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一晒你和TA的定情信物

挠破脑袋想这期互动的主题,想到连载中提到了香囊,于是想盘点古代十大定情信物,然后团子说,我写过类似的,请翻开《飞·魔幻》2017年11A的“古镜沉香”《明日给你送花来》……

想教大家怎么做香囊,团子又说,我写过类似的,请翻开《飞·魔幻》2017年11B“暗卫互动”《柔嘉,我也想做锦囊呢》……

我能想到的所有的梗都被写过了!我还能写什么……一个写了很多很多年互动的我……此刻真的很绝望啊!

只能继续挠头,被宋沅害到深陷定情信物坑的我,应该是跪着也要写下去了……

不如叫大家晒一晒定情信物吧!结果——

岑小沐:对不起,我没有对象!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有了我再来回答!

川贝:请帮我复制一下小沐那段话,再见。

团子:ctrl+c,ctrl+v。

林阿饭:以前有对象,没收到过礼物。

罗胖胖:唉——我也……

加上自己写这个互动的我不想自問自答,编辑部全军覆没。

编辑不行作者上,作者也纷纷表示这个主题我一定写过,总觉得很眼熟……(没错,不用怀疑,你们说不定真的写过,作为一个写了很多很多年互动的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写过什么了……)

作者不来的话,那就读者吧……感谢猴子终于帮我请来了三位救兵!

飞碟“白茶与风”:纸巾

那时候我和男朋友还没在一起,坐前后桌,他坐我后面,冬天重感冒,上课的时候流鼻涕把纸巾用完了,离下课时间又还长,鼻涕一直往嘴里流,怎么憋都憋不住,我偷偷低头用袖套擦鼻涕,擦到湿了半个袖套……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没想到被后面的他看到了,默默递给我一包纸巾,当时觉得又感动又尴尬……后来他说我擦鼻涕的样子挺可爱的,被撩到了,我:???(我这个对象怕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吧)剩下的半包纸巾最后被我收藏了。

飞碟“大脸皮皮虾”:游戏人物皮肤

我和他一开始就是好朋友,经常一起玩一个游戏,游戏里可以互相赠送皮肤,我看他经常玩的角色刚好有皮肤返场的活动,就随手送了一个给他,没多久他回赠了我一个皮肤,和当时我送他的是情侣皮肤……是个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我主动一问,成了。

飞碟“姜姜姜酱”:手机

和几个同学一起逛街手机被偷了,在街边哭得天昏地暗,其中一个不怎么熟的男同学掏出手机塞给我说“我的,新的,你拿着用吧”,我一脸懵逼地接着了,什么妈妈说的别人送的贵重物品不能随便收这些话我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当天晚上我拿着他的手机,他拿着他妈妈的手机,我们聊了一个通宵,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最后,顺便日常给大家剧透一下,这期连载中出现的香囊,在后面的故事里也肩负了重要使命,贾有容托妹妹带给宋沅的礼物,宋沅却借花献佛送给了沐易当作生(定)日(情)礼(信)物(物),如果被贾有容知道了,不知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幕后小剧场】之《宋沅宋元傻傻分不清楚》

看《市井珍馐》连载的时候大家应该都发现了,文中一会儿叫宋元,一会儿叫宋沅,是作者写错了,还是校对没发现呢?

晴子:到底是宋沅还是宋元?我看稿子的时候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让人头大!

岑小沐:都是啊,既是宋沅又是宋元。

晴子:区别呢?

岑小沐:说出来就把我的小心思暴露了,确定要说吗?

晴子:……

岑小沐:知道她是女孩子的叫阿沅,不知道她是女孩子的只知道皇帝叫宋元,这就是区别,所以都没错。

默默校对稿子的校对姐姐内心os(暴躁):喂!你们早说啊!我都统一改了,现在又要改回去!endprint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