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叛逆

莱弗

就这样,杜弘廷“登基”了。

人生第一份工作就是当老总,起点真高。不像我,第一次打工是帮人洗裤衩。

那段时间他总是早出晚归,回来时通常是半夜。

我爸妈千叮万嘱,叫我鼓励一下他。

一开始,杜弘廷盘算公司的乱账,忙得焦头烂额,我嘘寒问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他想了想:“夸我。”

“……”

死胖子居然落寞地直叹气,还说:“我爸生前经常鼓励我……”

得得得,我哄,我哄!

年关到了,讨账、付账的事儿最伤神。我关怀备至,买了一包核桃给他补脑。结果这个死胖子真是捏准我的七寸——“我爸老说,以形补形……”

我简直佩服自己,大半夜的竟然能给他弄出一道火锅涮猪脑!

别问我过程了,天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公司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除了向银行贷的两百万还有几个月就要到期了这个大麻烦。

我爸要是富豪,我二话不说开张一亿元的支票给他,零头都不用找了。但现实是我家穷到连我大二的学费都要找人借的地步。

那一阵杜弘廷经常失眠,我安慰他:“你爸要是还在就好了。”

他居然露出伤感的表情,看着我说:“他会一整晚都陪着我,和我一起睡。”

“……”

太卑鄙了,胖子!我第一次“陪睡”的经验就送给你了!

由于胖子体积太大,一个人能睡满一张床,导致我只能拿几张椅子凑合躺下。

别问我为什么不按常理——女人睡床,男人睡椅子好吗?小龙女躺绳索睡觉的画面您想象一下。

也别问我如何能在父母的眼皮下堂而皇之地和男人睡一间房,好吗?

我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这个胖子才是。

大年三十,我们一起吃团圆饭。

之前我骗胖子说我爸妈要给我介绍对象,拜托他冒充我的对象;我让我爸妈假装不知道我骗胖子说要他冒充我的对象,然后把他当作我的对象。我都快绕晕了,我爸妈能不糊涂吗?居然问杜弘廷:“你俩打算啥时候结婚?”

我吓得赶紧喝了一口二锅头压惊。

杜弘廷倒挺淡定,“我都听她的。”

气得我二锅头都从鼻孔里呛出来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单独找我爸妈谈话——

“我真没和杜弘廷谈恋爱!”

“谅你也不敢!”

我松了一口气,我妈又说:“所以,我打算现在就给你物色结婚对象。”

“……”

我越想越难受,叫上胖子出门散心。大概是迟来的叛逆吧,我决定做一件事。

我妈说这件事影响学习,所以一直强烈禁止我做,我本来决定等大学毕业再说,可现在我决定立刻、马上就做!

但这件事必须要一个人配合才可以,刚刚好,眼前就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回去的路上我和杜弘廷进了一趟药店,买到作案工具。

由于从来没经验,我对着包装研究了半天,问:“这玩意儿怎么用啊?”

杜弘廷看了一眼,说:“我教你。”

回去后,我洗完澡溜进杜弘廷的房间,然后迅速锁门,“开始吧!”

失策的是我看走眼了,杜弘廷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天赋。

没轻没重,毫无技巧可言。害我一时没忍住就叫了出来:“啊!好疼!你轻一点行不行啊?”

拿手一擦,一抹鲜红!我气得大吼:“你看!都流血了!”

结果杜弘廷还是慢条斯理地继续,“流点血很正常,你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不过我也没吃亏,过程中我把他的手臂都掐红了。

我好后悔啊,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搞什么叛逆?

我错了,实在太痛了!

走出胖子房间的时候我眼眶都红了,一抬头撞见我妈,那个心虚啊……结果她突然对我说:“你去把杜弘廷喊出来。”

我嚇得面色发青,说话都不利索了,“喊、喊、喊出来干什么……”

我妈用一种“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也于事无补”的表情看着我,说:“喊他出来……吃饭。”

“哦……”

杜弘廷听说后愣了两秒,而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将之理解为幸灾乐祸。

唉,早知道就不打耳洞了,贼疼!

奇怪的是打那以后我妈对杜弘廷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曾经的心疼起码还知道他是外人,现在完全把他当亲生的宠——硬生生一个星期把他喂胖十斤!

——节选自《莫名我就喜欢你》endprint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