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还要伴随着军备竞赛吗?

宋晓军

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8财年预算案后发表演说

当地时间3月23日凌晨,继特朗普签署了对华实施贸易战的备忘录4个小时后,他又签署了国会已通过使政府可运行到9月30日的2018财年预算案。按此预算案,美国2018财年的国防预算比2017财年高出610亿美元,不算核武器的预算就为6546亿美元(加上之前拨的45亿美元约7000亿美元)。这两个相隔4小时的消息出来后,有媒体朋友就问我:之前特朗普已经向俄罗斯总统普京“示好”了,他现在这样做难道是在对华实施贸易战的同时,还要玩军备竞赛吗?对此我的回答是:至少一些美国媒体是这样认为的。

要解释这个答案,不妨先看一下美媒就特朗普对华实施贸易战的两则报道的内容。一是美国《投资者商报》记者格雷厄姆(Jed Graham)在一篇题为《特朗普政府开征关税:钢铝税豁免和中方保持克制背景下,为何道-琼斯和标普500指数仍下跌》的报道中的一段话:特朗普行动未挑明的理由很清楚,即美国希望保持对中国的军事技术领先地位,而这一目标在两国发生冲突时必须领先于经济合作。二是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记者沃纳(Ben Werner)干脆在一篇报道中直接用标题点出了特朗普对华实施贸易战的目的——特朗普对中国征收技术关税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军事优势。

那么维持军事优势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就是国防开支。3月15日,美国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CRFB)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减税和联邦支出中基础国防支出及海外应急行动支出(OCO)增加过快,最终会导致联邦预算支出中债务利息支付从2017财年的2630亿美元增加到2028财年的1.05万亿美元,到2024财年时利息支付就可能超过国防支出。而3月23日中国公布的《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中,国防支出为1.106951万亿元人民币,债务利息支出为4286.52亿元人民币。如以美国2017财年利息支出占基础国防开支的50.1%(美国2017财年基础国防支出为5161亿美元)相比,中国2018年的利息支付只占国防支出的38.7%。尽管可比性不是很科学,但大致上可以认为中国未来国防支出受利息支付的制约要比美国小一些。

说到这儿,更要强调的是:中国在制造业正处于快速升级阶段的同时又将“军民融合”确定为国策。这一因素与未来中国国防开支可匀速增长的预期叠加后,就意味着中国未来军事技术发展的经济基础会逐渐扩大。而这正是美国对华实施贸易战的重要目的之一。也就是说,美国要通过以“国家安全”的名义阻断中、美企业的一些正常技术合作,并以對中国一些科技产品增收关税的方式,来压制支撑未来中国军事技术发展的经济基础的增长势头。事实上,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记者沃纳在报道中专门提到了中国“十三五规划纲要”中的几句话——加强基础研究,强化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并指出“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句话,是必须要引起注意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特朗普签署备忘录的仪式上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就是他邀请了美国最大军火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CEO修森(Marillyn Hewson)站在他边上助阵,而特朗普签署备忘录的笔就是修森亲自递给他的。此外,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还专门为沃纳的报道配了一幅中国歼-31隐形战机的图片,图注中写道:“2014年底在中国沈阳亮相的歼-31战机,人们普遍认为它的设计是基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机。”而沃纳在报道中,还特别引述了修森在签字仪式上说过的一句话:知识产权是我们公司的命脉,因此我们非常欢迎这次行动。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