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初阳(三)

东尽欢

上期内容回顾:

初阳多次对莫峻言表白后,莫峻言沉默几秒,缓缓地挪开视线,声音似流水:“那我们交往吧。”

“啊?”初阳张大了嘴,讶异地看着莫峻言。

第三章 谁把恋爱当享受?谁受折磨欲分手?

幻听,一定是自己幻听,初阳看着莫峻言,试探着问:“你刚才是说……”

莫峻言转过脸看她,眼眸黑如墨玉:“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们从今天开始交往。”

这话语像晴天一道霹雳,初阳仿佛被劈成焦炭,面部表情僵硬,脑子像有一锅糨糊被煮沸,她讷讷地道:“交往啊……这个……”

怎么有种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

莫峻言见她脸色为难,问:“你不高兴吗?”

“高兴,太高兴了。”初阳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就是太出乎意料。”

就算是做梦,初阳也不会梦到这种桥段。

“你吃饭了吗?”莫峻言问。

“没有。”初阳条件反射地回答,又快速反应过来,他不会是要请她吃饭吧?初阳赶紧摇头,“不,不,吃了……”

莫峻言蹙眉:“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初阳的脑神经仿佛退化,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她需要找个地方让脑子里那锅糨糊冷却,才有能力应付这种超乎寻常的状况:“我能不能先回去?我太高兴了,需要一点时间消化……”

看她十分紧张,莫峻言没有留她:“好吧。”

初阳转身就走,连再见都忘了说。她仿佛置身于云雾之上,脚步都有些虚浮,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她:“初阳——”

“啊?”初阳仿佛受到了惊吓。

“把电话号码留下。”

“哦,哦,好的。”初阳赶紧把电话号码报给他,然后她包里的手机响了。

莫峻言说:“这是我的,明天再见。”

“明天见。”

……

这天晚上,初阳失眠了。

她想不明白,只好打电话给林居然。

幸好是周末,林居然不上班,两人在咖啡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初阳几乎抓狂:“你说他到底什么意思?”

林居然点的是花茶,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这不明摆着吗?他要跟你玩玩。”

“玩玩?”

林居然瞟她一眼:“难道你觉得他喜欢你?”

“不。”初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灰姑娘只存在童话中,她有自知之明。

“看来你的脑子还是清醒的。”林居然评价道,“他就是平时山珍海味吃多了,想换口味试点青菜萝卜,恰好你这棵白菜在追他,所以就你了。”

“我没追他。”初阳纠正,“我是没办法才拿他当挡箭牌,再说,我有席文。”

“难道你敢告诉他实情?”

初阳想了想,赶紧摇头。莫峻言这样的人最在乎面子,要是知道自己被耍了,轻则打压报复,重则买凶杀人,初阳对这世界虽有诸多不满,但还不想香消玉殒。

“所以,你只能继续演下去,老老实实地去做莫峻言的女朋友,直到他不想跟你玩。”林居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恭喜你终于劈腿了。”

“胡说八道!”初阳暴躁,“我是忠于我家席文的。”

林居然问:“席文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月。”

“那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初阳深思,要保住莫峻言的面子,那她既不能告诉他真话,也不能主动提出分手,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对自己不满。

对,如果他知道这棵白菜又苦又涩,他大概连吃的兴趣都没有,就会让初阳有多远滚多远,让此事完美落幕。

下午,初阳把衣柜翻了个遍,终于从犄角旮旯翻出一条长裙,是几年前买的衣服,颜色已褪成暗红。

裙子是紧身款,买它的时候,初阳刚生过一场病,瘦得皮包骨,所以买了最小码,如今穿在身上,裙子把肉勒成一块一块,暴露得有些诡异。

初阳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像乡村失足妇女。

虽然许多明星一个比一个穿得更像失足妇女,但这副装扮,莫峻言一定会倒胃口。

初阳豁出去了,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出门。等电梯时,她用手机看了一下娱乐新闻,哦,王先亮又上了头条。原来他在上午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公司想找某模特代言产品,我与之洽谈,意外的是,平日穿着时髦的她,今日竟穿了一条N年前的旧裙子赴约,这是在暗示什么?衣服太少需要我掏钱买,或者希望男人能把她身上的衣服扒掉?如果是前者,请直接开口,我是个大方的人;如果是后者,抱歉,我实在对你没兴趣。

男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初阳直想摔手机,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初阳骂了一声,转身回屋。

她才不想暗示什么!

换衣服时,初阳脑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出师未捷身先死。

她甩了甩头,给自己打气,让人喜欢或许是难事,让人讨厌有什么难的?

初阳故意磨磨蹭蹭地换衣服,再慢腾腾地补个妆,她和莫峻言约了下午五点在滨江公园附近见面,让他等好了。

初陽骑着电动车抵达滨江公园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她打电话给莫峻言:“你在哪儿?”

“你到了?”

“嗯,我没看到你。”

“我在对面的海汇大楼,你来一楼的大厅。”

初阳穿过马路前往对面的大楼,大厅里没有莫峻言的影子,初阳猜测他可能去了洗手间,索性坐在候客的沙发上等他。

几分钟后,莫峻言出来了。

初阳立即起身,假惺惺地道歉:“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关系。”莫峻言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

“你来了多久?”

“三个小时。”

初阳讶异地看着他。

“楼上有家公司是我的,我来这边视察。”莫峻言不急不缓地道,“所以我把见面地址选在这里,你早来晚来,我都能合理地安排时间。”

“你觉得我会迟到?”

“猜测而已。”莫峻言看了看她,“听说女人赴约都会迟到,越在乎的约会,迟到的时间越长。因为过于在乎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化妆、选衣服……”

他眼里带着浅笑,似乎在说:我懂的。

初陽仿佛看见自己置身于一场PK游戏,她血槽全空,轰然倒地,伴随着悲壮的音乐,屏幕上飘出几个大字:第一回合,失败。

和莫峻言一起走出大楼,东津市气候宜人,六月还不算太热,何况已近傍晚,江风带着阵阵凉意吹来,是个约会的好时节。前面有不少高档消费店,不乏香奈儿、迪奥、普拉达等品牌,莫峻言道:“我带你去买衣服。”

初阳蹙眉,果然是富豪们的标准交往模式,一上来就买买买,用糖衣炮弹将女人的理智轰成碎渣,晚上就可以去酒店开吃入腹,等哪天玩腻了,再用一笔钱打发。

她才不陪他玩。

初阳拒绝对方的提议:“我不想买衣服。”

莫峻言神色复杂地看她。

“我想散散步。”

“好。”

和莫峻言一起走上沿江堤岸,柳树垂下长长的枝条,夕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明明两个人隔着半米的距离,但影子交叠在一起。

初阳倍感尴尬,早知道就去逛商店,看看衣服至少能转移注意力,现在两人肩并肩的散步,连影子都显得很暧昧。

“初阳,你今天没带相机。”莫峻言开口。

“不是为了和你约会吗?”初阳要全心应战,带上相机容易分神。

莫峻言嘴角微扬,眼睛看向远方:“原来夕阳西下时,江水这么美。”

庞大的红日挂在西边,将半江水染红,清波荡漾,水面金光闪闪。莫峻言微微笑着:“幸好你提议来散步,不然就会错过这美景。”

初阳干笑。

“我想起王勃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莫峻言转头看向初阳,“还有什么诗句是描写黄昏的吗?”

初阳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她话出口方觉不妥,自己干吗撩他?

莫峻言又转头看她,薄唇噙笑。

该死!初阳恨不得把自己埋了,赶紧转移话题:“是不是可以去吃晚饭了?”

晚饭地点就在附近,是上次莫峻言和小仙女吃饭的那家五星级餐厅,初阳略有疑惑,据她所知,这家餐厅生意火爆,需要至少提前半个月预约。

莫峻言早就预约了位置,那么,他原本约了其他人。

富豪就是桃花多,尤其是莫峻言这样一只金光闪闪的钻石王老五。

初阳没兴趣去思考莫峻言原来的约会对象是谁,进入餐厅后,她的目光就时不时往门口瞟,期望看见某位明星的身影。

这是职业习惯,她一时难以改变。

但她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她没有看见熟悉的面孔。

幸好餐厅菜肴的味道很棒,环境也好,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从大大的落地窗看出去,对岸江景的夜色一览无余。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暗香,花架上缠绕着的绿藤没有半片萎靡的叶子,几朵粉色小花点缀其中。初阳暗忖:这花架得经常换吧。

莫峻言跟初阳聊天:“你搞摄影,是在影楼上班,还是杂志发行公司?”

“我是自由职业,喜欢拍风景、花朵、人物……照片给杂志供稿。”这是初阳曾经梦想的生活,走遍大江南北,领略各地风土人情,用相机记录下美与丑的瞬间,再把照片卖出去谋生。但事实上,被杂志采用的照片太少,初阳连糊口都困难。

她干笑两声:“当然,有其他摄影的活,我也接。”

莫峻言评价道:“自由而充满浪漫色彩的工作。”

初阳笑笑,看着桌上的碗碟,想起什么,道:“这顿饭,我们AA制吧。”

初阳不想花莫峻言一分钱,她是要和他分手的人,互不亏欠,方能避免藕断丝连。

莫峻言有些意外:“为什么?”

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初阳要给他重重一击:“既然男女平等,那就不该只让男人埋单,经济独立,方能地位平等。或者,你觉得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

“我没有这种想法。”莫峻言气度很好,“只不过,我们在约会,AA制显得很生分。如果你不想总让男人埋单,那下次你请我。”

没有下次,初阳才不想跟他约会:“如果我坚持呢?”

“那,也行。”莫峻言妥协。

初阳终于有一种战斗得胜的成就感。她就跟他唱反调,直到他耐心耗尽,利落地分手。

吃完饭,初阳招手叫来侍者:“埋单。”她还不忘道,“我们分开付,可以刷两次卡吗?”

侍者点头说:“可以。”

然后,他很快把账单拿了过来,微笑着报了一串数字,初阳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你说多少?”

她知道这家餐厅有点贵,但侍者报出来的数字大大超出了她的意料,要知道,点菜时她没敢点贵的。

侍者微笑着解释:“两位客人没有预订位置,这张桌子是专门为临时来客准备的,菜价和服务费是按三倍算。”他看了看莫峻言,“莫先生是餐厅的常客,对于这项收费是十分清楚的。”

对面的莫峻言一脸了然的神情。

初阳看看账单,这已经不是在大放血,而是要她的命。

初阳颤抖着手把账单递给莫峻言:“我觉得你说得对,AA制太生分,这样好了,下次我请你。”

她仿佛听到那悲壮的音乐又在耳边响起,“失败”两个大字占满屏幕,她横尸躺在地上,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苍凉。

出餐厅时,初阳蔫蔫的,如被霜打的茄子,莫峻言安慰她:“下次你选地方。”

初阳非常不想听到“下次”这个词,难受得仿佛有针扎进肉里,垂头丧气道:“我回去了。”

“不再玩一会儿吗?”莫峻言问。

“不玩。”初阳拒绝。

“那我送你回去。”莫峻言拿出手机,“我让何左把车开过来。他就在海汇大楼,很快就到。”

“我今天骑了车。”初阳的电动车就停放在前面,她忽然想到了个点子,脸上春暖花开,朝莫峻言笑意盈盈地道,“还是我送你吧。”

果不其然,莫峻言露出诧异又为难的神情。

想想莫峻言这样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精英气质的男人坐在电动车上,初阳觉得那画面很滑稽,她笑得愈发灿烂,便更热情地劝说莫峻言:“你请我吃了饭,当然应该由我送你回去。”

“不好吧。”

“你嫌弃我。”初阳立即变脸,“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想想也对,你有钱、有地位,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连AA制的钱都付不起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莫峻言辩解。

“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嫌弃我骑着电动车来约会。”初阳胡搅蛮缠起来,“和我在一起让你觉得很掉价吗?可这就是真实的我,如果让你十分为难,我们可以……”

“分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莫峻言打断,他说:“你送我吧。”

初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大哥,算你狠。

不得不承认,莫峻言的内心非常强大,当初阳把电动车推到他的面前,他面色自如地坐了上去,长得帅的男人就算坐在电动车上,也一样丰神俊朗,晚风将他额前的头发拂乱,更平添几分潇洒气质。

“走吧。”莫峻言和颜悦色道。

初阳看了看剩下的一半位置,貌似她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没有退路,初阳硬着头皮坐上去:“你回哪儿?江山苑吗?”

那里距此地较远,莫峻言想了个近点的住处:“雍景首府。”

那是市中心有名的高档小区,距离此地两公里左右,初阳提醒他:“你抓稳点。”

初阳战战兢兢地启动车子,不料有行人横冲直撞,她立即刹车,动作迅疾,莫峻言的身体由于惯性往前倾,他和她本就挨得近,这下,身体直接贴在她的后背上。

有微弱的电流在身体相贴处流动,莫峻言觉得这感觉不错,没有挪开。

初阳脊背僵硬,她提醒自己不要分心,目不斜视地开车。

车子在路上徐徐前进,仲夏夜晚的风飒飒吹来,沁人心脾。莫峻言紧紧地靠着初阳,她那么娇小,几乎窝在他的怀里,让人忍不住想搂住她,给予关爱与保护。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他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腰。

她的腰很细,不堪一握。

初阳快哭了,手心都在冒汗。

这到底算什么事?

没关系,雍景首府很快就到。初阳安慰自己。

前方红灯亮起,初阳把电动车停下,莫峻言开口:“我想起一件事。”

他说话时,鼻息喷在初阳的耳垂上,初阳全身发软,僵硬地回答:“什么?”

“我在雍景首府的那套房子电路有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去江山苑。”

他在耍她吧?她猛然回头:“你是不是……”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回头时,脸颊擦过莫峻言的唇,她脸上如有云霞喷薄而出,腾地一下红了。

她赶紧转过头,但脸上仍是热辣辣的,仿佛有火在烧。

她听到莫峻言在后面发出低低的轻笑声,声音十分愉悦:“你真可爱。”

初阳有种欲哭无泪的悲哀。

这一路,初阳如在油锅里煎炸,临近江山苑大门是一段上坡,车子不堪重负,如气喘吁吁的老牛。莫峻言搂着初阳腰部的手紧了紧,在她的耳边说:“我就在这儿下吧。”

初阳眺望大门处的保安,心里明了,他应该是怕保安看见,她偏不如他的意:“不行,我得把你送到家门口。”

谁让他一路搂搂抱抱,吃她豆腐?

莫峻言有点意外:“你要进去?”

“你是不是怕人看见?”

“不是。”莫峻言妥协,“我们走吧。”

初阳心里直乐,加快速度,让那帮保安看看莫峻言坐在电动车上的风姿。

门口的保安看着电动车越驶越近,个个眼睛瞪大如铜铃,这是富人区,连保姆买菜都是开着车去。门口的保安揉了好几下眼睛,确定不是走错路的路人,惊诧地问:“莫先生,你换车了?”

“暂时还没有。”莫峻言声音朗朗,“不过,明天我会让人去买一辆。”

他嘴角带笑,骑电动车自有骑电动车的乐趣,远非四个轮的机动车能比。

有钱人真会玩,保安唯唯诺诺地点头,又看了看初阳:“这是……”

“我女朋友。”莫峻言说。

初阳:“……”

有钱人的内心果然强大。

初阳终于把莫峻言送到了家门口,电动车在一幢漂亮的别墅前停下,莫峻言下了车,打开大门朝她示意:“请进。”

进屋做什么?初阳警铃大作:“不,不了……”

“你坚持送我进来,难道不是想进屋坐坐吗?”莫峻言疑惑。

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她觉得自己蠢透了,不忘坚持立场:“我得早点回去。”

莫峻言相劝:“可你走了这么远,肯定累了。”

“我不累。”初阳打断他,看他似乎不信,“和你约会怎么会累呢?我精神很好,很开心,很振奋……”

初阳已经语无伦次。

莫峻言勾起嘴角:“我今天也很开心。要不,我们再散散步?”

“不。”初陽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她找理由,“明天你要上班,我不能耽误你,早点休息。”说话间,她坐上电动车,猛拧油门,“再见了。”

逃似的,初阳骑着电动车一溜烟跑远了。

可她的威风没持续多久,出了江山苑不远,她就发现电量不多。这里是富人区,附近连个充电桩都没有,最后车子彻底跑不动,如累坏的老牛瘫在路边。

初阳欲哭无泪。

出租车很少来这边,初阳打电话给林居然求救:“来接我一下,电动车没电了。”坐在路边等林居然的车时,树叶的阴影落在她的脸上,她满面颓然。

她是战败的士兵,全身力气耗竭,连精神都萎靡。

林居然来得很快,她常笑初阳的电动车,这回,更是肆无忌惮地打击了初阳一番。不是初阳不想买车,而是汽车之于她用途不大,她是个狗仔,万一哪天发现某个明星的身影,等她找到车位把车停好,明星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经济紧张。为了买房,初阳花光所有积蓄,还得承担高额房贷。林居然常说她:“东津市房价这么高,你逞什么强?找个有房的男人不就行了,自己买辆小车开开,免得风吹日晒老得快。”

不过,林居然也没自在到哪儿去。两天后,初阳接到她的电话,她在那头可怜兮兮地问:“你能不能收留我一阵子?”房东突然要收回房子,不惜赔付违约金,让她赶紧搬走。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林居然只好来投靠初阳。

初阳对她表示欢迎:“求之不得。不过,小妞,你得和我睡。”初阳的房子虽是两居室,但次卧被她改造成了摄影棚。

林居然道:“没问题,我还可以给你当模特,多拍几张方便我发朋友圈。”

林居然很快搬进初阳家,莫峻言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含蓄地提醒初阳还欠自己一顿晚饭。

初阳头疼。

冥思苦想一整晚,她终于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周六一大早,她风风火火地出门,回来时已是下午,林居然正窝在沙发上看韩剧。初阳兴高采烈地往林居然身前一站,神秘兮兮道:“我要给你看一件东西。”

林居然盯着她:“什么?”

初阳穿了一条开襟连衣长裙,开始解扣子。

林居然觉得莫名其妙:“喂,我对你不感兴趣。”

初阳继续解衣扣。

林居然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你……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初阳上身只穿着文胸,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是大片大片的伤疤,像是多年前的旧伤,从胸部开始,覆盖整个腰腹,往下延伸到大腿,丑陋狰狞的疤痕在皮肤上蜿蜒。后背也未能幸免,超过三分之二的皮肤覆盖着坑坑洼洼、丑陋不堪的伤疤。

看一眼,林居然就头皮发麻。

她跟初阳同住一间宿舍四年,分明记得初阳不是这个样子,她觉得奇怪:“什么时候弄伤的?”

初阳嘴角上扬:“今天。”

看她得意的神情,林居然猜到什么,上前几步摸了摸她的疤痕:“假的?”

“我认识一个造型师,她专门和剧组合作,最擅长恐怖造型,弄假伤疤是她的拿手活。我请她帮我做了这套。”初阳问林居然,“怎么样,看着像真的吧?”

林居然浑身起鸡皮疙瘩:“太恶心了。”

“恶心就好。”初阳十分满意,“我可是花了四千块钱。”

“花四千块钱给自己买了一身疤……”林居然理解不了她的智慧。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初阳慢条斯理地穿衣服,自信满满,“相信莫峻言在看到我这一身疤后,就会对我彻底失去兴趣。”

然后,他们分道扬镳,从此不相往来。

林居然打击她:“万一他口味清奇呢?再说,关了灯,谁还看得见?”

初阳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朝她扔过去。

这一回,她做好了充分准备。她化了妆,换上一套半身裙,临出门时,她还向林居然借了车,让那暧昧的小电动车见鬼去吧,约会过后谁也别送谁,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初阳没再迟到,两人约在步行街的入口处见面,莫峻言听说她开车来的,略有些意外:“买车了?”

“朋友的。”初阳回答。

“哦。”莫峻言发出短暂的鼻音,两人并肩走进步行街,他又说,“这个月底有车展。”

“是吗?”

莫峻言点了点头,问:“你喜欢什么样的车?”

“漂亮的。”初阳随口道,女人都是“外观控”。

莫峻言发出轻笑声:“前阵子见人开过一辆玛莎拉蒂的红色轿车,外观不错。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在车展上看看别的也行。”

这是打算送她车的意思吗?她有点受宠若惊:“我不需要。”

“可我想买给你。”

他话说得很轻,自然得如潺潺流水,初阳却有点晕。“我想买给你”——寥寥几个字胜过千言万语,这一定是初阳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傍大款,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何况对方还模样俊朗。

连拒绝都艰难,初阳过了几秒才开口:“不,不……”

“不过,”莫峻言打断她的话,“我有条件。”

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初阳知道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好吧,你说吧,等你说完,我就做出义愤填膺的表情,利落地跟你分手。

她却听到莫峻言道:“條件是,以后开车不能穿高跟鞋。”

“啊?”初阳意外。

莫峻言低头看着她的脚:“这样开车不安全。”

初阳穿的是八厘米的高跟凉鞋,她干笑:“今天出门太匆忙,忘了。”

莫峻言嘴角微微上扬。

初阳之前想说什么来着,她脑子有点混乱,还没想起来,又听莫峻言道:“我们今天吃什么?”

今天是初阳请客,地方由她定,她指了指前面的购物商城:“去那里好了。”

初阳上次给五楼的“小渔湾”拍过菜肴的照片,老板请她吃了饭,那里的鱼做得很有特色。店里装修也极具风格,门口落地窗处是假山睡莲,水流顺着假山流下,带动小水车缓缓地转动。店内木桌木椅,墙上是大片大片的壁画,鱼戏莲叶图或是乡村风景画。

店内是小资消费,在初阳的承受范围内。

她把晚饭地点选在此地还有另一个原因,这里是购物商城,楼下不少女装店铺,饭后她可以去看看衣服。到时候她选一套稍短点的裙子,或是露点后背的衣服换上,莫峻言就会看到她身上的伤疤。她再跟他比画一下身上的疤痕有多大,她连原因都想好,就说是小时候不慎烫伤,当时还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莫峻言一定会望而却步。

晚饭吃得还算愉快,埋单时,初阳问:“我想买两件衣服,待会儿你能帮我看看吗?”

“好。”

二人离开餐厅,乘扶手电梯准备下楼。初阳正准备踏上楼梯时,忽然觉得掌心一热,莫峻言抓住了她的手:“坐电梯要小心。”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她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想抽回手又不敢,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明明是自己。

楼下有卖冰激凌的店铺,初阳像看到了救星:“我想吃冰激凌。”她抽出手朝着店铺小跑过去,仿佛想吃到极点。

冰激凌的铺子生意很好,门口排了很长的队,莫峻言信步走过来,他似乎不喜欢排队,眉头微蹙。初阳怕他过来拉自己,道:“你在休息座椅那边等我好了。”

莫峻言没动。初阳继续建议:“不然,你去男装店转转。”旁边就有几家男装店,初阳指了指。

“我不穿这个牌子的衣服。”莫峻言说。

对,他的衣服都是意大利的名师手工剪裁制作,再空运过来。初阳摊了摊手:“我买不起。”

莫峻言盯着她:“你买?”

初阳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断,想了想,道:“我的荣幸。”

就当是分手礼物。初阳劝说自己。

“好。”

莫峻言改了主意,朝不远处的一家男装店走去。

初阳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买了两个冰激凌球,捧着杯子刚拐过扶手电梯,迎面有人走过来,她扫了一眼,随即呆住。

席文!

他回来了。

(未完待续)

下期内容预告:下期内容不得了,初阳的正牌男朋友被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挽着,正好被初阳撞个正着,他不是应该在美国吗?怎么劈腿了?!如何化解这份尴尬,请看下期精彩内容。

赞 (16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