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恋人

傅周

简介:连玥是最好的替身,完美地扮演着傅于深最爱女人,为此傅于深给她钱给她戏,两人各取所需。后来傅于深最爱的女人回来,两人自然一拍两散,连玥也找到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可是有一天,傅于深告诉她,他得了癌症,愿意用所有的遗产换她陪他最后一程。

01

连玥是跟傅于深最久的一位了。

傅于深之前交过好几任女朋友,有知名模特、明星甚至网红,无一不漂亮得惊人。只不过,不出几个月就会分手。

认识傅于深那会儿,连玥还是一个小替身。那时候她拍一个古装,那个冬天很冷,可是偏偏有一场落水的戏,她要替主角跳。

连玥很久以后还会记得那湖水的温度,湖水冰得像是针扎,寒意会透过肌肤的纹理渗到骨子里。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游到岸边,冷得全身打哆嗦,被工作人员拉上去后,正准备去换衣服,导演却喊了声“卡”。

导演指着她:“那个谁,你刚刚跳下去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入镜了,再跳一次。”

等连玥去换了衣服出来,才发现剧组来了一个大人物,连导演都蹲在他的身边,对着摄像机给他讲戏。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坐在导演的椅子上,长腿上盖着香奈儿的毛毯。

连玥小声问了周围的人才知道,那是大老板,今天来这边视察。

等了好一会儿,又要开拍了,导演格外卖力,连喊人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度。

连玥再一次跳下去,这一次她冻得连冷都感觉不到了,只觉得浑身都是僵的。好不容易游到岸边,却是半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工作人员将她拖了上来。

连玥上来的时候,湿漉漉的戏服带上来许多水。她一上来,拉她的工作人员立马就松了手,向后退了几步,连连对着手哈气。连玥唇都冻紫了,鼻涕流了一脸,瘫在了地上。

导演走了过来:“不行,刚刚跳下去动作不够完美,小张,把她弄干净,再来跳一次。”

工作人员附和着,过来拉连玥。

连玥认命地站起来,视线里却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视线往上,是笔挺的黑色休闲裤。

“天这么冷,把人冻着了就不好了。”傅于深走了过来,将毯子披在连玥的身上。连玥仰起头,对上他垂下的眼眸。他长得极其英俊,只不过肤色有些苍白。

导演立即哈腰附和:“是、是,是我没有考虑好,只想着让作品更完美。”

连玥终于不用再跳,于是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已经没有戏了,她慢吞吞地走出片场,脚指头冻得有些痛,连玥想回家洗一個热水澡,再喝一大碗姜汤,不然肯定会生一场大病。

连玥没有想到傅于深会在片场门口等着她。

他将车窗摇下来,言简意赅地对她说:“上车。”

车内温度调得很高,连玥暖和得觉得每个毛孔都要舒服得张开了,她有些不解地望着傅于深。

他只穿了一件羊毛衫,一只手撑在她身后的靠椅上,另一只手在膝盖上轻轻地敲着,像是要谈生意。

“你是要钱,还是要戏?两者都要也可以,只要你跟我。”

连玥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只犹豫了一瞬,她就点了头,从此以后便是他的人。

02

傅于深对连玥不赖。连玥搬进傅于深公寓的第一个月,他先是指了一部戏的女一号给连玥,又给圈子里的导演打了招呼。

那是连玥第一次做女主角,那部戏男主角的咖位很大,甚至连女二号都是当红小花,跟他们比,连玥简直是小透明,所以他们有意无意地对连玥摆谱。

连玥的压力很大,拍第一场戏,她太紧张,台词忘得一干二净,于是一场简单的戏拍了一次又一次。导演碍于傅于深不好发作,男主角的脸色却越来越差,最后终于忍不住,摔了剧本,扬长而去。

导演只得当和事佬,让演员休息一天。

连玥去化妆间的时候,女二号正跟周围的演员聊天:“本来都定了我是女主角,就差签合同了,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连台词都不会,也能当女一号。”

女二号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看到连玥了,却也不避讳,直接瞪了她一眼。

连玥没有搭理,默默地走到自己的位置,拿了包,路过女二号身边的时候,女二号对她“呸”了一声。

回到家,连玥扑到床上哭了起来,等傅于深回来,连玥眼睛红的像兔子。

他边脱外套,边看着她:“怎么回事?”

连玥走上前帮傅于深拿外套,低着头,看着拖鞋,摇了摇头。

傅于深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自己:“究竟怎么回事?”

本来连玥已经收拾好了情绪,被他这么一问,鼻子一酸,眼泪又出来了:“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当女一号,我连台词都记不住。”

傅于深低低地笑了一声,揉了揉她的头发:“就是因为这个?”他的睫毛很长,低头看着她的时候,睫毛低垂像是黑色天鹅的羽翼。

连玥咬着唇看着他,却又听他说:“明天我去片场看看。”

第二天,傅于深送连玥去片场。他也下了车,说是要看她拍戏。导演给傅于深找了一张靠椅,他就坐在不远处看着,片场的演员直接变了脸色,尤其是女二号。

有傅于深撑腰,对戏的男主角都对连玥变了态度,连玥这会儿词儿倒是记住了,只不过台词功底很差,像是在背词。导演忍不住喊“卡”,然后欲言又止地看着傅于深。

斟酌了好一会儿,导演才说:“傅先生,连小姐的演技可以,但是这台词功底……”

傅于深慢悠悠地开口:“台词不行就用配音演员,口型对得上就行,既然反正要配音,台词不背也可以。”他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剧组都噤了声。

连玥听了这句话竟想着昨天的眼泪没有白流,对上傅于深的视线,不由得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等到这部戏拍完,整个圈子都传开了,傅于深是痴恋连玥,以往傅于深绝对不会对女友这么用心,不惜花重金捧连玥不说,还陪着她拍戏。

傅于深对连玥好的时候是真的好,有时候她拍戏到半夜,傅于深就在车上等着她。她出了片场,傅于深就握住她冰冷的手,将她整个人裹进自己的大衣。endprint

连玥完全沦陷是那次她半夜被饿醒,蹑手蹑脚地想起床做点儿吃的,还没够到床沿,就被傅于深一把捞回怀里。

“干什么呢?”他闭着眼睛,带着朦胧的睡意问。

连玥带着些委屈:“我饿,想去做点儿东西吃。”

下一瞬,她整个人都被裹进被子里,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头伸出来。

傅于深的大手又将她的头按下去:“继续睡,做好了我叫你起来吃。”他穿着睡袍就去了厨房,惊得连玥直发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连玥下了床,穿过客厅,远远地朝他望过去,他长身玉立显得很矜贵,可正是这么矜贵的一个人正在给她下面,连玥只觉得心底突然涌起的情潮快要将她淹没。

03

人人都说,傅于深这回是动了真心。连玥对此深信不疑,于是傻傻地把自己搭进去,可原来他是个骗子。

七夕那天,她拉着傅于深去逛街,街上很多小贩在卖玫瑰花。有一个小贩缠住了他们:“先生,买枝花给您女朋友吧。”

傅于深自然是看不上这种花的,他送的花都是从比利时空运过来的,但是他还是买了一枝。

连玥笑意盈盈地从他手中接过,正准备接着逛下去,傅于深的手机却响了。连玥注意到他看到手机屏幕的那一刻愣了一下,然后眉头也微微皱起来。

“怎么了?”连玥问。

傅于深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往后走了一段距离,才接通了电话。

连玥看着他边打电话边走,最后猛地止住脚步,突然转了个方向,往停车场那边走。她不知道他怎么了,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傅于深走得很快,连玥小跑才能跟上,最后还是晚了一步。他上了车,发动了车子,快速地驶出,好像完全忘记有连玥这个人。

快到晚上的时候,傅于深才给她打电话:“连玥,现在你把你的东西全部收拾好,然后去酒店住几天。”

连玥正想问为什么,那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连玥其实是有些情绪的,但是最终收拾了东西,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她心里是期盼傅于深能够打电话跟她解释一下的,等了许久自己倒是先按捺不住,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被挂断了,连玥再打还是被挂断,最后傅于深直接关了机。连玥心头涌上不安。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回去看看。

站在门口的时候,她想着或许傅于深已经睡着了,可是轻声将门打开后,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她换了鞋往里面走。

连玥几乎是震驚地望着眼前的一幕。沙发上有一个女人,长得与她有八分相似,已经睡着了,整个人都蜷缩在沙发上。而傅于深单膝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弯下腰,很虔诚地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他脸上带着深深的眷念,眼里的温柔浓到像是化不开的雾。那是连玥从未见过的傅于深。

一吻毕,他又伸手温柔地拨开那个女人额前的发。

连玥手中的包“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傅于深发现了她。连玥以为他至少会有惊讶的情绪,可是他只是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傅于深神色平静地站了起来,往外面走。连玥跟了他出来,最后,傅于深带上了门。

“你看到了什么?”傅于深冷冷地看着她。

“傅于深,你是不是喜欢她?”连玥愣愣地反问他。

“不是,我爱她。”

左西西是跟傅于深一起长大的,傅于深一直喜欢她。两人一起在英国念的大学,为了方便照顾她,两人住在同一间公寓。英国的菜实在太难吃,左西西又很娇气,傅于深为了她学了一手好菜。

他一直喜欢她,可是又觉得她还小,准备等她毕业再表明心意。可是他没有想到,在左西西大三那年,她突然告诉他,她有了男朋友,而且很爱他。

那一刻,傅于深恨死了自己。毕业后,他回了中国,而左西西陪他男朋友继续深造。回国后,傅于深开始放任自己,交各种各样的女朋友,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拼凑出他爱的人的影子。

连玥是最像左西西的影子,连声音都像。

04

连玥开始跟傅于深冷战。

说是冷战,其实是连玥单方面生气,傅于深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正忙着陪左西西。左西西跟她男朋友吵了一架,一气之下才跑回国,所以那天傅于深才那么失控,他向来是见不得左西西受半点儿委屈的。

再次见面是一个月后,傅于深来酒店找她。

两人僵持在门口,傅于深看了她许久才开口:“跟我回去。”

他这样算什么?连玥心中满是不甘和愤怒,没好气地说:“是你叫我搬出来的。”

傅于深神情冰冷,有些不耐,盯着她的眼睛:“闹什么?”在这样的注视下,连玥很快就败下阵来,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往里面走。傅于深跟了进来。

傅于深以为她是要收拾东西,可是她坐在床上,低着头看着地面半晌没动。傅于深是半点儿耐心都没有了,直接掐住了她下巴,问道:“你究竟闹什么?”

他下手有些重,连玥微微皱眉看着他:“那她呢?”

左西西跟男朋友和好了,自然是走了,否则傅于深也不会来找她。

他冷声道:“连玥,还记得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话吗?我们一开始就是交易关系,你要记得你的身份。”

连玥一愣,眼圈变得通红,死死地咬着唇,强忍着眼泪。是她傻,她以为他对她好就是喜欢她,可是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替身,是她忘记了这原本就是一个交易,

傅于深终于松开了她,转过身去,看着落地窗外远处的车水马龙,不带一丝感情地说:“连玥,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留下来,要么结束交易。如果你聪明的话就知道该选哪条路,我什么都不会少了你的。”

连玥望着傅于深的背影,正想狠狠心说结束交易,可是他突然重重地跪在地上,手捂着腹部。

“傅于深,你怎么了?”连玥声音都抖了,快步上前,扶着他的肩,这才发现他额上都是虚汗,脸色苍白得可怕,神情忍耐。

“我们去医院。”连玥想打急救电话,可是傅于深制止了她:“老毛病了,胃痛,休息一会儿就好了。”endprint

连玥扶他起来,让他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傅于深才缓过来。连玥望着傅于深苍白的脸,突然就死心了,她想既然爱情得不到,那么能抓住金钱和名利也是好的。

“傅于深,我跟你回去,我们继续交易。”她说。

连玥很聪明,既然是交易,那么就要提高自己的筹码,她用微博小号关注左西西,通过左西西发的照片,模仿她的穿衣打扮。连玥决心要成为最完美、无可替代的替身,心甘情愿地戴上别人的面具。

果然,傅于深望向她的眼神越来越温柔。连玥喜欢的珠宝,傅于深会第一时间买给她;她想拍什么戏,傅于深会把最好的资源给她,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这些年连玥拍了不少的戏,可是始终处于不愠不火的状态,后来接了一部仙侠剧,连玥才大红大紫起来,也因着这部戏成了一线明星。

两年后,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影后。

05

那几年,连玥可以说是运气好到爆棚,将傅于深抓得死死得不说,事业也是顺风顺水,连国际大导演安导都来找她拍电影。

安导得过奥斯卡奖,在国外的电影市场混得风声水起。这次他拍的是科幻片,相中了连玥,想请她做这部戏的女主角。

连玥几乎乐疯了,接到安导的电话后,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傅于深半夜醒来都被她吓了一跳。

电影很快开拍,拍摄场地在沙漠,又是夏天,连玥累得苦不堪言。有一天,连玥为了拍一场打戏中暑了。

她头有些晕,工作人员将她安置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面有张躺椅,她很快就在上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连玥才转醒,口有些渴,下意识地喊助理给她递瓶水来,不一会儿,有人走了过来:“给。”

连玥猛地睁开了眼睛,握着水瓶的修长的手映入眼底。视线往上,手的主人有一张清峻的脸,连玥正猜测他的身份,突然发现他身后有许多机器,屏幕上播放着拍摄的画面。

那个男人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解释道:“我是技术顾问,林光清。你的助理刚刚有事出去了。”

连玥这才安心,接过水瓶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闲聊:“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林光清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面有倦色,但强撑着精神跟她说话:“我刚从美国过来的,舅舅说是这边缺人。”

注意到林光清眼圈有些青,连玥从包里掏出一支眼霜:“看你的黑眼圈这么浓,这是我代言的眼霜,挺好用的,这支送给你,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

林光清看着她突然就笑了,他笑的时候令人如沐春风,连玥看得有些呆。

就这样,连玥跟林光清成了朋友。她很喜欢找他聊天,喜欢听他的故事,因为林光清的经历很特别,他潜至深海打捞过宝藏,去过美洲雨林跟原始部落居民一起生活……更重要的是,跟他在一起很轻松,连玥不需要带着任何人的面具。

这部戏拍了两个月,傅于深没有来探过班,这里地方太偏,信号很不好,所以也接不到傅于深的电话。组里有卫星电话,可是连玥也懒得给他打。她已经不是两年前那个连玥了,她现在只是为了名利留在他身边。

连玥除了拍摄和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跟林光清待在一起。等这电影拍完,连玥十分难过,因为林光清要回美国了。

连玥去机场送他的时候,脸上满是不舍。林光清安慰她:“可以来美国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我们还可以打电话联系。”

连玥正想说什么,林光清的电话响了,是舅舅催他去过安检。

“我要走了,再见。”林光清对她挥手告别。

连玥目送他过去,却发现安导也站在那边。安导远远地看见了林玥,便对她点了点头。

林光清的舅舅竟然是安导!连玥有些震惊。

连玥回去后满怀心事。她会在录综艺节目的时候突然想起林光清,吃饭的时候喜欢发呆,甚至睡觉也会梦到他。

其实,傅于深最近也很不对劲,经常长时间地沉默,有时候整夜整夜地抽烟。

有一天,傅于深突然问她:“连玥,你跟了我多久了?”

连玥一愣,道:“差不多三年了。”

他眼神突然有些迷茫:“那么久了。”

06

连玥察觉到了傅于深的反常,她不知道傅于深究竟怎么了,但她知道,傅于深在慎重地考虑什么。

很快,连玥就知道他在考虑什么了。

那天是周六,傅于深喊连玥去他的书房。他坐在椅子上,连玥隔着书桌站在他的对面。

“你跟了我三年,这些是给你的。”傅于深说完将桌子上的文件推给她,连玥拿起文件翻看了一下,发现是房子过户的文件,他给了她五套房子,都是最好的地段。

“前段時间你不是说你看上了那辆车吗?”傅于深扬了扬手上的钥匙,随后,丢了过去。

“你还想要什么,尽管提。”他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

连玥还处于呆愣的状态,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傅于深竟然难得地同她谈心:“因为她要回来了。这次,我不会再错过她。”原来左西西跟她男朋友分了手,马上要回国了,而傅于深打算对她坦白心意。傅于深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狂热的执着,毫无血色的脸上也有了红潮。

连玥突然有些心塞,她这三年费力地讨好他,模仿那个女孩儿哄他开心,每天像个小妻子一样地照顾他,现在正主回来了,他就一把将她踢开。

可是转念一想,她凭借着他的资源爬到如今的位置,他对她向来大方,现在分手了还这么大手笔,也不算亏。

连玥是毫不吃亏的性格:“我还要你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连玥本以为傅于深会拒绝,可是傅于深竟然答应了。

连玥满意地朝他伸出手:“那祝你好运,傅于深。”

谈好之后,傅于深便从这里搬了出去。连玥望着空荡的房间,有些恍惚,仿佛这三年是她的一场梦。

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她又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不用再扮演他人。于是她给林光清打了电话:“光清,你什么时候来看我。”endprint

他在那边低低地笑道:“我正好想休假,下个月吧,下个月我去中国找你。”林光清没有食言,连玥也为了他推了所有通告。

林光清从小在美国长大,于是连玥带着他吃遍各种国内小吃,从大学城的烤鱼吃到小吃街的小龙虾。

每次两人都吃得要扶着墙走,连玥撑得趴在桌子上,林光清斜靠在椅子上,两人相视一笑,嘲笑对方吃得多。

“其实,我好久都没有吃这么多了。”连玥看着林光清,“我可是明星,要保持身材的,这次我为你牺牲大了,我如果胖了瘦不下来,你要负责啊。”

林光清突然倾向她,很认真地说:“那就跟我去美国。”他们靠得很近,近到连玥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连玥愣了一下,问:“我去美国能干什么?”

“去拍戏,做国际影后。我妈妈是好莱坞著名的制片人,我舅舅是奥斯卡最佳导演,他们没有理由不捧我喜欢的人。”

连玥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她直直地望着林光清的眼睛,许久才道:“好。”

07

连玥没有想到,她和林光清会被人偷拍。两人约会的照片登在娱乐版的头条,狗仔拍的角度非常刁钻,像是在拥吻。

一时间,她的电话被各大媒体打爆,记者纷纷问照片上的男人是不是她的男朋友。连玥被问烦了就将电话关了机。她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也叫林光清自己待在酒店。

连玥给自己叫了外卖,没有想到外卖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傅于深。

几个月不见,傅于深瘦了许多,脸色呈病态的白,整个人显得很阴郁。连玥正要开口说话,傅于深突然猛地掐住了她的下巴,下一瞬便吻了上来。

连玥想推开他却不能撼动他半分,于是她又去踢他。傅于深用长腿夹住她,将她死死地扣在怀里。

他有些失控,连玥猜到又是因为左西西。他的吻带着狠厉的味道,他又去扯连玥的衣服,弄得她很疼。连玥是真的生了气,拿起茶几上的花瓶就朝他的头上砸了过去。

傅于深这才松开她,鲜血顺着他额头流了下来。

连玥红着眼看着他:“傅于深,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这样真令人恶心。”

血流进了他的眼睛,可是他连眼睛都不眨:“我们重新在一起,你要多少钱,还是要什么戏?”

连玥冷笑一声:“谁稀罕你的戏,林光清的舅舅是安导,他妈妈是好莱坞的制片人,我要跟他去美国发展,更重要的是,我爱他。”

这句话又惹火了傅于深,他猛地俯身,用力地咬住了连玥的肩膀。

连玥疼得失了声,眼睛也红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撞开傅于深。她带着凌迟的快意,朝他笑道:“左西西拒绝你了是不是?活该!你这种人根本不配人喜欢!”

话音刚落,傅于深掐住了她的手臂:“你给我滚!”他气急败坏地将连玥推出门,再将门踢上。

连玥的手臂火辣辣地疼,一边的耳朵也嗡嗡作响,脚上只穿了一只拖鞋——刚刚傅于深推她出来的时候,她落了一只鞋。

地面有些凉,她一瘸一拐地走向电梯,可是又怕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便转向了黑漆漆的楼梯。

她想去找林光清,现在就跟他去美国,再也不要看到这个浑蛋。

走到一半她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实在撑不住了,便扶着栏杆蹲下来,抱着膝盖哭起来。哭了许久,人也清醒了一些,这才想起那个房子现在是她的,他凭什么赶她出来,该滚的是他。

她气呼呼地往回走,本来做好将门敲得震天响的准备,却意外地发现门是开着的。

傅于深坐在沙发上,他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显得很是狼狈,而连玥也好不到哪儿去。

看着连玥红肿的手臂,他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懊悔,定定地看着她:“我们好好谈谈吧,连玥。”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不想再做替身,我要去美国。”连玥冷冷地看着他。

“如果,我将我名下所有的财产给你呢?”连玥一愣,傅于深又接着讲下去,“公司、房产和车子,还有一笔基金,我会立下遗嘱全部给你。”

连玥表示没有兴趣等上几十年。

“不会等很久的,连玥。我得了胃癌,已经是晚期,或许半年,或许一年。只要你陪我到那一天,这一切都是你的,这些够你用几辈子了。”

连玥看着他,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为什么,左西西呢?”

“天意吧,当我有机会的时候,医院的诊断先出来了。我那么爱她,怎么舍得她有一丝难过。我要死了,所以可不可以让我最后一次把你当作她,你陪我最后一程,就当了却我最后的心愿。反正,我死了你不会难过,这笔交易你不亏。”

08

林光清假期结束,要回美国了。

連玥去送机,机场嘈杂,而悲伤的静谧在两人之间流淌。林光清终于打破沉默:“为什么又不跟我一起走了?我很喜欢你。”

连玥朝他笑道:“或许我会去美国找你的。”

离开前那一刻,林光清温柔地望着她:“我会一直等你的。”

连玥给了他一个拥抱。

傅于深的病情很严重,医生不建议化疗,只能吃中药调理。一个月后他开始呕血,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吃不下东西,好不容易吃一些,过了一会儿又悉数呕出来。

傅于深瘦得越来越厉害,连玥变法给他做东西,尽量让他吃一点儿。

他生病的消息终于瞒不住,许多人来探望他,可是傅于深不见。傅于深的父母经常过来,傅于深每次都强撑着精神与他们聊天,傅母每次都哭得眼睛红肿。

傅于深不忍心看到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干脆带着连玥去了南方一座城市的私人疗养院。

那边的阳光很好,连玥推着傅于深出去散步晒太阳,那个时候傅于深已经虚弱得只能坐轮椅了。

天气有些暖和,等他们逛一圈回来,傅于深额上满是薄汗。连玥蹲下来,看着他:“要擦一下身体吗?”

傅于深点点头。连玥去打了一大盆热水来,解开了傅于深的衬衫,脱了下去。她这才发现,原来傅于深已经瘦到了这个地步,原来胸口、手臂上的肌肉都没有了,现在真的只剩下一把骨头。endprint

连玥的眼睛突然有些发酸,她掩饰地低头去拧帕子。傅于深突然开口:“其实,这些可以让护工做的。”

“拿了你那么多钱,不给你做些什么我心里不踏实。”连玥拧好帕子,低头给他擦身子,刚刚脸上的悲伤已经消失。

为了方便照顾傅于深,连玥住在在疗养院旁边的酒店,晚上便回酒店睡。连玥没有想到第一个晚上便出了问题。

那个晚上,傅于深胃疼,按了许久的鈴都不见人来,他忍不住自己起身找药,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地上,过了许久才被医护人员发现。

第二天连玥去疗养院,发现傅于深脸颊上青了一块,知道原因后,她决定晚上也留下来。

室内的温度很怡人,可傅于深因着生病,手脚冰凉。连玥轻轻地抱住他,用自己暖和的脚贴上他的。有时候,傅于深疼得睡不着,连玥便跟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任何他的事情,她都亲力亲为。这样下来,连玥也越发地瘦,也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傅于深有时候会盯着她发呆,越到后面越频繁,眼神也越来越专注:“连玥,我有些后悔,当初对你那么坏。”

对此连玥不予评价,连玥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悲伤的情绪,只有那次,她在他面前示了弱。

傅于深每日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那天还咳了黑血。他虚弱地对她笑道:“连玥,你很快就轻松了。”那个晚上,连玥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紧紧抱住他,头埋在他的怀里。

傅于深感觉到胸前滚烫一片,他心酸地回抱住她:“连玥,我……”

他想告诉她什么,可是告诉她什么呢?告诉她,对她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情感?还是告诉她,那天他去找她,他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知道自己得了胃癌,还是看到她和林光清的那张照片?又或者,告诉她,他现在已经不再将她当作左西西?

最终,傅于深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没有了意义。

09

傅于深走的那天天气很好。

连玥推他出去晒太阳。过了一会儿,傅于深说困,连玥便推他回去休息。

到了晚饭时间,连玥都不见他醒,于是去喊他,却怎么也喊不醒。他向来是觉轻的,连玥意识到了什么,过了许久才伸出手去探他的鼻息。

已是冰凉一片了,可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连玥呆立在他的床前,直到房间暗了下来,外面的路灯次第亮起,她才捂着唇哭了,一字一顿地说:“傅于深,你是个浑蛋!”

他凭什么说,他死了她又不会难过?他一直都对她很浑蛋,对她好也是因为她乖巧地扮演左西西的角色。

可是,她一直爱着这个浑蛋,从一开始,他给她披上毯子那一刻。那时,她还只是个小替身,湖水那样冷,他一句话就解了她的困境。

那么多年心甘情愿地扮演着替身的角色,无非是对他抱有幻想,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看到她,可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程,她都是扮演替身的角色。

林光清走的那天,问她为什么不跟他走,她说:“我以为我不爱他了,可是原来我是一直都爱着他的。”

她爱他,可是傅于深永远都不知道了。

傅于深出殡后,傅于深的律师找到了她,交接傅于深生前的财产。

他带来了一沓沓文件,一件一件给连玥念,连玥却始终望着落地窗外盛开的蓝花楹发呆。

等律师走后,连玥将这些文件付之一炬。橙红的火光映在她的脸上,她看着火盆笑,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傅于深,你说,我要你的钱做什么呢?”

泪水流下来,那些过往都如这些火焰,燃烧之后只剩无尽的寂寞。endprint

赞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