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问故

婆娑果

楔子

我的第三次离家出走,又以失败告终。

气急败坏的阿爹把我打回原形,并将我一脚踢往下界坟山。

坟山,便是人类死亡后的长眠之地。我的从天而降惊呆了在场的凡人,一个看起来很是稳重的老头壮着胆子将我拾起。仔细端详过后,他突然大笑出声:“天降祥瑞,天兴大楚。”

无法说话的我赏了他一个白眼,凡人就是无知!

我的确是“天降”,可我却非“祥瑞”。吾父司掌世间战事,是大名鼎鼎的战神。可我却是祸神,所到之地,战火连绵,寸草不生。阿爹怕我祸害世人,便将我锁在家中。我心中不服,才会三番两次离家出走。如今他将我扔入凡尘,不知是怒火中烧未经思考,还是战神闲了太久想要在人间掀起战事。

总而言之,吾非祥瑞,而是祸源。

老头姓项,单名为梁。大秦治下,他却自称楚人。项梁很好,成熟稳重,学富五车,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聒噪。他将我供奉在祠堂,日日都要前来祈求我护佑他项氏一族推翻秦国暴政,重建大楚王朝。

这种事,他应该去求我的阿爹。项梁自己来聒噪也就算了,后来他竟然又带来一个小鬼。

小鬼姓项名籍,字羽。他年纪轻轻的,个子却很高。他唤项梁叔父,对其很是尊重。

项梁与他介绍我道:“你父亲离世那日,这柄神枪从天而降。它是上苍赐下的祥瑞,意味着你的父亲不会白白牺牲。我西楚项氏,定会推翻大秦暴政。籍儿,我希望你能承担起这份责任来。”

这话虽说有些自以为是,听起来却也甚是英雄。项羽看着我,眸子闪着星光。他不顾项梁阻止,伸手将我取下神坛。他说:“叔父,我想要它成为我的武器!”

我歇斯底里地怒吼,想让这小鬼将我放开。可他却听不到我的声音,将我死死地攥在手中,贴在怀里。

“籍儿是楚国未来的希望,自然配得上这般神器。”

因为这句话,我成为了项籍的武器。他还赐给了我一个让我甚是不满的名字——霸王枪。

我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如何能叫这般难听的名字?可阿爹封住了我的神力,我虽不满,却也抗议不得。

“霸王枪,霸王枪,自此你便要陪我征战沙场!”少年项籍挥舞着我在庭院中欢呼雀跃,摇得我头昏脑涨。

凡人,就是麻烦。

我唤战神阿爹,可我们并无血缘关系。未修成仙身前,我是他的武器。我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分担了战神一半的杀孽。于是,我得了仙身,也成了祸神。

我第一次在项籍面前现出人身时,已是我来到尘世的第三年。

彼时,他用我杀了人,鲜血唤醒了我的神力,促使我冲破了阿爹仙法的禁锢。

项籍也不怕我,他盯着我看了半晌,突然大声问道:“小贼,快将我的霸王枪还来!”

我想骂人。

我是祸神,神力被封印时,对世间事也无甚影响。如今恢复了原本模样,祸事自然随之而来。

人世已乱。

大秦一统六国不过数年,便已有衰颓之相。诸侯不满,百业萧条。自高处俯瞰,便如一头身受重伤的猛兽,满目颓然。这模样,与先前能力被封的我甚是相像。

这种境况虽说与我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可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人类帝王自身的暴虐。这般安慰自己后,我便决定要好好享受一番这在人世的自由时光。

然后,我享受着项籍对我的吹捧与供奉,并以神明的身份帮他解决掉一些烦心的琐事。

杀人放火,逆转战局,这都是我擅长的工作。

我不是天书,看不懂人类的命数。可我也能看透项籍这小鬼,觉得读书无聊,覺得习武无用。好不容易寻到自己喜欢的兵法,他却也不肯深入研究,只是学些皮毛。我骂他人类便是肤浅,他嘿嘿一笑:“没关系,总还是有你保护我的。”

这话听得我莫名地有些感动,原来我这个祸神也并非一无是处。

秦二世元年,陈胜吴广自大泽乡起义,意欲推翻秦国暴政。

战事已起,一直野心勃勃的项氏一族自然参与进去。项羽年少时便能举起千斤巨鼎,如今上了战场,更是英勇非凡。且不论此战是胜是败,项羽“战神”的名号就此叫响。

我猛然想起父亲教育我的话,以凡人之身称神者,必遭天谴。

项羽爱上了一个姑娘,可那个姑娘并不是我。

她叫小虞,是个水灵灵的姑娘。至于他们相恋的原因,史官不知道,我却很清楚。英雄救美的段子,惨遭流寇调戏的小虞被恰巧路过的项羽救下,自此便是一见钟情。

我冷眼旁观,觉得人类就是肤浅。这样轻易便能喜欢上一个人……

既然喜欢一个人这么容易,他又为何没有先喜欢上我?最初与他相逢的姑娘,明明是我才对。我心情不好,便化了原形,自封神识,沉沉睡去。

秦二世二年,陈胜吴广起义失败。

项梁听信谋士范增的意见,立楚国后人为王而自立,进而连破秦军。战事的过程我不甚清楚,只知道死了很多人。其中我叫得出名字的,只有死于章邯之手的项梁。老头临死前攥住了我化作原形的身躯,他说:“籍儿,你要攥紧这霸王枪,以兴我大楚!”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项梁死了,我是他对这世间仅存的希望。可我不是守护神,注定无法如他所愿。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年少时那般单纯善良的项羽突然变得脾性暴虐。巨鹿之战,他大获全胜,坑杀秦军降卒二十万。他们的怨气强行将我唤醒,二十万人的冤魂齐齐向我祈愿,希望我能将祸事带到西楚,带给项羽,让他不得善终!

我拒绝了这些怨灵,直言:“此事太过麻烦。”

有人说项羽暴虐,可我却觉此言差矣……他对待小虞的模样不是很温柔吗?

如果说日夜相处朝夕陪伴只是宠,那我今日所见的场景便一定是爱了。endprint

彼时,月明星稀,项羽练兵归来。营帐内的小虞已经睡去,他怕扰了她的睡意,便守在帐外的一棵巨石上坐下。即便周身困乏,他也未曾走进营帐。我化了人形坐在他身旁,似是随意地问道:“你为何这么喜欢她?”

“因为她长得好看。”他仰头看着天边闪烁的星光,“我知道你又想说我肤浅。”

“哼。”我别过头去,“你本来就是肤浅。”

其实,我还想再追问一句……难道我不好看吗?

我没能拦住那二十万降卒的怨气,它们引来了父亲。看着他老人家那阴沉下来的脸色,我便觉自己昔年被打折了的腿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条件反射地想跑,却被父亲一把拽了回来。

“如今看了这战火连绵,你也该知为父为何将你囚在家中。”

我乖乖地放弃抵抗,决定与父亲回去。

谁料他却摇了摇头:“你生而为神,自然有你自己该走的路。为父,不会再管。”

父亲走了,我却无法再心安理得地在人界逍遥自在。我自封神识,沉沉睡去。这样,我便再不会给他带去祸事。

奇怪的是,自我沉睡后,项羽便日日入我梦境。梦中有他,有小虞,却没有我自己。我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幸福,那应该是人类感情中最简单的幸福。执子之手,一世相守。他行军时,她一路相伴。他饱受世人非议,她不离不弃。我看到她给他跳舞,我看到他为她舞剑。这是我口中“人类无聊的日常”,可此时看在眼里,却又有些别扭的羡慕。

我虽封印了自己,可人世的战火却尚未终止。

项羽由占尽上风渐渐落了下风,其一是因为他不会笼络人心,其二是因为他心有仁义,太过重视与刘邦的约定。这是他自己埋下的祸根,可他手下的将领却将这失败归罪于小虞。他们在背地里编排小虞的是非,项羽听了,杀一儆百。

可只杀一人似乎无用,毕竟儆住了一百还有一千。

我以旁观者的角度笑了笑,爱情故事,总得有点波折才算好看。

鸿沟和议,项羽不顾范增劝阻引兵东归。谁料他守信守益,刘邦却不顾骂名当了一回真小人。刘邦撕毁盟约,率军东下。各路诸侯汇聚,六十万大军逼迫将项羽逼至垓下。

陪在他身边的人,还是小虞。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这歌唱得我揪心,好像有谁在拿指甲盖掐着我的心窝口,疼得窒息,疼得想哭。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这是小虞的歌声,很美,美得有些悲壮。我被这歌声强行唤醒……

走出梦境后,这故事中,终于有了我的身影。

小虞自尽了。她横卧在地面,颈项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毡帐内的羊绒地毯。项羽端着酒壶,略显疲惫地看向我:“许久未见。”

我上前拽起他:“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哪里都好,留在这里,你必死无疑。”

“可小虞已经死了。”他笑了笑,“我又该去往哪里?”

从前我只觉凡人无知,如今更觉凡人委实没有出息。我恨铁不成钢地想要把他从营帐内拖出去,父亲却突然出现,他制止了我妄图以仙神之躯篡改人类历史进程的行为。

现在的他,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杀伐决断的战神。

“你想带他逃到哪里去?”

我又能带他逃到哪里去?我是祸神,是祸患的根源。无论我今日带着项羽逃到哪里去,他终归还是会死的。如果我从来未曾出现过,那他的命数是不是也不会似今天这般悲惨?

在天界时,我与天书交好,也曾向她打探过篡改人类命格的方法。她告诉我说,篡改命数并非难事,只是会遭天谴。不是被雷劈一劈的那种天谴,而是真的会被挫骨扬灰,灰飞烟灭。

为了一个凡人……值得吗?

可这个凡人是项籍,那应该是值得的吧。

其实,我与项籍也没有多么深的感情。我对他曾有心动,可他喜欢的姑娘却是小虞。兀自记得项梁离世那日,我化了人形赌气与项羽道:“他信错了神,我是祸神,是带给人类厄运的。你叔父的死,多半也是因为我。我走了,你再去找一柄用起来不伤自己的武器吧。”

“害死我叔父的人是章邯,与你何干?”他站起身子,沉声道,“人类自己的事情,便该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怨天尤人,是懦夫的行为。我西楚项氏,没有懦夫!”

西楚项氏有没有懦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项羽一定不是懦夫。

所以,今天无论我如何劝说,他都不会走。

因为父亲的到来,周遭的时间得到了暂时的停止。项羽保持着端着酒杯的姿势,他嘴角的笑意掺杂着淡淡的苦涩,可其中更多的是英雄无畏的洒脱。苦,是因为小虞;无畏,因为他看淡生死。

我莫名地生了怒意,大声骂道:“既然这般看淡生死,你怎么就看不透权力?”

昔年他刚刚举起反抗大秦的大旗时,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为他会说些为拯救天下万民的漂亮话,谁料他却直白地道:“我想要得到那至高无上的权力!”

我喜欢这种不做作的回答,我想我可能也是在那时对他动了心。

我下定决心,要篡改他的命格。阿爹不顾我的意愿,直接将我打晕扛走。我挣扎着再看他一眼……那是此生最后一眼。

天书告诉我,项羽自刎于乌江,此生就此了结。

我呆怔了很久,想要参透人世的英雄为何会走到这种末路。阿爹告诉了我答案——以凡人之身称神者,必遭天谴。项羽是凡人,却被称为战神。纵然他配得起这个名号,可他也触怒了神的尊严。

“项羽是英雄吧?”我小声问天书。

“是英雄,可他也暴虐、自私、刚愎自用。”

所以他输了,输给了那个在我眼中一无是处的“真小人”。天书又告诉我说,项羽自刎时,是笑着的。他还说,刘邦比他更适合夺得江山,成为天下的主人。

“我怎么觉得,项羽这江山不是为自己打的呢?”天书略有所思地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终此一生,我不想再爱上一个人,也不想再与凡人有任何瓜葛。

尾声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三百年以后,我坐在戏台子下听台上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霸王别姬”的段子。戏子的声音不若小虞那般空灵,却还是将我的记忆牵扯回三百年前。

彼时,他站在高处,俯瞰万里江山,而后仰天长笑:“征服这万里河山,乃人生一大乐事。”

“那征服之后呢?”

“征服之后便是统治,可统治之事太累,我不喜欢。”

我看着他,忍不住调笑道:“所以,你只是想要成为一个将军?”

“我是战神,是霸王。霸的重要性,远高于王。”

我恍然大悟地大笑出声。原来,这三百年来我都是白白伤了心。他不是英雄末路,他是已经走完了自己想要走的英雄路!endprint

赞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