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送命题

王木木

简介:传说,悬疑凶杀小说大神作家陈默安之所以能把各种凶杀场景写的惟妙惟肖,是因为他亲自杀过人……这么可怕的一个人,老大居然让唐依依单独去找他谈影改合同,唐依依泪崩:“老大,我不过是迟到一次而已,你就要给我出一道送命题吗?”

【1.就是那个陈默安啊】

丁零零,丁零零!

闹钟响了十几遍,唐依依才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将乱发从脸上胡乱地拨开,一看时间,她啊地惨叫一声:“完了,完了,完了!我迟到了,老大那个疯女人一定会整死我的!”

都怪自己作死,前一天晚上不睡觉,跑去参加什么万圣节化装舞会,本来还指望能找到一个帅哥结束自己的单身狗生活,结果,舞会上的人一个个都弄得跟怪物史瑞克似的,別说帅,能不丑得辣眼睛,她就谢谢他全家了!

更可耻的是,舞会上还有一个变态,居然化装成最近很火的悬疑电视剧《黑暗》里那个可怕的连环杀人凶手“分裂脸”,把自己的一张脸弄得跟被人砍了十几刀似的,比电视剧里的演员出场时还要恐怖。

关键是,这个恐怖的变态,大概看到唐依依化装成的也是《黑暗》里的一个法医角色,居然上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当时,唐依依正和朋友聊《黑暗》里的剧情,本就吓得要死,被他拍得不经意一回头,妈呀,当场给吓得一拳挥过去,自己紧接着白眼一翻,最后是横着被朋友扛回来的……

上午九点半,唐依依气喘吁吁地闯进公司,还没来得及顺一顺气,就听到老大的河东狮吼:“唐!依!依!”

“到!到、到、到!”

唐依依跌跌撞撞地冲进老大的办公室,老大劈头就是一顿臭骂:“年纪轻轻不好好工作,居然迟到睡懒觉,看在你这么无所畏惧的分上,去找陈默安洽谈影视改编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老大这番话一气呵成,转折飞快,都不带给唐依依反应的,然后拨一拨长发,果断地将一式两份改编合同拍在她的面前:“现在就去吧,地址贴在后面的便利贴上!”

唐依依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拿起面前的合同,瞪着乙方“陈默安”三个字又足足愣了三秒钟之后——

“陈默安?哪个陈默安?”

老大心虚地把嗓音提得更高了:“还能有哪个陈默安,就是最近那个电视剧《黑暗》的原创作者陈默安,专门写悬疑凶杀小说的陈默安啊!”

“噗!”

唐依依没忍住,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在合同上,连提高的声调都变了音:“你说啥?专门写悬疑凶杀小说的那个陈默安?!”

【2.据不可靠消息称】

最近两年,只要提到“推理”“凶杀”和“悬疑”,但凡追剧看小说的人,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恐怕就是最近火得一塌糊涂的大神作家陈默安了。

这人一旦火了,就会被网友迅速而果断地扒得一丝都不剩。

据不可靠消息称,这位大神之所以能把各种凶杀场面描写得惟妙惟肖,是因为他都曾亲自动手实践过。

据更不可靠消息称,一年前,他在M省的天空大酒店差点儿用被单闷死自己的一个粉丝,而这个情节正是他的新文《谋杀》里面的一个受害者的死亡方式,为此,他还进了警察局。

虽然最后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放出来的,但这个恶名传得众人皆知,就连他的后援粉丝团的女团长也只敢扬言包养他的书,而不敢包养他。

这样一个主儿,老大居然让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单身柔弱女青年去找他洽谈影视改编合同……

唐依依难以置信地看向老大:“我就迟到了一次而已,老大,您就给我出了一道送命题?”

老大更加心虚地咳了咳:“你不要被网上的虚假言论所影响,陈默安虽然六亲不认,连亲妈的面子都不给,但他绝对不会杀人,这样吧……”

眼看威逼不行,老大开始利诱:“你不是一单身狗吗?我儿子帅得跟胡歌似的,你要是拿到影视改编的授权了,我就牺牲一下,把我儿子送给你当老公,怎么样?”

单身狗唐依依立刻眼前一亮:“帅得跟胡歌似的?爆照!”

老大嫌弃道:“少来,先完成任务,任务都完不成,我凭什么把我如花似玉的宝贝儿子拿出来给你玷污?”

语毕,不等唐依依犹豫,老大催促她:“赶紧去,早完事,早结婚啊!真的帅得跟胡歌似的!”

陷入老大催眠般的诱惑里,唐依依满脑子都是“胡歌”地接了文件,然后按照地址杀到陈默安的家。

眼下她站在陈默安家的大门前,迎着风,背对着太阳,努力给自己打气:“唐依依,不要怕,法治社会,不能杀人,更何况为了胡歌一样帅的老公,你断胳膊断腿也得完成任务。”

话音未落,大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阳光正好从唐依依的身后照射在那人的脸上,将男人如精雕细琢般帅气的五官映照得更加令人窒息,她的心脏都差点儿骤停。

乱风把唐依依的头发乱七八糟地吹满了她的脸,她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啊,眼睛好大,睫毛好长,鼻梁也很高。眼前这个帅哥,他简直比胡歌还帅,好吗?

“你是谁?”

帅哥皱了皱眉头,薄唇动了动,很无情地说:“想自杀,右拐出去找大峡谷风景区,无论你有多么心甘情愿,我也没兴趣按照小说里的写法杀死你。”

唐依依:“我……”

话未完,吃了一口自己的头发,她呸呸地吐着头发时,帅哥已经不耐烦地转身进屋并且毫不客气地关上了门。

“喂、喂,陈默安,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你寻死的——”

唐依依连连敲门想解释一下,可陈大帅哥似乎很擅长打断别人的话以及不乐意听完别人的话。

唐依依还没解释完,他就再次拉开门,将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塞到她的怀里:“我看你也别找大峡谷了,直接到四季山精神病医院做个检查吧。”

门再次被无情地关上!

唐依依一脸发蒙地傻愣了半天,然后颤颤巍巍地举起陈默安丢给她的纸,发现那是一张地图,上面用红笔详细地标注了去四季山精神病医院的路线,以及中途需要换乘的地铁,可以说是非常细致了。

唐依依:“……”

【3.色令智昏】

见到帅哥的心情本来应该是愉悦的,但被帅哥刻薄地伤害自尊心,唐依依就实在体会不到一丝美好的感觉了。

唐依依哭哭啼啼地跑回去:“老大,陈默安太坏了,根本不给我开口的机会,他还让我去精神病院,呜呜呜……”

老大恨铁不成钢:“瞧你这点儿出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我怎么把儿子交给你?”

唐依依哆嗦了一下,想到今年过年如果还不能带一个男朋友回家的下场,以及老大描述的、可爱迷人帅得掉渣的儿子……

唐依依抹了一把眼泪,握拳:“老大,我不会放弃的。”

她抱起合同,转身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出去。

公司的同事们纷纷表示服气:“老大,陈默安的case,你都搞不定,唐依依为什么会如此不要命地接下来?”

老大看了看抽屉里自家儿子的照片,露出一个充满阴谋的微笑:“色令智昏。”

众人:“服!”

有了上一次吃闭门羹的经验,唐依依这一次学聪明了,她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然后勇敢地敲响了陈默安家的门。

陈默安被门外狂风暴雨般的敲门声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放下手头的事情去开门,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来砸他家的门。

结果,门刚刚打开一条缝,外面敲门的唐依依就勇猛且无畏地闯了进来,一边闯,还一边喊:“我是唐依依,我不自杀,你别赶我,别说话,你听我说!”

她闯得太突然太凶猛,陈默安一时不查,心道“不好”,果然,她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朝着他就扑了过去,在后者惊讶的注视下,直接把这个传说中很可怕、会杀人的大神给扑得一连后退十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而她干脆利落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陈默安的眼镜被撞歪,斜斜地挂在脸上,他一动,就能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孩真实的触感……略显苍白的皮肤透出一丝不正常的薄红,他温热的气息不时地扑在压在他身上的她的脖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

可怜的唐依依脸一烫,顶着红透的一张脸努力想爬起来,却手忙脚乱,怎么也爬不起来,反而一连又往人家陈默安的身上砸了两三次,一次比一次重!

场面之尴尬、之缺德,唐依依想爆粗口,都不知道该挑什么字眼了!

【4.陈默安又杀人啦】

“你别动了,你再砸一下,我可能就得打120了。”陈默安忽然开口,吓得唐依依立刻坐着不敢动了。

陈默安看着她通红的侧脸,一副惊慌失措又不敢轻举妄动的模样,不知为何觉得十分有趣,于是下意识地弯了弯嘴角。

他伸手,仅仅用了三分力气就将唐依依推了起来,唐依依站稳之后连忙回身去扶他,一脸抱歉:“对不起啊,陈大神,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力道没控制好,我整个人就——”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戴好了眼镜的陈默安在看清楚她的模样之后,忽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眯着眼睛将一脸发蒙的她左右打量一番:“是你?”

“是,是我?”

唐依依结结巴巴地重复,帅哥忽然这样主动地调戏她,她很紧张,怎么办?

彼此凑得近了,她也看清楚了陈默安的脸,除了帅之外,这人的左脸颧骨似乎有点青,好像被人揍了一拳。

等一下,揍了一拳?

唐依依恍然大悟,一把推开他的手,后退两步,颤颤巍巍地指着他:“哦,你就是万圣节那天晚上那个化装成分裂脸的死变态?!”

“死变态?我?”

陈默安指着自己的鼻子,往前走了一步,他这一动不要紧,本来因为他高大的身躯遮挡住的唐依依的视线,可算是彻底落在了他的身后!

“陈大神,其实我今天来——”

唐依依正混乱地想给陈默安解释一下,自己今天来拜访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跟他谈谈影视改编授权的事情——尽管这很艰难。

然而,她到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抬头看到的景象吓得差点儿活活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只见陈默安的客厅中间,赫然躺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胸口插着一把刀,关键是那人好像没死透,还在动,挣扎着想起来!

“你、你……你!”

唐依依颤颤巍巍地指着陈默安,刚刚还红扑扑的脸此刻变得苍白透明。

陈默安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没死透的“受害者”,对着唐依依缓缓地露出了一个诡异阴森的微笑。

在这个诡异的微笑之后,陈默安举步走向唐依依之前,这个脸色惨白的女孩居然飞快地掏出手机,迅速地咔嚓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反应何其果断地扭头就跑!

“杀!人!啦!”

唐依依尖叫着,连滚带爬地逃跑,她从小到大,初中体育加分考试都没能跑出时速三十公里的可怕速度,眼下她简直犹如飞毛腿一样,迅速地蹿出去老远,让陈默安叹为观止!

唐依依跑出去老远才敢停下来,一边哭,一边手脚颤抖地发微博,并配文“如果我死了,一定是@陈默安杀了我”,配图就是她拍的那张照片。

然后,她才打电话报警,几乎是在警察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她号啕大哭:“警察叔叔,陈默安他又杀人啦!”

“……”

等待救援的时间简直不要太难熬,尤其是在她乱跑之下还迷了路的情况下。

该死的陈默安,这个变态杀人犯,为了好犯案,故意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她求救都找不到一个活人。

唐依依瑟瑟发抖地抱着手机游荡,结果可能因为出门没看皇历,她到处游荡时,也不知道哪条路走岔了,居然迎面跟追上来的陈默安撞了个正着!

“你别过来!”

唐依依吓得全身发抖,哭着举起手机:“你不能殺我,我发了微博,还@了你。你要是杀了我,全世界都知道是你杀了我!”

陈默安果然停下了脚步,挑了挑眉:“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头脑的。”

“啥微博?你发了微博?”

陈默安身后传来一个呆萌的声音,然后唐依依更加惊恐地看到之前那个胸口插刀、快要死了的人,居然满身是血、活蹦乱跳地举着手机从陈默安的身后绕了出来。

“我的天,老陈,完蛋了,这姑娘随手发一微博,才二十分钟,转发量都过万了,还全是@你跟我的!我去,再这样下去,肯定上热搜榜啊!”

“血人”满脸血还震惊地爆粗口,关键是,声音还中气十足。

正常人流这么多血,不死也得晕,更何况他胸口还插着一把刀,这么活蹦乱跳地出来,他、他、他……是活人吗?!

“诈……诈尸啊!”

唐依依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白眼一翻,整个人就倒了。

【5.乌龙真相】

陈默安连忙上前接住软绵绵的她,然后没好气地对“血人”说:“罗成,你出门之前能不能把身上的番茄酱和胸口那把假水果刀拔出来?你把人都吓晕了。”

羅成一脸无辜地拔出胸前那把糖果刀,一边咬得嘎嘣脆,还一边不服气地说:“身为你的主编,为了让你按时交稿子,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你居然还这么说我,重色轻编辑。哼,退一万步来说,要不是被你的凶杀现场吓到在先,我能把她直接吓晕?”

陈默安懒得理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唐依依就走。

唐依依醒来时,警察正把陈默安叫到一边儿去谈话,所以,她睁开眼就和一个笑得暖意十足的大男孩面面相觑。

“Hi”

这么好看的暖男跟自己打招呼本来是很令人振奋的事情,要不是这张脸和记忆里那个“血人”的脸太像的话……

“你,你是人,还是鬼?”

唐依依险些又晕过去,吓得罗成连忙说:“你别晕,我是人!”

陈默安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开口说:“认识一下,这是我的主编——”

“主编加挚友,罗成。”罗成脸皮厚地插嘴,陈默安鄙夷地送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很快,唐依依就了解了状况,但真相让她悲愤欲绝。

若论这个世界上有谁最变态,陈默安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有哪个神经病作家会为了将凶杀场面描写得惟妙惟肖,特意找了个同样神经兮兮的主编假装被害人,然后一个人躺在地上尽职尽责地扮演尸体,而另一个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地描写?

这两个变态,有考虑过受到严重惊吓的唐依依以及冲进陈默安家为了缉拿凶手,结果却目睹了一场鲜活的“诈尸”场面的警察叔叔所遭受的心理阴影吗?

“既然都是一场误会,那你们双方和解一下吧。”警察提议,“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

唐依依想着,自己虽然被吓得晕倒了,但毕竟是一场误会,于是点一点头:“好的,谢谢警察。”

谁知道陈默安这家伙却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拒绝。”

“什么?”唐依依气炸了,“喂,我被你吓得进了医院,我都认了,你居然还想碰瓷?”

“你报警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发的微博,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声誉,这种影响甚至可能影响我新书的销量,难道你不该负责?”

陈默安有理有据,态度平静。

唐依依憋屈:“大不了我再转发那条微博给你道歉就好了!”

她说做就做,立刻拿出手机,陈默安幽幽地开口:“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一旦你转发道歉,玩得正开心的吃瓜群众们一定会觉得你耍了他们,而我的粉丝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所以……你考虑清楚。”

陈默安不紧不慢地转身就走,唐依依转发微博的手指就这么僵住了,欲哭无泪:“陈默安,算你狠。”

警察叔叔看看离开的陈默安,再看看手里的和解书,为难地看向唐依依。

唐依依勉强给警察叔叔笑了笑:“辛苦警察同志了,顺便谢谢您送我来医院。”

“不是,不是。”警察叔叔憨厚地挠了挠后脑勺,“是那个陈默安一路急哄哄地把你抱来医院的,我都没来得及跟他讲120的车就停在不远处……”

“陈默安?”

唐依依难以置信地看向走远的陈默安,心里怪怪的,脸一红,别扭地说:“哼,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6.大神的美男计】

唐依依陷入了一种叫作“绝望”的情绪里,首先是她没能完成让陈默安答应影视改编合作的事情,距离老大的下一次河东狮吼想必是不远了。

其次是,陈默安不肯和解,而她那条微博就跟定时炸弹一样,转发已经破了十万,毫无悬念地上了热搜榜,并且热搜榜果然跟陈默安的新小说《犯罪》挂钩!

尤其可怕的是,那些没能得知真相的媒体记者们,因为找不到陈默安的住处,所以一股脑地涌到图书公司,围堵陈默安的主编罗成。

看着微博上路人甲发的现场图,唐依依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被媒体包围的罗成的绝望!

她哆嗦了一下,再看一眼罗成的照片,然后想了想,如果自己为了挽回陈默安的名声,此时此刻说出真相,那她的下场……一定是被吃瓜群众围殴完,再被他的粉丝围殴吧?

“陈大神,我错了!我有罪!我跟你道歉!你就跟我把影视改编合同签了吧?要是还能顺便签一下和解书,那你一定是天使转世!”

为了自己的小命,唐依依蹭到了陈默安的家,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只求他能脑子一时抽风,就被她忽悠地签了“卖身契”。

“凶杀照片门”事件发生后,陈默安就搬家了,她好不容易才死缠着罗成找到的。

难得陈默安这次居然没有把她关在门外,可惜他也没有抽风,在听到她如此不要脸的要求之后,他提醒她:“唐依依,我的清白都被你毁了,在你解决好我的清白问题之前,你觉得我会跟你签这些玩意儿?”

“说什么清白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唐依依心虚,故意找碴,“你身为一个大神作家,用词就不能恰当一点吗?”

陈默安似笑非笑:“我用词再恰当,也不会恰当到答应你签字。”

然后,他就不理唐依依了,任由她跟前跟后地好话说尽,他岿然不动。

唐依依怒:“陈默安,你到底签不签?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微博上现在很多人@我,发私信给我,想知道你的家庭地址,本姑娘要是一时想不开,回复了那么一两个人,你可别后悔!”

陈默安正走在她的前头,一一给阳台上的绿植浇水,闻言忽然回身。她正气呼呼地紧跟不舍,没想到他忽然停下回身,一头撞进他的怀里,发出哎哟一声。

陈默安伸手想检查一下她的额头,这姑娘居然一把握住他的手指,他愣了愣。

唐依依抬起红了一块的额头耍无赖:“你撞了我的头,你要是不签字,我就碰你的瓷。”

“……你现在已经在碰瓷了。”

陈默安反手握住她的手腕,空出来的手抬起,唐依依以为他要打她,吓得闭上眼睛,那只手却温柔地落在她撞红的额头,轻轻地给她揉了揉。

淡淡的、类似荷叶的洗衣液的味道扫过鼻尖,唐依依傻乎乎地睁开眼睛,看着俊美的帅哥细致地替她揉着额头,只觉得被他握着的手腕、揉着的额头,统统发起烫来,烫得她整个人面红耳赤,傻站在那里,连拒绝都忘记了……

惨遭陈大神色诱的唐依依晕晕乎乎的,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终极目标。

“卑鄙,居然对我使美男计!”

可耻的是,她居然中计了!

为了显示她一点都没有被美男计征服,她对着陈默安扬言:“陈默安,我一定会让你签字的。”

陈默安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唐依依奓毛:“你那是什么眼神儿?看不起我吗?”

陈默安:“哦,看不起你。”

唐依依:“……”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陈默安的遭遇基本如下——

陈默安码字,唐依依从电脑桌下爬出来,幽怨地伸手:“陈大神,我们签合同顺便和解吧?”

陈默安吃饭,唐依依从餐桌下面爬出来,幽怨地伸手:“陈大神,我们签合同顺便和解吧?”

陈默安睡觉,唐依依从床底下爬出来,幽怨地伸手:“陈大神,我们签合同顺便和解吧?”

忍无可忍的陈默安起身将爬上瘾的唐依依拎起来丢在床上:“唐依依,你今天一天都在演鬼片吗?”

“我陪你演鬼片的话,你是不是就答应跟我签合同了?”

陈默安没想到唐依依会这么厚脸皮,居然伸手伸脚,钩住了他的脖子,环住了他的腰,八爪鱼似的缠住了他,嘤嘤地假哭:“陈大神,我今天一天没吃没喝地威逼利诱你,又累又困,你就不能发发慈悲,跟我签合同顺便签和解书吗?”

她哭得太认真,以至于半晌没听到陈默安的回应,觉得很没面子。

唐依依愤愤不平地甩掉伪装,不服:“陈默安,你这人铁石心肠,我一个姑娘家都这样求你了,你居然还不心软?”

被她双手双脚缠着的陈默安耳根泛红,他一边冷静地扶着她的腰防止她掉下去,一边用更加冷静的声音提醒她:“我看你还不太明白,所以忍不住提醒你一下,你一个姑娘家,是不是还没发现你现在对我用的这个姿势,不太对劲?”

唐依依愣了一下,目光打量了一番,这距离好像……似乎……可能确實近得有点儿过分。她的视线从陈默安的眉眼滑过鼻梁和唇瓣,再滑过喉结,落在他微微敞开的衣襟露出的锁骨与胸肌——

“啊!啊!”

唐依依猛地松开手脚,整个人差点直接掉下去,陈默安适时地扶住她,恰到好处地替她稳住身形,然后看着她捂着一张红得几乎快要滴血的脸,扭头狂奔而去!

他摸了摸自己早已通红的耳根,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灿烂笑容来。

【7.受害者李不查】

唐依依觉得自己好像得病了,还是心脏病。

从昨天之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陈默安近在咫尺那充满诱惑的五官与身躯,简直就是引人犯罪好不好?

“啊……真丢脸,真丢脸!”

她捂着还没降温的脸,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正处在人山人海的地铁站,所以当她反应过来时,大家都很惊悚地看着她。

唐依依一阵窘迫,正想悄悄地溜走,却被一个男人惊喜地拦住了路:“这位小姐,请问您是不是微博用户‘一颗糖的本尊?”

唐依依虽然在影视公司上班,但她就是个幕后工作人员,微博粉丝不超过一百八十个,没想到居然能被人认出来,她顿时虚荣心暴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不过一个小职员,没想到也有脑残粉……”

男人抽了抽嘴角,努力维持住惊喜的表情:“一颗糖小姐,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叫李不查,我在微博上看到你上传的陈默安杀人证据之后,将你九千多条微博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你五年前春节发的一个音频祝福。我默默地寻找这么久,终于在今天听到你本尊的声音,我真是太激动了!”

唐依依惊呆了:“你翻遍我九千多条微博,还就凭着一个音频认出了我……你是人类世界应该存在的正常现象吗?”

李不查激动地握住了唐依依的手:“一颗糖小姐,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也曾惨遭过陈默安的毒手,我就是那个差点儿被他杀死的粉丝啊!”

唐依依愣住了。

李不查说,他也曾是一个透明写手,以陈默安为偶像,立志成为陈默安那样的大神,所以,当陈默安说读过他的作品,想见他一面时,他毫不犹豫就去了,结果,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差点儿惨遭陈默安的毒手。

“当年陈默安仗着有钱有势,将这事息事宁人,我一直隐忍至今,终于找到了组织。一颗糖小姐,你愿意跟我一起勇敢地站出来,利用网络、利用媒体,让陈默安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李不查先生情绪激昂,唐依依讪笑着后退两步,她要怎么跟这位李先生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其实是她冤枉了陈默安呢?

“李先生,虽然我不知道陈默安对你做了什么,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这中间肯定有误会。我建议你也别放在心上了,反正这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

“你居然替杀人凶手辩白?!”李不查惊呆了,目光受伤又难以置信,“陈默安究竟给了你多少钱,你才会改口替他说话?”

“李先生,我不妨告诉你,其实我发的那张照片它是个误会,那不是杀人现场,只是活人模拟的,都是误会。之所以到现在不解释,是因为陈作家怕我受到媒体攻击,所以自己承受着网络上的暴力攻击。”

唐依依诚恳地说:“所以,我想,你和陈作家是不是也有什么误会?我对陈作家很抱歉也很感激,所以,特别希望能替他和你澄清误会。”

李不查尖銳怒道:“我亲自遭遇的事情,能有什么误会?”

“这样吧……我正好要去陈作家的家,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让他联系你,你们好好说说,好不好?”唐依依急忙说,“或者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也行,你要是想联系陈作家,可以找我。”

“哼,我倒是不怕给你我的联系方式,关键得看他陈默安敢不敢联系我!”

李不查迅速地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报给唐依依。

“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转告陈作家的。”

唐依依挥手作别,转身离开,却没注意到,李不查趁她转身时,悄悄地将一个小小的定位装置塞进了她斜挎的大布包包里……

唐依依为了防止再被认出来,也不敢坐地铁了,打了出租车到陈默安家。

【8.这个距离才叫近】

经历了昨晚的尴尬事件,她有点儿不好意思跟陈默安横,还没进门,就微红着脸、哼哼唧唧地说:“陈大神,您今天想通了没?那个合同……呃……”

话未说完,唐依依结巴了,可能因为她今天来得早,一脚踏进门,就看到陈默安正在跑步机上锻炼身体,汗水打湿了薄薄的衬衫,将他有力的胳膊、结实的胸肌、六块腹肌印得隐隐可见,场面简直引人血脉偾张!

唐依依看呆了,要不是她鼻子足够顽强,此情此景,绝对能飙出三升鼻血来。

看到唐依依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陈默安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嘴角,连低沉的嗓音都带了一丝诱惑般:“来了?”

“啊?啊,来了。”

唐依依吞了一下口水,还没反应过来,陈默安居然大长腿一抬,就走到了她的面前,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混合着荷叶香洗衣液的味道扑面而来,吓得她连连后退:“你,你凑这么近干吗?”

“近?这叫近吗?”陈默安比画了一下两人之间足够再站三个人的距离,待看到她面红耳赤的样子,顿时了然了。

唐依依万万没想到陈默安这家伙居然这么坏,明明知道她已经被他撩得快要把持不住了,居然还一步一步地故意逼近,直逼得她撞上墙壁,被他双手围困在胸膛和墙壁之间。

“唐小姐……”他凑近她,一本正经地说,“这样,才叫近。”

唐依依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啪嗒一声断了,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抵在陈默安的胸肌上,本意是想推开他,却在摸到之后,下意识地捏了一把,感叹:“手感好好啊!”

陈默安:“……”

气氛陡然暧昧起来,陈默安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而压抑起来:“唐小姐,你这是在惹火。”

他捉住她捏在胸肌上的两只手,缓缓俯身,诱人的唇瓣和气息逐渐靠近,她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憋得一张脸紫红。

陈默安的唇瓣距离她只有不到一寸距离时,大门忽然被人砰的一声撞开,吓得两人立刻弹开。

“嗷呜,非礼勿视!”

罗成怪叫一声捂住脸想再滚出去,滚了一半忽然想起正事,连忙又滚回来:“陈默安,你俩先暂停一下,大事不好了,不知道哪个王八羔子泄露了你的住址,我刚刚接到消息,有大批媒体和粉丝正朝着你家涌过来——啊!他们已经来了!”

仿佛一大群蜜蜂在逼近,人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透过敞开的大门,唐依依可以清楚地看到李不查走在最前面,一大群人正朝着这里迅速移动。

“怎么办?”

唐依依太慌了,手里的包包不小心落地,里面的东西掉落出来,一只黑色的位置跟踪器滚了出来。

罗成拾起位置跟踪器一看,顿时怒了:“唐依依,你有没有良心啊?你知不知道和解书我方要求是你必须公开道歉?陈默安怕你也像他当年一样遭受网络暴力,所以才故意不跟你签,可你居然出卖陈默安?”

唐依依混乱不已:“不是这样的,罗成……我没有。”

“那这个东西,你怎么解释?”罗成愤怒不已。

陈默安皱了皱眉开口:“唐依依,你——”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先去拦住他们。罗成,你快带着陈默安逃走!”

唐依依打断陈默安的话,飞快地说完就逃了出去,她不敢听陈默安说话,甚至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唯恐那个表情是失望和愤怒的,即使这一切真的不是她做的。

【9.那只是一个意外】

唐依依冲出去拦在了那些人的前面:“请大家听我说!”

她语无伦次,想解释这一切都是她的错、都是误会,可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陈默安出来了!”

人流忽然开始疯了一样冲向不远处那个黑大衣黑帽子、低头狂奔的男人。

“不行!你们站住!”

唐依依急哭了,她努力想拦住那些人,却被人嫌弃地推来搡去,她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

“陈默安没杀人!”

唐依依拼命地想爬起来去追,却忽然被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了肩膀拉起来,她惊讶地回头,正对上陈默安担心的目光。

她泪眼婆娑地看过去:“陈默安?”

他是陈默安,那刚刚跑出去的那个人是谁?

“是罗成。”

仿佛知道她的疑惑,陈默安回答,然后牵着她的手趁乱离开。

被他宽大温暖的手牵着奔跑,唐依依没忍住,一边跑,一边哭得打嗝:“陈默安,明明从前我一直都不相信你会杀人,可我那次被吓坏了,才发了那样的微博……陈默安,对不起,都怪我自私,我要是早发微博道歉,你就不会这样逃跑。我要是聪明一点,就不会被李不查装了追踪器,你肯定不相信,呜呜呜……”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陈默安忽然顿住脚步,然后毫无征兆地吻了下去。

唐依依蒙了,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还在滚落,陈默安认真地吻着她,由浅入深,极尽温柔,似安慰,也似心疼。

“唐依依。”他扶着她的肩膀,额头抵着她的,一字一顿、认真地说,“我相信你,我信你一直都不相信我会杀人,我信你不在微博道歉是因为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信你不是故意泄露我的住址,而是被李不查利用了。”

眼泪顺着唐依依的眼角滑落,她鼻子一酸,又要哭了:“陈默安,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啊?”

陈默安心疼地替她擦掉眼泪:“因为你是第一个敢当着所有质疑我的人的面,说出‘你相信我这句话的人,我不能辜负你的信任啊……”

唐依依眨巴眨巴眼睛,蒙了。

陈默安笑了,抬手摸了摸她头顶的发丝:“万圣节的化装舞会上,当时你不是正在和朋友们就我的八卦争执吗?我听到你的嗓音最大,说你绝对不会相信我这种从不断更、保证日更两万字、节操满满的作者会杀人,肯定是别人诬陷我。”

他笑意温柔,看着她的目光更是熠熠生辉,仿佛一罐新鲜的蜂蜜,明亮金黄,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唐依依心里一疼,原来,这个人也不是不在乎别人的言语攻击的,他也很难过、很在乎,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为了保护她,再一次承受了这样的攻击……

她终于明白,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他会以为她是来自杀的,并且说出“无论你有多么心甘情愿,我也没兴趣按照小说里的写法杀死你”这种话。

可见,这么多年来,一定有不少神经病把他当成杀人未遂的罪犯,然后来找他自杀……

唐依依很心疼他。

她抹了一把眼泪,抽噎着握住了他的手:“陈默安……”

她本来是想说点好话的,结果,脱口而出的却是:“所以,万圣节晚会,你出于感动,就凑上来拍我的肩膀,并且把我吓晕?”

陈默安:“……你要相信,那只是一个意外。”

【10.大神的措辞】

后来,唐依依还是勇敢地在微博上公开道歉,她洋洋洒洒写了将近一万字,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表达了出来,并由衷地希望网络暴力不要再这样盲目地攻击无辜的人。

而陈默安也终于不再息事宁人,罗成替他联系了律师,全权代理他起诉李不查。原来,当年李不查抄袭了他的作品,他怜惜李不查是个新人,一旦被曝光就毁了,所以约李不查私聊,却万万没想到被李不查反咬一口。

可即使是这样,他当年也没有将真相公布,还给李不查留了余地,自己背负质疑这么多年,却不想李不查完全不知悔改,所以,他也终于不打算再纵容了。

大概是唐依依的道歉太真诚,再加上律师不断贴出李不查当年诬陷陈默安的真相,所以,舆论风向迅速改变,一时间陈默安从“变态杀人犯”成了“五好青年”,新书销量好得罗成笑得合不拢嘴!

一切似乎都變得很美好,除了一件事。

唐依依可怜兮兮地蹭到老大的办公室,抱头蹲下求饶:“老大,我有罪,陈默安虽然答应跟我们公司签影视版权了,但我已经不能把你儿子收了当老公,即使他帅得跟胡歌似的!”

“呵呵,你确定?”老大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精致的妆容、美丽的脸蛋,斜了唐依依一眼,“你可别后悔。”

唐依依惊悚地露出小半张脸:“老大,你这是同意了?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如此干脆利落、人性化地同意了?”

老大笑得贱贱的:“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么不通情达理?”

“老大万岁!”

唐依依欢呼一声跳起来,正要出去告诉陈默安这个好消息,陈默安却正好走了进来,她疑惑地问:“你来干什么?”

陈默安一边跟老大打招呼,一边随口说:“我来看我妈。哦,认识一下,你上司,就是你嘴里的女魔头,她是我妈。”

唐依依的整个世界都塌了:“……我哭给你看,你信不信?!”

老大奸诈地哈哈大笑:“儿子,刚刚唐依依说了,她虽然成功地跟你签约了,但她不打算嫁给你,我同意了。”

“什么?”陈默安将目光落在唐依依的身上,危险地逼近她,“我的清白都被你毁了这么久了,你居然想提了裤子就走,翻脸不认人?”

“陈大神,你的措辞真的……不考虑改进一下吗?”

她的话未完,陈默安就霸道地俯身吻了下来:“我就不。”

老大捂着眼睛哀号:“要死了,要死了,虽然我终于把我最爱的徒弟成功地撮合给了我最难搞的儿子,但你们这样当着我的面亲吻,真的好吗——有没有人听我说话啊?!”

赞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