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编辑,敢于直面黑历史的人生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前言:大家一定想不到,这期的互动是月儿小姐姐在我身后挥着小皮鞭,用高达一千度的火热视线盯着我写完的……

    哥只不过是去了趟外地泡温泉,回来发现大家都在发疯似的赶杂志进度,因为年底物流快要停运了……可是,为什么坐我旁边的任天天可以淡定地看剧,而我还有一整个互动没写,哥真的好苦啊!就在这时,任天天跑到窗户边,惊呼:“天啦,大家快来看!”

    小雨开心地说:“是下雪了吗?”

    任天天更焦急了:“什么下雪咯?楼下起火了,你没看到滚滚浓烟漫上来了吗?”

    害怕……从来没经历过火灾的我,看到办公室所有人开始往楼道撤离!

    这时候又突然停电了!我看着身边的带针动作浮夸地抱着一沓纸稿就跑:“好不容易等来《太傅》的返稿,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我要带你一起走!”

    ……白天不懂夜的黑,读者不懂编辑累,各位盆友,请珍惜你们身边的编辑朋友!Ta们是在用绳命在工作啊!

    主持人:在长沙冻成狗的亚瑟

    【不要欺负我们弗兰人】

    2018年的元旦,吕天逸和爱看天分别携新书《我的超神男友》和《竹马成双》来到北京IDO漫展开签售啦!

    两位责编月儿和带针因为是土生土长的弗兰人,穿上了人生中最厚的毛衣和羽绒服,准备暖暖地去迎接北京零下八度的气温。

    月儿温柔地嘱咐吕天逸:“阿逸,去北京要多穿点哦!”

    吕天逸温柔地打了几个字:“到北京终于可以脱下我的羽绒服,穿呢子大衣了呢!”

    原来阿逸的老家大连……大……连……

    另一邊,带针也好心的叮咛爱看天:“天天,北京据说都零下好几度了,你过来要注意保暖!”

    这次天天没有回,直接忽视了。直到后来,针针与天天在北京成功“面基”,看到天天穿着低领的毛衣,锁骨在风中迎风招展,外面套一件大衣都不带扣的,针针流下了钦佩的热泪。

    *** ***

    月儿和带针首先在长沙的机场热成了狗,到北京后,在地铁里热成了狗,然后在酒店的房间里,又热成了狗……

    晚上在酒店,带针和月儿洗漱完毕准备入睡,熄灯十分钟后——

    带针:月儿,你有没有感到一股燥热……

    月儿:有,我想脱个衣……

    带针:我想脱个睡裤……

    以下内容可能有点不可描述,哥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接下来两人翻来覆去2个小时,貌似睡着了,又被热醒了……

    两人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了漫展,两位作者因为都是北方人,她们都惊呆了:你们觉得热可以开窗啊!你们不知道暖气可以调节的吗?!

    好吧,是我们弗兰人见识少,怪我们咯?

    小喇叭:2018年桃夭有个大胆的想法,新的一年我们计划给组里的向上吧系列作品的写手开巡回签售会啦,可能会有:风弄、吕天逸、爱看天、水千丞、非天夜翔……鸡冻吗?到时候来现场给大大们打call呀!详情请持续关注@魅丽桃之夭夭 官方微博。

    【那些年口误引发的爆笑惨案】

    1、小心,前方丧尸来袭

    魅丽“少女咖啡馆”营业以来,每周二的下午成了桃夭组定时被“投喂”的时间点,这时候,众幺蛾子就自动移动到“少女咖啡馆”聊聊天、吃吃东西。

    本来上班途中进去放松一下很正常,可是哥近日感觉到这群人的画风越来越诡异了。

    这天,新人编辑萝莉璇正眉飞色舞地讲述一个极品白莲花的故事,讲到动情之处还戏精附体,发挥她精湛的演技把如下场景演出来了——

    只见萝莉璇演的白莲花对身边的同事说:“哎呦谁丢的垃圾啊,丢的到处都是,扫地阿姨都不做事的吗?!”

    萝莉璇接着旁白:“这时候,丧(上)尸(司)来了!你们猜这个白莲花怎么做吗?”

    这时候,正好从外面敲门而入的浅仓受到了1万点惊吓:“啊……丧尸来了?我在哪里,为什么会有丧尸!”

    萝莉璇向浅仓眨眨眼:“仓老师别害怕,是上司,我错了……”

    众:哈哈哈哈哈,平卷舌不分就不要讲故事了好吗!

    萝莉璇:“不,我还要讲完,最后这个白莲花看到上司来了,马上双膝跪下,把垃圾捧起来,十分造作地丢入了垃圾箱,边说:‘哎都不知道好好丢垃圾吗,扫地阿姨也是很辛~苦~的~嘤嘤……”

    2、其实只是想讲个恐怖故事

    这次轮到小雨讲了一个小时候发生的细思极恐的故事。

    她用缥缈的语调款款说道:“我小时候放学回家,路过一辆废旧了好多年的卡车,走过去几米后一种奇异的力量驱使我回头,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浅仓:“车里面有人!”

    小雨:“对……问题是我之前路过的时候并没有人啊!”

    穆迪:“是不是有一男一女?”

    小雨:“对!就是一男一女!我看到那个女人扎着双马尾,绑着红绳,驾驶座上是一个男人!问题是,当时哪个成年女子做这种打扮?”

    月儿:“难道是穿越了?”

    这时候我问了一个特别呆萌的问题:“问题是,他们在车里就光坐着,什么都不做吗?他们是静止的么?”

    月儿:“亚瑟你这问题问的怎么怪怪的?”

    小雨看着我,严肃认真地回答:“嗯,他们就在车里坐(做)着……”

    萝莉璇假装咳了一下:“咳咳……你说他们在车里做什么?一男一女?嗯?风太大,我听不太清……”

    众:咦……这个故事突然一点也不恐怖了是怎么回事?

    【编辑部葬爱家族集体爆照啦】

    月儿:我已经不想回忆当时的故事。

    编辑点评:

    浅仓:你已经赢了!

    带针:当时拍下面这张照片大概在高二……当时特别流行爆炸头和各种非主流的拍照姿势(暴露年龄了),我当时就觉得这样的feel特别fashion,有一种迷之自信!于是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跑去理发店硬是要发型师给做了一个爆炸头,然后在某一个萎靡不振的周末下午,一个人在家里的卫生间无聊玩起了自拍……结果越玩越嗨,于是就有了如下这张照片,放出来吓吓你们

    编辑点评:

    月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针针!!

    浅仓:针针你骗了我们好多年!你不是我们心中的针针了!

    胖又:惊吓程度五颗星!!!

    萝莉璇:当时拍这张照片是因为我亲爱的李泽言老公还没有出现,单身二十多年女性的第一次思春,然而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们这群单身狗/坏笑

    编辑点评:

    浅仓:每个女生是不是都拍过这样的照片?

    月儿:看你那骚气满满的样子,果然是单身二十多年的女生。

    鹿凡:求你男盆友的心理阴影面积……

    胖又:小盆友们知道什么叫做“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么?对的,没有错,看照片里浑然天成的美颜,那个就是我费尽心思想要拍给网友的照片,对了,这还是我偷偷拿着我爸的手机拍的(捂脸)。

    编辑点评:

    萝莉璇:照片后的故事让我十分感动。

    浅仓:齐刘海,剪刀手果然是那个时代的标配。

    穆迪:像素敢不敢再模糊一点。

    小雨:这张照片拍摄于高考后和闺蜜的旅行中,是不是看起来还算美美哒?但其实!那双鞋子不是我的!那个墨镜不是我的!那个淡定的表情不是真的!我的背后就是万丈悬崖,我坐在那里怕的要死,然后本来穿的松糕凉鞋走半路就坏掉了,这是在路上一个捡垃圾的好心阿姨看我一瘸一瘸走路可怜我借给我穿的······她刚刚捡到的鞋子······

    编辑点评:

    带针:明明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为什么我闻到了大姐大的味道。

    穆迪:本来以为这张如此平庸的照片输了,没想到这背后的故事赢了!

    赞 (1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8.4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