宝贝。

反正你抱的是车,又不是我,我就懒得推开你了,古七七在心里嘀咕,嘴里却道:“我不会感谢你把我救回来的!”

“对不起……”沈培南声音喑哑,“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下的,我没考虑到公司会来收车。是我的疏忽,害你受惊受伤,你可以原谅我吗?”

“你……”古七七惊讶地望着他,显然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話来。她是有怪他扔下她不管,但是,他这么一通“抢白”,她就觉得肚子里的气儿一下子就消失干净了。他是那样专注而认真地看着她,眼神深邃,都要让她误以为他眼里充满爱意了。她忽然就被他盯得不好意思起来,整个头往识别屏里缩了缩,没话找话道:“嗯……可、可他们下次还来收车怎么办?”

“我已经把你,嗯,我是说你所在的共享单车被我从那家公司买回来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车了。”

“我一个人的车”……反复咀嚼着这么几个字,沈培南也不知怎的,居然面红耳热起来。他咳了一声,看向古七七的目光里罕见地带了几分不好意思:“你愿意做我一个人的车吗?”

哎哟,咋觉得这句话好诡异!做他一个人的车,做他一个人的车……嗯,这句话没毛病。可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她差点被“恢复出厂设置”了,还没复原!

“嗯?”沈培南不由得又凑近了几分,身上好闻的男性气息一下子包裹了她的周身。

古七七不由自主地吸进他身上的味道,觉得整个人被熏得晕乎乎的。对上他充满希冀的眼,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哦。”

8.

自此,古七七就在沈培南家里住了下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你要恢复零部件功能。”

在那家工业厂房里,古七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被搞坏了。她现在不像以前那般可以那样自由出入识别屏了,她总是昏昏沉沉地想睡觉,每天醒来的时候并不多。而她每次醒来,沈培南都在她的身边。

“你都不用上班的吗?”有一天下午,她从识别屏里飘出来,发现他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沈培南状似无意地收回视线:“我的工作比较自由,在家上班就可以。”

“哦。”

有时候她半夜冒头,也会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眼也不眨地看着她。

“你看啥?你咋不睡觉?”

沈培南就会含糊地说一句:“睡不着。”

古七七不知道的是,这些日子以来,每每沈培南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古七七差点被“恢复出厂设置”的场景。一旦恢复出厂设置,识别屏里一切后天加上去的东西都会被抹去,这也意味着,她会不复存在。心里的惶恐达到极致,他一定要确定她在他的眼前,确定她安好才会安心。

“唉——”想到这里,沈培南长叹一口气,觉得自己可能是魔障了。

“沈培南,阿轩还是不相信你吗?”古七七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沈培南的思绪。

他僵硬了一瞬,而后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我在医院见过他几次。我跟他说了你的情况,他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你的意识就在共享单车里。”

是的,沈培南已将园区被救的那个女孩儿就是古七七的事和她说了,他还查到,古七七的身体就在市一医院的特护病房里。

“怎么办呢?要不,你还是带我去见他吧。我自己跟他说!”

“不行!”沈培南断然道。见古七七瞪着眼睛看他,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换上一副温和的口气,“忘了你现在出来的频率不稳定了吗?万一我把车推去了,你又恰好没办法让阿轩看见你,他肯定以为我们是骗子,再也不会相信我们的。”

“也是哦。”古七七苦恼着。

沈培南走过去摸摸她的脸,两人都未意识到,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自然:“别担心,你的身体就在医院里,被好好照顾着,不会有事的。而且……”他深深地看着她,“我也在研究这辆车,希望能找到你的意识被困在里面的线索。”

“嗯!”古七七重重地点头,觉得沈培南真是个好人!

想到这里,她便道:“沈培南,那要不你再骑骑我?”

沈培南就笑了:“好,骑骑你。”

共享单车的识别屏遭到破坏,而人踩单车时产生的电力是最温和的,这股电力可以帮助古七七恢复精力。因而,这段时间以来,小区的住户总能看见一个成熟英俊的男人骑着一辆粉红色的共享单车,绕着小区一圈圈地转,眉目间尽是温柔。

“我感觉我越来越有力气了!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去见阿轩了!”被沈培南骑在身下的时候,识别屏里的古七七兴奋地说。

沈培南嗯了一声,在古七七看不见的角度,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其实,他对古七七说谎了。在得知古七七的身体所在的医院时,他确实有去找过陆轩。那时,透过半开的病房门,他看见陆轩俯身,就要亲吻上昏迷的古七七的额头。

他们果然是那种关系!

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破门而入,把轻薄古七七的男人抓出来打一顿!但随即他意识到,他没有资格。

他仍不死心,回来后还状似不经意地试探古七七:“你喜欢陆轩吗?”

“喜欢啊!”

沈培南的一颗心便沉到了谷底。

9.

他怕那个陆轩知道共享单车里古七七的存在,会把她从他的身边带走。届时,他就连和她的意识相处的机会都没有了。她说她喜欢陆轩,那么,她一定会更愿意去陆轩的身边吧。

因而,那天在医院看见陆轩吻她,他很可耻地落荒而逃了。

他把她的意识被困在共享单车里的事瞒了下来。

不过,他有在抓紧时间研究那辆单车,希望可以将她的意识解放出来。他已经有些眉目了,他会让她做回真正的古七七。但是,在那之前,他只希望她可以待在他的身边。

这么一想,他还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自嘲一笑,沈培南打开了自家的大门。

“我回来了!”一想到她就好好地待在他的家里,他脸上的温柔笑意止也止不住,却并未听见她如往常般欢快地回应。

“七七?”沈培南走进客厅,看见古七七从共享单车里出来了,正背对着他,动也不动地立在窗边,“怎么不说话?”

古七七缓缓转过身来,眼里含着泪:“我打过电话给阿轩了,他说根本没有一个叫沈培南的人找过他!”

沈培南一愣,第一反应就是:“家里又没手机,你怎么给他打电话的?”

“回答我!”古七七很伤心地瞪着他,“你到底跟阿轩说了我的事没有?”

她的眼神清澈透亮,这样一双眼睛让他心动,也令他无法说出谎话。

“我……没有。”他艰难道,“但我是因为……”

古七七却已不愿听他解释:“为什么要骗我?!我那么信任你!”

“七七,我……”

“你别过来!我不想看见你!你走!你走!”

沈培南试图靠近她,她的反应却异常激烈,说什么也不愿让他靠近了:“你不想让我恢复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沈培南还想再解释,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他收到秘书发来的短信:“沈工,老板紧急传召,你得马上来公司!”

沈培南便叹了一口气:“好,我走。”深深地看她一眼,他转身离开。

他觉得这会儿古七七需要冷静,而他也需要时间整理一下骤然被她看穿“险恶用心”的狼狈心情。

可沈培南赶回公司,却被秘书告知并没有发过那样一条短信。

怎么会这样?

沈培南顿觉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来,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他当即想到一个被他忽略的关键点:他没在家里留手机,古七七怎么联系陆轩?

心中顿生不妙之感,沈培南拔腿就往回赶。

他赶回家时,却发现自己如何也叫不醒共享单车里的古七七了。

古七七幽幽转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醒了。”冷冷的一道女声响起,是李佳。

“你要干什么?”望着眼前这间实验室模样的房间,古七七有点害怕。早上沈培南离开家,她还躺在沙发上晒太阳,李佳就堂而皇之开门进来了,她想躲都来不及。

“你好啊,阿南跟我说起过你。”李佳道

古七七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想到李佳和沈培南的“暧昧”关系,她心里更是酸溜溜的,质问李佳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阿南让我来的。”李佳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你来做什么?”

“阿南想拿你做实验,以研究出人工智能型共享单车。我觉得不大好,我是来救你的。”

“胡說八道!”

“是吗?阿南可是一直把你囚禁在这里呢,他并没有把你的事告诉你的朋友,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古七七觉得李佳的笑容很讨厌,就接受她的挑衅,拨出了电话……得到的结果是,陆轩竟真的不知古七七身在何方。

古七七一气之下把沈培南赶走,李佳却从里间走出来,拿出一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对着单车一按,古七七就失去了意识。

想到这里,古七七心中不安的感觉更甚:“你对我做了什么?”

“把你从共享单车里分离出来了啊。”

古七七:“!”

“要不是得在你激动时才可做分离,我又何苦演那么一遭。不过,现在都结束了。”言毕,李佳又拿出一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朝古七七按了一下……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灯光全灭,停电了。

与此同时,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个黑影夹带着风声闯进来:“七七!”

那是沈培南的声音!

那一刻,古七七心中千头万绪都化作了庆幸。

“沈培南——”她唤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连自己也未发觉的依赖。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零星月光,沈培南一步冲进室内,抱住古七七。宽厚的大掌落在她的腰上、背上、脸上,哪怕只是个虚影,他也不愿松开。

“我来了!对不起,害你受惊了。幸好我在家里装了监控……”他才发现李佳拿了门外的备用钥匙,闯进他家来。他喃喃自语,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

古七七也是一阵情动,心里有股热烈的情潮刺激着她,催促着她,让她克制不住地回抱住沈培南,让她想对他说些什么。

却在这时,她看见李佳来到沈培南的身后,朝他亮起了一根针头。

“小心!”

砰——沈培南与李佳缠斗在一起。李佳居然是会功夫的!

“快跑!”沈培南侧头冲古七七喊。那一眼里包含了万千的情意。

古七七深知自己留在这里也是拖他后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咬牙冲了出去。

门外是一条望不见头的回廊,古七七不认得路,只知道埋头往前冲。她在经过一处拐角时,突然一道黑影自斜里冲出来,她一下子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

“阿七!”熟悉的男声。

古七七僵硬地回头,眼眶瞬间红了:“阿轩!”她转身就往他的身上扑,“你怎么才来啊!”

陆轩也很激动:“姓沈的那个家伙通知我来的……”

他俩在这里重逢,走廊另一头,沈培南一瘸一拐地追出来。“七七”两个字被他强行咽了下去,看见她那么快乐,他到底是没上前,暗然地退了下去。

10.

“真没想到李佳工程师会犯故意伤人罪啊,听说被她伤的那个女孩叫古七七,前两天才醒呢。”沈培南的办公室里,女秘书八卦着,“沈工,李佳跟踪过你,那条把你召来公司的短信也是她发的,她对你啥意思啊?”

“不知道。出去吧。”事实上,在听见“古七七”三个字时,沈培南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那天,陆轩与他合力在李佳实验室找到将古七七的意识复原的遥控器。陆轩按下按钮,意识状态的古七七就消失了。而医院里的古七七就此醒来。从那以后,她就离开了。

他的生活一切照旧,只是,他再也不骑共享单车了。因为一看见共享单车,他忍不住就会想起她。偏偏他又是研究共享单车的,他在想,要不要连工作也辞了算了。

反正无心工作,沈培南干脆拎了西装出门,堂而皇之地翘班。

他本来想去散心,却又不知不觉地去了医院。

这个点她应该在楼下的草坪上晒太阳。

他没别的想法,只想远远地看她一眼,就像这些天来的许多次一样。可一看见她,他就挪不开脚了。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病号服,衬得一张巴掌大的脸更小,脸色倒是好看了许多,阳光洒在她奶白色的皮肤上,她正在跟一个小宝宝说话,整个人好似会发光。

背靠一棵大树,沈培南闭上了眼睛。只要离她近一些,他就觉得高兴。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转头又去看她,她却已不在那里了,他感到怅然若失。

背后却传来一道女声:“你在找我吗?”

沈培南霍地转身,此刻瞪着眼睛瞅他的女孩儿,不是古七七,又是谁?

她有了身体,在对着他笑,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沈培南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慌意乱,心怦怦乱跳得厉害,像个初尝情事的毛头小子,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你、你来了。”

“你喜欢李佳吗?”古七七开门见山。

沈培南愣了一下,然后好笑道:“当然不是。李佳当年确实和我短暂地交往过,但我发现我们不合适,就分手了。”

“说谎!”古七七瞪他,“你明明对她还余情未了!不然,你们在园区重逢的那次,你怎么那么失态!”

“那是因为……”沈培南有些难以启齿,“她当年和我交往,是有目的的。她盗取了我的一套新型共享单车研究方案,被我发现后还反过来诬蔑我盗取她的。她伪造了充分证据,我辨无可辨。我觉得自己很愚蠢,再见到她时心情自然复杂。”

“这样啊。”古七七绕着肩侧的头发,不知不觉就换了个话题,“阿轩说,我来给他送饭那天,是李佳袭击了我。”

听见她那么亲密地叫别的男人的名字,沈培南心中又一阵隐痛,但嘴上仍旧道:“那天四下无人,她就打晕你,取了你的意识做人工智能型共享单车的实验。其实,那晚她是想把那辆共享单车推回家的,但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她做贼心虚跑了,我却阴差阳错地把你带回了家。”

“那你后悔把我带回家吗?”

“当然不!”沈培南脱口而出。

“那这些天你干吗不来看我?!”古七七又瞪他。

“你……都有陆轩了。”沈培南艰难地说道,“我知道他是你男朋友。有一次在医院,我看见他亲你的额头了。”

古七七的表情变得很古怪:“你确定他亲到我了?你确定他不是嫌我头发油给我擦头发来着?”

沈培南:“……”他确实没亲眼看见,看一半,他就没种地跑了,但回想起来,当时陆轩手里确实捏了两张餐巾纸。

“我问过你,你自己说你喜欢他的!”他换了个说辞,“你还亲自给他送晚饭!”

“他是我师兄啊,我当然喜欢他。我还喜欢实验室里的老师、师姐、师弟呢。还有,师兄他找到了好工作,我要抱紧他的大腿,他才会给我介绍工作啊。”

沈培南:“……”

一時间,两人相对无言。

古七七转身:“没话说,我走了。”

沈培南:“有话说!”他咳了一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愉悦,“我是共享单车园区的资深员工,我的大腿更粗,你要不要来抱?”

才不要!

她要矜持!

以上当然不可能是古七七的想法。

“要!”她毫不矜持地转身,而他,早已张开臂膀迎接她。他那么好,她变成了一辆车给人骑才遇到了他,她当然要牢牢把握住,可不能给他公司那些女妖精占了便宜!

“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

“我带你回家。”

“好。”

两人手拉手走远,在春光里形成了两个小小的光点。两个点紧紧依偎在一起,是幸福的滋味。

赞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