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神啊座谈会

红毯抖姐团子

第一届神啊神啊座谈会,《飞·魔幻》栏目组邀请了二十几位神仙。想看他们如何作秀吗?

一、我滴王母呀,走红毯。

红毯前两百米,西王母扶了扶自己佩戴的玉胜,对着菱花镜龇了龇自己的老虎牙,顺便理了理豹尾,她对自己此刻的妆容非常满意。一直不离她身的三青鸟扑腾了下翅膀,蓄势入场。

红毯前十米,西王母前进的步伐受阻,她头朝左,只见阳气十足,鸟面,虎尾,戴一黑熊的东王公一脸忠犬地看着她——

“你是主管女仙的母神,我是主管男仙的男神,我们一个住昆仑山,一个住蓬莱仙岛,一年难得相会一次,还这么有夫妻相,我陪你走红毯好不好?”

西王母刚准备点头答应,右手却被谁牵住,转头一看,是傲娇的玉皇大帝。

“王母,你和东王公是宋朝之前的事了,我不计较。可宋朝之后你的CP是我,红毯你只能随我走!”

是了,民间老百姓喜欢拉郎配,先给自己配了东王公,宋朝以后又给自己整了一个新的绯闻对象玉帝,那——恭敬不如从命。

于是,红毯前只剩东王公望着远去的背影默默垂泪。

二、戏精们的座谈会,有啥不一样?

玩个游戏,戏精诞生。

第一轮:路见不平一声吼,雌雄莫辨的请举手。

痘神高高举起手:我是主司麻豆之神,痘就是古人最怕的天花。有人说我:是兵马大元帅余化龙,男的;被天帝赐了二郎神头盔,兼管人间痘疫的张帅,男的;刘娘娘,陆小姐,女的……

平凡的土地神手抖了三抖,一脸委屈地看着狠掐了自己一把的土地奶奶。曾为女儿身,很羞耻的好不好,媳妇儿还来拆台。民间的古人是怎么想的,天地为夫妇,地生万物就为母了吗?性别不确定这件事真悲伤。

土地神(委屈巴巴):王母,你一开始也是男的,你咋不举手呢?

王母一个白眼丢过去。

土地神(还没意识到得罪了人):王母,《山海经》里记载的您,只能用狰狞古怪来形容,后世还有神话学者说您和陆吾一样是个男的,您别不承认呀。

王母(豹尾一摔):你看过汉代之后人间传的我的画册吗?又淑又美,汉武帝可是惊叹我容颜绝世。而且西王母,西王母,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我是女神。我再是半人半兽的模样,长得性别不明显,好歹明清后,人类还尊称我一声“王母娘娘”,你这等下仙和我争什么争!

土地默然,低头抹泪。

第二轮,春风得意马蹄疾,出门前拜了神的请起。

众人的屁股一起离座,并一致把目光投向坐在西南角的行神。

行神(外表冷漠内心喜笑):就知道你们会拜我!

为了不水逆,不被雨打风吹去,不被野兽大嘴叼走,古代从帝王到平民,出门大多会祭拜行神。就像荆轲在刺杀秦王前,也很认真而敬重地祭拜了行神一样。至于怎么拜,古人有方法。堆一个小山般的土坛,插上些植物,有钱的还可以准备些好酒好菜再拜,没钱的自然直接拜了。

土地神(八卦脸):行神,你究竟是谁,怎么感觉是个谜?

行神:有人说我的原型是共工氏的子孙脩,一个喜欢旅游,走遍了四海八荒的元气少年。还有人说我是黄帝累死在旅途中的儿子纍祖。我的身份是个谜吗?

第三轮,昆山玉碎凤凰叫,谁的轶事更有料?

虹神:我可是彩虹,七种颜色加身的漂亮彩虹,结果,古人竟然怕我。他们觉得我长得像巨龙已经很可怕了,一出现雨还停了,甚至还有吸干河水的恶习,我……所以后来他们认为我是雷神的化身我也不辩解了,就像江湖没了我的传说吧。

雷神:怪我咯。

坑三姑娘:那我还是一个姑娘呢,结果……结果我却成了一个管厕所的厕神紫姑。不说古代的茅厕有多简陋,那脏臭,用一万字都描述不尽兴。有段词唱说“坐的是净桶,玩的是粪坑……何曾得闻清香味?每日人来把屁熏。”我一个妙龄仙女,心里苦。

虹神:听说你在人间是被正室折磨到死的小妾,后来飞升成了神?

坑三姑娘:对。我很惨吧。值得安慰的是,每逢正月十五,民间会在茅厕祭祀紫姑神,就是我啦。文人还特别喜欢我。而且我还很会跳舞,要不要欣赏一个?

众神:一言不合就尴舞……

巫山神女:咳咳,有谁知道我的故事吗?

乱入的宋玉:你不是那个做客高唐,自荐枕席于楚王,两人缠绵后化作朝云暮雨的神女?啊,神女,我心慕你。

洛神:曹植也心慕我,还作了《洛神赋》夸我美。

汉水游女:我们姐妹有次在汉江游玩,有人间才子郑交甫前来搭讪,他羞答答地索要我们身上佩戴的明珠一颗,就傻乎乎地走了。哈哈,少年很可爱呀。

众神:歪楼了,爆料不是秀追求者!

第四轮,劝君更尽一杯酒,来个简短的自我介绍行不行?

财神:赵公明,关公,范蠡……都是我,财神有很多位,我是你们的摇钱树噢。

井神:有水井的地方就有我。我是每逢节日都会被供奉,有时候还会被人类邀请给龙王降雨帮忙的井神。

扫晴娘:我挥挥手,好天气来,能止雨放晴的我,听说出了国变身为了晴天娃娃。

床神:成亲时拜拜我们啦。男茶女酒,床婆贪杯、床公好茶,记得准备好,祝你们如胶似漆。

三、魔幻了,幕后花絮。

瘟神:土地,听说你怕老婆?

土地神:我已经地位低到天界不爱,人间住处破烂了,你还要往我心上戳刀子……你别拿土地不当神仙,你个瘟神,不是个好人!

瘟神:我不是个好人?我在往水里投毒之前,可是会告诉善良的人让他们躲开的。看到我拿的“瘟”幡旗没,我想要人死,皇帝来求情都没用。好吧,我也是个坏人。

土地神:我要怎么送你走?我不想和你說话了。

瘟神:学人类那样,给我派一个豪华版送瘟船,我才肯走。

灶神:土地,你不够意思,你送瘟神,咋不送送我?

土地神:我送你糖,粘住你的嘴让你告不了状;送你酒,让你喝醉了没法打小报告,你接受吗?

灶神:我上天,是要骑马的,你要折个纸马烧掉给我。还有,不许让小孩子捉红蜻蜓,那是我的坐骑。

土地神:苏吉利,你走,你走……老婆,我又被欺负了,快来哄哄我。

瘟神、灶神,以及路过的食神、雨神、战神、青蛙神:……endprint

赞 (1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