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

萧四娘

简介:在一中的官方论坛上,教学史上最帅教导主任程柏森和最美保安大队长姜心并称为一中的两支花,两人搭伙将所有违反校规的行为扼杀在摇篮里。突然有一天姜心发现程主任装病装傻装高冷骗她团团转,还居然敢说喜欢她。程主任,你没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第一章

姜心在保安室接到电话,套上大衣匆匆赶到的时候,一中门口刚开始变红的枫树下,程柏森跨坐在一辆电动小绵羊上,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支着地在有节奏地抖动。

“程老师,什么事儿这么急?”

看见姜心来,程柏森抖腿的动作停下:“先上车吧!”

姜心看了眼后座那不甚宽敞的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程柏森带着她骑了五分钟停在一中旁边的小树林里,说:“据知情人士举报,放学之后高三两伙年轻人会在前方一百米处打架。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了。”

程柏森是一中的教导主任,主抓学生纪律方面的工作。而姜心作为一中保安大队的副队长,主要就是配合程柏森管理学生。

这样的场景,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姜心也见识过几次,但此刻她心里还是不由得升腾起一股奇异的感觉,想当年做学生时天天躲着教导主任,如今却和教导主任狼狈为奸,借用一句风靡全网的矫情话就是:我们终究都会变成我们讨厌的模样。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有不少学生摇摇晃晃、推推搡搡地往小树林方向走过来,姜心按着程柏森的肩膀半直起身子,大喝一声:“前面干什么的?”

这一嗓子成功地把前面的学生吓得一愣,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雌雄双煞来了。”随后,大队人马撒腿就开始跑。

“快追,驾!”姜心跳下车,激动地拍着程柏森的肩膀,她用那跆拳道黑带的力道,这么拍了几下,程柏森只觉得半边肩膀都麻了。他咬牙挺着,眼神一凝,骑车跟上。

前面的年轻人呼啦啦地跑,后面程柏森突突地追,看着很像大型网游——《丧尸围城》。人跑得再快,也比不过车,没多一会儿,程柏森就一个甩头,横着阻断了学生们的去路。

此刻后面的姜心也赶上来,两人呈合围之势,谁也别想跑。程柏森身高腿长往那一杵,他不说话的时候面色偏冷,此刻还挂着冷笑,谁看谁哆嗦。姜心想想他平时的幼稚举动,觉得这人精分得厉害。

正当她脱下大衣露出那身保安制服时,人群中有人站了出来,阳光帅气,满脸笑意:“大家想聚在一起给我过个生日,没想到还惊动了两位老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姜心虽然才来了学校三个月,但是,对这个学生还是印象很深刻的。他是高三(二)班的夏离,学习特好,是那种什么都抹灭不了其风采的好,早就定下被保送X大,算是他们班的狗头军师。

军师一带头,众人面面相觑之后将他围住,边鼓掌,邊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姜心目瞪口呆地看着程柏森,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程柏森将小绵羊立好,眉头微微蹙着看着他们表演,等到一曲唱毕,周遭回归沉寂,夏离微笑着对着程柏森和姜心各鞠一躬:“谢谢两位老师的关心,我们可以走了吗?”

姜心在旁边寻了根折断的树枝,悄然凑过去。程柏森的视线从她的身上一转,看着夏离:“我看过你的档案,记得你的生日不是今天。”

夏离镇定道:“我户口本上的出生日期写错了,实际上是今天的。”

程柏森点头:“那今天是几号?”

夏离怔住,姜心在这时十分配合地扭了扭手,啪的一声将手腕粗细的树枝折断,吓得夏离怔得时间又长了几秒,脑子一片空白,彻底忘了如何反驳。

程柏森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连今天几号都不知道,还过生日。走吧,跟我去办公室过吧!”

但凡上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只记得今天是星期几,能记得准确日期的太少了。程柏森能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抓住这一点,姜心不由得对他竖起大拇指:真是太贱了,褒义的。

第二章

在一中的官方论坛上,教学史上最帅的教导主任程柏森和最美的保安大队副队长姜心并称为一中的两朵花。在私下的小号贴吧里,两人合体被学生封为雌雄双煞。

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不叛逆那么一下就总觉得自己赶不上潮流,程柏森指挥全场,姜心跑腿追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将无数探出脚在扰乱学校纪律线上划拉的学生拉回来。

姜心犹记得第一次跟着程柏森出去,是高三(二)班一个男生要表白。没错,又是高三(二)班,打从那天开始,姜心就发现这个班神奇得不行。

一中的校区之后就是宿舍区,校长大概是《还珠格格》的忠实粉丝,男生宿舍楼叫“尔康”,女生宿舍楼叫“紫薇”,接到消息的两个人在夜色里穿一身黑,戴着鸭舌帽,拿着手电筒猫在紫薇楼下。

过了一会儿,有高三(二)班的男生开始在地上摆红色小蜡烛,摆成一个心形后,男主角站在蜡烛最中央,扯着嗓子开始表白,到激动处声音都喊得撕裂了。

姜心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幻想着有人能这么大张旗鼓地向自己表明心意,奈何她从小练跆拳道,所谓武馆之内没有爱情,大家都是兄弟。所以,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她情绪有点儿激动,趴在程柏森的后背上跟着喊:“快出来!快出来!”

程柏森侧过头瞪了她一眼,她立马脸不红、心不跳地正色道:“这实在是太过分了,程老师,您说咋办吧,我都听你的。”

程柏森没说话,只拍了拍手边触感冰凉的罐子,姜心心中哇哦一声,不由得敬佩他到五体投地。女主角被簇拥着施施然登场的一瞬间,姜心拎着灭火器冲了出去,将那燃着火光的蜡烛浇灭,溢出来的泡沫溅了三人满身是灰。

“都什么年代了,还点蜡烛表白。我上学那会儿都已经用荧光棒了,好吗?”程柏森手里的手电筒发出严肃的黄色光,打在面色灰败的男主角的身上,“明天来办公室找我,我要和你好好谈谈人生。”

“来办公室”这四个字,但凡从学生时代走过的人听了都不由得浑身一抖。姜心多抖了几下,程柏森看在眼里,等着人群散去之后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

姜心觉得很不好意思:“程老师,我不冷。”

程柏森置若罔闻,展开外套套在她的身上,松松垮垮的:“你身上全是灰,蹭到我衣服上了,还要麻烦你洗干净再还给我好了。”

姜心蒙了一下,随后领悟,敢情你就是衣服脏了懒得洗,才塞给我的吧!

第二天,姜心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主角视死如归地走进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后红光满面地出来。从此高三(二)班少了个为爱痴狂的少侠,多了条徜徉知识海洋的人鱼。

姜心好奇地问程柏森到底和他说了什么,程柏森高深莫测地一笑:“天机不可泄露。”那表情挠得姜心一颗心痒痒得很,所以,这次夏离往办公室走去时,她没忍住跟过去打算看个究竟。

教导主任办公室在三楼,她刚走到二楼楼梯口就被人截下。

“我刚要下去找你呢!下班之后一起去健身房吧!”来人是高三年级的体育老师谢意,姜心对这种运动神经发达的同类向来非常有好感,她一口答应下来。

“那就晚上见了。”谢意笑眯眯地揉了下她的头,开心地走远。

再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她抻长脖子,耳朵靠在门后偷听。

红木板门厚得很,半天她啥都没听到,刚要换另一只耳朵,肩膀猛地被人一拍,她急得咣当一声脑袋撞到门上,满眼都是星星。

“你没事儿吧?也对,你脑壳儿硬,不会有事的。”

一中的姜校长自说自话,听得姜心想打人。这时,门啪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程柏森对上姜校长的视线,眼眸黑了黑,笑了:“姜心,你先进去等我吧!我和校长有事要说。”

姜心眼看自己能亲临八卦现场,脚步有些欢快就进了门。姜校长拍了拍程柏森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我刚才跟在姜心的后头上楼的,她答应今晚要和谢意约会。她这个人特心软,具体怎么发挥,你自己悟吧!”

姜校长功成身退,程柏森的心里要崩溃了。

随后,程柏森也进了办公室,余晖透过玻璃窗洒进来,照在姜心的半边脸上。她正满心好奇地斜眼看着夏离,看得都快眼抽筋了。

——她这个人特心软。

程柏森抓到重点,眼珠一转,右手捂着胃,高大的身体咣当一声撞在门扉上。姜心听到动静吓了一跳,忙跑过来扶住他:“程老师,你怎么了?”

他额角青筋直跳,只捂着胃,也不说话。坐在小马扎上思过的夏离福灵心至地哎呀一声,道:“程老师应该是胃病犯了,这病要去大点的医院才能看,可是,我还要去上课……”

没等他说完,姜心一咬牙:“我送他过去。”

程柏森十分虚弱,有气无力地开口:“那就麻烦你了。”他将右手绕到姜心的背后,对夏离隔空比了个心。

第三章

在艰难地打到了出租车之后,“病号”程柏森气息微喘,但是很坚持地说自己没那么严重,吃点儿药回家好好休息一会儿就好,顺便提及自己为了和夏离谈心,几乎彻夜未眠的事。

姜心更加佩服了,程柏森长得帅又这么努力,怪不得年纪轻轻就熬到一中的管理层。

他这么坚持,搞得她要送他去医院活脱脱像是古代奸臣押着公主去边疆和亲一样,她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还是从了。

程柏森住在市中心的一间单人公寓,装修走的是极简黑白灰风。姜心把他扶到床边半躺着,拿药倒水,又熬了锅粥,来回地忙活。

程柏森脸色比平时白,说话也比平时软:“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我听谢老师说你们约好下班去约会,这时间快到了,你快点儿去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

他说着,去够床头柜上的水杯,手颤颤巍巍地一歪,杯子掉在地毯上,水淌了一地。他虚弱成这样,连杯水都拿不了,这样姜心怎么能放心地走。

她稍微收拾了一下地上的一片狼藉,重新倒了杯水,之后拿出手机给谢意发了条微信语音,说自己家里有点儿事情,改天再约。

程柏森紧紧地捧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水,觉得今天的白开水格外甜。

三天之后,同樣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两拨人。

程柏森“大病初愈”,站得时间长就累,干脆坐在小绵羊的后座上,姜心坐在前面,双腿支撑着一整辆车。

程柏森在和夏离谈过心之后,军师将先进思想带回去,于是,大家都同意将约架的项目从比拳脚改成石头剪子布。程柏森的逻辑很简单粗暴——你划拳都划不过人家,还有脸和人约架?

姜心目瞪口呆地看着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同学聚在一起,有的因为一时脑抽出了“布”被对方的“剪子”夹了手而拍大腿懊悔不已,有的出了“石头”输了后,笑骂着小拳拳捶去对方的胸口。本来的一场闹剧,因为程柏森中二的逻辑变得……有些好看。

“十五六岁的年纪,能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就是心里憋着气想发泄,约架不过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其实,跳开那些有的没的的矛盾,大家还是很相亲相爱的。”程柏森满意地点着头,腿跟着有节奏地抖着。

夏离和敌方一男生勾肩搭背地走远,一边走,一边跳起做了个投篮的手势,敌方男生鼓掌:“投得漂亮!”

姜心无言以对,片刻后却也会心地笑出来。从某些方面来说,程柏森确实很懂这些学生的心理,懂得有点儿像他本身就是这个年纪的人。她心念正动着,后背抵上一颗脑袋:“为了庆祝此次事件圆满解决,下班之后,咱们去吃庆功宴吧!”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嘴角轻轻勾起,然后被她的一句话冻在脸上:“今天要去健身房了,这两天没去,浑身疼。”

程柏森的手不自觉地抓上她大衣一角,声音有些凉:“和谢意一起?”

“是啊……啊,咝……”姜心腰间被猛地一抓,又痒又麻,程柏森的手松了松,却没放下去,缓了一下,帮她揉了揉,“对不起,胃疼,胡乱一抓,弄疼你了。”

姜心按住他的手,回头:“你的胃又疼了?谢意说,要是你胃疼的话,他陪着我一起送你回家。”

程柏森脑补了一下那幅画面,不仅胃疼,还有点儿辣眼睛。他收回手,深吸一口气:“没事,你们在哪儿见,我送你过去吧!”

秋天傍晚的风有点儿凉,程柏森送她到健身房的门口时,虽然戴着头盔,但是鼻尖還是冻得通红。而她在路上把脸整个埋在他的背上,手本来放在他的腰两边,被他非常无意地碰到,随后很自然地塞进他的大衣口袋,下了车,手心还是热的。

再看程柏森这样,她心念一动,非常有良知地买了杯奶茶给他,让他先进去暖和一下再回去。

这“一下”,也就是一个多小时而已。

健身房里,姜心和谢意健身,程柏森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喝着焦糖奶茶。

谢意是今年七月份刚毕业到一中做体育老师的,年轻与活力几乎刻在每一条肌肉线条上。他在健身房的器械下面呼呼地操练着,一边练,还一边喊姜心,嘚瑟:“你看,你看,腹肌六块练出八块了!”

程柏森闻言,目光幽幽地挪到姜心的身上,她穿着背心短裙,正下腰状躺在软球上抻着筋,看都没看,十分敷衍地夸了句:“那你岂不是很棒!”

姜心生得高挑,身材匀称,这么运动的时候,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跟着晃悠,程柏森只看了一眼就急忙别开脸,又想起什么,于是放下奶茶起身躺在杠铃下。

他的动作发出的声音有些大,姜心直起腰坐在软球上,欸欸两声:“你这身体刚好点儿,别再累到了。”

程柏森角度算得很精准,他杵在杠铃这里刚好能挡住谢意看到姜心的视线。他将黑色针织衫挽起,露出一截结实的小臂。

“既然来这,还是动一动,不然辜负了。”他说着,手抓住杠铃两侧向上一推,杠铃纹丝不动。姜心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他沉默了一下,将手挪到了胃部,“我的天,又开始疼了……”

姜心急忙叫谢意,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谢意扛着他飞快地往门口走,嘴里哼哼着《猪八戒背媳妇》。

第四章

对外,程柏森一直是高冷话少的,但是,在姜心的眼里,这个人最近越来越难缠了,尤其是病了之后,简直比他大哥家的小丫头还麻烦。

一副“我不听,我不听,谁爱进医院谁进,我是不进”的样子,她也没法把他绑到医院去,只能又把他送回家,然后,代他向学校请了三天假,让他好好休息。

程柏森歪歪地倚在床边,将快要摇起来的大尾巴藏在被子里,眉眼真诚地道:“谢谢你了,姜心,每次都这么麻烦你。”

姜心摇摇头,表示这是同事之爱,不用记在心上。

程柏森就在家里躺了三天,姜心在一中保安室无所事事地杵了两天半,突然发现一中看起来比平时程柏森在的时候和谐多了,闲得她除了睡觉,就是打《王者荣耀》。

姜心天生某根神经短路,她玩《阴阳师》的时候,别人在打《王者荣耀》,等她入《王者荣耀》的坑时,大伙都去“吃鸡”了,朋友圈都说她简直是游戏届flop的风向标。

姜心想找几个大佬带,列表里都没人在线,孤独地打了几把人机游戏之后,保安室的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半分钟之后挂断,拨出去一个电话号码。

“姜心?”话筒里程柏森的声音带着太过明显的惊喜,但情急之下,姜心完全没感觉到,“夏离家里有人找到学校了,说夏离不见了。”

“你别着急,我马上就过去。”

对面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像是在穿衣服,姜心狂跳的心莫名缓下来。

夏离昨天早上从家里出来之后就再也没回去,学校这边的记录是他拿着医院开的重感冒病历请了几天的假,这明显是一次有预谋的出走。

姜心想起之前夏离跳起对着半空投篮,直觉地去了小树林,果然,夏离就蹲在树根下。从小优秀到大的天才也有烦恼,夏离是校篮球队队长,前几天省队向他抛出橄榄枝。叛逆的少年都想追寻梦想,却遭到家里人拼命反对。

蹲得腿麻,姜心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笑了笑:“没想到我还和你这样的天才同病相怜。”

夏离不明所以,姜心拍拍自己的右腿:“我以前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去练跆拳道,后来在一次比赛里不小心摔断了腿,复健虽然效果不错,但是以后再也不能去比赛了。我哥觉得我一个练武的,来学校也就能做个保安,然后我就被他招来做保安了。对,我哥是你们姜校长来着。”姜心长舒了一口气,“有一次,你们姜校长喝多了,回家和我说,我才知道我妈自从我去省队开始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我出什么事。而你爸妈是担心你,而不是完全想要支配你的人生,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懂得的。”

姜心觉得大概是近朱者赤,在程柏森身边久了,她口才也变好了,听得夏离眼圈红了又红。

她这么真诚,他也不好意思玩套路。

不远处程柏森刚寻了过来,看见姜心拍着夏离的肩膀,脸上挂着笑,一副知心小姐姐的样子。他不忍打断这份温馨,脚步放轻走过去。夏离有些沙哑的声音随着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一起灌到他的耳朵里:“其实,程老师,胃没病。”

姜心脸上的笑容一顿,程柏森的脚步跟着一顿,踩在有些厚的落叶上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姜心闻声扭过头,这下脸上彻底没了表情。

程柏森少见地张不开嘴,周遭沉寂了足足一分钟,姜心才后知后觉地有些生气,五脏六腑像是纠结在一起,烦得她脑袋直冒烟。

你们程老师确实胃没病,有病的大概是心,这得多扭曲,才这么爱演,简直是活体戏精!

第五章

姜心从小可爱心善,招人喜欢,从来也没和人有过什么矛盾,除了当年断腿外,她一直觉得这个世间充满和平、充满爱,就显得程柏森三番五次忽悠她这件事十分之罪大恶极,虽然,她至今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夏离最终婉拒了省篮球队,享受高中生涯为数不多的日子,等着明年九月去X大入学。从气氛很是尴尬的那天之后,程柏森就没出现在姜心的眼前过。她又回到了每天打打游戏、睡睡觉的悠闲日子。

“蔡文姬,小蔡,蔡蔡,快奶我一口啊!”

“咋不说话,也不动!”

“挂机狗,举报你!”

……《王者荣耀》游戏的耳麦里叫骂声此起彼伏,姜心缓过神来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随手把手机扔到桌上。

她很烦,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她又想起了程柏森,想起如果他不那么罪大恶极,她就不会坐在这里发霉地打游戏,还打不赢!

“姜老师。”打开的门被人敲了敲,姜心猛地扭过头,凶残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起,把来人吓得直往后退。

姜心揉了揉脸,深呼一口气:“同学,有什么事吗?”

男生在桌子上放了一张表格:“这是程老师让我给您送来的,说是周末学校教职工秋游,要做下统计。”

地点五花八门,游乐场、枫叶园、影视基地,风格也是各具特色……如果程柏森不做教导主任,那去干策划也不错。姜心随手选了两个选项,男生完成任务退场后,她更烦了。

连送东西都不自己来,明明是她在生气好吧!他凭啥像个小公主似的,人设崩了,好吗?

所谓教职工秋游地点确定在新开的游乐场,吃喝玩乐一条龙,学校全都包了,姜心震惊,一向抠门到秃顶后连霸王生发液都舍不得买的姜校长这次居然出这么大血。

周六一早,姜心坐上来接她的车,走到半路就开始下雨,等开到游乐场的门口时,暴雨倾盆。游乐场锁上的铁门前站着一个人,烟灰色的西装湿透,皱皱巴巴地贴在身上,碎发湿成一撮一撮的,无力地搭在额头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看见车来,程柏森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最终还是迈开脚步过来,开门后和姜心并排坐在了后面。

“怎么就只有我们两个,别的老师呢?”

姜心装作无意地嘟囔着,扭着头往车窗外看,下一秒脑袋被带着湿气的手扳过去,对上程柏森睫毛还挂着水滴的眼。

他的指尖微凉,掌心却是热乎乎的,让姜心一下子想起之前他骑着小绵羊带着她去健身房时,拉着她的手揣到他的口袋里,一颗心猛地开始狂跳,像是小恐龙撞树。

程柏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神色是少见的严肃认真:“我找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包了广播大喇叭,想让今天来玩的成千上万的游客都能听见我今天说的话,但是,今天暴雨,游乐场歇业。我到最大的花店订了一车的花,但是,今天暴雨,车堵在了路上……我现在这么狼狈,一点儿也不帅,但是,我这辈子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认真过,姜心,我……”

砰砰砰,车窗被人叩响,姜心转过头,玻璃上紧紧地贴着一张脸,压得五官扭曲,吓得她心脏差点儿停止跳动。

谢意见果然是她,收了伞,跟着钻进车里:“你是不是记错了啊?我本来叫老王他们一起来,他们说压根儿没接到什么教职工秋游的通知,我还以为是歧视体育组,才不给名额,气得我差点儿要开微博小号去学校官博下投诉了,我……”

一只大手隔着姜心直接捂上谢意的嘴,谢意抹了把眼睛上的雨水才意识到车里还有个程柏森。

程柏森也才意识到姜心把秋游的事情告诉了谢意。

姜心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程柏森这货再一次骗了她。

场面再一次陷入了尴尬,上一次这么尴尬之后,姜心看他的眼神冷漠又愤怒,这次再继续尴尬,估计就要和看垃圾差不多了。

程柏森稳了稳心神,一字一顿地说:“姜心,我可以追你吗?”那个“吗”字的发音完全没有疑问的语气。

姜心:“……”

谢意内心:哈!

程柏森有些慌乱:“不是你妈,是你。”

姜心:“……”

谢意:“哈哈!不好意思,没忍住。”

第六章

打死谢意,程柏森也想不到,他精心策划的、在腦海里排练了无数遍的、表明心意的场景,经历了老天爷爆哭,准情敌嘲笑,他自己又努力地踩了一脚之后,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

程柏森为了先到游乐场安排,早早地就来了,到现在连一口饭都没吃上,胃部抽抽着疼,被谢意这么一搅和,就变得火辣辣的。他一只手捂着胃,一只手抓着姜心的手,额头上的青筋都开始狂跳。

姜心一看他这样子,刚被他的话搅得有些发热的心瞬间凉了下来:“胃又疼了?”

程柏森听这话里的冰冷就觉得不对劲儿,果然,下一秒,姜心的手就反扭着扣住他的手腕,随后咔嚓往下一卸,疼得他满脑袋冷汗。

“狼来了的故事,你没听过吗?再信你,我就是猪精变的!”姜心恨恨而言,推着看热闹的谢意,“下车,我们自己回去。”

程柏森还想挣扎,奈何身体条件不允许,只能看着那两人共打一把伞,很是亲密地在他的视线里走远。他瘫坐着,忍无可忍地骂了句脏话。

姜心向学校请了病假,那天她和谢意在大雨中拦车站了很久,回来之后那条曾经受过伤的腿就开始疼了。

她在家休养,一是为了腿,二是为了避开程柏森。这贱人十句话有九句都是鬼扯,她还不得不承认当他深深地望着她时,她是有点儿心动的。

这就显得自己更加蠢,姜心决定,珍爱生命,远离贱人。

只是,有些人寻着空隙也能钻进你的生活。一周之后,姜心看见微博热搜的一条“我的教导主任还有这种操作”,点进去看,发现是段用手机偷拍的视频。

画面里是一家网吧,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垂着头站在一边,传说中的教导主任从他们的面前走过,拉开一把椅子坐上去。

“来吧,一个个来和我solo。输了的,毕业之前不许再进网吧,赢了的,我给买全套皮肤装备,敢不敢?”

几人轮番上阵,但看教导主任顶着的ID,顿时就怂了,两年前的全服第一,退圈神隐这么久的“将心比心”居然出现了。

从心里颤抖到操作全跪,不过是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

教导主任推开键盘,站起来:“全体都有,立正向后转,朝着一中大门的方向前进。”

这条微博下面的热评也很精彩。

托尼萧: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长得这么帅的教导主任,为什么我没有!

冬菇炖头盖骨:教导主任这种游戏操作简直是骚断腿啊,主任,你还缺腿部挂件吗?

……

姜心刷完了热评,又重新看了一遍视频,在游戏登录界面暂停。“将心比心”四个大字闪着杀马特的七彩光,快要闪瞎她的狗眼。将心,姜心……她没想歪吧!

但是,评论里说,这个ID两年前就在游戏界闪耀了,难道说程柏森一早就对她有意思,这一次说追她,并不是在鬼扯?

第二天,姜心就回了学校,保安室里的同事也在看程柏森的视频。经过一天一夜之后,程柏森被人肉出来,顺带他平时和其他妖艳教导主任都不同的管理方案也被当成段子在网上传得热烈。

与此同时,一种不和谐的声音也跟着浮出来,质疑程柏森这样和闹剧差不多的不严谨行为会对学生产生消极的、不正面的影响。高三正是人生关键时刻,稍微偏颇的影响都可能祸及一辈子。

这天下午,视频中几名学生的家长就找到了学校,说教导主任发现孩子的问题,却不和家长沟通,而是放纵,这是变相的不负责任。

有人把这条消息也发到了网上,问题顿时变得尖锐,短短三天,程柏森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姜心没忍住,给程柏森打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她一拳捶向桌面,随后跑了出去。学校管理层针对这次的事件在开会,顶楼的会议室的门敞着,她看见程柏森身姿笔挺地站着,沉着声音道:“从来一中接手高三年级以来,我的所作所为问心无愧,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是我管理方式有不当的地方,才给学校招来了非议。”

他顿了顿,侧过头,看着姜心:“我来一中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追我的心上人,现在这个目的也不复存在了。我会辞职,来平息整件事。”

有惊又有喜,弄得姜心脑中一片空白。程柏森走过来,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这动作落在他的眼里太过刺眼,她怔怔地开口:“你要去哪儿?”

程柏森摊手:“我爸以前和我说,要是不好好做教导主任,就只能回家继承我家的银行了。”他喉头滚了滚,强压住伸出手想要拥抱她的冲动,扯出一抹笑,“以后你和谢意结婚,不要通知我,我会忍不住去砸场子的。姜心,再见了。”

第七章

程柏森怎么可能会和姜心说再见。

他是不会这样轻易go die的。

只不过,最近这么混乱,姜心本来就是个对感情慢热的人,她需要时间去梳理自己的情感。而他,狼來了的故事让他在她的心里的信誉度降为负值,还是闭嘴得好。

半个月后,姜心被姜校长叫去家里吃晚饭,吃完之后,手里被塞了本相册。整本相册只有一个主人公,就是姜心她自己。

穿着跆拳道服,在赛场上拼搏,在领奖台上绽开笑颜,脸上写满了青涩稚嫩,眼睛却倔强又明亮,每一张照片背面都用签字笔记下时间和赛程,比姜心自己记得还仔细。

一个富二代迷弟,追着姜心的比赛,走到哪儿就扛着单反到哪儿,长枪短炮地对着心里的女神拍照纪念。

后来,姜心断腿退出比赛,迷弟辗转打听到她家里的情况,之后到一中入职,诚心诚意地恳求姜校长,磨了一年时间才换来她到一中做保安副队长。

他说他是为了追心上人来的一中,大概就是十句话中唯一是真话的那句了。

姜心眼眶有些热,姜校长安抚着妹妹:“一切还不晚。”

她心中酸涩,点点头。

“程式银行说要给一中捐一栋教学楼,你去找程柏森的时候,顺便谈谈捐一栋教学楼的细节,省得我再跑一趟,费公交车钱。”

姜心:“……”

程柏森接到未来大舅哥的电话,搓着手等着姜心送自己上门来。可等了三天,人没等到,电话也没一个。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呢,他就看见微博上有很多人@他。

原po也是一个视频,背景是一中的操场,高三(二)班集体出镜,没有煽情,没有做作,每个人对着镜头都是大大的笑脸。镜头最后定在夏离的脸上,他笑得很帅气:“程老师,谢谢你。还有,拍这个视频的人会在游乐场等你,加油,为您比心。”

程柏森飞也似的冲出办公室,一路跑到楼下,却不想姜心居然就在门口站着。隔着很远看见他,她笑着张开手臂。

深秋的天,万里无云,蓝得像是被水洗过。

他的心像是一颗毛线球,这么多年来,她扯着一端跑远,他就滚着在后面追。突然,她顿住脚,回了头,把线缠好,然后揣进了怀里。

程柏森笑着走近,捧起她的脸,俯身亲了下去。

……

“所以,游乐场的那天你真的胃痛啊?”

“嗯。”

“手呢?”

“轻微脱臼。”

“我是反应不太灵光的猪精,我承认,但是,程柏森,你真的没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两个人刚刚分开的唇又贴在了一起,短暂地相触后又分开,程柏森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以后离谢意远点儿。”一看见谢意,他就脑壳儿疼。

姜心开了窍之后反应就快多了,手指在程柏森的眼前勾着弯了弯:“谢意是这个……所以,我和他只是好闺密的,结婚还要做伴娘呢。”

程柏森:“……”哦,我的上帝,挖去我的眼吧!

后记

在一中的官方论坛上,教学史上最帅的教导主任程柏森和最美的保安大队副队长姜心并称为一中的两朵花。

第二年,两朵花合成一朵。

第三年,花结了果,嗯,还挺甜。

赞 (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